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二十五章:远水救不了近火

ZZGY Title Pic vWP2

星期一    一阵刺耳雷声忽然划破寂静,原本布满乌云的天空忽然放晴

Eason秉着气大步地跨向前;刚刚的一口气都快咽不下去了,还呼吸什么? 他不自觉地空咀嚼了一下,接着用力地噌了鼻子。他多希望现在能立刻掏出他的Malboro来狠狠的抽它一抽!可是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办,所以不得不撇下烟瘾再说。

只是。。。只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下手,甚至于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始反击。

那个老良,还以为我真的那么笨,让他任意使唤!Eason的脑子里难得有吃喝嫖赌以外的思想过程在进行。

他又想起才在不久前的三分钟,他就站在训练棚外,竖起耳朵地尽力抓好紊良和志坚对话中的每一个字。

他就觉得上个星期的事有点奇怪,志坚明明是代他做COS,而那些事情又是在志坚代班时发生的。但被叫上去问话的只有他自己一个,志坚的名字连提都没有被提到,好像他那晚就和其他的士兵一样都不在军营里,发生的事完全和他无关。

原来志坚就是因为有了紊良这个靠山!

错!应该是紊良自愿当起志坚的靠山!Eason对自己喃喃自语。

老良还敢在我面前跟我邀功,说要不是因为他,我早就被送去DB!我会落到这个下场还不是因为他袒护志坚所造成的?他这个笑面虎,帮我也只不过是内疚!

Eason越想就越气。他停在楼梯间,望着对面的广场默默盘算。

我如果还不做出一些成绩来,一定会被那个志坚给踢掉!到时候我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史志坚!你和那个烦死人的契明还真的是好兄弟!你们还不是NSF而已,为什么要跟我抢饭碗?不行!我一定要让老良知道我才是他最得力的助手!

想毕,他豁然地往宇颢的房间跨去。这时说巧不巧,就偏偏让他歹到纪允正鬼鬼祟祟地往宇颢的房间窜去!

纪允急忙地溜进宇颢的房间,手里的信几乎都快要被他捏烂去。

他停在门口望着宇颢在房间一角的床位,心想再过一下子一切就会风平浪静;虽然只是暂时,至少风雨再度刮起时宇颢应该回来了。

他已经随着宇颢的指示,写了一封似是而非的信,一封签上PS 5的署名的信。他鼓起最后的勇气往宇颢的橱柜走去,稳住气把厨柜的门打开。偏偏在这个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起。

“快点接!”正翔焦促地对着电话说。

他正窝在厕所的一个间隔内,坐在马桶上,焦急得似乎即将被马桶给冲走一样。他自叹倒霉,本来想帮忙却到头来什么忙也帮不上。

刚才被紊良支开后,他就感到有点可疑。面对紊良可能实施的声东击西,正翔嘴里轻声骂道就是猜不透哪里是东,哪里是西。正翔无奈,决定跟随已经上楼的Eason。

可是正翔惊奇的是Eason没有上到宇颢住的四楼,而是跨过二楼的走廊,往另一端的楼梯口走去。

他怎么离宇颢的房间越来越远?不要告诉我他真的是‘东’?

正翔跟随Eason下了楼梯,几乎要一头冲出楼梯间时就看见Eason停在楼梯外的训练棚。要不是正翔眼明脚快,恐怕已经一头栽进Eason的背了。

Eason在训练棚外呆着,表情随着时间过去而愈渐扭曲。正翔从训练棚内不时传来的声音可以断定紊良就在里面,而对话的对象就是刚刚出现的志坚。

正翔仍然对整件事感到不安,决定不等Eason或紊良做出任何举动去找纪允替他看水,却在他上到二楼时发现自己跟踪Eason反被Eason的跑腿阿力跟踪也没有察觉!

阿力就站在楼梯口上,捧着一个沙包脸邀请正翔赠送拳头。正翔假装镇定,想要若无其事地从阿力身边穿过。可是他却被阿力抓紧了手臂,还听见他说:“怎么啦?急着上哪?干嘛跟踪3SGT Eason?”

