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十章:万里大官员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一    阴

OC出乎意料地,一大早就下令午饭之前Stand By Universe,弄得大伙一时忙得不可开交。不同往常的是,仓库和枪库都没有赦免,也被下令要stand by。更巧的是,Bravo不是唯一忙着打扫的连,因为广场四周的四栋大楼,无不热闹非常,洗刷喊叫声连连。

好不容易,契明和志坚找到机会溜进房间里偷个闲。契明一股劲地扑到床上叫冤:“什么嘛?大清早身体都还没有stretch就要做这么多的粗活。他们是发了神经是吗?”

志坚绕到房间对角的桌子,坐了下来,说:“我想是有什么大粒的要来了吧!你没看阿良硬是要每个走廊一尘不染,HQ还送来了几盆花来做布置。”

“说得也是喔!”契明转身面对志坚说。他开始换上Smart 4:“难怪老良要我们穿Smartest 4吃午饭。说不定大粒的午后就来。”

“那我们看着办吧!” 志坚也跟着换衣。“明,早上老良把你叫进办公室,是不是要你做Foot Drill Competition的OIC?”

“哇!你想得美叻!”契明穿上裤子说:“他绕了一大圈,说什么我前途无量,来日方长,最后还是说只让我做Assistant Commander而已。但是也好啦,只要有出头的机会就好了。况且OIC是PS 5,我还是有机会表现的。”

还真是一个马屁精!志坚心想。

“还有!还有!我跟Encik要求让你一起做A Comd了,而他也同意了!我们可以一起闯一番大事业!”契明兴奋地跳了起来,却又抓着腰,说:“哎唷!我肥了!裤子现在好紧喔!”

志坚静心地望着契明,不禁心里OS:没事把我拖下水,还不如去减个肥吧!

契明发现志坚一直沉默不语,便又问:“怎么啦?有心事吗?还是你不喜欢我帮你做这样的安排?”

志坚回过神来,挤出一个微笑说:“没有,怎么会呢?有你这么一个brother什么事都为我着想,我还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呢!”

志坚说着,暗地里掴了自己。这么恶心的话也说得出来!

“我只是怕我做不来,最后连累你。”他尽量抑制内心的不自在,陪笑说。

“怎么会呢?你比我那么能干,我还想要跟你学习呢!”契明快速地穿上靴子,从床上跳下来,说:“好啦!我们晚上有空来讨论一下如何impress每个人!我先去准备stand by,你好了来找我!”

整个部队在午饭过后都集中在宿舍中央的广场。所幸连下几天的雨今天‘休假’,只剩乌云密布的天空,所以午后的阳光没有那么灼热,当中还时不时吹来一阵微风,大伙聚集在露天的广场中才不会热到汗流浃背。

Alpha和Bravo之间,从总部下来的楼梯脚,搭起了一座小平台。平台上摆了一个麦克风,四周还摆放了不少盆盆栽。士兵们都面对平台坐着,但因为等了太久,大家都开始失去耐性,不是在窃窃私语,就是到处走动。而指导员都依惯站在士兵的后面各顾各的;部队里的高员也聚集在平台后的走廊上跟彼此寒喧。每个人似乎都是在百忙之中被拉来赴一场他们都不知道为了什么的宴会。

终于,走廊上起了小小的骚动;其中一名高员接到了一通电话后,其他的长官也从之前的悠闲态度转变成无头乱撞的蚂蚁。另一名高员急忙地致电,又另一名到平台上检查麦克风,其他的则不知所谓地瞎忙着。

不一会儿,CO从总部的阶梯下来,高员们一窝蜂地向前簇拥。CO鹤立鸡群,在众毕恭毕敬的高员中表现得十分镇定自若,一副见惯大场面的神情。

CO身高1.8米,身材壮硕,根本不输给他任何一个下属。他虽然一脸书卷味,却能从他的眼神当中感觉到一丝霸气。他喜欢用那似乎能透视人的心理的眼光来让对方卸下心防,一股聪颖过人的气息就会排山倒海地进行攻势,让人无处可逃。

他在军界里小有名气,只因为他是军中最年轻的少校。当年他接受国防部的海外奖学金,到美国留学四年归来就担任全国首席部队的侦勤长,正是所谓的S2,接着便升做副营长。前营长在这一批新兵入伍后退休,他顺理成章地接替了其职位,大学毕业至今前后都不到四年。这一切都是受到政府的号召,让各政府机构的要冲年轻化,以至为各机构“注入革新的思想”。

