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十三章: 江水的源头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一    傍晚,烈日当空,和早晨的细雨纷飞形成强烈对比

莛书才在一个钟头前决定的事,全都亏契明交友广阔又乐于把自己的快乐分享给他的相交,所以不经多磨,就在部队里传得沸沸洋洋的。

少哲则像幽魂一样地飘回他的工作室,一路上把遇到的人当作擦肩而过的幻影;他听不见他们对他的问候或谈话声,因为他耳边充斥着莛书之前所说的话,像天籁一般,牵萦他的每个思绪。

另一边厢,通讯库也格外的热闹。忽然之间有许多人前来问及下个星期演习得出借的通讯器材,而他们大多都是跟着一个连里的通讯步兵师成群结队地到访,为的就是目睹绯闻女主角的娇容。

可是莛书一点都不惹恼,因为她脑子里都在反问自己走这一步的决定。她开始怀疑这样反而会弄巧成拙,加剧她的烦恼。尤其是当步操比赛结束后,宇颢若还没有所表示,她就麻烦大了!

到时候她该耍赖不认账,还是铁下心在少哲和契明之间选择其中一个交往呢?

莛书这么样地躲在通讯库角落里发呆,搞得助理CPL Yeo为了打发那些来鸡婆的人而心力交瘁。好不容易,CPL Yeo说服她“收摊”走人,提早关通讯库,等到明天风波平息后再处理手中的事务也不迟。

而宇颢更是处在一个失神的状态。少了纪允这个好助手,他得全权打理枪库。平时要他这么做,甚至要他同时打理整个部队的枪库都未必难得倒他。可是他整天若有所思的,傍晚时分士兵还枪的时候爱理不理,又碰巧让Eason歹到士兵自由出入枪库,借题发挥,结果宇颢不得不答应签两支来平息纠纷。

虽然说莛书午后的剖白让宇颢失去了分寸,但其实他所烦恼的,不是挣扎着是否该接受莛书。

莛书,在他的心中,是永远也替代不了茜如的地位。他烦恼的,是因为他的犹豫而导致他关心的人受到伤害。少哲因为他,只能在莛书身旁苦苦等候,他不但毫无怨言,还继续以兄弟之称和他相处。而莛书也因为他而受牵绊,放弃了其他男生对她的追求,只为等待宇颢释怀茜如的一天。

而之后事情的发展,正中他最担忧的转折。莛书不止硬把少哲牵扯在内,连天真烂漫的契明也被卷入其中。眼见他的优柔寡断像黑洞一样不断让身边的人无辜受累,而他却束手无策,宇颢更是倍感懊恼。

晚饭时间,宇颢独自到食堂。他故意在较迟的时分去吃饭,为的就是避免和任何人,尤其是莛书或少哲,碰面。在他还没有理清自己的思绪之前,见面也只会加深他们之间的尴尬。

食堂里的人的确已经寥寥无几。端食物一方的那面墙,墙上挂着的数点屏幕上,正播放着字幕提醒人们食堂即将结束运作,好像在军舍里还没吃饭的人能够看见一样。

当然,这么晚到食堂,食物也所剩无几。但是唯一的好处是,端食物的auntie们,到了这个时候为了不浪费食物,都会给多一点的饭,多一点的料,也算是弥补一些食物欠缺的遗憾。

食堂里的人,大多不是一些饭后继续闲聊的军官或步兵师,就是因为其他琐事延误用餐时间的后勤人员。他们三三两两地坐在食堂的每个角落,军营太大,人数太多,也不能怪他们对彼此那么生疏。但是他们之间还是会不时传来一阵欢笑声,在空荡的食堂回荡着,增添一点温馨的感觉。

宇颢散漫地走去端饭处,熟练地把计算筹码投进去属于11 SIR的箱,取了盘和餐具后,就走到乘饭的助手面前。那助手为排在他前面的士兵乘好饭后便叫着宇颢,要他把盘子再往前递过去。

魂不守舍的宇颢,让助手连声叫了几次,却还是发呆着。直到他前面的人推了他的手,宇颢才豁然回过神来,把盘子递过去。那个盛饭的auntie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话,宇颢却没有听见,只是敷衍说了声谢谢,便想离开。他这时才发现刚才推他的人仍然站在他面前望着他。他打起精神仔细一看,才赫然发现站在他眼前的就是莛书。

