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三章:笑里藏刀的夜行者

Here’s a re-posting of my first novel “The Snipers” 《壮志羔羊》Chapter 3, on my official publishing blog: The Nuo Sect Publishing.
Weibo: 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0802128673314

诺字派独立出版社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五    多云,像没有月亮的夜晚

午后,眼见炎热的太阳即将下山,大伙都倍感兴奋,因为离回家的时间愈加靠近。在训练时士兵们也十分勤奋,希望能够平安无事地回家。训练结束之际,在一旁观摩的OC特地宣布说:“这次book out后,你们下个星期一回来时,就得准备隔天的outfield了。这第一次和新的commander进行的野外训练,CO[1]十分重视,所以你们就好好利用这个weekend来休息休息,以便为野外训练做好心理准备!没问题的话就解散。”

这也许是每个士兵都非常乐意听见的命令了;大伙都兴高采烈地回去寝室准备离营。步兵师们也聚集在办公室里商讨当晚游玩的计划。一伙人分别站在办公室大门前,一批站在对面的办公桌前,你一言,我一语的。其中到舞厅跳舞的,看电影的,到滨海南吃火锅的都有。他们正讨论得兴奋,忽然有人大声叹道:“他妈的!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在我面前讲这些?我也要去跳舞掀查毋!”

大家好奇地探望是谁在嚷嚷,眼光不约而同扫到他们之间的COS办公桌。打开来的Sign-in/Sign-out簿子布满整个桌面,而Eason一脸全世界欠他钱的欠揍样地坐在桌子后面。不用说,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是今天的COS[2]。要不是他是正规军人,资历比许多人还要资深,必须给点面子,服役的步兵师们大多都不想理会这么一个品行猥亵的人。

“真不好意思了,Eason。我们因为要book out所以太兴奋,忽略了你的感受。”Castor敷衍地回答。Leonard也趁机火上加油,说:“对呀!我们一想到待会儿能够看见好多的漂亮美媚就忘了自我!”

“够了!你们再说小心我的拳头不长眼!”Eason说完,好不烦闷地抓起一本笔记本,胡乱地翻阅,自我逃避。

Eason这个人,从小就对读书没有兴趣,性格也异常暴燥,所以经常和人打架,每年班级排名都淀底,是个不折不扣的烂苹果。但是他却又胆小、龌龊,所以交上坏朋友也不敢和他们在外面拼水 、偷东西,人生无比窝囊。等到中学毕业后,他又升不上任何高级学俯,又无法以现有的学历找到像样的工作,于是签约成为正规军人,享受着等久就有得升职、经常以老卖老,不劳而获,守着铁饭碗的日子。

说到倚老卖老,他虽然智商与本事都不如那些读书比他厉害的服役步兵师,但却能够凭自己资历较深的一点压迫他们;那些经验不足的士兵往往太迟才发现他的无赖行为根本是无稽之举。等到吃了亏才发现Eason只是胡乱瞎掰。

又说到无赖,Eason忽然想到重施故计,便开始说:“其实我对你们这些晚辈也照顾有佳嘛,我想你们是不会舍得让我困在这个死兵营里活受罪的,是吗?”

这时那些老鸟步兵师已经看穿Eason的伎俩,所以都听而不闻,继续之前做的事。怎知契明交友、讨好过于心切,回了一句:“你是我们所尊敬的前辈,我们怎么会不为你伤心呢?”

。。。

。。。

契明左右两旁顿时出现两条鸿沟,分隔他和身边的人。场面也同时暗沉下来,留下一盏聚光灯投射在契明身上。

契明毫无察觉气氛的转变, Eason也乘势对他说:“是啊!既然你那么尊敬我,就会为我赴汤蹈火吧?但是我没有那么坏心肠,我只是想,你先帮我看住COS的琐匙;我出去买个晚餐,去去就回!”说着,便把钥匙硬塞进契明的手里,一溜烟地跑出办公室。

契明这时才发现众人似乎都在前一刻和他疏离,个个带着无奈的眼神凝视着他。契明不明白,所以不禁问:“只是买个晚餐,不会太久的,你们要等我!”

只见他们三两个地准备走出办公室,Castor临走前提示,道:“如果今天是周日,他‘去去就回’就代表明天早上才回营。但是今天是星期五,你要到下个礼拜一才会看到他了。”

“不会吧?我怎么那么倒霉?”契明拍了一下额头感叹到。“我来这里不到一个月就一直被耍。先是一个宇颢,现在一个Eason,Bravo难道没有好人吗?”

