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十五章:欲擒故纵

人贱人渣的Eason抓到宇颢的痛脚,闹到紊良那里去。处于上风的紊良出乎意料地放了他一马。

“这——就是欲擒故纵;要吃掉一个人未必要在第一时间把他弄死。握在手中玩一玩,耗尽他的精力后再捏死他,反而还省我的力气呢!”

处于下风的宇颢也意外地卑躬屈膝,“安安静静地认错咯!”

两人使出欲擒故纵的计量,到底谁才能是这场持续战争的胜利者?

同步上载:
微博: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15974146777822
华文说:http://chinesesays.com/series/%E5%A3%AE%E5%BF%97%E7%BE%94%E7%BE%8A-15/

诺字派独立出版社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三    晴,午后,气候依旧闷热

“颢,不好了!”纪允情急地拉着宇颢的手。

宇颢才刚出去找莛书回来,正准备回房间换军服吃午饭时,便在进入房间时被躲在一旁的纪允给拦住。他神色慌张地向宇颢扑了上去,慎重地警告。可是宇颢却处之泰然地回应:“又有什么事情那么大不了?”

宇颢这时的心情无比漂亮;他沾沾自喜竟然能够激契明,看着他神色慌张地去“抓奸”的情景让他分外自满。依契明那种冲动的性格,说不定他还会激动得质问少哲两人,要他们说清楚在这个时候单独见面的用意。只可惜宇颢不便亲自跟上去观摩这场有趣的戏码,只好等待那些爱道长短的是非精带来的第一手消息。

宇颢继续往自己的床位走去,而纪允也紧跟在后,显然惊慌得说不出话来。

纪允似乎正微微颤抖着,两只大大的黑眸子还是闪耀着恐慌。他粗厚的眉毛都竖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八”字。他平时洁白的肌肤现在也格外苍白,脸上点着滴滴的汗。他还不停地噌鼻子,显然地哭过一场。身材矮小的他,却十分壮硕,是标准爱泡在健身房的达人。可是这时外表强悍的纪允,却是处在崩溃边缘的模样。

“Eason。。。Eason他发现我们在没有通知他的情况下就handover armskote了。”纪允终于解释到。

宇颢绕到了衣橱,准备要从里面找件衬衫换。他和纪允和平常一样,都是穿着half-4:标准橄榄绿的林地迷彩军服、黑色军靴,却是穿着背后印着“ARMY”的灰色T-恤来取代军用衬衫。

军部规定,凡工作时间每个军人都得穿上No. 3行政军服或Smart No. 4——把袖子折起来的迷彩军服。可是迷彩军装又厚又难洗,穿上去又会使行动不便,所以平时他们这些经常得干粗活的士兵都可以穿T-恤取代衬衫。必要的时候,像到食堂吃午餐,才换上迷彩衬衫。

宇颢却“哦?”的一声后,说:“他总算知道有这么一个程序啦?不错,他进步了。”

可是纪允仍然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好像还有更多惊人的事情要道出来。等到宇颢打开了衣橱,取出了衬衫后,他才小声地说:“刚才BDO来armskote来敲今天handover的时间。刚好Eason经过听见了,然后就生了很大的气,还把Encik找来问我话。”

“然后呢?”宇颢边换上衬衫,边淡然地问。

纪允吞了口水,然后叙述到:“我吓得都说不出话来。Encik问了好久我都回不上话,所以他就离开。他走前还吩咐要你在2点的时候到他的办公室找他。”

宇颢照了一下镜子,整理了自己的行装后,叹道:“哎!想要吃饱后偷个闲也那么不容易。”随即便准备出门。出门前他便对纪允吩咐:“我待会就去找老良。如果有人问就告诉他你已经通知我了。”

走到楼梯口时,他又回头说:“你也去换衣服吃饭吧!吃完饭后休个息傍晚send arms的时候再下来。”说着,便从纪允拿了枪库的钥匙,往食堂走去。

说也蛮巧,宇颢吃完饭后在回来的路上竟然碰到志坚。他正好从餐厅打包午餐回去给契明,一见到宇颢,便上前找他聊。

“我还不知道你那么喜欢找人聊天。但是我知道你找我准没好事。”宇颢健步走到了餐厅一角的阶梯,让志坚好不容易才追上。

他瞥了一眼志坚手中的饭盒,又发现契明不在他身边,便心里有数,决定对志坚挖苦:“怎么啦,忽然发现你这只瘦皮猴需要吃胖一点?诶!怎么你的双胞胎兄弟没跟你在一起?不要告诉我饭盒是给他吃的?才看见少哲和莛书恩爱的画面就伤心成这样啦?还是叫他看开一点,以后他们结婚了更有他受的了。”

看见宇颢那么自high,志坚也想要挫一挫他的锐气,问:“平时那么高格调的CPL江,竟然也会吃干醋,五十步笑百步。”

“吃什么醋?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祝福他们都还来不及!”

