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三十章:表面和平

zzgy-title-pic-vwp21111

星期四    头上蓝蓝的天    却怎么看也看不见

正翔说得没错,契明的确已经回到房间,并已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契明的床靠门最近;他面对窗户,一听见志坚在背后开了门,便睁开双眼,却只是望着眼前的窗户,一动也不动地继续躺着。

看见契明在眼前好好的,志坚不禁松了一口气。至少他安然地回来了。

志坚开了灯,走到契明的床边坐下,摇醒了契明,说:“你还好吧,我一整天都没有你的消息,不知道有多担心。”

志坚关心的话语,听在契明的耳边就像是刚才不时吹过的冷风一样,让人心寒。契明将被拉到几乎把整张脸盖住,十分不屑地回答:“我好睏!”

志坚点头示意,回过头便把灯给关掉。他接着也脱掉了T-恤,躺在自己的床上准备睡觉。志坚才刚躺下不久,契明便翻身面向房门。

不用说,他一定还在生我的气。志坚无奈地望着契明的背影,然后望着天花板。没有因为什么,就是他睡不着。

其实睡不着的不只是志坚而已。志坚和契明,一个对着天花板发呆,一个对着房门发闷气,两人之间的思潮却来回荡漾,不断为这一天发生的事烦恼。

“我想尽办法接近他,让他认我做兄弟,就是为了要出卖他!”这句话不停在契明脑海中浮现,让契明差点以为志坚已经偷偷地溜到他身边在他耳边重复那段话。

契明当时一听见志坚口口声声地承认自己对他的虚情假意,整个人都发傻了。怎么志坚会是这样的一个人?亏他整个晚上还在为他说话!他心中忽然浮现许多疑问想当面向志坚问个清楚,却不知怎么的鼓不起勇气。

再次向志坚确认背叛的事实,无不是自取其辱!

但说到底,或许是因为他不敢面对被出卖的事实。

说不定这只是个梦,明天醒来,我就可以和志坚一起取笑这场荒谬的梦!

契明忍住怨愤不出声,趁还没被发现的时候急忙地离开。

让他知道我已经看穿他的虚伪又怎样?难道要他下跪不成?怎么每个人都要这样对我?

回到房间,契明便窩在床上,发闷地看着窗口。

以前一个誉安,现在一个志坚。他们都是我最信赖的人,怎么老天就是硬要他们出卖我?!

 

誉安,这个名字,几乎已经被契明的意识给掩埋了。毕竟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虽然事情发生在不久前的中学时期,但感觉上已经是很遥远的记忆。

誉安,是契明中学田径队的队友,两个人从中一就认识。他们一个星期都会一起练习短跑三次,日子一久,感情也变得更深厚。

两人性格没差很多,但因誉安个性十分随和,又善解人意,是田径队里的小太阳,所以两人一开始便十分投契。虽然别人总是把目光投给誉安,让站在身边的契明给冷落了,但是誉安一直都没有忘记契明,两人还是会在空闲的时候约出去溜达。

中三新学年开始的时候,田径队的负责老师意外地选了契明当队长,而深受队友拥护的誉安则成为副队长。负责老师当时是想要誉安专心参加比赛,才把打理田径队大小事的任务交给契明。

这个决定引起了田径队里一阵骚动,许多人纷纷向负责老师请愿更换队长。同时,对契明不利的谣言也在田径队里传开。负责老师不得不向众人妥协,撤掉契明的职务,让誉安取代为队长。最令人想不到的是,契明不但没有成为副队长,反而还被要求离开田径队!

掀起这段风波的期间,契明和誉安的接触也开始减少。直到誉安正式接任队长的职位时,契明上前祝贺,才遭到后者冷淡的对待。契明事感不对劲,要誉安说个明白,却只得到一句:“我才有资格当上队长!”

契明被迫离开田径队后才从别人的口中获知,散播谣言、怂恿队友起哄的幕后黑手,就是誉安本人。两人对质时,契明才看清楚誉安的真面目。。。

“我跟你要好,是要表现我善良的一面。能够接受你这种孤僻的人,就是我得到那么多支持者的原因。没想到我收留你,竟然让你变成了队长!这位子应该是我的,绝对不能让别人夺走,尤其是像你这样的人,你明白了吗?”

当时他们站在的田径跑道上空无一人,有的只是强烈的阳光,就像是誉安强烈的字眼一样狠狠地打在契明的肩上。

契明强忍内心不断尝试涌现的泪水,就像这晚发现志坚出卖他的情景一样,总算对誉安的话作出回应:“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学到宝贵的一课。你教我的,我以后会好好的应用在生活上!”

