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十一章: 多一层秘密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五    雨天

又是一个星期的结束。

又是挤满等待回家时间到来的步兵师的办公室。

又是一天的绵绵细雨。

这场雨已经段段续续下了好几天,仿佛宣布之前的闷热天气已经正式结束。没有下雨的时候,太阳则不时都被团团的乌云给遮住,让大地增添许多凉意。

虽然说没有了几个星期前得在艳阳下曝晒进行训练那么辛苦,但是小雨也经常带来许多不便。许多得在户外进行的军训都被迫延迟或取消。而当众人见雨过天晴后抓紧时间出外训练的时候,那阵雨偏偏不久后又降临,让远在营外的士兵们无处可躲雨,全都湿漉漉回营。

“最惨的是衣服洗了都不会干,害我要把这个礼拜的脏衣服扛回家洗,用烘干机烘干。” 3SGT冠成翻着杂志埋怨道。那雨点拍打在窗户玻璃上的声音都不及步兵师们窝在办公室里闲话家常的说笑声。

下午听BG Ong演讲完,众人就忙着为出营作准备,不是整理包包,就是安排行程。所幸之后又开始下起一直延续到现在的毛毛雨,所以所有的训练也被取消,让众人不禁庆幸这个周末的确来得轻松许多。

“哎呀!现在都不知道能不能干干的回到家叻,还管它洗衣服!”3SGT俊纬回应。

他和第六排的3SGT冠成一样是机关枪步兵师,只是他负责第四排的机关枪运作。虽说他们俩经常扛那重重的机关枪,但是3SGT俊纬就是比3SGT冠成来得壮硕,宽阔的肩膀,巨大的手臂,和身材比较修长的3SGT冠成相比,就像是Popeye碰上Tintin。

他转过身向坐在办公桌后的Eason说:“你就好了,不需要为这件事烦恼。说不定明天早上你hand over,回家的时候雨就停了。”

每个人都把目光放在静静坐在一旁的Eason身上,眼精的契明立刻就看出端倪来,问:“诶?Eason,你今天不是有duty吗?怎么你现在穿civilian?”

Eason的确是穿着便服,根本不是像在任COS职务一样穿着Smart 4。他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并咧出他那张满是蛀牙的嘴,说:“昨天已经把duty卖给志坚咯!今晚我就出去找我的bu好好地一晚!呐!你们这些新鸟就慢慢等老良给你们book out,我先走啦!”

房里的其他人都被他俗气的话语弄得兴致都消失,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只有契明满怀疑惑地拍了志坚的胸,问:“你什么时候答应的?为什么我不知道?你啊,就算又是待在camp过weekend也不需要替那个idiot做COS啊!”

契明情绪激动,志坚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反正待在这里zobo又有钱赚,何乐而不为呢?”

“亏你常常还说我死脑筋呢,你自己也不是一块大木头。别人的钱可以赚,那个脏人的钱赚了会衰七年的!”契明斥责。他还想继续说下去,一名小兵却打开办公室的门,进来报道:“Encik要我们全部到training shed集合。”

“Yes!熬过他念一次经我们就自由了!”3SGT俊纬兴奋地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捡起了包包,便一同和其他步兵师到训练棚去。

临走前,契明瞥了志坚一眼,说:“Encik念完就到我念你!”

训练棚在短时间内就坐满了人。除了刚才就离开的Eason外,连里的每个人都到齐了。契明和志坚同一些步兵师站在训练棚的后端,而宇颢也和纪允站在棚内的一角。紊良随后从他的办公室到来,可是大伙都兴奋地想回家,完全不顾他的存在地继续说笑。

紊良站在士兵们的面前,双手插腰,等了一下子后大声吼:“你们如果不想回家的话就给我继续吵下去!”他的声音,震耳得像雷声,在封闭的训练棚里不停回响。之前叽叽喳喳的士兵们都立即静了下来,只剩下棚外的雨声很有节奏地“噼噼啪啪”着。

等到每个人都坐齐后,紊良便开始说:“这个礼拜你们辛苦了,一直得淋雨。你们今天回去后就好好在家里休息,因为下个礼拜会更加艰苦。我们不只得为后个礼拜的outfield加紧训练,我们也得为NFC开始练习。这两样同样的重要,你们要放十足的心去做,知道吗?”

