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五章: 上下之间的一线之差

《壮志羔羊》开始进入第一段高潮,这条故事线也预示了整篇小说的发展。很多时候,我觉得写到第八章(这段故事线的结尾)其实就能结束小说了。但是。。。还是写了八十多章。

Here’s a re-posting of my first novel “The Snipers” 《壮志羔羊》Chapter 5, on my official publishing blog: The Nuo Sect Publishing.

 

诺字派独立出版社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五    乌云密布

Bravo在刚过去的野外训练中表现优异,所以OC特别批准每个人在下午就能离营过周末。众人兴致勃勃地,又打扫,又检查;只要能提早回家,要做再多的活也甘愿。尤其是OC特别点名表现超群的几个士兵,都能在吃过午餐后回家,以示奖赏。

“那。。。你们都知道吃完饭,stand-by bed过后就能book-out了。我也知道你们根本没有心情吃饭。但是chip还是要放,饭还是要去拿。”契明在食堂外解散士兵们去吃午饭前似是而非地说道。

契明少说的一句所有士兵都明白,所以全部开始起哄般地回应契明。

“放心的啦,3SGT 契明!我们很乖。。。‘懒’的!”站在列队最前排,负责操作轻型抗装甲武器(LAW)的士兵,人称飞毛腿的正翔打趣地喊道。

契明让他们自high了一阵子后,终于示意要他们安静:“你们不想book out的话,就继续在这里说废话啊!”

士兵立刻像打了镇定剂一样乖乖地归队,等待契明解散后,便像是饿鬼一样地冲上通往食堂的阶梯。契明也和志坚慢慢地尾随。

契明和志坚同几名小兵都被点名能提早离营,但是志坚却一如往常地决定在营内度过周末,无论契明如何劝说,他都拒绝。

“你们都回家,我就算离营也是在外面溜达。” 志坚坚持地说。契明吞下口中的面包,不耐烦地说:“都说了你可以来我家,就算住一晚也好过每天都呆在兵营里啊!”

志坚把手上的面包碎片扫掉后,收起碟子和杯子,在站起来之前回答:“我觉得不习惯。要我去你家过夜还蛮奇怪的。你家人都不没看过我。”

契明也收拾自己的餐具,沿着桌子的另一边跟着志坚一起走,说:“那你可以来坐一坐,晚上再回来。这个礼拜让我爸妈见过了,下个礼拜就可以过夜啦!Come on!That’s what friends are for!”

他们走到长桌的尾端,契明搭着志坚的背,并轻轻地拍了几下,试图要后者放心接受他的安排。可是志坚到头来还是拒绝了他的建议。

能够提早离开兵营,士兵都仿佛打了强心剂一样,做起事来特别卖力和快速。离离营的时间还差一个小时,该打扫的都打扫了,该清洗的都洗好了,大伙都换好衣服在房间里面等待命令。就这样,当步兵师传下了讯息后,每个都兴高采烈地集合在宿舍前的操场,好不容易终于能够离营了。

而这天执COS的是宇颢。他又是在枪库收枪,又是在办公室里确保每个人要的钥匙、文件都一应俱全,一个人两头忙,总算让他盼到士兵们离营。他把办公室锁上,打算回枪库看看纪允应付得怎样。半路在走廊上他却碰到刚刚送走他的班的志坚。

“咦?3SGT See今天又不打算回家啦?”宇颢经过的时候,好奇地问。两人站在走廊中央,宇颢背对着广场,外面投射进来的午后阳光只照出宇颢满脸阴影,几乎无法辨认出来他的提问是出自善意还是另有所图。

面对穿着制服的宇颢,只是穿T-恤、短裤的志坚显得有点相形见绌。志坚只是陪笑回应,什么也没有说。

“其实呆在camp有什么好的?又没得吃,又没有事情做。难道。。。你是想在没有人在的时候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宇颢见志坚不回答,便带着轻佻的口吻,嘴微咧着笑地问。

宇颢大庭广众对他挑衅,志坚急忙地辩护:“你不要乱说话。我怎么说也是一个Seargant。”

宇颢听见志坚这么回答,倍感荒谬地回说:“Commander就不是人了吗?Commander都不会犯错吗?”

