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十二章:借尸还魂

“原来想当上PS的不只是契明,看来你们兄弟俩还真的是臭味相投,野心一样大,不同的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宇颢把手抽掉,转身望向军营外的丛林,说。
宇颢虽然大势已去,但他怎么说还是一只潜力股,趁他弱势的时候扶他一把,他日东山再起的时候,水涨船高,一定能获益不浅,这就是志坚深入虎穴的原因。

同步上载:
微博: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10591298653963
华文说:http://chinesesays.com/series/%E5%A3%AE%E5%BF%97%E7%BE%94%E7%BE%8A-12/

诺字派独立出版社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一    乌云密布

OC大清早就宣布要为下一个星期的野外训练开始做全面的准备。他列出了士兵这一个星期的训练表,为的就是要让出时间来融合野外训练和《全国步操比赛》的准备工作。

整个部队的士气开始紧绷;志坚的思绪也无法安静片刻。

继上个星期五他目睹了宇颢可疑的行为后,他的脑子里就不停地蹦出许多问题。

他手中握的到底是什么文件?他只是翻开了前几页,那后面是否才是真正的机密文件;就像我当时偷取OC的文件一样?

那他又是上了谁的车?他认识了什么大官?难道就是那天来演说的BG Ong?因为志坚记得他们俩曾互相对望过。

这些问题缠着他一整个周末了,而他又十分想要向宇颢问个究竟,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昨天晚上士兵回营时也没有看见他,甚至到晚上熄灯时也不见他的踪影。而OC从早上就气势高昂地要每个人积极训练,早餐过后一刻也没放过他们,逼得整个连忙得晕头转向。

我在这里自寻烦恼,还不如去找宇颢问个究竟,说不定他还会愿意透露什么呢?

说也真巧,他们才刚踏出军营不久后竟然下起雨来。虽然雨势不大,但是却带着雷电,所以OC不得不暂时取消训练。志坚也不断地盘算如何找宇颢来探听消息。宇颢思想那么精锐,肯定能够看穿他的目的。但是最重要的,是要赢得他的信任,往后才能无往不利。

志坚踌躇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往枪库走去。

可是他一到达枪库,却见里面毫无动静,只留通风机那沉着的呼叫声。那双层开启式的粉红色铁门,上层是开得大大的,而下层虽然关闭,但是没有从里头闩上。

志坚从外头瞄过了枪库内部一眼,确定没有任何人的身影后,便轻轻推开那下层的门,走到办公桌前。

枪库这地方是连里每个人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熟悉:因为士兵们几乎每天都要来枪库取枪。

陌生:因为枪库是连里的禁地之一。但是进入枪库也不需要三头六臂或是拥有达官显要的地位,只是每次进出都得记录在《登入/登出簿》里。然而若没有要事,闲人都得免进。

士兵们,除了枪库的所有枪支进行大规模维修时而暂停运作,或OC特别吩咐当天无需取枪外,每天早晨都得止步于那由十五根一寸粗的铁条隔离的柜台,或那半吨重的钢铁闸门外等候签收自己的“老婆”。

每个排也只有一些受权的士兵才能进入枪库,协助把每个士兵的“老婆”从枪架上递到柜台或门口让他们签收。当然,也有不少士兵不想等候而擅自进入枪库提取自己的枪,像宇颢一样的管理员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士兵靠的就是运气;若CSM恰巧到来,发现他们擅自进入枪库将会“重重有赏”。

因为依规矩进入枪库非常麻烦,不签名登记又会有被抓的危险,许多士兵没事也不会踏进枪库一步,顶多只是路过时从柜台窗口和管理员打个招呼,寒喧几句。

这么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关系由此产生。

志坚闲着没事,便随手从办公桌上捡起了一份文件。在兵营里,大大小小的文件多数是收在一种纸造的软皮文件夹。普通的文件都是收在这种带着青脊的褐色文件夹;机密的文件则收在粉红色的文件夹。当然,那些时常得翻开来寻找、加如入或抽掉部分页数的文件都放在硬壳的黑色文件夹里,只是这种文件夹较贵,所以分配时也比较严谨。

