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二十章:一触即发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五    深夜,月亮被乌云遮住,到处一片漆黑

“我再这样泻下去,肠要泻出来了。。。”纪允奄奄一息地说。

宇颢弯下身子,握住纪允的手,然后关切地表示:“你的手好冷!不行,我看还是打电话给BDO,请他叫救护车好了!”

宇颢摸了摸裤袋,却自责地叹道:“糟糕!我把电话留在房间。你们等我,我去去就回!”

说毕,宇颢拔腿跑上楼,却没有直接回房。他三步两跨,一抵达三楼便转进走廊。走廊和几个钟头前他上来的时候一样,只是少了Support照进来的聚光灯,整个走廊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他一边快速往前走,一边套上了手套,走到了二班门外后停下脚步,四处观察环境后,便溜了进去。

他一进门便跑到一个橱柜,把厨柜前的大剪刀拾起来。原来在lights off前,宇颢曾回去探阿力的盗窃行动进行得如何,却只找到这把剪刀。果然不出宇颢所料,阿力因为之前的那阵风,吓得不敢继续撬开其他人的橱柜,便带着取获的赃物落跑出营!

宇颢顺水推舟,由此起了扭转局势的计划。

他立刻带着剪刀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自己的橱柜给撬开,然后把剪刀扔在床边。他接着边跑边打电话到Ops Room找BDO,请他叫救护车,还说情况一片混乱,请他下来“教他该怎么做”。

虽然说已经夜了,但是BDO因为宇颢说得绘声绘影,感觉情况十分危急似的,便携着同他值勤的Duty Clerk一起到Bravo去探个究竟。他一抵达二楼,便对带着一脸慌张的宇颢冷静地说:“我已经打电话给Medical Centre叫他们准备把生病的men送去TTSH。我也打电话给MT Line,要救护车的driver准备好车子。他们一到,我们就可以出发。”

BDO接着慰问纪允等人。他们一一瘫在厕所的地上,虚弱得动弹不得。BDO确定他们还清醒后,问:“COS呢?你没有通知他吗?”

在一旁观察的宇颢‘愣’了一会,然后就支支吾吾地说:“我吓得都忘了。。。我现在去office找他。”

宇颢二话不说便转身拔腿离去,展开他的Act 2。而BDO不疑有他,继续照料三个虚脱的士兵。

宇颢用力敲打锁紧的办公室门,好不容易叫醒了志坚睡眼惺忪地开门。他还穿着制服,却已经换上拖鞋,手上还抱着一个枕头。他头发没有整理过,衣领也翘起来,根本不像他平时整齐的打扮。

门一打开,宇颢也立即装作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懒洋洋地说:“你干嘛不接电话?BDO找你找不到,打到我这里来。”

志坚还是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从口袋掏出了手提电话,然后眯着眼看了一下:“是吗?我没有missed call咧!!找我做什么?”

宇颢耸了耸肩,假装毫无头绪地说:“不知道,但是他听起来好像很急;好像有关你妈的。”

志坚往宇颢的额头推了一下,指责道:“要死啊!这样跟我说话。”

宇颢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然后重复说:“我说,是和你的妈妈有关!”

志坚听见宇颢说是和他母亲千惠有关,立刻就好像被一棍敲醒了一样。他二话不说,匆匆把靴子穿上,整理了一下制服便迅速奔向Ops Room,留下宇颢望着他的背影,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

“我找不到COS。”宇颢喘着气说。BDO和Duty Clerk仍然陪着纪允他们,一见到宇颢单独回来便好奇地问。

“怎么可能呢?他不是应该守在office里面的吗?”那Duty Clerk追问:“那你有他的handphone吗?”

