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十六章:导火线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四    闷热,午后开始乌云密布

“滴答!滴答!”

枪库里从午后就铿锵声不断。

配合着的通风器轰隆作响,枪库里头的气氛却是格外冷静。一边是少哲带头的3个军械士;他们在一排由两张桌子组成的临时检验台的后面,正逐一地从摆在中间一堆的枪支取出来分解、检验再组装枪库里的每一支配枪。他们之间用器具检验枪支时,铁和铁摩擦的声音此起彼伏,随着他们熟练的身手呈现节拍器般的规则稳健,为即将来临的野外训练倒数计时。

随着另一次野外训练的脚步越来越近,整个部队的后勤部又紧锣密鼓地展开另一段熟悉的准备工作。总部的军械士也特地下来每个连的枪库进行例行检查。所以午饭后,所有士兵都得把早上领出的枪支送回枪库。也因为没有了配枪而无法进行军事训练,契明也趁机把整个连拉下来为步操比赛做练习。

另一边则是宇颢和纪允带领几个Attend B的士兵。纪允主管士兵把枪支从枪架上堆到军械士的检验台上,宇颢则负责记录军械士检验枪支后的结论——哪里需要进一步的清理或哪一个组件损坏。枪单上的每个事项他都逐一记录,随后吩咐士兵把完好的枪支摆回枪架上,或是把肮脏的枪支清理一番。

其间除了军械士们的报告和宇颢回应确认外,两者之间也没有再多的沟通。因此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少哲和宇颢之间正散发出一股令人猛吞口水的冷战气息。

小休的时候,众人都乐得到外头透口气,只有宇颢留在枪库里点算那些已经通过检验的配枪,还有借故留在枪库的少哲。

两人起初还继续那生疏的态度,彼此都感觉到对方有话要说,却也没有说出口,只是假装在忙着。经过了不知道多久的尴尬沉默后,少哲才按捺不住地问:“你干嘛一整天不和我说话?”

在枪库后方的宇颢,从枪架后面走出来,一脸莫名其妙地说:“你说得好象是我的错一样。”

“都认识这么久了,我还不了解你?你一整天都没有和我对过眼。你一定有事瞒着我。”少哲酸溜溜地回应。

宇颢走到验枪台前,随手撕掉了一块洁枪布,递给少哲后,自己也撕了一块,并开始拭去手上的油渍:“我看问题是在于你吧!你心里有鬼,所以才这么想。”

宇颢这种避而不回的态度,少哲早就预料到了。若想要知道他一开始就不想谈的事,恐怕就得费一番心思。少哲一边擦着手,一边绕过桌子走到宇颢的面前,说:“好,就算是我的错好了,但是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话呢?”

“没什么好说的就不说,那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反倒是你,心里有鬼,就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宇颢和少哲倚在桌面上,前者引导式地说。他连续地把手中的那块布对折,又试探性地问:“听说你昨天单独和莛书吃午餐,你们之间是不是有很大的进展?”

“我想什么事都难逃颢你的法眼。”少哲无奈追问不出宇颢的心思,反被问起自己的事来了。可是他也非常清楚宇颢经常为了套话,都会假装已经知道一切,不知情的人,就会不小心透露过多的详情。少哲谨慎行事,小心翼翼地问:“说,你到底知道多少?”

宇颢十分敬佩地笑:“你还真了解我套人家话的模式。没什么,我只是听说你和莛书在S3 office外亲吻,让3SGT契明都看见了。”

“什么亲吻?”少哲听见这荒谬指控顿时激动起来。“那些man传消息的速度是快,但也不见得可靠。什么时候拥抱变成亲吻?”

