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九章: 变化中的格局

“哈哈!Army就只有急事,没有重要事。Encik要是想跟我说几句话,再急的事也都比不过停下来对你说‘是!是!是!’。”

紊良安置庸才Eason来阻挡宇颢的去路,而Charlie CSM也公开将他挖角。面对四面楚歌的宇颢应该如何是好呢?

同步上载:
微博: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5516828403730
华文说:http://chinesesays.com/series/%E5%A3%AE%E5%BF%97%E7%BE%94%E7%BE%8A-9/

诺字派独立出版社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三    艳阳天

“这两天的天气忽冷忽热,我要你们每天至少water parade五次;三餐前后各一次,training前后各一次。还有晚上lights off后,我不要看见任何人到处走动,或者听见任何人在讲电话。每天睡足八个小时,不给我生病、给麻烦,下一个outfield过后我帮你们跟OC要求多两天的off,知道吗?”

紊良坐着对一群正要开始一天军训的士兵说话。军舍一楼的走廊和广场形成一个一米高的台阶,紊良就坐在台阶上,士兵则坐在宿舍前的小广场兼停车场‘用心’地听他说话。步兵师们也都三三两两的站在紊良身后的走廊,或聚集在士兵后的后面。

士兵们坐在紊良的面前,虽然不是非常用心地在聆听,可是也正经地假装听着。毕竟和紊良相处近半年的时光里,他们已经对紊良的吼喝习以为常。随着日子的过去,卸下了最初新兵的思维后,紊良在他们的眼里也变得人性化,不是恐吓他们的机器,而是一个有感情,可以讨价还价的上司。

紊良也知道他们已经对他那大吼大叫的一套产生了免疫,所以也开始以柔软的手段来应付他们。他们无非就是要多一点的自由;所谓的“没有看见,就当作没有发生过”的政策给的就是士兵在兵营里训练以外的活动自由。士兵们也领悟到了这一点,知道只要表面上把事情做得漂漂亮亮,在紊良或其他上司背后做的事不要让他们看见,就行了。

这个“do,but don’t get caught”的理念,也有个道地的名称,就叫做wayang

另外就是用兵营外的自由换取他们在训练中的尽心尽力。做得好就有多一点nights off或假期;犯了错就得牺牲掉周末来值勤。这个军中的第一原则,是谁都不会忘记,更何况是资深老练的紊良。

只是现在他得面对连里多过130个士兵形形色色的“款”。从步兵师到小士兵到后勤部,没有一个一天不会向他讨取更多的自由。有装软弱、可怜的,有耍嘴皮子的,也有像步兵师先斩后奏的,更有像宇颢拥有或寻找靠山来压他的。

新加坡还没进入真正的战争,他每天就在和他的属下们进行各种各样的心理战。

紊良察觉到已经有士兵坐不住了,便决定尽快结束解说。他从台阶上跳到广场上,双手插腰地说:“现在就去准备water parade。”

士兵们犹如被风吹过的稻草,从原本静止不动的,现在开始有了活力。一些人开始伸懒腰,一些开始和身旁的人聊了起来。其他的则为那些屁股粘在地上的人取水壶、装水。

刚刚像塑像静止的步兵师也开始假装忙了起来。毕竟动作稍微慢一点的人,很有可能就遭到紊良的追魂箭袭击。

紊良抓紧机会对步兵师下了一些指令:“等下都知道怎么做了?有什么问题吗?You!Eason!你take over armskote了没有?”

原本想趁机开溜回到房间继续睡觉的Eason,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后本想装聋地继续往紊良的反方向走。可是紊良不停地叫他,其他步兵师也为了闪避紊良,硬生生的把他拦住,让他“不听到”紊良也难。

哇老!Encik叫你,你不应,当他是死的啊?”有人落井下石地喊道。

Eason狼狈地往紊良方向走去,背后却偷偷对那些拖他下水的人亮出他的中指。不出所料,他一走到紊良的面前就受到其毒舌的攻势,斥问他为什么不回应,身为前辈的他没有做个好榜样。

等我约满后,做回civilian,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Eason心中OS道。

紊良一开口,Eason面前就落下了一堵墙,墙上的砖随着紊良脱口而出的话语舞动着,省略了紊良许多的指责。忽然之间,Eason从紊良一连串的话语中听见一句:“你到底take over armskote了没有?”

