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二十二章:舍身救徒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五    雨势渐渐转大,偶尔还吹起强风来

“怎么?还在为今天发生的事烦啊?”当车子停在路口时,BG Ong关心地问素卿。

这一路上素卿特别心不在焉,除了呆望前方不自觉轻声叹气外,就也没说些什么。虽然已经进入深夜,马路上行走的车子也三三两两的,可是BG Ong可以看得出素卿心事重重多过疲惫。

“你认为我们让小颢继续待在11 SIR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呢?”素卿终于忧虑地回问BG Ong。后者没有回应,素卿便继续说:“小颢一向来都是一个好胜的孩子,今天下午发生的事不是毫无根据的。”

BG Ong仍然不出声,只是专注地开着车。

宇颢在部队里的问题他们不知道已经讨论过多少次。当茜如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当素卿发生意外后在美国疗养的时候,当她回国的时候。。。要宇颢待在11 SIR的事总是会引发他们一些小争执。他一直以来都坚持要宇颢待下去的立场,这点素卿也明白,也没有能力改变,所以他宁愿选择保持沉默也不想再次引起争执。

“自从阿如走了以后,小颢就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你自己也都觉得了,要不然怎么会安排我去当11 SIR的Chief Clerk,好看住他?我今天也从men那里听说,小颢在那里是个小霸王,最近却被他们的CSM镇住。也就是因为他不服气,所以才搞出这些事情,闹到进医院。”素卿皱着眉说。

“我想事情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夸张吧!是,小颢一直以来都很好强,可是他一路来在11 SIR都表现良好,今天的事也只是突发状况而已。”BG Ong终于开口劝解道:“你一直以来都把阿如的事情怪到自己的头上,也认为因此间接改变了小颢。我现在告诉你,你真的想太多了。今晚回去好好睡个觉,多休息一下,明天起来就会发现什么事情都是你自己多虑了。”

素卿本来是想回嘴,却觉得这样和BG Ong辩论下去也没有用。他一向来都把事情看得太轻,又或者说是过于信任宇颢。总之素卿了解,推动BG Ong轻视许多问题的,是他对于事业极度重视。他更是把这夸大的理想套在宇颢身上,为的只是实现当时答应托管宇颢的承诺。这一切扭曲的思维,绝不是一个车程能够整理出来的。

但素卿心里面知道她不是多虑;当她回想起下午在部队的会议室里和紊良对质的情景就觉得更有责任看好宇颢,以免他再引起事端。

“Sir,如果我们就这样放过Eason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在助长这种不得要领的态度?别人会怎么想?11 SIR上上下下每个men,每个spec,每个officer会怎么想?出手伤人却不用受到处置,那其他人不就会有样学样?昨天晚上Bravo发生了一连串的事件Eason却不见踪影,我们就凭SSG Hong的一句话就让他签12支放过他。现在他算是重犯,难道还签12支?我们Mandai Hill Camp不缺人做guard duty!” 素卿轻轻地拍打桌面,激动却全流露于她强硬的字句,为的是要反驳CO决定放过Eason的决定。

坐在她左边的CO只是默默地望着面前的文件,眉头深锁的,沉重的气息不时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这次也算他失算。早前大伙儿开会检举Eason的时候,他轻易地接受紊良为Eason失职的理由,只让Eason签12支,逃过牢狱之灾。他原本以为只是做了一件好事,推了紊良一把好让他在接下来的日子对他有所贡献,在一旁鼓吹的RSM也会知恩图报。反正素卿刚转来11 SIR,又身为一个女人,她的反对之声被RSM和紊良的游说给掩埋了也不见为奇。怎知道那个Eason转身就去给自己惹了另一个大麻烦,打了三名士兵。这次还不被素卿抓到痛脚,大做文章?

