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十九章:借刀杀人第一招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四    傍晚,团团乌云几乎覆盖着整片天,却迟迟不见雨点的踪影

在林厝港第三径附近茂密的树丛里,传来了震耳的引擎轰隆声已经许久。而在那带节拍性的噪音下,可以听见许多人的叫喊声。有给指挥行动的命令声,也有喋喋不休的谈笑声。此外,那些器具,如jerry can的“咚!咚!”撞击声也此起彼落。整座原本宁静的小树林暂时充斥着人烟的喧嚣。

“契明,昨天的演习你做得很好。下个礼拜的NFC也全靠你了!”紊良从背后搭了契明的肩,轻轻挤了一下,也没有等后者回复便健步走向前面的5-Tonner军用卡车。他接着又对逐一登上卡车的士兵喊道:“Ya!你们越慢上车晚上就可以晚一点book out!”

士兵们顿时加快了手脚,但这忽然启发的主动性也维持不久。毕竟四天的野外训练也非常耗体力,他们不一会儿地又恢复懒散的状态,姗姗爬上车。

紊良在人群中瞄到Eason的身影,便把他叫住:“你今天是COS,我先载你回去。”

等到他们的越野车开上KJE的时候,紊良便问:“上个礼拜我叫你做的事情你安排得怎么样?”

Eason本来在驾驶座旁打瞌睡,却被紊良的声音吓醒。Eason尽快整理了思绪,从刚才迷糊中听见的几个字中推算出紊良的问题,便回答:“你放心啦,Encik。我什么都安排好了!”

Eason如此地胸有成竹的回答,还真的有点让紊良担心。像他这样的人,往往自己形迹败露了也完全没有察觉到。紊良毫不放松地追问:“什么样的安排,说来听听?”

“放心啦,Encik。我什么——”

“你到底有什么打算?”紊良的耐性已被Eason渐渐削薄。

“哦——我找了阿力来帮我。他现在是CQ新storeman,和那个范可比起来容易说话得多了。他说他可以从store里面拿到大剪刀;他已经把剪刀藏在他的cupboard,到了晚上就可以行动。你放心好了,他有得把脏货收起来,绝对不会报道我们的。”Eason仍然自信满满地解释道。

紊良点了点头,然后吩咐:“今晚OC会给那些man night’s off;我特地安排你今天做COS,你要好好地帮他看水。你也叫阿力小心一点,做完事后立刻带他偷的东西book out。”

Eason低声地“哦”后,便又进入自己的思绪中。

Encik安排的任务未免也太危险了;万一被抓到就会死得很吃力,说不定还会失去这个饭碗!也许他应该。。。

整个Bravo 5点还没到就已经准备好出营。因为只是night’s off,所以不需要大家集合后才解散。OC已经吩咐,只要各班的班长确认他们的部下已经把配备清理和归还,一切都解决妥当后就能自行解散自己的班。五点半还不到,整个连,甚至整个部队的军舍都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喂!难得OC让我们出去night’s off还可以明天早上才book in,你就on一点,陪我出去啦!”契明哀求道。

他正和志坚躲在办公室里,契明已经换好了便服,一身随意的Polo T-恤和牛仔裤,对着还是穿着admin看报纸的志坚死缠着不放。他一路从房间跟着志坚到办公室来,执意要说服志坚出营,却没有发现办公室里就只有他们两个。

“欸!你们还在啊?”宇颢这时进了办公室后,便匆匆地坐到电脑前开始打文件。

“你也不是一样?”坐靠在门旁的COS桌子前的契明盯着宇颢从门口跨过办公室,反问宇颢到。后者敷衍地笑了一声,然后说:“OC只是让那些去了outfield的人book out。”

“是吗?那也理所当然的吧!”契明尖酸地回答。可是宇颢没有回应,只是继续专注地打文件。

契明话才刚落下,办公室的门又开了,进来的是Eason。

宇颢应声回头望,然后讽刺地说:“奇怪了,该出去的没出去,该留下来的却要book out。3SGT Eason,你今天不是COS吗?”

Eason假装不屑地在出营记录本子里签了名,“嗯”的一声想要尽快地离开。可是契明心明脑快,很快就听出宇颢话中的意思。他拍了一下COS的桌子,对坐在后面的志坚质问:“你是不是又替Eason做COS?”

