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十七章:含沙射影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五    多风的晴天,远处的天空却是一片漆黑

好不容易又等到出营的时间,而且这还是野外训练前最后一次能出营的机会。也不是说这次的野外训练会有多长,只是每次在训练前后,所有士兵都希望能够有出去松懈一下的机会。

许多人都聚集在办公室里等待解散的命令,里头不只有步兵师,还有许多等不急的士兵,早已把包袱带下来,躲在办公室里避暑。加上契明、3SGT冠成这几个爱讲个不停的‘鸡公’,办公室还是象一个小型的室内夜市,热闹得不得了。

然而所有的军官以及像紊良和PS 5那样持有重要职位的步兵师都不知道都消失到什么地方去了,迟迟都没有出现,害得Bravo的人,只能眼睁睁看别连的士兵兴高采烈地出营,自己却不知道在空等什么。

总算正翔飞跑进来办公室,宣布那些“大粒”的回来了。每个人都兴奋地跳了起来,准备到外面广场集合,却又被正翔阻止:“他们都进了Encik的办公室了。”

“不会吧!有什么重要的meeting不可以等放了我们再开吗?”3SGT冠成哀怨叫到。

“听起来好象是蛮严重的喔!”正翔望着Eason说道。

Eason正忘我地挖着鼻孔,全神贯注地研究杂志上女模的艳照。当所有人都把焦点放在他身上时,他才豁然地吼:“干什么?这些女人都有穿衣服,你们以为我看得很爽咩?”

众人以沉默回应他的吼叫,正翔却带着轻盈的脚步走到Eason的面前,说:“3SGT Eason,你难道没有听说吗?你惹上麻烦了。”

Eason双眼睁得几大,脸红得好像血管要从眼睛爆出来似的。他稍微弯着身子,对比他矮小的正翔凶狠地警告:“我今晚是要去赌博的吼,你不要这样唱衰我,OK?”

正翔吞了一下口水,原本想打退堂鼓,不要当着Eason的面把他从PS 5那里听见的说出来,可是其他人都象是饥饿的秃鹰,在他周围虎视眈眈,不是用眼神怂恿,就是在他胆怯地退后时伸手把他推回Easond面前,逼迫他说完他要说的话。

终于正翔经不起压力,解释道:“刚才PS 5跟我说,他们是到Chief Clerk那里meeting。因为Chief Clerk收到一封complaint letter,说有commander没有尽责,还虐待下属。Chief Clerk第一个想到被complain的就是3SGT Eason你了。”

Eason气愤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扑身抓住了正翔的衣领吆喝到:“你神经病啊?这样说我?”

“Eason!又不是他说的,干嘛凶他?”契明上前把Eason推开。Eason怔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正翔放开,后者也在第一时间溜到众步兵师身后。契明接着说:“呐。。。你自己好好想一想,究竟会有什么人要这样陷害你。如果想不出来的话也就算了,反正信里面又没有指明道姓说是你,你就不必对号入座。”

Eason抓了一下头,懊恼地回答:“我又怎么知道?像我这样受欢迎的人,一定有很多嫉妒我的卑鄙小人啊!”

现场明明热闹得很,却顿时冷了一下,每个人也都冷汗了一身。

“其实也不过一个人去告密。若信里面说的是事实,那把事情纠正了不就好了吗?反正那告密的人一定是为了让部队的工作环境更加好才会这么做的。”3SGT 冠成说。办公室里几乎每个人都点着头赞同着。

“你以为这里是学校?有问题就应该提出来讨论大家才会进步?”3SGT 俊纬却语带嘲笑地说。

“对咯!这里是army咧!有人complain就是说上面那些大粒的做事不好,会影响他的bonus还有promotion。你说,OC那里可能不把这个人抓出来狠狠地tekan他3 times jiat lat jiat lat?”混在人群堆里一个小兵阿力说。

契明也跟着点头同意:“对啊,就算是真的有问题要拿出来讨论,也不可以跳过chain of command;这样做也对Encik还有OC不尊敬,好像是暗示他们没有能力解决问题才要偷偷去告密。”