“哇!明,你可不要一竹竿打翻全船人。况且,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算Bravo都是坏人,也要有个傻子让我们欺负啊!”Leonard说完便疯狂大笑。

“欸!你说到好像让一个CPL骑到我们的头上是个很光彩的事一样。我们怎么说都是辛辛苦苦熬过9个月的SISPEC的3SGT,就让宇颢一个小小的armskoteman左右我们做任何事的决定也未免太不合理了吧?”3SGT 俊纬边四处张望,边酸溜溜地说。他这个人全身都是壮大的肌肉,颈上却只是栽了一个小小的头。稀疏的贴头短发、咪咪的单眼皮眼睛,尖尖的鼻子,细长的嘴唇,套在他紧绷、黝黑的脸皮,整张脸说起话来也显得有点僵硬。

一直安静站在一旁的3SGT冠成这时开始说话了。他也和志坚、契明和3SGT俊纬一样是刚进来的步兵师。虽然他不像许多军人一样有着古铜色的肌肤,但至少不会看起来弱不经风的。他一表人才,有着忠厚老实的四方脸,左分的中短蓄层次的乌黑幼发;他比志坚来得高和瘦,刚开始还真的让人看不出他也和3SGT 俊纬一样是负责运作机关枪的步兵师。

“我认为也还好吧!怎么说他当兵也比我们久,自然有他的network,自然对SAF的人情世故懂得正确地拿捏。我想以他的资历,我们偶尔向他讨教也是应该的。”3SGT 冠成头头是道地回应。他现在戴着的是一副橘色塑胶半框眼镜,是他拥有的其中一副同样款式、多种颜色,配合不同场合的眼镜。就好像出野外时,他就会戴那副耐脏的黑框眼镜。

许多旁听的步兵师也对3SGT冠成的话微微地点头,尤其是Castor等人,更是巴不得把头给晃下来。

“颢这个人神通广大,什么都懂,什么都做得到,我们有事求他也理所当然。只是他身为一个小小的CPL却来sign on还真的是头壳坏去,我认识他之前,还以为只有specialist和officer才会sign on。”Castor兴奋说到。

可是契明却发出不屑的声响,说:“我现在只希望以后和他井水不犯河水,没什么事我也不要和他扯上关系。虽然说他神通广大,但是要我一天到晚低声下气地求他做事,我还真的做不来!”

“你还在意那天他给你blank attachment的事啊?哎呀,也没有什么求不求的啦!”Leonard毫不忌讳地插嘴道:“他要是帮了我们,我们也可以罩着他来做回报嘛!这就是他为什么有那么多门子和靠山的原因。他每替一个人解决问题,就赚了一个人情。从可以挺他的officer到可以为他跑腿、探消息的men,他都不会拒绝的。除了。。。”

“除了Encik和他的人以外吧!”3SGT 俊纬讽刺到,他拉紧的丹凤眼几乎要把脸给撕裂了一样。

其他人尴尬地笑了一轮后,Leonard就揉着他的小肚腩继续说:“其实宇颢也没有那么不识相。他也曾经顺利把Encik的人给挖了过去,还不是因为他的能耐还比Encik的大咯!”

那些新来的步兵师都露出无法置信的眼神,并开始质问Leonard是否在说大话。众人一阵忙着讨论之余,契明也戳了志坚的腰,问:“你怎么都不说话?你认为宇颢这个人如何?”

志坚忽然被问及对宇颢的感觉,一时间也找不到合理的答案应付契明。他支支吾吾了好一阵子,最后还是让契明把话说在前头:“我跟你说,是brother就不要和宇颢走得太近。我不想再和他有关联,你也一样!”