“怎么样?他喜欢不就让他做咯!”Eason理直气壮地回答,宇颢也非常顺口地答腔:“对啊!人家怎么说也是老,爱叫谁做COS就叫谁做COS。”

契明恼怒地回望宇颢,简直不敢相信他会这样配合Eason。眼见Eason就要离开办公室,契明急忙地劝志坚:“你是发了什么疯?你不要回家也可以来我家啊,何必帮Eason stand in COS呢?还是是他逼你做的?”

“你是在说我欺负你们新人,是吗?” Eason听见契明的指责,愤怒地转回身警告。可是他忽然脑筋一动,便脱口反指契明到:“哦!不要告诉我,那个报道king就是你。”

“你说到哪里去了?我们现在是在辩论说坚凭什么要替你做COS?”

“就凭我是你的senior!怎么样?”Eason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提高声量喊道。契明不罢休,反而和他火冒地互瞪,大眼瞪小眼的,搞得整个办公室僵得很。

“好了,明。我都已经答应做了,况且会有记录。我做了今晚,这个月的quota也就满了,接下来这个月的COS也不需要再做了。”志坚终于开口息事宁人。

志坚原本答应Eason代替他做COS就是要达成他上个星期对佩琴说的计划,就是要偷PS 5心爱的笔来栽赃契明。他知道契明若是知道他又替Eason做COS的话,肯定就会没完没了。所以他刚才尽量不做回应,希望等到Eason走后,一切已经太迟时,契明也就没辙,进而少唠叨些。

可是没想到出现了宇颢这个程脚精,不只在不恰当的时候出现,还口不择言地引发了契明和Eason的口角。若他不再阻止,恐怕今晚的大计要延迟了。

“那我下次付钱你帮我做duty咯!”宇颢又从电脑前的位置火上浇油。

“你给我安静!”Eason向宇颢喝令道,然后也没有饶过契明:“你不要以为Encik真的在support你,就在这边给我没大没小的。”他看了看手表,接着又说:“我的朋友都在Zouk等我了!我才懒得跟你吵!”

说着,Eason便愤然离去,任契明怎么叫也叫不住。契明最后只好气煞地对志坚骂道:“我也不管你了。你自己答应他做COS你就不要后悔。”说着,他也离开了办公室。

宇颢关掉了电脑,然后装做若无其事地往办公室门口走去,还边走边说:“曲终人散!”然后还露出阴冷的微笑。

这一切也有宇颢的样的。

他一早算到Eason不可能在出营的晚上待在营内值勤,所以特别关注他的一举一动。经过上个星期的羞辱后,他绝对不会放过能够扳回一城的机会。而环看连里Eason最有可能找来替班的就是志坚了。

但是最让人意想不到的竟然是志坚主动找Eason替做COS!宇颢顿时感觉到今晚的戏将会十分精彩;那个一天到晚处心积虑的志坚一定是想动什么手脚!所以说,引发契明和Eason的争执只是宇颢执导的前戏。

宇颢算准了Eason将会抵达办公室里签名的时间,找了个理由把枪库暂时交给纪允打理,借故到办公室里打文件。经过一番精心盘算的火上加油后,让Eason对契明的极力反对志坚替职一事产生前列的印象,一场复仇的戏码正式开始。

两个小时后,在枪库里。

宇颢、纪允还有另外两名留在营里帮忙的士兵,范可和光瀚,正准备关枪库。他们正等待BDO的到来时,范可便问:“今天armskote好象有点不一样。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其他的人都好奇地对望,然后仔细地观察到底枪库和以往有什么不同。不一会,纪允就兴奋说:“哦!我们没有开ventilation fan!”说着,他就到开关那,却怎么调也启动不了通风器。

“我想是坏了吧!明天我们找人来看。”宇颢断定道:“唉!我肚子好饿。我们待会儿到Spec Mess 打包好吗?”

“好主意!我现在就去买!”闲着没事的光瀚兴奋地跳起来。范可也乐此不疲地答应陪他,记好其他人的订单后便兴冲冲地离开。

“你也奇怪。每个人吃炸鸡排你却要吃河粉。如果大家一起叫同样的话就会比较快了。”纪允说。

宇颢只是以笑敷衍了纪允,然后继续填写文件。少了通风器的噪声,枪库内平静不已,连宇颢手腕上的手表的跳动声也清晰如澈。

范可他们才离开了不久,枪库门口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允!”

