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十四章: 准备就绪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三    晴,云像棉花絮絮散布在蔚蓝天空

“天气真是他妈的热!”

Eason从部队的步操广场走回来,一边用衣领扇着自己,一边粗口大骂。虽然每个人也感同深受,但是他们也不想和Eason被归类为同一挂的,所以一个个穿着轻便灰色T-恤,橄榄绿林地迷彩军裤和黑靴的士兵也都默默地走回军舍。

“你们难道不觉得吗?”Eason不自动地问。当没有人回应时,他又自娱地说:“你们都是的!这么热也不会说出来。小心得内伤!”

连里的人从早上就去为步操比赛做练习,现在只是回来休息,避个太阳,十五分钟后又得再到广场上继续练习。许多人话不多说,一窝蜂地到训练棚外的饮料贩卖机来补充流失的水份和糖份,又或者到训练棚里,不是在黄色格子范围抽个烟来解解压,就是瘫在阶梯上叫苦连天。

契明自愿编排的步操,是每个排都有自己的指定程序。他在前几天就已经和PS 5,志坚和少哲开了一段冗长的会议,为的就是让他们了解他所想要的效果,好让他们在训练时知道怎么指导士兵。

过去几天,他们都会在军事训练之余指导士兵温习他们的基本操。虽说士兵每天用餐时,都会以步操来回食堂,但是平时他们都不认真,步兵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到了重要时刻,总得再次训练来纠正他们步操时的陋习。

只要基本功打得好,契明编出来的程序必定会让人叹为观止。志坚是这么样鼓励其他步兵师的。

可是步操程序繁复,训练又得分排、分班分段来学。每学完一段又得让整个连一起操一下才能看出程序的编排到底完不完整,美不美丽,实在是耗时耗力。正式投入训练的三个钟头里,恐怕只是排完前三十秒的操,而且士兵们的表现还不尽理想。

加上天不作美,前几天的阴天又随着短期循环转换成酷热难耐。整个早上在宽阔的广场里‘享受日光浴’,还真的是对人类能耐的极限做极大的挑战。无奈CO之命难违,士兵们都只能像吃粗饭酶肴——心中骂,嘴里嚼。

可是每个人又希望这样的天气能够耐到下个星期的野外训练,千万别下雨。说到雨,士兵们都对它又爱又恨。在营里,他们宁愿下雨多过这种折磨人的酷热天气。因为只要一下雨,所有室外的训练就会取消,那他们就能窝在被窝里和周公下棋。

可是到了野外,就算下雨,士兵还是得继续演习,待遇根本不像在兵营里一样。因为通常他们都会在离军营甚远的蔡厝港,也只有极大的雷电雨才能够让CO有权利劳师动众地把全营的人调离野外。或许会到临近的巴西里巴军营暂时避避风雨,也只有极少数的时候才会回到万里来。

所以在野外,一碰到雨天,士兵们也只好自叹倒霉。重重的装备,经过雨水的渗透后,简直就像背着一头牛在身上。混合雨天阴暗的天空带来的悲伤情调,他们不把训练拍成悲情连续剧还真的是亏待支持黄金挡的师奶们。

话又说回来,一个早上的训练实在让士兵都吃不消,全都在心里碎碎念,责怪契明为了讨好上司,编排了那么复杂的步操;原本一个普通的步操比赛却被他搞得好像参加娱性表演一样,简直多此一举。更有人认为契明已经不像当初他加入11 SIR的时候那样的“好人一个”。那些深夜与士兵畅谈,为他们分忧解难的事迹,已经是他搏取众人信任的无稽戏码。

契明也感受到连他自己的班的士兵也开始对他有意见。他趁士兵们都在训练棚里休息时,企图和他自己的排的人谈话,却发现他们对他都爱理不理的,气氛感觉好不别扭。

他尴尬地静了下来,时志坚从后面拍了他的肩膀,接着坐在他的旁边,说:“他们都累了,就别放在心上。”

契明沉默了一阵子,说:“坚,你在这里帮我看住他们。我去买些汽水请他们喝!”说着他就一溜烟地不见了。

契明离去,志坚也走到第五排休息的地方,把正在躺下来歇着的正翔叫了起来,说:“你们刚才那样对3SGT契明的态度有待改进喔!”

正翔坐了起来,向志坚靠了过去。他的身材矮小,靠过去时眼睛也只对到志坚的下巴。可是他细眉尖眼,小小的鼻子和单薄的嘴唇都衬托出他精明心细的一面。这时他左眉往上一扬,一脸无奈地对志坚说:

“3SGT,哪里可以怪我们?NFC普通去march不就行了吗?干嘛还要做这么多pattern?”