正翔咬着下唇,责备自己一时疏忽被逮到。他在毫无办法施展之下忽然对阿力龌蹉地说:“哎呀!我肚子痛,不要拉住我!”说着,正翔挥开阿力的手,启动他的飞毛腿迅速冲下走廊。

然而阿力一早有准备,利落地拔腿从楼梯往上爬。到了三楼,他也迅速冲过走廊往另一端的楼梯跑去。

正翔错只错在在毫无准备之下,跑完了走廊就不知所措。他惊讶地回头不见阿力追随的踪影,也懊恼该往上还是往下跑。

不知他浪费了多少时间,但是正翔终于打算还是往宇颢的房间去,殊不知阿力已经埋伏在楼梯口,等他一出现就又一把地抓住正翔。

“你不是肚子痛吗?厕所就在这里。”阿力在正翔的耳边轻言。

正翔在阿力铐牢的手臂下不断地挣扎,但是后者毕竟是机关枪步兵,平时扛着17.4公斤重的机关枪练就了粗大的手臂,不是正翔这个时常背着通讯器材满场跑的runner说挣脱就能挣脱的。

Eason却在他们挣扎的时候在对面的楼梯口出现,并且还继续往四楼爬去。阿力露出阴险的笑声,道:“我看你是来不及了!”

阿力也不罗嗦,立刻把正翔拖到厕所门外。他一只手把门给推开,另一只手则像是丢铁盘一样地把正翔扔到厕所里的地上。正翔还没来得及起身,阿力已经把门关上,并且把放在门旁的扫把拴在门把上,堵住正翔的去路。

正翔一时惊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死命地敲打了厕所的门不果,终于停下来着急地在厕所里面晃。

他都不知道纪允的进展如何,也不知道Eason会花多少时间到达宇颢的房间。面对这些未知数,正翔简直无法冷静下来。

他终于推开了其中一个间隔,坐在马桶上极力地思考,总算让他想到自己手上还有一台手机。

笨蛋!手机的电波还比我的飞毛腿快!

于是他斩钉截铁拨了纪允的电话,口里拼命催道:“快接啊!”

纪允被电话的声响吓得整个人跳了起来,一时间还抓不稳电话,两手像是玩杂耍一样地企图握住手机和编好的信。他总算稳住电话,才刚按键,正翔着急的声音就从话筒里串珠连般地冲出来。

可是他的声音再大也大不过在他身后一把指责的声线来得大。

只听见他身后的人说:“你在干什么?”纪允的背不禁像被冷水泼了一样,顿时僵硬得动不得。

而在电话另一端罗嗦的正翔也听见Eason的那把声音传来,不禁也乍舌愣住。

Eason知道他这次一定是立了大功。

一个惊吓得直颤抖、鬼附了身似的纪允就坐在不远处的一张床上。他呆望着前方门口的方向,额头都是斑斑汗渍,双唇发白,两手瘫在大腿上不停发抖。

Eason一宣布他的出现后便快速地把纪允手中的伪造信给抢了过去。虽然纪允看起来比他强壮,但是Eason比他高,加上纪允已经完全失了魂,Eason简直是不战而胜地获得那封信。

“你以为凭这封捏造的信就可以达成你们破坏Encik名义的目标吗?你告诉江宇颢,他~错~了!”Eason读了信里的内容说。Eason忽然想起之前看见紊良极力收买志坚的情景,灵机一动,决定趁机解除志坚,所以加了一句:“看来志坚的消息还不错。”

可是纪允脑子里面已经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把Eason的话听进去。他虽然心中只是一直默念:“这下惨了!”,但是从别人的角度来看,他顿时变成了行尸走肉,漫无目的地往宇颢对面的床位坐下。

Eason也趁纪允模糊的时候把紊良事先交给他的物件溜进宇颢厨柜里的抽屉。那是阿力当晚翻箱倒柜时偷来的名牌掌上电脑,是属于其中一名步兵师的。这么一样贵重的物品,整个Bravo隔天就知道在集体偷窃中遗失了。

Eason快刀斩乱麻,立即致电通知紊良“找到宇颢偷窃的证据”,后者也欣然把OC给移驾到这间空荡的房间。

紊良还没到来之前,正翔已经找了另一名士兵把他从他临时的牢狱给释放出来,迅速地出现在宇颢的房间。他一进门便先声夺人,说:“SGT!你不要看允好欺负就逼他做违背良心的事!”

“他妈的!这里还由得你说话?等OC来了之后,一起把你和江宇颢charge到Kranji Camp去!”

“你不要以为你是3SGT我们就怕你哦!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你最好有证据就拿出来,不要在这里诬赖我们!”正翔不甘示弱地呛声道。

正翔话才落下,门口就传来OC低沉却强而有力的声音,震碎了Eason和正翔之间的对峙:“翔!你是这样跟上司说话的吗?就算他有错也轮不到你来骂!”