说着,契明头也不回地离开运动场,两人从此再也没有说话了。

契明都不想跟我说话了。

志坚对着空白的天花板,用心语说到。

这也许就是我的报应。一直以来都只是他对我真诚以对,现在是我补偿的时候。

这时的契明,回想到当时被誉安出卖的情景,不自觉地哽咽,在一片死静中传到了发呆中的志坚耳朵里。

志坚下意识地转头观察契明的背影,心里慌乱地想:他真的非常难过!

就在这时,他看见契明的肩膀微微地颤抖了一下,更是认为契明非常在乎早上所发生的惨剧。

志坚从自己的床上下来,再轻轻地划进契明的床上。契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惊觉自己不受控制地哭泣,更感觉到志坚贴近他背后的温度。契明不以为然,便假装熟睡。志坚就这样对着契明的背,把手搭在契明的手臂,然后轻声地说:

“我知道你还没有睡。我也知道你为今天早上的事伤心。这场比赛对你来说有多重要,我比谁都清楚。但是一切都过去了,你要懂得放下。”

志坚一边安慰着契明,一边搓揉契明的手臂。这样不只契明会好过一点,志坚也觉得内心的谴责好像也获得了一些缓和。他是多么想对契明承认那天早上曾有过出卖契明的念头,可是他仍然不敢说出口!他只能借安慰契明痛失比赛的名义来减轻自己内心承受的罪孽感。

而契明虽然闭着双眼,脑子里却是愤怒的画面。曾经他和志坚要好的情景,曾经志坚对他的好,甚至现在身后的深情慰问,实在是让契明不敢相信都是志坚华丽的伪装!

记得刚加入部队时,他就和宇颢惹上麻烦。志坚虽然不是和他很熟,却仍然陪同他一起面对宇颢的苛刻要求,面对Encik的大声辱骂。

记得当时他被Eason放鸽子,得留下值勤,志坚二话不说地义务陪他过夜。那晚他们在天台促膝谈心,星光照在他们友谊的每一个瞬间都是那么地灿烂,那么的让人值得回忆!

记得他被所有人质疑时,却是志坚为他说话。

记得他们在深夜讨论着如何赢得莛书的芳心,如何为步操比赛作准备。

步操比赛。。。

原来这些都是志坚长期以来对契明计划的一次又一次的欺骗!

可是话说回来,这一切的回忆,其实都隐藏着志坚的黑暗一面。只是契明自己有眼无珠,没有当场看透他的心机。

那时交给他少了blank attachment的步枪清理器具的不就是志坚吗?宇颢还提醒要他注意身边的人!

“我帮你收下了,就差你的签名。”

那次他留下来值勤的夜晚,不就是志坚向他索取他的网路密码的那天吗?

“你的电脑密码是什么?我刚刚输入错密码,现在不能用自己的帐号进入电脑系统了。”

牺牲出营的时间回去陪志坚的那天,志坚用的电脑屏幕上不是出现他的名字吗?

“怎么屏幕上有我的名字?”

早上假装传错消息的事更不用说了!

“刚才Encik有传下来临时的吩咐,我忘记对你说。”

这一连串的惊觉身边的人就是最危险的人的领悟,不禁让契明怆然泪下。他不由自已地颤抖着,滚烫的眼泪也滑落到枕边,留下了一颗冷却的心。

志坚感觉到契明微微的颤抖,顿时感到更加内疚。

契明真的放不下比赛的输赢!

志坚无奈,只好把手绕到契明的胸前,紧紧地抱着他,想要用自己的体温来表示对他的安慰。

契明没有反应,是因为他心情透支得连推开志坚的力气也没有。

契明没有反应,是因为他冷却的心,已经迅速地将他所有的知觉给麻木了。他感觉不到志坚的安抚;他感觉不到志坚满怀虚伪的拥抱。围绕他的是层层的冷漠与孤独,伪装与背叛!