会议桌旁,坐着的是CO本人,以及当时在场的素卿和PC 6,还有被令出席的Bravo OC和紊良。素卿和紊良两人一左一右地坐在CO的身边,激烈地辩论已经半个小时。而OC和PC 6也只是默默地坐在一旁,好像事不关己一样。

PC 6在他们当中的资历浅薄不说,反观OC受到许多因素的牵绊而无法直接表明立场。Eason在他的连里的表现,不用他开口,每个人随随便便都能说出他一个不是。对于他这种寄生虫,每次发生事情时OC就像对待其他长官一样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情过去就算。

无论是服役人员还是正规军人,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真正想要为国效劳的军人都洁身自爱,不像Eason一样惹是生非。既然这种寄生虫赶也赶不走,那也只有偶尔提醒一下,要他知道安守本分。尤其面临人力资源短缺和军人的偏激思维,Eason的行为所涉及的灰色地带,根本是OC不想介入的地域。

更何况Eason摆明的是紊良的人,紊良在会议一开始的时候也积极地为Eason辩护,让OC不放过Eason也难。毕竟紊良在Bravo里面也是一个大功臣;Bravo大大小小的事物都由他掌管,而除了长官以外,其他的士兵也都在他的管辖之下。若不是他时常都扮演黑脸的角色来使士兵驯服,恐怕每次出去演习的时候都会出状况。

而宇颢亦是让他左右为难的一个角色。

Bravo 枪库平天下的说法,他身为Bravo的一分子不可能没有听说过。OC虽然偶尔也对宇颢产生妒忌之心,但也就是因为有他这一号人物,其他连的OC和长官也多多少少给足OC面子,让他脸上添一点光。偏偏他和宇颢之间却在前些日子因为他的runner树强的事而产生芥蒂,使他们处在一个厉害关系上。

他们因为那件事而共同守护着一个秘密。要呢,就是他们一起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里,从此过着安然无恙的生活,不然就是利用这个秘密来铲除对方或同归于尽。说到耍手段,OC自知敌不过宇颢,所以除非紧要关头,逼他走上两败俱伤的绝路,要不然他们彼此互相挟持的状态也只好这样维持下去。

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僵持在两者之间的OC,宁愿继续沉默,直到情非得已。素卿的控诉没有逼退紊良,反而见他列着嘴阴险笑道:“你是说CO无法制伏他的men,还是说他不懂赏罚之道?”

“SSG Hong,请你分清楚Eason所犯下的罪。他今天早上用枪殴打其他三个soldier,我和PC 6都亲眼看见,Eason打架的罪名不喻而鸣。就算昨晚Eason失职的事我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接受你那牵强的解释,Eason这次是罪上加罪,不严重地处罚,我们11 SIR第一步兵团的名誉要往哪里放?”素卿一再强调自己的立场,辩驳道。

素卿企图继续说明,却又被紊良插嘴,道:“我都说了,Eason一向来的表现良好,这次的事件完全是因为宇颢惹是生非才会一时失去理智,铸成大错。但也不代表我们就得抹杀他以前的良好纪录,判他死罪啊!更何况,要以打架罪名charge Eason的话,根据规定,其他三个soldier,包括宇颢在内都得一并处罚。”

紊良发现素卿一味偏袒宇颢,灵机使出托宇颢下水的一招来做最后的挣扎。素卿还来不及回答,CO打破了沉默。

“也不至于判死罪。”CO无奈地说。一个小小的CPL和3SGT的争端竟然会闹到他面前,可见事情的严重性。宇颢是怎样的一个厉害人物,他也略知一二。

他还依稀记得当时Bravo OC runner起事端的时候,负责揭发事件的就是宇颢。可是他的助理私下却一直对他说既然事关宇颢,那事情的原委必定不简单。无奈所有人都得对此事只字不提,使得他无法对此事进行深入调查。

另一方面,Eason的臭名虽不及宇颢的名声,却也十分响亮。他也从许多小兵私底下的对话中对其恶劣行为有所听闻。只是正式的反馈永远都会在某个传达阶段受到有心人阻碍,使得身为CO的他,无法在接到正式投诉下对Eason加以处置。

如今终于有机可乘,紊良却百般维护Eason,言之凿凿,说Eason只是一时忘了有职务在身,才会在半夜发生事情时找不着人。在严惩Eason和收服紊良之间他选择了中庸之道,不起诉Eason,只是算他失职,要他签12支。

而事情又有了进一步的退化,紊良又坚持Eason只是一时想不过去,找不到适当的途径发泄被惩罚的心情,所以才不小心拿其他三名士兵出气。在种种情况下裁定他有罪,实在说不过去。CO只是对Eason失去理智一点同意地点了一个头,就遭到素卿强烈的反对。面对两派僵持不下,作为判官的他也十分为难。

CO指着OC说:“你身为Bravo的OC,和那两个men也熟吧!那你有什么见解?我该怎么处置他们呢?你的company一个晚上又是集体偷窃又是食物中毒又是打架伤人。。。你到底要怎么跟我解释呢?”