志坚尴尬地沉默了一下,然后回答:“Commander的确会犯错,我承认。颢,你要知道这个军营,甚至整个军界里,不是只有你才会懂得避免犯错后受罚,什么都会cover up。只是因为你只是一个man而已,所以每个人才会对于你的手段多加注意。至于在做错事情后含蓄地掩饰,我想颢你并不是那么用心。”

“你应该是说我帮3SGT契明,被老良发现的事吧!”宇颢问。

可是志坚却匆匆回答,解释:“我只是以刚来到这里,第三者的角度笼统地说。我并不是指名那件事。我可不要你误会我,以为是我把事情告诉Encik的!”

才刚在11 SIR不久,志坚还没有打算就这样和宇颢磨蹭,起冲突,坏了自己的计划!

这时两人已经走到枪库门口,之前刺眼的阳光也被枪库对面的仓库给遮住。宇颢在进去之前停下脚步,正面对着志坚说:“你不用那么紧张,我又没有说对你有偏见。唉!都怪Leonard他们不好,总是在你们面前把我说得那么恐怖,搞得你们处处提防我。但是你放心好了,你会那么劝我,我也明白有它一定的道理。也许我的EQ真的太低了,所以才会让人觉得碍眼。”

“你的好意我接受了。Have a nice weekend!”

说着,两人便分道扬镳。

宇颢一进门,便关心地问纪允:“允!对不起,我在office忙得很,没能来帮你。怎样?全部的arms都send了吗?”

纪允早已换上便服,准备把枪库钥匙还给总部后就能够立刻出营。这时他就坐在办公桌后面,正核对枪支出入记录。他望了枪库里的枪,然后回答:“还有OC的枪没进。”

宇颢感到惊讶,便往枪库里头健步而去。的确,B001并不在枪架上。

“奇怪了。刚才树强还对我说OC的枪已经还回来了。你是不是落在什么地方?”宇颢说着,便往柜台去。他在柜台附近找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找到。而纪允也翻开记录,说:“我不记得OC有来还枪。”

他终于翻到正确的那一页,仔细检查了过后,却惊叹道:“怎么可能?他的签名在里面!”

宇颢接过那本簿子,查核过后,说:“也许是树强帮他还的。他帮OC签名也是平常的事。只是枪现在不在枪库里。”

宇颢合上簿子,后退几步然后靠在柜台上,忧心忡忡地思考了一阵子。纪允也开始担心了起来。眼见宇颢一直沉默,神情凝重得枪库里所有的事物似乎都开始围绕着他公转,纪允终于忍不住问:“是不是不见枪了?”

宇颢只是继续安静地望着枪库的另一端,所有的神采都不见了。平日天不怕、地不怕的宇颢竟然像是看见末日一般地严肃,实在让纪允无法安下心来。他还是试探性地说:“只是OC的枪还没回来。说不定他是叫树强先帮他签名,等一下就会来还枪了。”

好不容易,宇颢这尊人形像终于又活了起来。他开始整理办公桌上的文件,若有所思地说:“可是。。。如果没有guard duty,armskote的枪没有全部回来,Bravo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book out。难道CDO没有来问你吗?”