这时正翔拍了契明的手臂,取笑说:“3SGT 契明,原来你也跟3SGT 俊纬一样变成了Encik的代言人。”

正翔这么一说,引起了哄堂大笑,之前紧张的气氛也消失了一会。

“明,说不定那个人已经向OC reflect了,却没有结果才会去complain,不是吗?我们连报道的人都不知道,就少在这里批评他的行为了。”志坚忽然从背景中出来提说。

“哇,坚,你这样说别人会以为是你报道的咧!”3SGT 俊纬笑着说。“就是因为我们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才要骂他。他这样做,一定会引起上面的人tekan我们来找出写信的人。恐怕人还没有找出来,就有一堆人遭殃了。”

又一阵点头示意。

“就算找不出人,上面也一定会拉一个人去砍头的。”正翔若有所思地说。

他话一说出,引发了每个人的沉思,办公室里又静了下来。有的在观察其他人的举动,有的烦恼担心自己能不能平静地度过接下来当兵的日子。有的,就希望这件事能够揭开部队里的陋习。

可是每个人都清楚,陋习解不解除得了是其次,因为从今天开始部队里将刮起一场腥风血雨。

“那我们自己就把那个人给揪出来吧,免得大家都受池鱼之殃。”3SGT 冠成终于把每个人的心事给说了出来。大伙儿都因此静了一下;其实他们心里都有个人选,只是没有人敢说出来而已。

3SGT 俊纬稍微瞥了每个人,然后歪着嘴笑说:“你们各个还真的没种耶,明知道只有一个人的嫌疑最大,却不敢说出来。”

“你知道是谁?”Eason惊叹道。志坚则挑衅地说:“你有种又不说?”

3SGT 俊纬拉着他紧绷的脸皮暗笑了一下,然后自负地揭露:“谁都知道Eason这最近得罪的,就只有他昨天叫去替他做COS的人,而这个人,就是江 ~ 宇 ~ 颢。”

办公室里又起了一阵骚动,似乎3SGT 俊纬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哪壶不开提哪壶。可是3SGT 俊纬仍然得意洋洋地继续说道:“我真不知道你们在怕什么。CPL江现在就只是一个纸老虎,发不了威。我想他就是以为他还像以前那么风光,所以才去写告密信,以为我们还像以前怕他一样不敢碰他一根寒毛。”

“你说得也是。我这最近也只有踩过他的尾巴。我还以为他已经被改过自新了,没想到他还是这样喜欢暗算别人!”Eason惊讶地说:“他妈的!我不找他算账我晚上就不上我的bu!”

Eason起身想要冲出办公室,却被站在他身旁的志坚给压住,说:“你无凭无据,要怎么去找他算账?如果真的是他,你又找不出证据就tekan他,那不就是给他多一个指控你的理由了吗?”

Eason在椅子里挣扎,却被其他几个人同志坚一起克制住。志坚瞄了3SGT 俊纬一眼,然后严厉地说:“你也是的。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让Eason胡思乱想。无论如何,我们起内讧就是着了那个告密的人的计;他没有改善制度,却弄得我们乱了阵脚。”

3SGT 俊纬却毫不萎缩地驳斥:“坚,你怎么开始袒护CPL江了?有些时候,没有证据,却有嫌犯,那我们把嫌犯抓来拷问不就可以了吗?只要我们一起tekan他,他还不会招认?”他那对丹凤眼在说话时顿时眯成了两条线,好不阴险。

“严刑逼供,你以为我们在演《金枝欲孽》啊?”正翔揶揄道。

正翔的话就好像一张黑色的棉被,遮盖了3SGT 俊纬头顶上的光,脸色不时暗沉了下来。他憋着嘴给了正翔一个不耐烦的表情,正要反驳他的话,办公室的门突然开启,说巧不巧,踏进来的就是宇颢。

每个人见到了宇颢,都心虚地回去做之前在做的事,假装若无其事一样。有人对3SGT 俊纬使眼色,要他实行自己的豪壮理论。可是3SGT 俊纬自己也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地避开了他们的眼神,把手中的报纸摊开在面前遮住他们的视线。

宇颢用机灵的眼神往办公室扫了一遍,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劲,便说:“哇!你们要说我的坏话也要professional一点啊!你们每个人头上都浮着‘心虚’两个字,还跟我招手呢!”