听了正翔发的牢骚,志坚不禁低下头,暗自承认他也有道理。可是身为其中一个指挥官,对于已经拟定好,并得到OC批准的训练程序也只能尽全力去实行。而实行计划的其中一个要诀,就是说服属下认同计划的目标,提高士气。当兵的,有谁能够违背军令?

“你想想,参加一个比赛,就是要比别人更胜一筹,才能够脱颖而出。如果我们只是像正常一样去march,就跟别人没有什么不同,那怎么说服裁判呢?”志坚思考了片刻,然后解释道。

可是正翔却不领情,还歪着嘴,不屑地回答:“Footdrill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能有那个默契。就是因为要让那么多人在同一个时间做同样的事情都很困难,所以简单的footdrill要做到很好就已经很难了。你不要以为嚯,你让每一个unit普通上去march,一定有很多会cock up的!”

“但是也不是每一个unit都会cock up,是吗?我们既然是Best Infantry Unit,就要做出最好的,我相信你也会感到骄傲!”志坚竖起一边的眉毛,对正翔理论到。他接着降低声量,稍为把身子贴近正翔,说:“你知道吗?我看得出你们针对的是3SGT契明,而不是整个training。”

正翔用他单薄的双眼斜视志坚,考虑了一下子,然后便翘起一只脚,把手依在膝盖上,对志坚说:

“3SGT,我是看我们的交情还不错才跟你说。我们真的很不爽3SGT契明。他这样给我们带来多少麻烦,你看也知道。我们一整个早上在外面train,别的company都没有像我们这么,你说我们有多bek cek?刚才你也看到了,他在那边哭爸哭妈的,以为自己是CSM啊?他要知道,他也只是新来的specialist,还有很多要学的嘞!”

“但是他之前还不是对你们很好吗?呐,他现在就去买水给你们喝,来慰劳你们,难道他还不够诚恳吗?” 看着正翔说得有点激动,志坚尽量安抚他的心情来说。

正翔站了起来,爬上阶梯到训练棚后的吸烟区便坐了下来。他掏出了烟盒,并伸过去请跟着他上来的志坚抽一根。后者把自己的烟盒取出,示意拒绝,然后和正翔一同抽起烟来。

吸烟区就在训练棚的一个角落,从入口拐个弯就是了。那里虽然挤满了士兵来解烟瘾,但是相对于他们的嬉笑,志坚和正翔的冷静、沉默显得格外突出。

志坚坐在靠入口的地方,同其他烟客比较疏远。他古铜色的肌肤因为全身的汗渍而特别闪亮;平时遮盖半边脸的刘海也因为汗水淋湿垮在脸上,而被志坚梳到耳朵后面。

坐在他旁边的正翔把已经被汗水浸透呈深灰色的T-恤衣角掀起来擦去脸上的汗。志坚点了烟后把火借给正翔,后者吸了第一口烟后,便抿着嘴,心平气和地说:

“你当兵有多久了;难道你还不知道我们man要的是什么吗?只要你们不给我们多余的屎工,就是对我们好,我们也会尽量不给你们麻烦。谁不知道3SGT契明要去carry Encik的balls,所以才弄到这么多事情出来,还把我们拖下水。他弄到我们那么辛苦,就算请我们吃佛跳墙我们也不要。”

志坚一边听,一边玩弄着手中的烟盒。其实他现在想要做的,不是为契明辩护,而是趁现在契明和士兵之间出现了隔阂,取代其在士兵心中的地位。依现在这个阶段,他还不需要打压契明的声誉,而是想要借由合事老的角色让士兵们接受他的存在。

正翔算是士兵中的老大。他个性刚强、豪爽,喜欢为士兵们出头。虽然时常因此和许多上头的人起争执,甚至惹得满身祸,但是他却赢得了士兵们的崇拜,认他为死党。更重要的是,他也是宇颢在士兵堆里的线人,是宇颢信赖的其中一个士兵。他向宇颢汇报“士兵界”里的讯息,宇颢也帮他为士兵解决问题,建立公信力。

志坚深信,只要钓到正翔这条大鱼,就能争取到宇颢还有士兵的认同,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呢?

他随手解开了上衣的几个纽扣,往后倾地坐着。因为他现执指挥官,所以得穿上迷彩衬衫,穿着那件闷热得不得了的上衣。他这时已经满头大汗,全身湿漉漉的。他长叹了一口气,说:

“不做都做了,我们也只好撑下去,不是吗?我承认我也反对契明这样对待你们,但是Encik也是给他很多的压力,他才会那么样。他是想做好上面吩咐下来的事,也不能说他要讨好Encik什么的。我们有我们的痛苦,他也有他的难处;相信我,我们熬过这段时间,一切就会转好的。”

志坚甩掉烟头的灰,满满地把嘴里的烟给呼出来。

正翔也吸了一口烟,仔细地斟酌一番后回答:“好不好,要先看看再说。”

两人之后沉默了一会儿,各吸各的烟。等到把烟吸完后,两人弄熄了烟头,站了起来准备往第五排休息的角落走去。这时志坚又说:“不如这样,我帮你们问Encik看看,你们可不可以claim off,怎么样?暂时就不要太在意契明了。”

正翔双手插着口袋,往前走着,回答:“能够claim off当然是最好的啦!但至于对不对3SGT契明好不是我一个人说得算,我会帮你跟他们说一下的。但是说真的,你这样帮他说话值得吗?”