也因为他毕业以来的事业平步青云,所以引起许多人的不满。好多高官都不屑和那么一个年轻的军人相提并论;毕竟他的军级是用文凭换来的,而管理一整个军营对于他来说是为之过早。也因如此,CO在当副营长的时候常常四处碰壁。经过了一年的磨练,不禁磨出了他坚硬的心智,也造就了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霸气。

如今他身为一营之长,士兵最后表现如何也反映了他的能力。若要反平所有人对他的歧见,就得靠他如何掌舵这一批新兵,带领他们蝉联年度最佳步兵部队的荣衔。

这项殊荣,不只涵盖了部队在演习、体能测验的表现。部队的后勤支援的表现也足以影响结果。而今年也加入了《全国步操比赛》的项目,逼得部队得在演习和体能训练之余,还得为这场比赛费神。

而今天,负责主办这项比赛的委员会的主席将到部队里进行解说。怎么说他们都是陆军里数一数二的部队,总得劳驾这么一个大官来推销这个史无前例的竞赛。因为有了11 SIR的支持,其他的部队也会对这场比赛更有信心,更为关注。

所谓礼尚往来,CO也准备了排场来欢迎他大驾光临。

只见一辆夹着MID车牌的轿车从兵营大门驶进,转入部队的广场里。一名军官上前指引那辆车停泊在广场旁的一个停车位,等车完全停泊好后,便开启后车门,邀请车中的贵客移驾到平台上。

只见原本在车里弯曲的身型,一踏出门外就犹如一柱擎天,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当每个人仰首张望他的时候,只见他背对着晴空,宛如一个灵光四射的圣人。他的每个笑容都像是安神定心的药,让人不禁在他面前感到轻松自在,完全不会给人像站在一般军官面前所感受到的压力。

这名军官缓缓地走向平台,就好像微微吹过的风。随后阿谀的军官们就有如被撩起的落叶般在他留下的足迹上起舞,他却对他们毫不加以理会。他身穿No. 3,胸前挂满许许多多的徽章,而从他肩膀上的两颗星就可知道他是一名中将,可谓来头不小。难怪CO大费周张地迎接他的到来;以他小小的少校军级来说,可见相形甚远。

两人在平台上互相握手后,CO便指引他到麦克风前进行介绍:“大家好!这位是Foot Drills Competition Organizing Committee的主席,BG Ong。他将为你们解说Foot Drills Competition的用意、比赛的考量、规则,还有时间表。你们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给我听好,知道吗?”

CO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软”,但是他字正腔圆,句句都带劲,足以让人肃然起敬。

BG Ong接棒后,便开始对《全国步操比赛》进行解说。无奈他字句间略显困难,时不时地喘大口大口的气。当中他也自嘲并非台下年轻力壮的少年,要他长时间站在台上说话也难免吃力。

可是以他的年纪来说,只露出小小的啤酒肚已经值得让人敬佩了。有多少年资比他浅的军官都已经心旷体胖,早已不见当年英勇军人的样了!新加坡的男性,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不需要接受体能测验,正规军人也一样,只是略迟停止罢了。许多军人过了这个年龄,没有了体能测验的目标,都因为职务繁重而忽略了体能的环节。而军官们应不应该有军人的样,还是只需要注重办事能力则见仁见智。

但是BG Ong能做到这个职位也显示他并非省油的灯。毕竟他在年轻力壮时也尽了身为军人得尽的责任。什么海外救援行动、大世界崩塌还有新航骑劫事件,无不没有他参与的一分。从实际参与到幕后策划行动,他都尽心尽力,为的就是完整他对于一个军人事业的憧憬。

只可惜现在拥有他这样的豪情壮志的人已经不多了。要呢,不就是为了得到奖学金而签约,不然就是那些书读不多,在外面混不下去的福建兵。时代真是不同了。他也从老朋友口中了解到这样的情景,不只武装部队专有,连教育部也面对同样的问题。

话也扯得太远了。如今BG Ong熬到这个地位,也想尽他的一份力来振兴军中的士气。先是要改革人们对当兵为事业的思想,推出一个具未来性的概念,以便吸引更多年轻人向往成为一名军人。而接下来的事,他未必能在军中待到那么久来执行,只希望在他还没退休之前就能找到适合的接班人。

BG Ong和蔼可亲的形象抓住了不少士兵的注意力。直到他解说完毕,也没有多少的士兵因为内容太乏闷而睡着或开始私下对话。但是,像往常一样,他们对他所说的话都是一只耳进,另一只耳出。对于这为肩膀多了两颗星星的大叔的话也只当作娱乐而已。

但是站在后方的契明可是字字句句听得无比仔细,他甚至还把BG Ong所说的重点给抄了下来。志坚从一旁看着,不禁揶揄:“你要去考试啊?”

