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二十八章:月缺

zzgy-title-pic-vwp21111

星期三    早晨的炎热一直持续到中午,不知那换季的风何时才能吹来?

“这可是11 SIR年度大丑闻!”正翔语带讽刺地说道:“你应该看看那个3SGT契明的表情,好像是想当场对自己butt stroke to the head。”

操练比赛结束,观众都纷纷散场,个个都回到办公室、军舍或军营去。散场后的人群传出阵阵的‘嗡嗡’声,无不在讨论刚才11 SIR压轴出场,却在最后一步出错的场面。每个人更是认为,因为这个错误而丧失了第一届冠军宝座,实在是让样样比赛名列前茅的11 SIR蒙羞。

“3SGT契明也真够可怜。他没有等到成绩揭晓就已经不见人影了。”纪允把头往前伸,回答走在宇颢另一边的正翔。

正翔难掩对契明的排斥,继续刻薄地说:“出了这么大的一个错,他哪里还有脸去见人?我们因为他连头三名都没有咧!”

宇颢、正翔和纪允三个人正从餐厅吃了午饭后休闲地走回军舍。吃饭的时候,契明失误的话题不断在他们之间打转。连即将回到军舍时,正翔依旧把话题挂在嘴边。

“但是我真的怀疑这一切都是老良在搞的鬼。他比赛前一直反复更换instructions,一定是想扰乱我们。你们不信,可以问阿哲,他当时也在场啊!”正翔仍然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遍,提到少哲时便回头指向他。

原来少哲和莛书就在他们跟后,莛书为了实现诺言,为了刺激宇颢,故意殷勤地把手牢牢地勾在少哲的手臂,而后者却因为契明被陷害一事,加上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付莛书的主动,所以一脸茫然地被她拖着走。

众人回头目睹少哲和莛书两人的亲密画面,让因为和莛书还有纠缠不清的暧昧的宇颢顿时感到不自在,头顶上不时飘过了一片乌云,使他整张脸暗沉下来。

然而莛书不忌讳地回望,并且挑衅地直视宇颢。宇颢无奈,只好假装若无其事地四处张望,回避她的眼神。

无辜受牵连的少哲从眼角注意到宇颢和莛书之间的互动,无不也深感难堪。他打从一开始就反对莛书的协议,后者却在比赛结束后迫不及待地丢下手上的工作,少哲想躲也躲不了,导致现在莛书还是像无尾熊一样地粘着他。

正翔挑逗地吹了一声口哨,纪允也偷笑对看。他们的反应实在是让少哲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少哲情急下,只好凭空想了一个话题来把他们的注意力转移掉。

“对了,允。你要几时才把枪送来我这里?我已经催了一个礼拜了。”

少哲的话让纪允的脸色大变,宇颢也立刻追问:“怎么啦,允?我不在你就偷懒?”

纪允当场就像一个巨型的冰淇淋在炎日底下急速地融化一样,肩膀不知要缩到什么地方。他焦急地对着正翔使眼色求助,正翔却为难地避开。

宇颢感事有蹊跷,立刻随着纪允的眼光把注意力投到正翔的身上,更加严厉地问:“翔,允看着你,一定是和你有关咯!你到底闯了什么祸?”

“什么看着我就是和我有关?你要知道你的好纪允每次都不说话,把我当他的代言人一样。我迟早要跟他收钱!”正翔急忙撇开责任说道。

“那伟大的代言人,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们把我的armskote怎么啦?”宇颢听了正翔的抗议后,把手搭在其肩膀再次问到。

平时油腔滑调的正翔,忽然间也开始支吾以对,仿佛在隐瞒什么。之前正翔和纪允喋喋不休的场面变成了北原荒地,让宇颢更感一切不对劲。宇颢见他和纪允都不肯从实招来,便从纪允手中夺走了枪库的钥匙,三步两跨地回到枪库。纪允和正翔紧跟在后拼命地恳求,却仍然无法阻止宇颢打开枪库。