宇颢喘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点点头。他把手伸进裤袋里,又惊讶地感叹:“哎呀!我把我的handphone留在房间里面!”说着,便又是往楼梯口跑去。

他才离开不久,楼梯口突然传来他惊声大叫:“你在干什么?站住,不要跑!”接着整栋楼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守在纪允他们身边的BDO被那摔门的震响给吓了一大跳,和Duty Clerk僵硬对望的一霎那,脑子里闪过了许多不堪设想的事。

混乱中他忆起刚把宇颢指派上楼,心中打起最坏的念头,双腿反应式地跨步狂奔,拼命地爬上楼梯,留下Duty Clerk愣在原地,两腿发软,直冒冷汗。

宇颢这时也从楼梯下来,和使劲跋涉的BDO象火星撞地球一样,在黑暗中撞得跌倒在地。BDO被他撞得整个肺都被撕裂一样,纠缠间,宇颢竟抓住他的衣领大力摇摆:“你还敢跑?!”

被宇颢折磨得快昏厥过去的BDO情急间伸手往宇颢肩膀之间的穴道狠狠按下,让其被那穿透手臂和胸口的剧痛给占据,霎时间BDO借力使力把他翻过来,跨坐在他身上,把他押在地上。

好不容易BDO才把宇颢给镇住,后者也在冷静下来,认出BDO后惊慌地喊道:“有贼!有贼!他跑到楼下了!”

BDO莫名其妙地被宇颢拉到楼下,却只看见空荡荡的走廊。面对这凄凉的一幕,宇颢崩溃地蹲下来,边哭边说:“我明明看到有贼的!他刚才在撬我的橱柜!”

BDO听得满头雾水,便带着宇颢回到二楼的厕所里,把他安置坐在地上后,便企图从宇颢口中了解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俩都被汗水淋得狼狈,从头湿到脚,BDO嘴唇上还沾着被宇颢袭击后流下来的鼻血。但宇颢显得更加狼狈,又是眼泪,又是鼻涕的,好像经历了什么浩劫一样。他不停地支支吾吾,当中又不知道崩溃了几次,BDO总算才从他口中获悉,他是在回房的时候看见有身影在他的橱柜前。那个人一见到他便把手中的剪刀扔下,拔腿就跑。

BDO擦着汗,暗地里感叹执勤的夜晚还发生一连串的状况,却无奈地带宇颢回他房间仔细调查,并吩咐Duty Clerk看好纪允等人。

到了宇颢的房间,BDO开了灯便往房间里唯一铺上床单的床走去。当他抵达的时候,就看见橱柜面前放着一把大剪刀——就是宇颢安置好的那把剪刀。

BDO皱了一下眉头,低声说了‘超级白’,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卫兵室,要当晚执勤的守卫步兵师到宇颢的房间来。他们还在等守卫到来,Duty Clerk便致电给BDO,说救护车已经到达,纪允等人也送上车子,正准备出发。

“好,你叫Duty Medic把他的电话号码留下,有什么事再update我。”BDO才刚挂上电话,守卫的步兵师便抵达宇颢的房间。BDO再一次地吩咐:“我要你找人看管这里,不要让其他人进来,尤其是碰这把剪刀。还有,直到我下命令,没有任何人可以踏出这个camp,知道吗?”

那从Charlie来的步兵师一脸疑惑地点着头,便开始打电话到守卫房把BDO的指示吩咐下去。而BDO也打了一通电话到兵营的Ops Room,向那里值勤的军官报道Bravo发生的事情,说要到那里和他商讨对策。

眼见一连串的状况总算告一段落,BDO,Duty Clerk和宇颢也到了一楼,这时竟碰到从Ops Room吃闭门羹的志坚。志坚赫然发现寻找的BDO竟然就在宇颢身旁,懊恼为何被指示到Ops Room。他气愤地上前想要质问宇颢,却被BDO捷足先登,破口大骂:“你是今天的COS?那你跑到哪里去了?你不知道我们都在找你吗?”

可怜的志坚,就好像哑子吃黄连,被BDO狠狠地训了一顿,连开口自辨的机会都没有。更糟的是,他中了宇颢的招却还浑然不知,只能三更半夜站在走廊上挨骂!

