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一至第七章的写作概念

一    下马威

主要是引出小说其中两个主要人物:契明和志坚。两人的个性,一明一暗、一个主动,一个被动。我们直接知道了契明的目的,但我们也间接发现志坚也暗中持有同样的目的,还暗中阻挠,明明找到了徽章还偷偷在慌乱中丢掉,从而显现他的深谋远虑、表里不一、浑水摸鱼的性格。

章段开头的 “定位。”效仿老舍《茶馆》第一幕结尾的“将!你完了!”。就好像做每件事都要设定好目标一样,我们开始了这段故事。

1 Km Northeast North:“1”即是开头,“Northeast North”即是时钟约一点的位置,也象征了故事的开始。在军事用语里,时针的位置经常被用来指引方向;我也在这里利用方向和时针的关系来交代故事的时间跳跃。如果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是“1 Km Northeast North”,那他们在废旧店屋的一幕就是“1 Km East”。因为我将“未来”的一幕搬移到小说开端,于是我也利用他们偷偷从“1 Km Northeast North”跑到“1 Km East”来做对比。

最后两人又“往‘1 Km Northeast-North’”,就是企图交待从第二章开始,我们将回到他们刚开始认识的那几天。

二    众星拱月

整个company最重要的人出现啦!他的代表是月亮,整个章段都在暗示。像开场时他在明亮的枪库vs昏暗的走廊。Leonard和Castor一直捧着他;Leonard的缩写是Leo,和Castor分别是星座和恒星的名称(Castor是Gemini星座最亮的一颗星)。

器具失踪后,他们一直暗示‘只有今晚才能解决问题’,因为‘今天是十五,要吃素’,指宇颢才是解决难题的贵人。

宇颢和紊良对质的话,虽然有点cheesy,但是是为了铺陈。基本上,他们之间的口舌之争都会是很cheesy的,因为我每次来到他们争执的时候都会根据《金枝玉孽》如妃和安茜的口角来做灵感!

其实宇颢的形象在这里只有两种描述的方式,一是表面的行为,二是别人口中的他。反正小说才刚开始,所以不需要急着进入他的内心世界。就凭每个人对他的反应来堆砌他的威严。

三    笑里藏刀的夜行者

当初写《壮志羔羊》写到第33章的时候回顾小说的开头,觉得别扭,于是着手重写了第一至第七章;开始写作的时候没有经过太多的思考就脱‘手’而出,重写的时候就在这几章里头添加新元素(如树强事件)来增添一点戏剧张力和视觉效果。

第一幕是办公室(就是经常有人汇集谈论的场所,也是许多事端的发原地)。这里的铺排,主要是做‘舞台效应’。两班人马围着Eason和COS办公桌,划出了舞台的框框,也把焦点投射在Eason身上。之后用了一些夸张的形容来把主力投在契明的时候,众人从‘鸿沟’的另一端投射‘无奈的眼光’来加剧契明聪明反被聪明误。

众人离去后,从办公室的宏观转移到隐藏在隔板后的紊良,也是为了戏剧效果。

第二幕属熊、江对决的其中一幕。他们之前有公开对峙,但是私下的对话更带火药味。但是为了让对话更真实(贴近新加坡人的口吻),好像有点太模糊了。他们各自穿了代表他们形象(5形的象征)的衣服:水对火,蓝对褐(军队很少红色的T-恤)。

其中对决的描述是尽量夸张,如果无法想象,可参考The Matrix的拍摄手法;我是尽量把那种手法用文字表现出来。很‘粗’,我懂。但是我会进步的。lol

这里唯一有‘象征性’的,就是完场前,宇颢背对象征枪库管理秩序的壁报板和紊良背对的‘空洞’的门。这一场争执,宇颢靠的是他对枪库的认识和专业,而紊良则是从‘外面’瞎搅和。

第三幕契明和志坚对彼此更加认识的时刻。两人身处黑暗,从表面到深层的认知。志坚欲言又止,从穿着(黑色长袖外套下的桃色T-恤)暗示他迟早会透露所有。我们也发现契明其实‘没有那么白目’,还会对志坚察言观色,跟之前狼狈遭殃的情景有比较。到底他之前在装傻,还是现在运气好,猜到志坚的心思?