明明是想要避免和她碰头,却又偏偏撞上了,让宇颢不知如何是好。他“诶”了一声,便尴尬地低下头回避莛书的眼神。两人并肩在乘饭的柜台往下走,取了水果和汤过后便往那些平行排着的长桌,找个位子坐下。

其实也不是他们一起找个位子坐下。

宇颢故意不拿水果,想要早一步离开柜台,趁莛书没注意时消失。可是食堂就是太空荡了,宇颢无论怎么快步走都还是走不出莛书回头后的视线。莛书心里暗骂宇颢孬种,紧跟着宇颢,在他安顿下来的位子对面坐下。

宇颢一路低着头安静地吃饭,连眼神都不敢提起来,就深怕对上了莛书的眼睛。他们之间,除了两盘饭,就是食堂里其他人的对话声还有从厨房里传出来洗刷、铿镪声。这段沉默实在是太让人受不了,所以莛书终于开口,说:“我认识的那个潇洒的宇颢跑到哪儿了?你刚才不是还在跟我耍嘴皮子,帮少哲说话吗?”

平时回嘴如吞口水的宇颢,这时竟然词穷,面对莛书的质问竟然只懂得吞下嘴里的饭。

莛书四周张望,之后又说:“不只是我,连cookhouse里的每个人都感觉得出来你现在有所不同。你看,他们都在偷偷地看你。”

“是看我,还是看你啊?”宇颢总算开口,却是带着酸溜溜的语气回答:“你可是今天的女主角喔!部队里有谁不知道你对契明和少哲下了英雄贴,要他们接受你的比武招亲?”

“你吃醋啦?”莛书语带挑逗地说。“但是我的事情闹得再大,也没有几个人会认得我。不像你,是兵营里的风云人物,早就有一大堆人认识你。你平时意气风发,今天却若有所失的,很引人注目。”

宇颢继续搅着饭,那从很久以前就已经没有吃到半口的饭。

“我还是我,没有什么改变。”他淡然的说。

莛书知道再这样谈下去将不会有结果,于是便开门见山,说:“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我的决定吗?”

莛书的问题在宇颢的耳边荡漾,让宇颢不得不正视现时的局面。虽然说他并不是完全对莛书没有感觉,但是茜如回忆的包袱,还有少哲友谊的责任都是左右他决定的因素。自己的私心不比这些在他心中同样占极大位置的人的利益来得重要。

于是他选择放弃。

于是他决定快刀斩乱麻。

莛书不能因为他的自私而受苦。

我要让莛书死心才好。宇颢打从心里斟酌。

他放下他的刀叉,双手摆在桌面上,整个晚上第一次直视莛书,铁了心地说:“没有。”

“没有”,这两个听似单调的字,明明是很冷漠,明明是很不屑,传到莛书耳朵里却似乎隐藏着千言万语。她的直觉告诉她,从宇颢口中传出来的这两个字另有玄机。

她知道:宇颢在这两个绝情的字中还留一点犹豫。

“不要心口不一。”莛书坚持道。

无奈宇颢已经收拾餐具,准备离开。

他在莛书说完话后稍微地回眸,却又把眼珠子转向远处的天花板,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他说:“我刚才在armskote里忙得不可开交,又莫名其妙地签了两支。我心里已经够烦了,你就不要再拿这种芝麻绿豆的事情来烦我了。我江宇颢说一是一,信不信也不由得你。”

他跨过板凳,临走前又说:“我这最近会比较忙,你就少来烦我了。”

宇颢狠下心说出一连串的话,一时让莛书难以接受。当她终于脱口说出:“No, you don’t mean it!”的时候,宇颢已经不屑回头地离开。

他不是这个意思的。莛书心里念道。我看得出他还有一点保留。我看得出他只是故意说那些伤人的话来把我逼退的。一定是这样!

莛书想着,不禁沮丧地低下头。虽然她内心非常悲痛,眼泪却不曾在她幼黑的脸颊上滑落。她是个无比坚强的女孩,面对挫折时从不悲伤至崩溃。更何况她相信宇颢刚刚所说的都是口是心非,她怎么可能为不诚实的言语而流泪呢?

宇颢,你越要我放弃,我越是要你接受我!