“Sir!你看允变成这个样子,一定是3SGT Eason在我到之前对他做了什么!”正翔抓准时机,凭着自己担任OC的runner期间建立起的友好关系,第一时间抹黑Eason。

这时宇颢的房外已经聚集了一群闻声而至的士兵,从走廊的门口和窗口伸长脖子望进来探个究竟。让Eason在这些人面前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想必接下来情势如何发展,应该还是对正翔他们有利。

只可惜他们现在的局面是三对二,又或者说除了一个只顾着发呆的纪允外,就只剩三对一!OC他肯那么快赶来,就是因为他看准这次的机会。只要趁宇颢气势低迷,又无法在场辩护,把他‘清除’,那他们这些日子互相挟持的局面就能化解!

所以说,一时的疏忽还真的能够成为一个人永远的遗憾;当时树强的事件导致他有把柄落在宇颢手中。虽然他们都签了军方的一份保密协议书,而且宇颢到现在还没真正利用此事来要挟他,但以宇颢的作风也是迟早的事。若等到宇颢出动这面金牌时,一定是事关两人生死的局面。

而OC则认为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还不如先发制人,趁宇颢病,要他的命!

所以说以正翔以一敌众的局势来看,胜算不。。。太高。

“你是说有人在我的company里仗势欺人。难道说那个人胆大包天,还是我没有能力管好自己的man?”OC一句话表明了他的立场,正翔也无奈发现大势已去。

Eason乘正翔结巴立刻把OC带到宇颢的厨柜面前,骄傲地把抽屉拉出来,说:“Sir,你看!这就是上个礼拜不见的其中一样东西,是我在宇颢的cupboard找到的。”

正翔眼见人赃并获,却仍然继续做垂死的挣扎。他立刻插嘴道:“谁知道那是你放在里面陷害颢的?我们可以问允,他一直都在现场!”

正翔拉着纪允问:“允!你说,那个东西明明不在里面的,你是不是看见3SGT Eason放进去?”

Eason马上冲上前,故意堵在纪允的面前,指着正翔严厉警告:“你不要乱说嚎!”

“Eason!”紊良阻止到。“你如果没有陷害别人,就不用怕他诬赖你。既然他说LCP纪允能够证明一切,我们就听听他有什么话要说。”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随着紊良的指引落在纪允的身上。依紊良对纪允的认识,他知道纪允一定会招架不住这样的压力。

只见纪允从茫然中回过神来,恍惚地回答:“我不知道,你们不要问我!这一切不关我的事!”接着他的眼泪便夺眶而出。

纪允这么一哭,OC、紊良和Eason三人身上顿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在他们僵硬的表情下都是掩饰不住的胜利感。这场战对他们来说打得不费吹灰之力!

“翔,我知道你和CPL江很要好,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你就别再狡辩了。你要知道,同党可是要受同样的罪!”这时紊良的眼镜,把他眼睛拉长,长得像是一只庆幸猎物即将到口的鳄鱼一样。

正翔的心里不停地想要抓住纪允喊:说要帮宇颢的是你,现在害死他的也是你!可是一切已无法挽救,正翔也只能自保,如今只希望宇颢能够想到法子化解这个危机了。

眼见现场不再有反对的声浪,OC便对着正翔说:

“翔,我如果不做什么,别人还会以为我袒护我自己的runner。你现在就把11B交给CSM。”说着,OC走到纪允的面前,说:“允,我念在你平时的表现良好,这次发生的事我对你不再追究。你以后要循规蹈矩,知道吗?”

然后OC便对着紊良,大声地宣布:“我现在怀疑CPL江宇颢涉嫌上个礼拜的集体偷窃。等他拿病假回来,我一定会加以追究!”

他那低频率的声音像是强大的鼓声一样,震动整座Bravo军舍,使在场的人都感觉到一阵晃动。而刺眼的阳光迫不及待地冲破连日来布满天空的乌云,似乎是警示改朝换代的日子的到来!

曲终人散,房间里只剩下紊良和Eason。紊良虽然没有直接表露情绪,却看得出他对之前所发生的事非常满意。

“Eason,你总算立了大功了!等我们把江宇颢连根铲出,我们就不用担心Bravo有人滋事了!”紊良难得称赞Eason说道。

Eason敷衍地回笑,心里自言:老良,姜还是老的辣。我Eason就是比那些新鸟NSF来得更有价值!

紊良也对Eason忽然的改变有所改观。一向成事不足的Eason终于在没有他的督促下完成任务还真的是让他倍感惊讶。说不定朽木经过时间洗礼变成化石还真的能够雕出一个所以然!

