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二章: 众星拱月

Here’s a re-posting of my first novel “The Snipers” 《壮志羔羊》Chapter 2, on my official publishing blog: The Nuo Sect Publishing.
Weibo:
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7894289047669

Chinesesay:
http://chinesesays.com/%E5%A3%AE%E5%BF%97%E7%BE%94%E7%BE%8A-2/

诺字派独立出版社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三、晴时多云

不知不觉,新的步兵师来到部队里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他们除了陪自己的士兵们训练,也从自己的前辈们学习不少他们接管职务的责任,时不时也会有友善的小兵带着他们到处游兵营熟悉一下环境。就像PC 5的runner正翔一样,绰号飞毛腿,在连里和众人混得很熟,偶尔都会来找那些新来的步兵师‘了解了解’一下。

他们也逐渐认识了其他排的步兵师,Bravo仓库的步兵师3SGT Jeremy和他的两个下属,LCP[1]范可和PTE[2]光瀚,每个排的医疗步兵师还有Bravo外的许多长官和同僚。

终于在这一天,经过了几天熟悉环境后,新步兵师总算配到自己所属的枪。

当每一名士兵配到了自己的枪后,在兵营每一天都得在早晨把枪支领出来,自己保管。而到了傍晚,吃晚饭前就把枪支送进枪库,而隔天重复同样的秩序。就算当天没有训练不需要用到枪,每个士兵还是得把枪领出来进行维修保养。

早晨尽管士兵们都睡眼迷朦,领枪的场面却有时可说是混乱。若有多过一个platoon同时要领枪,而每个人都想要尽快领到枪后去吃早餐,枪库都会出现争先恐后的场面。若是当天有野外训练的话,要吃完早餐后便立刻出发,四个platoon同时领枪的场面更为惊人。

这天就刚好有两个排,Platoon 4和 Platoon 5同时领枪。走廊的灯已经熄灭,但外头的天仍然一片深蓝。整个军舍人潮熙攘的声音此起彼落,但是每个连的枪库都特别热闹。尤其在Bravo,站在枪库外的士兵对枪库内的帮手喊着自己枪支的号码,仿佛在市场叫卖似的。

契明拉着志坚挤到枪库的柜台,向柜台后负责看着士兵在领枪簿签名的管理员纪允询问:“我们是3SGT契明和3SGT志坚。我们被配到的枪号是什么?”

枪库里传来的灯光十分耀眼,让许多还没适应的人都不禁眯起眼睛对看。站在里头的纪允只见朦胧的轮廓,但契明他们还是能够看见他抬起头来问:“你们有排队吗?好像不是喔!”

契明看了看四周笑道:“这里哪有人排队啊?更何况我们是SGT,哪里需要排?你最好把这里的主管叫出来和我说话。”契明然后得意地对志坚窃窃说道:“就是要这样吓唬他们,以后他们才会对我们尊敬!”

纪允显然瞥见契明跩翻的嘴脸,却仍然只是吸了一口气,心平气和地回应:“你等一下。”说着,他转身向坐在桌子后面一名长得清秀的男子说:“颢,有两个Sergeant 要找你说话。”他转回头,也不对契明瞥一眼,便专注地回到之前所做的事情上。

宇颢站了起来,绕了桌子健步走到柜台。他长得不高大,而且皮肤白皙,也理了一头上短下长的时尚发型。他穿着half – 4,既休闲上衣配迷彩军裤和军靴,颈项也带了一条白金项链。

当他靠近柜台时,和纪允同样是背对着光,正面只见阴影,可是他锐利的眼神似乎把柜台内外都照亮了起来。刹时间,叫卖声停止,整个枪库也只剩下通风系统传来的“嗡嗡”巨响。

宇颢的眼神十分逼人,尤其是他那双好象在展翅的眉毛下犀利的双眸,简直是发射镭射的引导器。他和志坚一样有高而厚实的颧骨,有着契明的宽大下颚。他还有大而挺的鼻子。他的双唇单薄,所以轻易地就能露出他招牌的阴险笑容和那排整洁的牙齿。

宇颢绕着手中的笔凝视着契明二人,在之前酝酿许久的煞气下,他突然脸上隐约露出淡淡的微笑:“嗨!你们一定是新来的Spec吧!让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CPL 江,江宇颢, 是管这个armskote的armskoteman。纪允是我的助手。”

契明细心打量了眼前的士兵,心里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这个枪库管理员的气势给愣住了。宇颢似乎散发出一股十分镇定的光环,在昏暗的走廊上闪耀,让契明之前的嚣张都消散无踪。

宇颢不停凝视着契明,似乎在用自己的眼神来定住契明。志坚也同样感受到这股气势,却很快回过神来:“怎么我们都没看过你?”