BDO终于停止训话,说:“我现在有很多事要处理。明天早上我再来找你问话! ”

说着,BDO便带着Duty Clerk离开了Bravo。

等他们的身影走远后,宇颢便问志坚:“怎样?你妈还好吧?”

宇颢嘴角微微撩起,阴险地看了志坚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一盏盏橘黄色的街灯,有节奏性地陆续登场。它们一左一右从挡风玻璃前渐渐变亮,从车顶消失又从后车玻璃探出来。它们还没远去,又一对街灯亮相于挡风玻璃前。这一阵一阵的昏、亮、昏、亮,还真的催促着紊良回到梦乡。

可是紊良现在就在驾驶盘后面,要是他真的进入梦乡,恐怕醒来后就会见到孟婆本人了。

就算如此,紊良脑中也有够多事要他烦,烦得他连睡意都没了。

他之所以三更半夜会在路上,就是因为之前接到OC的电话,说BDO通知他Bravo出事了。所以他要紊良现在赶过去了解状况后,在黎明前向他报道。

Officer就是这样,只会说,光是要我们这些specialists向他报告。紊良心里埋怨到。要知道发生什么事不会自己下来啊?

但是他想了想,OC最好还是不要下来的好。他今早还吩咐Eason进行他的计划,说不定是东窗事发,若只有他下去就凡事好商量,甚至还可以在天亮之前就把事情给平息。

他现在担心的就是计划败露,Eason把一切事情抖出来;OC在电话里也说得含糊不清,没有提到什么详细重点。

早知道我让俊纬去做我还放心点!

另一边厢,志坚正独自在办公室里生闷气。他气的不是宇颢害得他白忙白担心一场,也不是遭到其陷害。他不解的是为什么宇颢一直都在处处针对他?他怎么也想不透的是他这一路来都没有做什么事惹宇颢,却还是招惹到他。这段日子所发生的事,完完全全和他的意愿相反!

幸亏他在馄饨中找到了一个极大的秘密,能够让他在宇颢和紊良之间两边得利!

办公室的门忽然开启,随之进来的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凶煞的紊良。

紊良惊见志坚坐在COS的桌子后面,脱口问:“志坚?你为什么在这里?”

紊良这样突如其来地出现,还真的吓得志坚半个魂都不见了。他收拾好心情,回答:“Eason说有事,叫我stand in咯!”

“他妈的!他的duty叫别人做?”紊良破口大骂。其实他心里想骂得却是:我叫他做事他竟然敢落跑?

可是要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最糟糕的是紊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便质问志坚事情的经过。

志坚对所发生的事情也一知半解,毕竟他唯一所知道的事是从BDO的训话中东凑西凑拼出来的。可是他说出了一个重点,就是宇颢是现在唯一一个留在Bravo的士兵。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宇颢却还安然无恙地在房间里睡觉,肯定和他脱不了关系!

“没关系,你继续在这里等消息。如果医院打来要问好允他们的状况。”紊良总结志坚的叙述后说。他便接着准备离开办公室:“我要上去Ops Room找BDO,看可以从他那里打听到什么消息。”

一路上紊良的脑子一刻也没有停下来,可说是超时又加速。阿力的行动被揭穿,而且还是在撬开宇颢的橱柜的时候被逮到!所幸他本人没有被抓,也没有人看出他是谁。可是他不是吩咐过不可以撬开宇颢的橱了吗?他的目的就是要让宇颢做替死鬼,依现在的局面,要指证宇颢做贼喊抓贼不就又得费一番心思了吗?

那个Eason也真是的!如果他没有落跑,就可以第一时间把事情给掩盖掉!

这一切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紊良也没有什么时间多做了解。他只希望问题没有夸张到无法收拾的地步,那一切就好说了。

紊良一边叹气,一边爬上通往总部的楼梯,却被一把声音给止住了:“怎么一大清早就唉声叹气的呢?”

