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四章: 下战书

Here’s a re-posting of my first novel “The Snipers” 《壮志羔羊》Chapter 4, on my official publishing blog: The Nuo Sect Publishing.
Weibo: 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0802950765230

诺字派独立出版社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二    晴、多风,不时吹来的风撩起树叶满天作响

天都还未亮,11 SIR 就已经十分热闹了。在每个连里,都已经分配好时间;谁先吃早餐,谁先领枪,而谁又先换上军衣都有排序,为的就是要在最快的时间内,以不导致任何瓶颈的情况下为野外训练做好准备。这样一来,士兵们都有足够的睡眠,部队也不会误点。

其实,野外训练的准备工夫早在前一晚就进行了。士兵们都得准备好自己的配备,而步兵师也要加以检查。长官们也为训练策划做最后修订。而后勤支援也没有松懈。所有训练需要的配备都尽量在前一晚装上卡车,而贵重、危险物品则锁在枪库里。就像通讯器材,就得在前一晚从通讯库领出来让枪库管理员收好。而一些暂时分配的配备也在都在前一晚搞定。

如果说野外训练是一场演出,那它的准备工夫绝不会输给百老汇的表演。

由于前一晚的准备工作通常都会赶到很晚,枪库管理员总会在午夜时分才把枪库交还给DO,而又当场接管枪库。因为很多时候,导致延误的原因在于DO早上无法在最快的时间把四间枪库交由枪库管理员接管。

而仓库因为没有收藏贵重物品,所以不像枪库那样麻烦,每天都得从DO领钥匙、还钥匙。但也为了做好准备,掌管仓库的步兵师往往都会待到早上两、三点才能确定所有器材都准备就绪。收拾完毕后,他都会和几个下属喝几杯,聊个天、抽个烟,等待清晨来临。

所以在野外训练的早晨,枪库和仓库一早就开启以做最完善的后勤支援。

Bravo也不例外。宇颢一早就和纪允守在枪库里等待士兵们来领枪。后者把签收簿整齐地摆在柜台后,纳闷地问:“一大清早的就等他们来,何必呢?”

宇颢从钥匙箱取了几把钥匙,走到枪架旁,开了一把锁,熟练地把闩着枪支的铁链给拉出来。他一把丢下铁链,又开启另一个锁,说:“早开工就能早收工;反正他们一早就开始大吵大闹的,我们想多睡一下也没办法。况且说好领枪有先后,但是我们门开着谁会不想来领枪?只要我尽早把枪推出去,让我早一点得到平静,我就高兴。”

纪允也抓了几把钥匙,却往收着枪支配备的橱柜走去。他说:“不依照先前定好的次序,就会大乱,更容易犯错。CSM也会呱呱叫。。。”

宇颢笑着走到柜台,一一把签收簿翻开来到到最新的一页,说:“只要做好准备,人再多都能排出个秩序来。”说着,又把Company HQ Platoon 和Platoon 4的签收簿摆到大门的柜台上。“小一点的platoon就放在小一点的柜台,分散了人群,就少一点纷乱。”

纪允犹如初醒般笑着:“能够向你那么资深的前辈学习真好,可以少犯点错,学东西事半功倍。”他那所有橱柜的门都开启后,便走到办公桌前的长櫈上坐下,面对在查看签收书的宇颢说:“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要sign on[1]当regular,而且还是全职的armskoteman。”

宇颢停了下来,深思了一会儿,解释说:“像我这样学历低的人,不当兵就是当工厂的打杂的。同样都得受气,这里的工资还比外面好!”