第四幕契明遇见莛书(也是其中一个要角)。志坚和契明从黑暗走到‘聚光灯下’;莛书出现解了契明的渴;志坚和其他人疏离、眼光闪烁,都是较通俗的视像和比喻。

四    下战书

这部分主要是交待故事的一些事;因为之前的步调有点慢,所以这次连续跳了几天,把一些叙述带过。

第一幕宇颢和纪允的对白,透露了宇颢的观念,纪允的性格和对当兵的态度,重点在于介绍这经常出现的配角。

第二幕紊良和宇颢再次对决,虽是当众挑衅,却是非常婉啭。文字的玩弄小试牛刀。纪允和宇颢先后把枪和Sign-in/Sign-out Book往紊良面前递的喜剧画面,是从《金枝玉孽》抄袭。如妃利用偏方保住自己的胎儿,皇后随后试探,不停要下人向她递上如妃应该禁嘴的食物,如妃也一一接招。当然,这里只是借用概念,这里紊良只是趁机作乱,宇颢也只是借由此举要赶紊良走,还语带双关他再不快点离开就会耽误领枪的程序(因为他一来,每个人都得假装守秩序,缺乏之前的有效率),甚至耽误部队的出发时间。

第三幕其他枪库的步兵师来呛声,埋下伏笔,展开其中一条故事‘线’。

第四幕是要表示契明平步青云,志坚看得眼红。这段也是介绍PS 5表面慈祥、正义、善解人意的一面(他的秘密将在后来陆续揭开)。这是他的pre-cursor,后来将知道为什么他会持“政治对我来说弊多于利,只会让人迷失了方向。我要我的下属能够脚踏实地地做人,而不是靠别人来奠定自己的成功。”的观念。

第五幕,一概介绍所有的CSM。他们施激将法要紊良对宇颢封杀,和第三幕其他步兵师找宇颢的情景,形成这一章的‘下战书’主题。当然,其他的段落也有‘下战书’的主题,只是没有那么明显而已。

五    上下之间的一线之差

第一幕,表现契明深得民心的一面,也交待正翔的角色。

第二幕,为这一章铺排。

第三幕,继续为这一章铺排。之前是tangible的铺排,现在是理念上的铺排,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埋下伏笔(Commander就不会犯错了吗?)。

第四幕,事端的开始。宇颢无奈地靠在柜台,和第三章,第二幕的结尾相应。

第五幕,宇颢找OC,犹如进入神秘的教会总部,被一群朝拜的信徒围绕。

第六幕,紊良再次找碴。这段和第四章,第二幕一样取材自《金枝欲孽》的同一幕。紊良获内幕消息,故意来揭发宇颢的失误,并且穷追不舍。宇颢见招拆招,直到最后一击得以纪允及时解救,形式完全和那段戏并行。

第五幕,宇颢和志坚再次对话。且注意志坚已经换了衣服,表示他进入戒备状态,分明是有备而来找宇颢。整章所有人也只有宇颢、志坚和OC身穿制服。紊良虽然之前有心来挑衅,但是在这章里的‘身份’和‘手段’不高,而且他长驱直入,毫无多加掩饰地找宇颢的碴。相比之下,宇颢三人在这里都谨慎言辞,话中有话,互相猜疑、指责、讽刺。制服,就是他们的盔甲。

第六幕,宇颢和OC达成共识。我已经尽量从肢体语言把程序表现出来。还有,CPT和CPL这上下之间的一线之差,在于L和T的不同写法,宇颢话中有话,可是OC不以为然,反而以为宇颢在吹捧自己有多厉害,于是说了终结的那句话。