宇颢故作冷漠地往食堂的一角走去,因为他知道莛书正从后面望着他离去;他就是不回头,怕的就是看见她悲伤的眼神后又会心软,跑去跟她说他那些话都是说来气她放弃的。

他才转过了一个角落,便自责地把头依在面前的墙壁。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尝试催眠自己这样的决定是对的。

我花了一整个下午来整理我的情绪,才做了要让莛知难而退的决定。江宇颢,虽然这残酷了一点,但是这都是为了大家好!所有人的幸福,就等着我做这个撕肺一样痛苦的决定!

宇颢又把气慢慢地吐出来,企图让自己的心得到一点平静。调试心情的当儿,有一支手搭在他的肩,还关切地捏了一下,说:“何必搞得自己那么痛苦呢?”

这把熟悉的声音,沉重而厚实,宇颢一听就知道是他干爹在他身后。他转过身,企图板着脸问:“Sir,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干爹穿着No.3的制服,由浅青色的衬衫配上深绿色的长裤和黑色皮鞋组成。肩膀上左右各两颗星显示他的军阶,点缀他胸前满是缀饰的气派。他右胸口袋上方摆的都是他历年来所获得的奖章,而左边则挂着他的名牌,名牌上清楚写着:Ong C H。

“究竟什么事能够让无所不能的宇颢那么恍惚?”BG Ong用他粗旷的手搂住宇颢,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说:“走,这里太吵了,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城墙上。

夜幕已经低垂。两个人就站在城墙上,遥望正前方的兵营大门。他们身后的行政大楼高高耸立,依着没有月光照明的黑夜,轮廓若隐若现,就像个暱藏在夜掩护下的庞然怪物,准备给不经意路过的人来个措手不及,将他们屈服。

宇颢和BG Ong来到城墙上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两人都静静地等待彼此开口。宇颢非常想知道他的干爹忽然出现在兵营里的理由,因为他们在几天前已经碰头见面,照理说短期内没有必要相会。他要的资料宇颢那时已经交给了他,就不知道他这一次回来,而且还那么公然地出现在食堂外,是为了什么目的。

BG Ong也很想从宇颢探听几天来的状况。之前看见他和莛书的对质,就足以让他拼凑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他不敢妄下定论,要等宇颢自己澄清。

宇颢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便打破沉默,说:“你还没告诉我你今天怎么会来这里呢!”

“看来你消息再怎么灵通也有极限。”BG Ong笑着回答。“我是回来找你们的CO讨论NFC的详情。NFC的反应还不是很理想。。。没有很多unit表示会参加。我希望借你的unit来抛砖引玉,鼓励其他unit参加。”

宇颢仍然看着前方,默默地点了点头。BG Ong接着又说:“前几天我们匆匆会面,我还没有对你近来的状况表示一下关心呢!怎样?你在11 SIR里过得还好吧?”

“我不是在我的report里面写得很清楚了吗?这里就像其他unit一样,充斥着昏庸没用的人。他们当兵,不是因为在外头吃不消,就是因为来NS,不准备投入太多心力的小伙子。你就算策划再完美的体系,总会被他们这些人搞得一塌糊涂。”宇颢一口气地说。在短短的几句话里,宇颢从开始的冷静到按捺不住,透漏出点滴激动,让BG Ong都听在耳里。

宇颢停顿了一下,然后声音微微颤抖地作结论,道:“要不是我懂得保护我自己,恐怕早已经被他们那些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BG Ong若有所思地观察宇颢,等他说完话,过了片刻的沉默后,便点点头,说:

“有哪个军队会是完美的呢?难道你从没想过,这些体制,都是为了控制他们而设的吗?没有了Medical Board,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个chao keng的man能够得逞,顺利逃过当兵的责任。要不是有LRI还有stocktaking,也不会有逼着storeman做事的CSM,来确保我们有充足的战备能力。要不是我们肯拿钱养他们,会有这么多人心甘情愿地来当兵,甚至牺牲他们的自由sign on吗?”

“SAF就象是一栋大楼,里面的军人就有如大楼的支柱。虽然有很多支柱都不是很完美,有的角缺了一个口,有的甚至里面长了白蚁,近乎不能发挥撑住大楼的功能了。所以我们用严厉的规矩,还有金钱和铁饭碗的保证来加强每根柱子的能耐,就象是灰水防止支柱腐蚀的程度或鹰架代替完全腐烂的支柱一样。”BG Ong细细地解释。

可是宇颢却不屑地问:“那鹰架指的是我们还是NSF?”