那把声音熟悉得很,紊良抬头一看,欣然看见部队的RSM。RSM是一个即将步入中年,头上已经露出不少白发的2WO。他那老肉纵横的脸,夹着一双犀利无比的眼睛,许多军官,更别说是士兵,远远见到他都尽量回避。他服役的时间在整个部队中算是最长的,就连CO也时常向他指教有关管理一个部队的事宜。RSM这时候也是被CO指派下来调查Bravo的状况,一早就抵达Ops Room向BDO了解了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

因为工作的关系,11 SIR里的CSM都和RSM有频密的往来,他们之间也建立了良好关系。所以紊良一见到RSM本人便松了一口气,心中的大石也放了下来。他脸上露出了一抹宽大的笑容,说:“因为我还没见到你啊,Sir!”

对!见到了你,一切都好商量!

“回去一定要找他们算帐!”Eason从RSM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便低声地对自己说。

说来他也真够衰,从昨晚就没有走好运。昨晚明明可以回家找他的女人激战一番,她却说约好了她的朋友打麻将,死都不要陪他。Eason想,既然自己的女人不珍惜自己,还不如去找芽龙的Tracy。就偏偏Tracy又放假回她柔佛的家,害得Eason得将就于一个次等货,钱是付多了,但是功夫就大不如Tracy或他的女人。最气煞的是,那个替代的刘英就只让他上一次,要多的话还得付多一点。

“至少要干两次才爽嘛!”Eason气愤地对刘英说:“你收的钱当然要包括两次的试用!”

可是那该死的刘英怎样也不答应,硬是把他推出门。哪里有这样做生意的?Eason死命地诅咒刘英得爱滋死去。

找了一个Tracy自讨没趣,一大清早还得赶回营,这个night’s off还真的让人不够爽快。要不是紊良坚持要他First Parade后向他报告昨晚行动的进展,他还打算下午才回来,再等几个小时又是出营的时间。

First Parade一结束后OC就说要见他。Eason还以为是因为他迟到,准备听OC训话。没想到OC要他到RSM那里去,最后还被RSM训得狗血淋头!

RSM的话Eason也没有听清楚,因为他一踏进办公室RSM就象是开机关枪一样当着CO、OC和紊良的面对他狂扫。他只知道昨晚阿力的偷窃行动被揭穿,还有几名士兵被送去医院,而BDO找不到COS,却又不知道怎么的怪到他的头上。

“但是我又不是昨天的COS啊?”Eason狡辩到。

RSM却把一份文件丢到他面前,说:“你不是COS,难道是我啊?前天的CRO[1]指名道姓地说你是昨天的COS,昨天的BDO的记录中,Bravo的COS就是你。你现在又没有做你的duty,又不在camp里面,你知不知道我们可以charge你?”

Eason当场被问得哑口无言,只好望着紊良求救。紊良跟着无奈地说:“我想是Eason忘了他昨天是COS,所以一知道有night’s off就立刻book out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反正他一向都行为良好,就给他几支,当作初犯的教训好了。”

既然紊良都开了口,RSM也同意,CO和OC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Eason签十二支,而且要在两个月签完。可是众人却被蒙在鼓里,紊良和RSM一早就套好话,表面上责骂Eason,好把一切事情撇得一干二净,尽早结束的好!

Eason接着独自回军舍,留下那些大粒的在RSM的办公室里继续讨论昨晚发生的事。

可是Eason越想就越气:他不是要志坚顶替他吗?怎么事情发生的时候BDO找不到他?怎么他没有帮他掩饰呢?

然后他想起RSM说,打电话给BDO把事情闹大的其实是宇颢,接着事情的原委就明显的摆在他的眼前了:志坚和宇颢是串通好陷害他的!要不然志坚怎么会那么好死提议帮他做COS?要不然事情发生的时候志坚为什么会不见踪影?要不然为什么向BDO报道的是宇颢而不是COS?