士兵齐口应声回答。

“但首先,我要让你们知道NFC的commanders是谁。他们是我和OC经过仔细讨论后选出来的。你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都得好好听他们的指挥。因为只要你们成功拿下冠军,你们不只为自己争取到荣耀,你们也让Bravo Company还有11 SIR骄傲。”

“带领你们为NFC训练的OIC就是PS 5,在NFC他也将指挥HQ Company。另外有三个assistant会为他分担责任。他们分别是3SGT契明,3SGT志坚,还有HQ的2SGT少哲。”

现场顿时掀起一阵骚动。

许多人都没有听说过少哲的名字,更何况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得听取他的命令。他们都开始纷纷讨论,向别人探听这位步兵师的来历。

站在后端的契明也同时露出了笑脸。他的计划果然实现了!

而站在他身旁的志坚则郁闷地问他:“怎么那个少哲也进来?”

“是我要求Encik的。”契明竖起了眉毛,得意地回答:“我同时跟Encik要求让你跟少哲一起参加NFC。”

“你干嘛这么做?怎么我都不知道?”志坚带点不耐烦的语气责问道。早在上午契明对他透露擅自推荐他参加NFC的时候,志坚已经感到十分不满了。没想到契明还有更大的秘密,而且还瞒着他到现在!

“那个少哲跟莛书姐姐很熟嘛,所以我要透过NFC合作的机会从少哲身上间接了解莛书姐姐。而如果少哲是我的情敌的话,我更要把他留在身边好好盯住他!”

契明忽然对志坚谈起他的计谋,还真令志坚感到毛骨悚然。

这小子也会懂得运筹帷幄?明天我应该去跑SOC了!

志坚满脑子气愤和疑惑,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说,于是契明继续道:“我看准Encik要捧我,所以才做出那些要求来看看他的意思。没想到他真的答应我所有的要求!你说,Encik不是在push我做PS 5的接班人,还会是什么?”

吓!原来这一切都有来头的!契明几时会想那么多?Encik怎么会那么轻易答应他的要求?难道真是如明所说,Encik力捧他取代PS 5,所以才对他千依百顺??

想到自己在连里的位置似乎无法成功巩固,志坚心里感到万分不是滋味。他一边看着契明得意、超跩的嘴脸,一边啃着局势转变带来的苦涩。他终于忍不住,转身回去办公室。

志坚和契明之间产生的张力,全都看在宇颢的眼里。

少哲前几天有向他提起紊良为这件事而找过他。他以为OC会答应这件事的机会渺茫,所以随口答应了。没想到,少哲已经确定担任这场比赛的副指挥官!

少哲向他透露这件事的时候,宇颢已经心存疑问。虽然少哲摆明的是他的人,但是紊良即上一次把Eason安在他头上后又再碰他的人,的确让他想不通,因为这不是紊良的风格。即使宇颢已经显露了疲态,挑拨离间并不是紊良会想得到的方法。

之前就有契明和志坚担任副指挥的传闻,也就只有他们向紊良献计,所以猜得出他们要求少哲参与NFC的可能性最大。宇颢原本以为是志坚幕后主使,为的是远交近攻,讨好宇颢和他为盟,之后能够利用少哲来里应外合。可是志坚到底有什么能耐说服紊良把宇颢的人放在身边,养虎遗患?宇颢就是想不通。

可是看见那两哥们的反应后,宇颢便大有头绪。志坚明显地对于这项决定非常不满,而契明的反应恰好相反。只是为何契明会推荐少哲,宇颢就不得而知。

大伙解散,准备出营,契明也得意地回到办公室里取他的包包。他才踏进门,就看见志坚独自坐在办公桌后发呆,无视于办公室里人来人往的动静。

他健步走到桌前,拍了桌子便半坐在上面,开始说:“看吧!我就说我在Bravo的事业一定平步青云。哈!有了少哲在这里,我就可以监视他。更重要的是,莛书姐姐也会来找他或宇颢。这样一来我见到莛书姐姐的机会也增加了!只要我抓紧机会,一定能够让她对我刮目相看。所以我说,只要我努力,一定就能赢得她的芳心!”

契明一股气地咯哩叭唆的,志坚仍然不为所动,双手十指紧扣地呆望着桌子的一角。他始终无法接受刚刚所发生的事;紊良已经明确地表示力挺契明,而现在契明又在他面前炫耀着自己如此得宠。原本趁刚才在办公室里独处时尽全力平抚的心情,现在又被契明的连环轰炸给惹恼了。

你再不给我消失,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志坚生闷气地想。

契明见志坚一语不发地坐在那儿,便用手在其眼前摇晃,说:“怎么啦,坚?中邪了吗?”

