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二十七章:《全国步操比赛》

zzgy-title-pic-vwp21111

星期三    烈日之下的情绪和天气一样沸腾,无视于远方渐渐促成的愁云

其他五支队伍已经代表他们的部队前去出赛。眼见现在最后一支部队的项目即将结束,11  SIR的团队也纷纷就位准备就绪。

代表11 SIR作为比赛压轴的Bravo,这时也能从现场激昂的情绪感受到极度的压力。之前的队伍,有擅长耍花枪的宪兵部队,怎么挥舞步枪都显得那么得心应手,赢得全场人群满堂彩,作为开场团队也名副其实。

接下来则是空军部队的项目,他们的士兵虽然不像陆军部队一样擅长步操,但也尽全力展现出他们平日训练中所锻炼出来的精准度。他们的部队以快慢纵横驰骋为主,凭同僚之间的默契来堆砌出即时转换队形和变换方向的高潮,令所有人看了都啧啧称奇。

另外值得赞赏,也是成为Bravo最大的压力来源的,就是代表海军的队伍。海军的训练极其辛苦,无人不知,为的就是能够承受有时连续几个月在海上漂泊的艰苦岁月。这些训练成果他们也都充分地展现在今天的项目上。单凭他们辛勤练习所营造出来的波浪效果,士兵不停上下移动,靠的不只是脚力,也靠团体精神,才能制造出令人乍舌的演出。

到了Bravo出场的时候,观众都被之前的队伍宠得胃口大开,贪心地要求接下来,也就是最后一段演出的11 SIR团队使出更精彩绝伦的项目。怎么说,步操是所有陆军步兵部队的强项,而历年拿下最佳步兵部队的11 SIR更是受到万众期待,期待他们能够展现出他们的雄风!

根据项目的编排,契明率领的Platoon 4应该在食堂一端的看台后准备待命。而其他分别由PS 5、志坚和少哲率领的HQ、Platoon 5和Platoon 6留在广场彼端的位置排列整齐,等候时机出发。

契明看着周围沸腾的情绪,虽然心中有着无形的压力让他担心待会的表演无法满足饥渴的观众,但是他的信心远远超过这一点的忧虑,因为他相信这次由他和志坚编排出来的项目,以及大家齐心协力训练出来的效果,绝对能够力撼之前几个团队所带来的压力。

溜达在Bravo人群外的志坚则呈现出一副心不在焉的状态。毕竟他此时心里不是和现场带来的压力作挣扎,而是和自己的良心开始展开拉锯战。一边是友情,一边是理想,他该如何取舍?

可恶的是,他一开始就没有把他和契明的友谊放在眼里,决定本该轻而易举。偏偏经过这段时间,契明热情对待对他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让他下意识地接受了契明的这段友谊。像空气一样,契明的真诚渐渐成为他的依赖,他却只在得要做出放弃这赖以生存的氧气的决定时才发现他已经无法自拔!

契明穿过人群,亲善地对志坚表示关心。他碰了一下志坚的手,引起他的注意后,便问:“怎么啦?紧张到恍神了啊?你平时不是酷酷的,什么都难不倒你吗?”

志坚望着契明微笑的脸孔,心中的挣扎带来不断涌现的压力几乎快决堤,他却尽力克制内心的波涛汹涌,只是勉强挤出笑容,不自然地回应。

契明把手搭在志坚的肩,本想和他继续聊天,却被阿力叫住,指紊良正召集所有Platoon 4的队伍,准备过当到广场对面做准备。

契明无奈地捏了志坚的肩膀以示鼓励,然后又穿过人群往自己带领的团队而去。几乎无法呼吸的志坚望着契明的背影在人群中穿插,游移的目光被紊良注视他的眼神给吸引。

隔着那么庞大的人群,志坚无法确定紊良那穿透力十足的眼神到底在暗示着什么。只见紊良对他轻轻扬起嘴角,似乎示意鼓励,然后便把精神转移到集合在他面前的Platoon 4。

紊良要契明准备把士兵带到指定的位置,接着便要求整合剩下的士兵,准备第二段的说话。而在一旁等候的志坚,几乎快要被良心的谴责给逼得喘不过气!

到底是要告诉契明编排的改变吗?