眼前的一幕顿时让宇颢看傻了眼。

枪库里的办公桌像是被狂风扫过一般地乱,纸张、簿子满桌散开。枪库地上到处放着油桶、清洁器具和塑胶袋;橱柜里的东西更是都被搜刮一番,柜子前还留下一些器具散落在地。少了已经损坏了的通风器轰隆作响,宇颢的沉默在这一片狼藉中像是垃圾山上哭嚎的乌鸦,听起来咄咄逼人,刺耳难耐。

面对真实情景摆在他们面前,正翔终于无奈地解释:

“颢,自从OC上个礼拜说要charge你后,每个人都不把你放在眼里。那些men还抢不擦枪,油也要允关armskote前自己去每一支去涂。其他armskote的armskote spec更是一天到晚跑来,说他们的Encik approve他们来我们的 armskote拿他们缺少的东西,说是要为LRI做准备。整个armskote乱到不行,连我下来帮允也阻止不了那些spec随便拿我们的东西。还有那个Eason,又要允等他一起把应该service的枪送去workshop,又一直推说没空。所以。。。这里就变这个样子咯!”

宇颢在正翔阐述前个星期发生的事情的当儿完全不出声,只是全神贯注地在这堆残垣断瓦中翻查,无不让正翔认为即将掀起一场暴风雨。而宇颢虽然心中有无数的不忿,却仍然沉住气,说:“OC要charge我,不代表他会成功;我不在armskote的一个礼拜,不代表我永远不会回来。那些人也未免太看不起我江宇颢的能耐了吧!”

“可是颢。。。”纪允终于忧心忡忡地开口说:“就算你最后可以让OC不charge你,我们现在也不可能违抗那些仗势欺人的SGT。等到你无罪释放的那一天,恐怕这个 armskote只剩这些枪在那里等生锈了。”

“这些话,你们留到把这里整理好再说吧!”莛书见众人心情凝重,冷静地提议道。

宇颢沉默认同,接着对正翔吩咐,说:“你帮我叫一些人下来,我们先把需要service的枪送到阿哲的workshop。”

“颢,你不要冲动。就算我叫得动那些men来帮你整理armskote,但是那些曾经看你脸色的officer现在未必会帮你cover你的backside了。Eason吩咐过没有他的允许不能送枪。如果他知道你背着他把枪送到workshop去,一定不会罢休。他要是告发到OC那里,可是没有人救得了你!”正翔苦心地为宇颢分析道。

可是宇颢毫无动摇的意念,还是坚持要送枪:“就算Eason是一个3SGT,我们还是armskoteman;确保armskote有条不紊就是我们的责任。如果我们任由那些凭着自己手臂上有三支箭的人把armskote给搞乱,到时候上面怪罪下来,错的可是只有我们这些armskoteman。”

“就是说嘛!就算Eason怪罪下来,就说是我追你们要枪;是我命令你们把枪送上去的,那还有什么问题?”少哲在一旁沉默地观察,终于打算站出来力挺宇颢的抉择。

正翔望着地板沉思了一下,终于决定说:“颢,我把你当兄弟来看待,你想做的每件事我都会支持你。如果这是你觉得应该做的事,就算被OC send去DB我也会挺你到底!”

说完,正翔便以他一贯的火速为宇颢召集人马。

“莛,你就留下来帮他们吧!我先回去开我的workshop,顺便把我的手下叫下来。”少哲接着对莛书要求到。

莛书对着少哲答应道,便放手让他离开。等到少哲的身影从墙角后消失,留下她、宇颢和纪允三个人在枪库时,她便转身凝视正在整理桌子的宇颢。

OC要charge宇颢的事,不到一个小时就传遍整个部队。所有对宇颢势力减弱而虎视眈眈的人也就见好机会趁火打劫。眼前的枪库问题,不只是牵扯到Eason或是其他枪库的主管步兵师。嫉妒宇颢势力的,下有普通的士兵,上至OC和其他军官;在这些盘旋的秃鹰之间很难找到不想看宇颢倒下的人。