少哲见宇颢小露会心的一笑,才知道自己又上了宇颢的当。他心急地说:“我不是故意隐瞒你,只是。。。”

“只是什么?”宇颢追问到。眼见少哲因为一时说漏嘴而慌乱起来,就是他下手试探少哲的好时机。毕竟当时宇颢也只是看见他们拥抱的情景,之前所说的话他一概不知。而宇颢心里迫切想知道的就是他们之间到底进展到什么程度,以至于一向来对少哲心如止水的莛书会主动示好。

“只是你怕我在意?”宇颢又引导少哲问。

“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少哲经过一番挣扎后才脱口而出。他转身面对宇颢,严肃地解释:

“莛书虽然口口声声说她已经决定放弃你了,可是我可以感受到她内心深处还是牵挂着你。我非常希望能够骂醒你,要你别再错过莛书这么一个好女孩,可是我也了解你心里面的苦衷。我不想伤害你,也不想看莛书为了逃避你而伤害自己。我面对两个我关心的人带给我的矛盾,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少哲啊少哲,他就是这么一个又直率又重情义的一个人,这也就是宇颢愿意接受他为他的好朋友的理由。在部队里所有的人里面,不是像紊良和他势不两立的,就是那些一天到晚闯了祸找他救命的士兵。这些怀着企图和他交涉的人,让宇颢特别珍惜少哲的真诚和不做作。虽然少哲从不干涉他和别人的勾心斗角,但是他却扮演着宇颢的避风港,让他不会在这唯利是图的世界中失去自己。

在少哲的身边,宇颢不需要面对谗媚,面对陷阱,更不需要面对任何人给予他的期望。只有在单独面对少哲时,宇颢才不需要带着面具做人。

宇颢还没有做回应,其他人已经开始回来枪库里继续工作。宇颢只是拍了少哲的肩膀,说:“不需要在乎我的感受,因为茜如在短期内是不会离开我的。只有你才值得莛书拥有,知道吗?”

众人又展开另一轮的检验工作,节拍器的节奏又开始响起。

只要军械士们说Gas Regulator Dirty或Boat Carrier Rusty,坐在地上擦枪的士兵就会哀怨几声,并开始诅咒那些配枪的主人,埋怨他们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老婆”。

又或者是一声Launcher cannot cork,纪允又得忙着把枪支的问题和编号填写在一张小小的标签上,然后挂在隔离在一旁的枪支。之后枪库管理员的责任,就是要根据标签上显示的问题为枪支填写Repair Order,再安排把枪支送去军械维修部。军械士无法修理损坏的枪支则继续送到新科那里去。而在枪支送去“留医“的其间,枪库管理员又得忙着另外分配枪支给那“留医”枪支的主人。有时侯若枪库的枪支短缺,他们还得到处去向别的枪库借枪来应急。

正当一伙人忙得天昏地暗的时候,忽然柜台传来“哒啦!哒啦!”的声响,打破他们连贯性的撞击声。只见Eason把一串锁匙丢在柜台上,喊道:“颢,帮我做今晚的COS duty!我要出去了!”而Eason的人也一瞬间溜走了。

所有的人都停止手上的工作,想要观察宇颢的反应。枪库里顿时鸦雀无声,唯独通风器继续响个不停,嘲笑Eason吃了熊心豹子胆,竟公然把自己的职务推给宇颢。

宇颢手握着枪单,和其他人一样都不动声色。他心里正纳闷着Eason斗胆踩在他头上。虽然他想要扮猪吃老虎,但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也让他难以招架。目前最好的方法就是要沉得住气,而保持沉默也是现在他所能做到的事。宇颢望着枪单,默默地咬着牙根,待冷静后才作出反应。

怎么知道正当众人还等着看宇颢会如何应对时,3SGT俊纬恰好经过枪库,看见柜台上的钥匙便随手抓去,跟着拐个弯转进枪库,感叹道:“原来COS key就在这里。Eason把COS duty交给谁啦?我要draw lecture room的key。”

这句话一从他口中说出,就好象寒流来袭一般扫遍整个枪库。许多人脸上都失了色,仿佛被一层冰雪给覆盖。惟独几乎气暴的宇颢,在一片白茫茫中象即将爆发的火山。在这个时候他就是如此耀眼,吸引每个人偷偷地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想看看他的反应会是如何。