两人抬头一看,原来是志坚。他站在门口,一脸诚恳地说:“我要到楼上拿一些东西,你可以帮我stand in吗?我很快就回来。”

宇颢心里明白志坚一定是想要展开他今晚的计划,于是爽快地替纪允答应志坚的要求。他离开后,纪允便讽刺地说:“谢谢咧!那么好帮我答应他。”

说着,纪允便到办公室里帮志坚站岗。

呆在Bravo里将近两个月,志坚对军舍里的每个角落已经蛮熟络了。更何况PS 5的房间就在他和契明房间的斜对角,他们也经常到他的房间向他请教事情。

今天的夜色也不太明亮。或许是下午聚起的乌云的关系,把刚出来的上玄月给蒙住了,好象是为了帮忙掩护志坚一样。而那晚风也吹得每个人都不禁打抖擞,就连在大门站岗的守卫也直呼天气太阴凉了。可是对志坚来说,这点风也算不了什么。他现在全身紧张兴奋得发热,那席席微风正如他意。

志坚一上到第三楼时,并没有直接转到PS 5的房间,反而直往士兵的宿舍走去。凡是都要以谨慎为妙,先去看看这层楼会不会有其他人,以免像上次遭宇颢逮到自己却全然不知一样。

他还没真正走出楼梯口,就见到有个人影从其中一个房间鬼鬼祟祟地溜了出来。那身影一出现,志坚便闪电般地退回了楼梯口。志坚熟练地蹲下来,从墙角探出楼梯口,监视那个神秘人影。人影手中握着一把长长的器具,还有一个袋子,四处张望了一下后便溜到了另一个宿舍。

那个人一看就知道是在趁整个部队都不在的时候撬开士兵的橱柜偷东西。志坚矛盾着是否该上前逮捕他,还是继续着他的行动。可是他又想起自己是今天的COS,若Bravo发生什么事他也无法推卸责任。或许他可以先查看一下那个人到底是谁,到时候再决定下一步也不迟。

志坚放轻脚步,小心翼翼地往第二班的房间走去。到了房间的窗口旁,他便低下身子靠着墙壁斜着慢慢往门口靠近。那个人没有把门关上,志坚也本来想要从门口探头看房间里面的情况,却想到对面Support军舍外的聚光灯会把自己的影子投射在房间里的地板上。这影子一投射在门后空荡的地板上,一定是格外明显。

于是志坚又靠到窗口下面,打算从窗沿看过去。这样一来他影子投射在那窗后一排的床上也不会那么明显,他也不会那么容易败露形迹。

志坚从窗口的一个角落悄悄地望进房间里。起初他什么也没有听见,什么也看不见。

万一他在我适应黑暗之前看见我怎么办?

可是志坚下意识地决定继续探索,等他的眼睛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后,便看见那个神秘人站在房间另一个角落的窗户旁。从他的姿势看来,他似乎在讲电话,但是因为他说得太小声,所以志坚无法听见他的对话。

好不容易,那个神秘人终于往电话里大声地说话,言语间听起来好象有点不耐烦。

“为什么要撬开所有的橱柜?我做了那么久才撬完一个section而已。我好害怕我会被发现!”

那个人的声音虽然不怎么清晰,但是以志坚在Bravo的一段时间里,他可以从他的语调断定那个人就是他排里第一班的士兵:阿力。

阿力静了一会,然后又气愤地说:“你好意思讲!只有宇颢一个人的橱柜不需要撬开,那我不是要撬开一百多个橱柜?”

很显然的,这是一个有计划地偷窃行动,而且不只是单单的偷窃;无论阿力是在和谁通电话,他们的目的是要陷害宇颢!

阿力好象发掘自己说话太大声了,所以接下来便小声地继续对着电话谈了一阵子。可是他忽然之间又往电话里喊:“Eason?Eason!”接着便气愤地收起了电话。

Eason插手的计划?那一定和Encik有关联!志坚想:Eason自己的本事绝对不会是主导这种计划的人。难怪他今天那么极力拒绝做COS,因为他怕麻烦找上身!

志坚监视着阿力无奈地继续撬开房间里的橱,却也只是翻了翻,没有目的性地在偷窃。看来这场偷窃计谋另有乾坤!

志坚为了不想打草惊蛇,便又往PS 5的房间悄悄走去。无论Eason在搞什么计谋,接下来的戏一定很好看,那他又为何要破坏看戏的兴致呢?说不定阿力已经撬开PS 5的橱,就省却了他很多时间!