“代替支撑的是我们regular也好,是NSF也好;我们同在一栋大楼里,要是没有人来撑住的话,大楼垮了,我们也都会被埋在同一个废墟里。”

BG Ong稍作停顿,并且看了宇颢一眼,想要洞悉宇颢的心理。

“你不要想军队有多么不完美,只要想军队能够没有因为这些人的存在而瓦解,就好了。”他又补充地说道。

宇颢低下头望着他靠着的围墙,思考了一阵子。他显然的不能接受一个不完美的军队的概念,但是又不想和BG Ong进行冗长的讨论。以BG Ong当兵那么久的经验,还有他对军队的热忱,宇颢知道他是永远也说不过他。

BG Ong又把手搭在宇颢的肩膀,说:“你不能接受我也勉强不了你。你有的是时间来消化我说过的话。反正我刚才想谈的并不是你对军队的理解。”

宇颢不了解他的话,好奇地回过头。BG Ong接着点明说出:“刚才那个女的是谁?是不是莛书?”

“我都没跟你提过,你怎么认识她?”宇颢问。在这冗长的对话中,宇颢的情绪一直紧绷着,BG Ong都看在眼里。即使是刚才对军中体制激情澎湃的谈论,也带不过隐藏在他深处的暗流。BG Ong的目的在于揭露这暗流,就像剥洋葱一样,慢慢一层一层地撕开。

BG Ong以他低沉的嗓子笑说:“以我的能力,我要知道的事情还难得倒我吗?你的死党是在HQ当technician的,是不是?”

BG Ong对他的事都一清二楚,实在令宇颢感到莫名其妙,而且还打趣地问他是否也安置了另一个人在部队里。BG Ong却毫不掩饰地回答:“你在11 SIR里多么出名,我只要问你的CO就能知道一切了。我还知道少哲和另外个specialist在追莛书,而她也宣布只跟他们其中一个在NFC取得胜利的人交往。”

“那个小子,不自量力,少哲的条件可是好他几百倍!”宇颢插嘴说到。

BG Ong耸了耸肩,然后以处之泰然的口吻说:“少年都是轻狂的,这是我在兵营里那么多年,看那么多像你们这样的小伙子长大的体会。那个specialist也只是沧海一粟而已,没什么好大惊小怪。女生嘛,喜欢的不是男生外在的条件,而是她中意的男生如何打动她!”

“这也是经验之谈吧!”宇颢露出整晚难得看见的笑容,对BG Ong取笑到。

“我也年轻过啊!”BG Ong抗议道。可是他很快就收敛逗闹的语气,然后说:“所以呢,莛书在你们之间会选择哪一个,现在还言之过早。”

机灵的宇颢听出BG Ong言辞中的陷阱,立刻反对道:“你不要。。。”

“我听说过了。在这之前,莛书的爱慕对象就是你。”BG Ong不给他有辩说的机会,直接表明所知道的详情。

之前轻松的气氛也急速直下,宇颢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应是好,别扭地转身不敢直视他的干爹,最后还逞强地说:“看来你的消息来源也不过而已。”

“当然,道听途说还不如亲眼看见。刚才在cookhouse里你差一点儿就把那个女生给弄哭了。根据传闻,根据我所见到的,她是喜欢你所以才会利用那两个男生来刺激你,怎么知道小颢你还是无动于衷,拒绝了她。”

BG Ong一步步接近正题,眼神也没有离开宇颢。紧握住围墙的宇颢,开始东张西望,显然对BG Ong提及莛书,甚至即将引出的话题感到十分不自在。

“虽然说不能以貌取人,但是我看得出她就如其他人所说的一样,是个好女生。你怎么忍心这样拒她于千里之外?”BG Ong不忍心直接道出心中的疑问,只好借莛书的话题婉转对宇颢的内心旁敲侧击。

宇颢双手合十靠在围墙上,低下头,弯下身子,前后摇晃了几下后,就抬头望着BG Ong。虽然城墙上的灯光昏暗,但是宇颢很明显的眼眶泛红,人也看起来憔悴多了。他凝视了BG Ong好一阵子,说:“如果拒绝一个女生就叫做绝情,那在一个女生离开这世界不久后就拥抱别的女人不就更绝情了吗?干爹,我在你心中真的是那么无情吗?”