Eason回过神来,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接管一个枪库前,他得对枪库里的所有枪支、器具和文件做点算。可是他就是对这种耗时的事情没有兴趣。昨天紊良催他的时候,他说过会在午间解决。可是到了下午,他又没有那个心情,于是到了枪库里要宇颢做完点算后再找他。

现在一个大清早,他都还没找宇颢,紊良就像豺狼似的咬住他不放,让他感到烦不胜烦。可是在军营里绝对不能以下犯上,他也只好沉住气,说:“我昨天已经stocktake得差不多了,待会儿就把全部事情搞定!”

紊良在Eason面前挥着手指,严厉地警告他:“你最好今天就take over armskote,知道吗?还不去?”

紊良瞪大眼睛,吓得Eason立即鼠蹿到枪库里。

“CPL江!准备把armskote交出来了没?”Eason一冲进去枪库便大声吼着。

枪库里,宇颢和纪允正在把没有签出去的枪支用铁链锁起来。他们得一支一支地把铁链穿过枪支的手柄,再把链子锁在铁架上,既耗时又耗精神。

宇颢从枪库尾段喊出来:“等我锁完这里的枪就跟你做paperwork。”

怎知道Eason决定存心刁难,便调高声量地质问:“现在到底我是3SGT还是你是3SGT?你相不相信我让你签extra?”

空洞。

枪库里没有人回应,只听见铁链磨擦和碰撞的声音。过了一阵子,宇颢从架子后面走了出来。他边用擦枪布擦掉手上的油边说:“就这么一下子,耽误不了你大Seargant太多的时间的。Encik都吩咐下来要把armskote交给你,OC也批准了,你还怕armskote会跑走咩?”

他走到桌子旁边,打开了一个文件夹,翻阅里头的文件,又说:“好多人都不肯接管armskote,因为管理它的责任太重大呢!没想到3SGT Eason你那么踊跃!”

Eason也从大门走到办公桌前,抢过了宇颢在翻的文件,说:“Armskote有什么难管的?还不是这样?反正真正做屎工的又不是我。反倒是你,CPL江,你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被fuck到upside down的就只有你!”

这时候纪允也把枪支闩好,从枪库后端走出来。可是他感觉到火药味急升,所以只是站在宇颢的后方,尽量不靠近两人对峙的范围。

此时宇颢面对Eason的重话却以笑容回应,说:“还真的要谢谢Seargant您苦口婆心。有你的叮咛我一定会好好地cover我的backside的。那既然Seargant那么好,提醒我,我也应该尽我身为下属的责任,提醒一下Seargant你进来时要sign in,免得大家惹上麻烦。”

宇颢仍面带笑容地把出入记事本递到Eason面前。原本好似风光的Eason又感觉逊了一下。他一脸尴尬地接过了记事本,签了名,又开始故作姿态地巡视枪库。纪允也整理好文件,陪着宇颢应酬Eason。

Eason走到了办公桌旁储藏指南针和望远镜的储物柜,看了一眼内部的状况,便说:“里面那么挤,就把那些compass拿出来,放到那边的铁柜去!”

原本闷热的枪库,顿时气氛僵冷到极点。两个枪库管理员面对眼前对枪库完全不了解状况的3SGT都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宇颢翻了一下白眼,闭上眼睛深呼吸后回答:“Compass只可以放在这个具有调温设备的橱柜的。因为它的玻璃表面不允许霉菌滋长,所以得收藏在高温的环境里。这和其他的望远镜储藏在这里的原因是一样。”

“那就再买多一个这样的橱柜啦!”Eason蛮横气粗地回答。此时他已经在两人的眼中成为一个沙袋,招手引诱他们挥拳痛殴他一顿。

纪允忍不住低声地说:“如果买一个橱柜有像去IKEA买家具那么简单就好了。”

Eason“吓”了一声,正要扑向纪允,宇颢却及时挡住,慎重地回应:“买橱柜还要看我们有没有那笔钱,总部愿不愿意花这笔钱。况且Estab[1]里就只规定每个armskote只能有一个这样的橱柜。所以要说服上头拨钱来购买橱柜还得花上不少精力。”

宇颢刻意稍作停顿,然后尖酸提醒,道:“欸!3SGT Eason不是我们的IC了吗?你可以帮我们申请多一个橱柜,为我们的armskote争取福利!”