此时此刻,就在志坚脚下三层楼的枪库,宇颢终于等到了BDO的到来,顺利地把枪库交还给他。他还巴不得早一点关了枪库,就能跟着志坚看看他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那你明天早上要什么时候take over?5点半?”当天的BDO边把铁门上端的锁锁起来边问。

枪库的铁门分上下两截,两截门都能上锁。其中一把锁能同时把两截铁门锁上,是枪库管理员平时接管枪库后,唯一能够锁牢枪库的途径。而上截的铁门外加一把锁,只有BDO才拥有它的钥匙。平时接过枪库后,BDO就会连这把锁给锁上,作为多一层保护。他同时也会启动每个枪库个别的保安系统;若有人没有把保安系统给解除而开启枪库的门,那响彻军营的保安警铃就会响起,值勤的BDO也会接到通知。若警铃是不小心给触发的,也只有BDO才能恢复系统。

BDO还在吃力地把那不易处理的锁给锁上,宇颢便把他的钥匙塞进他的裤袋里,匆忙地说:“我锁好了。明天那些man七点过后才会回来,所有的枪库迟些时候开也无所谓。等你解决其他的store后再打电话给我吧!”

那BDO还没来得及反应,宇颢已经一溜烟跑掉了。

宇颢以火速奔上楼梯,却没有忘记把脚步放轻。还没出现就打草惊蛇,这可不是他的作风。

军舍里的走廊都是昏沉一片。通常也只等到lights off的时候才把走廊的灯给熄灭,但是因为今天大多数的士兵都已经出营了,所以照常规志坚也提早把灯关掉,只留军舍外墙照明部队广场的聚光灯还开着。

宇颢一到了三楼的楼梯口,便熟练地依靠在走廊出口旁的墙后。他慢慢地蹲下身子,然后渐渐把头伸出门框,往门口对面的走廊探去。

这时志坚已经从第二班的房间外往楼梯口溜过去,却在宇颢探头出去时正巧转进通往PS 5的房间的一个小走廊,溜出了宇颢的视线!

志坚顺利躲进PS 5门外小走廊的黑暗角落里,他的肾上腺素已经狂飙到使他全身发热,耳边就只听见他的心跳声。这种刺激感还真不错!志坚依靠着墙,等了好一段时间总算才舒缓了呼吸。他为了以防万一,接着又悄悄地把头伸了出去,想要确定没有人正监视他的行踪。

军舍外面的灯把走廊漆上一层薄薄的银白光泽,看似优美,又嫌阴森。那些柱子的影子长长地拖在地上,似乎在走廊狠狠地划上了几道无底深渊,想要阻止像志坚和宇颢的夜行者进行午夜行动。

宇颢吃力地眯着眼睛却只看到走廊空空荡荡,其他什么动静也没有。他懊恼地躲回自己的角落,心想志坚也不可能在走廊上等他来逮住他,说不定他已经在某个房间里进行他所计划的勾当了。

于是宇颢半卧着身,先是探头出去确定走廊上空无一人,然后再慢慢往那些士兵的房间走去。

而志坚确定三楼没有人后,便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纸夹,把它们拉直后,想要开始撬开PS 5的门锁。他不敢用钥匙箱里的钥匙,深怕有人发现他的行踪。尤其是那永远都能洞悉别人心思的宇颢,最让他担心自己今晚的行动早被他看穿!

他先是试探性地转了转门把,却奇迹性地发现门没锁!他仔细观察后才发现连PS 5的门也被撬开了;也就是说阿力已经扫过这间房,里头的橱柜也不需要他费神了!

志坚像影子一样溜进PS 5的房间里,恰巧地避过经过PS 5门外的宇颢。宇颢如履薄冰地离开楼梯口,却隐约听见士兵房间里传来铁的撞击声。深感事有蹊跷,宇颢加快自己的脚步,越过了楼梯口和士兵房间的空间。他看见第二班的门没有关上,便想:这个志坚还真的利害。趁自己是COS的时候,有了Bravo所有房间的钥匙,就不需要费时间把门撬开!

另一边厢,志坚顺利地潜入PS 5的房间。虽然PS 5是和PS 6同房,但是志坚非常清楚PS 5橱柜的所在。他三步两跨地到了PS 5的橱前,不出他所料的橱柜的锁已经被阿力给撬开!志坚再从口袋掏出一双手套,戴上后便开始他的行动。

没想到他一时疏忽,忘了有些铁柜的门在开启时会发出声响,PS 5的橱柜也正如此!当声响传透整间房时,志坚也发现一切已经太迟!