志坚低下头尴尬地微微笑着。

“没什么值不值得的。我还不是想工作轻松一点,不要一个platoon的人搞得见面都那么不自在。更何况你们之前都还和契明那么要好,何必把事情弄得那么僵呢?”

正翔用指尖拭了一下微微上扬的嘴角,接着冷笑回应:“要和我们好的是3SGT契明,现在牺牲我们来爬上去的也是3SGT契明。反正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也只有看情势说了。”

正翔停了一下子,回头看了志坚一眼,接着拍了拍他的胸膛,继续说。

“3SGT,之前很少跟你讲话,我们都觉得你很strict,只会脸臭臭的。现在谈了一下,还觉得你还OK的嘞!不要每次都keep to yourself,有空就跟我们一起去mess喝酒,OK?”

能够得到士兵这样的邀请,志坚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费劲心思应付的一段对话总算没有白费。

两人正要坐下来时,契明已经从餐厅回来,手提一袋的汽水。他放在班中央,大方表示他的诚意。众人冷漠以对,让契明又陷入尴尬情景。所幸正翔主动拿了一罐汽水,并又塞了一罐到他身边的士兵手中。

眼见正翔这么做,其他士兵也开始接受契明的好意,一个一个地往袋子里面抓了一罐汽水,至使契明得意地对志坚笑着。

当士兵们回到座位后,有人从身后拍了契明的肩膀,说:“怎样?今天虽然辛苦,但是你看起来还很garung咧!”

志坚和契明同时回头一看,发现那个人就是少哲,想必是来呛声的。契明不甘示弱,神奇地回答:“当然啦!现在我多了一个竞争对手,不加把劲怎么行。”

少哲客气地笑了几声,在契明身边坐下,说:“不错!你听起来信心十足!”

少哲这么一坐,即刻把全棚的注意转到他们三个人身上。每个人嘴上虽然仍喋喋不休,但是眼珠都偷偷地瞄到他们的方向去。

“但是莛书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恐怕你也不知道吧!”少哲接着上一句话说到。

还真的是来打击我的信心!契明暗自分析。可是他很快地反驳道:“对啊!女孩子的心思还真的是乱七八糟。表面上莛书姐姐是想要为难我,其实她发现我的用心,却一时不敢大方接受我,所以才要你和我一起竞争。”

“莛书。。。姐姐?”少哲没有听完契明的谬论,只是探头望向志坚,一脸莫名其妙地问。志坚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契明对莛书的昵称,只好耸肩陪笑回应。

怎么他只是小我两岁,就和我有代沟,讲的话我都不了解?少哲想到。他接着对契明说:“我本来是想要劝你放弃这个协议,反正你还可以正式追莛书。。。姐姐。但是我看你那么信心十足,应该是不可能放弃了。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就算莛书。。。姐姐对你有意思,也不能排除我会赢过你的可能。你绝对不可以松懈!”

说完,少哲便起身走人。契明回笑说:“放心好了,不到最后一刻,我绝对不会放弃!”

转眼休息时间也过了。为了加紧练习,大伙都被催着回去广场上。随着中午时分愈加逼近,士兵们的耐心也逐渐减弱。

正当士气一片低靡时,士兵们之间引起了小骚动。原因没有什么,就是有人看到了这几天的绯闻女主角,莛书。士兵之间的通讯语言虽然不是外人能够轻易解释的,但是却能在短时间内让所有人获知最新的消息。所以莛书才刚从总部的楼梯踏进广场里,士兵们都开始分心,因为他们都知道即将会有好戏上演。只是大伙一时兴奋,全都乱了阵脚,逐一地撞上面前的人,场面十分滑稽。

莛书三步两跨地走向站在一旁监督的PS 5,向他问候几句后也一同观察训练的进度。契明见机会到来,打算展现一下他的威严。他严厉地训了那些乱成一团的士兵,吼着要他们立即归队,并要他们温习早上所学过的排练程序。

契明的第四排从广场的一角操到斜对角去了又回,当中又耍了几个花式步操;有“烟火式”地从普通排队转换成一字排开,之后又集合成三排向前地迈进,最后从而转换回刚开始的普通排队。