纪允迟疑了一会,然后心虚地回答:“DO说既然是OC的枪,就不要紧;反正OC是不会把枪弄不见的。况且OC在CO那里meeting,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所以不可能要整个company因为他而延迟book out。”

“你这样地放chance,我们很有可能就得进DB,你知道吗?”宇颢始终按捺不住心头的火,狠狠地对纪允下批判。

原本站在宇颢旁边的纪允,听到宇颢这么一说,双脚顿时失去知觉,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宇颢对他凶还是头一遭,可是面对有可能进军牢的可能,纪允霎时整个魂魄都出了窍。他的脸色瞬间消散,连嘴唇都干去了。

他紧张地握住宇颢的手,问:“那我们该怎么办?我不要进DB。”

“没有人说我们一定会进DB。说不定正如你说的,OC的枪还在他的手上。”宇颢一把拉起纪允到办公桌前的板凳上,然后转身离开枪库。他离开前,还交代纪允:“我去找OC。你先在这里等着。如果DO来了,就说我们还不能clear armskote。”

OC就在他的办公室里,很快地就给宇颢找着了。他正在和所有的PS商讨人力的调动,还有分享他和CO开会的结果。围绕在办公桌的PS们都已经梳洗好,穿着T-恤、短裤的Admin装,双脚夹着拖鞋,看似写意,却都聚精会神地听取OC的吩咐。可是他们脸上还残留一些迷彩,就像还未得空清洗的OC一样,都有如是上了彩妆一样。

宇颢一踏进办公室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OC原是埋头读着文件,却应着宇颢的介入而抬起头来相望。围绕在他桌子的PS们也有如花开般地从他们之间的视线移开。

虽然他还没开口,每个人都猜到他这个工作狂一定是来找他们其中一个人讨论枪库的事情。可是要亲临OC的办公室,要不是专找OC本人,就是有非常大的事情找他们其中一个PS,非得打扰他们的会议不可。

宇颢一开始见到那么多双眼睛回望着他还有点不自在。然而他还是神情若定地走到OC办公桌旁,问:“Sir,你是不是还没有还你的枪?BDO要来关armskote了。”

OC呆呆地回望宇颢,似乎思考过度,顿时跌入另一度空间去了。他总算回到现实,四处望了办公室,回问:“我还没有还枪?”

其他的人也开始用eye power在办公室里搜查。帮忙只是表面上的功夫,毕竟这是OC的办公室,他把自己的枪放在办公室的哪个角落,甚至在军营里的哪个地方也只有他最清楚,根本不关他们的事,找不找得到并不重要。

办公室里的小小骚动很快就平息了;就连PS 5也开始掏出手机趁机传简讯,其他的PS也只是不当一回事地看着宇颢,好像巴不得他立刻离开,好让他们赶快开完会,打包走人。

可是宇颢并没有离开。他仍然站在原地等待OC的答案。OC再度思索了一阵子,忽然感叹道:“我不是叫我的runner帮我send arms了吗?”

OC的答案是宇颢最不想听到的。他轻轻松松地把责任推到一个不在营里的树强身上,无不加深了事情的复杂性。虽然宇颢心里是多么地想要拉住OC的衣领,要他不要开玩笑了,可是他仍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答:“树强是把你的枪签了回去,可是枪本身不在armskote里面。”

宇颢这么一说,原本四处张望,顾着自己的事情的PS们都同一时间瞪住宇颢。这次枪若是真的不见,可是要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他们第一时间就觉得树强把枪偷运出营的可能性较大,所有人不时都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就连掌管树强的HQ PS也暗自庆幸树强只是他名义上的人;OC是他公认的上司,谁也不能得罪他。

“你是在指树强偷偷把我的枪带出去?”OC沉默片刻后质问到。虽然他语气平和,每个咬字却格外地重,仿佛随着他的凌厉的眼神默默地对宇颢连开几枪一样。

OC严厉指责,宇颢依旧冷静地回说:“我不敢这么说。毕竟他是你的人,经过你的调教,应该不会做出这么傻的事。”

OC抿着嘴,猛是点头回应。宇颢于是持着客气的语气继续说:“我只是想,你是不是忘了。也许你确实是要他帮你还枪,可是你却忘记把枪交给他呢?”

OC的脸色象幻灯机一样瞬间转换成红色屏幕,还闪着雷电。他语气锐利地对宇颢说:“CPL江,这几天你呆在company line是闷到发慌了是吗?我的枪,我的事,我会要你来提醒我?质问我?”