宇颢和阿力都听见橱柜门的声响,顿时都按了OFF钮一样立刻静止。宇颢以为是志坚在士兵房里一时大意,才发出了那么大的声响。可是正在举起剪刀的阿力却非常明白那声响并非从他所在的房间里发出来的!这时的他脑子里闪过很多种假设:

难道有人在隔壁?

还是是风?

还是。。。

阿力的颈项后面顿时狂冒冷汗,同时不禁打了个抖擞。他无法确定声响的来源,却也在挣扎着是否应该去探个究竟。如果是人还不要紧,最怕是好兄弟在拿他开心!

阿力总算提起了勇气,打算去探个究竟。毕竟若真的不是好兄弟,那他也不想在行动时被逮个正着。说不定他还可以反咬那吓他的人一口,把责任都推给他!

于是阿力悄悄地溜出房间,想要往声响传来的方向找去。

宇颢听见第二班里头有人把东西放下的声音,接着又有脚步声往走廊逼近,便猜测房间里头的“志坚”正要走出走廊。“志坚”的脚步之快,让宇颢顿时慌忙找地方躲起来。可是他就处在两个房间门口之间,要他及时躲进第一班的房间,并且不作声地关上门,确实是个非常大的挑战!

耳听那脚步声愈加逼近,宇颢别无选择,在千钧一发之间,借着墙上的水管作梯子,像猴子般在两个动作内攀上天花板上,躲在两个房间之间的屋檐后做掩饰。他一边的手脚顶着天花板,令一边则推着屋檐,短时间内还能维持得住。

那神秘人跨出门口,往第一班的房间前去。“志坚”浑然没有察觉宇颢就在他上面,慢条斯理地往房门走去。他动作缓慢得宇颢心里直埋怨,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志坚”经过屋檐底下没几步路,整个走廊霎时吹起一阵寒冷的风。那怪异的风吹得那些被撬开过的橱柜门都同时随风摇摆,“咿咿呀呀!”地奏出不和谐的刺耳声响。而那阵风,就有如它吹来般莫名地平息下来,留下“志坚”开始颤抖起来。

“志坚”没有多加迟疑,立刻转身回到第二班的房间里。他毫不避忌地用力关上房门,躲在后面直发抖。

宇颢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刻的到来,“咻!”一声跳回地面。原来以前学到的东西还真的能派上用场!宇颢得意地对自己说。

他望了第二班的房间一眼,接着便没趣地转身离开。因为他已经知道,那房间里的不是“志坚”,而是阿力!

当风吹过的时候,宇颢发现只有第一和第二班的橱柜门在动;不会有那么多士兵大意得忘了把橱柜锁上。肯定是阿力把那些门给撬开!阿力这个紊良的走狗,没有他主人的指示哪里敢作出盗窃这种事?宇颢不费吹灰之力便把上个星期的告密信事件和这次阿力的盗窃行动联想在一起。

告密信分明是冲着Eason来,而以紊良的个性,绝对不会坐以待毙,让一封告密信把他的狗一一作废。既然那么多人都认为宇颢是告密的人,紊良一定不会放过这么良好的机会来把他除掉。

没想到宇颢费尽心机地让紊良放下对他的警戒心全然无效!

看来我今晚不做得狠一些,那老良就不知道我的厉害!宇颢边走边想。既然志坚也不知道跑到哪儿,我倒不如继续进行我原来的计划!

在宇颢和阿力“交涉”的当儿,志坚也毫无放松的机会。当橱柜的声响仿佛定住他的动作时,他从眼角看见一封写上“To whom it may concern”五个英文字的信封。想必信件是阿力在翻PS 5的物件时给掀到橱柜面前的地上。这封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信件最起眼的地方,就是在右下角写着:建强绝笔

那封信好像有什么吸引力似的,让志坚毫无自制地将它拾起来。而正当他把信件握在手中时,一阵强烈的冷风吹得整间房好象活了起来。那橱柜的门微微地颤抖着,吊扇也开始缓缓旋转起来,房间里吊着的衣服也随之起舞。

握着这封信,独自处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志坚顿时感到莫名的不自在。风一停,房间就突然静得非常骇人,连吊扇都停止了转动。志坚感觉到一阵僵冷的气流从他的颈椎迅速延伸到腰间,全身的毛发都因此竖了起来。忽然志坚有种不祥的感觉,仿佛身后有人正看着他!