契明召集Platoon 4后,指示他们一同绕过城墙后面到食堂的那端。临走前,他还抓紧时间跑回志坚的身旁,拍了他肩膀给予鼓励。虽然他们之间没有说些什么,但是契明的真挚眼神,霎时间定格在志坚的脑海。

“加油!”志坚在一阵喧嚣中看见契明的嘴形说道。

随着契明率领第四排快步地离开,志坚更是慌张起来。

理想和友谊,到底是哪个比较重要?

“对了,志坚。契明他们知道程序的改变了吗?”一直站在他周围观察的少哲终于关心问到。他其实也像正翔一样感受到志坚对契明的双重态度,只是他为人一向刚正不阿,就算为了莛书而同契明有利益冲突,却不像正翔一样对契明过度积极争取PS荣誉的行为产生排斥,所以希望间接地,不让志坚感到困扰地劝他排除对契明的敌意。

志坚迟疑了一会儿,正因为他心中还是无法对这件事得到答案,可是周围所有的喧哗,那观众的呼叫声、音响的奏乐、广场内操练的士兵的脚步和传令声,还有撩起全场激昂的风声鹤唳,无不打扰志坚骚乱的情绪,让他无法深入心房听取最真挚的那把声音。

不远处,契明一行人拐个弯便一个个消失在城墙后。契明则走在最后面好看紧那些士兵,确保没有人会忽然离席,影响进度。

“他。。。”志坚脸色逐渐变得惨淡,额头和鬓角也出现了几滴汗珠。少哲在旁鼓励的眼神,形成一股无形的压力,推动他急忙做出抉择。

“他好像还不知道。。。”

情急间,志坚追上契明即将消失的背影。

“明,我知道时间不多了,但是刚才Encik有传下来临时的吩咐,我忘记对你说。”志坚拨开人群,及时赶上契明,慌忙地用手中的道具枪把他叫住解释道。

“什么吩咐?Encik什么也没有告诉我。”契明的回答证实了紊良针对他的用心,但志坚心里只顾全到的,是他承认契明对他的诚恳对待。

“我想他应该是忘记了吧!总之,MP3换成另一个版本,我们要在最后一个字就停止动作。而不是先前指定好等到音乐的最后一个拍才停。你要抓紧时间告诉你的platoon,要他们记住!”

原本满是困惑的契明,渐渐开始展开一贯的笑容。他先是拉住志坚的手臂,然后再把他拉拢靠近,最后给予深深的一个拥抱。

“谢谢你提醒我!”志坚在耳边听见契明轻声说道。

这一声致谢,还真的让志坚感到内心掀起万丈澎湃,好像之前的挣扎其实都是枉费的,因为友谊所带来的满足感、贴切感一开始就不应该受到质疑!

志坚这时竟然发现一滴泪珠滑落脸颊,于是急忙地推开契明,尴尬地拭掉泪痕。契明见了揶揄道:“你不要那么紧张好不好?这只是一场比赛!”

志坚只懂得傻傻地摇头,然后推着契明,示意他赶上离去的队伍。两人依依不舍的情景,在这一片喧嚣中还真的是相映成趣。

接着,志坚便归队,契明也带着自己的排继续往指定位置前进。在后面看着志坚和契明对话的少哲脸上不禁露出欣然的微笑。在一旁注意到志坚告白的正翔,也带着羡慕的眼光,趁他经过身旁时拍了志坚的背。志坚这时感觉如释重负,脚步踏起来都轻盈许多。

可是。。。

这一切也都看在紊良的眼里。

这一切也在紊良的预料之中。

其实MP3根本没有改变,他只是要契明的排成为唯一配合不上整个连的排。早4个拍,晚4个拍,只要契明对错拍才是最重要的!

紊良见契明已经在对面守候,而前面的队伍已经结束他们的项目,便立即跑上前跟剩下的三个排宣布:“听好了!他们找回原来的MP3了,一切照原来的编排进行,知道吗?”

经紊良这么一说,怀疑事有蹊跷的正翔和少哲立刻得到证实。紊良在进行什么计划,而且还似乎对契明不利!他们用凝重的眼神望向志坚,期待他下一步的动作。

“Encik,但是契明他们已经在对面了!他们是不会知道的!”紊良的通告宛如旱天雷劈在志坚身上,让他感觉到剧痛整个从头撕裂到心坎里。他明明想要帮契明避免一次祸害,现在竟然还是跌入紊良的棋局中。

你怎么可以这么心狠手辣?!他唯一一次想要对契明的好最后还是变成他致命的一击!