“你是我的brother,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反对吗?”志坚暗自松了一口气,坦然地回答。眼见其他步兵师开始准备离开办公室,志坚也捏了契明的肩膀,关切地问:“你要吃什么?我出去买宵夜给你。”

契明回笑道志坚是个值得交的兄弟,并向其要了山峇炒饭当宵夜。说着,他便陪同志坚一齐离开办公室;志坚回他的房间换便服出营,契明则穿着No. 4到食堂值班。

随着人潮退去,办公室有如暴雨扫过后恢复平静,惟有挂在墙上的闹钟继续作响。但是过不久,这‘嘀嗒!嘀嗒!’的声响逐渐加重,回荡在几排冷漠的办公桌之间。大门前的主要办公间空无一人,凑进来的‘嘀嗒!嘀嗒!’声是从隔板后面的办公桌传来的。

敲击声突然停止,接着传来椅子往后倾的哀叫声。椅子上坐着的不是别人,就是紊良本人。他严肃地望着面前空当的隔板,手指间紧握一支原子笔,脑子里似乎盘旋着许多思绪。。。

枪库。

宇颢和他的助手纪允在枪库里检查所有的枪支,确保每把枪都涂上一层油,这样这些枪就不会在周末因为没有人用而生锈。他们同时也确保枪库里应有的物件都齐全,并且更新办公桌后壁报板上的枪支和器具流动记录,作为交替程序的一部分。

他们俩已经换上便服,等待把枪库交给BDO[3]后就能立刻出营。

宇颢就在枪库的前端,检查那些SAR 21步枪。他比平时看起来白皙许多了。也许平时泡在枪库里,灰尘、油渍都让他显得有些暗淡。又或者是平时灰色的军服剥夺了他的光芒,现在他穿上抢眼的荧光蓝底衬衫,配上表面发亮的灰色牛仔裤,犹如一尊披上金箔的神像。他的银色项链这时也显得格外耀眼,仿佛是刚刚买回来戴的一样。

宇颢看似随意地瞄过了枪架,其实经他熟练的眼神,每一支枪都受过了他的检阅。哪支枪有什么问题,他不用看卦在枪把上的维修牌就能想起来;哪个位置的枪从缺,为什么从缺,什么时候从缺,而又什么时候会归队,他都牢牢地记在心里。

因为当后勤支援不需要像其他士兵一样天天受训,所以宇颢没有其他士兵那么瘦削。但是他却有壮阔的胸膛和每天扛枪进出枪库练出来的线条优美的手臂。他每每把手伸进枪架翻查枪支的时候,手臂外侧就露出一条从手肘到手腕的凹陷。而他纤细的手指,每一次抓住枪把时,就好像千年树妖紧握着下一个即将喂饱它的牺牲者一样,手背上还能看见几条树根般的筋往肩膀延伸。

而纪允就在枪库里的最尾端,检查着那些手榴弹发射器。这种枪改装自M16突击步枪,多了能够发射手榴弹的组装。也因为如此,枪支的型号比SAR 21来得繁复许多,抢身也存在较多的金属成分,只要稍微看漏了,再经过一段潮湿的周末,枪就一定会生锈。所以虽然只有那么20把枪要经过检验,却更考功夫。

纪允虽然比宇颢矮半个头,他却比宇颢看起来壮硕得多。他只要一有空,就会找三两个士兵到食堂楼上的健身房去锻炼一个多钟头。什么两头肌、三头肌、胸大肌、三角肌、背阔肌、臀大肌和股四头肌,只要向他请教如何锻炼那些肌肉,纪允一定能说个十个、八个训练的方法和周期。

因为长得壮硕,所以纪允的头看起来比较小。他的头发虽然看起来没放了什么,其实已经涂上一层不发亮的发蜡。他把头发都往前梳,而刘海有如柳叶垂挂小溪一般地悬在他的额头上,远看还像是一只秃鹰的。他的眼角也微微地往上扬,再加上他那尖挺的鼻子和细细的嘴唇、尖尖的下巴,浑然散发出精明的氛围。

像宇颢一样,纪允也是一副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架势,好像跟他久了,也沾了他的怪气。只是纪允的冷静,是他用来隐藏自己处在陌生环境不安的情绪。毕竟他来到11 SIR也只有短短的一个多月,部队里的环境始终和他渐渐熟悉的德光岛有很大的差别。

“Mandai Hill依山,Tekong靠海,有什么不同的?还不是靠近大自然?”宇颢曾经挖苦地对他说。他看得出纪允对于新环境有多不自在,身为资历较深的前辈,他也不禁借机揶揄。

“不,是这里的人。”纪允小心翼翼地回答。

德光岛的确是有让人心旷神怡的海景;尤其是他受训的Viper连,军舍直接就在海岸边,房间面向夕阳。傍晚的时候,他可以看到海平线那轮橘红色的太阳缓缓下沉,慢慢地把海烫成滚烫的金黄色。又或者在阴天的时候,他还可以看见乌云携带着雨,像一条条用透明珠子串起来的帘子,往他处在的军制外岛逼近。