志坚惊慌地回过身来,却庆幸这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他松了一口气,边研究手上的信件,边往PS 5的橱柜转回去,却惊见眼前出现了一个长得跟他极其相似的人!

志坚霎时间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全身也都僵硬了起来。他发愣了好一阵子,才发现是被自己在镜子里的倒影给吓到。

志坚感觉呆在这间房似乎让他神经兮兮起来,便决定速速离开。反正他也找到了PS 5的笔,今晚的目的也算完成了。

他轻轻地把门打开,确定门外没有人影后便悄悄地往楼梯口走去,却在这时从眼角看见身后的天花板上有东西掉下来!

不会吧!不要又吓自己!

志坚惊奇地回眸,发现那从天而降的竟然是宇颢!

他从来没有见过像宇颢那么矫捷的身手;凭空落下却不做声响,甚至还轻易地就站稳身子。

眼见宇颢正往楼梯口走去,志坚立即又退回小走廊的黑暗角落里,待确定走廊上完全没有人后再回到办公室。

“哇!你拿什么那么久?我们都关了armskote,买了宵夜。”志坚一踏进办公室宇颢便笑容满面地叫道:“你要分一份吗?”

这宇颢还真的人前人后两个样!志坚心想。

宇颢等人在门口对面的桌子上,围着一袋香味四溢的食物。范可正在桌子上铺一层报纸,以免弄脏它。

志坚摇着头回笑,便往门旁的COS桌子走去。

“哎呀!”宇颢把刀叉掉到地上后惊讶地叫道:“不用紧,我去洗一下就能用了!”

宇颢以轻快的脚步往办公室门走去,在出去之前好奇地问志坚:“你上楼就是拿一封信?这封信有那么重要吗?”

志坚稍微愣了一下,发现宇颢指的是他刚才在PS 5房间找到的信,信还紧紧地握在他的手中。志坚别扭地笑说:“是我妈写给我的信。我好久没有看见她了。”

宇颢深思了一会,然后回答:“嗯。。。!我也很久没有看见我妈了。自从她把我和我的弟弟丢在孤儿院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你有个弟弟?他现在做什么?”志坚好奇地问。

宇颢耸了耸肩,假装一脸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我们在孤儿院里不到几个月他就被人领走了。”宇颢又停了一下才继续说:“我也很久没有看到他了。”

看着宇颢离开办公室,志坚不禁感到莫名的怜惜,仿佛听着宇颢的故事,心中某个心玄也被拉扯了一样。

那些小兵等到宇颢回来后便大快朵颐,完全投入于餐桌旁的吃喝谈笑。志坚先是假装阅读报纸,确定他们没有在注意他时,便打开了那封神秘的信件。

那泛黄的信封,除了封面那些字以外,就没别的值得观察。信封里则收了两样东西,一样是折得整齐的信纸,另一样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站着三个人,中间那个身穿军服,张得十分帅气的应该就是写这封信的人:建斌。他右边搭着一名妇女的肩膀,表现得如此亲密,应该就是建斌的母亲。而左边站着的,同样也是身穿军服,却看起来没有建斌那样羞涩,从袖子上的军阶来看是一名步兵师。但志坚能够清楚看见,那被黑框眼镜掩饰一半脸的人,就是几年前的紊良!

PS 5怎么会有Encik年轻时候的照片呢?

志坚好奇地想知道他们三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到底和这封信有什么关联。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信纸,仔细地从第一行读起。

若找到这封信,请帮我交给我母亲。

Mummy,对不起,我选择了走上这条路。但是以我看来,此时此刻,死好象是我唯一的出路。

文静一直不接我的电话,我不能专心在这里。我的seargant每天都骂我,没有人了解我的痛苦。就连看好我的Encik也认为我只是在chao keng,我怎么解释他都不听。

对不起,我一直都不敢跟你说我的烦恼,因为我怕会让你伤心。但是这样也好,我这样走,你也不会伤心很久。

p/s:千万不要怪1SG Hong。他是很好的CSM,只是他太忙了而已。我要死,也是我自己的决定。

建斌绝笔

 

虽然这封信解释了那张照片,却引起志坚脑海里浮现更多疑问。

PS 5为什么又会有这封信?他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与其在这里钻牛角尖,还不如问待在Bravo最久的宇颢。

于是志坚收起了那封信,若无其事地说:“Encik和PS 5的感情好像很好吼?”

