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二十一章:假道伐虢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五    黎明过后,天空开始下起绵绵细雨

枪库里一时间落下来的寂静实在骇人得很。

里头几名身材彪悍的士兵围着一个坐在轮椅的女军官,每个都气喘如牛,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吭声。如果说像紊良一样凶狠的CSM是恶魔的雏形,那Warrant Officers就是他们的升级版。毕竟他们都是从步兵师做起,经历过比CSM更长时间的磨练,该狠的时候,该让的时机他们都拿捏得准,没有一名刚出道的服役军人能说得过他们;要是能不被批得死无全尸已经算不错了。

而女性的军官,无论是Commissioned Officers还是Warrant Officers都让士兵们不敢靠近。对他们来说,斯斯文文的女生不做,却跑来做阳刚味十足的工作的女人绝对不好惹。她们不止有男军官骂人的威严性,还有女人独有的“骂功”。如果说Warrant Officers是CSM的升级版,那女军官就是终极无间。

而在这一众男生中的MWO Yuen,鹤立鸡群。虽然他们都不认识她,却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严、果断看出她的来头不小。是的,她就是部队里刚派来的Chief Clerk,全名袁素卿,以前是在第六团总部担任RQMS[1]。因为一场意外导致她半身不遂,上级考虑到她的表现一向良好,于是让她继续为国效劳,转来11 SIR当Chief Clerk。属于她的年代的女军人在军界里一路走来并不容易。也正因为她资历深远,又是一个能言善道,交游广阔的人,所以在军中的人际网络十分的广,一句话就能得到许多人的支持。

素卿就像是大法师一样,一出现就把附在Eason身上的恶魔给驱走,留下一个呼吸急促,却眼神飘忽失措的凡人。而原本喧闹的枪库因为她的一句威胁霎时安静了起来。素卿瞥了Eason一眼后,便指使士兵照料受伤的宇颢、志坚和契明。但是从素卿瞪住Eason一纳秒的眼神可以看出,她已经把Eason批判死刑乘于1000了。

而经过了这么一场风波后,枪库里就只剩那把吊扇在孤独地哀唱着,就好像十二月的暴风雨吹袭过后留下了残垣断瓦,雨树不停在风中轻轻吟唱着挽歌的情景一样。

看着瘫在地上的三个士兵,Eason才发现自己因为一时气昏了头,闯了大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用力过多导致虚脱,还是怕事的心作祟,他下意识发现双脚不由自主地发颤,而双手也突然无力,得需要身旁的两名士兵搀扶着才能立起身。

宇颢三人的伤势看起来不轻,素卿立即下令把他们送往军营的医疗中心,由留营军医断定他们是否需要转送医院急救。她接着又吩咐把枪库整理好,要在场的PC 4立即接管枪库,确保Bravo的运作毫无怠慢。士兵各个刻不容缓,全都安静地按照指示办事,枪库内外充斥着急促的脚步声和士兵互相投递的眼波。素卿在打理完眼前的事后,打算去医疗中心探一下宇颢等人的状况。她没收了Eason的身份证,并在离开之前向Eason留下了一句:“回来我再收拾你!”

四周环境似曾相识,不知道什么时候曾来过。这里的每棵树都向上延伸,没有尽头地方伸展;树阴把天空遮得透进来的阳光就象星星一样,随着树叶的摇摆微微闪烁。但热带雨林恐怕都长得大同小异,就连时常穿梭于东南亚群岛雨林的宇颢也不清楚他到底身在何处。

不同于他所到过的森林的是:这里没有令人觉得随时会蒸发掉的酷热天气,也没有令人厌烦的蚊子。

宇颢可以听见不远处传来微弱流水的声音。他随着声音来到了一条小溪旁。小溪两头向外无止尽延绵伸展,消失在浓密的树丛间。虽然溪水缓缓流着,但是流水仍然传来微微,且又清亮的声响,好象许多微小的玻璃碎片的滚动声。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震动的声响,虽然声量不大,却足以让宇颢小跳了一下。那声音好象几百条铁链互相摩擦的声音,而且似乎向他逼近。不远处的树丛随着逼近的声浪开始摇动,有如正在转换画面的百叶广告看板,也有如一个被地毯覆盖的滚动圆球,步步逼近。