宇颢瞥了瞥志坚,然后便正面地对他说话:“我上个星期拿了假,前天才回来。而因为有新人来到,就忙着准备你们的枪。我们做枪库的得时常早出晚归,一整天不和这里的任何人碰到面也不稀奇。”

宇颢接着又把注意力放在契明身上:“那请问你刚才有什么不满的吗?是配到的枪不好?还是我们服务不周?”

契明小吞了口水,故作镇定地回答:“对啊!你们服务还真的不周。我们commanders[3]公务繁重,没有什么闲情排队领枪。还有你的助理又对我们爱理不理的,怎么说我们也是3SGT[4]!”

契明说到这里,气氛凝重到似乎连通风器也挣扎着继续作声。宇颢一声不响,冷冷地望着契明,让后者十分不自在。感觉上时间过了超久后,宇颢才又开始玩弄手中的笔。他转头对着站在身旁的纪允说:“喂,听见了没?下次注意一下自己的态度。以下犯上的罪名不是我能够罩得住你的!”

纪允脱掉眼镜,边擦着镜片边点头承认错误。宇颢又继续对着契明说:“我的助理态度不佳,我就代他向你道歉了。至于跳队的事情,我们这里人人平等。谁公务繁重,谁又得提早领枪待命我十分清楚。就连OC也不跳队;如果不急他也等到没有人了才下来领枪。3SGT,你该不会连简单的时间分配也要我来教你吧?”

契明听了无比懊恼,正要顶回去时志坚便拉着他离开柜台,随后排在人群后面:“有什么话等一下再说吧!”

终于轮到他们领枪,纪允把枪摆在柜台上说:“那。。。你确认这支枪的编号和sign in/sign out book的一样后就签个名。另外还有。。。” 契明不等纪允说完便草草签了名,拖着自己的枪回房间。

纪允微露一点不奈烦的表情,接着对志坚解释:“这些是rifle cleaning kit[5]。包括它们的pouch总共有九样物品。你确认齐全,没有损坏后就签收吧!至于你的朋友的份,麻烦你把这张单拿去给他签。我们这里8点就停止draw arms,你可以在之前把单子还给我吗?”

志坚接过单子,说:“好的。反正只是签个名。我们放好枪,出去吃早餐时顺道还给你。”

回到了房间,只见契明气乎乎地坐在床边。志坚一踏进门,契明便指责道:“刚才干嘛阻止我?我就要在每个人面前让他知道谁是3SGT,谁是CPL[6]。”

“就因为有那么多的人,你何必当众和他一般见识呢?更何况他早就话中有话,要我们知道在armskote就要听他的。”

“他的armskote哪里有规矩啊?之前Leonard他们还不是插队领枪?” 契明越说越气。志坚摇着头说:“他所谓的‘谁公务繁重,谁又得提早领枪待命’就是指他那里有差别待遇;只有有分量、和他有交情的人才够资格跳队。”

“这是哪门子的歪理?”

“你看全部人在你们对质时那么肃静的情景就知道了。当时Leonard也在场,如果宇颢是个省油的灯,他早就帮你出头教训他了。听我说,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就像下个礼拜的outfield,何必为这件小事搞得不愉快呢?”

契明对于得屈服于一个阶级低过他的人的事实感到莫名其妙,但虽然心里还是觉得不服气,却决定暂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志坚看他脸色变柔和许多后,便拿出纪允交给他的单子说:“刚才你没有签这个,是承认收到rifle cleaning kit要签的。我帮你收下了,就差你的签名。”

契明接过单子和器具,爽快地签了名:“我相信你。”

志坚连忙澄清:“我可没有仔细点算清楚喔!”

但是契明仍然签了名字,然后拍拍志坚的背,说:“我们都是这么好的朋友了,你老是为我着想,阻止我闯祸。我要是不信任你,可不是天地不容?”

志坚勉强地笑着,等契明视线离开时,便咬了咬牙根皱着眉头望着契明。终于,他拉着契明说:“走吧,我快饿死了。我还要把这张单还回armskote呢!”

表面上虽然已经平静,但是和平的时间也维持不久。午饭刚过,紊良便下令要每个人为下一个星期的野外训练做准备,而第一项就是得检查个人配件。

每个人都得集合在宿舍前的广场,排列整齐后,便把自己得带去野外训练的个人配件整齐地摆在自己面前,让紊良和每个排的PS检查。由于正当午后,每个人都埋怨着不需要训练还得顶着大太阳,但埋怨声随着紊良大声吼叫后立刻停止。

契明排着自己的个人配件,熟练地发现自己的枪支清理器具少了空弹枪头。他望过去志坚排得整齐的配件,问:“坚,你有没有多余的blank attachment[7]?我好像少了一个。是不是掉在你那里了?”