Eason一听到自己会有更多麻烦要处理,不禁后悔提了那么一个建议。他无奈地找台阶下,硬是转开话题,咬着下唇说:“那我take over armskote还要做什么?”

宇颢把Eason之前抢过去的文件取回,翻到了最后一页,再把文件塞回后者手中。

“你要简单快速的,就在这里签个名。要不然我们可以花三个钟头来点算所。。。有的器具,怎么样?”宇颢故意压了‘所有’两个字来提醒Eason点算枪库的麻烦性,借而引他做另外一个选择。

Eason默默的思索,心中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宇颢的提议虽然很诱人,能够让他早一点回去睡觉。可是宇颢这个人奸诈狡猾,他给的甜头,说不定是包着糖衣的毒药;他日枪库有什么事,肯定跟他脱不了身。

宇颢见Eason犹豫不决,便再上前说:“你如果害怕我整你的话,那就放心了。我要整一个人,何止用这么简单的手法?这样太无趣了。我和允昨天花了整个下午检查枪库,我们都不想再浪费三个小时和你做多一遍。怎么样?”

Eason心里还是不断地挣扎,却被一阵敲门声给打断。三人望去,原来是少哲。他就站在枪库门口,见到枪库里的人的注意都落在他身上时,便健步走到办公桌面前,说:“记得前几天我跟你说的话吗?我等一下就在workshop,你就把我们谈到的faulty weapon交给我吧!”

少哲只顾自己说的话,完全没有承认到Eason的存在。他对站在他身边的纪允点了点头,伸手从办公桌上取了一份文件,便对回到办公桌后的宇颢指出上面的一项文字,说:“就是这些枪了。”

被冷落的Eason站在三个人的圈子之外只落得在一旁干望着,心里好不甘愿。他匆匆地签了交接书,便在少哲面前挥动那文件,说:“我现在是Bravo的Armskote Spec,有什么事通过我再说!”

少哲一脸惊讶地望着Eason说:“诶!你也在这里啊,Eason。不好意思,我没有发现你在这里。对了,你说了什么?”

少哲话还没说完便继续翻阅手中的文件,根本没有理会Eason摆出名堂的企图。

Eason见状,好不耐烦地回答:“我说,我现在是这间armskote的Armskote Spec。我们今天没有意思要把枪send for servicing,所以你还是改天跟我再乔个时间吧!”

少哲先是呆了一阵,然后带着无法置信的语气笑说:“我还没听说Bravo多了个Armskote Spec。说真的,就算没有Armskote Spec,Bravo armskote还是打理得很好,根本不需要画蛇添足!”

Eason听了少哲那些话后,稍微点起脚趾,把脸贴近少哲气愤地说:“就是因为他们做得不好,我才要接管armskote。更何况LRI要到了,我们更不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让这两个man来处理。”

被Eason逼得往后弯腰的少哲无奈地退了一步,并放下之前轻佻的语气,开始严肃地回应:“我不觉得一个人的rank能够说出他有多少本事。领导者是与生俱来的,没有所谓造就出来的,尤其在你身上根本找不到领导这个armskote的特质。”

少哲批得不留余地,令Eason不服气,硬是回嘴说:“你讲得那么好听,还不是为自己辩护。哦!对了!你之所以是3SGT,是因为你是technician,根本不是像我们这些通过SISPEC磨练出来的SPE-SHIA-LIST!我们这种才叫做Commander,你们这些storeman,armskoteman还不是那些chao keng的gay!”

枪库里的火药味急升,情势一触即发。少哲和Eason一来一往火热的对质,连柜台的铁门也受到威胁开始颤抖。宇颢见状,立即挡在两人之间,推着企图反驳的少哲,说:“我们大家都是为了混口饭吃而工作;打仗的时候每个人的责任都不可或缺。”

宇颢对少哲使眼色,要后者见好就收,听他的话不和Eason争执下去。他接着转身面对Eason继续说:“尤其是Seargant你们这些Sect Comd,简直是军队的栋梁。就连那些officer都不能和你们相提并论,更何况我们只是小小的support staff。”

听见宇颢这些谗媚的话,Eason心中的怒火消了不少。至少宇颢再精明,也知道大势已去,所以见风使舵,开始对他奉承。既然如此,他也打赢了一半的仗。他歪着嘴,嚣张的说:“我就看在CPL江的份上放过你,要不然我就要你知道得罪我们这些Commander的后果有多惨!CPL江现在是我的人了,你以后少来跟我调侃!”