这一刻他就是一个埋在重重雪堆下的空壳,无视外在的冷暖。

这一刻周围的墙壁渐渐疏远,就连旋转的吊扇也似乎长了翅膀飞向没有一点光的黑夜。

就这样,一个伤心,一个担心,两个人浑然地坠入梦乡。

早晨。

厕所。

早晨昏暗的光辉从气窗斜的照进厕所里。

厕所主要分成三个部分:门口左边是‘洗刷区’,右边则前后分成两个部分。

洗刷区是让士兵们洗衣,或从野外训练回来时,在进房之前把靴子上的泥土清掉的一块空旷的空间。而在右边前方,洗脸盆、尿壶成两排延伸。而最后的部分,也是两排间隔,靠近门口的是洗澡间,另一排就是真正的‘厕所’。

这个早晨很慵懒。

大清早士兵吃完早餐后,便回房OTOT[1]。毕竟刚过了一场重大的比赛,让士兵轻松一下慰劳他们也理所当然。

经过一夜酷热、潮湿的睡眠,3SGT冠成、3SGT俊纬、志坚和契明不约而同地去冲个凉解暑。四名青年,一字排开地分别占据六个洗澡间的中间四个,矗立在花洒下,沉浸在淋透全身的水柱中。因为他们有的是时间,所以每个人的动作都显得特别散漫。

“啊!”3SGT俊纬发出满足的呻吟,道:“还是这里的shower冲起来比较爽!”

“对啊!这里的水比较有力道;我全身上下都还酸痛的呢!”3SGT冠成答腔到。

“我也是!”3SGT俊纬立刻表示同意。

一直保持安静的志坚揶揄道:“怎么了?你们两个昨晚做了什么激烈的运动?”

梁朝伟!你以为我们像你跟契明一样啊?”3SGT俊纬立刻撇开话题说。3SGT冠成则接话道:“是因为昨天的NFC!这几天一直train,我都差点累死了。”

说到这里,志坚和契明不约而同地关上了花洒,一个担心其他两个会多嘴,另一个则想听听他们对整件事的意见。

没想到3SGT俊纬果然白目地搭腔:“唉!我们真的是白练了。谁会晓得我们竟然在最后一分钟摆这么大的一个乌龙?”

“我也觉得莫名其妙。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这样的错。”3SGT冠成竟然附和道。

“还不是志坚咯!要不是他假厉害,跑去跟契明说换了MP3,就不会出这样的错啦!”

“但是MP3本来就有换到,只是忽然又换回来嘛!”3SGT冠成继续搭着3SGT俊纬的话说。

“我看啊,一定是契明惹了Encik,所以才会被整。志坚,你变成了Encik的棋子咯!”3SGT俊纬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地把肥皂往身上擦。

这时在一旁聆听的契明终于扭开了花洒,一头栽进水柱下,让强烈、冰冷的水从头淋到脚。他把手伸过头靠在前面的墙壁上,有如站着趴在墙上一样。他低着头让洒下来的水像瀑布般地从脸颊周围流下,还冷漠地望着那落在脚下的银发急促地涌进水沟里。而他指尖也紧紧抓住冰冷的墙砖,束紧的肌肉由手臂穿过挺直的背延伸到他的小腿。

在隔壁的志坚也觉得3SGT俊纬两个实在说得太离谱,所以便随手拿了一个罐子,绕到3SGT俊纬的间隔前,用罐子敲了一下墙壁引起了后者的注意后,便使眼色要他住嘴。3SGT俊纬见志坚向契明间隔的方向示意后,了解其意思,便转换话题,说:

“唉!我也希望Encik能够器重我多一点。刚才他和OC meeting完,就把PS 5和Eason叫到他的office里面,连我的份都没有。”

“他把他们叫去干什么?”志坚帮忙转移话题,立刻追问道。

“不知道咧。但是PS 5进去之前有跟我提到,好像是那封匿名信的事。”

“阿纬,有你在Encik的身边真好,每次都有东西暴料。说,这次匿名信又怎么啦?”这最近越来越八卦的3SGT冠成兴奋追问道。

“他说,其实Encik也不知道江宇颢是偷窃的主谋。当初只是为了要找出诬蔑Eason的人,怎么知道却揭发了江宇颢的丑闻,所以就认为,虽然没有歹到写匿名信的人,却要借江宇颢的事情警告那写信的人,就连江宇颢这么狡猾的人都栽在他脚下,那个报道仔是逃不过他的手掌心的!”

“是这样哦!但是你说的话,怎么好像是练了很久的广告台词?”3SGT冠成滑稽地指出。3SGT俊纬为紊良‘传教’的掩护被其揭发,不时恼羞成怒,伸手把3SGT冠成放在他们俩间隔上的一个罐子扔过去,引来后者的呼喝回应。3SGT俊纬为了解除尴尬,便再度改变话题:

“听阿力说Encik他们已经开始为几个礼拜后,去Brunei的事做准备了。”他才刚说完,就立刻埋怨道:“你看,就连阿力都知道Encik在做什么,我呢?那天Encik还说会好好提拔我!”