志坚笑了几声,说:“我听到你哽咽了。”

宇颢假装没有听见志坚的揶揄继续往军舍方向健步而去。经过大门时志坚又开始旁推侧击。

“少哲和莛书在一起,作为他们好朋友的你应该是给予他们最大的祝福才对。”

宇颢点了点头,口中念道:“没错。”

“可是你又指引明上去目睹他们亲密的举动,似乎有意要利用明来破坏他们。”志坚接着继续推理,说。

他们正沿着广场外围的斜坡,朝着军营大门走去。绕过了卫兵室,就到达部队的军舍。宇颢豁达地走在马路旁,对着紧随在后的志坚辩驳道:“你还当我是个背气忘义的人啊?破坏我好朋友的好事?我只是想看看3SGT Chong慌张的表情罢了。”

“就为了看他失措的表情,你宁愿牺牲好朋友的美好时光?CPL江,你什么时候开始给那么牵强的回答了?是不是Eason骑在你头上太久,让你也慢慢地变成他呀?”

这时的他们已经到了军舍外围,连接Alpha和Charlie的走道遮盖,像牌坊一样守住通往军舍的路。宇颢在志坚说出了那么一句话后便在走道前停下脚步,用那双像刀锐利的眼神瞪住志坚。

志坚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竟遭到宇颢凌厉的眼神对待,全身的毛发顿时间都竖立了起来。宇颢这时候发射出来的是阵阵骇人的能量,加上军舍广场内吹来一阵晚风,让志坚此刻无所适从。

“你不说,我还真的不会联想到你就是出卖我的人。”宇颢终于开口说,并转身继续往B连军舍走去。

志坚完全无法理解宇颢的指责,因此感到十分莫名其妙。他半跑地追上前,积极地想要问个明白,可是却又遭到宇颢冷冷的一句回答:“既然老良已经收买你了,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被Encik收买?”志坚不可思议地抗议道。然而宇颢已经快步地走进办公室里,完全不理会志坚的连声质问。

“Encik,我们这次一定要好好地修理那个江宇颢一下,让他知道谁是CSM,谁才是armskoteman!”Eason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他穿着军用T-恤和黑色短裤还有一双绚红色球鞋,口里嚼着糖,左脸上划出一道猥亵的笑容。平时看起来懒懒散散的他,现在因为宇颢的事浑然精神奕奕。

“你安排我当Bravo Armskote Spec,就是为了要让armskote有个有权威的掌管者来监督里面的运作。可是那个江宇颢竟然无视我的职权,擅自为armskote做决定,Encik,你说,他是不是根本都不放我们在眼里?”

紊良反而表现得不那么积极,只是坐在他的办公桌后面频频翻阅堆起满桌的文件。随着另一次的野外训练、步操比赛还有LRI都接踵而来,加上平时都得处理的例行公事,实在让他喘不过气来。穿着Smart 4的他,稍后还得到总部那儿参加为下个星期做准备的会议。

紊良默不出声,于是Eason就继续念,道:“刚才要不是因为那个纪允吓得说不出话来,也许我们可以从他身上得到多一点的资料。说不定我们还可以找到证据把江宇颢给轰出去Bravo!”

“轰他到别的company,还不如把他留在身边盯住还来得好。”紊良终于开口回应。Eason听了后又裂出他满口驻牙的笑容。紊良把面前的文件给合上,继续说:“要他痛快地死,还不如让他生不如死。”

两人同时笑开了怀。

他们才笑完不久,有人便敲了办公室的门。那个人就是宇颢。他刚才在连里的办公室里用心地把气消完,以免面对紊良的时候会一时失控,坏了事。

志坚回来的路上的那一番话,不知怎么的竟让他情绪一度失控。

其实发现志坚告发他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虽然他在前两天,和志坚交谈后对其有莫名的好感,认为连里竟然有一个人才认识他不久就能那么了解他的性格,所以撩起了他的好奇心。

可是就算志坚不出所料地背叛了他,也不至于让他那么激动。就偏偏在那个时候,宇颢还是无法自制。

宇颢小心翼翼地进了紊良的办公室后便消息站立在他的桌子面前,等着看好戏的Eason则退到桌子的一角。办公室一端的灯因为烧坏而亮不起来,所以只留紊良头上的灯亮着。站在暗淡一方的宇颢和光芒万丈的紊良形成强烈的对比。

紊良慢条斯理地推开他眼前的文件后,便严肃地质问Eason早上在枪库所听见的事情。

“3SGT Eason说你每天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把armskote handover给DO,那是真的吗?”

紊良把身子倾向前,用手中握着的笔轻轻地敲打桌子。

宇颢望着地板,沉默了一阵子后,说:“我是有这么做。”

宇颢那么轻易地承认他所提出的指责还真让紊良有一点惊讶,而宇颢的脸因为灯光暗淡,所以紊良看不清他的表情。他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宇颢又继续说:

“我对这件事表示歉意,但是我们这么做,是因为handover armskote是一件例常公事,是件小事,根本不需要劳动3SGT Eason。Clear Arms Cert上也表明不需要Armskote Spec在场,况且handover的时间通常都在lights off过后。若真要3SGT Eason出面来handover的话,我们还真的觉得是太打扰3SGT Eason了,不是吗?”