眼见局势舒缓,宇颢便半推着少哲到枪库门口,说:“Servicing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我们3SGT Eason还要在armskote里忙着,就怕你打扰。你就先回去HQ吧!我们有机会再找你喝茶。”

Eason仍然站在办公桌旁,不屑地说:“还找他喝茶干什么?我们不和他这种人有瓜葛!”

宇颢从大门回望Eason,无奈地暗地里自叹:这个Eason还真是一个祸根,惟恐天下不乱!

他故作冷静地回答:“但是整个battalion就只有他的workshop了。我们不可能把weapon都送HQ 12 SIB那里去维修吧?我们就忍一忍了。”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少哲是你的朋友,你当然帮他说话。要不是你刚才识相,站在我这边,我早就为了你现在说的话要你好看。”Eason自以为神气地喝道。站在他身后的纪允不禁吸了一口气,转了一下眼珠子。

宇颢也尽量沉住气,微笑回应:“说得也是。那你还要stocktake吗?我还真怕armskote的事耽误了你的正事呢!”

Eason心想:刚才我发威,那宇颢一定已经怕了我。既然我都签了handing and taking over,我还不如回我的房间做我的“正事”!反正宇颢已经被我制服了!

于是Eason就鼓起了胸,装着一脸威风地说:“不了!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这里就暂时交给你们了。Check好了sign-in/sign-out book后就关armskote去休息吧!但是我先告诉你,我已经接管armskote了,所以以后有什么事情要做决定一定要通过我才行!”

Eason说完,便离开枪库,宇颢也陪笑护送。

纪允走到大门和宇颢会合,说:“颢,现在怎么办?那个Eason还来真的。”

“不管他来真的,还是‘煮’的,我根本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宇颢望着Eason上楼梯的背影,低声地说。

纪允点了点头,说:“那我们还是整理好就关armskote去休息吧!”

宇颢双手插着裤袋,转身走到办公桌把少哲刚才翻过的文件拿起来,说:“关armskote是要的,但是我们还有正事要做。”

宇颢直视纪允,露出一脸坚决的笑容,然后再掏出手机,拨了电话便说:“阿哲!等一下lim kopi,老地方,老规矩,3点见!”

午后。

餐厅。

吊扇下的圆桌。

宇颢、少哲和纪允围绕在餐厅离档口最远的一个角落的圆桌旁,不是搅杯中的Kopi-peng或Milo,就是在用叉子戳着快被清盘的炒萝卜糕和Rojak。他们的桌子靠窗,所以时不时还清晰地听到不远处士兵训练时传来的高亢呼叫声。而也正因为军营里的士兵在这个时候大多都在进行训练,所以餐厅的人寥寥无几,就连摊主也纷纷围桌‘开谈’。

宇颢拿出一张纸巾,把嘴擦干净后,说:“那刚才send给你的weapon我几时才能收回?”

少哲瘫坐在宇颢的对面,沉默了一下,说:“大概在六点之前就能拿回去了。你5点半打通电话给我再说。”

宇颢和纪允都应声点头。少哲喝了一口咖啡,说:“要不是早上那个Eason来瞎搅和,也就不需要弄到这么晚才能收回了。说起来就气!允,你们怎么能够忍受Eason来做你们的IC?”

纪允竖起了肩膀,说:“不能忍也要忍啊!但是这不代表我们接受他的存在。。。”

其他两人都一同和纪允笑了起来。

当他们都静下来时,少哲又说:“宇颢,我真的为你感到不值。就算老良故意不让你成为IC,也不应该安一个Eason 来坏事。Eason这个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Armskote怎么说都在他的名下,他难道不会为自己的armskote着想吗”

宇颢拿了一块冰在嘴中咀嚼,说:“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为了大局而做事的吗?Eason就是没有用才够资格成为老良的傀儡。这样一来,他能够顶住我的去路,却又不把我赶走,因为他怕到时候armskote没人管。”

“依你的个性我不觉得你会这么样轻易放弃的。”少哲边用纸巾擦嘴,边对宇颢说。

“对啊,所以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早上对那个烂人那么客气。”纪允也参进来。

View original post 40 more word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