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二十四章:水深火热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一    午后开始吹起强烈的风,却迟迟不见雨水的降临

平时甚少阳光照进来的楼梯口,在今天几乎见不着天日的下午显得格外昏暗。纪允徘徊的身影和拖在地上的影子形成长长的漆黑轮廓,从外头照进来形成背景的光,就好像他内心的焦躁一样格外刺眼。被影子遮住的表情,不禁表露在他又摸着脸颊又插进口袋的手。

他正沉浸在自己的忧患世界时,就被一只拍打他肩膀的手给唤回来。

“你在为宇颢担心?”正翔平时高亢的声音这时从纪允身后轻声传来。

纪允惊惶地回身,在确认是认识的人后便闭上眼睛长叹了一声:“你吓死我了!”

“是你想东西想得太入神了。”正翔安慰到:“你在这里着急也没有用,Encik已经开始动手了。”

“什么!”纪允不由自主地大声疾呼,连平时镇定自若的正翔也被吓了一跳。

“不行啊!我们不能让他这么做!我们一定要想办法阻止他。”

“在这种紧急的时刻也只有宇颢才能想到办法。”正翔带着无奈的语气回说。

可是纪允却没有被劝阻,反而灵机一动,说:“对了,要找宇颢!翔,宇颢平时对你不薄,你这一次得要好好地报答他了。我现在就去打电话给宇颢问他该怎么办,你就帮忙想办法延缓Encik;能多久就多久!”

纪允不等正翔的回答便把他往走廊推出去,自己则冲上楼。

虽然说他在Bravo的时间不算久,和宇颢的关系也还没到水乳交融的地步,但明知道宇颢有难,他绝对不能袖手旁观。他也清楚知道,这些日子以来有多少人是明着暗着的依靠宇颢的势力混日子过。若宇颢这个靠山今天被紊良挤垮的话,那些曾经躲在他山腰下的士兵绝对无一能幸免。这种殃及无数人的后果他可担当不起!

尤其当事件都是由他而起 ;因为执笔写匿名信的就是他没错!就算他能继续沉默下去,不让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但他也不可能逃过内心的谴责,无视紊良打击宇颢的利害。

纪允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卷入Bravo的办公室政治内。之前也只不过是做宇颢的帮手,为的也是避免自己被射向宇颢的乱箭击中。可是答应宇颢执行谋算他人的计划,他有如走入毫无边际可寻的泥沼,越走就越泥足深陷。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也别无出路,只能不停往前走,才不会因为停留在一个地方而渐渐沉入流沙中。

究竟这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也只有经过时间的洗礼才会晓得。

纪允爬到三楼后,见四处无人,便在走廊末端的一个角落掏出了手机,赶紧致电给宇颢。后者一接起电话,纪允便一气呵成地把他刚才偷听到紊良的计划道出来,并向他自首造成一切事端起因的匿名信就是他写的。

电话的另一端,宇颢正坐在病床上冷静地聆听纪允所要对他说的话。匿名信的真相并没有带给他多少惊讶,因为以纪允的个性做出这种事也有可能,只是纪允的确不是他第一个会怀疑的人。

而紊良想趁他病,要他命的计谋,宇颢也习以为常。可是他万万也没有想到紊良的伎俩竟然开始变得更加凶狠、低劣。

没想到局面会在短短的一个晚上出现那么多转折。

早在他苏醒的那个晚上,他就已经对事情发生地结果进行了深入的分析。素卿有提到那天下午和紊良对质的事,也把当天早上她所了解的事情对他说了一遍。事发后的早上,被RSM叫去问话的是Eason,而非代班的志坚,是他一早就知道的事。但重要的是,和CO讨论事件的会议上,志坚完全不在话题内,可见他的推测是正确的:紊良不止阻止CO获知他的名,也要模糊别人对志坚的注意力。

之前志坚一而再地企图威胁宇颢,又把他和纪允背着Eason处理枪库要事的事情告知给Eason,破坏他一心经营的和谐状态。倘若志坚不是紊良派来监督他的人,也对他不怀好意。但从上个星期的事件能看出,志坚的确受到紊良不少的庇护!

能让老良放弃爱将Eason来保护他,志坚和老良的关系绝对不简单!宇颢心中做出结论到。

幸好宇颢一早就对志坚起了防御之心,一直没有答应志坚靠拢的企图。反而是他当时在枪库里帮契明——深受许多士兵爱戴的契明——挡了一拳。若没有起到收买契明、打乱紊良摆明要收买契明的计划,也应该赢取更多士兵的信任,尤其是那些本来没有标明立场,单凭契明是个中立又尽责的榜样而支持他的士兵,简直是间接助长他的势力!