BG Ong才刚刚想要借故了解宇颢的近况,没想到却揭开了他久久不愈的创伤。一阵风徐徐吹过,而BG Ong就只是安静地站在他身边,想要让宇颢好好地发泄出来。

他了解宇颢自己一个人呆在兵营里,性格又那么孤僻,一定很少有机会向人透露自己的心事。很多时候他要求和他会面,就是要让宇颢能够借这个机会和他熟悉的人畅谈自己的心事。只是自从茜如走了以后,他就变得更孤僻,许多烦恼更往肚子里面吞。

所幸他及时安排了宇颢见辅导员,来代替他所无法做到开导宇颢的责任。更让他欣慰的是,宇颢并没有排斥辅导员,而且还似乎把她当成感情的避风港。虽然他不知道宇颢的辅导内容,但是依Miss Kwong交给他的报告,他们的进展确实非常理想。

这时候,宇颢难得又向他倾诉自己的心事,让他感觉到将要找回从前他所认识的宇颢。虽然他无法完全帮他走出茜如的阴影,但是能够安静地让他宣泄心中的悲愤也算是对他最好的释放。

“无论其他人对我再好,你们说怎么样的女生最适合我,我还是不能接受她们,因为在我心里,满满的都是茜如的回忆。要我接受别人,就是要我杀死一直住在我心中的茜如。这事我做不到!”

“我每次靠近这里都会想到茜如,想到她就是在这里死去的。我是很怀念她,但是我又不敢面对她离去的事实。我的痛苦就是我想也不敢想,但忘也忘不了。。。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你难道不知道我多么地害怕来这个地方吗?”

宇颢这时已经激动得泣不成声。BG Ong会心地上前拍他的背,宇颢便一股劲地把头埋在他胸膛里,并放声大哭。

BG Ong继续拍着宇颢的背,就像当年他抱着还是一个小男生的宇颢一样。每次他从外面受气哭着回来,什么话都不说,都只是投入他干爹的怀里不停地哭。BG Ong也喃喃地安慰说:

“我知道你很难过。我知道我忽视了你的感受,所以才会说那些话的。”

又一阵风微微吹着他们,BG Ong自己也仿佛感觉眼眶湿湿的——毕竟他失去的也正是他看着长大的女儿。论悲伤,他绝对不比和茜如青梅竹马的宇颢来得少。只是他的人生历练比宇颢来得深,对生死看得比较开,对失去也比较容易释怀。

宇颢又从阵阵哭泣声中,模糊地哭诉:

“我好辛苦。。。我每天都要带着面具,假装坚强。我每天路过这里时都得绕路走。。。我不能原谅我自己。我不能原谅自己竟然不能保护她,避免让她受到伤害。我不能保护她还有自己的孩子。我不能。。。不能。。。”

“这是大家预料不到的事,你又何必一直责怪自己呢?”

宇颢听见他干爹轻声地说。

他干爹的宿命主义,他从小就晓得了。记得那时他干爹一家人开始到他所住的孤儿院探访时,他干爹总是因为他性格孤僻,不和别的孩子们混在一起,所以经常缠住他要他猜他那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放着多少的巧克力。

那是一个塑料做的盒子,鲜红色的外壳刻着一个百变金刚的图案。起初不屑和他说话的宇颢因为那鲜艳的外表给吸引了。他伸手触摸那盒子,研究那光滑表面上突起来的图案。

当他抓住盒子要把它收起来时,当时的Mr Ong却坚持只能在他猜对盒子里有多少的巧克力后才能得到盒子。猜不中不要紧,因为他每次猜错后,Mr Ong还是会取出一块巧克力给他吃。

宇颢也不笨。他发现盒子里的巧克力每次都减少,因为Mr Ong从来都没有换过里面的巧克力。终于有一次他清楚看见Mr Ong从盒子里拿出一块巧克力后还剩下三块,于是在下一次碰面的时候,宇颢便很有自信地说盒子里有三块巧克力。

Mr Ong笑着开启盒子,里面却连一块巧克力也没有。他说:“人生很多时候都得经历许多迷惘和猜测。等到你以为有把握得到胜利时,老天也会开你一个玩笑。”说着他就把盒子塞进宇颢的手里,说:“是你的终究会是你的。就算今天我不把盒子送给你,你之前也吃了我不少的巧克力!”

宇颢收过盒子后,Mr Ong继续说:“盒子我给你了,那你可不可以以告诉我为什么你这最近放学后都不直接回来?你都上哪儿了?”

