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八章: 反客为主

树强事件暂告一段落,表面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每个人的心中都已经留下阴影。
而地球依然继续转动,置身事外的紊良展开对宇颢的反击。长久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当年追看《金枝欲孽》的粉丝,有没有看出和剧情异曲同工的故事发展呢?
同步上载:
微博: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8029124203058
华文说:http://chinesesays.com/series/%E5%A3%AE%E5%BF%97%E7%BE%94%E7%BE%8A-8/

诺字派独立出版社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一    雨过天晴

十月的天气反复无常。

当西南气候风在九月时分转换成东北气候风时,因为气流停滞在新加坡的上空,导致天气酷热无比。随着中秋节的过去,开始吹东北风时,干燥酷热的天气也渐渐转为潮湿,直至十二月简直是见不着太阳的时期。

就在这个气候交接的时侯,天气可以顿时从晴天转凉,下起倾盆大雨。而在短短的一个早上,猛烈的太阳又照在这个岛国上。

刚刚过去的周末里,其实已经下了两个晚上的豪雨,每个回营的士兵都得从营外的巴士车站冒着雨回到宿舍。而转眼间,第二天却又是酷热的天气。弄得午间的军训每个人都无法好好的集中精神,三不五时的就会听见有人骂三字经。

所幸OC见大家都提不起劲,就提早结束当天的训练。于是所有人都回到宿舍里,不是倒头呼呼大睡来减少体力的消耗,就是跑去冲个凉来解暑。

在这个炎热的一天,整个Bravo,哪怕是整个11 SIR,感觉最凉快的应该非契明莫属。经过了一整个周末的计划,他总算想到如何去接近莛书,来一个进水楼台。

他一大清早就兴致勃勃地跑到2SGT俊贤的房间,毛遂自荐,要在他下个月退伍后代替他做Bravo的Signal Specialist,也就是代表Bravo管理所有通讯器材的需求。

2SGT俊贤本以为契明只是一时起兴,所以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怎知道下午军训一结束后,契明连军服都没换,就像闻到乳酪的老鼠一样地往他的身边窜,任2SGT俊贤怎么也打发不了。后者无奈,也只好领着他到通讯库做‘迎新介绍’,熟悉一下环境。

通讯库就在Support连的宿舍地下层,因为需要用到通讯器材的多数来自Support。而Support的宿舍就在Bravo的正对面,没走几步路就到了。

从Support一旁的楼梯下去,正前方就是通讯库的签发柜台。而柜台的正对角就是通讯库的大门。像枪库一样,通讯库也是守备森严,除了柜台的铁条外,大门也是由格外厚重的铁块凑成,大门还装上防盗系统,为的就是确保通讯库里珍贵的器材万无一失。

2SGT俊贤一下楼,便跨步走到柜台面前,嘟着嘴向坐在柜台最近,骨瘦如柴的一名士兵‘啾!啾!’两声引起他的注意。两人有如深交一样地互相招呼,2SGT俊贤也寒暄道:“哇!没有人shutter也不关,air-con是free的呀?”

应付他的CPL Yeo也只是陪笑说是在等其他部队的人来借取一些器材,所以才‘开门营业’。

“Whatever!”2SGT俊贤摸着他的小平头,不停摆动他圆滚的身子,透过柜台回说:“呐!这个是3SGT契明,我下个月ORD后,就会take over我。”

2SGT俊贤把契明介绍给对方,契明却明显的心不在焉,眼睛一直往通讯库里面狂扫,为的就是寻找莛书的芳踪。

“喂!把你带来你又不专心。你如果不够好,我是不会在Encik面前推荐你的!”2SGT俊贤推了契明一把,企图让他回过神来。

“不专心?哪有?你不是叫CPL Yeo吗?你看,我有在听的,好吗?”契明勉强地拗过去,却不经心地多问CPL Yeo:“欸!2SGT莛书呢?”

他面前的两个人一听见契明追问莛书的消息,立刻便歇斯底里地呼叫到。2SGT俊贤更是拍了拍契明的胸,大声揶揄:“我都还没有介绍,你就知道找2SGT莛书!原来你要take over我是别有目的的哦!”

2SGT俊贤两人极力地嘲笑,令契明尴尬不已。怎料这时莛书也从楼梯口出现,见那三个男生吵吵闹闹,便严厉斥道:“你们当这里是巴刹?都几岁了还像小孩子一样!”