“但是你没有通过我就handover armskote就是不对的!”Eason猴急地跳起来反驳。

可是紊良另有打算,所以便举起手来表示要Eason冷静听他所要说的话。Eason也只好乖乖地坐回椅子上。

“Armskote里的事,我身为CSM是不可能不了解。Handover armskote要通过3SGT Eason还真的是多此一举,不只浪费时间也浪费资源。我作为CSM掌管company里大大小小琐碎的事,最忌讳的就是用人不当。”

紊良说到这里,Eason已经坐不下来,想要对紊良所说的话抗议。可是紊良仍然要Eason坐住,不准他插嘴。

“但是你完全没有和3SGT Eason商量就擅自决定不让他参与handover armskote的程序确实不对。我看这件事也是第一次发生,我也没有料到会发生,就放你们一马。从现在开始,你们就和往常一样handover armskote,不需要等3SGT Eason来批准。”

紊良的这一番话着实地让Eason摸不着边。他两眼瞪大地望着紊良,心里怀疑他是不是被鬼附身了,才会说出偏袒宇颢的话。反观宇颢一脸素颜,仿佛对紊良态度的180度转变不感惊讶。他只是默默地点头,认真地听取紊良的警告。

“但是——”紊良继续说:“以后不准你擅自做决定。我这最近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不可能每一件事都得亲自下来解决。但是有什么事,还是先和我还是3SGT Eason商量后再说;这样自作主张最后又闹到要我审问每个有关的人,实在是浪费我的时间。你若再犯同样的毛病,我绝对不会象今天饶过你。”

宇颢仍旧点头,稍带臣服的口吻说:“当然。。。”

紊良说完这段话,便躺回椅背上,然后豁达地说:“如果没有事你就走吧!我还有会议要开呢!”说毕,他就默默地和Eason看着宇颢转身离开办公室。

门一关上,Eason便迫不及待地上前问良为何要那么轻易放过宇颢。只见紊良淡淡地回答:“这——就是欲擒故纵;要吃掉一个人未必要在第一时间把他弄死。握在手中玩一玩,耗尽他的精力后再捏死他,反而还省我的力气呢!”

“还不如快一点干掉他,省得以后他添麻烦!”Eason非常不理解地回答。虽然说最近宇颢的气势不如当初,但他知道宇颢在枪库的一天,他这个枪库步兵师的美缺就没有一天的稳定。所以他巴不得宇颢立刻从11 SIR消失。

“Eason,你要知道做每一件事都要考虑到后果。”紊良从办公桌后走到Eason面前,拍拍他的肩,说:“现在宇颢大势已去是众所周知的事。要是我在这个时候还把他逼到墙脚,你说别人会怎么想?”

“你就是帮忙除掉unit渣滓的英雄咯!”Eason不加思索答复。

紊良无奈地摇着头,淡淡地笑说:“你还有很多要学的呢!我要是在这个时候为难宇颢,别人一定觉得我没有度量!更何况以宇颢管理枪库的能力,我还能把他留在Bravo帮我在LRI中得分。把宇颢赶走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懂得控制这条滔滔江水。”

紊良说的还真的有点为难Eason,但是他还是假装了解地问:“那你又想怎么控制他呢?”

“黄河经常泛滥成灾,沿河的人民驾驭黄河的方法,就是建水坝,要挡住河水就挡住河水,要放的时候就能够放。我,现在就是那个水坝。之前我挡住了江宇颢的霸气,我现在就可以放他一点自由工作的空间。这样一来我不只让宇颢明白一件事,我还能让别人看清楚:江宇颢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威胁了。反而他还得看我的脸色做事。到底谁是Bravo的当家,11 SIR的人还看不出吗?”

紊良之前说的一大堆话Eason是听得一知半解。可是到了最后一句,Eason可都字字听明白的。他有如如梦初醒一般,连声叫好,直赞紊良深谋远虑,不愧是他的崇拜对象。

紊良默默地陪笑着,暗地里却希望现在办公室陪他商讨对策的是志坚。

另一边厢,宇颢前脚才刚踏出门,纪允便从办公室外的柱子后溜出来,追着宇颢问办公室里的情况。宇颢只是耸一耸肩地回答:“没什么,老良说以后我们可以不用经过Eason就可以handover armskote。”

“真的吗?那他有没有说要惩罚我们?”纪允焦急地追问。宇颢只是摇摇头,便开了枪库的门。纪允还是不敢相信他们会逃过一劫,懊恼地问:“你怎么让他这么轻易地放过我们啊?”

宇颢推开枪库的门,踏进去后便转身回看呆站在门外的纪允解释:“我就安安静静地认错咯!”

说着,他阴笑着往枪库的后端走去。

View original po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