那声响的声量之大,不停回荡在树林间,令宇颢不禁合上眼睛,企图用念力控制自己不跟着放声呐喊。可是他再怎么样用心也抚平不了缭乱的情绪还有加快的心跳。直至声响充斥着树林间每寸呼吸的空间,完全把宇颢淹没在其中,宇颢不禁睁开眼睛,准备呐喊。

可是他的眼前一片黑暗。

走廊上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大多数都是为人父母的;在这个时候也没有谁会愿意留连在这种地方。时不时还会有三两个身穿白色制服的护士穿梭在似乎没有尽头的走廊上。他们虽然都穿着布鞋,但是医院实在是安静得连他们轻快的脚步声也能在空荡的走廊上回荡。

这时一个老护士推着推车,从走廊的某个角落转出来。推车的轮子在地板上滚动,发出“嘀哒!嘀哒!”声响。一名经过的小护士对她打了声招呼,随口说:“这么旧,也是时候换了!”

手推车从门外经过,轮子滚动的噪音也跟着走远的推车渐渐消失。素卿被声响从梦乡中扰醒,迷糊中分辨不出自己身在何处。她想起傍晚从兵营放工后,便赶到医院探望宇颢了。

之前宇颢送去医疗中心的时候,因为一直昏迷不醒,军医建议把他送到陈笃生医院求医。素卿因为得留在兵营里善后,所以没有跟着去。当她到了医院时,医生已经断定宇颢没有大碍,只是有点轻微的脑震荡。虽然他还没清醒,但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接着她便留在宇颢的病房里处理工作,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直到那经过的手推车把她给吵醒。

原来护士在她睡着的时候把她手上的文件给搁在一旁的桌子,并且把灯给关了。刚睡醒的素卿好不容易才看清房里每样东西的影子。

她把轮椅安静地推到宇颢的病床旁,然后发现宇颢的眼睛是开着的。她不禁笑道:“你醒啦?你还好吗?要不要喝水?”

“很好!你再留院观察多几天就能回家了。”那医生笑着说。他是一个年过四十,身材已经显露中年发福迹象的男子。病房里开着的两盏灯,虽然没有把整间房照得通亮,却让他身上穿着的白袍显得十分耀眼,仿佛在自行发亮一样。纵使时间已经愈过半夜了,但是他仍然表现得那么精神奕奕。他在病历表上把这次检验的资料记下来后,便和护士一同走出去。

反观坐在床边目送他离开的宇颢,依然两眼惺忪,好像熬了两个通宵,仍然没有睡好一样。他不只头上包了一圈纱布,就连左手也包了一片白。在他脸上、手上也都可以看出几处瘀青,有的地方还有硬了血块的小伤口。

宇颢搓了搓那酸痛的颈后,试着回想他被送入医院的原因。他还在努力思索的时候,素卿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说:“怎么?你也知道痛了?”

医生在替宇颢检查的时候,素卿就等在病房外。经过一番焦急的等待后,才终于从医生的口中获知宇颢一切安好,心里的一块大石也因此放下。

宇颢见到素卿便露出灿烂的笑容,说:“这样挖苦我,你很没有同情心咧,干妈!”跟着他和素卿拥抱了一下。

素卿边检查宇颢手上的伤,边说:“如果你懂事一点,我就不会在这里教训你了。都快30岁的人,还和那些小孩子打架、闹事。”

“我哪有闹事!”宇颢抗辩道。

素卿轻轻地打了宇颢的手掌,然后苦口婆心地说:“不要以为你的干爹在别的地方,而我又刚刚才转入11 SIR做Chief Clerk,就不知道你在unit里做了什么。你的名声,我随便在camp里面抓一个人来问都听说过。”

素卿开始对他念的时候,宇颢是满怀的没有兴趣听。可是他一听说素卿当上了11 SIR的Chief Clerk后,便兴致勃勃地说:“你是Chief Clerk?怎么没有听你和干爹说?难怪上次干爹说他已经有所安排了,原来就是安插多一个人来看住我。”

宇颢的热忱,素卿没有回应,只是用手指嘟了嘟宇颢的胸口,说:“你还敢说。我都还没有找你说话,你就已经闹出那么大的事了。说,为什么跟人打架?”