枪库的枪需要拿去维修,就算有少哲力挺,就凭他的口才绝对说不过紊良和Eason。就连少哲工作室的主管,也不清楚会是站在宇颢还是紊良的一边。这样一连串的事故,在这种时期是没有人可以预料得到。而莛书担心的,就是宇颢竟会在这种四面楚歌的情况下枉然做出了违背Eason旨意的决定。

纪允见莛书似乎有话想对宇颢说一样,便借故离开枪库。而莛书也等到纪允离开后,才苦口婆心地问道:“颢,枪我们可以晚一点再送过去。你有必要在OC要charge你的时候得罪紊良的人吗?”

可是宇颢默然地摸着胸前的项链,许久后才倔强地回答。“我只知道我得尽我的本分把armskote管好,其他的我没有兴趣理会。”

可是莛书可以听得出,他的语气中没有正义凛然的气息,只是充满愤怒和不平。只恐怕宇颢这次的举动真的是意气用事而已。

三个楼层上,Eason正在房间里面换衣。忙了一个早上,总算有时间让他小睡一会。契明的事固然引起轩然大波,但是这已经是预料中的事。紊良早前已经对PS 5透露要教训契明一番,当时他也在场,只是不知道‘教训’的详情。而紊良这次下毒手,就是要契明知道他的厉害后,才继续向他索取那封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重要的信。

只是一封信嘛!难道几个字就能要老良的命?

在契明出错的时候,Eason几乎当场在列队中大笑出来。那个契明看起来很聪明,又是从一个不错的高中毕业的,所以总是有一个自视清高的态度。可是到头来他却傻乎乎地载入紊良的陷阱中,而且还浑然不知。

就是说嘛!会考试还不如会做人!

Eason还没解完靴子上层层交叠的鞋带,房门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打声。外面的人还似乎知道Eason就在里面,Eason假装不在后还是继续地敲。

“好啦!我这不就来了咯!”Eason拖着半解开的靴子把门打开。

门外站的,不是别人,就是阿力。

穿着Admin的阿力一股劲地冲进房里,确定门是关上后,便抓着Eason在他耳边兴奋地说:“3SGT Eason,你不会相信的!江宇颢竟然违抗你的命令,找了人去把枪送去workshop!”

“你不是在说笑吧?”Eason难掩笑容地回答;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今天的人都怎么搞的?为什么那些平时脑筋动得比Beyonce的屁股还快的人,一个一个都开始做傻事?

Eason本来是想借送枪一事来为难枪库里的一票人,说不定能借此换来宇颢低声下气地恳求他。

现在更好了!江宇颢竟然给我机会下去tekan他!看我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Eason想着,便刻不容缓地穿回靴子,到枪库掀一阵风雨来。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他们几个。”正翔沉重地对宇颢说。

宇颢没有做出回复,只是继续填写出让枪支维修的单据。趁着通讯库里没事的莛书就在一旁帮忙收拾橱柜,而纪允随着宇颢的吩咐,指挥几名小兵把需要送去维修的枪支分配出来,登记后便能扛到少哲的工作室。

因为通风器停止运作,枪库里的空气不流通,导致枪库变成临时桑拿,里头干着粗活的士兵才刚开始搬动枪支便出了一身的汗。而正翔见宇颢淡然神定后,便打算加入帮忙处理枪支的队伍。

他们正开始投入工作,枪库的门口便传来Eason凶煞的声音:“What is this?”

枪库里的人不约而同地转身望向大门,而那些小兵也低声感叹大难即将来临。

Eason一出现,连里大大小小神通广大的士兵都纷纷围绕枪库外头,等待看另一场好戏。那些早已换上轻便的灰色T-恤、黑色短裤的Admin装的士兵,远远地在走廊的对面从大门、柜台铁窗看进来。他们伸长着脖子,竖起了耳朵,还不禁嘟起了嘴,化身成一群等待厮杀开始的豺狼。

宇颢、Eason之间的战局,就是他们守候已久的精神粮食。毕竟自两个星期前发生的冲突后,枪库就变得好冷清,更别说是Bravo里里外外。可是没想到宇颢一回来,就立刻上演了另一段戏码!