“PS 5?”纪允惊讶地问:“PS 5不是politically neutral的吗?”

你是眼睛贴stamp,是无?”范可用福建话揶揄,接着又用华语说:“他们常常去mess喝酒。我在mess做的时候就看见他们很了。”

志坚乘胜追击地问:“哦!是来11 SIR才认识的?在短短几个月就那么熟了?”

“你和3SGT Chong还不是一样,才几个礼拜就变成小夫妻了。”宇颢带刺地说。“但是老良他们没有你们那么厉害;他们是同一个unit转来的,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听说PS 5是老良一手栽培出来的。”

还看不出他们有这样的关系!那就是说,PS 5是保管Encik疏忽害死man的秘密的人!志坚推算到。

“还看不出他们那么和到完。”纪允说。

宇颢若有所思地看了志坚一眼,然后露出他的阴笑,一边从眼角盯着志坚,一边对纪允说:“你不知道的多着呢!”

这志坚突然问起老良和PS 5的事,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好!给你一点小道消息,看你会露出什么狐狸尾巴来!宇颢脑子里瞬间盘算。

“我有朋友在他们旧的unit做,而且还认识他们。我听他说老良的一个star soldier忽然自杀后,PS 5就从Sect Comd升做PS。他们整个unit都在说,是老良把那个man逼死的,只有PS 5知道他这个秘密,所以老良才升他做PS来封住他的口。”

“Are you sure anot?”范可不可思议地喊道。“PS 5看起来不像这种人咧!他那么姑娘,我看是service老良才变成PS的。”

众人顿时都大笑了起来。宇颢接着澄清说:“连范可这种话都说得出来,我想PS 5利用老良的什么把柄来威胁他的传闻应该真不了多少,所以我没有对其他人说过。欸!你们不要到处去说,免得老良又来找我麻烦。他压个yee-chen在我头上已经烦得我要死了,我不要他找PS 5来service我!”

办公室里的人听了又开怀大笑起来。

在笑声之中宇颢和志坚两个人的眼神不约而同地交接,似乎达到一种共识的感觉。宇颢一边研究志坚到底在打着什么样的算盘,而志坚也感觉到宇颢是故意把这些事说出来给他听的。

如果照宇颢所透露的,PS 5之所以能升做PS是另有内情,那内情很有可能就在志坚他手上!

志坚兴奋地摸了摸口袋中的那封信,顿时庆幸自己误打误撞,浑水摸鱼地竟然寻获一件宝物。他要不可以拿这封信要挟紊良和PS 5,不然也可以利用它来取获宇颢的信任,让他放开之前所有的误会,让他靠拢他!

而对宇颢来说,今天发生的事情也实在太多、太有趣了。他竟然发现紊良的计谋,志坚也开始表现得神神秘秘,好像找到什么宝一样。再加上他自己精心铺排的一出戏,恐怕这将是Bravo近来最不平静的一夜!

行为怪异的人还不止志坚一个。正当宇颢等人吃完宵夜后,在收拾残局,锦泉竟然进了办公室,然后神经兮兮地往办公室后端的桌子跑去,接着就安静地躲在那个角落,谁也不理会。

“哦!看来今晚有人要陪你过夜了。”范可对志坚取笑道:“你要小心点!很多人都认为他对你有意思!”说着,他便和其他小兵一起离开办公室。

深夜。

也许刚过了午夜,也许更晚。

宇颢觉得时间应该是到了,所以便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他从他四楼的房间下到二楼,然后往厕所走去。果然不出他所料,厕所里热闹得很。范可和光瀚正卧在马桶边,同时做出阵阵呕吐声响。而纪允就瘫在厕所的门口,一脸苍白,还冒出了一身汗。

宇颢走到纪允的旁边,假装惊奇地问:“你们在干什么?我从楼上都可以听见你们的哀叫声!”

时间倒退三个钟头,就在他们四个人所在的厕所的正下方,宇颢从办公室走出来后,正自己一个人在厕所里。

他把手中的餐具洗了一遍后,便放在洗脸盆旁,接着从裤袋里取出一个没有标签的小瓶子。他把餐具中的汤匙隔出来,然后就把瓶子里面的透明水状物倒在其余的刀叉上,接着把瓶子往垃圾桶里丢。

而那些‘加料’的餐具,也随着宇颢回到了办公室,到了纪允等人的手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