反观志坚和少哲,都默默地在一旁操练他们管辖的排。志坚要士兵练好脚力,因为他的小组将会在大多数时间做原地踏步,若没有足够的脚力,才踏个三十步必定会显出疲态,大腿不会抬到和地面平行的标准,外人看了就会觉得懒散、不专业。

少哲所管的小组,由总部和第六排联成一组,主要是做花式枪操,有点像宪兵所耍的操法,只是他们这次大多都得在步行时挥舞着枪支。他强调士兵的默契要十足,步伐和节拍才会精准,否则到时挥动枪时就会击中身旁的人。

契明把第四排操回军舍面前时,PS 5便大赞契明领导有方,说这是为早训做的一个很好结束,接着便解散所有人,准备吃午饭。

怎知少哲和契明两人同时往莛书的方向迈去,让站在她身边的PS 5顿时感到别扭,立即闪人。志坚则假装和另外几个步兵师在附近交谈,想要观察他们三个人之间的互动。

莛书笑脸迎人,双手放在身后,对他们表示自己是来探班。

“怎么说你们的成果都和我有关,我当然要来看一看你们有没有偷懒!我的要求很高的,所以要确定你们都有尽全力!”

契明听了兴奋地说:“哪里没有尽全力!你刚才难道没有看见我训练出来的platoon,已经学会那么多的样式了。你说他们刚才是不是很帅?”

契明的反应实在让莛书招架不住。这么一个极力推销自己的人,她还是第一次碰到。她正想要找个敷衍的回答,却看见宇颢从总部的楼梯转进Bravo的走廊。她立刻掏出纸巾,并为契明拭去他鬓角的汗。

“是!不只你的man帅,连你也帅!”

莛书这个举动,实在是让契明兴奋到不行。可是少哲不像契明一样背对着走廊,所以他也看见宇颢的出现。他心里非常清楚莛书这样做只是给宇颢看罢了。

可怜契明还真的以为莛书认真地关心他,而且还误解少哲尴尬的表情是在吃自己的醋,因此还沾沾自喜地恭喜自己又跨前了一步。

莛书害怕宇颢没有看见她的举动,便转向少哲,故意大声地对他说:“还有你,哲,我也十分看好你喔!以我认识你这么多年的经验,我相信你也能够做得跟契明一样好。”

随着宇颢慢慢经过他们,莛书也盘算着如何刺激他。

“不要忘了谁赢了就能和我在一起!”

说着,她便亲了少哲的脸颊。

说时迟,那时快。那些杵在一旁观摩的人原本以为好戏已经过去,所以没有多加留神。怎知道就在他们松懈的一瞬间发生了那么精彩的剧情!虽然没有人真正完全目睹事情的经过,但是那从眼角瞥到的一幕足以让他们都看傻眼了。

全部的人,包括契明,都傻傻地瞪住莛书,而莛书也好像不舍得把嘴从少哲的脸拿开。这一幕就仿佛时间停下了脚步,定格在宇颢面前,给他时间好好看清楚莛书的用意。

可是宇颢却若无其事地往枪库走去;虽然他有从眼角目睹这一幕,心里是有点慌乱,但是他却能够保持一副不把发生的事放在心上的样子。反观契明才刚刚被捧上天,转眼间又被甩回地面,嘴巴愣得都合不起来了。

怎么莛书没有对他献吻?!

少哲明明知道莛书是在做戏给宇颢看,却不禁感觉到双耳顿时发热,心跳加速起来,同时也带点不可置信地停止呼吸了几秒钟。怎么说,这还是他追莛书那么久第一次得到她的香吻做激励。他其实无比希望这一刻能化为永朽,好让他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喜悦中。

莛书缩回之前的姿势,少哲也没说什么,只是摸着刚被亲过的脸颊,呆呆地望着莛书,耳尖还微微地发出余温。莛书微笑看着二人,然后转身回去总部:“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赶呢!你们好好练习,不要偷懒喔!我会派人来监视你们的!”

莛书揪着脸,装可爱地指着他们的表情还真的能让最强悍的男生化为一潭沸水。就连在一旁鸡婆的旁观者也都感到招架不住。莛书说完便速速离开,留下一群血气方刚的少年,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发花痴。

发狠的女人,还真的不留余地地发挥她的魅力玩弄着周围的男人,让一个抓狂,一个欣喜若狂,一个内心发狂,还有一堆乐得有绯闻张狂。

莛书加快脚步,想要尽快离开少哲他们的视线。刚才所发生的事,还实在无法让她平心静气地面对。怎么宇颢可以一脸漠不关心地走开呢?难道他完全不在乎她当众献吻的事吗?

莛书越想越气,越气就走得越快,连经过CO时也没有多加理会,完全不顾他想要停下来和她谈事的意思。

好气!实在好气!

