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二十三章:遗失的遗书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一    滚滚的乌云,覆盖着天际;不间断的闪电,记录着蓄势待发的情绪

办公室里,一群士兵和步兵师正围着一张办公桌,明明房间里就只有他们几个,却还是刻意降低声量窃窃私语。

野外训练后的几天内都会比较空闲。要不是CO正式给大伙儿放一两天假,就是OC把训练稍微挪后几天,让士兵们轻松几天。现在就是轻松几天的日子。尤其在上个星期五发生的事件后,CO更是特地要放缓训练,既是认为可能是训练太过操劳而导致士兵情绪躁郁,故让他们趁机解压,也是让他能够花一点时间对事件进行调查。

而这个时候正是午餐时间,窝在办公室里的人都是趁饭后没事做而打算在里头混时间。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们都知道,对上个星期发生的事好奇的人,应该都会趁这个闲档聚集在这。

他们先是各忙各的,看报纸的看报纸,上网的上网。更有人开始在里头扫地起来。

3SGT俊纬就是坐在大门旁的桌子前,顶着一份报纸在面前。虽然他眼睛咪咪的看不清楚,但是很明显的他眼神呆滞,报纸连翻也没翻过一次,根本是心不在焉。而3SGT冠成就坐在他对面没有头绪地翻看COS桌上的记事本,什么《登入/簦出簿》、《看病记事簿》、《每日人事调动资料》他都透过他那副紫色半框眼镜,戴着他那诚恳的样子来假装阅读。

里面的唯一两个士兵,正翔和范可一齐坐在电脑前浏览军事网页。正翔用他细长的手指掌控着滑鼠,瘦长的脸蛋上不时露出笑容和范可聚精会神地阅读网站上的笑话。他修长眉毛下的眼珠子却时不时地侧看,还一直竖着那双尖尖的耳朵,精灵似地观察那两个步兵师的举动。

而范可刚拿病假回来,还穿着便服,进来签字后便和正翔窝在电脑前。他们一开始在轻声细语地谈论宇颢的状况,而正翔却嘴巴紧得只有盘古才撬得开。范可没有正翔那么瘦削、黝黑,毕竟后者是出去冲山的士兵,经常翻山越岭锻炼身体,而范可只是打理仓库的助手,出去野外运送后勤支援时也常常窝在5屯卡车里,无需经历太多的日晒雨淋。

范可的脸蛋圆润细滑,好像用了某个英文字母加数字品牌的面膜一样,让其他受暗疮困扰的士兵十分羡慕。他也长得一副混血儿的样,还有满头暗褐色的秀发。其他人都说他还没发育完整;等他的baby fat退了露出脸上的棱角,又再长高20公分和3SGT冠成一样高,那他就可以当模特儿过活了。

而纪允则坐在正翔他们旁边安静地玩他Gameboy Advance的《袋魔(红宝石版)》。他面对着大门,拼命地按游戏机上的按钮,嘴里不时喊出:“去死吧!”然后开怀大笑。看来他那健身室里练出来的壮硕臭皮囊下仍然躲着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他们一群人就这样畏畏缩缩地瞎忙了一阵子。终于有人憋不住,打算扬起鸡婆旗帜,问:“你们知道上个礼拜宇颢怎么了吗?”

3SGT 冠成这么一问,便吸引办公室里其他人的注意。3SGT 俊纬立刻扔下手中的报纸,一股劲地把椅子“咻!”一声滑到3SGT 冠成面前,两只眼睛闪着光地说:“我也很想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得罪了Encik的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成,还看不出你一副正经的样子,竟然也那么鸡婆的咧!”

3SGT 冠成被他这么一说,脸红地调正了眼镜,尴尬地回答:“Care for soldier嘛!”