可是紊良草草推辞,说:“契明?说得也对,幸好我刚才忘记告诉他。要不然现在就麻烦了!”

志坚这才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抉择,都会中紊良的计,成为他借刀杀人的工具。这一边挫败想要将他一军的契明,另一边则向拒绝他拉拢的志坚示威,这样不留痕迹的一石二鸟,是紊良迄今最高明的一招!

契明即将步入紊良的圈套的事实沉重地落在志坚和知道内情的少哲和正翔身上。极力想要置身事外的PS 5麻木地召集他的HQ士兵。而最后一个知情的人,3SGT俊纬也难掩心中的兴奋:契明,你也有今天。

志坚想要开口抗议,紊良却拍起手来对众人喝道:

“好了!司仪叫我们的名字了,音乐就要开始。你们赶快拿好枪,fall in!”

众人几乎没有时间反应,因为他们的音乐这时奏然响起。HQ和第六排得立刻出列!

HQ和Platoon 6在音乐启奏的时候,并排地操向广场中央。列队3排一同迈进,等到前奏结束时,就已经到达广场的正中央。接着,HQ便在PS 5的一声令下,就地向右转,面向城墙,并开始原地踏步。Platoon 6则继续步行运转,同样地面向城墙。他们停留在HQ的正后方,两者形成一个T字形。

接下来的前奏,Platoon 6在原地踏步的当儿,开始转变列行,逐渐分解,在HQ的后方一字排开,形成一条笔直的人墙。俯瞰这一幕,HQ就像是倚靠在地平线的鹏鸟,蓄势待发,展翅欲飞。

这时候,Platoon 4和Platoon 5也分别从广场的两侧,于HQ和城墙之间,左右而进。两组人马三人一排的队形,由契明和志坚分别带领。步行于列队旁的两人面对面步向对方的时候,契明还偷偷地对满脸愁容的志坚露出鼓励的微笑。

当那两组人马离中央汇集点有一半的距离时,HQ那迫不及待展翅飞翔的鹏鸟也开始向前迈进,直逼城墙。3组队形就在城墙正前方汇集,由HQ为焦点,Platoon 4和Platoon 5左右护航。

汇集的时候,也是歌曲的第一段主歌开始;Platoon 4和Platoon 5这时也原地运转,然后与HQ并行迈向城墙。三组人马的汇合,完成了一只展翅的飞鹰的队形,正朝城墙飞翔而至。等到接近广场末端的时候,左右护送的Platoon 4和Platoon 5便开始原地踏步,留下HQ继续前进。

等到HQ临近广场的边缘的时候,PS 5便命他们停下,并展开他们前几个星期所用心排练的花式耍枪技巧。

他们先是用枪向贵宾席的观众敬礼,再把枪于手中绚烂般旋转,紧接着就是波浪式的上膛动作,形成排山倒海的音波震撼,由左到右,干脆利落。最令人赞叹不已的,竟是他们上膛后,不慌不乱,赶在同一个拍子上扣板子。

就在主歌最后一个字之后的霎那停顿,没有配乐或歌声,就只听见HQ传来的清脆一声‘哒!’,让所有观众不约而同地拍案叫绝!

这时硝烟弥漫,撩起熟悉的演习战场的喧嚣,让在场老少士兵不时感觉到,好戏正要上演!

进入副歌的前奏时,Platoon 4和Platoon 5也开始迈向HQ,与其并排。首先是各排的第一排士兵,一边耍弄枪支,向城墙前的贵宾敬礼,然后就是后面的两排,顺序前进,与前方等候的同僚会合。

当最后一排的士兵加入列队的时候,也是副歌的开始。Platoon 4和Platoon 5立刻左右操离HQ,往广场两侧前进。HQ也即时转向后方,步行到已经组回列队,迎面而来的Platoon 6。

只见Platoon 6像浪涛一样把HQ‘吞没’,让HQ的士兵穿插在队伍之间,合并之顺畅,完全不让人觉得别扭。在两者融为一体的时候,所有人便开始原地踏步,以便让处在反方向的HQ能够回转面对城墙。

等到这时,整合过的队伍继续向前迈进,他们随着歌曲高亢的歌声,声势并进,骇人不已。

就在HQ和Platoon 6汇集的当儿,操向广场边缘的Platoon 4和Platoon 5也豪迈地迎向观众席。他们脚步浩荡,不畏向前,一度让一票看官们担心这两支队伍正准备冲入人群!