他翻开手中褐色的文件夹,里头是记载枪库里一些器材的编号。但是在短短的几页资料里,志坚不禁发现这小小的枪库里竟然收藏了那么多种器具。光是枪类就多达六种,还有各种维修及支援重型枪的器具、导航器材、通讯器材等,不让他赞同枪库守卫森严的重要性。

这面积还比连中仓库小的枪库,所储藏的器具价值,确实远远超过前者。

手中的文件志坚才翻不到几页,门口就传来了宇颢的声音。

“看来我还真的不能松懈。才离开一下子,就有3SGT来抓我了。”

宇颢缓缓走向办公桌,双眼四死盯着猛然转身的志坚。虽然说他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但是宇颢突然的出现仍然让志坚感到一阵心慌。他仓促地把文件丢回桌子上,双手往后插进不存在的后裤袋。等到之前的一阵慌乱过去后,他思考了宇颢所说的话,才总算回答:“抓什么?”

“没有把枪库锁好就擅自离开——”宇颢举起他的手,比着“三”的手势。“——三支。”

志坚对宇颢的言辞感到些许困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答。过了一阵尴尬的沉静后,他终于含糊地问:“怎么这样说呢?难道每个进来的人都是要抓你的痛脚吗?”

宇颢一直盯着他的脸,两撇关刀眉下的眼神直射入他的心坎里,让他全身不自在,连眼神该往何处放也不知道,只是不停地东张西望,心里暗地祈祷宇颢能够停止他的注视。

说也奇怪,宇颢这样地盯着他,竟让他体会到以前站在自己的父亲面前的那种感觉。也不是说他父亲已经不再这么做了,只是这一年他都没有回过家,时间一久,那曾经在他父亲能够让人毛骨耸然的眼神下心跳飙升、双手不知往哪里摆的慌张情绪,已经在他回忆中渐渐淡去。

如今宇颢这和他同龄的小伙子,竟然能够撩起他沉淀已久的失措感,更让志坚加深了他对这个人人皆知的CPL江的好奇心。

“两个星期前还有officer请我去吃饭的时候,都会有人来挑衅。如今每个人都在说老良胆敢在我之上安一个Eason,我又没有反击,一定是大势已去。你说,来找麻烦的人会比以前少吗?”

宇颢绕过志坚到办公桌后面,坐在他平时坐的椅子上。他靠在椅背上,双脚交叉,望着志坚似乎在等他说些什么。

志坚呆站在桌子的另一边,心里盘算着如何切入正题。

他轻轻地笑了几声,走到柜台前,又轻轻地用手指拍打柜台的桌面,说:“我看是你想太多,而不是来找麻烦的人变多了吧!我就没有这个打算。”

听见志坚这么一说,宇颢面无表情的脸列出一丝微笑。他把翘起来的脚放下,身子趋向前,双手放在桌面上,问:“那平时都尽量避开我的3SGT志坚,今天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呢?”

“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相信我。”志坚耸肩回答:“但是我听说CPL纪允今天请假,我又刚好没事做,所以顺道来看看这里需要什么帮忙的。”

“听起来还真的让人无法置信。”宇颢板着脸说,其实心底在极力抑制情绪,想:无事不登三宝殿。反正今天也闲来无事,就应酬你一下,看看你到底在耍什么把戏!

“不把老良的ka kia放在眼里,我喜欢。” 宇颢站了起来,往火箭炮的架子走去。“反正我有事要办,那个Eason也不可能来帮我。我正想要把这些84MM送到workshop去,3SGT志坚你是combat fit的军人,应该可以帮我扛一扛吧?”

“扛是可以抗,但是我一次也能够抗一个,况且workshop在HQ,要爬两层楼。。。恐怕要走几趟。”志坚发现自己惹上了棘手的困难,却无奈不能拒绝,所以开始严肃地分析情况给宇颢听。

“哈哈!我们不需要亲自扛到workshop。Storeman,armskoteman大多都是跛手跛脚,所以每一个store都会有trolley的。”宇颢见志坚那么为难的样子,不禁讽刺笑道。

志坚见宇颢指着搁在枪库门后的手推车后,发现自己摆了一个乌龙,黝黑的脸颊都泛红了。他装作无所谓地把手推车推到枪库中央,摆放火箭炮的枪架旁,说:“好啦!我们可以开始了!”