宇颢就颢像被母亲责问一般,流露出孩童般的内疚表情,然后一脸冤枉地轻声说:“哪里有跟人打架?挨打的份就有。”

“你还嘴硬!难道是说那个Eason无缘无故来找打的吗?我就不信你没有惹他!”素卿责怪着说。宇颢被说中自己在这场风波中扮演的角色,不禁尴尬地不敢望素卿的眼睛,只是装作不在乎地四处张望。素卿见宇颢坚持沉默,便抓住他的双手说:

“颢。这么多年我看着你长大,我还不了解你的个性吗?你有什么痛都自己忍受,什么困难都自己承担。你到底在那里受了什么委屈,为什么会和别人起那么大的争执?你以前什么事情都可以冷静的解决,这次怎么搞成这样?伤得这么重,差一点就送命了!”

素卿对他如此关心,如此认真,宇颢顿时感到内心万分愧疚。让这么关心他的人这样担心,他觉得自己实在不对。可是他总不能说出和Eason之间的恩怨吧?更不可能把他和紊良的事说给素卿听!

于是宇颢回握着素卿的手,直视她的眼睛,说:“真的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要看的话,还可以跳舞呢!”

宇颢从床边跳了下来,开始在素卿旁边手舞足蹈起来。可是他动作看起来笨拙,逗得素卿开怀大笑,直拉着宇颢要他不要再跳了。

宇颢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又坐在素卿的面前,说:“我真的没事。下午的那件事只是一场误会。”

素卿费尽一番苦心,却无法让宇颢说出困扰自己的处境。但既然宇颢都已经是那么大的人,对待事情懂得如何分轻重,素卿也决定不再逼他了。她叹着气,说:“既然你都这么说,我就听你的了。但是你要知道,你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你干爹把你安排在这里,虽然身份卑微,却不代表什么事都得自己扛下,知道吗?有什么事,你都可以找我帮忙,我就在11 SIR里,随时可以下来的。”

宇颢憋着嘴,感动地点点头。这世上,恐怕只剩下他干爹和干妈在乎他了。

两人之间一时间陷入一场感性的沉默中,虽然不说话,却带着许多感慨。就在他们沉默不语的时候,一把清脆的声音从房门传来。

“宇颢,是你吗?你还没睡?”

“莛书?”虽然门口的灯没亮起,只见一个轮廓出现在门口,但是宇颢立即认出莛书的声音。

莛书从昏暗的门口走来,口中念着:“今天为了NFC的事做OT,但是我还是尽量赶来了。”她一身轻便,穿了一件有蕾丝领的黑色上衣和旧旧的一双牛仔裤。她走路时脚上的高跟鞋还传出‘磕!磕!’声。

“你能来就好了。”宇颢双脚交叉地坐在床上,眼睛泛光的望着莛书前进的身影,嘴巴咧着笑容,像足了一个小男生。

莛书终于到了宇颢床边,斜眼认出了坐在床的另一边的素卿,便立刻惊叹道:“Ma’am,你也在啊?现在不早了。”

“对啊!我放心不下小颢。我一直等到他刚刚醒过来为止。这孩子,就是爱让人操心!”素卿翘起圆滚滚的双颊,微笑回答。

莛书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满头雾水地问:“小。。。颢?”

宇颢大笑着回应:“MWO Yuen是我的干妈。”

“干妈?你没有说你干妈也是军人。”莛书惊讶地说。她接着捏了他的手臂,问:“说,你还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

宇颢的脸立刻皱成一团。他接着痛哭:“你捏到我的伤口啦!”

一个惊慌的莛书立即掀起宇颢的袖子检查她加重的伤势,却只看见一片瘀青,没有宇颢声言的‘伤口’。她这时才发现到宇颢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顽皮的笑容。

“哎呀!这种伤口就是要一直捏,一直搓才会散掉!”莛书毫不留情地往那片黑青死命地搓揉,痛得宇颢在床上打滚求饶。

在一旁笑看他们嬉闹的素卿终于拍了宇颢的大腿,提醒说:“好啦!这里是医院。你这样鬼叫会吵到别人的!”