可是正如纪允所说,他所不能适应的,绝非那怡人的景致。

他没想到部队里的生活和训练营、读书的时候有那么大的差别。也许是因为跟着宇颢这么一个高姿态的人,所以他特别感受得到军营里的斗争,还比实际战场上的斗争可怕。战场上的是看得见得腥风血雨,军营里的是看不见的暗潮汹涌。

他总是冷眼旁观多少的人来找宇颢,不是来找他的碴,就是来要求他什么。而他也静静观察宇颢如何带着他的招牌阴笑,不是来个乾坤大挪移,就是来个先明礼后暗兵,没有几个人可以真正占到他的便宜。

每个人都说当兵就是要闭着眼睛混过两年的光景。不需要太过积极,但也不能过于懒散,因为这两个极端都是引人嫌的角色。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低调,在一片枪林弹雨下,伏地往前进,更或者是等到有稍微平静时再爬起来冲到一棵大树下找隐蔽。

纪允庆幸自己一踏入部队里就已经在一棵大树底下,只是这颗大树偏偏又是每个人的标靶,枪火十面燃起,都是针对宇颢。纪允呆在这里,迟早也会被一颗失焦的子弹打中。

是应该离开,还是留底?纪允始终无法决定。他如今只希望能够在那些针对宇颢的人眼中隐形掉,苟且偷生就好。

“怎样?还不想关门啊?”枪库里除了四面墙和几个枪架以外,就是回音处处。这把声音在枪库里无尽地回荡,宇颢和纪允顿时间也分不出是从哪里传来的。

原来紊良久站在门口,身穿褐色的部队T-恤,黑色短裤和球鞋的admin服饰。他手里握着一小叠的文件,裤腰那里还挂着一个小包包。虽然他看起来轻松自如,但是他尖锐的眼神仍然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焰。

紊良往枪库里面走去,一路来对宇颢说:“那个叫契明的新的spec已经找到他的blank attachment了。可是OC问起,并且提醒我很久没有来做一个check了。虽然说现在是你在打理,但怎么说armskote是在我的名下,有什么东西不见了,追根究底,都是我的责任。”

“有什么东西不见了,你还不放心我们不会告诉你吗?”宇颢淡然回答。他已经走到枪架前,正面迎接紊良。两股势力交集的瞬间,枪库内的空气急速凝聚,两个人眼神的对接更是火光十射,好不让人屏气。

紊良列出不屑的笑容,然后往枪库后面对纪允喊:“你们还真的不想回家?CDO就在office里面,你去叫他来clear armskote,顺便打电话叫BDO下来。”

纪允虽然还未完全检查所有的枪支,但是紊良的暗示他完全理解。他“哦!”了一声,便速速离开枪库。难得有人在开枪之前要他回避,他还不抓紧机会?

“3SGT契明的东西失而复得,有人说是从枪库得来的。可是你当天都说不做违例的事,恐怕枪库在不知不觉中遗失了什么,我们都不知道。”紊良明讲暗批道。

宇颢明白紊良指的是些什么,于是从钥匙箱里取出了一把钥匙,然后再走到办公桌对面的一个铁橱。他把门打开,同时正眼也没有对上紊良地说:“Encik,你有什么话就说,何必拐弯抹角呢?”

他站在打开的柜子旁,指着柜子里面一层层排列整齐的器具,说:“我们这里都是有条不紊——”他再转头瞄了一眼“——什么都没有缺。”

紊良根本连橱柜都没睇一眼,便回答:“枪库一直以来都是你在管,如果有什么损失,我相信你早已经安排得妥妥当当了。”

“不是吗?”宇颢冷笑回应。“反正这里的人只注重表面上的功夫,只要我的记录和实际上的相同,中间少了什么,多了什么,谁会去管?我把枪库打理得妥妥当当,不就让你脸上添多一点光?”

“你少在我面前掰了。”紊良终于面露凶煞,似乎双眼转换成两轮火球。“3SGT契明现在手中拥有的blank attachment到底是谁的,从哪里弄来的,你我都心知肚明!”