“但是在兵营里动不动就有人要tekan你,要追你到坐牢为止。更何况你又时常和CSM抬杠,我要是你早就累死了。”

“你才当了半年的兵就把兵营看成那么黑暗?但是到了外面还是一样。”宇颢坐在纪允的旁边,说:“所谓的arrow还不是因为要把职务推给别人做,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所谓的tekan还不是因为工作劳累、无趣,所以想找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来出气?我们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先声夺人,让想arrow你的人下不了手,能tekan你的人不敢开口。”

“我想我得像你那么资深才能把这些技巧拿捏好。但是,我只是服役罢了,也不会做得像你一样久。还不如投靠在你的庇护下平平静静服完兵役。”

这时第一批士兵陆续从寝室下来,看见枪库开着便往那里走。宇颢见了,一股劲站了起来,说:“我是能保你平安,但我未必能够让你过得风平浪静。毕竟我是一个惟恐天下不乱的人;不惹麻烦不是我的本色!”

“风平浪静——有风浪才会带来平静。现在开工,待会儿才能早一点到canteen吃roti prata!”纪允也站了起来,走到大门,让驻枪库帮忙的士兵进来。平时打理枪库就只需要两个人,但是到了领枪这个忙碌的时段,一些受指派驻枪库的帮手就会派得上用场。

随着头几名士兵领了枪过后,其他的士兵也跟着一窝蜂排在柜台外,场面顿时间好不热闹。步兵师们也随后前来领通讯和导航器材。只看见他们随意进出入枪库,时不时说道:“快点办完这些事就能有多点时间整理我的配备!”

场面虽然有一点混乱,但是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应该怎么做,所以乱中自有秩序。加上之前早有准备,把器材一早分配好摆在地上,又把编号写进签收簿,所以步兵师们不需要像从前一样得自己填写琐碎的资料,只需要签上大名就可以了。

在天未亮的时分,这里就像是个小小的晨市。

正当大伙忙得不可开交时,忽然柜台外有人喊道:“Encik来了!”

原本在柜台外挤成一团的士兵迅速地排成比较整齐的队,同时原本在枪库里的步兵师们也不是溜出去枪库外就是排队假装签名进入枪库。之前的一个小闹市在短短的一分钟内成为了一间井井有条的银行。

不一会儿,紊良就踏进枪库,道:“哇!我老远就能听到你们卖菜的声音,但是我来到这里怎么就那么安静?”

“Encik,你听到的是Charlie吧?”有个士兵从柜台外喊道。紊良只是严厉地回答:“You!你以为我老到听不出是谁在吵吗?”

他才刚说完,纪允就把一把枪摆到紊良的面前。原来他一听见紊良要到来时便迅速亲自准备紊良的枪,待他到来时能尽快领枪走人。“这么快就想要把我赶走啊?”紊良讽刺地问。

宇颢接着把签收簿和笔递到他面前,说:“我们只是服务周到,怎么能够说是要把你赶走呢?我们知道你贵人事忙,领枪、领器材都不能怠慢。你要是没有在最短的时间离开枪库,最后搞得整个company延迟出发,我们可是担当不起。”

宇颢话中有话,让紊良听得不是滋味。他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过后却又反道:“怎么说到我像是个大‘忙’人呢?”他特别强调“忙”这个字。“就算我再怎么‘忙’也会亲自下来领枪,因为怎么说我也不可以要你亲自把枪送到我办公室。况且,身为你的上司,我总得下来探一下班,看看你们工作遇到什么困难,有什么需要我的帮忙来改进的。”

两方交战,战情急速升温,时间仿佛停格在他们交手的一瞬间。旁观的众人都屏住呼吸。他们不是在专心地观战,而是深怕一阵气流的拨动会引发不可收拾的后果。若只是熊、江两人俱伤还好,最无辜的是只因为在不恰当的时候作声而莫名其妙地受牵连,那才是人生的悲剧!

唯一敢作声的就只有办公桌上方的通风器的风扇。它也是无可奈何的;作为见证枪库里每一场战火点燃的一刻的旁观者,就算全世界都为了纪念这一刻而定了神,它也要冒着生命的危险继续地旋转下去。

停格的一瞬间,它撩起的微风正吹着宇颢垂直的头发,好像在指示着宇颢是时候做出反击了!