在纪允阐述一切经过的当儿,宇颢已经在脑海里盘算出一个临时的应对方策,胜算未明,但好过在那里坐以待毙。

“我现在还无法出院,就算现在出院也来不及赶回camp。允,现在也只有你能够帮我了。”宇颢摸着颈项上的项链沉着分析到。

纪允却依旧失措地回宇颢,说;“可是我能够做些什么?”

沉默。

“就做你最擅长的事。”纪允在那段短暂的沉默后稍微平复了心情后,便听见宇颢稳重的声音从手机传来。

“那天你怎么帮我们摆脱失枪事件,你就怎么能够帮我脱离这次浩劫。”宇颢继续解释道:“写一封字条,上面写着‘一切照计划进行’后签上PS 5的名字,然后再把字条安置在我的衣柜里面。无论PS 5和老良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句话应该足以挑起他们的隔阂。”

宇颢的困兽之斗,依附在简短的几句吩咐,纪允虽然无法在短时间内完全领悟到长远的利益,却毫无置疑地接受使命。跟着宇颢的这一段日子,难道他还不信任他解决问题的能耐吗?

或许是宿命,又或者天气的反复让人做事都大意,但是这天的的确确有许多秘密都因警觉性不高才透过一面墙而被揭露。因为就在纪允和宇颢通电话的当儿,在他所靠在的墙壁的另一端,恰巧就是志坚的房间!

才在不久前,志坚和契明就从办公室里回到他们的房间里。一个气呼呼的志坚蛮横地向前走,而一个懊恼的契明则跟在后头劝解着。

说也奇怪,被诬赖的人是契明,但是格外恼怒的竟是他的死党志坚。契明无法体会志坚内心的愤怒,却为志坚那么在意别人对他的流言蜚语而感到欣慰。

“我都没有生气,你又干嘛发那么大的火啊?反正我还真的是因为表现非常优越而得到Encik的赏识。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说出这种酸葡萄的话,不是吗?”契明回到房间后坐在志坚的身旁继续劝说道。

“我就是不能接受那些人散播谣言,尤其他们是在编造对我兄弟不切实际的论调。”志坚嘴巴愤怒地回答,心里却反想说:你以为什么都只关系到你。我气是因为我担心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你早就已经成为宇颢的人!我费尽心思靠近他,你却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靠拢他,怎么可能?

“难道说你真的已经被那个江宇颢给收买了?这最近在Encik面前不停地现,都只是为了做宇颢的间谍?”志坚打算试探契明地问。

所幸契明毫不犹豫地反驳,说:“你大白天的说什么鬼话?自从我们刚进来时被他整了一番后,我闪他都来不及呢!除非事关紧要,我才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瓜葛。”

契明说得有模有样,志坚也不疑有他。怎么说在一起相处的这么一段日子,契明的喜怒哀乐他都能轻易地从他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抓到头绪。像契明这么天真烂漫的人绝不会有志坚这种暗黑的一面。

“你不是就好了。这里的politics还比我看过的来得狠,来得激烈。尤其像你这种没有心机的人,还是不要被牵连了。你永远都不知道他们谁会把你丢出去任人宰割!”志坚搭着契明的肩,苦口婆心地回答。

契明听了志坚肺腑的关切后,脸上届时展开灿烂的笑容。他抱着志坚兴奋地说:“有你这样关心我的brother,我哪里还需要去投靠什么宇颢的?那。。。你应该已经气消了吧?”

“我怎么可能气消呢?他们怎么说也还是在说你的坏话!”志坚靠在床头,双手交叉在胸前说。他的刘海照样盖着他半边的脸,他却没有多加理会。

契明立刻叹了一口气,懊恼地回问:“那你要怎样才肯气消呢?要不要我去买prata来请你吃呀?”

“不错的主意哦!”志坚咧出嘴馋的微笑,接着便缠着契明立刻去餐厅把prata买回来。契明念在志坚对他的关怀,毫不迟疑地便溜出去给他做跑腿的。

志坚站在窗边看着契明的身影从Bravo往餐厅的方向走去,心里还是浮现恼人的念头。

如果宇颢已经展开翻身计划,那上个礼拜所发生的事情,契明可说是扮演关键的角色。更何况Eason在出手打契明时,宇颢也是奋不顾身地第一时间帮他挡了枪把的一击。可见他们的关系的确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所以他一直为之气愤的就是自己竟然在这方面也不及契明。他没有契明那样深得民心,也无法像他一样赢得PS 5的赏识。如今他最后能够扳回一城的希望,即是投靠宇颢的计划,也似乎被契明捷足先登抢了去。

难道他在Bravo的宿命就如此吗?