办公室里的气氛愈加凝重,其他的PS都希望能够把自己即时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回避。他们都尽量不表露任何情绪,不是望着膝上的笔记,就是假装忙着用手机。OC发威,没有人敢朝宇颢的方向望过去;宇颢自然能够驾驭OC的怒火,若在这时对他施与同情或加冕的眼神,必定遭OC的怒火殃及!

所以说,若能够像忍者一样放一幕烟瘴立即闪人,那有多好!

“我相信首要的任务应该是把枪找出来。我根本没有要指责或侵犯的意思。”宇颢咬着牙根回答。他眼神放空,完全没有对上OC的眼神。

“找枪固然重要,但是找出应该负责任的人也一样重要,因为这样就能缩小找枪的范围。”OC稍微息怒地说:“树强有回来向我报告说他已经把枪还回去了。Sign In/Sign Out Book也有记录。既然有我们还枪的记录,那就是说我们已经尽责任把枪归还给armskote。现在armskote把枪弄不见,你来找我要,是在开什么玩笑?”

OC振振有词,宇颢虽然心里有谱,却决定沉默以对乃是上策。然而OC见宇颢被斥得无言以对,于是见机追讨,说:“你们最好在clear arms之前把不见的枪给找回来。要不然,就算我压上我的CPT的rank也救不了你跟纪允!”

宇颢被逼到墙角,哑口无言的样子,还是每个人第一次见到。更让当场所有的PS奇怪的是,平时对宇颢礼让有加的OC,今天竟然撕破脸皮对他落狠话。也许这就是OC平时私下对宇颢的态度;在别人面前只是像所有正规军人对彼此相敬如宾一样地给予宇颢面子。但在众人面前毫不留念地指责宇颢也实在不合情理。而原本PS们对宇颢起同情心,却想到因为有他来担当失枪的责任,决定还是少理为妙。

“你以为你有很多时间啊?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去找枪?”OC发现宇颢死赖着不走,立刻下了逐客令。宇颢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无奈,只好打道回府,回到枪库再另做打算。

“要沉住气!”宇颢关上OC办公室的门后,在脑海里对自己劝道。然而他的脚步在回去枪库的路上却越来越急促,经过的地方也留下浓浓的怨气。

宇颢一转进枪库,纪允就上前想要问他找OC的结果。虽然他跟着宇颢的时间也不算太久,对于察言观色的诀窍仍然懵懂,可是宇颢此时此刻散发出来的气焰,用小指头也能察觉询问的时机不妙。

他静静地站在枪库中央,看着宇颢气煞地坐到办公桌后。宇颢靠在椅背上,稍微地往后倾。他双手在胸前交叉,然后闭上眼睛,呼了一口气。纪允知道,这是宇颢努力思考的时间,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他。于是他也跟着坐在办公桌前,对着压在桌上的一片玻璃下的杂志剪纸发呆。

“You!发生什么事?”枪库进入宁静状态没多久,就被紊良从走廊传来的洪亮的嗓子给打破。他的声音之大,就连柜台关着的铁窗也跟着小抖一下。

宇颢也跟着紊良的叫吼立即睁开眼睛,煞气十足的眼神也随之投射在门口,等候紊良的光临。而纪允也惊讶地看了宇颢一眼,再把注意力放在大门上。紊良身上携带的吊包上的铁钩和锁匙撞击声随着他的逼近愈渐刺耳,人还没到就响透了整个枪库。

没两下子,紊良穿着一件贴身褐色T-恤的粗壮身形就出现在大门口。吊在他黑色运动短裤旁的亮橘吊包显得无比亮眼。他绕过了门框,踩着轻快的步伐一股劲儿地便到了宇颢的身边,问:“我听说你不见了枪,怎么可能?”

紊良话才一说出,纪允就心虚地望着宇颢,希望他能够有办法帮他们逃过这一劫。可是事到如今,东窗事发,宇颢还会有什么能耐呢?他该不会是把他双手贡上,任由紊良处置吧?