“你还真是个体贴的上司。”宇颢说着,又把签收簿推到紊良的面前。“可是我想我暂时还不需要什么帮忙吧!”

“说得也是。你做得那么好,我还真的想要多点下来,看一看你到底如何把枪库搞得面面俱到。”紊良瞥了眼前的簿子一眼,又绽开微笑继续和宇颢‘拉舌’——进行唇枪舌战。

这时有人把笔给掉在地上,除了熊、江两人正聚精会神地对峙,众人都把眼睛转向声音的来源。表面上没有一个人移动,但掉了笔的人却能感受到他们的眼神,犹如千万支箭飞射过来,指责他差点因为落下的笔所产生的火花而引起了战火。掉了笔的人,冒着满头汗拾起了笔,趁还没被乱箭射死前默默地退到人群后面。

“枪库能有这么好的秩序,还不是因为CSM你。没有你的调教,士兵们哪会那么有纪律?” 宇颢的声音把众人的注意力又拉回柜台后的办公桌。宇颢再次把签收簿推给紊良,后者却又视若无睹,宇颢便把簿子放在桌子上,说:“对不起啦,我忙着和你说话,忘了同事们在忙着。我得开始动手,以身作则。我也不耽误您办正事了。”

宇颢双手放在背后,站在原地,明确地表示在等待紊良签收了枪离开。紊良无话可说,便签名准备离开。对着看热闹的士兵们,他吼着说:“你们有很多时间是吗?还不给快点draw arms,准备出发?”

士兵们每个仿佛都被解开了静穴,枪库又恢复了生气。紊良健步离开了枪库后,众人又开始了之前的热闹。

好不容易,人潮终于退去,宇颢和纪允能够静下来检查签收簿。这个时候是缓冲期,枪库还开着,是为了那些最后一分钟才要领枪的步兵师。他们同时可以在部队出发之前找出签收簿的错误,把犯错的士兵找出来做修正。等到部队离开兵营,他们就能把剩下来没有领出去的枪支用铁链闩起来,关门,休息。

两人正埋头进行检查时,一把熟悉的声音从柜台那传来。他们抬头一看,原来是Alpha的枪库步兵师[2],带着Charlie和Support Company的枪库步兵师,站在柜台外,说:“CPL 江!一切还顺利吧!”

“无惊无险,只要他们一出发,我就能收工了。”宇颢淡淡地回答。三人从柜台走到大门时,他便低声对坐在他对面的纪允说:“又来呛声,也不知道烦。”他们一踏进门,宇颢又对他们问:“怎么那么快就搞定了吗?”

Alpha的步兵师叫3SGT Terence。他奸笑了几声,然后以懒散的口吻,刻意拉长每个停顿前的字,说:“这种低下的事情,哪轮得到我们3SGT做的呢?不说3SGT不3SGT的,就算是一个CPL,只要是Armskote的IC,就不需要做这种琐碎的粗活,不是吗?”

Charlie的3SGT Darren接着以卡通式的语调问:“欸!宇颢你不是IC吗?怎么还在这里做事?”

3SGT Hayden不给宇颢二人喘口气的机会,便接着说:“都说宇颢不是IC了,得留下来做琐碎的事情!哪儿像我们,忙完了armskote就得赶着和部队到训练场去。”

他们三人就像在说相声一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弄得宇颢烦不胜烦。他放下了手中的笔,直视三人说:“你们都说自己很忙了,还来这里晃来晃去,‘测试音响’。你们就说重点吧!”

原本在自high的三个人,顿时静了下来。3SGT Terence走到桌子旁,把脸贴近宇颢的脸,说:“重点是:我们之所以是3SGT,是因为我们学历比你好,IQ比你高。我们身为掌管armskote的负责人,有的是时间和智力打理好armskote。我们。。。”

“讲重点!”宇颢重复地说。

3SGT Terence一脸尴尬地说:“LRI[3]即将来临。你现在能呼风唤雨,是因为我们还没展现我们的威力。到时,我们就让你知道Grade A的armskote是怎么样的!”