3SGT俊纬一眼瞄过枪库里静止的人,并竖起他看似修过的细长眉毛等着其中一个人回答。处在枪库尾端的人都尽量躲在枪架后面,以免招来杀身之祸。其他无处可躲的人只好四处张望,不想和3SGT俊纬的眼神对上。站在门口最近的正翔躲也躲不了,想闪也更不用说了。当3SGT俊纬的眼神落在他身上时,他只好悄悄地望向宇颢,然后把眼神转移到别的地方,希望3SGT俊纬能够领悟到他的意思。

没想到3SGT俊纬发现Eason把值勤推给的人就是宇颢的时候竟毫不失色地笑说:“原来是CPL江啊?麻烦你帮我开key press。”

他往枪库里头走,歪着嘴把握着钥匙的手举到宇颢的面前。

“要开key press你自己不会开啊?”少哲不爽Eason这样推卸责任,让宇颢受到别的步兵师嚣张的对待。于是一直在旁保持沉默的他上前抢走COS钥匙,便往枪库的门快步走去,想要找Eason理论,同时也气刹地说:“今天的COS明明是Eason,为什么要颢来顶替?”

3SGT俊纬露出一脸荒谬,然后以理所当然的语气,说:“Eason是3SGT,他为什么不能要一个CPL来顶他的duty?”

他趋前挡住少哲的路,语重心长地道:“虽然你是名不副实的3SGT,但是我还是给你面子,好好地劝你一句,我们company的事你最好少理。”

虽然大家都被3SGT俊纬之前的举止给吓愣了,可是这时候他们的脑海中同时都浮现一个结论:原来3SGT俊纬已经投靠紊良做他的人了。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公然地对抗宇颢和他身边的人。

3SGT俊纬向少哲讨回钥匙,但是后者却坚持要找Eason解决这起事端。眼见两人即将引发肢体冲突,在一旁默默观察的宇颢终于决定委屈求全,先吃这个亏,以后再对付日渐嚣张拔扈的Eason。

宇颢冷静地走到两个火气正旺的步兵师身边,心平气和地劝解:“3SGT Eason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把COS推给我自然有他的不对,但是我现在若拒绝接受,会因为COS从缺而害到每个spec受罚,那就是我的不对了。要来的躲不开,COS我就先顶替了,我以后再和3SGT Eason沟通沟通。”

宇颢表现得如此屈服,众人还有一点惊讶。反观3SGT俊纬歪着嘴巴笑,把钥匙从少哲的手中掰过来,一手栽到宇颢的胸膛,说:“这才是CPL江你应该做的嘛!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乖乖的做好你的armskoteman不是好了吗?何必在这里逞英雄,是吗?”他又把头歪过去对少哲嚣张地笑着。

宇颢抓住差一点掉下的钥匙,双眼不曾离开3SGT俊纬,陪笑回答:“浪子回头,金不换,不是吗?我书读得少,但是我还明白这个道理。迟来的报应,好过不来的祝福。”宇颢微微的晃动的金链随后在他胸前闪耀着。

虽然他并不完全明白宇颢的意思,但是3SGT俊纬还是开怀大笑起来,在一旁静静观摩的人也因为宇颢开始陪笑后尴尬地笑着。3SGT俊纬扭转他壮大的身子,带点笨拙地离开枪库,并指示宇颢随后跟着。宇颢经过少哲的面前时,安慰地捏了他的肩膀,说:“我去去就回。”脸上还带着亲切的笑容。

但少哲看得出宇颢这次的笑容背后,隐藏着另一次复仇的念头!

等到宇颢回来枪库的时候,少哲和其他军械士都已经检验完毕,打包东西离开了。纪允原本在把枪锁在枪架上,但是一看见宇颢回来便兴奋地上前,问:“怎么那么久啊?”