“喂!莛书你来得正好!这个是我的under-study,他已经等不及要看到你了!”2SGT俊贤做完介绍后,便同CPL Yeo又疯狂大笑起来。

被2SGT俊贤取笑,契明不但不感到别扭,反而在这个炎炎气候开始感觉全身凉快起来。原本阴暗的地下层却因为莛书的出现开始银光闪烁,周围都飘起许多泡泡。凉风袭袭,阳光灿烂,契明的心就如此洋溢着欢愉的气氛。

2SGT俊贤做完介绍后便把契明推到莛书的面前,后者也害羞地伸出冒着冷汗的手,说:“嗨!请多多指教。”

其实契明莛书也还大略记得,毕竟当晚她值勤的时候,唯一碰到的新面孔就是契明。契明一看就知道是个阳光男孩,就算静止不动,就拿那晚在贩卖机前见面的时候为例,脸上似乎还是挂着一丝笑容,浑身散发正面的气息。

莛书当下也知道契明已经成为另一个败在她的石榴裙下的男生。

怎么说她在军队也有好一段时间,成天在这些血气方刚,却郁郁不得粉红香的青少年中混。他们一个星期五天困在这个阳盛阴衰的军营,又偏偏军营处在万里区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所以连餐厅海南鸡饭摊的小妹也逃不过他们每天‘色情轰炸’,不是眼神偷袭,就是哨子声不断。

而莛书这些年来收到的注意也不少。她到底也是个美人胚,精致的脸蛋,娃娃的眼睛,还有平时锻炼出来比例标准的身材,要不是军服遮盖了她许多女性的光芒,恐怕不用等那些猴急的士兵像契明前来献殷勤,普通走在万里山军营的‘变色龙路’都会留下一排昏厥的士兵在后头。

这些NSF也正如莛书所了解,就像困在沙漠里的过客,只要见到水就想喝,真正的心思其实不在于她身上,要她花心思应付每个登门造访的仰慕者也太费神了。更何况以她的年纪,可以当这些刚入伍的士兵的姐姐,她对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感觉。

“要给你多指教的应该是俊贤吧!”莛书轻轻握了契明的手,便转身进入通讯库里。

然而契明善罢甘休,继续拗话题说:“但是我想我将来也会时常到这里找你。。。”原本满脑子只有莛书的踪影的契明发现2SGT俊贤和CPL Yeo在一旁假对话,真偷听,于是临时脑筋急转,说:“借signal sets,到时候也需要你的指教啦!”

“嗯!到时候再说吧!”莛书仍然冷淡以对,看也不看契明一眼,只顾整理眼前的文件。

契明不气馁,见2SGT俊贤和CPL Yeo已经不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转而讨论一些行政事务,便低声地问莛书:“你。。。难道不记得我了吗?”

他还真的是别有目的!莛书无奈感叹。她延续之前冷淡的作风,回说:“有印象。你那天还有一个朋友嘛,不是吗?那个瘦瘦、高高的。唉!这里太多soldier了,我也不是每一个都记得很清楚。”

其实莛书也不是完全忘了他们俩,尤其是志坚,虽然没和她对话,却让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志坚阴沉的个性,像极了宇颢,就算不开口也是无法遮掩他们忧郁的气息。志坚暗暗的,沉沉的,和契明相比简直是两极。但偏偏他们还那么要好,可见两极吸引论不止于科学讲堂内!

莛书的话的确让契明感到有一点受伤。他的脸一沉,所有的泡沫都渐渐幻灭,闪烁的灯光也暗了下来。

靠!我在她的心中真的和别的soldier没什么两样吗?

莛书见契明光芒消失了一半,也觉得目的已达到,所以最好快刀斩乱麻,抹煞契明的幻想。于是她继续说:“你们还有别的事吗?我们这里还有事情要忙,不方便留你们在这里。”

莛书特意提高声量,好让2SGT俊贤也听见,收到她的意思后,能够赶快把契明拖走,免得他留在通讯库更伤心。

“好啦!不要伤心了。”2SGT俊贤在上楼梯的时候,安慰地拍了契明的肩膀说:“你爸也是过来人!莛书是出了名的铁心娘娘,只有我们的CPL江才能够把她溶化。”

还没回到Bravo,2SGT俊贤便碰到部队里和他同辈的步兵师,并聊开来,兴起喝下午茶的兴质。把契明带往通讯库,2SGT俊贤也仁至义尽,所以他便草草把契明打发走,留他独个回Bravo。

说也正巧,契明才拐个弯,便碰到行色恍惚的紊良,好像心里扛着千斤重的烦恼似的。他穿着整齐的No. 4,应该是刚从总部那儿见了CO回来。

契明一看见紊良便抓紧机会拦住他,边走边解释他要取代2SGT俊贤的目的。

“这我听贤说过了。反正他也要ORD了,也该找个人代替。”紊良皱着眉回答。

这个契明还真会挑日子,偏偏在我最忙的时候来丢我多一个炸弹!