两人从忘我的境界回来,莛书也发现自己在上司面前失礼,顿时脸蛋红得照亮了整间房。宇颢更是想起他们之前引起的尴尬局面,一时也恢复正经姿态。

他在床上坐正后,便敷衍地问:“阿哲呢?那个家伙只顾自己去也不在乎我的死活?”

“只有你才会呢!阿哲今天guard duty,明天才来看你。”

“是吗?你们都好忙喔!就只有我在armskote里面做些琐碎的事。”宇颢郁闷地回说。他接着又问莛书:“那你刚才说你在忙什么?你几时要负责NFC的事?”

“NFC的总决赛下个礼拜就在Mandai Hill举行。所以CO要我处理当天的音响设备。阿哲也负责枪支的分配,所以他HQ、Bravo两头忙,我也很久没有见到他。”

“他这个工作狂,有得做事就拼命去做。莛,你有空就去多关心一下他吧,免得他又是几天几夜没吃饭的。”宇颢关切地劝说。

但莛书完全不领情,因为她知道宇颢又是刻意要把她和少哲撮合在一起。他们刚才明明还忘我地闹在一块,现在宇颢他又故意把他们的距离拉远,无视于之前的亲密。

男人的心怎么比女人还更难懂?莛书气愤地想道。

莛书敷衍地‘嗯’了一声,素卿也把他们的行为看在眼里。宇颢又是为了其他的事而不顾自己内心的话,弄得一段看起来发展良好的关系又一波三折。

哎!到底小颢什么时候才懂得跟着自己的感觉去爱一个人呢?

宇颢倚靠在病房门口,凝望着BG Ong和素卿的背影。BG Ong推着素卿,缓慢地往走廊尾段的电梯走去。他们的身影随着他们经过的灯忽明忽暗,时而清晰可见,时而昏暗模糊。他们好像在谈些什么,但是宇颢什么也没听到。这一幕,就好象默剧一样在他眼见上演。

眼见Mr Ong和Mrs Ong的背影在街角拐弯后就消失了,宇颢便俏皮地趁茜如不注意时拉了一下她的辫子。

他们俩就照常地站在校门口,目送Mr Ong和Mrs Ong离开后,就到课室里溜达,直到升旗礼。因为孤儿院就在他们的家和学校之间,Mr Ong每天早上都会一同接送宇颢上学,让茜如有个伴。

自从那次把茜如搞到入院后,宇颢的性情就起了变化。怎么说茜如和Mr Ong以德报怨,非但没有怪罪于他,反而更加照顾宇颢,让他感受到已经好久没有体会到的温暖。虽然Mr Ong一家人没有像把他弟弟宇慷领回家里养一样,因为他的年纪已经太大,不适合领养,可是能够得到他们经常探访的爱戴,宇颢也心满意足了。

如今三年过去,宇颢从小学毕业后就转住到靠近他中学的收容所。而茜如这年也不负众望地和宇颢考进同一所学校。虽然两人不同年级,宇颢却时常在休息时间溜到茜如的课室找她。虽然茜如经常会假装他不存在,只跟她的女朋友们说话,但宇颢也死不赖脸的混在她们一群女人堆中,十分受欢迎。

茜如虽然皱着眉,却没有打算像以前一样追赶宇颢的意思。宇颢再拉了一下她的辫子却不得要领,便追赶上去,问:“你干嘛?那个来了是吗?”

茜如总算对他有所反应,忽然停下脚步转身随手捏了宇颢。宇颢曲着身,揉着胸口喊痛,道:“你捏到敏感部位了啦!”

“你也懂有些地方不可以摸,为什么不懂有些事情不可以说出口的?Mummy说得对,你们男孩子到了中学全部都脏兮兮的。”茜如噼里啪啦地训了宇颢一顿。

宇颢仍然揉着胸,半跑地跟上茜如,然后把手臂伸到茜如的鼻子下,说:“我哪里脏?我早上有冲过凉的叻!”

茜如转了一下眼珠子,拍着额头说:“我是说你这里脏!”说着,她指了指宇颢的脑袋,然后又快步走开。

宇颢知道茜如在说些什么,却强忍着笑容继续跟她瞎掰:“Mrs Ong一定没有读Biology。除了得到脑膜炎,我们的脑袋是处在无菌状态的。呐。。。我要是有脑膜炎,也就不会在这里跟你说话了。还有啊,我的脑袋是清洁得很,我的心灵也是十分纯净的,就像silicon chip一样没有impurity的!”