经他这么一说,他们头上的字都不约而同地变大,还开始闪耀着七彩霓虹灯。宇颢就知道他们每个心里有鬼,可是他也没有多加理会,因为他待会儿还可以找正翔来给他做报告。

正当每个人都苦恼着该如何面对宇颢的时候,那办公室的门又打开了,而进来的是一伙的PC[1]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PC 6见到办公室一片饥渴的眼神便问。

“Sir,还不是等你们dismiss我们?别的company都book out了就只剩下我们了咧!”阿力埋怨道。

“那你是在怪我们啦?”PC 6责怪道:“你相不相信我留你在这里整个weekend?”

“留不就留咯!我可以写complaint letter。”阿力狂笑道。PC 6拍了一下他的头,然后宣布:“叫每个人下来last parade。”

整个办公室象是刮了台风一样,一众人又是呼叫又是冲出去,把呆在军舍里的其他士兵给叫下来集合。只有Eason一如反常,安静地溜出办公室,去找紊良去。

看着那些军官和PS的背影离开他的办公室,紊良总算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都看在他的面上不和他起正面冲突,但是他知道这起事件或多或少将会影响每个人对他的态度。

无论如何,这感觉上特别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今天一早,一碰到OC,他便对他说:Bravo的所有KAH得在午后到Chief Clerk那里开会。这个Chief Clerk,才刚在昨天就职,没想到这么快就想要让所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可是才在短短的一天,也不知道他会提出什么新方案来展现自己的实力。

怎知道新方案倒是没有,也只有Bravo被安排开会;连军官都得全部报道,可见这起会议的严重性。

没想到讨论的结果竟是那么让人始料不急:有人投诉Bravo的步兵师行为不当,推卸责任和虐待下属。可是信件既没有署名,也没有指明对象,所以Chief Clerk才召集他们上去讨论。

每个人当场都表示不知情,却在会议结束后,OC把所有人集合在紊良的办公室时,通通都指定被告的人就是Eason。而身为CSM,所有步兵师的纪律问题都归咎于紊良。也因为Eason是他的得力助手,所以他多多少少也得维护他。

他一开口维护,其他的人,无论是军官还是PS都不发一言,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僵了起来。虽然大多数的人心里有数,以Eason这种德性,除了他,整个连里再也想不到还会有谁会值得别人偷偷告密。告密者不透露姓名,肯定也因为被告者来头不小,至少有人撑腰,所以才不敢公然指控。

原本不知道情势会僵到什么时候,所幸OC直接了结了会议,说:“既然现在想不出告密和被告密的人是谁,我们可以利用这个weekend的时间来想想看。不是不用找,只是没有那么急迫去找。刚才在MWO Yuen那里多谢你们维持company integrity,没有当场互相指证让Bravo在别人面前难看。有人跳过chain of command告到Chief Clerk那里已经让Bravo丟尽了脸;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人找出来教育教育一下。”

“Encik!到底是谁sabo我?”

Eason那么一吼,打断了紊良的思绪。

Eason就站在办公室门口,气呼呼,满脸通红的,青筋都暴了出来。他不等紊良回答,便冲进了办公室,一股劲地坐在他桌子面前的一张椅子上。

紊良皱了一下眉头,起身往门口走去,一边关上门,一边念到:“就是因为你平时都这么毛躁躁的,做事不瞻前顾后,不铺排、不善后,所以才会引起这样的事端来。”

他走到Eason的面前,坐到办公桌前的另一张椅子上,直视Eason,说:“你知道了些什么?”