OC一时遭CO的箭突袭,来不及招架,只好硬着头皮,说:“食物中毒和集体偷窃的案件我还在调查,事情还真的不能全怪Eason;我已经通知了MP来协助调查了。至于宇颢他们俩。。。平时的表现优异,要真的惩罚他们也是在说不过去。”

问了等于白问,CO不禁蹩了一下嘴,暗自骂道。

眼见双方攻势没有放缓的趋势,一直坐在办公桌外,既是素卿的助理CPL德业,突然开口说:“我可不可以说句话?”

其他人都以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对着CPL德业。和他一起默默记录会议的详情的助理心中都认为他是头脑坏了,而那些长官级的人物也对这小兵勇敢插嘴的态度给吓坏了。毕竟他们这些资历深厚的军官都无法解决的事,恐怕也由不得他来瞎搅和。可是CO念在他们的确已经走到死角,或许让其他人提供一些新鲜的意见也不赖。毕竟军界卧虎藏龙,多一个宇颢也不足为奇。

CO点了点头示意后,CPL德业就说:“他们之前虽然表现良好,但也不是说他们犯了错就不用受罚。CO刚才也说过,死罪是不用了,但是活罪恐怕也难逃吧!打架在SAF里的规矩,无论是肇事者还是受害者,都得受罚。那基于他们之前的良好表现,也不需要关到DB那么严重吧!”

“而事情的起因,就得从3SGT Eason的失踪说起。外面在传说3SGT Eason其实是临时把COS交给别人,而过程出了错才导致COS的职务没人代理。虽然私下交换duty的例子屡见不鲜,但是今天早上所发生的事情证明所有通习也有它出错的时候。也恰巧在这个节骨眼发生了其他可大可小的事端,却因为私下换人做COS,没有交接的证据,使这起事件悬空。我想起前几天MWO Yuen收到一封匿名信,指责Bravo有spec乱用职权,不尽责。虽然写信的人无迹可寻,但是无风不起浪,想必Bravo,甚至整个11 SIR在纪律上都有所出路。”

“其他的spec我不知道,但是3SGT Eason已经不是第一次临时找人stand in他的duty了。那我们也不知道其他人暗地里是不是也像3SGT Eason一样不按照程序办事。既然如此,也许CO您应该对这件事表明立场。我们之前找不到证据证明3SGT Eason到底是不是AWOL,但是以大局来看,稍微惩罚3SGT Eason,杀一儆百,可以避免将来类似的事件重演。”

“就凭你也recommend punishment?”CPL德业才一说完,紊良便抢着骂道,素卿却及时回说:“Recommend也只是程序上的事宜,我要是你,自己的man不守程序办事,最好别对别人要求多多了。”

紊良被素卿反驳至语塞,只得发红着脸,睁大眼球从他忍者神龟的眼镜后瞪素卿。素卿乘势加以解说:“CO懂得赏识人才,就算德业只是个CPL,只要他的建议对大家都有好处,我想CO一定不会计较那么多的。”

素卿对紊良露出胜利的笑容后,回头偷偷对CPL德业表示赞许。

紊良不服,立刻抓重点来说:“他的建议也只是建立在偏见上。什么匿名信?那天你也说过不知道写信的人是谁,不知道信中指的‘昏军’是谁,那他凭什么说就是Eason犯了纪律问题?”

“你不要避重就轻,把话题扯开了。我们现在就Eason是不是应该对昨晚发生的那三件事负责做出结论。”素卿极力想要把话题集中在焦点上,治Eason的罪。

“昏君?”CO没有听见素卿的辩说,只是好奇地转头对她问:“说得也是,怎么我不知道这封信的存在?”

“你刚才也听说是匿名信了,所以我也想确定信件的真实性才通知你。”素卿也尴尬地回说,CO却不耐烦地问:“是吗?还是你认为我就是‘昏君’,所以就想一手遮天?”

“Sir,你一定是误会了。信里说的不是你,你看了就了解它的含义了。”素卿毫不受威胁地回说。

CPL德业从素卿的公事包找出信件后递给CO检查,后者读了也咬着牙根凌厉地对着每个在场的人看。

“看来早上所发生的事情,所牵涉到的事情意义深远啊!”他终于开口感叹。“我是CO,对这种暗流却全然不知,我要不是一个想要自毁前程的人,就是这封信里面所指责的真正的‘昏君’!”