志坚翻了翻自己的物品,也查看了自己的口袋,却没有找到多余的器具。莫名其妙地少了一样器具,契明感到十分懊恼。正当他苦于如何解决问题时,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对了!”他向好奇地靠过来的Castor 和Leonard一伙人断然地说:“早上不是有个armskoteman和我杠上了吗?我的RCK又是从他那里领出来的。我敢肯定一定是他搞的鬼!”

“你是说江宇颢?” 志坚问。‘江宇颢’三个字一从他嘴巴说出,其他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仿佛是中古时期的人听见对耶和华猥劣的话。Castor还讽刺地笑着:“宇颢要整你也不会搞得那么明显的!难道你不知道他杀人无声影吗?”

契明听了更感莫名其妙,双手交叉在胸前不屑地说:“你们说到我应该怕他嘞!”

Castor歪着嘴摇头叹道:“你知道我们本来有两个storeman[8]的吗?他们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在太君头上动土偷了宇颢的discman死不承认,结果被宇颢狠狠地对付,送他们去吃十个月的黑豆饭,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因为我们人手不够,所以总部才派了范可来顶替。”

契明听了沉静了一会儿,终于信心满满地说:“我管他是太君、空军还是肉毒杆菌,我就不相信Encik不能把他制住!”说毕,便一股劲儿地往紊良的方向走,谁也留不住。Leonard无奈地拍自己的额头,说:“就是CSM也未必制得住啊!”

契明走到了紊良面前,便直接报告:“Encik!我不见了blank attachment。”

紊良双手插腰,睁大双眼,狠狠地从眼镜后面望着契明吼到:“你不见了东西还好意思说那么大声?”

契明发现自己开场白有问题,立刻展开笑颜对紊良解释找他的用意,以及他所断定的事实。紊良听了皱了皱眉头,表面上语重心长地说:“那个宇颢什么时候才可以不要跟我惹事?”但是其实心里暗爽,觉得这次终于可以抓到宇颢的痛脚,让他乖乖屈服于他。

原来紊良自从转进11 SIR 时就听说了宇颢的大名。没想到他不只得和他共事,还得每天承受其对他冷嘲热讽。宇颢凭自己低微的地位却总是能超越他,闪过处罚、得到上层赞赏,令他感到威胁而完全无法吞下这口气。紊良总是想要处置宇颢,要驯服这只高傲的野马,却总是因为后者技高一筹而反被其将了一军。

紊良指着宇颢所属的Platoon HQ的士兵们问:“宇颢在哪里?为什么我stand-by[9] FBO[10]他却缺席?我有事情要找他处理该怎么办?”

HQ PS立刻通过手机联络宇颢。电波的另一端,宇颢正在兵营大广场彼端的餐厅里和纪允、其他的枪库管理员以及总部维修枪支的技术人员——少哲和他的两名手下——在一起。他们围着圆桌享受着下午茶,面前不是咖啡就是teh-tarik,还有一些油条。

众人正在聊得开心,宇颢的手机响了。少哲揶揄:“天啊!颢,你来下午茶也知道,你的CSM还真的不放过你!”

宇颢看了看手机的显示来电后,说:“没你的衰嘴灵!是我的PS打来的,应该没事。”

电话一接,宇颢的脸色转暗。听了一会儿,对PS回答:“我马上回来。你跟他说我和少哲在为下个礼拜的outfield讨论筹备工作。”

说毕,宇颢伸手用拳头轻轻地打了少哲,说:“你这个乌鸦嘴!看!老良来找我的碴了!”

“对!有事求救就好声好气,CSM找碴就对我凶。我好歹也是2SGT,在其他armskoteman面前就给我一点面子好吗?”少哲喝下最后几口咖啡,站了起来,说:“我们也该回去了。要不然就是RSM来找我的碴了!”

说着,他们离开食堂。少哲带着他的两个下属往总部去,而其他人则随宇颢返回Bravo宿舍。

回到电波源头,HQ PS挂了电话,稍微斟酌了言词后,便速速地向紊良报告:“Encik,颢说他正在battalion[11] HQ的枪库里和2SGT少哲商讨维修枪支的事。”

紊良“吓”了一声,看了一下手表,问:“他们是在商讨事情还是在 kopi?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他每天这个时候都去canteen喝下午茶!他现在又惹祸了,你最好叫他赶快回来。”

“Encik,不需要PS他打给我;我从HQ就能听见你的声音了。”HQ PS正僵持着不知道如何是好,宇颢的声音却从紊良的背后传了过来。

只见宇颢从不远处缓缓走来,身旁除了纪允,还有一群来自其他连的枪库管理员。宇颢走到紊良的面前,仔细观察了站在其身后的人:契明、志坚、Castor还有Leonard,接着便说:“我还真的打算谈完事后去tea break呢,没想到一经过这里就听见你的紧急呼叫。”

宇颢望了望枪库,继续讽刺地说:“不要跟我说枪库着火了!”