其实宇颢也费尽一身的元气才能装做毫不在乎地走开。

他是隐约看见莛书吻少哲,可是他又能怎样?莛书能主动向少哲示好,不就是对少哲好吗?不就是他想要看到的吗?这代表少哲更加有希望赢取莛书的芳心。

只是他顿时心里一阵酸溜溜的,好象心瞬间化成水一般往他肚子里流,让他不只胸口感觉空空的,同时感觉肚子里有滔滔江水在里面滚动。

宇颢其实心里有数:自己是在吃少哲的醋。但是既然他已经决定要全身退出这场四角恋爱习题,那他也就得坚守自己的决定,否则他所伤害的不只是莛书,而且还有他的好友少哲。

另一边厢,少哲凝望着莛书的背影,心里就像刀割一样。他明明看出莛书是一时报复心态冲昏了头,却没有当场指责她,阻止她。因为他知道,他心里的某一深处其实是多么希望能就这样以肤浅的角度看待这件事:

莛书喜欢他,所以才会亲他;莛书就是要全世界知道她眼里只有他。

可是少哲从小到大都不会骗人,更何况骗自己。

虽然他的父母受的教育不多,但是他们从小就教会了少哲一个信念,那就是对人要诚实,这样一来他们才会反之于信任。纵使少哲他并没有刻意去实行所学到的道理,他的本性就是一个比较憨厚、直接的人。什么拐弯莫角、说话委婉、处事圆滑都不是他那杯茶。若遇到不合理的事,他可以不说话,但就是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说谎。

如今自己明知道莛书心里真正的想法,却还想企图骗自己,连少哲都不敢相信自己有多么幼稚。

少哲不断在脑子里呢喃着,竟然不知不觉走到了总部S1的办公室里。原因没什么,就是因为他下意识地跟着莛书走到了那里。

莛书也没有察觉,只是在办公室里的文职小兵LCP James往她身后打招呼,道:“真巧!莛书刚好进来。你们是约好的吗?”才恍然发觉身后跟了一个人。

发现少哲原来就在身后,莛书感觉好不尴尬,于是便不知所措地拿起桌子上的信封“啪!”一声在LCP James的头,嘴里骂道:“没礼貌。我的名是你随便叫的吗?”

少哲在LCP James低声说“Sorry Ma’am。”的时候健步走至,试图放松情绪对莛书揶揄:

“怎么啦?刚才心情还那么漂亮,才转个弯就变成臭脸婆婆了。”

莛书回过头来,想要连少哲一同训一下,后者却把她拉出办公室外:“来,我带你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这样你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就不会在这里吓坏别人!”

到了外面,他逆着莛书嚷着不想跟着去的意愿,硬拉她到走廊末端的楼梯口,张望四处无人后,便改变之前的挑逗语气,严肃地对着她说:“你刚才在Bravo做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面对少哲认真的提问,莛书却装做惊讶地回答:“怎么啦?我不就是在鼓励你们,不想你们松懈下来。”

“我认识你那么久,你还以为我还看不出你是在说谎吗?什么鼓励我们的话,也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其实你心里还是在意颢的。”

外面强烈的阳光投射在少哲的脸上,在他眼中闪耀着。少哲一手抓着莛书的胳膊,以更加严肃的表情凝视她,象窥探镜一样伸进她的脑海里,让她十分不自在。莛书从少哲手中挣脱后,迟疑了一会儿,说:“我哪里有在意颢?”

“如果你不在意他的看法的话,你也不会在他经过的时候亲我了。”少哲向前逼近莛书,坚决地说。莛书出于自然反应地向后倾,然后用双手把少哲推开。

“你想太多了。。。”

走廊这时吹来一阵冷风,冷得瘦削的莛书打了一个冷颤。她走到楼梯口旁,依偎在围栏上,面对着外面不远处的网球场望去。阳光虽然刺眼,但是打在她脸上却能趋走刚才的一阵冷意。少哲也在她身后望出去,心里盘算了一阵子后,终于打算澄清自己的立场。

“我真的不懂,我也不管你心里到底怎么想,因为我要你知道,就算我赢了,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你的挑战我不会接受。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是喜欢颢;从前是,现在也是,这点你应该比我还清楚。我是不可能取代颢的位置的,契明更加不可能。对,我一直以来都一厢情愿地喜欢你,但是也因为这样我也不能看你一直不开心地过日子。你是喜欢颢的,所以你应该追求你心中的目标。”

少哲这样的剖白,让莛书都听傻了;这倒是她亲耳听见少哲那么坦然地承认他对她的情怀。一直以来,他都是默默地,很不张扬地对莛书表示关切。什么报失的SOP[1],他以为她没有察觉到,都是他在第一时间递到她的办公室,寄放在她的桌子上。

可是感情的事绝非这种贴心的小动作能够主导。感动是一回事,心动又是另一回事。

少哲的心思莛书虽然明白,但身为守候宇颢的莛书,自然也了解同样也守候着她的少哲心里的感受。有好几次她都想要劝说少哲,要他停止对她的追求,却总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她连自己都无法说服放弃对宇颢的一片痴心,更何况是劝解这样专情的少哲呢?