能够目睹志坚闹笑话,娱乐一下他,宇颢也决定暂且饶过他。于是两人携手把四支火箭炮和一些步枪搬上手推车后,便把枪库锁上。两人沿着军舍旁的小路,往山坡上的军械室去。

道路就在军营的范围,道路的一边眺望陡坡下的围墙,围墙外只见浓密的树丛,从树冠望过去,还能够看见不远处万里石矿堆起来的碎石山。

宇颢和志坚则走在马路另一边的有盖行人道,行人道沿着军营里一座座钢骨水泥的庞然建筑蜿蜒而上,连接到军营的每一个角落,让士兵像现在一样,即使下雨也无需成为落汤鸡。

雨势已经转弱,像一条条的棉花丝挂满整个万里山,就连平时能够看得到的碎石山也被笼罩在一片迷朦之中。志坚主动推着一车笨重的枪,对在一旁看管的宇颢,不知该怎么开口为心中的疑问寻找答案。

“这条路说长不长,转眼就到HQ了。你再不抓紧机会说你想要说的话,恐怕将来就很难再找到这样的机会了。”宇颢四处张望的当儿,忽然说到。

又猜透我的心思!志坚几近惊叹地想。他抿了一下嘴,然后说:“你既然知道我想找你说话,难道你就猜不到我想说的是什么吗?”

“如果什么都能够轻易的猜透,那人生就没有什么乐趣了,不是吗?”宇颢跩跩地回说。他见志坚哑口无言,便继续理论道:“我不是说过来找我的人,大多都是来找麻烦的吗?不来找麻烦的人,都是找我说话,找我打听消息。你都说了,你不是来找我麻烦的,那我应该是有什么事,是你想知道的吧?”

“对啊!我在11 SIR的时间不多,所以很多事情都得靠你这个前辈来指点一下。”志坚豁出去,打算切入话题问:“我发现Bravo没有night training的时候,还是有很多night activity,就不知道是为什么?”

宇颢听了他的话便停下脚步,聚精会神地盯着眼前的志坚,想:这个志坚,还真的是一个不简单的人。

“这很奇怪吗?”宇颢装作没事地回应:“每个人在进来之前,都有自己的生活,尤其是我们这些年轻人,在外面的夜生活都是多姿多彩。虽然说那些men都已经进来了好几个月,但是在外面养成的习惯还是很难改掉。我想,这就是他们经常夜夜笙歌的理由。”

宇颢刚刚停下脚步的举动被志坚看在眼里,他更对宇颢之后的回应感到十分佩服:我问一套,你说的是另一套。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我打发走!

“那你的夜生活又是什么?难道把一些不可告人的东西交给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就是你的习惯吗?”志坚长驱直入,针对上个周末晚上看见的情景,开始对宇颢拷问。

一阵冷风突然吹起,把雨水打在两人的身上。尤其是靠路旁走的宇颢,更是被喷得满脸雨水。外头风大雨大,宇颢心里也翻起思潮澎湃:他总算问起这件事了!果然不愧我所预料的,他对当晚的事情不是全然不知,反而是偷偷观察,暗自追踪!

宇颢虽然感叹志坚似乎猎犬一样地死咬着他的尾巴不放,在他背后侦查他的一举一动,可是他脸上不流露一点不耐烦的情绪,反而面不改色地说:

“你是一个聪明人,我想你能做出这样的指证一定是根据一些所看见,或所听见的事情。但是我很遗憾的告诉你,无论你看到或听到的,有关我秘密递送东西给任何人的事情,都是没根据的猜测。你的疑问,无非是空穴来风。”

“空穴来风,不怕传闻没有根据地散播,而是散播的传闻不是没有根据。”

两人已经走到了斜坡的顶端,拐个弯就是进入总部行政楼的入口。志坚在平地上停下,整理了推车上的枪支,语带玄机地回答宇颢。

跟在后头的宇颢,不禁握紧了拳头,打量眼前的瘦削青年。没想到年纪轻轻的他,想起东西来还那么细微入至。如今被他找到一个把柄,宇颢沉着盘算该如何走下一步的棋。

“你那么肯定不是空穴来风,那你还来找我浪费你的时间干什么?”宇颢仍然硬撑,不让志坚感觉自己占上风。

志坚嘴角微微地扬起,一手叉腰,一手靠在推车的把柄,说:“你都说了,什么都自己能搞得一清二楚,人生不就很没趣吗?”