宇颢从他那长长的刘海瞪着那乌溜的大眼睛,迟疑是否该对Mr Ong坦白。他那厚密的头发,几乎都可以让几户家庭的鸟来长居,但是任他班主任怎么投诉,宇颢就是不肯剪掉他的头发。他在孤儿院呆多久,头发就留了多久。长长的头发遮住他圆润的脸蛋,苍白的脸蛋,只有一个丹唇非常抢眼,远远看去,他还像是一个小女生。

Mr Ong诚恳地回望,看着宇颢一边深呼吸,一边抓着头皮。宇颢如此小心翼翼也难怪他。

自从他来到孤儿院,已经没有人对宇颢那么有耐心了。

那些社工面对那么多孩子,都忙不过来;学校的老师都有那么多学生,恐怕连他的名字也不记得。

只有Mr Ong还一颗一颗地把巧克力送给他,来吸引他的注意。当宇颢告诉他从学校回家的路上的一间电器店就是他流连的地方时,Mr Ong还主动要陪宇颢去看看。

店的门口摆着一排排的电视机,都面对人行道。每一架电视都播放着同一个画面,音响也开得特别大声。画面来来去去都是一样,有一个头发齐肩微卷的女人,黄色的眼影,黄色的短袖衬衫露出她瘦骨如柴的双臂。原来店主只在播一首音乐录影带。宇颢站在整墙的电视机面前,随着音乐微微摇摆。

道别后怎可再见?

就像这一生再精彩也得一次童年

Mr Ong也陪他听完整首歌。

明知等不到亦要等

还好有眼泪来陪衬

反正空虚没什么想发生[1]

一首粤语歌。宇颢看着字幕跟着哼着。

“你想念你爸妈?”歌曲播完后,宇颢转过身时Mr Ong弯腰问。

看着宇颢点了点头,Mr Ong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有点扭曲,有点不自在,好像正强忍着泪水。

Mr Ong终于挤出了一个微笑,然后骚了骚宇颢的头发,说:“是时候回去了。”

说着,他便站直身来,搂着宇颢一起回去孤儿院。

宇颢没有推开他,只是紧紧握住着盒子,低着头哼着他到现在还记得的旋律。

当时宇颢才十岁。

宇颢得到了盒子后就把它当作宝一样地呵护,毕竟他几乎就不能得到它了。小小年纪就失去全部的他,对每样拥有的事物都无比在乎。

可是有一天,院长带所有的孩子到植物园游玩。大伙在凉亭休息时,宇颢要绑鞋带所以把手中的盒子搁放在围栏上。怎知道身旁的玩闹的几个孩子却不小心把盒子打翻,掉出两层楼高的凉亭。

宇颢看着落地的盒子,心也跟着碎了。

当他从外头把盒子的碎片拾回来后,那把盒子撞倒的男生过来道歉,老师和身旁的孩子们也要宇颢接受他的道歉。只是宇颢不甘这样放过他,于是便挥起拿着盒子碎片的手,用力地往那男生的脸上扫去。

怎知道在他挥手的那一刹那,有个女生却出现在他们之间,想要阻止他铸成大错。盒子的碎片没有刮花谁的脸,只是一股劲地插进了那女孩的头上。

当场的人都吓得目瞪口呆。

站在宇颢身旁的一个女生发出了惨叫声后,许多孩子如受到指挥家启示一样开始嚎淘大哭。那女孩也不例外,血和泪都混在脸上,分不清楚。宇颢自己也吓得脸色尽失,自责因为一时的冲动而伤及无辜。

Mr Ong这时也出来抱起那女孩,往停车场的方向跑去。

那女孩,就是茜如。

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宇颢这时心情也从之前的内疚转变成害怕。训导官Miss Tan一定会抓他去教训一顿。他一定又得被罚面壁思过,说不定还会被赶出孤儿院!幸亏所有大人都在忙着安抚情绪失控的小孩们,都没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于是宇颢决定趁现在逃走。反正他离开孤儿院是迟早的事情。

宇颢手握着剩下的盒子,眼神从未离开那抱着自己女儿离开,却也是盒子的原先主人的Mr Ong。他慢慢地退出亭子,等到他离所有人有一段距离后,便转身拔腿就跑。他不知道他可以跑去哪里,只知道能够跑多远就有多远。