宇颢一边翻看办公桌上的文件,一边回答纪允的话:“拿了锁匙,那个俊纬就把我拉到lecture room帮他整理里面的椅子。”

虽然宇颢表现得处之泰然,但是他语气中透露着一丝丝掩盖不了的怨气。纪允沉默地站在他身边,似乎有话想要跟他说一样,却不知怎么的迟疑着。

宇颢感觉到纪允欲言又止,便好奇地问个究竟。好不容易纪允才鼓起勇气,吞吞吐吐地解释:“我明天一早有MA。。。在SGH。因为从这里到SGH需要很长的时间,而我的家又靠近那里。所以我是想能不能今晚就回家。”

宇颢听完后莫名其妙地笑着:“这是你第一次MA啊?这种事你跟我说也没用。只有officer和老良才能签off-pass批准你出营。”

“可是Encik不在office里面。你知道啦,我很怕和Encik说,所以我不敢打给他。。。”纪允含糊地说着。

“你每次讲话都这样,只喜欢说给自己听;要不是ventilation fan这最近有点坏,没有那么吵了,我差一点就听不到你在说什么。你这样老是吃字,不要说老良,就连我有时都想掐你!”宇颢脱口说了纪允。但他回头又看见纪允整张脸都皱了起来,有满腹苦水吐不出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心又开始内疚起来。

毕竟纪允才刚开始服役,BMT不到一个月就OOC[1],很快地就转到11 SIR来,前后不到三个月,也难怪他到现在还不怎么适应和辈份较高的人对话。而他性格又十分内向,还有着一副书呆子的长相。连里的福建兵,尤其是那些泥土都喜欢调逗他来寻开心。虽然他忍着不说出,但是宇颢也能感受他心里面的无耐。而既然他选择默默忍受,宇颢也随他去,日后他必然找到解决自己问题的方法。

“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颢。我的MA已经拖了好几次,因为每次都找不到人来签。”

现在纪允似乎在暗示要他帮忙打电话给紊良,可是宇颢又不想和紊良通话。他正懊恼该如何是好时,便见到Eason从枪库经过。宇颢灵机一动,抓着纪允指着Eason的背影,说:“签off-pass呢,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yee sen是regular,说不定他可以帮你呢!他和老良那么熟,肯定比我还更有帮助的。”

纪允迟疑,可是宇颢硬是把他推到枪库的门口,指引他追上去。

Eason穿得花枝招展,一件呛红色的花衬衫配上塑质反光的黄色长裤,还有一条粗粗的铁链从他裤头前绕过他左边的大腿挂到后面的裤头。他手上戴着几枚仿金戒指,从衣领还解了3颗扣子,露出脖子上一条比纪允手中的笔还要粗的仿金项链。

Eason行色匆忙,纪允好不容易才追上去拦住他。Eason超级不耐烦地问:“有屁就快放!等一下我被抓到我就不放过你!”

“你被抓到什么?偷偷book out还是没有跟着dress code穿?”纪允一脸天真的问道。Eason骂了一句7字经后,凶狠地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纪允被Eason的粗话骂得有点尴尬,白嫩的脸庞顿时开了两朵红花一样。他接着又开始支支吾吾地说:“我明——MA——off pass——Encik——”

Eason没有耐性等纪允说完,便转身继续往军营大门走去,说:“哎呀!Off-pass你自己去找Encik去!不关我的事。真guai lan,这种事也找我。没有看到我在忙啊?”他一直边走边念,想要阻止纪允跟上来。可是纪允还是站在那里原地不动,绝望地望着Eason绚烂的背影渐渐从大门消失。

纪允沮丧地回到枪库,宇颢见他这副德性就知道在Eason那又碰了一鼻子灰。可是他这时又想到了一个好法子,便劝纪允说:“诶!我们关armskote的时候不是会有DO在吗?你叫他帮你签不就行了咯!虽然是迟了一点,但是总好过没有,是吗?我现在就叫DO来!”

纪允苦笑着回应,但他心里还是一片灰灰的:“没想到Eason可以那么地不负责任,他应该做的事通通都要闪!真不知道政府养他这种人来干什么!”