说也正巧,老天爷似乎终于听见他心中的怒吼,现时把一个良机摆在他面前。或者说,摆在他身旁的墙壁外。

他正为整件事烦恼之余,竟然听见一把熟悉的声音从窗外传进来。细听之下,原来是纪允在讲电话,而且语气还十分不安。

而纪允却好死不死,就选择站在他房外的走廊上。他虽然是向着户外说话,却偏偏没有料到隔着墙壁的志坚,也正站在向着同一个方向的窗边,适时地吸收纪允和宇颢的谈话内容,获知纪允就是掀起一阵风雨的匿名信的幕后黑手,也知道紊良即将使出的把戏,更也知道宇颢的对策。

这就是我争取表现的机会!志坚在听完整段对话后,心中霎时闪过了一个念头。只要我帮纪允延缓紊良,间接帮宇颢度过这个难关,到时候宇颢还不信任我吗?之前那些莫名冒出的误会也会一并化解!

志坚想也不想,就立刻往紊良的办公室奔去。

正翔就像一只无尾熊一样地死缠着紊良,实在挑战他的极限。紊良总算停下脚步,对其给予严厉的警告:“我不是告诉你我没有空吗?你再这样下去,看我不给你三个extra!”

其实他也没那么急着同Eason上楼翻宇颢的东西。但正因为正翔是宇颢的人,更让他相信正翔是来妨碍他做事的,虽然说他也搞不清楚他们是如何第一时间就知道他的计划。

在出发之前,他也不过是打了通电话给OC,通知他要翻查宇颢的物件的原因。平时对宇颢多少有些偏袒的OC竟然爽朗地答应了紊良的请求,连紊良搜查的原因也不加以求证,似乎他也有意以上个星期的偷窃事件为名给宇颢来个下马威。

“给我好好的查,尽快了结这最近发生的事。有必要的话,就找我立即对宇颢实施处罚!”紊良是从电话的另一端这么听见OC吩咐。

“现在连OC都站在我这边,看江宇颢这次要如何翻身!”紊良阴险笑道。

可是他一踏出办公室就粘到了正翔,后者死缠烂打地挡住他的去路,一直在他面前像苍蝇一样地绕着他飞。

在他给予最后通牒后,欲对还不死心的正翔施与处罚,眼前出现的竟然是志坚!

他出现的也正是时候。自从上个星期他拿病假后,我还没有机会跟他好好地聊一聊。紊良心想。

“志坚!我正想找你呢!”紊良眼睛发亮地说。站在他身旁的Eason和正翔也开始感到莫名其妙;不是要上楼进行对付宇颢的计划吗?

紊良话不多说,吩咐Eason自行“到楼上准备就绪”后,也要正翔立即消失在他眼前。

正翔一时不知道这是不是紊良的调虎离山之计,让他以为Eason将执行他的计划,还是要Eason把他引开,好让自己能够对宇颢进行陷害。

然而紊良语气已经非常严厉,似乎他再不消失就真的给他三支,所以正翔立刻往Eason离开的反方向跑去,一来找机会通知纪允,二来能够暗中监视Eason。

好不容易打发那两名士兵,紊良便拉着志坚到训练棚里的吸烟区来个促膝谈心。

训练棚里空无一人,灯也没有打开。外面又是乌云密布,照进来的阳光微弱到紊良和志坚二人只能看见对方的阴影。

志坚也对紊良的突然热心感到别扭;他原本以为自己跑来对紊良献殷勤来拖延时间会是件蛮困难的事,却没料到紊良竟然会主动停下脚步,并且邀请他一同去抽根烟来谈一些事。更让志坚百思不解的是,志坚一直以来在紊良的面前都很低调,而紊良也只把注意力放在锋芒毕露的契明身上。紊良突然对他这么友好,无不让志坚感到不自在。

当紊良把打火机点燃来点烟时,志坚依稀看见其脸上露出一种别有所图的表情。所幸届时吹来一阵微风,把打火机的火给吹灭,留下他们两根点着的烟,在暗黑的气氛中闪着橘红色的微光。