Eason从眼角看见那些看热闹的小兵,竟然没有企图赶走他们的意思,反而还沾沾自喜地想:今天可是我大出风头的日子,你们要好好记住!

面对Eason的质问,枪库里的士兵全都秉着气望向宇颢,期待他会做出回应。两个星期前的纸老虎,今天焕然成了一只真的老虎。而那些士兵则希望躲在宇颢后面,希望他这只受伤的母鸡可以顺利抵抗Eason的攻击。

宇颢却只顾着填写表格,迟迟不出声,让原本在门口威风的Eason渐渐显得不自在,好像他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一样。

Eason总算忍不住这不断持续的尴尬场面,开口想要发飚。宇颢却选择在这个时候开口说:“我们不就是在做工嘛,3SGT Eason。”

锋头锐减的Eason故作神定,双手插口袋,往坐在办公桌后的宇颢走去,说:“那你们在做什么工啊?怎么我不知道?”

难得穿得正式的Eason看起来不比宇颢逊色。可是他束紧的上衣却难免露出了他逐渐扩大疆土的‘统一中国’。而宇颢虽然脸上还是挂着彩,额头的纱布却好像战斗士的头巾一样。他稳坐在椅子里,从落下来盖住半边脸的刘海后面凝视逐渐趋前的Eason,浑身散发出格斗士的杀气。

虽然宇颢气势不减,Eason却非常清楚他可是占了上风。毕竟宇颢已经失去了当初拥有的势力,他再耍狠,也只有那几分气势罢了。

整间枪库里的气压急速降下来,让在场的人都不禁素着脸,全都聚精会神地观望这场对决的经过。

Eason还没有走到一半,宇颢便讽刺地回答说:“如果3SGT Eason时常下来帮忙打理armskote的话,相信你就不会问这样的问题了。”

宇颢的箭一射出,Eason的‘生命指数’马上又减去了三成。Eason眯了一下眼睛,继续大步跨前地说:“我问你话,是要你report给我,不是我什么都不懂。说!你是不是要把枪送去workshop?”

宇颢把身子往后靠在椅背,双手交叉在胸前,对着Eason摇头笑说:“对啊,3SGT Eason有何意见?”他的语气,表面客套,却似乎是在讽刺地问Eason:不然呢?

“可是我说过要等我来才能把枪送到workshop,难道LCP纪允没有告诉你吗?”Eason边说边继续大步往宇颢的方向走去。

“你现在不就在这里了吗?”宇颢还是满脸若无其事地回答。

宇颢的沉着,面对凶神恶煞的Eason,就好像等待着暴风雨来袭的宁静小镇。可是似乎任Eason怎么逼近,宇颢却毫无慌乱的现象,反而是他身边的人,各个都慌得目瞪口呆,有的还微微颤抖着。

Eason无法及时想到应付宇颢的话,却总算说到:“我在这里不是因为我要送枪,而是因为你违反了我的命令。你可知道我可以要OC charge你insubordination吗?还有,我不喜欢你刚才对我说话的态度!”

表面上枪库里的人都还是静止观看两人之间的对决,其实两个前来帮忙的士兵早已经偷偷地把手上的枪支放下。他们不是怕被Eason指责,只是想为任何突如其来的事件做好准备,有必要时就可以立刻拔腿跑人。怎么说,两个星期前,Eason就是突然爆发,单独痛打在场的宇颢、志坚和契明三个人。

他们的眼睛跟着Eason扫过枪库,后者也到了桌子面前,用手顶在桌面,往宇颢向前倾。可是宇颢毫不受到威胁,反而松开交叉在胸前的手,随后站了起来,铿锵有力地回答:“是,我是没有遵守你的指示办事。但是我的职责是看管好armskote。如果armskote spec没有尽全力看管好armskote,就算要违背Chief of Army的话我也要做好我的本分。”

“你嘴巴最好放尊重一点!”Eason竖起食指,摆在宇颢面前警告到。

“你要我尊重你哪一点?尊重你在LRI要来临的时候还任由别人来拿我们armskote 的store,还是尊重你根本没有资格却还是在军队里面浪费我们国家的资源?”宇颢就像是旋风的眼一样,冷静地对Eason嘲讽一番。他紧接着冷笑着说:“你要charge我,还要想想自己会不会被charge中饱私囊!”