等志坚仍然毫无反应,他便假设性地说::“哦!现在后悔了是呗?早就要你不要接那个Eason的duty了嘛!现在我们都出去玩,你就只有在这里发闷气的份了!”

契明在耳边一直唠叨着,令志坚烦不胜烦。他终于有所动静,吸了一口气,然后凌厉地说:“Will you shut up?”

契明为志坚突如其来的发飙感到不知所措,仿佛一路奔跑时忽然摔了一跤,跌得狗吃屎。可是他察觉志坚心情似乎有一点反常,的确有不想向人透露的心事。虽然来得有点突然,但是以志坚阴暗、凡事都往心里塞的个性也不足为奇。

契明立刻收拾了心情,决定不想加俱志坚不好的心情,便以不受其影响的口吻,开玩笑地说:“不会吧?才说两句就发火?说笑而已嘛,我们是brother,不需要对我凶咯!”

怎知志坚竟站了起来,临走前还瞥了契明一眼,吼道:“你烦不烦啊?难道你还看不出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吗?还一直对我碎碎念!谁要跟你做brother?”

经志坚这么一吼,整个办公室里的人都给吓呆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见志坚发火,而且还对他亲如兄弟一般的契明破口大骂。

在办公室一角的3SGT冠成和3SGT俊纬见状,便窃窃私语,道:“他是不是吃了炸药?”

站在一旁的锦泉从他们后面却插嘴:“也许志坚发现契明在他背后劈腿。”

两人莫名其妙地回望锦泉,脑袋冷到发麻,都不知如何回复是好。

这下你总该安静了吧!志坚心里沾沾自喜地想。

感情就算再好,他偶尔也得给契明下马威,让他知道分寸,知道他不会永远忍受契明的自我表现。怎么说,他也的确需要一点空间来让烦躁的心情复合;若越拖越久,到时候他就不只是会对契明大吼而已了。

可是契明这下可给志坚惹得火大。原本是想要和志坚分享自己的快乐,然后又试着缓和他烦躁的心情,怎知道却热脸贴冷屁股,挨了一顿骂,之前愉快的心情都给志坚的臭脾气给浇息了。

尤其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契明又下不了台。他可以从眼角看见许多人都在交头接耳,以为他没有看到。志坚那么地不给他这个兄弟面子,简直就像刚才一样跌得狗吃屎,只是这次志坚还塞一坨屎到他嘴里。

契明逼于无奈,只好故作不屑地回应:“好啊!不做brother就不做brother。亏我还真的把你当好兄弟一样!。”

怎知契明才刚说了这句话就感到后悔万分,毕竟他的话也落得太重。就算志坚真的不留情面地骂他,那也只是因为在气头上,他也不需要跟着瞎起轰,把事情搞得更僵。

可是不该说的也说了,契明也只好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暗暗自责。

契明这么一发飚,令志坚也感到十分惊讶。他一直以为契明都非常在乎他们的友谊,因此也没有料到他会说出那么决裂的话。志坚开始怀疑自己或许真的太过分,没有好好理会契明的感受。

他这时也发现到其实周围有不少人在目睹他们的吵架实录。或许契明因为在众人面前下不了台,所以才会如此回应。

志坚想着,想着,却又忽然察觉到自己似乎对这段争吵也放太多心思。他什么时候开始在乎契明的感受?他怎么可能会为敌人着想呢?就算契明真的生气又怎么样?就算他是觉得下不了台又会怎么样?他越是在乎契明的感受就越是泥足深陷,这是战场上的大忌!

可是他达成目标的其中一个途径,就是靠他和契明的良好关系。若他现在就把他们的友谊给搞砸了,岂不是前功尽弃?

好不容易为自己的行为找到借口,志坚开始‘名正言顺’地后悔对契明发脾气。他转身想要向契明道歉,却发现他已经走出办公室,不见人影了。而办公室里的人也被解了静穴,全都匆匆离开这是非之地。

面对这落漠的情景,志坚不禁感到一阵失落的感觉,仿佛心中莫名地开了一个洞。他呆望着大门好一会儿,终于接受事情发生就无法挽回的事实。也许周末过去后他们又能重修旧好,反正现在为这件事烦也于事无补!