宇颢拿着电话正要打给CDO,却为了纪允的话停了下来。

“对不起。”他语重心长地说:“在这个时候我真的不想和老良说话,你也应该明白的。所以我才要你找yee sen,但是看来我还是错的。我也认为军队里有太多白吃白喝的人,可是他们是regular,政府要留他们下来都来不及了,更何况是修理他们。”

“我们这些低下层的人,没有rank的庇护,也不能正面对抗。而regular又只会cover彼此的ass,那些NSF Specialists和Officers也只想服完兵役拍拍屁股走人,根本没有人来为我们辩护。”

“所以我才老是和老良他们唱反调,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有那么多的人来找我的碴。但是你也看到了,树大招风,我也有被钉死的一天,连那个新来的3SGT俊纬都不把我放在眼里,所以我能罩你的日子有限了。”

“你虽然是NSF,但是你还有一段日子才能离开这个是非地。若真的有一天我把持不住,被老良赶出Bravo,你就要好好地保护自己,因为其他人会因为你和我工作那么久的原因而针对你。这次yee sen放你去死,不代表你就要死;What does no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OK?”

宇颢苦口婆心地展开长篇大论,纪允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毕竟他现在心情还是很糟,宇颢所有的话也不怎么听得进去。宇颢看得出纪允还是对刚刚发生的事感到沮丧,于是他拍了大腿,换个轻快的tone调,说:

“好啦,别在那边垂头丧气的。我现在不是要打电话给DO了吗?”

纪允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然后若有所思玩弄着手中的预约卡。

好不容易大家又盼到了一天的结束,全都兴高采烈地吃完晚饭回房间休息。这一个星期下来的训练还真的是自BMT后让每个人觉得有点吃不消的几天。步兵师们也在办公室里热切讨论,埋怨这几天有多辛苦。他们还以为过了SISPEC的训练后就会像前辈说的那样,可以轻轻松松度过剩余的服役生涯。

“你就想得美叻!”3SGT冠成喝道。“你又是不知道我们11 SIR是全国第一的Infantry Unit。如果不是一天到晚drill我们,怎么可以拿第一?”

步兵师们,包括PS 5、PS 6,还有全部最近加入的志坚、契明和3SGT俊纬,纷纷围绕在办公室门前的空间,不是坐在椅子上,就是靠在周围的办公桌上。有的在翻报纸,有的就只是歇在那儿,带动整个闲聊过程。

“对呀。我的朋友有的都被分配到什么reserve unit的,很relax的,每天还可以night’s off。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在这里从早到晚地忙着!” 3SGT俊纬也跟着加入埋怨行列中。

PS 5正埋头为隔天的训练做行政上的准备,但是他这时却抬头,向那些资历浅薄的步兵师安慰,道:“现在是因为那些men刚过完BMT,所以才会一直training。等到要ORD的时候,就会很slack的啦!”

其他的步兵师都怨声载道,还有人就无奈地感叹:“那不是还要等多一年半?”

“我们学一学阿纬不就行了咯!”3SGT冠成打趣道。

正当所有人开始起轰时,办公室的门突然开启,随之踏进来的是行政步兵师锦泉。他面露几分怒颜,似乎在外面受到了什么气似的。

锦泉站在门口往办公室里目扫了一遍后,便问:“颢呢?他人不在armskote。”

众人也四处在办公室里望了一下,可就是不见宇颢的踪影,所以也都纷纷耸了耸肩。但是他们还是把焦点放在锦泉身上,因为他看起来好象将会爆料什么似的。

“他应该在cookhouse吧;他是今天的COS。”3SGT俊纬回说。

可是锦全却很不屑地转身离开办公室,踏出去前还斥道:“如果他在cookhouse的话,我也不需要找他了。”

随后,他便往宇颢的房间找去,一路上他对自己呢喃不停,一直埋怨宇颢那么不分轻重。

原来刚才他在食堂里吃饭的时候被今天的BDO叫住。那BDO是QM[2],2LT James,长得高大——高而肥大。也许是在后勤部做了蛮长的一段时间——他也将在几个月后就ORD了——所以当初刚从OCS毕业来到11 SIR的那个健硕的军官,没有像其他一直下场参与军训的军官一样地锻炼,久而久之也就增添了几分肉感。

他也不是说胖得赘肉纵横,只是没那么健硕,穿起制服来也显得有点象包肉粽一样,好象应该换件大一号的制服。他也是浓眉粗眼,颧骨高而厚,加上细细的嘴唇,就是一副能够撑得起QM里大大小小的事的脸。

