壮志羔羊|第一章:下马威

Here’s a re-posting of my first novel “The Snipers” 《壮志羔羊》Chapter 1, on my official publishing blog: The Nuo Sect Publishing.
Weibo:
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7885237743362
Chinesesay:
http://chinesesays.com/%E5%A3%AE%E5%BF%97%E7%BE%94%E7%BE%8A-1/

诺字派独立出版社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一、晴天

“定位。”

两把手电筒的其中一炷灯光开始在黑暗中不规则地盘旋,过了一阵子才降落在地上。一把清脆且充满活力的声音接着说:“1 km Northeast-North of Lane 17 bridge。Over。”

一段短暂的杂音过去后,那把从志坚左胸前对讲机发出来的声音又问:“地标?”

“沟渠、草丛,还有一棵被雷劈一半的树。”

离志坚不远处一名少年停止搜查的行动,挺直了腰,对着志坚满是讽刺地说:“也只有你才会应酬他们。”

他话才刚落下,对讲机的话筒又开始播放出之前那把声音,另外一边的人十分严肃地说:“我要是敌人你和契明早就没命了。”

从破旧窗口照射进来的月光投射在志坚和契明对望的脸庞,嗡嗡作响的蚊子在两人之间一边飞着,一边画出他们心中浮现出来的许多问号。

“1 km Northeast-North of Lane 17 bridge有沟渠、草丛、被雷劈一半的树,还有两个大帅哥。”对讲机另一端的人说完话之后便连同另一把声音传出一阵笑声。

那个叫契明的继续他之前在做的事,而志坚则翻了一下白眼,很不耐烦地把嘴对上话筒,问:“3SGT俊纬,你们不是应该留在Ganges 2的吗?”

“那你们不是应该在‘1 km Northeast-North’的吗?”

3SGT俊纬不回答,反而回问了志坚的话,而且还带着揶揄的口吻强调了‘1 km Northeast-North’几个字。志坚还不知道该怎么回复,3SGT俊纬又问:“你们是不是去了PC 5说的那间店屋啊?‘1 km Northeast-North变成1 km East了吧!”

志坚听了不禁心虚地透过那没有门的门框望向契明的背影。

此时此刻,清晨4点50分,他们正在这间离行动不远的破屋,仅凭两把灯光微弱的手电筒和透过缺了许多洞的木质窗户的月光在里头到处翻查。

这间破旧的两层楼店屋,荒废之久,杂草丛生,几乎都被大自然收领回去了。店屋的窗窗门门都变成了店屋内外的坑坑洞洞,曾经留连在外的藤蔓也逐渐入住。一楼宽广的店面只留下当初屋主从后面经营生意的木质柜台,应该是当时离开这间屋子的时候不得不留下的不动产。店面和围墙四起的后院之间也只有一间空荡的储物间和厕所,根本没有什么好搜查的。

所以契明很快地就拉着志坚前往二楼,一爬完旋转的石梯便着了迷地往最靠近的房间窜进去。

虽然志坚平时对于神鬼之谈并没有带多大的兴趣,电影院上映的泰国惊悚片也只不过会扰他入睡。但是他这时站在这荒废已久的破屋二楼走廊一端,感受着晚风隐隐地从走廊周围的三个房间掀起满地灰尘,听着楼下古旧柜台发出的低沉呻吟,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他还在愣着,契明便从房间里轻声地叫他:“还不快点来帮忙?”

志坚一进门,契明便把手电筒的光照在他脸上,说:“你好像很不原意帮我。”

志坚用手挡住脸,抗议了几声后便同契明一起在这只有一张床框和衣橱的房间里面搜寻。

在过去的早上,契明在站岗的时候碰到PC 5,后者对他说CO对所有长官下了战书,谁要是找到他藏起来的一枚徽章,只要在演习结束后带到他面前,必定重重有赏。演习过去的两天,所有长官都想破了脑解开CO的谜题,而PC 5觉得自己已经找到答案。只可惜他没有机会往谜底的破屋搜寻,不然奖金非他莫属。

契明听完他的话后便毫不犹豫地毛遂自荐,表示有机会一定帮PC 5留意一下。于是他趁演习等待进攻的空档拉了志坚往他们站岗附近的店屋寻至。

“PC 5的话你也信?”志坚苦口婆心地劝说。

PC 5这个人吊儿郎当,平时做事都表现得不认真。可是契明看见的是一个美好的机会,只要能够顺利地讨好PC 5,哪怕他也只是一个胸无大志、毫无杀伤力的长官;就因为他是长官才能够为他将来的计划铺路。

