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序

星期六、烈日当空。

除了三两个人经过时连带的说笑声,还有远处大门时不时进出的五屯军用卡车,整个兵营里一片寂静。

军营大门犹如军营的防卫牌坊,横跨两条宽广的驾驶道和两条行人出入口。钢合金制的铁门由卫兵室的执行官遥控,在场随时都有两名持枪守卫站岗,阻挡外来的入侵。大门上方除了军营的徽章,也以厚实的英文字母大写编排出“MANDAI HILL CAMP”。

大门后面就是操练广场,只要沿着路往山坡上走,就是围着广场一端的走廊。走廊一边通往军营 cookhouse[1],彼端则是各部队的士兵宿舍。

而广场的最远方,面对着大门的,是军营里俗称的“城墙”。城墙耸立在广场的一方,看似由几千块大小相等的花岗岩石块堆砌而成。而五层楼高的墙面上挂着驻扎军营里17个部队的徽章;徽章分成互相交接的两排,横跨一百米长的墙面上。巨轮型的徽章,花岗岩石的规则线条——形成飘扬国旗、军旗和营旗的最宏伟的背景。

坐落在城墙上的就是军营的行政大楼。大楼由城墙顶端延伸三层,眺望广场另一端的军营大门。大门护守大楼,大楼庇护大门;两者遥遥呼应,无谓之间的宽阔广场。

就在这人流稀少的午后,这座威严雄伟的城墙上并不沉静。

一名身穿黑色短袖T恤和牛仔裤,看起来略过二十的姚佻少女正和另一名身材微胖,穿着 No. 3军服的中年妇女,站在行政楼前,面对着广场的走道上,似乎之间起了一段争执。那中年妇女双手握住少女的肩膀,正对有意转身离去的少女哀求:“茜如,就算你不为了我,也为你爸想一想。你这样做只会让他为难的。。。”

茜如不等对方说完便插嘴,两人顿时起了口角。

“为难?他要是为难就不应该这么做了!”

“他也是逼不得已,你根本不知道他的苦衷。”

“苦衷?从小到大你们就教我做什么事都要守原则,就算有再大的苦衷也要想办法去克服。损人利己的事,Daddy不是说绝对不可以做吗?他还把宇颢拖下水,逼他做他不想做的事!”

茜如越说越激动,面对她的妇女也极力劝解。在交换了几句后,她们竟不知不觉开始互相拉扯。就在一时混乱之下,妇女退向身后的楼梯,一脚踩空,刹时间往后一跌,连叫带滚地跌落在楼梯脚下而昏迷过去。

茜如目瞪口呆地望着母亲瘫在地上的身子,一步一步地往后退。这时的她脑袋一片空白,周围的寂静沉重地压迫着她,让她不知如何是好。她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就感觉她的背碰到了什么。转身一看,身后站着一个人影,那人并带着凶狠的眼神斥责道:“她是你的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你是不是想要逃跑?”

这时的茜如已经吓得直颤抖,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就在刹时间,她突然感觉到双脚不再碰地。

一个回转。

一阵天翻地覆。

混乱中,她疯狂地挥手猛抓,终于碰到了围墙,便一把抓住。等到双手的张力到达顶点,她仍无法感觉到地上时,她才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悬挂在城墙外面。

“救我!”茜如已经吓得话都说不清楚。可是那墙头的身影已经消失了。茜如只觉得自己单薄的双手渐渐麻痹,身体也随着体力透支而感到晕眩。终于,她突然感到自己轻飘飘地,似乎毫无重量。之前握住的墙头也跟着直冲向天。

星期六、烈日当空。

忽然传来一阵轰隆巨响。

[1] 军队为士兵提供免费膳食的地方,之后简称食堂,与要付钱的‘餐厅’不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