志坚想通后,便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回房换上制服准备到食堂值班。

是夜。

Last Parade结束了。

志坚又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重复着熟悉的程序。

就只有周末的晚上,这样的一个晚上,他才能安枕无忧地借契明的帐号来骇进去国防部的机密档案库。要骇进一个具有多重保安系统的资料库绝非几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而平时做COS时,都会有人三五不时地到办公室,不是要做事,就是找人。每当有人闯进来,他都得终止所有程序,待侵入者离开后才能开始重新骇客行动。久而久之,志坚也开始放弃企图在周日盗取资料。

就只有在周末的晚上,当没有其他连里的人留在营里,当没有人值勤守卫,当夜色成为掩护他行踪的帮手时,就是志坚下手的好机会。

于是这晚,志坚在黑暗中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双手打字的节奏和窗外雨点相互配合,眼睛也没有离开电脑荧幕。

可是这晚,志坚却无法全神贯注;他脑子里一直重播着几个小时前他和契明争吵的状况。虽然他表面上坚决咬定对契明的好只是在于利益上的考量,可是他心坎里的一角却不停地申诉,要他承认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接受了契明这段真挚的友谊!

要不是因为那潜意识里不断传来的申诉打断他的思绪,他也不会一直在脑子忽然漂移时打错字,导致骇客程序又得重来。

好不容易歹到的周末,难道就这样浪费了吗?啊!够了!契明不值得我这样做!

经过几番波折,志坚总算顺利潜入机密特区里。其实他这一次的目的没有什么,就是想要特别调查宇颢的背景。

还记得刚才志坚无意中看见宇颢和前来演说的高层长官BG Ong互相打招呼,似乎稍有交情。这让志坚怀疑宇颢的势力到底是来自于他对士兵们的说服力,还是另有内情。

怎么说一个小小的CPL要在一个部队里呼风唤雨绝对是一个非彼寻常的事。而志坚也从其他的士兵口中获知,宇颢做事无往不利,好像在做每项工程时都有内幕一样;他不只表现出色,还能够一一达到上头的要求,仿佛他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上司量身定做一样。

也因如此,他特别受长官们的爱戴。也因长官们对他的眷顾,其他大大小小的主任、务长都尽量给足他面子,使他做什么事都得心应手,人际网络极为令人称羡。

有了这个人际网,大大小小的士兵也开始在遇到困难时向他求助。什么遗失器具、得罪上司、调换职位等要求源源不断。这些求助者从不为宇颢的假和蔼,真傲慢的态度给止步,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向他低头就能避免无妄之灾。

所以志坚才那么想知道宇颢制胜的秘诀。若他无法效仿,至少能够掌握多一点宇颢的资料来靠拢他。

这时他眼前的银幕显现出查询个人资料的页面。

志坚从文件夹里掏出那时从OC办公室里影印出来的资料,并从容地在“军阶与名字”和“身份证号码”的栏目中填写了宇颢的资料。

按下“输入”键后,页面转换成简约却布满文字的模式。

志坚望着宇颢入伍前所拍的照片,不仅感到讶异,因为宇颢现在和入伍前的神情完全判若两人!

十八岁的宇颢拥有一股阳光、正面的气魄。虽然当时的他较胖,可是他所散发出来的是让人觉得值得信任、依靠和富有亲和力的魅力。反观四年后的他,不只样貌成熟了许多,他平时所带着的虚伪外壳也对他的冷漠、阴暗的气息加俱不少。

其他的项目里的资料都如志坚所知——他在什么孤儿院长大、就读什么小学和中学和患有什么隐疾等。

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网上的资料多了PC定期访问的连接内容。

每两个月,排长都会和他管辖的士兵进行例行访问,以探查士兵们生活中心理上和生理上的状况。若士兵没有被上司善待,排长盼能从中获取线索。或者士兵们在兵营外头碰上什么感情上的纠纷或惹上什么麻烦,排长也能从中了解并加以协助。

而排长的其中任务就是在访问后把内容上载到资料库。

志坚大略翻查了几页;宇颢刚当兵的日子里,访问都没有什么记载,都是以“状况良好”做内容,似乎他之前的上司并没有什么责任感。反而到了他转来11 SIR后,才有更多详细的记载。

尤其在今年四月后,更是满页的记录。而当时排长的结论都是:

女朋友茜如的过世使他非常沮丧。他精神似乎有些紧张。

建议他寻求辅导帮助。

心理辅导员Miss Kwong回应辅导进行顺利,士兵在谈吐间少了前阵子的悲观。

茜如这个名字在Bravo里并不陌生;志坚早在刚进来的时候,一个‘惊悚故事之夜’的聚会里,就听说半年前有人从城墙坠楼身亡。事发之后,诡异的传闻接二连三,巡逻队更是际遇连连,搞得营长不得不应巡逻队的要求,12点前后无需巡逻城墙一带。

坠楼身亡的,就是茜如。只是当时老鸟们都对她的身份三缄其口,没有人肯透露有关她的资料。

原来,宇颢和这个军营传说有关联!