CO难得发威,每个人都不自觉地萎缩在自己的座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强烈的火药味,炸弹是CO,导火线是在场的所有人,引爆的火种就是一直酝酿至今的种种事件!

“怎么你们都不说话了?刚才不是每个都振振有词吗?不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就是解决所有事情的关键吗?如果不是这样,那你们怎么连发生这种事情,连通知我也没通知一声?”

CO看得出已经火冒三丈,渐渐失去了平时的和蔼。此时此刻,整个会议室里最好看的事物想必就只有那张宽长、华丽的红木会议桌了。因为所有的人的眼光都不自觉地锁定在桌面上的精致年轮花纹上。

CO对自己的突然失去平和也感到惊讶。在每个人都默不出声的当儿,CO自己也开始安静地劝解自己,把心中的怒火尽量抑制下来。

经过了好长一段的沉默后,CO总算又开口说话。只是他的语气已经没有几分钟前的那份杀气。他说:“是的,要不是有你们在,我自己一个人也不可能处理得了所有的事。但是我身为你们的上司,身为这个部队的总舵主,我就有权利知道unit里面所发生的重要事件。Admin的,training的。Welfare,logistics。。。虽然我不一定每件事都能插手或全权负责。”

“我想今天所发生的事,又是集体偷窃,又是打架,又是没有按照程序办事。。。这一切的一切,真正的祸首应该是本人我吧!”

“Sir!”每个人都异口同声叹到。可是CO却举起手来,示意要他们继续听他所要说的话。

“事情都发生了,我们追究谁对谁错也没有用。我们手上最重要的莫过于解决士兵士气锐减、纪律下滑的问题,不是吗?”

众人默默地点头。

“在兵营里面打架,参与的人都得受罚。那些受伤的men,已经受到皮肉上的处分,就罚他们每个人签三支weekend,下不为例。而Eason所带出来的纪律问题也不容忽视。德业说得对,我应该杀一儆百,以免将来发生类似的事。Eason就签九个weekend,而且每个weekend都得在早上和傍晚回来报到,两个月内不可以拿假。打架伤人——就罚他$500。他要是再犯,就直接去DB。”

虽然还是受罚,但是总比被起诉关进军牢好,素卿和紊良都决定接受CO的裁定。

“至于这封信,的的确确剖露了我们unit里面的腐败程度。相信这封信,甚至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也不只是单一事件来得简单。既然罪魁祸首是我,那就由我来指导进行调查。至于Bravo的事宜,你就继续尽你OC的责任管理你的men;在这件事还没得到完整的结论之前,绝对不能给我再出什么差错,知道吗?”

CO这样说,OC也不好意思空坐在那儿。他说:“Sir,你不要这样说,这是我的责任。不然这样,我可以协助你调查匿名信的事件,你也就可以放心去处理更重要的事。反正我也在调查昨天晚上发生的两起事故,而且这些事都和Bravo有关,就让我来接手吧!”

“事情在你管理下都已经搞成这个局面了,还不够严重吗?”CO讽刺的话语,不偏不倚地击中OC的痛处。他说:“我可以给你将功补过的机会,但是你还是得定时向要报告调查的进展。若在两个月内不能解决,我就为你是问!”

OC无奈接受CO的托付,偷偷地自我安慰一番。

眼见打架事件终告一段落,CO把所有人都支开,唯独留下CPL德业,想和他单独对话:“你刚才的表现还不错。很有胆识。”

CPL德业只是安静接受CO的赞赏。

“你刚才也听到了,我要Bravo OC去调查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我希望你能暗中‘协助’他,好让我知道调查结果没有落差。你这么聪明,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CO严肃地对CPL德业指示。后者谦虚地低着头表示明白CO的吩咐,并答应尽他所能‘协助’调查,嘴角却在不知觉中微微上扬。

“人家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才来不久,还真的就想把整个11 SIR烧得一干二净,真让我佩服啊!”

素卿离开了会议室,正准备开门进S1部的办公室,便听见这句话从她身后传来,在无人的走廊上回荡。她还没来得及回头看清楚说话的人是谁,就感觉到一个身影出现在她背后,坐着的轮椅也不由她掌控地180度回转,往走廊的末端驶去。那个人一边推着她,一边继续说:“我们才刚认识,难道就要搞到这么僵吗?”