Eason越想越气,觉得被宇颢和志坚两个人耍得团团转,实在是丢脸极了。亏他还对他们那么好,他们竟然忘恩负义,联手陷害他!

“回去一定要找他们算帐!”Eason重复地说着。

“Outfield 都过了,怎么你在检查weapon啊?”志坚从枪库门口说。

宇颢在枪库中央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堆了几支枪。而宇颢手上握着一支分解后的枪,正一边检查,一边进行清理。宇颢认得出志坚的声音,所以头也没有抬起来看就说:“昨天每个man都想要book out,所以不是每一支枪都是清理得干干净净。明天又是weekend了,如果我不检查,到了拜一我们回来,那些肮脏的枪就会生锈了。”

“但是他们的枪不是有sect comd检查过才能还的吗?”志坚慢慢地走向宇颢说,而宇颢只是敷衍地回笑,什么也没说。志坚就接着问:“那我可以进来吗?既然允今天不在,或许你需要一个帮手。”

志坚也不等宇颢回答,便捡起了一把枪,并开始分解。

宇颢知道志坚无事不登三宝殿,心里也很好奇志坚到底想干什么,所以没有拒绝他的帮忙。他从其中一个柜子里取出一套清理器具,放在志坚面前,说:“你一定会用到的。”

“当然。”志坚开启了装着器具的袋子回答:“什么事都在你预料之中,不是吗?”

“世事难预料,有很多事情我都无法料到。就好象昨晚——”宇颢盯着志坚说。他故意拉长最后两个字来看看志坚有什么反应。“——允他们食物中毒一样。搞得我手忙脚乱。”

志坚只是干笑了一下,然后说:“他们食物中毒我不知道是不是超乎你的意料之外。但是依你之后害得我背黑锅的情况看来,我都开始怀疑昨晚发生的事到底有哪一样不是在你掌控之中。”

志坚一边把清洁棍的四支零件结合起来,十分缓慢地把最后一支棍转进其他三根棍的尾端,一边回瞪着宇颢。两个人的眼神交汇,时间好象都静止的感觉。志坚眼神中犀利且带指责,而宇颢则以不羁的态度相赠。空气犹如凝固了一样,枪库都似乎经过了消声。就连他们头顶上的吊扇也只是在默默地拼命旋转,丝毫没有一点风或声音能够穿透这凝固的空间。

终于,志坚一字一字,稍带埋怨地从齿缝间吐出彻夜困扰着他的疑问:“为什么你要陷害我?”

“这问题的答案真的对你有那么重要吗?反正你现在还不是安然无恙,昨天发生的事好像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你似的。”宇颢的视线没有离开志坚,却仍然熟练地把发射器组装起来。

“什么没有影响到我?他们已经把Eason叫上去了,很快也就到我了。”志坚开始着急起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为什么要把我骗去Ops Room?”

“发生了这么多得事,你认为CO看了incident report第一时间会想见的是根本不在场,什么都不知道的Eason,还是当时整个company rank最大,之前还以Bravo COS的身份在cookhouse陪BDO算chips,还有出席last parade 3SGT See?”宇颢如数家珍地对志坚理论。“很明显的,你的名字根本都没有出现在CO的面前。”

志坚完全无法理解宇颢的说法,只是懊恼地望着宇颢。后者见他没有反应,便继续解释:“今天清晨第一个抵达Bravo的,和第一时间就去找你的是谁?想必他已经找了RSM,要求他完全删除你stand in COS的记录,只专注在Eason擅自book out的事实。这样弃车保帅,可见他多么重视你。”

经过宇颢这样地解释,志坚也渐渐明白他现在安逸的处境的原因,也开始对宇颢对他的敌意找到头绪。他开口想要为自己辩护,却被宇颢阻止:“你做COS,就是要替阿力看水,让老良陷害我。我要扳回一城,就要把看守的侍卫调离,这就是我把你叫去Ops Room的原因。”