而且这还是明明知道她对宇颢的心意,却仍然继续守候的少哲!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她也都养成了把少哲当成感情避难所的依赖。因为宇颢总是那么的遥远,那么的不可亲近。纵然是表面上和宇颢非常要好的少哲,却也无法真正透悉宇颢深似海的思维,但赖着两人都对其无可奈何,又希望更懂他的思想的决心,他们之间也在另一个层次上找到共鸣。

于是莛书总是在处理和宇颢的事遇到瓶颈时来找少哲诉苦,后者也很乐意地做她感情的垃圾桶。只是少哲希望不只能从这垃圾堆中以第三者的身份找到更加了解宇颢的线索,同时也能让莛书渐渐从惯性依赖转为真正的爱。

莛书到最后还只是对他投以更多的信赖,感情的事也没有任何进展。也许当中还参杂了一点对少哲愧疚的心情,所以当她听到少哲如此深情的剖白的时候,竟然让她有点不知所措。这时的她,不知是否要说些安抚少哲的话,还是向他阐述自己对整件事的苦衷。

可是这么一来还有可能破坏了她的计划。就算少哲一早就看穿她了,但她也不能让他就这样在宇颢面前拆穿她。也许。。。也许她能够敷衍一下少哲,让她有多一点时间对宇颢展开攻势。少哲那么信任她,到时候对他说出真相时他绝对不会怪她的。

“对,我的确还是喜欢颢,可是他并不喜欢我;我知道我是无法取代茜如在他心中的地位。所以我愿意放弃,毕竟女人的青春也只有那一段短暂的光阴。我为何要执着爱着一个不爱我的人,而把像你一样在我身边细心呵护我的人拒于千里之外呢?我知道我这么做很自私,但是我也想要尝试放弃颢。我相信如果给我时间,我一定能够接受你们的爱的。我不是颢,没有曾经迷恋一个人到无法放弃的程度。所以你要相信我,我能够走出去的。而如果我要走出去,就得靠你给我的鼓励了。”

莛书也一口气说出了让少哲觉得是肺腑之言的话,令其愣住了好一段时间。一向刚强的莛书忽然向他表露软弱的一面,少哲也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应。他含糊地说声:“别这样。。。”后,伸出手轻轻握住莛书的手臂。

怎知道他像开动了机关似的,莛书毅然地扑向少哲,双手绕过他的腰,把脸埋进他的胸膛里,泪眼汪汪地紧紧抱住他,好像能从他的身上得到更多的温暖一般。

莛书对他一波又一波的攻势,还真让少哲招架不住。他呆站在那楼梯口,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地享受这从天而降的近距离接触。这个时候,他也分不清楚究竟是外面的天气,还是莛书身上传来的体温,让他全身发热得冒出汗来。

可是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因为只有享受现在最重要。。。

两人拥抱的这一刻,殊不知一排阶梯下,宇颢正目睹着他们的真情演出。

他也不是故意守在那里的。只是这道楼梯,正好是从B连后端连接上去的。他也没有料到少哲和莛书会选择在这么一个地方剖露心事,所以走着走着地就碰上了。

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又应证了他一路过来的顾虑。

在他爬上阶梯之前,他就一直担心着少哲和莛书之间的关系是否有了正面的进展;看见他们深情相拥,还真的让他放下了心中的石头——既然莛书已经愿意放下他这个一直牵绊着她的包袱,那他心里多少也得到一点安宁。之前对莛书说的那些严厉的话也似乎有所效应了。

所以这也不辜负了他刚刚毅然留纪允在枪库中准备枪支维修的手续。

原来刚才枪库外献吻的一幕一直在他脑海里重播,搞得他无法专心处理眼前申请维修枪支的表格。纪允也伶俐地把从别人口中获知的传闻连接到宇颢的心不在焉,屡次揶揄后者心口不一。这使宇颢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反常行为到底是不是他潜意识作祟。倘若他真的已经对莛书动了心,那他就应该快刀斩乱麻,免得自己情到深处无法自拔后,受牵连的不只是他和莛书两个人。

遭纪允几番嘲弄后,宇颢打算找莛书弄个清楚。他早前从眼角瞥到的一幕有如梦幻般地模糊而不可思议。若能从莛书口中听见她承认已经对他死了心,那宇颢也能够安抚自己不安的心情了。

一路上他也在怀疑少哲到底知不知道莛书是否真心献吻。若少哲对他前两天对莛书说的话完全不知的话,那莛书的一个吻对他来说可说是一剂强心剂。只怕莛书只是意气用事想要激宇颢,那他还真的对不起少哲!