六    第三个周末

第一幕反用声音和节奏来带动故事。志坚的行动也有如跳舞般地进行着。

第二幕,契明贸然回来,志坚的行动差点被揭穿。讽刺的是,志坚小心行事,却在同一个晚上被两个人‘抓到’。他们兄弟俩的感情逐渐加深。

第三幕为整起事件做缓和,来个道德研论。面对私己,谁会牺牲呢?牺牲一个人来换取最大的益处,Utilitarian的手段,好吗?宇颢适者生存的责任推卸论才刚落下,OC便展示他的结论的精髓。而宇颢口中的责任是树强即将为他们担当的失枪大罪,还是那些嫁祸给他的人的良心谴责?

到底宇颢的行为是英雄主义,还是龌龊猥亵?

第四幕为逮捕树强的情形。面对他本人,OC和宇颢都开始心软。

第五幕拉到军营外,志坚和契明吃饭的情景。通常(接下来的叙述)也只有在志坚在营外的时候才会对他的过去做评述。他和他父亲是性格相同的人,都为了证明自己而步入悲哀的人生。到底人生成功的定义是什么?这个讨论从第三幕延伸过来更具体地讨论。

七    沉默的回响

第一幕,场景的铺排,由上俯瞰办公室,他们形成一个金字塔形状,是Reading Visual Images(我在大学上的一堂课)学到的构图概念。金字塔的顶端就是焦点,既是树强。之后树强奔向宇颢,PC 5也离开座位,金字塔‘崩溃’。焦点放在宇颢身上,离他甚远的PC 5和纪允,和瘫在地上的树强供起宇颢成另一个金字塔的焦点。宇颢做出放过树强的决定,PC 5绕到桌子后面,金字塔的焦点又放在树强的身上。三次焦点的转移后,树强夺门而出。

第二幕宇颢和树强奔跑且对话的情景。主要以行动为推动力。

第三幕树强自杀的情景。首先军警‘围绕树强二人摆出新月的列行’:圆形乃生生不息,无穷无尽的象征。新月呈现的半圆就暗示事情还未了结;新月的焦点就在军警‘举起枪头对准树强和宇颢两人’的身上。细心的人应该能够发现,月牙儿的中央,站着OC、宇颢、树强和另外两名宪兵。他们所形成的也是新加坡国旗的星月。勉强的说,树强代表的是‘和平’ (沉默),宇颢是‘平等’(CPL 的势力不小)。将来,其中一名宪兵也将代表‘正义’。

树强开枪后,众人蹲下,只剩他和身旁的两个军警形成一个金字塔。这次的‘金字塔’比较具体,两人半弯着腰,一个准备扑向前,一个往树强伸手。

第四幕,契明对莛书暗恋的故事线延伸。

第五幕,宇颢回忆起树强自杀后的情景。他们被迫保持沉默,没有选择的余地。老鸟在圆形桌子说的话,暗示着相同事件不断发生。

到了这里,也应该对这段事故作个总结。‘树强事件’企图把整个小说浓缩在三个章段里。其中的曲折迂回,也许要等小说完毕才能够领悟。‘树强事件’的另外用意,就是因为我发现小说的开端有点沉闷,需要一个小高潮来带动。毕竟过了‘树强事件’之后,将有很长的一段人物解剖。‘树强事件’也效仿《金枝欲孽》如妃生产时,发生的玉观音事件。桥段为突显宫中的黑暗以及如妃的势力。‘树强事件’同样也阐述适者生存的道理;不是有权势的人才能生存,而是懂得利用时机、漏洞的人。那些安于听候指使的人(如树强)也只有任由宰割的份。沉默的回响,树强的第一枪代表事件的起因(众人都回避事端的根源),而第二枪代表他沉默所带来的回响(事端继续发生,往往都来不及补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