“你们能下定决心不再不务正业还真让我兴奋。但是如果你能把发动你嘴巴的能量转移到你的手臂的话,那我就不会只坐在这里和你耍嘴皮子。”宇颢不动声色地对着3SGT Terence说:“对了!重点是:加油!”

宇颢又露出他一贯的阴险笑容,眼神中吹出一阵凉风,朝三人吹去,看得三人心里直打冷颤。

3SGT Terence退回大门,指示其他两人和他离去。临走前,他还特地转身,道:“你也好好加油!”

纪允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说:“看来他们胸有成竹。”

只听见宇颢冷冷地回答:“就凭他们就想要超越我?”

部队在做完最后一次的个人配备检查后便往训练场出发。一到达目的地,扎了营后便紧罗密鼓地展开训练。首先是复习士兵在基本军事训练里所学到的野外求生技能以及策略性部署与攻略。而从第二天开始,部队将分成自己的连,以征服对方的营地为目标。待第三天傍晚,演习分出胜负后才收拾装备回营。

才不过第二天,演习似乎已经有了明确的结果。Platoon 5在新旧步兵师同时率领的情况下成功埋伏敌队,攻占他们个措手不及。如今只剩下隔天OC宣布战果。

是夜,PS 5特地召集由他管辖的士兵们,进行事后研讨。他们在扎营区一角的一棵树下,围着PS 5听着他对于前两天的训练进行检讨。PS 5只是在他面前摆着一盏照明灯。虽然灯光不强,但是却足以让众人看见PS 5和坐在他左右两旁的志坚和契明。

其他的老鸟步兵师,要不就是站在PS 5的后方,要不就是站在士兵们后面,或者是站在不远处窃窃私语。毕竟PS 5所讲的话,OC和紊良都会在对他们的训练事后研讨中提到,而这两年他们所听到的来来去去也都是一样。在野外训练压力这么大的情况下,他们宁愿在夜幕的掩护中,争取一点透口气的空间。

PS 5在结束研讨之前,特意对于两位新来的步兵师表示赞赏,说:“我本来担心3SGT契明和3SGT志坚无法在3SGT Castor和3SGT Leonard离开之前适应我们的运做方式。没想到才在加入我们的短短的两个星期内,他们就表现出他们的实力,证明给我们看他们能够胜任他们前辈们的职务。”

他双手搂着两人的肩,等待士兵们一阵欢呼过后,笑说:“尤其是契明。”他放开了志坚,双手紧握着契明的双臂,而后者底下头,害羞地笑着。“要不是有他,我们也不会那么轻易地取胜!”

又一阵欢呼。

夜色虽然暗淡,但那盏照明灯却照出契明正红着脸,轻声地表示自己无法承受PS 5对他的器重。虽然他心里是无比雀跃,但是却仍然故作镇定,还客套地说:“都是PS 5还有前辈们教导有方。”

另一边厢,照明灯似乎照不到志坚,因为这时的他已经一脸沉闷,仿佛心里即将掀起一阵暴风雨。也难怪他,明明和契明一同出力,却独有契明特别得到PS 5的赞赏,使他心里不是滋味。难道契明真的略胜一筹?他实在想不过去。却偏偏在这个时候,他得配合其他人一同为契明喝彩,顿时感到自己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场面。

集会终于解散,志坚好不容易能够喘一口气,离开人群,好让自己平息那股怨气;毕竟要成大事的人,都得沉得住气,免得一时意气用事而坏了大局。他走到营地的一个偏僻角落,并坐在向着营外的山坡上,对着树丛被月光照出轮廓的一幕发呆。他反复回想过去两天所发生的事,却无法理解自己为何得不到PS 5的赏识。