紊良批准契明的要求,后者却没有离开的意思。眼见不让契明说出心里的话,后者是不会放过他,于是紊良停下脚步,问:“ 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契明支吾以对,让紊良看得心烦。紊良开始转身离开,契明惊慌,不得不阻止他,尽快把心中的打算说出来:“我想要当NFC的Commander。”

契明指的NFC,就是紊良早上first parade时对他们宣布的《全国步操比赛》。比赛的形式跟往年第一师内部举办的步操比赛相同,以各部队根据自己的实力派遣队伍参赛。比赛以步操为主,专注于队伍的凝聚力、默契和技术,步操编排的创意性则为其次。

而首次举办的《全国步操比赛》只是把规模提升至囊括全国武装部队的阶级,让海陆空三军都能参与。而身为步兵首席部队的11 SIR也不甘示弱,决定每个连分别参赛,希望能以他们最拿手的步操训练垄断前三甲。

但是这种比赛耗时、耗力,就算CO声言要全力以赴,他的下属也未必顺从。就像紊良今早宣布接收推荐当指挥官后,根本没有一个步兵师或军官肯毛遂自荐。就连紊良看好当总指挥官的PS 5也一再推搪,为的就是不要没事找事做。

偏偏比赛报名期限将至,OC也施加压力要紊良尽力找出适当人选为比赛进行筹备工作,紊良因此苦恼了一个早上。没想到现在终于有人自愿请示,却是才来不久的新步兵师契明。

“契明,我已经有很多事要烦了,你不要在这里给我开玩笑。你知道吗?上个礼拜的outfield,OC arrow我帮他整理全部的admin,还有树强AWOL的事也要我去处理,找MP,找G1,找CMPB。我忙得要死,真的没空应酬你!”紊良思考了片刻,然后开机关枪似地,半埋怨地推辞契明的要求。

啊!今天怎么搞的?怎么每个人都在拒绝我?契明心感莫名其妙,苦恼地想到。我都已经被莛书碰一鼻子的灰,现在绝对不能再吃闭门羹。今天一定要做对一件事!

于是契明下定决心死缠烂打,恳求地说:“Encik,我是认真的!我承认,我还是一个新鸟,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想要借这个机会来和Bravo的men有多点的接触。况且,NS的两年怎么样也得过,我不想ORD的时候才发现我浪费了两年的时间什么都没做。NFC,我是要参加了!”

契明这种煽情的话,听起来似曾相识,并且不经意地在撩动紊良的心扉。唉!曾几何时,他也有这样的豪情壮志!

紊良沉默了一会,然后把手搭在契明的肩,脉脉地对他说:“明,你的心意我了解。其实在这一批新来的Spec中,我最看好的就是你了。你上个outfield的表现优越,PS 5也对我报告,我看你和Platoon 5也很合得来。你的leadership qualities我是看见了。”

“就这样吧!你先填好form交给我,是时候甄选Commander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偏心,因为你是新来的而拒绝你,好吗?”

契明听见紊良这样的肯定,怎么不兴奋呢?

Encik不止让我参加NFC,还称赞我有本领!哈!看来我在Bravo的日子会一帆风顺了。说不定还可以如愿以偿,当上Platoon 5PS

契明对紊良连声道谢,要不是紊良坚持把他打发走,恐怕契明还会谢到晚餐呢!

紊良站在他的办公室前看着契明离去的背影,脸上浮出一丝笑容。

午间训练一结束,每个人都窝在房间里,士兵们都聚集在风扇底下,不是聊天就是打牌。再过一个小时就是晚饭时间,所以都没有人想要睡个小觉。

而步兵师们大多都集合在办公室里,因为那里是整个宿舍中唯一拥有冷气的地方。但是人多,加上酷热的天气加重了冷气机的负荷,所以办公室里有冷气好像没冷气一样,不一会儿,步兵师也就三两个的逐渐回到房间里等吃晚饭。

当天值勤的锦泉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才人多,不只把办公室里弄得闷热,而他们谈笑声也恼得他无法专心打字。如今只剩下五、六个步兵师,他又得到了渴望的寂静。

锦泉并非一个combat fit[1]的步兵师。他在熬过SISPEC后,分配到11 SIR的第二个星期就因为受伤而被downgrade,从此无须参与军事训练。所以他现在在连里就担任行政管理,也就是所谓的Admin Specialist。他专管连里的行政事物,如士兵资料管理以及每天打印Company Routine Order,也就是连里的每日公告。

虽然说他身为一个行政步兵师,不用像他的同僚一样每天得承受日晒雨淋,但是做文职的有做文职的辛苦,而这些是其他步兵师无法了解的。他们总是认为他们所受的皮肉之苦比天还要大,所以对于他精神上的压力,他们都以歧视的眼光看待,开始了这种压力上的恶性循环。若能够选择的话,他宁愿不受伤,继续以肉体熬过他剩下来的16个月,也不要成天受他们的冷嘲热讽。

就拿他现在要给紊良签的RO的事来说,看似简单的文件,却有很大的学问。

最主要的就是要及时从总部那里取资料,然后筛选有关Bravo的项目。他也得向OC和紊良索取项目加进RO里;谁都晓得面对上司永远吐不完的口水的折磨!