范可也跟着凑过来,顶着苍白的脸,道:“对呀!我和允还有阿瀚上个星期四晚上就被送进医院,什么都不知道。刚才也只从正翔那里听说隔天就出事了。可是我怎么问他都不跟我多说。”

“喂!你不要吃饱饱大不出便就来把我拉进来喔!”正翔毫不犹豫地撇清一切。他的话立即引起其他人的一阵嘘声。等到声浪平息后,3SGT 俊纬便说:“你不要假了!谁都知道你是CPL宇颢的脚仔,他过后怎样了,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自己的老大被别人hentam自己就不懂跑到哪里去。我看宇颢应该是把你修了,所以你才不知道他的状况。我看允知道的还比你多吧!”范可歪着嘴对正翔激到。

一直都在一旁安静听着的纪允,听见自己的名字后眼睛亮了起来,说:“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他住院的事啊!不要忘了我跟你一起attend C[1]的咧!”

“应该是有人代替树强做OC的runner,有了OC做靠山,所以不把宇颢放在眼里咯!”范可毫不忌讳地继续激正翔。

“你不懂就不要乱说!我是认为你没有必要知道太多事,所以才不说。不要以为我那么容易就中你的激将法。”正翔机灵地呛道。

每个人又不屑翻了白眼,3SGT 冠成就接着说:“你那么神秘,难道宇颢已经开始展开他的反击的传闻是真的?上个礼拜又是发生集体偷窃,又是你们食物中毒。。。这一切的一切不可能那么巧吧!”

“哇!我想一定是了!那个Eason口口声声说3SGT 契明陷害他,说不定宇颢就是收买3SGT 契明来借刀杀人!”范可绘声绘影地说。“这么说来,那晚发生的事都是3SGT契明和宇颢的阴谋咯!”

可是3SGT 俊纬却立即反对,说:“Encik那么疼契明,还提拔他做NFC的A Comd,他怎么可能出卖Encik?”

“就是因为Encik那么赏识他,所以由他来打击Encik的杀伤力才会更强!说不定3SGT 契明是宇颢派去当Encik的卧底!”范可再次引起众人哗然,正翔在一阵喧闹中也无法插嘴推翻范可的理论。

众人还在瞎high中,办公桌隔板后一阵敲打桌面的声响打断他们的嬉闹。所有人面面相觑,范可还对嘴形问:“还有谁在这里?”

不出一会儿,志坚就从隔板后面走出来。他手臂包了一截的纱布,是上个礼拜被Eason殴打一顿后留下来的痕迹。而他脸上挂的彩,却掩饰不了他一脸不满,弄得众人也是一脸难堪。谁知道就在这时,他身后就出现了契明本人!

可是他们一看就知道契明再生气,也没有志坚散发出来的那股杀气强。他是出了名的直率,却又是出了名的豁达,什么批评都像是落在他满身的伤疤一样,用一点遮瑕膏,贴一块OK绷就什么事也过去了。所以每个人都可以隐约看见阻止志坚对其他人发飙的其实是站在他身后的契明。

志坚在众人面前止步,然后用扭曲的表情严肃地说:“契明不是这种双面人,你们不要破坏他的名义!”

说着,他便气呼呼地拖着一个满脸尴尬的契明离开办公室。

范可失措地望着门口,皱着眉地哀怨。3SGT冠成则歪着嘴,笑说:“我要是志坚,以后就要你好看的。”

可是正翔却冷笑说:“得罪了志坚还好,最多不是多做一些屎工。范范,要是让宇颢知道你刚才说的话,我看你明天就upgrade做rifleman去冲山了。”

范可立刻握着正翔的手,苦苦哀求道:“你不要跟宇颢说啊!我在这里做storeman还做得很开心。更何况我真的是脊椎不直才downgrade的!我不可以冲山的!”

正翔看着范可慌张地对他哀求的样子,不禁暗爽了一下。平时得看范可的脸色来领取配备,今天总算挣回一口气!