因为锦泉身为行政步兵师,时常都会向他禀报连里的状况,好让他进行配备的调整,而每当他值勤BDO在食堂里站岗时,碰到锦泉也会聊上几句,所以两人还算有密切的来往。这次锦泉还排着队拿饭,便感觉到有人搭他的肩膀。回头看是2LT James时,还以为他又来找他闲聊了。

可是2LT James一脸严肃的,等锦泉拿完饭后便认真地质问:“你的company的COS呢?为什么没有来做cookhouse duty?”2LT James知道,锦泉一定知道答案,因为每天的RO都是他写的,所以一定有印象。

锦泉并没有忘记今天的COS是谁,毕竟他在晚饭之前才被Eason arrow到。Eason在离开军营前还在公开讨论到底应该找谁来顶替他的值勤。没想到那可恶的3SGT俊纬竟然提议Eason向宇颢开刀,来试探宇颢到底有多服从他。恨也只恨其他在场的人也想知道宇颢对紊良,甚至Eason的底线,所以也都静静站在一旁等着看好戏。

等到Eason离开后,3SGT俊纬便以一副洋洋得意的嘴脸宣布:“我现在就去试探到底CPL江现在是十五的月亮还是中秋的月饼!”

每个人都殷切期待答案;毕竟知道现在谁才是真正掌权的人对他们或多或少有所帮助。怎知道才不稍15分钟的时间,3SGT俊纬就带着满是屈服模样的宇颢来开钥匙箱领钥匙。不但如此,他还指使宇颢去整理讲堂的椅子,而后者也毫无怨言!

看到宇颢是多么的受委屈,锦泉心中无不都是愧疚。当时要不是他答应了紊良隐瞒他升职的事实,宇颢也不会因为Eason任职于枪库步兵师而受尽委屈。每个人都把紊良成功展开那么大胆一步的举动解释为宇颢大势已去的象征;若他还有一点能耐,也就不会任由紊良在他头顶上动土,而施展他那曾经那么令人既敬慕又害怕的交际手腕来制止Eason就任能够左右他行为的职位。

锦泉搓揉着手,若有所思地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CPL江,我们的armskoteman。”

锦泉原本想要把Eason临时抛下职务的事说给2LT James听,可是他最后还是象下午没有阻止3SGT俊纬一样地退缩。因为现在宇颢的气势大不如前,若得罪了紊良一伙人,那就不妙了。

2LT James点了点头,说:“那你帮我把他找来吧!只要他在我count chips之前出现我就放过他。”

看着2LT James走后,锦泉立刻掏出手机联络宇颢,想要提醒他是今天的COS;若他无法鼓起勇气来帮宇颢对抗Eason的恶劣行为,至少他能做他的另一双眼,来避免他犯下太多过失。毕竟宇颢威风惯了,所以时常忘记自己的处境已不同往日。

可是宇颢只是“嗯”一声就把电话挂了,之后锦泉在食堂里面等了好久都没有出现人影。直到晚饭时间过去后,2LT James开始点算当天的用食量时,锦泉才领悟到宇颢是不会来值勤的。

锦泉是又气又无奈。他好心提醒宇颢,他却毫不领情,最后连电话也不接。现在2LT James坚持要见宇颢,锦泉也只好帮忙把宇颢找出来。

我一定要劝他醒悟,赶快跟2LT James道歉去!他暗自决定到。

宇颢的房间是他找的最后一个地方。随着枪库、办公室都相继找过,锦泉的心越是沉到谷底。宇颢还真的是自暴自弃!