但是少哲若接受了莛书的挑战,也就代表他对营里的传闻也有所略闻了。像少哲这么心细的人绝对不会妄然接受莛书的挑战。那倘若少哲和莛书有所共识,那他们接吻的情节是否是早有预谋?以少哲对莛书的痴心,莛书要他演这场戏也难不到哪里去。只是这么一来,宇颢仍然是对不起少哲!

宇颢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边思考边上了那命中注定的楼梯。他才拐个弯,楼梯上端的两个人影就把他从他的思绪中引了出来。

两个人,从他那阴暗的楼梯井看上去,走廊外强烈的阳光把他们照得只剩黑黑的轮廓。宇颢注意到他们的时候两人都没说话,所以他一时间没有察觉到上面那两个人就是少哲和莛书。

直到那女生在看出走廊后,那男生说: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之后宇颢才豁然发现他们的真实身份。在他刹时间决定是否离开的时候,便听见了莛书表示对他的尝试释怀,也见证了两人拥抱的情景。

这也让宇颢接受之前献吻的事实。

说也奇怪,宇颢在听了莛书那一番话后,心里竟然感到酸酸的,好像感觉失去了什么,又为自己不平。这一股醋意,让他在那一瞬间也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什么献吻的真实情况,什么对少哲的义气都隐形去了。莛书终于放弃了对他的等待应该是让他感到高兴,却使他产生了莫名的失落感。

他忽然有一股想上前和少哲他们对质的冲动。所幸他的理智及时重回他身上,对他分析说这就是他所想要看到和知道的结果;这么多日子以来,他如此地逃避着,萎缩着,就是期待这一天莛书放弃他的到来,放弃他,好让她能够面对将来,也让他能够留住过去。

不就是这样吗?就在那天早上,当他决定对莛书落下狠话时,他就已经决定无论他到底是对莛书动了心,到头来,他也不能再妨碍莛书的将来。

对了,就算他此时此刻面对少哲和莛书亲密的画面,他也得坦然接受并祝福他们!

于是宇颢双手插着口袋,退了一步后,便默默地踏回他来时的路。

就在11 SIR行政楼对面的B连军舍里,志坚和契明也正杵在房间里,边换上军服准备到食堂吃饭,边对之前发生的事进行讨论。

“我是说,今天所发生的,都代表我对莛书姐姐的追求有所进展。”契明把刚脱下,那湿漉漉的上衣扔在桌子上,正用条毛巾拭去身上剩余的汗。

志坚则赤膊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冷冷地嘲笑:“你是被太阳晒昏了头吧?莛书确实是帮你擦汗,但是别忘了她kiss的可是少哲!”

契明“啧!”的一声回应,便开始在衣橱内的镜子前研究自己身上的肌肉。他又是撮他的二头肌,又是弯着腰让那小露的腹肌看起来更加明显。他和志坚虽然身型相近,但是志坚却略带重一点骨感,皮肤和契明相较之下也更为幼黑。

志坚见着了契明又在镜子面前开始自恋起来,又酸了契明,对他说只要少吃一点淀粉类的食物,就不用一天到晚都得把腹肌给挤出来。

契明被志坚惹恼了,抓起刚脱下的衬衫往志坚的方向抛去,想要用那又湿又臭的衣服堵住志坚的嘴。后者见状立即从床上跳了出来,急忙躲避。两人在房间里僵持不下,直到志坚求饶后,他们才又喘着气坐在床角休息。

“够了!整个房间已经被你搞得够乱了,不用再糟蹋。唉!都是因为你,我又开始流汗了。” 志坚指着周围乱糟糟的房间,然后抓起了挂在床角的毛巾,便把脸埋在里面。契明则呆望着墙壁,等喘完气后,便开始说:

“莛书姐姐虽然还是对少哲好一点,但是不代表我已经输了。无论如何我们都有约定在先,不到终点少哲未必是赢家。想想看我起步得比少哲晚,但是能够让莛书姐姐对我表现那么一丁点的关心就已经是得到胜利的一半了。”

契明穿上一套干净的衬衫后,便和志坚开始走下楼,途中还继续说:“以现在的进展看来,再过不久我就能和少哲平起平坐了。到时候想要莛书姐姐的吻还不难?”