紊良走到宇颢的面前,把脸贴近后者,用他蛇蝎一般的语气对着宇颢说。可是宇颢仍然面不改色;先是望着地上,再来又用斜眼回望紊良,却完全表现得不受紊良的气势所威胁。紊良再是慢慢地咬着每个字,说:

“整个unit都知道我刁难3SGT契明,是要其他新来的spec清楚来到unit的规矩。你当兵的日子不浅,更不用说,应该非常清楚这个道理。其他的CSM都非常重视这次惩罚的结果,因为他们都可以免去对自己的spec的教训。所以对那些明知故犯,破坏了这种规矩的人,我们绝对不会轻恕!”

“你们的规矩,就由你们自己去守。我这里的规矩,未必和你们上面这些commander一样。”宇颢毫不动容地回答,并且开始把橱柜关上。当他把钥匙放回钥匙箱后,慢慢地把箱关起来的时候,便又接着说:“你要真的认为是我做的,我也拿你没办法。但是作为一个上司,空口无凭地指控自己的下属,似乎不合情理。”

宇颢站在贴着枪支物件流动记录、规格和管理章程的壁报板前,脸带微笑地对着背向打开的铁门,后者也毫无畏惧地顽强对抗。两人交汇的眼神顿时又刀光剑影,周围的气流不时围绕着他们盘旋好几回。

紊良虽然对宇颢的嚣张感到非常憎厌,却仍然故作姿态地回答:“那你最好回去拜拜,求老天不要让我找到证据。要不然,我们见面的时候,就不是在armskote里,而是在DB[4]了。”

说着,他便往门口走回去。

“放心,我们相见的日子还久呢!”宇颢回笑道。

是夜,志坚买了夜宵给契明,并陪同他巡逻company line。两人走上天台,找了一个偏僻角落便坐下来休息。兵营虽然位处偏远的地方,但是四面都没有高楼大厦,所以从天台一处能够看得到某个遥远住宅区所散发出来的灯光。

契明打开饭盒,山岜炒饭浓郁的香辣味立即充斥整个黑暗的天台,不禁让他惊叹:“哇!美味当前,被丢了这么一个值班炸弹也开心啦!”

“不是吧,那么一盒炒饭就能安抚你了?那我以后知道该怎么做了!”

“喂,你可是我的死党,怎么会像Eason那样对我?我这也是苦中做乐嘛!都已经困在这个地方了,再怎么埋怨也于事无补。” 契明笑着回答。志坚不作回应,只是默默地望着远方城市的灯火发呆。契明吃了几口饭后,问:“你不打算回家吗?难道。。。你要陪我值班?”

志坚迟疑了一下,不知道是否该说实话。他终于回答:“就是要陪你咯!”

契明听了忍不住地笑,差点把口中的饭也喷出来。他用拳头轻轻地打了志坚一下,说:“你少来了!谁不知道你上个weekend也是呆在camp没回家。怎么啦?你的家在做装修啊?” 契明不想那么直接地质问志坚私人的问题,所以故作天真地问。

“没有。只是家里发生了一些事。。。”志坚欲言又止。他深感契明会继续问下去,便扯开话题地问:“那你临时值班的事有通知你的家人吗?”

“有啊!我妈超激动的咧!她差点就要到部长那里去投诉了!”

“有这么夸张吗?要是她真的去告发Eason,把他给铲除掉,我们的日子就会好过一点了。也许,部队里的人都会把你当偶像喔!”

“你还真会瞎扯呢!要是我妈真的这么做,我的脸都不知道该放那里去!唉,我妈就是这样,老是对我的事情大惊小怪。我小的时候还蛮享受的,但是长大后,总觉得她在我朋友面前这么做十分丢我的脸。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她这样地呵护!” 契明解释道。

契明依靠在围墙坐着,还揭开No. 4衬衫的几颗纽扣,毫不顾形象地吃着。志坚却伸直腰坐在他对面;他一身黑色长袖外套,配上深蓝色的牛仔裤。要不是有他外套里面的桃色T-恤和相对白皙的脸,他早就融合在黑暗的布景之中。他继续听契明说:

“我爸也是像我妈一样,只是他工作忙,所以比较少时间那样对我着急。我是多么地想要在他们眼中长大;我要他们了解我是可以自己为自己生活做主的大人了。所以进兵后我一直努力,不能成为officer,也要成为最好的spec;成为spec就要做PS。总之服役的生涯中,我能够做到多好就要多好。这样一来,我就能跟我的父母说:‘你看!我已经长大了!可以做大事了。以后你们可以对我放心!’”