“什么嘛!他说的可是重要的事,现在抄下来,将来我们为competition训练的时候就用得到了。”契明回答时,眼睛从没离开过他的黑色手抄。志坚也只好装做没看见,继续对着平台发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士兵们解散后就是自由时间,待晚餐时才集合。而长官们也簇拥BG Ong往总部的楼梯上去,因为CO特地在总部的庭院准备了膳食来款待这位来宾。

士兵们有如七月放出来的幽魂野鬼般懒散地往宿舍“飘”回去。而在人群间,志坚似乎看见宇颢站在宿舍底层的走廊一角。

怎么。。。他也有兴趣听解说?反正他也不需要参与这项比赛,为什么他来听呢?

志坚还没想完,突然又好似幻觉般地见到宇颢和经过他身旁的BG Ong打招呼。更不可思议的事,BG Ong竟然也回以眼色,并对宇颢微笑!这眼前一切的一切真让志坚百思不解!

随着Alpha、Bravo军舍之间的阶梯上去,就是部队总部的行政楼。这由三栋楼形成一个‘凹’字的行政处环抱阶梯顶端的庭院。庭院中央平时空旷的花圃,这时竟是白紫千红;精致的盆栽沿着花圃的周围并排,簇拥中间一片花团锦簇。布置花圃的士兵还特地把花堆砌成一座犹如开遍满山花卉的‘花山’。花山在透过行政楼形成的天窗的阳光下,更显得晶莹闪耀,宛如桃花仙境。

花圃周围,军官三三两两地聚集,同在庭院一角挤在BG Ong身旁的一群人的景观形成对比。毕竟能够靠近BG Ong的人有限,与其在三层人墙外守株待兔,何不乘机对眼前的美食大快朵颐,找三两个同事一起谈天说地?

另一边厢,紊良也和众CSM混在这军官堆里。这些茶水,总是为了招待贵宾而多点一些,难免会有剩余。反正不吃也浪费,他们在军官堆们混一混也能促进人际关系,将来总会需要靠这些交情来做事的。

然而做同样的工作的人,在这种场合都难免会聚在一个角落谈起他们之间共同的话题,这些CSM也不例外。他们不知不觉地就在楼梯口旁,边吃着东西,边谈起这最近发生的一些小状况。

终于,Charlie CSM提到前几天遇到宇颢并和他谈话的事情。他用手肘碰了一下紊良后,说:“诶,上个礼拜我碰到你的armskoteman。就是那个CPL江。”

“你碰到他又怎么样?”紊良迟疑地回答。毕竟他们之前所谈的事情都和宇颢无关,现在突然提及此人,必定事有蹊跷。

Charlie CSM煞有介事地瞄过了其他的CSM,才开始用调逗性的语气说:“我要他过来我的armskote做事。”

紊良听见了便瞪大双眼,稍微调高了声量,感叹道:“不是吧!我的人你也挖?而且还在我面前‘呀呀papaya’?”

“你这样就不对了,阿Fung。”Support CSM指责Charlie CSM。后者豁然大笑,笑声低沉却让人有种毛骨耸然的感觉。他把手搭在紊良的肩膀上,捏了他一下,说:“你放心,我是在帮你试探他。你那天不是说你将了他一军,安一个傀儡在他上头来镇住他吗?我就是想帮你看看他是否有造反的心。”

以紊良认识这些CSM那么久的经验来说,Charlie CSM这片好心似乎来得有点可疑。告诉他们他对宇颢的计谋也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况且这种事迟早也会传到他们的耳边。对他们如此剖白,也只是想要争取他们的一点信任,让他们对他的防御减低。至于他们施以回报,可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紊良回以笑容,尴尬地说:“我也只是说笑的啦!你怎么可能这样sabo我呢?那宇颢对你的offer有什么反应呢?”

如今他也只好装傻,看看他们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Charlie CSM又露出笑脸。那小胡子是遮住了半分的奸样,却遮掩不了他眼角闪着如有图谋的讯号。紊良隐约中感觉到一个黑影逐渐笼罩着这个小圈子。面对着他的四张脸孔渐渐变暗,只留下发着白光的狰狞瞳孔。

他们到底接下来会说什么呢?到底值不值得相信呢?