宇颢虽然说得不是没有道理,而Eason也是听得面红耳赤却哑口无言,但是他的语气过重,完全没有顾虑到自己和Eason的身份。站在一旁的莛书正要劝宇颢注重自己的言词,Eason却嘶吼:“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竟敢这样对一个3SGT说话?我看我需要让你知道一个3SGT和一个CPL的分别;就是3SGT可以要CPL knock it down,知道吗?”

Eason终于发威对宇颢施行体罚,指令就像一阵强风吹过蹈草原一样,骚动得稻草开始啧啧作响,引起在场的人蜚语声声响起。宇颢在与别人商谈时,就算得降低身份低头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也从来没有弯腰屈身地遭人如此凌辱。如今要在Eason这等猥劣的人面前趴下受罚,的确是头一遭!

而宇颢自己本身也不肯受罚,假装没有听见Eason的说话,不作声地把桌子上的单据拾起来,准备往枪架走去。Eason见宇颢没有反应,便夺走其手中的文件,一把仍到地上,然后一字一字咬得清清楚楚地说:“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要你knock it down!100!”

“Eason,你不要太过分!”莛书终于忍不住插手,道:“你要惩罚,也只能惩罚低你两个rank的soldier。况且100个push up是违反SAF的条规!”

在一旁的正翔和纪允等人不时对莛书的警告点头如捣蒜。枪库外的围观者也‘哦!’了一声。

Eason瞥了莛书一眼,便顶着歪曲的嘴脸,向宇颢贴近,说:“原来CPL不只是下贱,而且还要靠女人出头!”

Eason恶言相赠,宇颢立刻回以Eason一道杀气腾腾的眼神。两人之间的火药味急速上升,宇颢却仍然选择保持沉默。他这时在气头上,想不出合理的对策,说话也只会把原本搞得很僵的局面弄得更僵。

“你看什么?你有种就打我啊!我可以把你打到送进医院都没有人可以碰我一根汗毛。你有种就打我,我一定让你去DB蹲!怎样?不敢打我?Then give me 200!”Eason歪着嘴,挑着眉,挑衅道。

宇颢仍然眼睛瞪大地对着Eason,僵直的身躯完全没有屈服的意愿。

“300!”

Eason像倒数火箭升空一样地吆喝到。可是引擎就算启动,火焰不停从宇颢双眼冒出,他还是毫无动摇地停在原地。

枪库外围观的人也都静静地挤向前捕捉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们不敢出声或轻举妄动,却按捺不住心中那股好奇心,下意识地往大门和柜台簇拥而至。因为堵住半个门口的铁栅挡着,最前面的两个人也不禁拉长着身子让后面的人能看清楚枪库内的状况。而柜台的铁窗也贴着四张呆木的脸庞,伴随着紧握着窗户铁条的八只手,同时地把注意力投射在即将爆发的局面。

枪库外的好奇心即将决堤,枪库内两个前来帮忙的小兵却慢慢地躲到枪架后。无论是Eason发神经打人,或宇颢接受处罚倒地,处在事发现场中心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前者还能够逃跑躲避,但后者却是不堪目睹的事件!