契明说着,双眼在漆黑中闪烁着希望和光芒。志坚在一旁看着他,心里冷笑:这个傻瓜想东西也未免太天真了吧!也难怪。一生在这种父母呵护备至的温室里成长的小花,怎么能看透真实的世界?

志坚接着回答:“听起来你好像是倍受宠爱的独生子。”

“没有啦!我还有一个弟弟,他可是非常崇拜我的咧!就因为我当兵那么出色,他也开始为明年入伍而做好准备。” 契明沾沾自喜地回应。他接着又兴奋地抓住志坚的手,开始说道:“你知道吗?我的老爸是JC的老师。我的功课可以那么好,就是因为是他常常替我补习补出来的。可是我的弟弟却怎么教也教不好,功课也不做,经常去clubbing,最后搞到进了Poly,气得我老爸的头发都变直了!”

契明说到这里自己开怀地笑起来,可是志坚并不以为然地回问:“进poly不好吗?”

他的语气就象倒在玻璃上的硫酸,表面显得平静,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酸劲。

契明也不是白目到没药救;尤其是对他认定的兄弟绝对马虎不得。他顿时想起志坚也曾经对他说过自己是理工学院出身的,于是吐出舌头,按着志坚的肩膀赔不是,道:“不好意思啦!我也是一时说得太兴奋,变成那个欠扁的样子了!那。。。是brother的就不要太计较,k?”

志坚是个独生子,性格又有点孤僻,所以一直以来独处惯了,一时间承受不了契明的扮可爱撒娇。他立刻阻止契明,说:“你都把brother挂在嘴边谈了,我能够气你多久?我就求求你不要再扮鬼脸了!”

看着志坚脸上对他的逗闹露出来的无奈表情,契明感到意犹未尽,一时间没有停止的念头。可是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就突然响了。原来是总部提醒他记得赴十五分钟后举行的last parade。

“好啦!去了last parade,让Duty Officer点了名,我就可以回来睡觉。你要等我回来一起冲凉睡觉!” 契明收拾好东西,搭着志坚的肩说。

“你放心好了。我陪你去last parade。我也想到那里的饮料贩卖机买罐汽水喝。”

于是,两人便一起走到Alpha和Bravo军舍之间的空地,也是从总部下来的楼梯口,等待DO前来执行last parade。聚集在那里的值日兵也不少,三五成群地在打在广场上的聚光灯下聊天。

契明看着志坚喝着可乐,不自觉地被影响:“你让我也想喝点汽水。你帮我看着,我去去就回。”

到了贩卖机,契明却发现身上没有足够的散钱。正当他尽量掏空口袋找零钱时,一支手从他身后伸出来,“咚哢!”一声,投进了一枚钱币,接着一把如丝般娇嫩的声音问:“这应该够了吧?”

契明为此感到烦躁,心想:难道不能等一下,非要这样催我吗?说不定我这就找到钱币了呢?

对于这种心急、没耐心的人,契明倍感厌烦,因为这种行为背弃了他凡事都应该多多包容的信念。他皱着眉,歪着嘴,转身想看看后面的人到底是谁,能够教训他几句就教训几句。

没想到他一转身,就愣住了;在他眼前是位年轻貌美的女生。她虽然束起头发,却更加显露出她清秀的脸蛋:犹如天鹅展翅的双眉,晶莹、有神的眼眸,高挺的小鼻子和一对粉嫩的丹唇。契明感觉她似乎背后打着一盏镁光灯,顿时也吹起了阵阵凉意的微风。说到底,他就是对眼前的这位女神般现身的女生深深地着迷了。

他还在痴痴地愣住,那女生便在他眼前挥动着手,想引起他的注意:“你还好吧?不要买水了吗?”

契明终于找回了灵魂,恍然地回答:“哦!要,当然要!谢谢了。”

他选择了想要喝的水,从贩卖机取了出来,便害羞地请那位女生上前买水。可是那位女生只是微微笑道:“不了。我只是看你需要钱币就帮你投了;我没想要买。”

“真的吗?那真不好意思。”契明感到有点不知所措。他注意到了对方也穿着军服,便问:“你也是去last…

View original post 43 more word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