正翔推开范可的手,说:“宇颢不用我告诉他就能知道谁在说他坏话了。但是他现在想要重新开始,不想和Encik再有冲突,所以你放心,他才没有兴趣理你呢!上个礼拜的事纯属意外,他都不想得罪Encik或是他的任何一个人。”

范可为了刚刚发生的事捏了一把冷汗,现在总算能够松一口气。然而有人轻松,有人却想乘虚而入;3SGT俊纬立刻说:“呐 ~ 你们看,就连CPL江都开始臣服于Encik的雄威下了。所以我说嘛,Encik才是真正掌管Bravo大小事的人。区区一个CPL的权威连我们这些3SGT都比不上,更何况是和一个CSM!”

大伙儿听了3SGT俊纬硬是要扭转过来的话都感到有点反胃。而正翔更是抽蓄着嘴,道:“SGT,你不用宣布我们都已经知道你是Eason的接班人,是Encik新一代的脚仔。但是你也不用为他拼命到连他的传教士也做吧!”

3SGT俊纬叹了一口气,语带失望地说:“我就是效忠Encik,才能够得到赏识。好的事情都值得我们传送,我只是在这里分享我的喜悦罢了。你们无法看到我所看到的,我也没办法。但是这样也好,我也能够自己一个人享受这些福利。”

“对,信Encik得永生嘛——死了不就得永生了咯!”正翔继续针对3SGT俊纬讽刺到:“他和Eason在他的office里面谈了那么久,都不知道在谈些什么。欸!你不是Encik的‘干儿子’吗?怎么他没有找你去讨论讨论啊?”

3SGT 俊纬被问到痛处,不自觉地尴尬起来。

“上个礼拜Eason闯了那么大的祸,那晚又因为他做COS闹失踪而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听说Encik力保Eason,他才没有被送去DB。我看Encik不念Eason五个钟头是不会罢休的吧!”3SGT俊纬含糊辩解到。

众人还对他的理论有所质疑,这时却有人推开办公室的门。光瀚一踏进门便兴奋地向众人透露:“我刚才看到PS 5鬼鬼祟祟地走进老良的office!PS 5好像上个礼拜被那个小偷偷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却一直不告诉我们是什么,一整个早上疑神疑鬼的。而老良从早上到现在都和Eason在里面还没有出来,现在PS 5又进去,一定有重要的事情!”

“真是白天不能说人呐!”范可打趣道:“这一切的事情都发生得太古怪了!难道说上个礼拜的事情都是和老良有关?”

“那我们要不要去鸡婆一下?”3SGT 冠成突然提议到,他那老实的脸顿时透漏一点邪恶的余光。

“哇!3SGT 冠成,你还真的来Bravo后变成另一个人喔!”纪允揶揄到。

而范可见3SGT俊纬仍然有点迟疑,便再使出激将法,说:“你还想什么?你要在老良面前score point就得知道他在想什么,要做什么。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

3SGT 俊纬被劝得还真的有点心动,于是便试着问道:“那我们要怎样探听?”

“这还不容易?交给我来办!”正翔绽开俏皮又得意的笑容,眼角还闪了一下。

紊良对着Eason唠叨已经有大半天了。他从为何当初会找Eason投入他旗下,到他们要共同迈向同一个升级、加薪的目标,到质问Eason上个礼拜四晚上无故消失的事,逐一要Eason听进去。

“我不是叫你好好去帮阿力看水吗?你跑去哪里?就因为你不在才会让江宇颢在背后捅我们一刀,破坏我们的计划。幸亏阿力没有被抓到,要不然让他说溜了嘴把我们供出来,今天我就和你一起进DB了!”紊良毫不气喘地骂道。

他今早就被OC叫进办公室谈话,为的就是这件事。OC有感事件和他有关,故左右而言,婉转地暗示紊良行事要不就谨慎,不然就要安分一点,少给他制造麻烦。

OC这个人,目前只想平安地度过他在军队里的四年。当年他签合约时虽然是满怀热忱,相信自己在军队里必定有所成就,却在大学毕业正式展开军人生涯后的几年开始对自己当时的决定有点后悔。眼见当年大学的好友各个有所成就,不是在银行里展露鳌头,过着高姿态的生活,不然就是当收入过人的工程师。