紊良那般沉着冷静让Eason心里面的火不禁都灭了。在他面前,Eason就算有多猛,平时爱表示有多么地不怕紊良,他也变成了一个小孩子。他吱吱唔唔地把之前在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紊良听了之后,严肃地分析:“这件事还真的给我们添了不少麻烦。。。”

然后他又说:“刚才我们的确是讨论告密信的事情。每个人虽然都没有直接说出口,但是他们很明显的都认为被告的人是你。”

“那怎么办?我想来想去就只有得罪过宇颢。。。”

紊良伸出手,要Eason安静,然后说:“信件又没有指名道姓说是你,你又何必对号入座?重点不是在于到底是不是在说你,而是别人觉得是不是你。”

“那不就更惨?每个人都说是我!Encik,你知道吗?刚才每个人明明都认为是宇颢报道我,但是他一进来的时候却没有人敢出声。前几天他还在你面前那么听话,可是他对我们的威胁还是不小的。以他的势力来说,如果不是他陷害我,就没有别人了!”

Eason一口气落啰里叭唆的,眼前只有自己的利益。可是紊良在一旁听着,似乎有所决定。他沉默了一下子,用十分安慰的语气向Eason说。

“你是我的人,我怎么会放你去死呢?每个人都认为是你,我就会让他们不会认为是你。而唯一的方法,就是把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告密的人的身上。他们之所以会针对你,是因为在告密者和被告者之中,要想出谁是告密者的可能实在是太难了。那如果是因为太难,我们就简化告密者的身份,直接给他们一个名字就够了。”

他稍作停顿,接着说:“反正告密信上又没有署名,我们就自己填上去好了。”

“对了!我们可以这么做!”Eason拍了桌子一下,兴奋地回答。可是他立刻又是一脸困惑地问:“那我们应该说是谁?”

紊良沉默了一会,然后冷静地说:“江宇颢。”

“你不是说他这最近变乖了很多了吗?还叫我少去惹他。。。更何况哪里有人敢指着宇颢说他是告密的人?”Eason说到这里,又拍了他的额头,喊道:“死了啦!到最后他们还是会说我的!”

紊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耐心地跟Eason 解释:

“宇颢虽然说已经收敛了许多,但是留他在11 SIR对我来说根本是养虎遗患。就是要趁他成了纸老虎,用一把火把他给烧得一干二净。但至于要让别人相信他就是告密者嘛,方法有很多。三人成虎、栽赃嫁祸,有什么是难得倒我的?”

紊良说着,眼角也闪了一下。

Eason虽然是很好操纵,但是他尽是给他麻烦。所幸他已经另外收买了一个好帮手:3SGT俊纬。那个人急功近利,很快的就被他说服。Eason 虽然又闯了祸,却给他机会致宇颢于死地,也能同时让他试探3SGT俊纬,让他替他办点事,看看他到底对他有多忠心。

紊良看Eason离开军营大门口的背影,心里不停地盘算着。

回想过去几个星期的事情,他还有一点怀疑自己。

一直以来和宇颢的长期战争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平息了,这胜利还来得有点让他焦虑不安。或许真的失败惯了,所以初尝胜利的滋味的感觉还真的有点不自在。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不该松懈下来。宇颢这个人实在是太狡猾了。就算他真的那么容易束手就擒,就算他这最近表现得有多么落魄,也难保他日后又东山再起。

因为如此,只要有机会,就得把宇颢从11 SIR赶出去。

下手这么狠,这也难怪紊良了。他是经过多少困难才能有今天的成就!他原本只是不起眼的步兵师,刚从SISPEC毕业转入部队的时候,根本没有人看好他。

当时的紊良长得斯斯文文,唇红齿白。虽然刚从SISPEC出来晒得皮肤黝黑,但他的言谈举止配上他那副镜片几乎有半寸厚的眼镜,十足是个书呆子的样。也不是说他是书呆子,因为在他踏进军队之前,他的的确确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功课和学业上。只是不知道怎么的,读了那么多,在“A”水准里却考回来了BBC,连进大学的机会都渺茫,更不用说是到BBC做工。

虽然说他体格还不错,在SISPEC里的成绩也不比别人差,可是就是没有那么street –smart,也是所谓的死脑筋。刚配到部队时就时常遭上司和下属作弄,就连他的PS也不怎么看好他。

就有一天,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问了问自己是否真的要这样子过下去。学业又不精,当兵又那么龌鹾,再这样下去他只有到街边扫地的命!于是他下定决心要超越自己,重新找回人生的方向。他认为既然他当兵时的成就还比读书来得好,甚至是他人生中唯一值得骄傲的事,所以就毅然签了合同,当上正规军人。