更有趣的是:

士兵近些日子的态度和四月事发前有极大的反差。他表现得有点傲慢和拥有极端的防御心智。部队里对他的谣言不断而且不利。似乎从以前的和蔼可亲转变成人人害怕的角色。但是论人格以外的工作表现仍然出类拔萃,事半功倍。

读到这里,志坚心想:原来宇颢是在茜如出事后才变成这样。要在短时间成为人见人怕的恶霸也不容易。

志坚边想着,边莫名其妙地想到了山岜炒饭。他吞了口口水,烦闷地骂自己:今天怎么了?一直心不在焉!

他打起精神继续读下去,可是接下来的内容就差强人意了,因为“士兵似乎有意隐瞒心里的话。”

可是:

被问及传闻中和Bravo CSM SSG Hong闹不和的事情有所回避。对他辅导员的查问结果否然,原因在于辅导员不能透露辅导内容。但是辅导员表示一切如往常一样。她表示她有责任,在察觉宇颢将对自己或他人进行身体上的伤害时必定会通知部队。

但是他对别人造成心理上的伤害呢?志坚又呆望着面前的玻璃窗想着。

这场雨也下得够长的。它不停地在玻璃窗打着稳健的节奏,“嘀哒!嘀哒!”的,正把志坚送入催眠状态。

时身后窗外有一辆车驶过,车头灯顿时照亮了办公室。进入半昏睡状态的志坚原本没有注意到什么。可是他心想不对劲,回想那一幕,当灯光打在他对着发呆的玻璃窗时,玻璃上竟照出他身后站着一个人!

志坚大吃一惊,猛然回头探个究竟。可是因为之前对着电脑荧光屏,使他顿时无法适应身后的黑暗。

然而他却听见脚步声向他逼近,还有塑料袋摩擦的声音。无可否认的,他身后的确有人,而且那人正走向志坚!

在这一瞬间,志坚竟然惊慌失措,呆滞地望着房间的另一角,等待眼睛适应这片黑暗。原来黑暗不只能成为他秘密行事的掩护,也是让他失去理智,启动那从原始时期遗留下来,并潜伏在每个人内心对黑暗的恐慌。

那个人的脚步声也渐渐消失了,因为志坚的心跳声已经掩盖了周围所有的声音;就连刚才催他入睡的雨声也似乎不再打在窗户上。而即使办公室里的冷气再冷,汗水还是不经意地从他两鬓滑下;他弯着腰,收起腹,慌乱地在办公室里探听任何动静。

直到那个人走到他身边,志坚才豁然回过神来,发现一切要补救已经太迟了。

那个人把一个弥漫着山岜炒饭的袋子放在桌子上,便趋前望进志坚的脸,说:“怎么啦?吓到你?谁叫你做事那么投入,连我进来了这么久你都没有发现到。”

虽然他还看不太清楚,可是听那把声音,志坚还是能辨认出那个人确实是契明!

志坚尽量趋身挡住电脑荧光屏,企图转移契明的注意力,问:“你怎么来了?”

契明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坐在志坚的身旁,说:“怎么啦?还生我的气啊?”

契明的语气听起来好像是想要复合,这样让志坚感觉怪怪的。所有快乐的滋味都从刚才的洞串回心里,弄得他感到胸口传来一阵凉凉、痒痒的感觉。这种感觉,加上他对于被揭穿骇客进机密网的紧张,让他顿时忘了怎么说话。他只好别扭地摇了摇头。

契明见他表现得那么不自在,以为口是心非。于是他拍了志坚的胸口,说:“就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你看,我买了sambal炒饭来赔罪!”他从袋子里掏出了一盒炒饭,递到志坚的面前。

明明是我的不对他还这样委屈自己来赔罪?志坚不可置信地想。这样珍惜他的人还真的不多。尤其这种好意是出自他的敌人,这个事实更让他无话可说。

等到你发现我对你的假情假意那天。。。等到了那天,志坚也不敢多想。

志坚接过了饭盒,无声地表示接受了契明的道歉。契明也放心地靠在椅背上,望着志坚感动地开始吃他特地买来的宵夜。望了不久,他的视线转移到荧光屏上。他好奇地往电脑移过去,问:“你在做什么?那么勤劳?”