虽然他薪水也不赖,身份也不差,但是他就是有点厌倦了这种生活。这是他接管的第三批士兵,每届都一样,刚入伍时对军人生活的无知、热忱总是随着短短的几个月时间而消失,慢慢地一个一个开始对他耍赖、chao keng。他当兵的目的是想对国家有所贡献,想要改善军队的制度和形象,而不是每天和士兵们展开拉锯战,应付他们那些似是而非的问题。

这次接管11 SIR Bravo唯一的不同就是有了江宇颢这等人物。他的存在颠覆了军队里军阶的概念,又使部队里事端不断。事端纵使是那些想要挑战宇颢势力的人挑起,但他宁愿一切平安无事!而紊良极力抗衡宇颢的举动他都一一看在眼里。虽然他前些日子似乎成功制服宇颢,但是OC则希望他当时能一次过把宇颢给解除了。

他担心紊良只是暂时把气球强制压在水面下;时间久了,紊良累了,气球聚集了足够的浮力后。。。后果将不堪设想。上个星期所发生的事,无疑是宇颢编排的许多“凑巧”,也恐怕只是冰山的一角。

“纪允他们食物中毒的事也是无法预料的,你就不用担心那个宇颢了。”Eason窝在办公桌前的椅子里,畏畏缩缩地回了紊良一句。

本来在他身后的紊良立刻走到他面前,拍了办公桌一下,说:“你以为!如果是意外,怎么四个人吃夜宵就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事?我好不容易一大清早去找RSM来解决问题,本来是救了你一命,你又偏偏去打人。早知道我就让你去死,省得我欠别人一个人情!”

紊良气呼呼地又念了一遍。他骂得脸红脖子粗,最后还得解开迷彩军服的一个纽扣来透一透气。Eason也坐在椅子里,不停地玩弄衣角,脑子里不断祈求紊良能够快点结束冗长的教训。

但是看来他祈祷的还不够,要不然就是他平时亏心事做了太多,连老天爷也要恶整他一番,因为这时偏偏来了PS 5,专程来找紊良。

PS 5穿着褐色T-恤,配上一件宽松的迷彩裤和暗灰陈旧的军靴,手中握着他寸不离手的手表。T-恤的左胸部位印有11 SIR的徽章,是一只往上爬的变色龙,边缘写着三个英文字:“Alert”、“Agility”和“Adaptability”,即“警觉性”、“敏捷度”和“应变能力”三项部队里的军人应有的特征。T-恤的背后还印有一只豹的素描,象征部队的勇气和威信。而他脚上穿的是一双旧款军靴,全皮质,也没有特别擦亮。军靴脚跟处已经磨得失去棱角,是多年来步操行走出来的。

紊良的穿着就和他有点不同。他刚从总部回来,所以穿了全套No. 4迷彩制服,配上他平时只有在检阅礼或赴重要场合时穿的军靴。他这最近刚好换上了一套新的军服,所以看起来格外亮眼。他的军帽就夹在肩上的肩扣,两支袖子都折到手肘,恰好不遮住他的军阶。

PS 5赫然打破紊良对Eason的训话,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望着他大步跨到紊良的面前。他的脸色凝重,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好消息。

“Encik,我有事要找你谈!”PS 5关上了门,直接在紊良面前喘着气低声地报道。他迟疑地看了Eason一眼,紊良却不以为然地说:“不用管他,他虽然笨得一天到晚给我惹事,但是他还是我的人。”

“是你的人就好。”PS 5若有所思地回答。他稍作停顿后便把心里话透露给紊良,说:“你还记得建斌吗?”

听见“建斌”这个名字,紊良的脸色立刻变得更加凝重。他先是双唇泛白,整张脸似乎打了灰色的光一样。等他回过神来,便用犀利的眼神对着PS 5蟒蛇般地低声质问:“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来拿他来威胁我?我们现在在同一条船上;我如果有事的话,你将来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建斌是谁?他是Bravo的人吗?怎么我没有听说呢?”Eason白目的插嘴问。紊良和PS 5完全不理会Eason,而PS 5则眉头深锁,略带焦急的语气回声:“我们还在同一条船上吗?反正那封信已经落在你手中了,不是吗?”