紊良给了一脸不奈烦的样子,道:“3SGT契明说你给他的RCK少了一样东西。听说你早上给他脸色看,我希望他少掉的blank attachment不是和你有关!”

宇颢听着,又向契明一群人打量。契明理直气壮地回望,志坚则眼神闪烁不定,不肯与其对看,而Castor 和Leonard两人则满脸苦恼,一个在掻头发,另一个在搓揉自己的手臂。宇颢又露出他那一贯似笑非笑的表情,回答:“是少了blank attachment。。。”他又把视线转移到契明身上:“还是丢了blank attachment?”

宇颢说完,便指示纪允到枪库里把签收单拿来,然后又对紊良说:“允刚刚跟我说,今早领出equipment的新commander都已经签收证明了,我们就查看3SGT契明是不是已经承认接收了完整器具。”

纪允很快便把单据交上来,宇颢查看后交由紊良认证:“名都签了,他少了器具又怎么会关我的事呢?”

紊良看了后,发现契明的确已经签了单据,暗地里捶着心肝又错失了对付宇颢的机会。他故作镇定,对于单据质问契明,后者却不服气地回答:“但是本来就少了一样器具。”

宇颢听了,语气稍重地反斥:“不齐全的器具你又签来干嘛?身为一个commander,这么基本的规矩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对于宇颢的嚣张,紊良已经有点不奈烦了,但是当下维护自己管辖的步兵师要紧,否则他就丢大脸,所以委屈忍耐一下。紊良深呼吸,说:“现在我们就不管谁对谁错,因为重要的是每个人的equipment都要齐全,我们才能顺利进行野外训练。而作为后勤支援的你,也应该给予我们支持吧!我们就开个1206[12],把不见的blank attachment抵消掉,然后你再发一个新的给3SGT契明,如何?”

宇颢毫不领情,严厉地回答:“Encik,你身为CSM,竟然在众人面前包庇下属,还要我用旁门左道来掩饰一个人的过错?对不起,我良心过意不去,不能办到你所要求的事!”

听见这些话从宇颢口中说出来,紊良脑子里又响起了警报。他耳朵立刻竖了起来,脸色也从之前的尴尬转变成犀利和充满杀气。他反驳:“CPL 江,今天的太阳是不是太猛了,晒得你语无伦次,晒得你看不清楚你现在是在和3SGT还有SSG说话吗?就算你有理,也轮不到你来教训一个rank比你高的人!”

面对紊良的怒火,宇颢不为所动,只是用单据扇着自己,叹道:“太阳是很猛,但是其他人不是都说我像月亮冰冷? 你有听过月亮被太阳晒到语无伦次的吗?”

“月亮会讲话的哦!”有人从士兵堆里不禁说到。幸好每个人都专注于宇颢和紊良的口舌之战,不敢轻举妄动,要不然在这种火药味十足的时刻说这么白目的话是在讨打的!

紊良分心地望向人群后又呵呵笑道:“月亮怎么不受太阳的影响?它还不是得靠太阳的光来发光发亮?”

“月亮就只是反射太阳的光,这就叫做百毒不侵。再想想看,就算太阳再大,和拥有千万颗星星拱照的月亮相比,谁比较凄凉?”宇颢转过身子,背向着紊良和众人,面对宿舍大楼的墙壁回答。说完,他又回头瞥了紊良一眼,并露出嘲讽的笑容。

紊良把嘴唇压成一条线,仿佛决定不再说话了,却又突然说:“可是月有阴晴圆缺,就不知道这个月的月亮,下个月还是不是同一个?”

宇颢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啧啧”几声,然后走到紊良的面前,说:“Encik你是怎么啦?难道你忘了地球就只有这么一个月亮?不管是下个月、后个月还是十年后,恐怕我们就只能看见这么一个月亮。”

紊良敷衍地笑了一下,说:“是不是同一个月亮,我们到时候就知道了。算了,你不想做我也不勉强你,免得让我看起来咄咄逼人。”他又对契明说:“你的确签收了器具,不管是你没有好好检查就签收还是你自己弄丢的,责任就只归你自己一个。”

他稍微做个停顿,叹了一口气便继续说:“你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吧!你是个新人,我也不想那么快就对你凶。但是你最好在明天早上之前把blank attachment找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那后果是什么?”Leonard不禁脱口而出。紊良瞪了Leonard,吼道:“还有什么?当然是签extra!你是他的upper-study又没有好好提点他。他找不到器具就签三支,你,Castor还有Eason就给我签九支!”

Castor听了便用手肘戳了Leonard一下,在一旁听着的Eason也开始念三字经。紊良又继续说:“我们明天早上十点再stand-by…

View original post 130 more word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