“你算了吧!你看看Encik的脚仔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难道你要和他们同流合污咩?”3SGT冠成不加思索地说。

这时的契明发呆了好一阵子后,终于松懈了下来。他再次让水冲走脸上的疲惫后,便快速地把肥皂抹在身上,打破沉默,凑进其他人的讨论中,说:“PS 5人那么好,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他。”说实在的,PS 5一向都很照顾契明,他为他说话也是应该的。

“有吗?我说了什么?”3SGT冠成假死地拗到:“嗯。。。不知道我们去Brunei会做些什么?”

“还不是演习?唉哟!还真烦!这几个月来一直演习,多到我都数不清!”3SGT俊纬说。

“上面的人在想什么,你还不知道咩?他们以为一直演习来排练就可以做好准备了嘛!”3SGT冠成回答。

这时志坚也笑着说:“管他多少演习,反正每次演习都做到美美给他们看,中间我们做了什么他们不会管,也不会知道。”

“也只有你才会这样做吧!”契明跟着他们的话题取笑到,并趁机对志坚放冷箭。他接着又带刺地说:“你们当了那么久的兵,难道还不知道当兵就是这样,一天到晚演习,演习——战场都变成剧场!”

其他人都为了契明的话笑翻,3SGT冠成还高喊:“WayangWayang!”3SGT俊纬更是笑到:“难怪《才华横溢出新秀》要过了NS才可以报名!”

可是在这一片欢闹之中,志坚可以感受到契明的话中话。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过于敏感,似乎契明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针对他一样。志坚尝试把这个恼人的疑问抛在脑后,却还是不禁回想。当他发现无法压抑这些疑问的时候,便加快冲洗完毕,到契明的间隔找他。

可是契明不在间隔里,早就回房去了。

契明一推开房门,便冲到自己的橱柜,打开了橱柜的门,然后对着门后的镜子发呆。

“反正每次演习都做到美美给他们看,中间我们做了什么他们不会管,也不会知道。”

好一个做了什么,别人都不会知道!契明对着镜子里面的倒影假想是志坚地在脑中指责到。

虽然睡了一晚,但是契明一觉醒来发现志坚仍然躺在身边,几个小时前的悲愤又瞬间涌进他心里。而志坚也从醒来后便一直如影随形,从早餐到刚才冲凉无不紧跟在契明身边,却总是欲言又止。

原因只为契明一整个早上都表现得非常冷淡,不仅不对志坚说上半句话,连眼神也没和他对上。

这也难怪契明。

这一切的事实来得突然,紧跟在一连串不幸的遭遇后面;而他又无法找到时间独处来整理出杂草乱的情绪,若要他在这个时候面对志坚时能够平心静气地相处绝非易事。志坚就是感觉到契明内心有对他不说出的不满,于是即担心,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契明看着镜子,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看看是否能从第三者的角度来分析自己心里到底要的是什么。

为什么不当面和志坚摊牌?我到底在犹豫什么?契明对镜子追问。

镜子里的契明,先是和他一样带着痛苦无奈的表情,接着眉宇间忽然闪出一道煞气,一边嘴角还开始上扬。他冷冷地笑说:“你难道还以为你真的是害怕破坏你们的友谊吗? 你要知道,在他心里面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友谊可言,那你还留恋这一段虚假的友情来干什么?倒不如趁他还不知道你已经发现他的心机之前狠狠的将他一军,让他尝一尝被出卖的滋味!”

这。。。怎么可能?

“你以前已经受过了一次教训,却还是被志坚出卖了。你表面上似乎从誉安身上得到教训,但是你的信念从来都没改变过。你虽然尽力讨好每个人来赢取他们的信任,但是你没有尽心去维持那些关系。到头来他们却和志坚联合起来对付你,这就是你的错误!”

经过这些日子,我对志坚的感情也不是说忘记就忘记的。你要我怎么下得了手做出反击?

镜子里的契明还没来得及回答契明的疑虑,房门忽然打开,随后进来的就是志坚。

志坚穿着黑色短裤,颈项挂着青色的毛巾。他手中提着所有洗澡用品,脚底下托着人字拖走到契明身旁的橱柜,边打开橱柜边问:“你怎么不等我?”