“你的伤还好吧?”紊良吹出一口烟后,用夹着香烟的手指着志坚脸上的OK绷。

“还好。”志坚不舒服地回答。直到这时,他还无法透析紊良的用意。

紊良望向对面,训练棚外的树林,眼镜的反光在他脸上印上两个白影。可是训练棚太暗,眼镜的反光又太亮,志坚无法和紊良对视,无法猜测他的心思。

“我看过PS 5对你这最近的表现做的报告;好是好,但是还没有契明那样优越。”紊良终于开口说道。

志坚却默默地吸着烟,在望着棚外的树林当儿,还不时偷偷地瞄紊良一眼。

“但是我相信你是有很大的潜力,总有一天会比契明来得更出色。”

志坚听了紊良的赞赏,露出害羞的笑容,推辞说:“你说得严重了。”

可是紊良把他当作不存在一样地继续说:“上个礼拜你帮Eason stand in做COS,却发生了这么多事,真的叫我非常为难。”

“Encik,那真的是我的疏忽,我不应该擅离职守。”志坚急忙地辩解,却被紊良回嘴插到:“可是我只是在RSM面前说了几句好话,就什么都摆平了。如果失去你这么一个人才,那就太可惜了。”

志坚对于紊良说的那些话还有点摸不着一点头绪来,于是他语带困惑地说:“我真的不了解你的意思。。。”

紊良把视线转到志坚的身上,然后脱下眼镜,稍微把身子往前倾,一对眸子直视志坚,说:“你现在之所以能够平安地坐在这里跟我说话,还不是因为我上个礼拜在BDO把事情禀报给CO之前,找RSM商量一下,把你当晚stand in Bravo COS的事给压了下来。我为了你牺牲了Eason,还不是要留住你这个人才。”

紊良总算说出他把志坚拉到训练棚里谈话的真相,而志坚却表现得异常的冷静。他问:“你是要我投靠你?”

紊良放声地笑了几声,打趣地回答:“没有什么投靠不投靠的!我们当军人的就是要互相扶持,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迈向目标,这才是我们的精神。我今天不会因为你做错了一件事而封杀你。相反地,因为我相信你会和我合作无间,将来和我一起闯一番大事业,所以我才会不惜一切地拉你一把。”

难得听见Bravo有人对他有所赏识,志坚心里仿佛吹起久违的凉意,满地的落叶也开始飘舞。可是要投靠紊良,他早就投靠,何必一直自讨没趣地讨好宇颢呢?他在紊良说话时脑子里不停翻阅着能够拒绝紊良的理由,等到紊良结束后,便说: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对于政治我没有多大的兴趣;我只想安静地度过剩下来的一年。我反而要向你推荐一个人选,相信他将是你最得力的助手。”

“难道还有人比你更出众?”

“就是你一直以来都非常器重的明。”志坚果断地说。他在紊良企图反驳的时候插嘴说:“这两年的NS,我只想安安分分地尽我当兵的责任。我任何人都不想投靠,所以你多了一个我,少了一个我也没有关系。反而是明,他那天跟我说宇颢有意拉拢他。而他相信他手上的一样东西将令你和宇颢对他非常有兴趣。”

“什么东西?”紊良怀疑志坚指的就是建斌的遗书。

只见志坚耸了一下肩,然后淡然地回答:“不知道。他神秘兮兮的,连这件事也不跟我偷漏半句。我看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吧!所以我说,你要真是想找多一个得力助手来代替Eason,不妨考虑明看看!”

志坚看得出紊良对那封他拥有,却没有直接提起的遗书非常紧张,可见那封信的重要性!

志坚四两拨千斤,希望扭转他拥有那封信的事实,从而挑拨紊良和契明的关系,再来也能阻挠契明成为宇颢帮手的机会。这一举两得的招数,还真的亏他想得出!

对于那封能够要挟到他的地位的遗书,紊良纳闷着无法从志坚口中获知更多,更无奈世事有许多事情都不在他的掌控之中,就像他现在想拉拢志坚却不成功一样。

于是紊良看了一下手表,然后表示说:“时间也不早了!我刚刚还有事情还没有办妥呢!我们下次再聊吧!”

说着,他拍了志坚的肩膀,然后站起身准备离开训练棚。

志坚也跟着熄灭了剩下的烟头,顺眼地看了自己的手表,也暗自庆幸自己也拖延了紊良十分钟的时间。他希望纪允在这段时间内已经做好宇颢吩咐他做的事。

紊良在和志坚告别之前还是提醒后者考虑他之前所提出的要求,因为依现在的状况,再也没有别的人能够给予志坚更好的待遇了。

“无论如何我还是请你考虑一下我的提议。我等着你的回应!”紊良咧着嘴笑说,说完,便转身离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