他接着抚摸着推车的手把,若有所思地说:“那晚你把东西交给那个人的情景我都看见了,只是我还不敢肯定那个人的身份。”说着,他便和宇颢对视,脑子里得意地笑说:这下子还不将你一军?

宇颢顽强地回敬,即使风吹得他的刘海不停飘过他眼前,他仍然锐气不减地回望对方。

“你知道那个人的身份又怎样?这件事根本都和你无关,我劝你还是少插手的比较好。要知道‘好奇害死猫’可不是说着玩的。”宇颢眉头稍微颤抖,苦口婆心地劝到。

经宇颢这么一说,志坚已经心里有了胜算。车子上的大官,是BG Ong,没错!宇颢没有承认,但也不否认。看来他打算攀宇颢的‘贵气’来提升自己的服役事业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

另一边厢,对着志坚的宇颢,冷眼地看见志坚不经意露出的胜利微笑,不禁心里燃气怒火。

冲着我打听树强的事,看来他是胸有成竹,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和这事件有关,才会来做软性的威胁!

宇颢的心思果然没错,志坚接着开宗明义地说:“看来这件事对你来说很重要,只可惜这么重要的秘密被我发现了。”

“你总算说出你的目的了!虽然你是新来的,但是你应该也听说我江宇颢不是一个容易受到威胁的人吧!”宇颢靠近志坚,把手也放在推车的手柄上,还紧紧地握住,让手臂上的筋从手背像裂开的冰块一样,往上蔓延。

“这怎么算是威胁呢?我看到的是互利的交易,我为你保守秘密,你为我护航当上PS,你我都不会吃亏。”志坚大笑地对宇颢说,并且把自己的手放在其手上,像是握手一样地挤了宇颢的手。强烈的风已经拍打得他们全身都是,雨点打在他们身上,好像许许多多的子弹孔,布满在橄榄绿的迷彩服上。

志坚和宇颢,一个极力说服一起合作,另一个倾力闪躲,周旋了好一段时间,终于正式面对面开战,全面维护自己的利益。

“原来想当上PS的不只是契明,看来你们兄弟俩还真的是臭味相投,野心一样大,不同的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宇颢把手抽掉,转身望向军营外的丛林,说:

“我有秘密要守,有我自己的理由,就像3SGT志坚你一样,想当PS,暗度陈仓,就连自己的父亲是COL的事也隐瞒自己的好兄弟。唔。。。如果要互利,你为我保守一个秘密,我也可以为你保守一个秘密。欸!应该是说,我替你保守那么久的秘密,你也是时候回报我了吧?”

宇颢歪着一边的嘴,绽放出火光十射的笑容,伴随着一个伶俐的转身,便对着脸色急速变暗的志坚,使出傲慢的反击。

“那哪算秘密?我只是没有必要就不说,根本没有刻意隐瞒。”志坚把自己父亲的事抛在脑后,是因为两人之间出现隔阂,而不是宇颢暗示的暗度陈仓,刻意隐瞒契明。被提及自己的疮疤,志坚顿时站不住阵脚,输了第一回合。

岂料宇颢没有回应,只以自己杀手锏的阴笑做第二轮的攻击,重申两人处境相等的立场,根本不能造成对宇颢任何的威胁。他接着取代志坚,双手紧握推车的手柄后,便准备进入总部。

面对局势忽然逆转,志坚徒然心生投降的念头,却又不想善罢甘休。思绪混乱间,又找到了拉拢宇颢的要点。

“就算你不屑我诚心靠拢你,你也该想一想自己一个人孤军作战的辛苦。更何况你现在不只是得应付你的宿敌,CSM,你还有新崛起的势力要抑制,不是吗?”

宇颢才稍走几步路,便被志坚的语论给吸引,于是回过头问:“你是指契明?”

志坚点了点头,解释:“他现在是Encik力捧的红人,交际手腕不比你逊色,是Encik的王牌。他也乐得有Encik这个靠山,顺着自己得宠就开始扩展他的势力范围。试想,连少哲他都有能力劝动参加NFC,有能力劝动Encik允许少哲参赛,那全世界都知道他喜欢的莛书,岂不是他的囊中物?”