素卿终于听出那神秘人就是刚才在会议室里和她斗嘴的紊良。

“我在SAF做了这么久,会不会把整个部队毁了,肯定比你更能定夺。你要把我带到哪里?我可没有时间和你闲聊。”

“没有去哪,就找一个比较清静的地方和你沟通沟通。”紊良在走廊的尽头停下来,然后绕到素卿面前倚靠着围栏,说:“你是资深的军人,但在11 SIR里我知道的恐怕比你更多,了解的比你更深。”

“呵!每个infantry unit还不是一样,11 SIR不见得和别的部队有什么不同,凭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就要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外头的阳光直照在素卿白皙、圆润的脸蛋上,她那扎得紧紧的头发在发线处还出现反光。而她抬头望着紊良背靠阳光的阴影,脸上毫无流露任何受到威胁的表情,反而还带着丝丝叛逆的眼神,质问紊良在11 SIR的权威。

“就知道我们需要好好地沟通了。我们这里就是和别的unit大同小异;在这里的人,都是单纯、善良的人。反而你一来,就好像要来个大扫荡一样,直攻击我们的‘良人’。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

“‘良人’?”素卿凭两个字就展现出心中所有讥讽的语气:“这里的‘良人’有多善良我就不知道。但是我非常清楚这里存在的‘好人’都值得我保护,避免一些自称‘良人’的人仗势欺人。”

“仗势欺人的恐怕是你有意偏袒的‘好人’吧?以他们卑微的身份,本来就应该听从‘良人’的话。就是因为来了一个‘好人头’乱了秩序,所以要我来好好清理门户,把思想不正确的人给‘清理’一下。我的出发点可是没有恶意啊!”

“你对秩序的认解还真的让我想不透。‘良人’心凉了,需要‘好人’来代替领导,这就是我维护他们的原因。反正一个部队里搞得分庭抗礼,对军队、对国家都没有好处。正义属于什么种人,我就站在什么人的那一方。这就是我为国效劳的方式。”

“有人break chain of command,想要直接告发给CO,你不但没有加以调查,反而当没有这么一回事,这难道是你为国效劳的方式?军队体制就是要由上管下,‘好人’就应该通过正确的渠道来发泄他们的不满;违反这个规矩的人,对整个体制造成威胁,我们‘良人’就要取缔。身为资深的军人,你难道就这么正邪不分了吗?”

紊良明说暗讽的无非是宇颢,这方面素卿也不糊涂。她在军队打滚了这么多年,有多少的野心勃勃、大男人主义的同事曾对她呛声,她也见怪不怪。素卿把轮椅稍微转移,侧面对着紊良,说:

“我既然被所有人尊称为一名资深的军人,就证明我有多么相信这个体制。但是体制终归由人所管,若在这体制下有‘好人’愿意铤而走险,越级报道,就代表由‘良人’监管的体制已经堕落腐败。我赞成越级报道,我也不赞同越级报道。告密可以让我找出体制腐败的根源,对症下药;告密也会造成名誉损失,士气锐减。既然那个告密者没有对外投诉,我们的军队,甚至部队的名誉也能够保存,我们又何必大事宣扬来破坏侥幸保住的名誉呢?只要我能够保持军队士气不减,找出体制腐败根源,我认为我MWO的职位,不是空有虚名。”

素卿振振有词,却只换来紊良的不屑一笑: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难道还不比当初展开调查来的严重吗?”

“要不是深怕失去掌控权的‘良人’从中作梗,节外生枝,这件事明明可以顺利解决,所有陋习一并铲除。”

“我看解决的功效,是你可以帮你的‘好人’掩护他违反军规的行为。今天他越级报道,明天不知道他会不会泄露军方的机密!”

“你不要扭曲事实来维护你自己的立场!”

两人来回交锋的当儿,紊良从倚靠的围栏逐渐趋前靠在素卿的轮椅上,还把脸慢慢贴近。素卿却不萎缩地和他四目交接,句句直逼紊良争辩的弱点。

紊良故作没有被素卿的话给威胁到的姿态,反而退后一步,阴阴地笑说:“正义永远站在胜利者的一方。到底是‘良人’能带给这个部队秩序,还是‘好人’能够伸张他们所谓的正义,我们现在下定论也太早了吧!”

“不早了。看到‘良人’堆里有Eason这种人,我想连Spec Mess的auntie也知道你的胜算不高。”素卿又酸溜溜地回了紊良一句,头也不回地离开暗自发呆发怒的紊良。她才离开不远,就听见紊良气愤地在她后面低声呛到:

“我有的是你意想不到的王牌,你就等着瞧!”