所幸他们在离观众席不远处及时步行运转,改而向广场后段前进,众人也不禁捏了一把冷汗。Platoon 4和Platoon 5的士兵形同浩瀚的川流,在悬崖峭壁之处急促转弯,逆转而下,行径之处只留下观众长叹,有如回荡在峡谷之间的水龙咆哮。

两侧的士兵整齐面向广场后方,指挥的契明和志坚接着命令列队就地运转,两排的士兵即时像海啸一般地往滞留在中央的HQ和Platoon 6逼近,势必以他们的声势将他们淹没!

面对Platoon 4和Platoon 5的左右夹攻,Platoon 6也把之前‘吞没’的HQ‘吐出’,让其再度回归城墙前的位置。Platoon 6立正的士兵接着听令于少哲,在Platoon 4和Platoon 5即将登陆的时候分两组左右原地运转,迎接来势汹汹,来自两侧的水墙。

Platoon 4和Platoon 5就在Platoon 6的士兵转向他们的时候,在两者几近相撞的时刻,立刻原地踏步,响应了Platoon 6抵挡两侧势力侵袭的对策。Platoon 4和Platoon 5还稍微地退了一步,模仿海潮回荡的情景。

原地踏步的两侧列队,围绕立正中央,前后并排的HQ和Platoon 6,鸟瞰其景,有如一根金箍棒力撼潮水的袭击,保卫处在暴风眼的HQ。尤其是原地踏步的士兵,像极了摇曳的涟漪,同中间的静止成对比。

此时,歌曲进入有如呢喃咒语的过门。全体士兵再次面向城墙,Platoon 6也和HQ开始原地踏步,之前的阵形开始随着咒语般的残念微微震动。

第二段的主歌一开始,所有士兵都以现有的队形往广场的后端前进。

夹着两侧的Platoon 4和Platoon 5随后步行运转回去他们组合之前的各一方,Platoon 6则开始分解成为与广场后方边缘平行的人墙。在分解的当儿,HQ则超越Platoon 6的队形,等到Platoon 6一字排开的时候,HQ已经成为领先Platoon 6迈向广场后端的队伍。

另一边厢,抵达两侧边缘的Platoon 4和Platoon 5原地转向对方的方向。抵达广场末端的HQ和Platoon 6也回转面向城墙,原地踏步,把焦点转移到另外两组士兵在副歌开始的时候,即将展现的队形。

Platoon 5和Platoon 6有如迎面而至的两支箭,眼见就要撞上对方。就在双方汇合的时候,中间那排的士兵开始面对着对方原地踏步,其他前后两排的士兵则步行运转,分别往广场前后迈去。

就这样,Platoon 4和Platoon 5前面一排的士兵就并肩迈向城墙,而后面一排的士兵则操向在后方待续的HQ和Platoon 6。如果将两者之前形容成迎面而至的箭,那双箭交错之时,箭挫箭,撞击的当儿箭身分解四溢的情景,就由广场内的两组队形恰当展现出来!

等到双方的最后一名士兵成功转向各自的方向的时候,那四排从中央离去的士兵也同时原地向后转,以至所有6排的士兵,从广场的四个方向延伸而至广场中央。

众人在观看两组阵队分解的时候,都不禁屏气期待,期待着分解后的队形该如何继续组合。尤其在完全分解的那一霎那,俯瞰广场中央巨大的十字图形,四方遥呼相应,观众席中不时传来震耳的鼓掌声。

交汇的一霎那,两组指挥官命令中间一排的士兵继续向前迈进,与对方擦肩而过,而分离的前后两排也开始归队。并肩的士兵在中央汇集处互相交叉,以至归回原本属于的排队。等到最后一名士兵从广场前后两个极端归回的时候,Platoon 4和Platoon 5似乎毫无变形地继续朝之前的方向前进,丝毫不受之前分解部队的影响。

在两者交汇的当儿,HQ也开始上前迈进,并且在他们归队然后互相分离的时候穿插于两者之间留下的空隙。

Platoon 4和Platoon 5也即时原地180度逆转,开始又迎面而至。等到两者在HQ后方相聚的时候,便步行运转,随HQ一同迈向城墙。一直维持在整个队形后方的Platoon 6也一字排开地跟随在Platoon 4和Platoon 5后面,排出一个少了中间两划的‘且’型。