只要和每个上司打好关系,他们总有一个会帮他说好话,推荐他当PS。

“当PS也有别的方法,不用这样应酬PC 5的。”志坚仍然不耐烦地说。

契明望着对他现在想要达到的目标不感兴趣的志坚,心里觉得十分窝心。志坚这个人,外冷内热,只有他这个亲密室友才能看穿他冷艳、反派的外表,体会志坚对朋友的热情。要不是这样,志坚也不会放下工作让契明拉到这里来。

其实他们也不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三个星期前,当他们还没有来到11 SIR报道的时候,他们根本是陌路人,完全没有沟通过。但是他们竟然可以那么投契,一拍即和,不过几天便混得很熟,犹如失散多年后重逢的兄弟。

平时寂静的早晨,这天格外热闹,因为万里山兵营11 SIR部队正迎接新一批刚从下士训练学院毕业的Specialists[1]。他们多数第一次来到兵营,所以乘着父母的车的,乘坐的士的,林林种种的车辆排满了营外的马路。

11 SIR,第十一步兵部队,处于坐落在新加坡偏僻一角的万里山兵营。兵营在千禧年之际落成,拥有全国最完善的后勤设备,如今已是17个全职及战备部队落脚之处。11 SIR就是其中一个。它已经是上千名士兵度过两年服役光阴的地方,而现在它照旧地准备培育出新一批的战备军人。

而其中就得靠这些刚受训完成的步兵师。他们经过六个月的训练,掌握了军事策略及率领士兵的能力。在接下来的一年半中,他们将凭这些知识,带领部队的士兵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演习,以达成战备军人所需的标准。

“契明,我知道你对你未来18个月的日子充满憧憬,但是你已经说了几百遍了。”坐在驾驶盘位置的中年男子感叹着。车子的后座马上起了一阵抗议声。

“你从来都没有听完我要说的话,所以我才要一直重复!” 契明嚷着。身高1.75的他一身结实却不夸张的肌肉,皮肤坳黑的契明,刚过他十九岁生日。他穿着烫得笔直的Smart 4,脸带笑容,似乎散发无尽的活力与光芒。

他才刚从SISPEC[2]毕业,之后被派驻到11 SIR度过他服役生涯的后半段。毕业后休息了一个星期,这是他第一天报到,所以格外兴奋。尤其是他的父母,更是坚持要在这一天亲自送他到兵营外。

契明蓄着一头短发,刘海几乎剪到发线,在额头上形成一条直线,而他的短短的头发还是能在头顶理成象水滴一样的形状。他有双细长的眉毛,咪咪的眼睛,鼻子挺直,双唇厚实。加上他那宽大的下颚,可见是一个人缘很广的一小伙子。

契明的父亲停下了车,叹了一口气道:“我看你就在这里下车吧!这里塞得那么厉害,我想你抗着你的barang barang过去比我开车过去还快。”

“是啊!你快赶不急了。第一天报到就别迟到,免得让长官留下不好的印象。” 坐在驾驶座旁边的母亲劝到。

“那好,我就先走了,一个礼拜后见!” 契明边笑着,边跳下车,跑到车后箱提出他又厚又重的Ali Baba Bag。他向车中的父母挥别后,抗着包包走往兵营大门去。

对契明来说能够熬过将近一年的苦头,的确不易。他每天盼望的,就是有一天能够率领士兵们,为国家做好准备。在入伍之前他已经听说过很多当兵的故事,大多都是学长们的‘伟大事迹’,道诉他们训练的艰辛和如何chao keng的密辛。这些故事似乎只是刻画出当兵的黑暗。若学长们能够像他一样看见服役的意义:为国效劳,做好保卫国家的完全准备,那他们两年半的日子肯定会像他过去一年一样地有意义!

“你也不需要表现得那么乐观了吧!” 契明突然听见有人说。当他眼前幻想的情景散去后,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熟悉的脸孔。那个人和他一样,穿着制服,但稍微比自己高。一头的短发,却留着一搓流海盖住半边额头。他鼻子虽然坚挺,却好像有遭到什么创伤似的,总看起来有点歪。颧骨高耸的他还有一双浓密的眉毛,带着双眼皮的眼角微微朝下,就象他微微朝下,有如倒下的月牙儿一样的双唇。

他那瘦削的脸突然露出一个微笑,划破之前一脸的不屑。“我叫志坚。”那个人伸出手走向契明。“我是Foxtrot Company[3] Platoon[4] 2来的。”

契明顿时恍然大悟;难怪他觉得哪里见过志坚。他自己是Foxtrot Company Platoon 3的人,在那里呆了大半年多少也对‘邻居’们的脸孔有所印象。他伸出手紧握住对方笑道:“钟契明。”

“我想穿成这样到这里的都是去同一个地方的吧!”志坚转向大门走去。契明往四周望了一下,除了像他一样穿着Smart 4,抗着Ali Baba Bag的一些下士,还有站岗大门的守卫以外,其他进出军营的都穿着便服。“我想是吧!等过些日子我们变成‘老鸟’了,就也可以像他们一样穿便服出入兵营了。”

“你是去哪一个Company的?” 志坚继续问道。

“Bravo。你呢?”