志坚还想继续说,却被宇颢打断。

“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契明带来的威胁我绝对不容忽视,但也不一定说我就得像老良一样养个小鬼才能力挽狂澜。少哲有他参加NFC的理由,根本不算什么被契明控制,所以我还是一句话:我是不会帮你的。”

还以为志坚会说什么惊人的论调,没想到宇颢不费吹灰之力就推翻了。宇颢没趣地转身要离开,打算正式结束和志坚的周旋。

“难道你就任由契明在你眼前把莛书抢走?” 志坚千钧一发脱口而出。

宇颢停了下来,又展开另一轮的思考。他咬紧牙根,说:“无缘无故干嘛把莛书拉进来?契明要追莛书是他的意愿,而莛书接不接受他也是她的自由。如果你是想暗示我应该因为莛书而改变我的立场的话,那很抱歉,因为莛书的事,我无权插手。”

“就算是她因为你的不为所动而投入别人的怀抱?以前只有少哲,是你信得过,知道是莛书能够托付终身的好男人。现在有了契明,你敢承认你不在乎她到底会不会跟他在一起?” 志坚不肯放过最后让宇颢改变主意的机会,死命要宇颢当场作出决定。

“身为她的好朋友,我的确在乎莛书的未来。但以我认识的莛书来说,契明根本不足以劳驾我出马阻止。我看好少哲会是她最终选择的对象。”宇颢冷静地回答。

BG Ong、契明、莛书都无法让宇颢心动,志坚也只好自叹擒贼无效。他松懈了紧绷的心情,从之前挺胸对抗的姿态退下,打在他脸上的雨点让他显得格外憔悴。

志坚望着地上,点了点头,然后帮宇颢把推车推上进入大楼的舷梯。推完后,他再把推车交还给宇颢,说:“以我认识的契明,这倒也未必。但是如果你愿意冷眼看着莛书因得不到你的爱而选择和她不喜欢的人在一起的话,我也无话可说。”

这次换他转身离开,准备回去军舍,但在他临走前,宇颢把他叫住,说:“今天谢谢你来帮我把枪送到这里,你的心意我领了。虽然平时都有允在帮我,但是以我在armskote的经验,独自打理这个地方还绰绰有余。我们互利的交易恐怕也只能到此为止,你有你的section要管,我有我的枪要顾,我们还是做好自己的本分也许会好一些。”

宇颢的言下之意,志坚是听到心坎里去了。可是志坚仍然打从心里认为他们迟早有一天能够合作。他对宇颢点头示意后,便黯然地离开。

宇颢凝望志坚的背影从行人道上消失,心中整理着志坚所说的话。虽然志坚是为了激他而把他和莛书纠缠不清的关系给搬了出来,志坚也让他发现他们之间正因为他毫无表示而一拖再拖,导致少哲只能一直默默守侯,无法和莛书进一步发展。

也因为如此,突然来了一个契明瞎搅和,让他们之间更是解不断,理还乱。身为少哲的好朋友,他的确因为自己的优柔寡断而妨碍了他的去路,而且还加深了他的困扰。身为莛书爱慕的对象,他也辜负了她的期望,让她一直空等待。

宇颢!他想。你竟然还得要一个比你还年轻的小伙子来把自己的麻烦给点出来!

工作室里只有少哲单独一个人。他的同事,不是放假,就是出营把无法自修的枪送到外面的军械修理室,顺道把之前送去维修的枪支取回。少哲因为答应了宇颢,等他把Bravo的枪送来维修,所以留下来看管军械室。

“怎么样,你自己一个人当家,是不是等我离开后就关门休息?”宇颢把送来的火箭炮和来福枪摆到军械室里的枪架时,打趣地问。

“哪里那么好?你这些枪是搬来爽的咩?你们下个礼拜要去outfield,我们要检查整个unit的枪,想偷懒也不可以!”少哲提着文件,负责确保宇颢送来的枪的编号和他的记录符合。

可是宇颢精锐的眼睛,在搬运枪支的时候看见少哲办公桌后的抽屉柜上摆了一只玩具熊,于是便豁然健步走过去,拿起玩具熊,说:“还说没有?这不是9点那出韩剧里面,男主角给女主角的定情之物吗?这很贵的耶!你不可能买给自己爽的吧?一定是等一下要送给别人!”