然而宇颢神态若定地抬头回望紊良,说:“Encik,你哪里听来的?我在这里都不知道有枪不见了,你又怎么可能听说呢?”

“真的没有?”紊良不敢置信地问。在宇颢肯定地点了点头后,他也似乎松了一口气。可是不一会,他又着急地论说:“可是无风不起浪;万一真的有枪不见了,那你又没有察觉,那我们不是死定了?”

紊良夸张地在宇颢两人面前着急地手舞足蹈,接着又说:“宇颢!你不要害我!Armskote怎么说是在我的名字下,要是不见了一支枪,我可是要赔上我的crab的!”

宇颢冷眼看着紊良自导自演的慌张,完全不对紊良的论说做出回应。

而紊良这时也像是磁铁受到磁力吸引一样往枪库里头的枪架走去。他随后指着空着B001的枪架,紧张地问:“OC的枪咧?”

宇颢终于站了起来,双手插着口袋地往紊良那里走去,说:“OC从回来到现在都在忙着;他说他一有空就会来还枪。难道OC会把枪弄不见不成?”

宇颢说到这里,脑子里像是敲了响钟,之前恼人的思绪全部一扫而空,完全只看见一个简单的道理。

OC一往反常地偏袒自己的跑腿,又对宇颢毫不留情地下命令,从他一离开OC的办公室就一直困扰着他。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树强只替OC签名,却没还枪,OC不但不担心,反而不加思索地袒护他,表示对他的100%的信任,可见树强没还枪的事他一早就晓得。而在这种情况下,OC不可能不加以追问;唯一能让他如此对树强多加掩护的理由也只有一个:不见枪的就是OC他本人!

“问题是枪不一定是要在OC的手中不见!”紊良反驳:“别人说是armskote不见了OC的枪。宇颢!你怎么可以让一支枪就这样从armskote被人偷走?”

“Encik!枪不是我们不见的!”纪允难掩心中的紧张心情,脱口而出。霎时间,紊良脸上闪出胜利的微笑,却也很快地收起来。

宇颢伸手要纪允不要多说话,然后对紊良说:“你那个线人也真够厉害,连OC的枪还没进来都知道,还可以对你编出那么荒谬的故事。但是Encik,我看你还是把那个线人给修了吧,因为我们真的没有不见的枪。你要是不相信,可以找OC问。”

宇颢对自己的反心理战术胸有成竹,因为他知道就算紊良有胆去向OC兴师问罪,OC也未必会在这个时候指控宇颢把他的枪给弄不见。要杀人,OC必定会掌控一切局势,要亲自动手,才能安心,更别说是让紊良来代做刽子手。

“我难道还不相信OC吗?”宇颢见招拆招,紊良几近无奈。他明知宇颢占了上风,却仍然不死心地走向办公桌,说:“既然我都来了,不如让我检查一下Armskote Book好了。”

紊良如此穷追不舍,宇颢二人一时也难以招架。紊良伶俐地迈向办公桌,老远地就盯住桌上那几本摊开着的记事本,只要一靠近就把簿子扣住。

时间放慢成毫秒间隔,站在枪架旁的宇颢和办公桌前的纪允也分别把注意力放在枪支出入记事本上。他们深知紊良有备而来,必定能找出OC把枪支签入的纪录,定他们死罪。宇颢紧接着把视线投向纪允,希望他这几个月来对纪允的调教能有所收获,让其能及时采取应对措施。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紊良那爪一般的手往那些簿子伸过去时,纪允突然走向前,说:“Encik,我帮你。”

他接着一个后脚钩到前脚,失去重心地扑了向前,恰巧地把桌上装着润滑油的罐子打翻,油渍顿时铺盖在本子上,弄得满桌子、地上都是油,连紊良手也被溅到。

宇颢趁紊良一时分心,闪快地把簿子夺了过来,再抓了几把fernalite[1],猛擦着被油渗透的页面,说道:“允,你是怎么搞的?这些油,没有储存在封密的容器里,是不能放在armskote里面。难道你都忘了吗?”