他们到了办公室外,却发现士兵们还没有下来集合。志坚跳到军舍前,往楼上喊着要第五排的士兵们立即集合,然后又回到走廊上躲避太阳的曝晒。他和契明歇在走廊的一角,接着便对契明进行分析。

“或许你真的很快就能和少哲在莛书面前平分秋色,那宇颢呢?别忘了江宇颢还是莛书心中最重视的人。”

契明保持沉默,只是下意识地玩弄着手中的11B[2]

“莛书亲少哲的时候宇颢正好经过。你当时背对着走廊所以没看见。依我看来,莛书是为了刺激宇颢才这么做的。那之前其他人在传宇颢已经向莛书表白,要她放弃他的传闻应该是真的;莛书是想挽回宇颢才那么做。”志坚停了一下,轻轻地拍了契明的肩膀,说:“这样一来还处于下风的不只你一个;宇颢才是真正的大赢家。”

志坚说的话在契明的心里听起来的确很有道理。毕竟女孩子都是重感情的动物,若她那么快地就放弃宇颢还真会让人大跌眼镜。依目前的情况看来,他还是处于第三的位置,想起来还真的让他感到有点心灰意冷。

契明这样沉默了好一阵子,让志坚开始担心起来。他正要开口问候契明时,后者却豁然开朗地表示:“是啊,在我之前的不只少哲,而且还有宇颢。但是我不会放弃,我一定要加油来取代少哲,更或是宇颢在莛书姐姐心里的位置。”

契明这样说着,眼睛里闪着不灰心的光彩,让志坚也松了一口气,尴尬地陪笑了一下。

那白天还不能说人,因为就在这时候,宇颢竟然在走廊末端,通往军舍后的楼梯的一角出现。他神情黯然,少了平时那股刺眼的傲气。他默默地靠近时,双方动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等到他经过他们面前时,志坚惊讶地叫了一声:CPL 江,宇颢才赫然回过神来。

“奇怪CPL江你这最近好像显得有些恍惚喔!” 志坚分析道。“是因为3SGT Eason给你太多工作累坏了你,还是因为莛书变了心让你失去了方向?”

宇颢又恢复了一贯的气质,冷冷地凝视志坚。这个人,他想,之前还在他面前谗媚要他们同站一条阵线,现在他又在这里对他冷嘲热讽一番。说到人前人后两个样,看来也不只宇颢一个人了。

宇颢忽然露出笑脸,说:“我不知道你们在得意什么,但是至少我知道我现在笑的,是因为知道你的好朋友——”他把视线转移到契明身上。“——他莫名其妙地接受了一个挑战,却在成绩还没揭晓之前就已经输得彻彻底底。”

契明带上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把身体倾向前,说:“你是说莛书亲少哲的事吗?那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可是还。。。”

宇颢不等契明说完,便转身离开,临走前只留下一句:“S3 Office外的楼梯口,有两个人正在私定终身呢!”

契明气呼呼地望着宇颢离去的身影,心里已经是一片混乱。宇颢暗示的再明显不过,只是他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他的话。这时士兵陆续地下来集合,他们的谈笑声掩盖了志坚在一旁劝解的声音。

终于契明按捺不住心中的不解,拔腿就冲到军舍后院。志坚阻止不了,随即慌忙地请3SGT冠成接管第五排到食堂用饭后,自己也追了上去。

契明在楼梯间里拼命地往上爬,不只是热汗狂飙,他的胸口也好像快要被撕裂的感觉。好不容易攀到了最后一道阶梯,他冲上楼梯口,却发现半个人影也没有。他恍了一下神,正怀疑是否上了宇颢的当。志坚紧接着追到他身边,也同样地置疑宇颢所说的话。

志坚安慰道:“根本就没有人嘛,是那宇颢。。。”

他还没说完,契明已经往走廊看下去。在遥远的一方,有两个身影正拐弯往大楼后端走去。志坚连忙拉住契明的手,说:“不可能是他们的。”

可是契明又拔腿往走廊中央跑去,志坚也无奈地跟了上去。

他们拐了弯,到了行政大楼后院,那在军营广场旁,面对城墙的长廊一端停了下来。长廊在午间的太阳下比他们出来的走廊来得明亮得多,逼他们不得不眯上眼睛寻觅着。

一眼望过去,少哲和莛书在走廊中央的背影清晰可见。少哲双手插着裤袋,莛书也把手放到身后,表面非常客气,却还是有说有笑地往食堂走去。两人走着,莛书还忽然嘻戏地追着少哲打。

契明黯然地观看莛书两人的亲密举动,沉默了好一段时间才低着头转身往军舍缓缓而去。志坚也静静地跟着契明,口中一直念道:“我刚才不是分析给你听了吗?这一切一定是莛书安排让宇颢知道的。少哲和莛书还没有进展到。。。”

可是契明却呢喃地说了一句:“你自己去吃饭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把志坚给止住。

志坚无奈叫住契明却不得要领。他心想这时也帮不上契明,打算吃完饭以后,再从餐厅里打包给契明。到时候,说不定他心情会好过些,也能够和他谈一谈心事了。

[1] 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s,译为:标准运作程序。

[2] 军人的身份证,以青色为主,是每个全职、服役的军人在入伍时用平民身份证换取的,直到退伍后才能收回平民用的“粉红身份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