自从他的父母离开他,两岁大的弟弟也被一户人家领养后,他的生死已经不是任何人所关心的。其他的小孩子都不喜欢他,那些辅导员也放弃开导他。也许他这么一走,或者说这么一跑,就能解除许多人的困扰。

院长眼明,即使在安慰一个小女孩,仍然能够察觉到不对劲。她及时在宇颢转进一处树丛里前看见他,并大声叫喊。几个男辅导员见状立即跟上去。只是跑到了树丛边时,已经不见宇颢的踪影。

宇颢拼命地跑着,完全不管他前面到底是什么地方。他的耳朵里都是自己沉重的呼吸声,没有听到那些大人们对他名字的呼唤。他拼命地跑,两只脚都麻去了,可是他还是继续向前冲。

他跑进的树丛里,地势不平,每转一个弯都是一样的。这样让他觉得他还离其他人不远,所以他还是不停地奔跑,直到他的双腿终于不听使唤,顿时纠结在一起。宇颢一个扑向前,趴倒在地上,满脸都是泥土和叶子的碎片,手和脚都刮伤了。虽然没有血流不止,但是也见红了。

宇颢坐了起来,看了一下手臂上的擦伤,觉得没有意志再跑下去。之前所有的惶恐也随着撞到地面的那一瞬间都给震碎,留下的只是莫名的无奈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他坐在一棵树下,静静地发呆,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颢,我带你和弟弟去剪头发。你爸爸那时候说,等他回来,一定要见到你把头发剪短。”

“我不要!”宇颢挣扎着,让他妈妈一手抱着他弟弟,一手还得拉着他。宇颢才发脾气一下子,他妈妈就瘫坐在地上啜泣:

“你为什么那么不乖?你爸爸都不回来了,你还那么不乖!”

宇颢眼前的妈妈,冷灰的脸孔,通红的双眸,还有不停颤抖的惨白双唇,让宇颢顿时也看傻了眼。还是一个婴儿的弟弟,轻声叫了几声,然后依靠在妈妈胸前,那稚嫩的小手轻抚妈妈的脸庞。

宇颢嘟着嘴,蹲在妈妈的身旁,轻扯那飘浮的袖子,妈妈也拥他入怀,继续哭泣。

那依附在妈妈怀抱的温暖,他从此也感受不到了。

等到他睡醒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许多。他周围什么灯光都没有,只是树荫外夕阳的曙光微微地照进来。

宇颢抱着双膝,表情木纳地看着布满落叶的地上。随着阳光一点一点的流失,他心中惶恐的情绪又再次点燃。难道他真的会死在这里?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有东西给他吃,他这个时候真的是又饿又惊惶,可是他又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也许他刚才不应该跑走。留下来面对被惩罚的后果总比流浪在一个漆黑一团,鸟不生蛋的地方来得好。他现在都不知道这树丛里有什么怪物会在半夜里出来把他吃掉!

才不一会儿,树丛里就陷入一片黑暗。宇颢只管抱紧膝盖,希望黑夜尽快过去。树丛里除了那些昆虫的叫声,就什么也听不见了。这个时候他才真正了解到自己一个人有多可怕。他也黯然准备面对接下来十个小时的黑暗。

忽然之间,他听见远处有人叫喊的声音。仔细一听,才发觉那些人都在叫着他的名字。虽然他顿时感到开心,但是当他想起被找到后又得面对所有人指责的眼光过后,雀跃的心情又凉了一半。也许他应该呆在原地。如果有人找到他的话,一定是天意的安排,他也会全然接受。

不过一阵子,喊叫声停止,宇颢认为他们已经放弃寻找他了。这时他突然听见身后有叶子摩擦地面的声音,而且还慢慢地向他逼近。宇颢竖起耳朵,想要听听到底在他身后的是人还是怪物。他一根毛发都不敢动,只是静静地准备面对靠近他的“东西”。

忽然一道光照在他的脸上。那光亮得刺眼,宇颢也随着自然反应地用手遮住自己的脸。那束光后面传来了一把熟悉的声音:“宇颢?那是你吗?”

那人快步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伸手摸了他的头,说:“傻孩子。你一定很害怕吧!”