当时他连里的同僚都对他的决定感到十分惊讶,就连他的PS也极力想要劝止。“你这副德性怎么可能在军界里面生存?”他PS苦口婆心劝道,但是紊良当时已下定决心,再也没有人说得动他了。

签下军人合约的紊良变了另一个人似的。他面对同事的讥笑时都当作没那么一回事;面对下属想要占他的便宜提出的无理要求时,他也表明立场,坚决不让步。他甚至开始学习如何谄媚、敷衍,来劝说别人答应他的要求。直到他当时的CSM宣布要甄选有潜力的步兵师来上CSM的训练课程时,他也只是耍一耍心机,让劲敌在CSM的面前失色,让自己显得更加杰出。

他在CSM训练里沿用了自己所掌握的处事待人的技巧,甚至更上一层楼。他以优越的成绩从训练中毕业,而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的事业也平步青云,顺利地转来11 SIR。

紊良当CSM的这些日子里,时常都会碰到像11 SIR其他CSM的人,妒嫉他的成就,害怕比他们年轻的人爬到他们的头上。也许跟这些人久了,当他发现宇颢这等人物时,不禁起了战斗心态,觉得打垮宇颢就是安稳他事业的一个步骤。虽然说宇颢当上CSM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他的目的也不就是要掌控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不当职位大的军人,却能拥有和他们一样大的权利,宇颢的野心就是这么庞大!

但也有士兵只是要得到一些好处;他们不奢望有极大的权力,却也不想老是落在后头,甜头都尝不到。就像那天紊良在办公室熬夜的时候,很识相地带来了宵夜的3SGT 俊纬一样。

当时紊良忙着,没有闲情和他兜转着,便开门见山地问他到底找他有什么目的。3SGT 俊纬也像是一早就练好台词一般地说:“虽然说我是和志坚、契明还有冠成同时进来Bravo的。但是每个PS的眼里都只有他们三个人,没有一个看重我。对,我是没有志坚那么能干,又没有契明那样有野心要当PS,但是我也不想当完兵后却一事无成的样子。那些men也笑我不像他们一样受提拔,所以都不把我看在眼里。我也是想要做好自己的事,只是没有人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3SGT 俊纬在解释的时候,紊良只专心处理面前的事物,没有正眼看他一下。等他说完了好一段时间,直到3SGT 俊纬也怀疑自己是否得罪了紊良的时候,他才说:“谁说不被那些PS器重就是没有用的人呢?他们到头来也只是PS而已,有我CSM大吗?在兵营里成大器不只是要靠对军事的熟练,也要靠自己懂得怎么看风使舵、弃暗投明。”

办公室里一片死静,冷气没有开,房间里的两盏灯也只亮了一盏。平时壮硕的3SGT 俊纬在这间房里竟然似乎渺小了许多。那盏灯从紊良的背后照向3SGT 俊纬,使他看不清紊良的表情。可是从紊良的语气和言谈之间,似乎有望达到他前来投靠紊良的目的。倘若能够得到紊良的加持,他也就不会像上次正翔的事被宇颢整蛊一样了。

“你找我就是对的,因为我一向来都看好你。现在就只看你多么有诚心要向我拜师学艺了。”紊良接着说。他能够清楚地看到3SGT 俊纬的表情从之前的迷惘到现在的豁然开朗,就知道自己又多了一个可以摆布的棋子了。如今他只需要试探他的决心,从他愿不愿意帮他观察宇颢就能判断。因为他所谓的观察,就是要激宇颢来试探他的反应,而只有对紊良死忠的人才敢去得罪宇颢。

有了3SGT 俊纬这样毛遂自荐,紊良又有多一个烟瘴来掩饰他想要拉拢志坚的企图。只要他得到所有管用的棋子,又能除掉一直以来是他的眼中钉的宇颢,他想要升做MSG的机会也就更有可能了。

这些新步兵师还来得正是时候!

[1] PC:Platoon Commander的缩写,译为排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