前一天,当部队前往营地时,他都趁空挡找机会和PS 5谈上几句话,并且根据使用契明电脑帐号潜入资料库所得到PS 5的家庭背景,尽量与其谈论能够引起他的兴趣的话题。他也知道身为家中的长子的PS 5,偏对那些体恤下属的步兵师赏爱,就像Leonard一样,虽然口不择言,却是非常重视welfare,所以PS 5 总是特别袒护他。

记得在上个星期的户外训练时,Leonard因为怕太阳太猛而把士兵带领到一个偏僻但有遮荫的场地进行训练。紊良知道后大发雷霆,正对Leonard乱吼的时候,PS 5却挺身而出,为Leonard说情。毕竟PS 5身为职业军人,对于这种状况特别有能力解决和应付,因此轻易地说服了紊良,不处罚Leonard也让他们继续在原地练习。

所以志坚也依样画葫芦,每当士兵们休息时,他都会问候那些脸色看起来不佳的士兵,或者寻找最佳的休息地点,让他的士兵们在烈日下能在树荫下休息。这些小动作,他都尽有可能让PS 5“无意”地观察到。他也注意到PS 5对于他的热忱感到满意,尤其有一次,他还似乎看见PS 5赞赏的眼神。所以PS 5之前对契明的赞赏实在让他不服气。

志坚随手从地上抓起一把石头,愤怒地丢向漆黑的夜里。他又抓起了第二把石头,却被身后一把声音制止住了。

“要是你弄伤了人怎么办?如果自己心情不好,就不要连累其他人陪你一起受罪!”

志坚回过头,却无法在黑暗中看出是谁在和他说话。于是他问:“谁?”

那个人静了一下,接着传来一阵脚步声,逐渐向志坚靠近。终于,一个人影从黑暗中出现,志坚眯着眼睛,好不容易才认出那把声音的主人,就是PS 5。PS 5从容地坐在志坚的身旁,轻松地说:“怎么啦?是心里有事,还是不习惯,所以看不出我是谁?” 志坚还未回答,他又接着说:“不用说,一定是有心事。要不然也不会丢石头来出气。”

志坚很想脱口问PS 5他心中的疑问,却又担心和后者对质后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如此地欲言又止,志坚最后还是低下头,不吭声。PS 5仔细地观察志坚的反应,见其不作声,开始推测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虽然他觉得是因为之前称赞契明的事,却不想妄下定论,于是就想试探志坚,看看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

“是不是觉得训练太过辛苦?前两天太过卖力而训练还没有过就精力耗损了?”他问。他温和的语气,低沉的声线,在这片漆黑、寂静中格外突出。显然的,他想用平和的态度从志坚那里找出他心烦的原因。

志坚感应到PS 5有意试探他,使他对于说与不说感到更加矛盾。他终于回答:“你这两天得应付那么的事情,你难道了解我现在的心情吗?”

PS 5轻声笑了几声,说:“你在说什么?我的责任就是要照顾好我的下属,就算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我也能看得出你有心事。如果我没猜错,一定是为刚才我特别称赞契明的事而心烦。”

PS 5说中了志坚的心事,但后者仍想小心应付PS 5的试探。他说:“难道说我脸上有写说我在烦恼着什么吗?” 志坚直视PS 5,然后说:“契明是我的死党,他能够受到称赞我为他高兴。”

志坚的话,让PS 5更为确定他的猜测是对的。于是他说:“你是不是真的高兴,只有你自己知道。但你的用心,我是看到了。”

看到了?志坚心想:那为什么还漠视我的功劳呢?

志坚一边想着,一边又抓起了一把石头。他正想把石头丢出去,惊觉自己已用行动表示自己的心声,所以半途又停住了。PS 5把一切看在眼里,然后把身子倾向志坚,企图对着后者的视线,接着又笑着说:“看来你对这件事还真的非常在意。”

View original post 55 more word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