“喂!你的手刚碰过枪,很油!”少哲心急地把玩具熊抢过去,然后神经兮兮地把它收在抽屉里。

“哇!那么紧张。。。也对,这只熊要特地从韩国订购,坐飞机来的。唔。。。莛不是这最近吵着要吗?”宇颢挑起一边的眉毛,试探性地问少哲。他早就看穿玩具熊背后的故事,只是想看少哲紧张失措的样子,所以故意不把话摊开来说。

少哲为人老实,所有情绪和思想都轻易表露于面,而他现在则满脸通红的,毫无头绪地翻着手中的文件,直到听见宇颢提起莛书,才凭空想了一个理由,解释说:“对啊!是莛要我帮她买的。我的朋友刚从韩国旅行回来,所以我托他帮我买回来。”

“是吗?”宇颢十分配合地装作惊讶,然后掏出手机,说:“Teddy bear都来了,应该叫莛来拿!我好想看她抓住那只bear兴奋乱跳的模样!”

宇颢说毕便按下手机的按钮,而少哲经不起宇颢的挑衅,立刻伸手阻止他。宇颢却假疯,把握住手机的手伸到少哲碰不到的距离,睁大双眼扮天真地问:“怎么了?为什么不要我打给她?她要是知道你故意不通知她,会很生气的。。。”

“好啦!好啦!我骗你的啦!”少哲总算投降,从实招来:“是我自己想要买给莛的。。。”

少哲说到句子的尾端,声音就fade掉,尴尬地四处张望。宇颢则表面看他看得非常逗趣,心里却是有说不出的沉重。他把手机收起来,然后搭着少哲的肩,说: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也是时候采取更积极的行动了!刚进来的那些spec,一定有一半会开始像苍蝇一样地缠住莛,说不定其中一个真的能够打动她的心,到时候你后悔就来不及了!”

少哲端详宇颢牵强的笑容,心里不禁感叹道:那些乳臭未干的小伙子,哪里比得上你呢?我要是能取代你在莛心里一半的位置就好了!

都说少哲的脸时常背叛他内心的想法,就恰巧宇颢瞄到少哲当下的表情,自然反应地从他身边弹开,举起食指指责,道:“你不要给我那个表情!你明知道我心里装不下其他人,你这样很没礼貌!”

“对啊!你心里装不下其他人,莛的心里也装不下其他人。我现在所做的,虽然不能打动莛的心,但也是因为我心里也无法装下其他人,所以才一直做下去。”少哲靠坐在桌子,不禁感慨说到。

宇颢跟着坐在少哲的身边,说:“她没有接受你,不代表她会拒绝你。只要你现在加把劲,不让别人捷足先登,你一定还有机会的。”

“你是在说你company的那个spec吧?听说他很,一天到晚都去signal store,莛也一直打电话给我抱怨。”少哲低着头,拨弄衬衫的衣角,黯然说道。

宇颢见少哲有点沮丧,打算用点激将法来激发他的战斗力:“不只吧!契明还说得动你来Bravo做NFC的Commander,可见他有多厉害。”

“冤枉啊!我还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我也没想到你的Encik竟然会答应。这次算我莫名其妙给自己找麻烦了。”少哲说得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超出他控制范围一样。然而宇颢却能感受到他语气中带点不安的情绪,好像有什么话卡在喉咙似的。

“不只是你。你要知道,契明要你参加NFC是别有用心,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想要知己知彼,顺便看紧你,注意你对莛任何的举动。而且,我敢肯定莛她也看出这一点。所以我敢打包票,莛会找我们其中一个来兴师问罪。”

宇颢边说边往橱柜走去,并以为少哲没有注意到,鬼鬼祟祟地把他之前藏起来的泰迪熊给拿出来。怎知少哲一下子跑到他身边,用力地打了宇颢的手,并把那毛茸茸的心肝宝贝给夺回来。

少哲瞪了宇颢一眼,然后说:“你的赌注无效,因为莛早就来找我念了一个小时了。你准备等她去拜访你吧!”

“她都找你问清楚了,又关我什么事?”宇颢仍然对那玩具熊虎视眈眈,却怎么也闪避不了少哲的眼光,想偷偷抚摸也没辙。

View original post 155 more word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