等到整个队形抵达广场的前半段的时候,所有士兵,除Platoon 6之外,便停止步行,就地立正,准备第二段过门的队形。

过门的首8拍,只有Platoon 6那一字排开的士兵在原地踏步。当第2个8拍开始的时候,处在前端的HQ跟着原地踏步,加强脚步声轰隆的震撼。等到第3个8拍的时候,夹在中间的Platoon 4和Platoon 5也加入声势的助长,全场沉浸在整个连的士兵,在呢喃咒语声中,稳健踢踏的声响。

过门结束,又是副歌的前奏。

HQ和Platoon 6继续原地踏步,处在HQ右边的Platoon 4也向前迈进,并且步行左转。而在HQ左边的Platoon 5则向后迈进,同Platoon 4对照地往右方步行运转。这样一来,两组人以HQ为主轴,周旋在其边缘,形成台风式的运转图形。

等到双方人马与城墙平行时,Platoon 4便原地转向,然后原地踏步,等待同样在广场彼端的Platoon 5也转移方向,双方调整位置,移驾到彼此的正前方。双方再度针锋相对,势不可挡的情形,实在让人期待再次交汇的时刻!

两队再度跨步向前,然后在相会的时候原地踏步。副歌已经进行到重复的阶段,前后两排的士兵跟着转身往反方向操去。中间一排则开始朝对方的方向迈步,等到碰面的时候便交叉转换位置,分别跟随对面列队的第一或第三排交换步行而去。

副歌结束后的第2个4拍,处在转换列型前方的HQ开始向后转,并且朝广场中央前进。一字排开的Platoon 6也开始迈向同一个聚点。

等到进入第3个4拍的时候,Platoon 4和Platoon 5已经转换成两排并行的列队,逐渐从中央分裂开来。Platoon 6就像拼图一样形成整个列队的最后一排,在Platoon 4和Platoon 5综合列队的一刻也开始分左右迈开;形成好的巨大列型由此以中央为分界线地朝返方向步行而去。

整合过的列队分开后,HQ便巧妙的,毫不别扭地步操进入分裂后的缝缺口。等到HQ归队的时候,全体整合后队伍便原地踏步;左右两翼的士兵原地转向城墙,HQ也原地向后转,正式面对城墙。

原本分成四个列队的Bravo,在经过4分钟的时间,分别经历飞翔、涌现、冲击、周旋和交叉的变形,终于整合成单一的列队,三排并行,面对着城墙前的贵宾席。

如今队伍原地踏步,紧紧配合歌曲结尾的呢喃部分,就等待关键的一刻,也就是紊良开场前指示的音乐的最后一个节拍,大伙集体停止踏步,就求一声清脆的脚步声,宣告Bravo步操表演项目的结束。

因为列队极大,所以四名指挥官分散在列队面前,以便在正确的时候发出命令,指挥列队停止。

此刻的契明,站在列队前,靠食堂的最尾端,望着眼前的景致,心中无不欢喜不已。毕竟这整个排场都是经由他的巧思妙想,以及他和志坚努力解析后,所编排出来的效果。

加上前几个星期的训练,无论是汗水还是心血,甚至是为了安抚士兵们不安的情绪所承受的舆论和压力,种种感慨交集在这一刻,契明更是期待看见编排完美结束,实现他完成巨大项目的成就感。

契明这里空欢喜,志坚在另一头则瞎着急。他不时想要望过去契明的方向,企图通知他紊良的阴谋,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不只是因为在场上不能随意转头,只能从眼角尽量寻找契明的踪影,他也不可能和处在广场对面的契明有任何沟通的机会!

志坚心中盘算着,不知道是否应该配合契明,在呢喃落下的一刻指挥他面前的部分队伍停止原地踏步。照理说,列队两端如果同时停下,就算和中央的部分相差4个节拍,制造出来的效果,分成两声清脆的踏步声也算是别具一格。

但是现实并非如此,到了这个节骨眼,指挥官的作用只是提醒士兵们接下来的动作,在他们之前的训练中,和紊良之前的吩咐中,早就已经达到共识,自动在指定的节拍落下最后的脚步声。

如今只有契明的Platoon 4收到得在呢喃声落下,也就是其他人停止的前4个节拍,停止踏步,而经过之前的一场整合,这群士兵已经分散在整个列队的各个角落。所以在志坚面前的,是一群分别听到紊良和契明不同的指示,相隔4拍停止踏步的士兵。

所以就算志坚想要配合契明,炮制出理想中的假象,现实的状况却不由得他左右。无论如何,整个列队将会零零碎碎地在两个不同的拍子上停步,制造出难堪的效果!