他更是握紧了拿在手中的手表,壮大的身躯微微地颤抖着,而脸上也闪过一丝狰狞表情。

“你在胡说什么?”紊良脱口反斥到。可是他话还挂在嘴边,脑子里却忽然领悟到PS 5的言外之意。“不要告诉我你把那封信给弄丢了!”他惊惶地问。

PS 5回以不屑的眼神,说:“你这只老狐狸,到现在还在装蒜。难道说上个礼拜半个Bravo被翻箱倒柜的事不是你一手策划的?”

紊良双手插着口袋,拉了一下下颚,接着转换成温和的语气,说:“上个礼拜的事的确是我做的,但是我没有叫阿力偷那封信!我的目的是宇颢!”

“你认为凭你这句话就可以把我打发走吗?你难道以为没有那封信就可以把我给除掉了吗?”平时冷静、沉着的PS 5今天竟然露出一副凶煞的样子。可是他还是保持仪态,尽量制止自己扑向紊良用武力对他施以逼问。

“都那么多年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变成每个人都熟悉了的大好人。没想到你急起来还是像当年的那只野兽。”紊良不忘对其数落了一番。“让我告诉你,那封信对我来说早就不重要了。你有我这么一个靠山,我有你这么一个好帮手,这样的合作关系远比一封死去的人留下来的信还重要。我早就把那件事给忘了!”

PS 5又是迟疑了一会儿,因为他实在不知道是否应该相信一个一直以来让他以威胁换来的合作伙伴;怎么说威胁、勒索这等事根本都不是他的专长。

想当年,他在16 SIR里的Charlie也是一个满腹理想的步兵师。无论是体能测验、跨越障碍测验,他都名列前茅。而他现在以德服人的名声,也是当年摸索出来的。在这种学术上的评比他怎么说都不会输给根他一起毕业、加入同一个部队的SISPEC好友,庆栋。

庆栋的成绩虽然不比他优越,但是他深得紊良的宠爱。那年的升职评论就是因为他和紊良的这么一点关系而便宜了他。最让PS 5心寒的是庆栋当上PS后就不务正业,经常仗着紊良的庇护把正事给忽略,成天只想着如何拍紊良的马屁,甚至到最后,整个排的事宜都靠PS 5来撑着。

而紊良也不是一个弱角色。他身为一个新上任的CSM,却能够以他的交际手腕来掌控Charlie的大小事情。他表面上是一个积极、耐苦的步兵师长,私底下却有着暗灰的一面。懂得讨好他的人他都一一罩住,得罪他的人没有一个有好日子过。而像PS 5这种中立的人,只有等紊良有事要用到他的本事的时候才会有机会立功,否则他们也只有坐冷板凳的份。

PS 5一心想要加入军队来实现他当军人的梦想,但是他也不想当一个只是帮别人收拾残局的军人!而若得成功攀上军阶,成为一个能够影响并让军队进步的人,他不可能一辈子都被其他人踩在脚下!

总算有一天让他逮到了改变命运的机会。

庆栋还是班长的时候,最照顾的就是建斌。而建斌因为个子矮小,却身手敏捷,当庆栋投入紊良的庇护下后也同样受到紊良的爱戴;紊良更因建斌张得令人讨喜而把他当作自己的弟弟一样照顾。

可是庆栋在得宠后也逐一忘了那些曾经为他卖力的人,建斌也不例外。而紊良日理万机,在建斌需要精神依靠时也无法多加关心。于是建斌便和PS 5展开了深厚的友谊。

可是辅导建斌不久,后者便忽然自杀身亡。而他临终前也托PS 5把自己的一封遗书交给他母亲。只是PS 5也非常自责,无法理解为何建斌宁愿寻短见也不找他来开导,所以便私下读了他的遗书,方知原来建斌对紊良的依赖是如此沉重。事情的导火线源于紊良在建斌最关键的失落期没有对他多加理会,精神顿时失去了依靠,所以才会做出那件傻事。