那人放下手电筒,握住宇颢冰冷的双手,用力地撮揉。少了刺眼的光,宇颢能够看清楚眼前的人,就是Mr Ong。

看见Mr Ong,宇颢顿时百感交集。才在几个钟头前,他伤害了Mr Ong的女儿,可是Mr Ong现在却蹲在他面前,细心地呵护着他,让他感到既感激又内疚。像Mr Ong这么好的人,实在是找不到了。

Mr Ong仔细地观察宇颢身上的伤后,便拉着他的手,说:“没事啦!走!我们回去。你回去后冲个凉,我帮你敷个药就没事了。”

可是宇颢不肯站起来,只是死硬地坐在原地。

Mr Ong又蹲下来,望着宇颢惊慌的脸孔,问:“怎么啦?为什么不回家?”他把手搭在宇颢的肩膀,轻轻地按了一下。“是不是怕回去后院长会骂?”

宇颢点了点头,眼泪不经意地流下。Mr Ong用拇指擦掉了他脸上的眼泪,说:“院长不会骂你的。Miss Tan也不会骂你的。大家都好担心你,怎么会舍得骂你呢?”

Mr Ong的声音好温和,根本不像是在说谎。可是当宇颢又不肯走时,他的语气变得有点严厉,说:“呐。。。你这么不乖,我就把你留在这里了。你为什么不要跟我回去呢?”

宇颢这时眼泪不停地流下,嘴里念道:“对不起。。。”

Mr Ong抱住宇颢,让他在他的怀里尽情地哭,说:“傻瓜,事情都过去了,茜如没有事了,你还在意什么?这件事没有人可以预料,你又何必自责呢?”

Mr Ong搔了搔宇颢的头,等他哭完。可是已经累坏的宇颢却在他的怀中睡着了。于是Mr Ong就背起了宇颢,慢慢地走出树丛。

隔了几天后,Mr Ong带宇颢去探访住在医院的茜如。宇颢是带着愧疚的心情去的,但是茜如一看见他便坐了起来,向他挥手。这时的茜如,头顶包扎得像一颗白色的鸡蛋。而她圆圆的脸蛋上带着笑容,好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一样。

宇颢把自己亲自做的道歉卡递给茜如,后者看了,遮住嘴巴小笑了一下,说:“我原谅你。”

宇颢的心情瞬间轻松了许多。茜如跟着把手放到宇颢的肩膀上,说:“颢,你不要每天动不动就跟人打架了。你要好好地读书,将来就可以像我Daddy一样做一个伟大的军人!”

茜如真诚的说话,在宇颢的心中泛起了涟漪。Mr Ong一家人的出现改变了他暗淡的生命,让他不再感觉孤单。

宇颢低下头,微微地点了点头,站在他们身旁的Mr Ong和Mrs Ong也都露出了笑容。窗外的阳光撒进病房里,感觉好不温馨。

现在的宇颢,还是低着头,双手插口袋,和BG Ong站在他的车旁。

天黑了,人少了,心也老了。

BG Ong拍了拍宇颢的肩,说:

“你回去好好放松,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茜如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也应该开始为将来打算。莛书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你不要欺负她。如果真的接受不了她就早一点跟她说清楚。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不可能要她无止尽地等你吧!”

宇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知道。我会整理好我的心情的。”

BG Ong听了心里也放心许多。宇颢都长这么大了,也不用他多加操心。他转身开启了车门,正要踏进去,宇颢又说:“对了。我看我们还是不要那么常见面。有人已经开始注意我的行动,上个礼拜还差点让他发现我们见面。”

“哦?是谁?我们认识的吗?还是一个无关痛痒的小兵?”BG Ong好奇地问。

宇颢耸了耸肩回答:“是一个Spec。他叫史志坚。”

宇颢话才说出,便仿佛看见BG Ong的脸色微微暗沉了瞬间。可是BG Ong之后却镇定地思考了一下,回答:“我会注意的。其实我已经另有打算了。先让我好好处理,到时候再让你知道。”

BG Ong又拍了宇颢的手臂,接着就上了车。在他把门关上之前,他指着宇颢的头严厉地说:“哦,还有。你的头发也该剪一剪了吧,不要跟我犯老毛病。你也不要忘了你是军人的身份,你要是惹了什么麻烦,我可是帮不了你。”

宇颢抓起悬在眼前的流海看了一下,便脸带愧意地回答:“我会注意的。”

他帮BG Ong关上了车门,静静地看着其开车离驶出停车场,心里暗暗地想:

茜如走后,我的心也跟着她死去了。干爹,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帮你完成你的计划。。。

[1] 《回来我身边》词:林夕 曲:陈辉阳 原唱:郑秀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