志坚听了宇颢的指责,不禁感到无比冤枉。他一心想要赢得宇颢的信任,他却对他的误会日渐加深。志坚放下手中的枪,对宇颢抗议道:“我从来都没有靠拢过Encik,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你打从上个礼拜就一直针对我,却从来没有听我解释过。”

宇颢绕过桌子到了志坚面前,把手上组装好的枪竖立在桌上,并依靠着它对志坚说:“我还有一整间的枪要管,没有时间听你说故事。这间armskote有一个Eason已经让我头疼,我巴不得他立刻消失——”

宇颢万万没有想到,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前来找他和志坚理论的Eason正好抵达枪库,在门口听见他说那一句话。Eason断章取义,便笃定宇颢和志坚一起串通陷害他,如今一起在枪库里商讨对策竟被他逮到。Eason用力甩开枪库的门,火冒三丈地冲进枪库,喊道:“原来真的是你们陷害我!在这里开庆功宴,是吗?要不要请整个company下来开香槟?”

这时一群士兵开始聚集在枪库外;他们是看见Eason回来,想要向他探听上去见RSM的原因,没想到却意外目睹了这一场对峙。宇颢和志坚串通好陷害Eason?这还是他们没有料到的。毕竟宇颢大势已去后,也没有多少人敢公开和他是同一阵线。但如此看来,宇颢东山再起的时候即将来临了。

看热闹的士兵当中,有小兵,也有步兵师和军官。但其中有一个退倒人群后,并躲到一个角落开始讲电话。可是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枪库里,根本没有人察觉到这个身材瘦小的士兵的怪异行为。只见他竖起精灵般的耳朵,对着电话开始说话,就像他忽然出现打了通电话后,他也神秘般消失在人群中。

回到枪库里,宇颢和志坚二人对Eason的突然出现都感到惊讶。宇颢烦恼着不知道Eason又要开始闹什么,而志坚则担心经过这一场对峙后,他不只得不到宇颢的信任,还招惹了紊良,两头不着岸,当PS的计划也得搁置!

“3SGT Eason!怎么样,你今天又要我怎样伺候你呀?”宇颢酸溜溜地问。

Eason顿着足走到两人的面前,对宇颢喝到:“你少在我面前假亲热,你刚才说的话我在armskote外面听得一清二楚。想要把我赶走,是吗?你们一个两个,一个扮猪吃老虎,另一个假好心帮我做COS。难道你们不知道我Eason是不好惹的吗?”

“猪?这里都没有老虎你怎么说我扮猪啦?”宇颢忍不住讽刺。

可是说巧也不巧,契明这时从看热闹的人群中走出来,进了枪库。他为志坚不平,走到Eason面前就指责他:“明明是你把COS丢给坚,现在发生了事情就要全部怪到他的身上。你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羞耻的啊?”

枪库外的人听见契明这样骂Eason,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个“哦。。。!”的感叹声。毕竟Eason的态度再怎么恶劣,还没有人敢正面地这样指责他。他们不是因为怕Eason的军阶,只是知道Eason这个人小气得无法接受别人对他的任何批评,只怕对他说了心里话,得到的只是拳头伺候。

Eason正是恼羞成怒的时候;在那么多的人面前被一个新鸟指出他的不是,还真的让他的脸不知道该往哪里搁。这个契明,一进来11 SIR就得到那么多的士兵的爱戴,也得到那么多上司的赞赏。他如此锋芒毕露,早就让Eason看得眼红。现在他竟然在他面前大言不惭,不知好歹地训一名长辈,还真的是目无尊长!

他的怒火冲昏了头,思绪满是在脑子里跳曜。忽然他想起昨日契明在办公室里同样地指责他,心中也有了谱:“我想明白了!陷害我的人不是宇颢,也不是志坚。因为那个就是你!你一开始就看我不顺眼了,看你亲爱的志坚对我那么好,你就想对付我,是不是?就是你指示他整晚不出现,闹出了那么多事,最后搞到CO都要插手了!”