锦泉从走廊的窗口看进宇颢的房间,发现他正在里头看书。于是他一股劲地冲进去房间里,毫无抑制能力地质问宇颢为何在这种时候还耍大牌,不去值勤。

这个时候外面的天空已愈加昏暗,照进宇颢房间的阳光也只够看清房间里有什么东西。宇颢坐在床上安静地翻阅手中的书,房里唯一亮着的灯从他头顶照下来,在一片浊暗的房间里,把宇颢照得象是从另一个空间投射在现实生活的影。锦泉穿过两排床中间的走道,往那第四空间的幻影趋前而至。

他越是往房间里头走去,周遭的环境也渐渐如同百页银幕一样地不停翻转。他每一个脚步都开始传来“唰!唰!”拍打水面的声响,而且还愈渐响亮。一张张排列整齐的床变换成零乱堆成在小溪岸旁的石头。有些还好象是刚坠落的陨石,表面呈现橙、红熔浆色的斑点,还徐徐地冒着软丝般的烟。

那些衣橱也瞬间换成一栋栋的石柱,表面露出几张馈烂的雕塑脸孔,似乎暗示这个山洞曾是庄严华丽的地下宫殿,而它们是支撑着过去这沉重包袱,联系古今的见证人。

水银殿惨遭灭门后遗留下来的唯一继承人,越夜月江宇颢,就悠闲地坐在山洞后端的一座石礅上。他倚借从洞顶开出来的缺口投射进来的月光来阅读手中的那本书。银光使者徐锦泉靠近时,他也不动声色,继续地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

“江少,为什么你没有出席群英晚宴?你可知道不去的后果吗?”银光使者痛斥道。

可是越夜月只是处之泰然地回答:“我没有义务出席,就不出席。”

银光使者坐到越夜月的身旁,着急地说:“你的处境不同往日,根本没有以前水银殿兴旺时那么风光!你这样缺席晚宴,只会得罪那些能够帮我们重建水银殿,恢复往日光辉的贵人,你知道吗?”

这时洞口传来一阵声响,随之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不一会儿,那刚加入的人也出现在越夜月周围的月光下。他才一显身,便凶巴巴地问:“我有没有听错?Eason又把duty推给别人,自己却book out?”

契明这么大声地一吼,把锦泉从幻想中给震醒,所有第四空间的景物都随着声波震得荡然无存。

宇颢把视线转移到契明的身上,凌厉地说:“我不锁门,你们一个个就不敲门地闯进来,还大吼大叫的。。。”

“我是刚好经过,不小心听见你们说话,又忍不住才闯进来的。”契明急着解释。虽然他还是对宇颢没有好感,但是闯进别人的房间确实是他甚少做出的无礼行为。他绕到床的另一边,认真地问:“Eason是不是逼你做COS?”

宇颢先是迟疑了一会儿,眼睛却忽然闪了一下。接着他笑着看了锦泉一眼,然后又对着契明说:“没有的事。Eason有事要忙,所以我才代替他做COS。”

“可是,你刚才是说。。。”锦泉想要插话,却被宇颢止住了。他跳下床,往衣橱里面取出了No. 4,说:“那是一场误会。我这就去跟2LT James解释。”锦泉又想继续质问,可是宇颢却热切地要他帮他打RO,否则又要闯祸了。

锦泉对宇颢180度的转变感到十分不解,可是宇颢连推带赶地把他和契明打发出去,自己也勤快地换上制服。然而锦泉念在宇颢有心要扭转局面,肯去找2LT James认错,也就罢了。就连在旁满头雾水的契明,首先莫名其妙地被赶了出来,再来又是面对锦泉的三问二不知地敷衍回答他,最后也只好乖乖离去。

房间里,宇颢一鼓作气地换上制服,脸上的笑容不曾消失。

这次可是一石二鸟了!那锦泉莫名其妙地来训他一番话,态度过度关心,肯定有问题!他老是无缘无故地对他献殷勤,宇颢本来不加思索,可是今天这么一闹,反而让他对锦泉关怀背后的居心有了谱。

最好利用的人,就是肯为我无怨无悔付出的人!

而契明恰好出现,又让他起了新的念头。要对付敌人,就要利用另一个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却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人。那若要教训Eason,可以利用公开表示对Eason的不满,却又曾经和宇颢他起过冲突的契明!

看来声势下滑的日子,还比呼风唤雨的时候来得有趣!

[1] Out of course的缩写,译为:因生病、成绩不佳等原因而正式被批准从有关训练退出。

[2] Quarter-Master的缩写,译为:掌管后勤部的军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