纪允搓揉撞到板凳的脚,眉头皱成一团地呢喃,道:“对不起,颢!对不起!”

紊良用fernalite边把手抹干,边对纪允关切问道:“你脚没事吧?”然后他便对宇颢指责,道:“你就关心一下你的助手,这些书虽然重要,但也没有一个人的安危重要。你们每天念的Seven Core Values:Care for Soldiers,你难道忘了吗?”

宇颢一声也不吭,只顾着继续擦书本。纪允却抢着说:“我没事,不需要你们操心。是我不对,把油乱放,又笨手笨脚的。那些书怎么样了?”

宇颢翻着置顶的簿子,观察到:“书本还好,字迹没有模糊。只是现在湿漉漉的,不好翻阅,得等晾干后才能让Encik检查了。还有,看来我们得换新的簿子了。沾上油的纸写不了字的。”

纪允听了又连声念着“对不起”,而紊良把手擦拭干净后,说:“如果要换一本就换;不够的话就跟CQ[2]拿。最重要的是下个礼拜我们回来时还可以draw arms。”

紊良接着往枪库门口走去,道:“这些书等干了我再check。你们还是准备好,OC一还枪就立刻关门,book out。”

宇颢两人望着紊良的身影从门口消失,纪允也在第一时间往宇颢的方向望去。

后者却只是镇定地说了一句:“你还好吧?抽屉里有瓶药酒,你拿去擦一擦吧!”

纪允接着回笑到:“不痛,才轻轻撞了一下而已!”

这时纪允的电话响起,纪允在对话的过程又显露出慌张的情绪。他挂了电话后便对宇颢说:“BDO说他要关armskote了,而且他已经把CDO找来一起关了。”

宇颢听了纪允的报告,眉头稍微颤抖了一下,还不禁扭着下颚,脑子里闪过了许多应对的方法。他翻了翻手中的那几本枪支出入纪录后,说:“幸亏只有最上面的那一本被弄湿了。”

纪允莫名其妙地看着宇颢,不知他在盘算什么。

宇颢把HQ的簿子抽了出来,然后翻到当天的纪录。这本簿子只有在页面的顶端沾到油渍,整本簿子大致上都还完好。

出入纪录是一本专为士兵纪录他们枪支出入的一本记事簿,蓝色的封面都会套上一层透明塑胶包装。记事本里附上该排的名单,名单同样也用塑胶纸包着。名单的最左边是帖在记事本封面内页的最外侧;名单可以翻开及合闭。这样一来,士兵们在任何一页都能对照名单签名,或是把名单当作书签一样停隔在最新的一面。

每一天的枪支出入纪录都横跨两页;左边那一页大多是士兵将枪支签出的时候使用,而右边的那一页则是用来签入枪支,以及让管理员签名阂正。

宇颢仔细观察HQ最新的纪录一阵子,随着淡然地将右边页面一把给撕了下来。他接着把簿子交给纪允,交代到:“做你最擅长的事吧!”

纪允了解宇颢的意思,但是还是多问一句,以防万一。

“就别签上OC和树强的名子。”宇颢加以指示:“签完后就把全部的Armskote Book泼上油,准备换一本新的。”

他接着走到办公桌旁的枪架,把属于树强的B006步枪取了出来。他持着枪,在枪库门口察看走廊,确定风声后,便健步迈向厕所而去。他再确定厕所里空无一人后,便在洗手盆前熟练地把枪支分解,并把步枪的分支装在一个宽大的购物袋里。他随后进入其中一个间隔,借着马桶往上踩,再把手往上伸。

厕所里装有天花板假层,是由一块块木板砖块组成。板块随时都能取出,并揭露假层里的通风器和水管。

宇颢正是在把马桶上端的天花板假层板块推开,为的是将分解后的枪支储放在假层里。他把所有事物安置妥当后,便洗了手,假装若无其事地离开厕所。

View original post 108 more word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