Eason抓起了契明的衣领,狠狠地和他互瞪。他双眼都通红,颈项的青根都暴了出来,可见他真的是火大了。

契明不屑地瞪回Eason,企图挣脱他,说:“你别自己闯了祸就一直找人推卸责任。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也只能怪你自己!”

契明说得言之凿凿,枪库外的旁观者都欢呼了起来。外头的人对契明的说话反应如此热烈,更是加剧Eason心中的怒火。

Eason松开了契明,退后了一步,用手指指了一下,好象在对契明说:“有你的!”他咬着牙根,低头四处张望,似乎在想些什么。可是他却忽然夺走宇颢手中的枪,狠狠地用枪把往契明的头挥去。围观的人不禁都同时惊叹了一声,而契明反应不及,只是愣在原地看着枪把愈渐逼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枪把即将砸到契明的头的时候,宇颢竟出现在他们之间。原来是宇颢反应够快,及时扑向前推开契明躲避致命的一击,自己却来不及闪躲,承受了Eason全部使出的力道。

Eason的力道之大,使宇颢直接连同契明一起飞扑倒地。宇颢只感觉到千万根针同时刺穿他的天平穴一般,接着一阵天玄地转。他人还没倒地,眼前已被覆盖了漆鸦一片。而契明被宇颢压在身上,所有的气都被震掉,差一点也跟着昏厥过去。

Eason完全是怒气冲昏了头,把宇颢打得不省人事还不够,仍然挥枪往他和契明拼命地打。契明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发现昏迷的宇颢一直在替他挨Eason的打。他见宇颢昏迷无法自卫,便以自己的身躯帮他抵挡Eason的拷打,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穿骨的剧烈阵痛。只见Eason像挖坟一样拼命挥枪,而两人在地上缩成一团,完全屈服于Eason的武力之下。

志坚另一方面极力阻止,却敌不过野兽上身,并且魁梧有力的Eason。他原本是拉着Eason握住枪的手,和Eason小挣扎了一下。Eason终于使劲所有的力气摆脱志坚,枪柄挥扫时击中志坚的额头,使他扑到在桌子上,而一桌子的枪都也随着他划过桌面被扫落一地。

眼见救人要紧,志坚不顾几把枪掉落在他身上的伤痛,一股脑从Eason背后抓住他的腰,想要限制Eason的动作。他死命铐住Eason,后者也不停挣扎,两人展开拉锯战,志坚仍是徒劳无功,无法遏止Eason怒气的发泄。

在场的军官立刻指示几名小兵上前拉住Eason,无奈没有人敢挺身而出,军官们的指示只得到 “神经病”三个字做回答。

就这样,一众人看着枪库里的四个人扭曲成一团,血和汗不停四溅。

眼见枪库里似乎要闹出人命时,枪库外起了一阵骚动。围观的人不时让开了一条通往枪库门口的路给一名身穿No. 3军服,梳着发髻,身材略带臃肿的中年女军官过。她坐着遥控轮椅出现在枪库门口,一看见枪库里的情景,原本一脸慈祥的表情立即变得凶神恶煞,接着就喊道:“住手!你在干什么?”

Eason并没有理会她的命令,仍然继续对其他三个人进行毒打。那名女军官对着围观的士兵喝道:“你们还看什么?是男人就给我进去拉住他!”

她一声令下,几名士兵便旁骛择怠地进去枪库,联手把Eason制服。Eason被几名大汉铐住,却仍然不停挣扎,嘴里发出厮杀的吼叫声。

那名女军官把轮椅驾驶到Eason面前,使力地从Eason手中把枪夺了过去,然后落狠话,说:“SAF是你的吗?你以为你的铁饭碗不会破吗?让我告诉你,我MWO Yuen今天就要把你的铁饭碗砸成一堆烂铁!”

[1] Company Routine Order的缩写,是每个连在一天结束后,颁布隔天重要事宜的通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