“一样。”

这时他们已经向守卫显示了证明书,通过了大门,走向3号大楼。契明健步地爬上了山坡,而志坚则慢慢地大步向前跨。他冷静地从后方望着契明的背影,看着他轻易地往走廊中央摆设的桌子,向桌子后面坐着的书记询问。他虽然不了解为什么这一个少年竟表现得那么轻松乐观,但他了解以自己的冷漠性格,的确需要这么一个人缘极佳的朋友来把他带入新的环境。

契明又快步地回头对志坚说:“走!就是这里了!前面右边的training shed[5]就是集合的地方。”

Training shed里已经有不少人,许多都是熟悉的脸孔,但因为是别的连的,所以只是碰面之缘。虽说是训练的棚,但那是旧式的说法。这个兵营里的training shed已融进了大楼底层,所以不需像旧时代一样,接受理论训练时还得冒着大太阳或狂风暴雨才能到场地宽阔的训练棚,也因为每个连都有自己的训练棚,所以不需要和别的连抢着用。

两人坐下来不久,便有个自称是第五排的Platoon Sergeant[6]指示他们接下来得做的事情:“我叫晓枫,每个人都叫我PS 5。现在我把你们列入你们归属的Platoon里,你们的PS会带你们到你们的房间把你们的barang barang放下。半个钟头后,回来这里。OC会brief你们关于这个军营和部队的事。”

说完,他便逐一把十四个新人组成他们所属的排。契明和志坚恰巧同属PS 5带领之下。他们连同其他两位步兵师随着PS 5到被分配到的房间。PS 5边走边解释道:“我想你们从当兵的第一天就知道我们每个company住的地方就叫做Company Line[7]。这里有四层楼,底层是每个platoon的办公室,而由下至上分别是Platoon 4,5还有6。所以我们的bunk就在三楼;3SGT俊纬和3SGT冠成,你们分别会住在二楼和四楼。你们不会和小兵同住一间房,而是两个人同睡一间。”

PS  5走上楼时不停地查看他的黑色运动型手表。和许多军人一样,他不把手表带在手上,而是放在迷彩制服上衣的口袋里。PS 5身材中等,不像刚来的契明和志坚有着刚受过一段体能训练那样结实的身形、古铜色的肌肤。可是他也不算肥胖,只能算 ‘年久失修’,但只要稍微训练一下还是能和这些年轻小伙子一样,看起来精力充沛。

而他的长相也看不出他才是个23岁的男生,没差这些新步兵师几岁。他的面相轮廓分明,下巴尖尖的,加上一对顺风耳,看起来精明能干。还有他那又粗又浓的眉毛,像是一只展翅飞翔的鹤,给他一副十分摄人的眼神。再加上他话不多,沉默的时候就给人一种很难接近的感觉。

到了第三楼,他便从右边的第一道门开始对志坚和契明介绍:“这就是我和2SGT Nuh住的房间。接下来两间就是你们前辈的房间。他们就快要ORD了,所以你们来就是要接他们的棒。你们最好在他们离开之前把所有该做的东西都学好。对面的房间就是你们的啦!而走下去就是小兵们的宿舍,一间能容纳十二个人;先是HQ,然后是Section 1,2和3。”

PS 5 接着从裤袋拿出两串钥匙说:“你们自己选择要睡的床好了。放好了东西回去training shed跟我报告你们的安排。”

“Yes,Platoon Sergeant。”两人齐声回答。PS 5本来严肃的表情露出了稚气的笑容,还带着一个酒窝。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你们已经不在training了,所以平时可以随便一点,不需要喊得那么大声。大家还要在一起工作一年,老是这么客套就会很辛苦的。”说毕,他便转身往楼梯口离去。

“靠窗的位子就让我睡吧!”契明拿着钥匙开了身后的门。

房间里的布置十分简单,床、衣橱还有鞋橱各两份。房间的一角还摆着一张桌子。两人各占一张床,正想要稍微放松一下之前紧张的心情,外头传来了呼喝声。有人正敲打着门,嚷道:“还不快点出来?你们还要OC等你们啊?”

契明好奇地开了门,怎知门前就站着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男子,正要敲他们的门。他一脸狰狞,好像全世界欠了他什么。虽然契明还比他高,但他仰首对看契明时,让后者感到一阵不适。这个人,一看就知道是连里的CSM。CSM对契明二人打量了一下,便喝到:“You!还要我请轿子抬你们下去啊?”

契明和志坚连忙收拾了一下,一溜烟地就跑出去,而其他的步兵师也正快手快脚地赶往集合点。

View original post 153 more word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