枪库里的其他三个人——莛书站在一旁无奈地望着四目交接,刀剑相加的宇颢和Eason,不远处的正翔和纪允焦急地比手划脚,要宇颢忍气吞声,乖乖就范,勿让Eason变本加厉——也都无法化解这熔毁的危机。

宇颢眼中的怒火只专注在Eason狰狞的脸庞,根本没有理会身边的好友相劝。宇颢咬着牙根,不忿地举起左手,竖起的食指似乎在对Eason公开挑衅。莛书立即牵住宇颢的手臂,避免他再次做出冲动的举动。而Eason瞄了宇颢竖在他太阳穴旁的手指,不屑地说:“怎么样?想打我吗?要打就打,那我就不用花时间在这里pump你,直接送你去DB!”

围绕在宇颢周围的空气似乎随着他全身紧绷的肌肉产生共鸣;这股隐藏在宇颢深处的激荡,压迫所有人的神经,谁都不敢吸半口气。

然而Eason却继续斜着眼,从他那对细薄的嘴唇喊道:

“400!”

宇颢仍然不动。

“500!”

每个人都露出小小的惊叹,因为他们没有料到Eason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怎知他们还没有‘哦!’完,宇颢竟往前扑向地面!宇颢自尊完全撕裂的声音,随着所有人的惊叫回荡在枪库里!

宇颢咬了嘴唇,‘噗!’一声的双手碰地。他挺直身子,仍然带着伤痕的手背也微微颤抖。他颤抖,不是因为无法承受体力的负荷,而是因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在另一个下流的人面前正在动摇,随时都要崩溃。

枪库外看热闹的人都吓傻了,谁也没有料到傲气比天高的宇颢竟然会屈服于Eason。门口的两个人愣得连身后的人吃惊地把手压在他们的头上也没有察觉;铁窗后木纳的四张脸,其惊恐都流露于加紧握住铁条的那八只苍白的手。

而枪库里的人,都下意识地把头转开。两名帮手不约而同地把脸贴在枪把的后面,其中一个还轻声地叹了一口气。纪允则承受不住,握紧了正翔紧绷的手臂。后者的拳头紧握,双唇微微颤抖,压抑在内的震怒超时空地散发出来。莛书更是难掩悲痛,转向身后的橱柜并拭去一滴眼泪。

“你在等什么?等你ROD阿?”Eason继续跋扈地吼道。

“Permission to carry on,3SGT Eason!”

Eason环顾满枪库回避的眼光,打算趁现在享受一下难得的锋头。于是他故意刁难地说:“我听不到!旁边的人也听不到!”

莛书对Eason的言词愤然回以斥责的眼神,正翔和纪允也同时瞪了Eason一眼。Eason毫不胆怯,静静地等待宇颢的回应。

宇颢的手臂则开始紧绷,手上的青筋都快要爆出来。Eason一波又一波的攻势,就是回以他以前对Eason的讽刺;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力嚣张,但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嚣张一辈子,绝对不能落在敌人的脚下!

于是他委屈地回应Eason,重复了问话:“Permission to carry on,3SGT Eason!”

宇颢一再地向Eason请求受罚,在其他人耳里听得十分难过。他们眼不见为净,没想到Eason竟然还逼他们听取宇颢受的耻辱!

Eason侮辱宇颢得逞,便若无其事地说:“Carry on。”

事情已成为定局,宇颢也只好接受处罚。

枪库内外的人群仍然发呆似地望着枪库中央的情景;莛书、纪允和正翔则都纷纷无奈地闭上眼睛。

“214,SGT!”

“怎么你越来越小声?我最后一次听见你报的数字好像是114。”Eason早已经找来一张椅子靠在枪架上悠闲地坐在那儿。

时间已过了半个小时,但是宇颢还没有完成一半的惩罚。他很快地就度过50的关卡,但是靠近100的时候已经疲态尽露。到了150,他已经是每做一次就趴在地上10秒才能撑起身子继续。而随着次数的增加,宇颢趴倒在地的时间也逐渐拉长。

这时的宇颢,又无力地趴在地上。

他喘着气,满脸通红的。他周围的地面都已经浸湿了他的汗水,制服也变成深绿色。他头发都湿透,汗水就像掉落在叶子上的雨点不停地从发尾滴下。而他额头上的纱布也已湿透,伤口处也开始显露出一块红斑。