素卿没有表示什么,只是举起手敷衍地挥了一挥。

“你威风了?连CO都把你留下要赞扬你,是吧?”素卿在CPL德业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问到。

CPL德业只是微笑地绕到素卿的座位后,开始按着她的肩膀说:“人往高处爬,能得到CO的赏识,让他成为我的另一个后盾,对身为我的上司的你何尝不是好事。”

“你的嘴巴真是越来越甜了。”

“要不是有你提拔,就算我再聪明,就算我嘴巴再甜,我这个小小的CPL怎么可能敢在CO面前说话呢?”CPL德业继续谄媚到。

“你都说了,你有的是脑子,只要我交代几句就知道怎么帮我力挽狂澜,把局势扭转过来。你要是没有这样的本事,就算有十个MWO Yuen也罩不住你呀。”素卿语带骄傲地说。可是她立刻又转换语气,关心地握着CPL德业的手说:“但是你啊,小精灵一个,偏偏就是那么锋芒毕露。刚才你应该看看Bravo OC还有他的CSM的表情,好像要把你杀了似的。”

“Ma’am,你放心好了。锋芒毕露,我还比不过他们Bravo里的3SGT 契明,什么都抢第一,chiong也第一,得罪人也第一。这次那个Eason会打人,听说还是因为他的一句话而把事情搞大的。”CPL德业歪嘴一笑,字字句句流露出对契明的不屑。

他接着竖起一边的眉毛,继续在素卿的耳边说:“说到力挽狂澜,我还不及CO咧!他一个苦肉计就把SSG Hong的嘴给闭上,甚至还要Bravo OC帮他做屎工。他不愧是出国留学的精英喔!”

CPL德业再次露出俏皮的笑容说到,而素卿笑着回头,假装责备地说:“你啊!”

CPL德业一脸精明的样子,闪亮的凤眼,挺拔的鼻子还有单薄的嘴唇,每一举投足都透露着他的过人智慧。他虽然脸蛋白晰,瘦祡如骨,动作倒是利落干脆,连替素卿按摩时也力道十足,毫无虚弱的气势。他站在素卿的后面,就像是一个伺候着森林之后的小精灵,不断在素卿后面飞舞。

素卿回笑表示赞同,接着把CPL德业拉到身边,对着他认真地问:“那CO那么精明,把你留下应该不只是称赞你那么简单吧!”

CPL德业精锐的眸子顿时又亮了起来。他把椅子拉到素卿身边,并且开始把CO对他的吩咐一五一十地说一遍给素卿听。

这些男人,狠起来还比女人要来得无情。

女人的个性虽然是出了名的敏感,又经常对别人诸多怀疑,但是她们总碍着心中满是浓浓的感情,所以就算是对别人耍狠也会念在那一份情而留下后路。

但是素卿今天所碰到的男人,从宇颢到Eason,到紊良和CO,甚至自己身边的CPL德业和BG Ong,每一个行为都是为了达到某个目的而做的。他们以男人豪爽的名义下勾心斗角,杀人于无形,其中的暗流,就连擅长耍小心机的女人也未必能够察觉到。

更让人心寒的是,他们下手都有如吃了秤头,牺牲掉的人都当作理所当然,照样朝着目标前进。

“你们女人是不懂男人抉择后面的思考的。”BG Ong在下一个路口停下时说:“你们太过感情用事了。”

活在自己的世界的人应该是你们男人吧!素卿内心里是想这么对BG Ong说。可是一开始,她就选择在BG Ong面前少说话,毕竟夫妻俩偶尔也要懂得退一步。当年对宇颢的事就这样,现在亦是如此。

“当年可是你坚持要好好地替穆帆看管宇颢,现在你却老是对他的事不闻不问。”素卿还是不免发了小牢骚。

“你这是什么话?我现在把宇颢当成亲生的一样,怎么可能会对他不闻不问。他随时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一定第一时间把他抽出来。”BG Ong带着坚定的语气回了素卿的话。当他发现素卿仍然带着不屑的心情,以沉默作回应时,他便继续答腔:“但是我山高皇帝远,所以得靠你做我的望远镜,看着宇颢。今天要不是你,我看宇颢早就被那个流氓打死了。”

素卿仍然不为所动,继续地呆望前方的马路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