才刚卸下戒心的志坚肾上腺素又开始猛飙。

他向前企图阻止契明看荧光屏,嘴里念着:“没有什么。。。”可是为时已晚,契明已经看见宇颢的照片!

“哇!这个人好像宇颢喔!是他吗?”契明不顾志坚的拉扯,继续观察荧光屏里的网页。“真的是他吔!这是什么网?怎么你可以查询他的资料?”契明边说着,边伸手找滑鼠来游览刚刚发现的网页。

可是这时志坚已经放下饭盒,成功地用身体挡住契明和电脑,说:“你不可以看。这是OC要我做的机密的事情。他吩咐过我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更加不可以让任何人阅读士兵的个人资料!”

志坚说得振振有词、理直气壮,还真的让契明信以为真地说:“真的吗?OC怎么一直找你放工后做事?上一次也不是要你影印文件?你被他剥削了也不知道!他这次到底要你做什么?”

志坚眼见脱口撒的谎竟然能够骗过契明,不禁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假装无知地回答:“我也不清楚。他交代的时候也神神秘秘的;也许他要做不可告人的事情吧!”

他说得煞有介事的,令契明听傻了眼。契明抓住志坚的手臂,说:“这样一来,说不定这不可告人的事有可能是犯法的!他是想找你做替死鬼!你怎么还去做呢?难怪你刚才那么烦躁,一定是心里在挣扎着该不该做吧!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跟你吵架,听一听你的烦恼,你也不用要替OC做这种事了!”

契明对着志坚的真挚眼神,在黑暗中泛着光,让志坚心里啼笑皆非。他反抓契明的手,安慰地说:“没事的。他要我用的是他的帐号,做的只是把一些士兵的资料印出来。我应该会没有事的。”

“哦,是这样吗?那你还是小心一点吧!以后OC再叫你做这种事情你就拒绝嘛!早说过你心肠太软了,容易相信别人。”契明苦口婆心道。可是契明的“忠言”进了志坚的“逆耳”,都变成惹人发笑的言辞。

自己都搞不定了还在那里劝我?志坚暗笑道。

“你还偷笑!你又是答应OC做事,又是替Eason stand-in,过不久就连armskote你也要去管了吧!”契明观察入微地指出。

志坚却轻声地半掩饰内心的心虚感,说:“OC是我们的boss,没办法!而Eason嘛,我也只当他是个损友敷衍敷衍罢了。反正我也有钱拿。”

“损友也好敷衍?那好朋友呢?”契明用手肘戳了一下志坚,问。

经契明这样一戳,志坚差点咽得把饭给吐出来。等他喘了一口气后,便搭过契明的肩,瞎掰地说:“好友啊!就是要敷眼咯!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受得了你?”志坚说完便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让契明更加了解他的意思。

契明听了哭笑不得,只好扮无辜地说:“哇!这样说我?看来被敷了眼睛的是我吧?你每次酸我都没有生气。”

“要不就去洗一下眼睛把眼屎洗掉,不然就去带眼镜咯!”志坚继续无厘头地说道,两人也一来一往地胡言乱语一番。

契明最后逼着志坚专心把饭吃完,然后又开始阅读宇颢的资料,说:“我还真不知道宇颢曾受到这么大的心灵创伤。我一直以为他是个神经病而已。”

“你这样说,似乎对他的偏见已经化解了。” 志坚试探性地问。他现在最不想要发生的,就是连宇颢也站到契明那边。这样一来,他就得孤军作战了!

“哪儿的话?我只是惊讶宇颢那个嚣张的小兵竟然也有人性的一面。我还以为他从小就养成那种爱把人逼到墙角的性格呢!”契明为自己答辩道。他继续说:“记得那天俊纬的事吗?那正翔做错事就应该罚。没想到那个宇颢竟然为了帮一个man而假公济私,污蔑俊纬的枪生锈,还把这件事交到1WO Yong那里,害得俊纬要sign extra!”