茜如原本想继续跟宇颢争执下去,却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她又停了下来,认真地对宇颢说:“我跟你是不同frequency的,你就少来惹我了。”

宇颢呆望着茜如离去的背影,然后点了头对自己说:“嗯!我还是避开她几天。免得遭遇血光之灾!”

“你们想要去哪里吃饭啊?”Mr Ong问。他刚下班,接了Mrs Ong后便到学校把茜如和宇颢接去吃晚饭。他和Mrs Ong都穿着No. 3,坐在车子的前座,交谈时发现后座的两个调皮鬼竟然异常安静。

眼见他们仍然没有说话,Mrs Ong就继续问:“如,你到底想吃什么?怎么今天一句话都不说?很不像你呢!”

Mrs Ong在军营里是RQ,掌管部队里的货物和配备。虽然属文职工作,却经常和Mr Ong跑跑步,锻炼身体。所以虽然年近40岁的她仍然保持窈窕的身材。她上班时都会把她修长的头发梳成一个发髻,是军营里的要求。而她也不施任何脂粉,健康的黝黑肤色,配上她棱角分明的瓜子脸,样貌十分让人仰慕。

茜如就坐在后座,纳闷地把双手交叉胸前,凝视着窗外的风景。她遗传了母亲的瓜子脸,柔滑的齐肩短发松垮地悬在她的两颊旁。她还特地留了一串刘海在遮盖左额上当年宇颢遗留下来的疮疤。虽然她正气愤地眯着眼,但还是掩饰不住她明亮的两只眸子。她擦了擦她小小的鼻子,仍然不做声响。

坐在Mrs Ong后面的宇颢,也是一个看起来瘦弱的小子。虽然都长成1.7米高了,却总是看起来像刚从难民营出来的。他蓄着那时流行的armani头发,把头顶的头发用厚厚的一层发胶往前梳起,在额头上孔雀开屏似的绽开。要不是Mr Ong经常在周末硬拉他出去游泳,不爱出外走动的‘宅男颢’也不会晒得那么黑。

宇颢见茜如不说话,便开始说:“我想她一定是吃腻了Mrs Ong煮的早餐,要不然她也不会从早上就发小姐脾气。”

“你又懂什么?你去管你的微微,少来烦我!”茜如立即反驳。茜如如此凶煞地批宇颢,车后座顿时燃气了青少年的战火。

Mr Ong却依然若无其事地问:“哟!小颢交女朋友啦?”

Mrs Ong也望了一下望后镜,低声地说:“有了也好。”

可是宇颢却抗议道:“我没有喔!拍拖的是茜如好吗?今天她的篮球队队长还请她吃饭。”

这下子Mrs Ong跳了起来,问:“如!你有男朋友?”

“而且他还有女朋友了。”宇颢趁机插嘴说。

而茜如没有听见素卿问的话,只是一心想攻击宇颢:“你不要扯开话题!你敢说你没有?你下课放学的时候不是和微微在花园里?”

“我是和她在公园里,怎样?”宇颢心虚地回答。然而茜如仍死咬着宇颢不放,质问:“什么怎样?你的手那时对她在做什么?”

“如!”Mrs Ong惊讶地喊。她深怕若让茜如再说下去,就不知道会得知多少不该听到的事情。“你还没有跟我说你拍拖的事情!”

宇颢这时竟然着急起来,激动地回说:“你不要乱说喔!我的手除了你,谁都不想碰!”