OC虽然有权利,但是优柔寡断,怕惹麻烦,做一个决定总是思前想后三个小时也不知道干嘛。然后如果在他改变主义前把RO发出去又得挨他骂,说什么没有再次请教他就擅自发RO。就明明他已经签名批准发出去了,最后又是错在锦泉的头上。

而紊良也是连里著名的老虎。但是话说回来,有哪个连的CSM不是一个喜欢吃人的老虎?士兵们都把紊良叫做刷子,因为他很喜欢拿人来bua,是福建话“磨”的意思。被上司开刀来骂的人就只有被bua的份,而通常也只有紊良的bua人指数最高。

而紊良求好心切,为的是希望能够事业一帆风顺,所以他什么都喜欢挑。错别字、资料不齐全或引术错误都得挨他骂。而被骂的人,祖宗都衰三年;锦泉也不晓得他的啊祖在林厝港的“有地房产”里是否每天辗转难眠?似乎紊良每骂一次,锦泉就能感觉到他啊祖的“门牌”歪了一下。

所以在给OC签RO的时候,他就得像个辅导热线的辅导员一样不停安抚OC,要他对自己的决定放心。而若OC不在,他得找紊良签名时,他又得成为福尔摩斯细心地查阅每个字,确保完整无误。

这样的角色扮演,有时还真让锦泉怀疑自己是否患有人格分裂。

另一边厢,紊良在隔壁的办公室里,同样的也是避暑,但是他也得处理他面前桌上的文件。虽然说他是连里的指导员,经常得伴随士兵们巡视他们训练的状况,但是他的责任也包括上头丢下来的任务。什么WITS,Safety Campaign,他都不知道对他或他的部下有多大的用处。

又或者在演习的讨论过后,他就得负责把所有的资料整理好,因为他一边得向OC交代,另一边又得把讯息传达给步兵师。还有连里所有仓库的适宜,士兵的纪律,宿舍的维持,都由他包办。

与其说他是CSM,还不如说他是SKK——Sai Kang King

上个星期,那些军官才又为下一个演习进行讨论,所以他又得为他们整理好文件。其中一个PC的一句:“在这里属你资历最深厚了,由你帮我们double check我们会议的结果是再适合不过了。”就得让他吞下这颗苦黄莲。

再来就是他刚刚在走廊上对契明怨声载道的,处理树强AWOL的事。说AWOL,紊良七年来担任各部队的步兵师、指导师也屡见不鲜,要处理的案件也不少。尤其当了两届的CSM,应付了近300名士兵,这三年来要他处理的案件用十根手指算也算不完。

处理AWOL案件事小,最让他头疼的是无法理解为何士兵们要AWOL。尤其那些服役的小兵,两年一晃就过去了,怎么也没有像他这种正规军人一样,一签就是七年的长约。等到七年的期限一到,才发现跟不上外面的步伐,没办法才续约。久而久之,军营成为另一个家,而这个家的束缚比原本的还要多。

如果他这个正规军人都可以忍受过去,不因为军训辛苦而逃兵,他真的想不透树强这种兵为何要做这么傻的事。

逃兵,能逃一辈子吗?被逮捕后,坐完牢,还得继续服完剩下的役,值得吗?

而以他的经验来看,这些逃过一次兵的人,必定会再犯。这样下来,原本两年的兵役就延长至三年,甚至有人入伍六年都还没退役!

尽管紊良尽力和他的士兵沟通,让他们打消逃兵的念头,每每还是有人萌起做傻事的冲劲,走上不归路。

所以说麻烦,麻烦!麻烦总是一波又一波地来袭!

树强莫名其妙地,毫无预示地AWOL,带给他不少的麻烦。有文件要交,有调查访问要做,而现在又忽然来一个《全国步操比赛》落在他的肩上。麻烦的不是筹备比赛,而是找到适当的人选,把责任推下去,让他们来筹备比赛,而他退为担任监督的角色!可是那些指导员也不是省油的灯,有谁不知道这是一个屎工,还会来自找麻烦?

紊良想到这里,不禁叹了一口气。他还真不知道他来当兵是来保家卫国,还是来做‘行政部长’。

其实他也不是别人以为的,因为学历不够,在外头吃不消,所以来当兵吃政府的铁饭碗;这就是一般人对正规军人的误解。但是话说回来,那话也有点道理。虽然说他是初级学院毕业的,却因为会考成绩太差,所以没有一间大学肯收。还记得当时他还是BMT的recruit,他们同期入伍的人都离营回学校拿成绩。

View original post 144 more word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