“这也不能怪宇颢啊!平时要是少哲发现的话,还会放chance,要我们把枪清理干净就算了。但是那时是1WO Yong陪同他workshop里的technicians下来巡视才发现,我们也没办法。” 志坚原本想要像平日站在契明那边,可是心里却又忍不住为宇颢说话。

这种对宇颢的好话应该等他本人在场的时候说才有impact嘛!志坚自责。

幸好契明只顾着攻击宇颢,没有察觉到志坚的反常。他继续批评:“才怪呢!有man跟我说正翔的确有找过宇颢投诉,并且答应他利用自己是OC的runner的优势来帮宇颢在OC面前说好话,这样一来宇颢就能够劝OC把Eason除掉。”

宇颢企图扭转局面的传闻在士兵们的圈子里已经非常普遍了。每个人都认为宇颢这一次的装弱气势是想扮猪吃老虎;让紊良以为得胜后趁其不意反将他一军。对于宇颢的真正计划也成为茶余饭后的话题。而宇颢的“出击时间”更是让人不停猜测。

虽然志坚也认为宇颢最近的表现只是伪装,可是他并不觉得宇颢会利用连里的任何一个人来反败为胜。就像正翔求助于宇颢的事情,结果都弄得众所周知,宇颢要是有什么打算也会全盘打消。志坚最大胆的猜测,是宇颢在利用正翔来声东击西,起个烟障来模糊众人的视线,以便私底下进行更全面的反击。

“或许吧!我只是不了解他为什么会往这样的路走下去。若真是茜如的死让他悲痛不已,那也不需要变成这种心机重、凡事都和人杠上的性格啊!” 志坚随口说。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想因为正翔的事和契明又闹分歧。

契明听到这里,眼睛发亮,便兴奋地说:“说不定茜如的死另有玄机!”

志坚打了契明的头,说:“你也看太多悬疑小说了。”

“什么嘛!说不定茜如是被谋杀的,而Encik就是杀她的凶手!”契明瞪大双眼,像是疯狂博士一样,煞有介事地说到。

可是志坚完全不理会,只顾着吃他的夜宵。

契明见志坚毫无反应,便叹了一声,说:“我说得那么生动你却不赏脸?”

志坚满嘴食物地陪笑回答:“说生动,还不如说你自己的事情。这样我还不至于吃饭吃一半就睡着,咽死!”

“我?我还不是这样?就是跟其他人一样‘O’levels后就读JC,然后就来当兵了咯!只是我读书也没有那么厉害,所以我在想,只要能在NS的时候证明自己的实力,让我的爸妈以我为骄傲,将来大学毕业后就不用因为我学校成绩不好而找不到工作。”契明开始说道。

志坚却讽刺地回答:“能读上大学就够了,NS做得好有什么用?只有想sign on的人才会xiao on吧!”

“总好过当一个storeman窝囊地躲在store里面吧?两年下来什么都没做,还不是浪费青春?”契明愤愤不平地回呛。

可是志坚还是持不同的角度,说:“做storeman,做driver,甚至做clerk都没什么不好。他们有他们要做的事,只是他们的工作比我们轻松多了。要是没有他们,我们出去outfield不就饿死了?”

契明转了一圈眼珠子,却打算不再和志坚争执下去:“是啦!你应该去做clerk的代言人,老是帮他们说话。哎!不要说他们了,反正我们都不会和他们有多大的接触。不然来谈谈你吧!”

志坚本来想要逃避契明的提议,却逃不过契明的撒娇攻势。于是他举双手投降,道:“好啦!好啦!你就只有这几招,换点别的好不好?你这些act cute的动作就留给你的section好了。我才不吃这一套。”

志坚又咬了一口饭,然后说:“我呢,没有像你一样,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去JC的。我中学留级一年,之后就到poly读书咯!幸亏我读的是mass media,要不然我看我连poly也读不完了。”

“哇!Mass media——大学也很难进耶。”契明带着羡慕的眼光说。

可是志坚却似乎呛到了一样,咳了几声后急忙地澄清:“我又没有说我要读大学!”

“你不读大学要读什么?你读的mass media是怎样的?一个diploma就能找到工作了吗?”契明毫不避忌地问。

志坚想了一想,说:“可以加入什么传媒公司的吧!或者是广告创作之类的。”他很想成为正规军人,却坚持不向契明透露。“你要知道,我读mass media就是学习如何掌控别人的心思,做广告就是要懂得拿捏这点。”

“天啊!那我一定是你的白老鼠咯?要不然我怎么会被你掌控得服服帖帖的,还和你称兄道弟的。”契明讲得非常认真,却只换来志坚嚎啕大笑。契明不耐烦地打了一下志坚的手臂,说:“好啦!我先去上个厕所,待会儿再跟你聊。”

志坚望着契明的背影消失在办公室里的黑暗,心中却又不停地再打转:契明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像他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这样天真烂漫?难道世界上真有这种天使一样的人?