这时的他,已经体力透支,除了水分虚脱,整个脑袋就像是要崩开一样。Eason嚣张的声音,不断在他的耳边回荡,声量有增无减。而他的双臂,早就痛得失去知觉。他现在之所以无法把身体撑起,也是因为他不能感受到手臂上的肌肉;双手不听使唤,宇颢也只能趴在地上。

宇颢只顾看着面前的地板,因为就算他还有力抬头看头上坐着的Eason,也无法分清楚眼前的一切。

宇颢脸贴着地,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动静了。总算他又鼓起全身的力量,东歪西倒地把身子挺起来。他的双臂没颤抖几下便支撑不住,整个胸膛又‘啪!’的一声着地。他这么一摔,几乎连气都没了。可是他还是尽力地吸了一口气,轻声地报:“215。”

宇颢笔直地扑在水泥地板上,脸颊贴着地,手臂由双侧微微伸展,通红的两只手掌心不听使唤地颤抖着。

Eason看宇颢被他整得好不难堪,心里都是说不出的爽。可是过了这么半个小时看着宇颢做同一个动作也让他觉得无趣,于是他便说:“我刚才都说了,我听不到。算了!就从114重新开始算起吧!”

“你不要欺人太甚!”站在一旁沉默接受一切的莛书忍不住说。眼前的宇颢受尽折磨,她却只能袖手旁观,这不禁让她眼眶泛起泪光。

Eason不屑地望了莛书一眼,然后说:“2SGT Liew,这是我们Bravo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你在这里虐待下属,我是管定了!如果不是Bravo的人就不能插手,我就去找你们的OC来!”莛书尽力抑制悲愤,慎重地对Eason示威。

莛书这么一说还真的让Eason心头不禁揪了一下。闹到OC面前,就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可是莛书的话还在枪库里面回荡,门口竟传来OC低沉的声音。

“什么事要找我啊?”

OC人就站在门口,紊良伴随在旁。他们刚从总部招待陆军参谋长回来,还是一身No. 4制服。一回来,就从士兵的口中听说枪库发生事件,便来探个究竟。

“Sir,你来得正好。我。。。”莛书话才说了一半,OC便伸手喝止。他缓缓地走向扑倒在地的宇颢,严肃地说:

“我什么都听说了。宇颢目无法纪,以下犯上,罪有应得。他今天只有两个选择:做完500 个push-ups,不然就去DB!”

OC的一番说话又引起所有人的纷纷舆论。平时对宇颢有所承让的OC,竟然下这么重的话!而OC也知道每个人都感到惊奇,便挺直身子,双手插着口袋,仰着头对所有人圆说道:

“CPL江宇颢,你趁整个company不在的时候进行大规模的偷窃,我没有在你一踏进这个军营大门的时候就把你逮捕已经是对你仁慈了。你对armskote的付出和努力无庸置疑,每个人都看得出;Armskote里面就算是不见了一支枪你也有能力把它找回。但是做错事就要去承担后果,我相信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OC稍微停顿了一下,并环顾四周其他人的反应。所有人的表情凝重,就连欢愉宇颢闯祸的紊良也故作正经地锁紧眉头。然而莛书不打算放过为宇颢平反的机会,理直气壮,说:

“就算罪有应得,也应该施与适当的处罚。宇颢现在是被无理地处罚,而且还是没有接受处罚的意愿下被逼这么做!”

“2SGT Liew,如果你指的适当的处罚,是那些通过intranet下载的规矩,那让我告诉你,规矩是来让人参考的,实际情况还得灵活应变。在我这里,‘适当的处罚’就是得通过一个Officer的允许的处罚。就算3SGT Eason在我批准之前下令处罚,我也有权力事后加冕。我们自家的规矩,我不怪2SGT Liew你不熟悉。”

OC口口声声地在她面前扭曲事实,莛书却只能干瞪眼,不知如何抗辩,围观的人都不禁为她的壮烈牺牲感到遗憾。眼见众人都被他的话给催眠似的,OC继续郑重表示:

“CPL江,我现在就没收你的11B。在我还没有对你的偷窃罪下判前,你不能踏出这个军营一步。你还得每天到guard house报到3次。这些不用我说,CPL江你那么有经验应该也非常清楚吧!”