然而那封信的关键在于PS 5掌握了紊良疏忽的证据,因为建斌不止一次找紊良求救不果。这样的一件事,让PS 5恍然发现自己的机会已经到来,于是便硬着头皮找紊良来做个商议。

没想到紊良竟是如此的爽快,立即答应了PS 5的要求。

“可是现在Charlie里没有PS 的空缺。”PS 5很没技巧地问。

紊良只是把遗书递回给PS 5,淡然地说:“只要有人AWOL不就好了?”

PS 5也不清楚当时的状况,只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地就被紊良说服,对紊良认为已经失去利用价值的庆栋下手。接下来庆栋因出海潜水而失踪的事件也成为了他和紊良之间的秘密。而紊良之后被调到11 SIR时也不忘把他这个黑暗中的帮手也一起带过去,继续他们的合作关系。

“你不要再发呆了。告诉我,你是不是不见那封信?”紊良又逼问道。

PS 5回过神,好奇地问:“你不是说那封遗书已经不重要吗?”

“对,那封遗书在你和我之间是不重要了,但是它怎么说也是我的一个要害!那封信是不是已经不见了?”紊良越显急挫地问。

PS 5咬紧了牙根,终于确认了紊良的担忧:“你最好问一问你的阿力!”

“应该不在阿力的手上。以他的个性,找到了这封信绝对不会等我来找他。他巴不得立刻从我身上得到好处!”紊良分析后,便和PS 5一同望向一直都保持沉默的Eason。

Eason也不是呆子,立刻就意会到他们的心思。于是他匆忙地说:“没有!你都知道了,我昨晚不在Bravo!阿力什么也没有拿到,什么也没给我!Encik, 你要知道我绝对不会出卖你的!”

“量你也没有这个智慧!”紊良对Eason严厉地斥。

无奈他们在这件事上遇到了死角,怎么样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外传来一阵敲打声,正翔接着便像牛一样地闯进来,大声喊道:“Encik,area cleaning!”

“你没有看到我们在忙吗?等一下再扫!”紊良不耐烦地喝到。

然而正翔却硬是说:“一下子啦,Encik。我先倒垃圾!因为他们要去垃圾槽了。”

说着,他便把门旁的垃圾桶翻过来,把垃圾倒入他手中拖着的塑胶袋。殊不知,正翔已经偷偷地把一样东西植入垃圾桶和垃圾桶内的塑胶袋之间!

“怎么样?怎么样?”其他人兴奋地围住正翔,轻声地问道。

正翔立刻把食指竖在嘴巴面前,同样地轻声斥道:“不要那么大声!电话已经通了。我们可以听到他们说话,他们也可以听见我们这里的声音!”

说着,正翔便速速坐在办公室中央的一把椅子上,其他人也紧紧跟随。在指示范可把办公室的门锁上后,他便把手中的电话摆在中央,再把声量调到最高,静静等待电话筒另一边的传话。

电波的另一端,就躺在隔壁紊良办公室里的垃圾桶里,以套在垃圾桶里的塑胶袋为掩护。正翔在以打扫为由闯进紊良的办公室之前,就已经把两台手机连接好,再把这架“超敏捷特务G(机)”的通话方式调为“扩音器”,并把声量调到最底,以免他们这些“007”说话时把“特务G”的行踪给败露。

紊良看着正翔离开后,便无奈地指责PS 5,道:“你看你怎么教你的人啊?一个比一个没大没小!”

办公室里的三个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对话都将被现场连接到隔壁的“007”那里。

“你们这些人,都不懂得知恩图报,尽是给我麻烦!”紊良继续指桑骂槐地对着PS 5骂。

紊良这招Eason也看多了,所以也明白是针对他而说的。于是他便十分狗腿地回说:“Encik,不要这么说咧!你今天早上怎么帮我,我都知道。我是笨了一点,但是我对你的忠心绝对不会输给其他人!”