这次换Mr Ong对宇颢喊停。可是他不用说,宇颢也像被火烧身体一样打了自己嘴巴,在车子的一角不停抽蓄。茜如也恼羞成怒,开始尖叫起来。

这时Mrs Ong也开始焦急了起来。宇颢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之前就已经担心茜如和他走得太近,尤其是宇颢在孤儿院里长大,平时都没大没小的,根本让她放心不下。

等到他们准备下车时,Mrs Ong才有机会趁车后的那小两口停止斗嘴后,说:“王茜如,你最好趁现在给我好好想一想,回家我还要问你篮球队长的事。”

“好啦!我们先填饱肚子,待会儿有的是时间吵架。”Mr Ong开始下车时,说。

宇颢对茜如扮鬼脸,后者毫不示弱地趁他开车门时用手中的文件夹往宇颢的胯下狠狠拍下去。茜如接着急忙开溜,留下宇颢发出一阵鬼叫在车后座打滚。

“你又要去和你的篮球队长出去?”宇颢把手一伸靠在门框上,顶在茜如的面前。后者不屑地望着宇颢身后远方的一处,什么也没说,只是等着宇颢把路让开。

“Mrs Ong不知道吗?”宇颢继续问。

“除非你又告发我,要不然她不会知道的。”茜如终于回答:“你让开啦!我赶时间。”

茜如硬是把宇颢推开,后者也没有加以阻挠。可是他仍然追着茜如,关切地说:“那天我听见他和他的朋友说对你只是玩玩而已。”

茜如听了立刻停下脚步,让紧跟在她后面的宇颢都差点撞上去。茜如凌厉地转过身,用手指点着宇颢的胸口,说:“你凭什么要我相信你?你自己还不是去找了一个微微?我看玩玩的应该是你吧,别人至少还比你成熟稳重多了。”

宇颢被说得尴尬地不出声,眼神心虚地四处望,根本无法和茜如的眼神对上。

“我。。。”他总算开口说,茜如却已经不耐烦地转身离开了。

宇颢从走廊围墙望着楼下茜如的身影,本来是一脸担忧,却在茜如拐个弯出校门后,摸着胸前的项链,嘴角小小的颤抖了一下,接着就转身回到课室温习功课。

素卿敲了敲门,然后耐心地等待房内的回应。

她刚刚在自己的房间里准备明天工作的事情时听见有人回家的声音。接着就是茜如的房门被狠狠地关上。素卿知道,茜如应该又是在外面受了气,回来发泄。

茜如这个孩子,从小经过素卿的调教,是个聪明伶俐的女生。也许双亲都是军人的关系,两人不知觉地使用了一些军教方法,所以茜如养成了自律和待人有礼的个性。即使升上中学还是一样,只是这最近似乎在外面开始和另一个男生交往,对处理感情的问题显得比较毛躁一点。

素卿原本还以为有个宇颢已经让她有够头痛了。她一直非常担心宇颢会影响茜如的修养;怎么说他前几年都是在孤儿院里生活,之前丧亲之打击不说,院里的儿童品性参杂,很多都具有严重的态度及纪律问题,难免也会影响到宇颢的身心。

尤其宇颢又特别地孤僻,眼神中时常透露出怪异的眼光,似乎他心里面在盘算些什么。就算过了这么多年,素卿还是无法真正透析宇颢的心理,对其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当初认识宇颢时,那孩子把茜如的头敲了个大洞。而他这些特殊的行为还真的让素卿感到十分不妥,只是茜如的爸就是坚持要担当起看管宇颢的责任,所以她也无奈地接受宇颢在他们三人之间的存在。

而茜如也逐渐和宇颢混得很熟,熟到她总是模仿他的言行举止。直到他们俩升上同一所中学时,素卿的焦虑更是增加。当宇颢一年前升上中学时,素卿就觉得宇颢已经开始步入叛逆的少年阶段。他的言行比以前大胆、放肆多了,几乎追上了阿明的样子。素卿无形中担心他会带给茜如更深的负面影响。

所以一听说茜如新交了男友,素卿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担心。虽然宇颢在茜如的生活之中扮演的角色似乎减少了许多,但是这个新出现的篮球队队长,不单单只是没有在她面前现身过,而且连他的身世、背景和人格素卿是一概不知。每当素卿向茜如问起她新交的男友时,她总是不耐烦地避开话题,拒绝对她透露半点消息。

于是素卿无可奈何,终于在下午找上宇颢,想向他多了解这个新加入的角色。

“你和那个微微还好吧?”

素卿特地提早下班到学校接宇颢,在车上找了机会开始聊起来。

宇颢就坐在她旁边,认真地读着课本。四月中旬的下午特别炎热,宇颢才在校门等了15分钟便开始飚了满身的汗,直到现在他鬓角还淌着汗水,白色的校服还粘在身体。

“微微?”宇颢一脸疑问地从课本里头钻了出来问。显然的,他还没从课本里的世界中抽离。“哦,还好啦!对了!我忘记问你有没有时间和Mr Ong来看我演的舞台剧。我和微微是主角喔!”