OC这番话无不是对宇颢来个下马威。他一直以来都受到宇颢的威胁,现在总算能够除掉一个眼中钉。眼见宇颢这次是万劫不复,任他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逃脱一个证据确凿的偷窃罪!既然宇颢大势已去,OC也不怕对宇颢来个冷嘲热讽。

OC接着要正翔搜查宇颢,把他的身份证交出来。当他接过宇颢的身份证时,还弯下腰轻声对他说:“你不要怪我;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谁叫你一时大意,犯了错?我是想帮你,但是这么一来,我该怎么对我的men交待?”

说着,OC便转身要离开枪库。

宇颢趴在地上,从眼角望着OC和紊良离去的脚步。无奈他这次日落西山,面对OC、紊良甚至是Eason嚣张的嘴脸也无法做出任何反击。他喘着气,盯着他们暗自说:我要你们记住,我江宇颢也有今天!

OC还没踏出门,便回头说:“以下犯上,做500个push up实在是太便宜你了。既然armskote这么乱,你就给我在明天first parade之前把这里清理一下,顺便做一个stocktake。明天早上9点——stand-by-armskote。”

OC话还没说完,紊良便健步地走到枪库中央。他拾起了置放在地上的一盆沙,一把将满盆的沙粒泼洒在他面前所有的枪支上。靠近紊良的正翔和纪允不免看见紊良背对着众人的脸庞露出自满的笑容!

沙粒洒落一地,在宇颢的脸膀弹跳着。这干燥的雨,还不时喷进了宇颢的眼眶,逼得他不禁眼红泛泪。沙粒‘嘀嗒!嘀嗒!’的干雨声,随着众人唏嘘轻叹时发出的寒风咆哮声,霎时间让宇颢显得十分凄凉。这场风雨他始终招架不住,屈服了,沦陷了。不知道风雨平息后,宇颢是不是还能像以前那样面对所有人呢?

眼见紊良变本加厉,OC却没有出声,反而在两人临走前警告:“这是CPL江犯下的错,我要他自己一个人承担。你们谁要是闲着没事要帮他清理armskote的话,我可以帮你找事做。反正Mandai Hill Camp一直都缺人做guard duty!”

OC说完,便从容地离开枪库,围观的士兵也让出了一条路给他出去。

Eason等到OC的身影消失后便又立刻嘲讽道:“听见了没?OC都不帮你了,你还是乖乖做你的CPL,做你的armskoteman吧!对!Bravo armskote平天下。但是现在是我3SGT Eason在管Bravo armskote!”

他跟着也走到宇颢的面前,蹲下来把脸贴近宇颢,说:“你再嚣张啊!现在对我五体投地的不是别人,就是CPL江 ~ 宇 ~ 颢!你这种人只配趴在地上闻我鞋子的味道!”

说着他便狂笑起来。他的笑声,在众人的沉默中显得特别响亮。

Eason笑完后,便指着枪库内外的士兵,吩咐道:“我现在就去办点事,你们帮我看着。确定他做完了500下才可以清理armskote。”

他接着对正翔和纪允说:“Bravo到处都是我的眼线,你们最好不要想帮他!OC说过了,我们很缺guard duty,知道吗?”

说毕,Eason便在众人一阵窃窃私语中离开枪库。

宇颢咬紧牙根,尽量抑制不断涌上的悲愤。要被Eason这种人施与冷嘲热讽,还真的对他江宇颢来说是莫大的耻辱。尤其是Eason那伪劣的笑声,更是让他心中涌现说不完的愤怒!

宇颢吸了一口气,使劲地把自己撑起来,一滴水珠不时从他脸颊上滑落。

只是不知道,这一滴落下的,是汗还是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