“他毫不犹豫地。。。”Charlie CSM拖慢了句脚,故意吊紊良的胃口。“拒绝我的要求了。”

“依我看来啊,那CPL江已经放弃作战了。”Alpha CSM用牙签挑着牙,凑进来说:“那天我看见他,一脸落魄的样子,你们也应该看一看!也许他已经了解到以他的力量根本斗不过我们的rank的!”

Support CSM从口袋里掏出他的墨镜,用纸巾擦着说:“但是我们还是不能低估CPL江。怎么说他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说不定那只是一个smokescreen,他只是假疯软弱,趁阿Hong你不注意的时候要你的命!”

其他的CSM像调了时间的机械玩具一样同时点头。Charlie CSM又搭紊良的肩,说:“诶!那你觉得怎么样叻?怎么说你们是同一个company的,常常见到面,一定能看得出有什么不同的吧!”

紊良面对他们又一轮的机关枪攻势,弄得失去分寸,根本无法对他们所提出来的状况加以分析。他皱着眉,故作姿态地说:“的确是有一点改变。也许是我另外和我的man越来越ah-ga-liao,所以他也感觉到情势的改变了吧!”

“蛮有道理的。但是我想你还是多留意一下他比较好。”Support CSM回答。

突然庭院中起了一阵骚动,原来是BG Ong要离开了,大伙忙着向他告别。这班CSM也跟着凑热闹。贵宾离开后,CO便对站在他身边的CSM们说:“帮我找一些man来清理一下这个地方。”

其他的CSM都立即假装听不到,要不然就是说连里还有事情要办。他们反应及动作之快,最后只剩紊良来回应CO的要求。他无奈答应后,便致电给Bravo的COS,要他命令一些小兵来干这些粗活。

不一会儿,COS便带着10个士兵到来。他们大多都是Attend B[1]的士兵,一上来就对周围布置精美的庭院啧啧称奇,好像刘姥姥游大观园一样,要COS硬下命令才肯聚集候命。

庭院里的事物尽管再神奇,最令人大感奇怪的是帮手当中,竟然有江宇颢!

紊良看得有一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好奇心的促使下,他向前质问COS:“怎么你也把宇颢给带来?”

COS一脸无辜地回答:“他。。。刚好在走廊上溜达,我就问他要不要来。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平时自扫门前雪的宇颢,现在竟毛遂自荐来干粗活!紊良按捺不住好奇心,便假装亲密地向宇颢问:“哇!江少爷,怎么那么有闲情来帮我做sai kang?”

“这最近钱都用光了,所以我来看看有什么leftover的可以打包回去当明天的早餐。”宇颢边把一些糕点装进保利龙的饭盒,边回答紊良的问题。他回答得那么写意,简直让紊良倍感不安。

身边的人一早就把注意力放到他们俩的身上。他们全都假装在做自己的事情,实际上已经竖起耳朵、睁大眼睛,从眼角观察八卦一下。他们全都因为一心二用,所以动作都十分缓慢,似乎整个庭院里的人都被启动了‘慢动作’功能,而且人群重心一面倒地偏向宇颢二人。怎知道宇颢的反应如此扫兴,个个心中都暗喊一声“Chey!”。

紊良决定再试探他一次,便尖酸地回应:“哎哟!CPL江也会没钱的喔!你不是常有人请你吃饭的吗?怎么现在沦落到要捡剩饭?”

只见宇颢关注着选食物,对于紊良的冷言不为所动。他的反应真让紊良搞不懂;平时一见面就和他斗嘴的宇颢今天表现得那么淡然!

周围八卦的人也心满意足了。宇颢这样的反应还真的值得一提!没有火辣的冲突场面,却有反高潮的风平浪静。究竟宇颢是真的屈服了,还是在运筹帷幄,根本就是茶余饭后的好话题!

这些问题在紊良的脑子里也不停的打转。江宇颢绝非省油的灯;和他斡旋了超过半年,紊良心里也知道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把他击垮的。就是那么巧,其他的CSM也提到宇颢形势转弱之事。除非真有那么机缘的巧合,要不然,那些CSM在背后搞鬼的可能性很高。

说不定宇颢已经被收买了!

这些疑问顿时让紊良抓破头皮,烦不胜烦。但是此时此刻,他也不想起争端。反正来日方长,他可以慢慢观察宇颢到底在搞什么。

到时候再做打算也不迟!

[1] 军医对于军人健康状况所定的称号。这里指的是略有病状,或大病初愈的称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