契明得意的表情和志坚错乱的情绪,全都看在站在广场边缘观摩的紊良眼里。这次简单却致命的错误,经他巧妙地拿捏时机,到现在不可能出错!

谁叫契明敬酒不喝,喝罚酒,明明给他机会却不肯交出他无意间寻获的遗书,紊良不得不出此下策来给契明敲醒钟,让他知道在Bravo里他熊紊良是不可惹恼的人!

虽然这个决定注定会牺牲掉Bravo的荣誉,但是为了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紊良就算是牺牲掉整个11 SIR的名声也要挽回自己的势力!反正步操比赛也只不过是另一个项目,比起部队擅长的军事训练,绝对是可以利用后者弥补步操比赛的失意。

紊良望着,脸上不禁浮现出会心一笑。这歌曲最后的16拍,竟然变成比整首歌还要久的慢节拍!紊良内心的殷切期待,毫无掩饰地展露出来!

呢喃声结束前的每一个字,听在他们三个人的耳朵里,每一个强烈的节拍,都回荡出不同的旋律。契明听出的轻快,志坚伴随着节奏的心跳,以及紊良冷静、阴险的气势。

一字。

一拍。

一节。

“Berhen——”契明开始念出命令,眼前的士兵参杂着困惑与笃定。

“——Ti!”在呢喃声落下时,契明信心十足地喊道。

可是他眼前出现的,是一票散布整个队形的Platoon 4士兵跟着他之前的指示即时停步,偏偏却还有其他人不为所动地继续原地踏步。更有士兵因为被混淆,所以迟疑地跟随契明的指令停步,还有士兵纷纷地因为有人停步而不定时地跟着停下脚步。

混乱的瞬间,不只是士兵开始分心地,偷偷地东张西望,就连站在前方的指挥官也望向契明的方向。

少哲暗自感叹契明跌入了紊良的圈套,给予同情的眼神,而知情的PS 5则敷衍地施以关切的眼神。志坚无奈地闭上眼睛,不忍目睹即将出现的尴尬。

音乐落下,但是Bravo的众士兵却因为之前的混乱而忘了在节拍上停步,并且不一致的纷纷停下脚步。有慌忙踩下响亮脚步声的,有不知所措地乱踩一通的,也有分不清状况而放慢脚步的。

总之Bravo处在的状况,绝对不是策划中傲然接受观众欢呼的情景!

相反的,现场出现一阵错愕,不少人更是发出惊叹,全场顿时哗然。原本满是期待和赞赏的CO脸色更是突变,艳阳的天空下无奈出现愁云惨雾。

相比之下,紊良难掩内心的兴奋。就这么一个小动作,却引发那么大的涟漪,这股力量实在不容忽视!

偏偏紊良却受到宇颢一旁的漠视。他一见到Bravo的项目出现状况,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紊良牵涉当中的可能性。他立刻把注意力转移到站在不远处的紊良身上,就恰巧抓到紊良嘴角微微上扬的一幕,证实了他的疑问。

老狐狸,又出贱招!宇颢气馁地想到。

可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尽管四周人群都持不同的反应,这场尴尬落幕的表演已经是到达无药可救的地步!

契明目睹眼前的一片狼藉,霎时感到万箭穿心,错愕感更是不在话下。

他惊吓得连嘴巴都张得挺大的都没察觉,满脑子只有不断浮现出的‘为什么?’。他眼前的世界就有如刚才列队形成的花式一般,经历冲击和震荡,最后处在漩涡深处的境界。他眼睁睁地看着周围的事物眩转,毫无能力抵挡自责心凌厉的攻击。

广场中央的士兵明知事情发展成不堪设想的地步,却也无奈地陷入尴尬的沉默之中,与广场周围的喧哗相应,就像之前上演的暴风眼。

契明则夹在两极之间,顿时感到心力交瘁。他失意地退了几步,企图把自己从这一切纷乱给分隔开来,却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事。

于是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握紧拳头,竖起脚尖,等到肾上腺素飙到极点的时候,便咬紧牙根转身拔腿而去。众人看见契明失落而逃,现场情绪更是飙到更高点,嘘声、感叹此起彼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