“你几时跑去演戏的,我怎么没听说?啊!。。那你和微微还蛮登对的,还一起演主角呢!”素卿陪笑道。

宇颢这时忽然恍然大悟,把手中的课本摔在大腿上,仰起头来叹道:“我终于明白你在说什么了!没有,我和微微没什么,你别听茜如乱说。那天我们在公园里是在排戏,我的导演也在场咧!”

虽然素卿对宇颢和微微的事情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亲耳听见宇颢喊冤,极力地否决茜如建立起他风流的形象的确让素卿感到有趣。可是她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切入正题,便婉转地问道:“是吗?那茜如和篮球队队长的事也是瞎掰的咯?”

“你说她和Andy啊?他们现在在East Coast滑轮咧,还能假到哪里去?”宇颢故作镇定地回答。

其实他等待Mrs Ong问他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要不然不知道茜如和Andy的事情还需要拖到几时。他还真的担心Andy和茜如感情若真的变好了,他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段戏码,他自那天从茜如口中确定素卿对他有偏见时就已经铺排好了。想和茜如真正在一起,没有她爸、妈同时的祝福怎么得了?

计划中,他找了也是篮球队的队员的好朋友代他给Andy传了一封他假借茜如名义写的情书。Andy是出了名的多情种,却也偏偏吸引了许多女生的爱慕,就连茜如也照样被他在球场上的风姿给迷倒。

而Andy也早有一个亲密的女朋友,只是那些痴迷的女粉丝一直都不肯面对现实。宇颢在信中写得暧昧,就是为了要Andy以为他“赚到了”,竟然有别的女生表明愿意做他的“情妇”。

于是Andy找了茜如,后者也欣然接受他的追求。两个都以为童话故事即将成真,只是一个幻想的是西方格林兄弟式的梦幻爱情,另一个幻想着的是东方贾宝玉享尽女色簇拥的桃花源。

而宇颢想要扮演的就是假道伐虢的晋献公,制造了让茜如被骗的布局,又让其目睹他和微微亲的样子,导致宇颢从旁劝解茜如不果。等到茜如发现受伤害的时候,必定会后悔当初没有听取宇颢的警告,在旁安慰她的素卿也会就此对他改观。

可是宇颢从他的朋友那头获知,Andy偷吃竟然没被发现,反而和茜如的感情愈加深刻,令宇颢着急得很。他也已经盘算若素卿不开口的话,他当晚也要自己完成一切的铺陈。

“你不是说他有女朋友了吗?”素卿的声音听得出在轻轻颤抖。

大鱼终于上钩了!宇颢沾沾自喜想说。

“我不知道,也许他已经和淑敏分手了吧!我今天跟茜如提到的时候她还坚持Andy对她是真心的。嗯。。。反正他们的事我管不着。”宇颢翻开课本,假装对话题没有兴趣。

“你不要读书,先听我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他明明有了女朋友,而且还不知道是不是分手了,茜如怎么还跟他在一起?你不是和茜如粘得要死吗?难道你不为她担心吗?”素卿愈显焦虑地问。

宇颢只是冷笑回答,说:“她有别人了还会粘我咩?”

素卿听得出宇颢语气中的醋意,也打算放过宇颢,等晚上再去找茜如问个明白。于是她也只好叹着气说:“你们这些孩子,我们真的能一天不管你们!”

素卿在茜如的门外踌躇了一会,却听见房间似乎传来了哭泣声。这还不让她更着急吗?于是素卿立即推开房门,正好让一个哭红了眼睛的茜如投入怀里放声大哭。

而宇颢在不远处的厨房目睹了一切后,不禁露出胜利的微笑。他之后转身回到书房,沿路把一张纸条掷入垃圾桶里。

折皱的纸条渐渐摊开来,上面写着:

淑敏

478 5339

[1] RQMS:Regimental Quartermaster Seargant,非受委任军官的英文缩写。他们是由步兵师升上去,介于步兵师和委任军官之间的军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