虽然他达到了一个目标,而且还是他期待已久的一个目标,但是局势的发展产生了另一波值得他去关注的问题:建斌的遗书。

紊良这时还不能松懈,因为他还得跟寻志坚给予的暗示来查探那封遗书的下落。无论信件在谁的手上,只要那封信不在他的手中的一天,他就没有一天能够松懈下来!

“怎么样?下个礼拜就是比赛了,一切还好吧?”紊良趁士兵们为了步操比赛训练休息之余上前问契明。

一连下了几天的雨,每次的训练都得安排在军营里的多用途大礼堂内。而因为礼堂的地板是木制的,所以士兵训练时也只能穿运动鞋,免得踏步的时候把地板踩坏。少了靴子的步操,哪能算是步操呢?总算等到晴天的出现,契明迫不及待要士兵换上全套制服,携着他们的步枪往军营的步操广场去‘实地训练’。

紊良找契明问话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的时间,太阳刚好躲在巍峨的城墙后。所以当契明宣布小休时,所有人都往城墙底下躲避广场上强烈的阳光。许多士兵都排在墙脚下,不是蹲着,就是坐着。有些人已经到范可搭起的饮水处狂灌了几杯清凉的白开水,甚至还有人以光速到了广场另一端的餐厅买汽水、100 Plus解渴。

紊良见契明一个人躲在一个角落对着手机狂打,便上前开启了话甲子。

“嗯!还好。今天的进展神速,相信只要再练多一天我们就能够上场了。”契明把手机合上后满怀信心地回答。

“好!我就知道找你参与NFC就是最好的选择!”紊良转过身子往广场望去。契明也随后背向广场和紊良对话。

紊良又继续说:“上个礼拜的偷窃事件,你有没有被偷掉什么啊?”

“说也奇怪。这个小偷撬开了我的厨,却没有拿走任何东西。志坚也没有不见什么。尤其OC早上发现CPL江有可能是罪魁祸首,我想这起偷窃事件不只是偷取贵重物品那么简单。”契明诚实分析到。

“那你是不是也认为CPL江是小偷呢?”紊良试探性地问。

契明感觉紊良的问题似乎另有玄机,很有可能是想探听契明的政治倾向。但是他又不想自己妄下定论从而又得罪宇颢,于是他避重就轻,婉转地回答:“我虽然在Bravo的日子不长,但是CPL江的名声我可是非常清楚。依我看就算他真的牵涉在这起事件中,极有可能是幕后主使多过真正实行偷窃的行为,不是吗?”

“说得没错。CPL江不会降低自己的身份做出偷窃的行为。但是有什么事情会让他策划出那么大胆的计划呢?”紊良立刻切入主题问。他盯着一脸无辜的契明,心中已经下了一段结论:江宇颢不可能知道那封信的秘密,更何况整起偷窃事件是我一手策划的。契明,你最好给我合理的答案!

“我想,他是企图扰乱我们Bravo的士气吧!偷窃是假,让我们之间开始质疑身边的人才是真的。要知道,自从Eason接管armskote,Encik你给他明确的信息要他认清Bravo谁是当家后,每个人都在传他即将做出反击。只要他成功造成骚乱,打击Encik维持Bravo秩序的名义,他就可以重建他的名声了。”

契明希望这样深入的分析能够说服紊良,令其对他有所改观,日后对他更加器重。殊不知,紊良内心却十分不屑:竟敢在我面前打太极?你要不再自首,我就给你好看!

“扰乱士气,的确是宇颢的作风。但是我听说他有一样更实在的目的。只是他找的人偷不到那样东西,反而被别人得到了。”

“有这么一回事?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以值得他这样冒险?”契明惊奇地问。

“哦!我还以为你多少也已经听说了。有人在传江宇颢的目标是一封信。”紊良想要借提起这封信来观察契明的反应。

信?那志坚听到的不是别人的闲话家常而已!契明回想午饭时间跟志坚的谈话。但是他要我不要提起,免得害他引来无妄之灾。

紊良见契明犹豫,乘势追问:“你难道也知道这封信的事?”

“信?没有。我也是第一次从你口中听说的。”契明表现得不自在。论说谎,恐怕他真的还没有志坚在行!

“你确定?”紊良打算给予契明最后的机会。可是契明支支吾吾的,最后还是否定对那封信的认识。

“既然你那么说,也就这样了。反正OC说要好好地调查这件事,等CPL江回来一切就会水落石出了。”

契明如此表现得那么心虚,看在紊良眼里是对于这封信的企图隐瞒。

契明,我是一次又一次给你机会,你却没有好好把握。你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