“你最好是这样!”紊良毫不心虚地说。明明是在Eason背后摆了他一道,却还能让他不知情,对他效忠,紊良的确是做到了笑面虎的境界。

这个时候,办公室里忽然静了下来。Eason见两个上司都为刚才提到的“一封信”给困扰着,于是便企图打破僵局,道:“唉呀!真是的。我们制造偷窃事件明明是要放一封信的!现在却莫名其妙地少了一封信!”

Eason的那句话还真的是一言惊醒梦中人;紊良听了立刻又回想到当初计划偷窃的目的:“对啊!枫,你有所不知。上个礼拜偷窃的事件是为了要替我们制造机会来搜江宇颢的橱柜,然后以搜查的名义把写匿名信的人的身份套在他身上。怎么知道却出了这么多事端,混淆了我的思绪。”

“你的另一项计划我没有兴趣听,更没有兴趣参与。”PS 5连忙推搪说。

可是紊良却搂着其肩,并露出阴险的笑容,说:“你不要忘了,无论是谁拥有了那封信,他都是从你那里得到的,你说你还能脱得了身吗?”

紊良点到了PS 5的痛脚,无疑让他心里产生莫名的恐惧及厌恶。没想到当初用来威胁紊良的武器,现在反过来竟是让他来要挟他的致命伤!

PS 5不出声,紊良也蓄势游说:“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原来宇颢有MWO Yuen这个靠山,肯为他出头跟我硬碰硬。难怪他一直以来势头那么劲;恐怕他东山再起的日子即将逼近!”

紊良稍作停顿,思考了一会儿说:“解决宇颢的计划还是要进行,尤其是现在他人不在Bravo!只是现在解决他的计划不只有斩草除根的唯一用处。我们现在不只要栽赃宇颢,还要给写匿名信的,拥有建斌的遗书的人来个杀鸡儆猴的讯息:我们可以把一个莫名的罪名套在江宇颢头上,同样也能要那两个人吃不了兜着走!”

隔壁办公室里好像是被定格的电影画面一样,正翔、范可、3SGT 冠成、3SGT俊纬曲着身,拉长着脖子围绕在正翔手中的那架手机旁,错愕地吸收他们刚刚所听到的不应该知道的秘密。尤其是紊良那句“杀鸡儆猴”,更是让他们顿时感到心寒,脚趾头不停地偷偷打颤到。

当紊良接着说要立即行动时,正翔就像是被电触到一样地跳了起来,匆忙地把手机关掉。而其他人也顿时回过了神,焦急地、默默地瞎忙着。

遗书?匿名信?栽赃?紊良和宇颢之间的斗争原来还比表面上来得黑暗!

“原来PS 5和Encik是同一伙的。我。。。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刚才听见的事给忘了?”3SGT冠成终于焦虑地问。

其他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是好,尤其是正翔,面对自己靠山受到威胁的可能,却不知道该怎么替他消灾解难。

“宇颢他。。。他应该可以自己解决这件事吧!我们就当作没有这么一回事。”正翔茫然地回答。

“这样也好。让Encik知道我们偷听他们的对话,说不定连我们也遭殃。”3SGT俊纬忧心说道:“虽然Encik很赏识我,我也受到我的men的爱戴,可是Encik这么心狠手辣,他一定连我也不会放过的。”

“你都是他的人了,还会害怕,那我们不是更惨?”正翔残念到。他接着打消所有坏念头,安慰地对其他人说:“就这么样,我们什么也不要提,就当作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好不好?”

其他人跟着默然地答应,正翔也顺势松了一口气。 可是他又忽然心里感到一阵不安,似乎事情有所蹊跷。

他探头目扫了办公室后,问道:“允呢?”

[1]Attend C:拿病假的军用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