志坚想着,忽然想起应该关掉电脑。几个点击后,荧光屏便展现了这样的询问:

钟契明,你真的要登出系统吗?

志坚正想要点击“是”的按钮的瞬间,大门竟然“砰!”的一声暴开,吓得志坚差一点儿魂飞魄散。只见契明离玄之箭般地跑了进来,说:“坚!江宇颢没有book out。而且他还在armskote里面,鬼鬼祟祟地在找东西!”

这消息也实在让人好奇到志坚二话不说就起身往大门走去,完全忘了他刚刚想做的事。岂料契明竟然望进了电脑荧光屏,问:“诶?怎么有我的名字?”

志坚听了有如晴天霹雳,好想当场剖腹自尽。

怎么一兴奋起来就忘了正事?

他急忙地回过头登出系统,凭空想了一个借口,说:“哪里嘛?明明是‘史志坚’。走吧!我们去看看宇颢在搞什么鬼!”

他硬拉契明出门,才拐了一个弯就看见宇颢正在关枪库的门。

虽然之前的小雨已经转停,但是办公室外头依然十分潮湿、阴凉。从屋顶上流下来的雨水,像透明帘子般摇曳风中。走廊四处也能听见雨水流过水沟、水管的“唰!唰!”声。而就算走廊上的灯都已经熄了,但是志坚他们刚从漆黑的办公室里出来,所以仍然能够看见宇颢手里拿了一叠文件。

“你看他手里握的文件,是不是写着Secret?这么晚了,他要带机密文件去哪里?”契明以他锐利的眼睛当场直击。

志坚在他身后“哼”了一声,轻声地回答:“想知道,就去问他好了。”

说着,他便跨步走向已经背对着他们的宇颢,说:“宇颢!你刚才不是hand over armskote了吗?怎么你还可以进去?”

宇颢似被触电一样地转身。虽然灯光昏暗,但是恰巧远处的一道雷光微微照亮了兵营,让他脸上的惊讶无所盾型。他愣了一下,想要辨认出到底是谁在他身后。没想到眼睛适应黑暗后,竟然看见志坚和契明二人。

“是你们啊!”他收复了受惊吓的心情,扁着嘴、皱着眉,回答: “忽然发现把东西落在armskote里面,就跟DO拿了钥匙,明天再hand over。”

“是吗?那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怎么你拿着Secret file?”契明从志坚身后走出来,尖锐地问。

宇颢又愣住了一会儿,似乎被契明的问题给问倒了。可是他却很快地恢复,说:“这是Secret的file吗?我没看清楚呢!我刚才需要一个文件夹放我的纸张就随手拿了一个。”他翻了文件夹来看,然后又说:“哎呀!还真的是写着Secret。”

看着面前两个人一脸狐疑的样子,宇颢便问:“你们不相信?那。。。我让你们看里面的文件,都不是机密的档案。”他翻开了文件夹,也翻了文件里的前几页给志坚二人确认。文件里都只是一些手写的数字,宇颢声称是利用空档的时候对算枪库里器具。

他们无奈地看着对方,虽然心里想要针对宇颢,但是却没有充分的理由刁难他,只好放他走。

“好啦!我们只是问问而已。”契明挥手,示意宇颢可以离开了。等到宇颢上了楼梯后,契明又说:“哎!还以为可以tekan他叻。算了!我还没上厕所,尿好急啊!”说着,他便往厕所蹿去。

可是志坚觉得宇颢今晚的举止都非常古怪,似乎他真的在隐瞒些什么。

他想着想着,忽然一阵微风吹过,撩起了他的烟隐来,于是他便前往训练棚的吸烟区去。他才转个弯,便听见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他心想:那契明又在瞎忙什么?

志坚把头伸出棚子,想要叫住契明,却看见远处的楼梯口有人影闪过。他心里直觉那个身影一定是属于宇颢,便毫不倦怠地朝楼梯口溜去。他才刚到了楼梯口,便看见那身影匆忙地从楼梯脚外的山坡跑去,手里还拿着那熟悉的分红色文件夹。

不用说,那一定是宇颢!

宇颢在山坡下的军营大门等了一会儿,就有一辆轿车从军营停车场的方向驶过来。那车停在宇颢的面前,后者也随后上了轿车。车子不一会儿的就往大门开去,守卫的士兵也问也不问地开了门让车子出去。

但是让志坚咋舌的是,当车子驶出大门时,看门的守卫竟然向轿车里面的人敬礼!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