契明从镜子里看着志坚的倒影,然后拉开束在腰间的毛巾,回答:“我发现忘记带干净的衣服去换就赶回来,一时间忘记等你。”

契明把脸埋在毛巾里一下,之后便开始擦拭身上的水。志坚也假装擦干头发,却暗地里观察契明,心里挣扎着该如何引导这段话。

他一整个早上都想要探听契明的心思,想知道他到底对步操比赛的那件事有多难过,到底对志坚有多怨恨。可是他始终还是不敢开口,去了解契明的心声。

“刚才。。。阿纬他们也太无聊了。NFC都过去了,还一直提。”

契明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从橱柜里掏出运动背心和短裤,一件一件地往身上套。志坚见契明没有反应,便再度尝试切入主题,说: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我当时真的不知道Encik会临时更换MP3,所以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让你知道程序的改变。”

契明又从镜子里看见身后的志坚静静地站在他身后,他眉头深锁,肩膀下垂,好像真的满怀歉意的样子。

以前没仔细看,现在还真的觉得他演技一流!

契明从橱柜里掏出了一个鞋袋,把一些事物整理进去后,便套上了一件运动外套。他利落地把拉链拉到完,直到下巴下,在转身面对志坚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说:

“Brothers哪里有隔夜仇?我承认我对我搞砸NFC感到很失望,而且我现在心情还是很失落。我想我还需要多一点时间才能恢复。”

契明180度的改变,让志坚看傻了眼,几乎大声问道:“真的吗?”,却又止住,决定对他多加宽容以对。依契明的性格来说,他总是不想让自己的坏心情影响别人。虽然志坚还是感觉到契明的忧郁,但是有了契明亲口证实自己已经踏上恢复的道路,他总算也放心了。

“你现在要去哪里?”志坚回过神来,急忙从橱柜里拉出一件T-恤套上去问。

契明已经往房门走了几步,听见志坚的询问后回头微笑说:

“我想去gym发泄一下,顺便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说着,他又继续往门口走去,脸上的笑容也在转身的那一刹那消散。

整个Bravo虽然平静,枪库里却十分活跃。OC履行承诺,在first parade后便要开枪库检视。

熬了一整夜清理枪库的宇颢毫无倦怠的样子,怡然地带领OC、紊良、Eason和纪允前往枪库进行检查。宇颢和纪允站在办公桌前,旁观OC巡视枪库。宇颢什么都不做,就是把手摆在身后对着OC和紊良二人。紧张兮兮的纪允则握着一支笔不停地玩弄着。

他和纪允都穿上Half-4,宇颢还特地把袖子稍微拉起来,露出结实的二头肌。虽然熬了一整夜,之前还受了十分消耗体力的体罚,宇颢这天早上却看起来和其他日子没有什么两样。他的头发一贯地理得整齐,细长的头发落在眼角和耳朵之间。虽然他双眼看起来有些浮肿,但他眼神仍然充满活力,连一点血丝也没有。他的脸色看起来更是容光焕发,相比之下,为了宇颢担心一整夜的纪允真是差了许多。

OC和紊良则穿了admin的T-恤和短裤,显得比较轻松得多了。通常first parade过后,他们还是有时间回去换成制服来应付一整天的工作。OC穿的是深紫色的T-恤,和紊良鲜红的T-恤还有差别,但两件衣服都是参加特别训练时的T-恤。OC的衣服背后写上‘策略作战训练’,而紊良参加的训练则是‘冲锋训练’。

整个团队最不在乎呆在枪库里的,恐怕就是Eason了。身穿普通的灰色T-恤、黑色短裤的admin装的他,连头发都没有整理,因为他还以为first parade过后就能立刻回去睡觉。怎么说,他前天晚上又溜出去鬼混了一个晚上;那个刘英怎么说都不肯让他休息,不停地缠住他。可是她的炒饭功夫实在是让Eason欲罢不能,就算再累也要‘值回票价’。

OC巡视了一排排闪着油光的枪支后,回到了办公桌前,表示对宇颢的表现十分满意。可是紊良咬紧宇颢不放,刁难地说:“枪库是干净了,但是不知道其他的equipment是不是全都在呢?”

枪库里缺少了什么,紊良最清楚,因为就是他串通好其他连的CSM吩咐他们的枪库步兵师来‘掠夺’Bravo的枪库的!

紊良说着,便对宇颢露出阴险的笑容。但后者却不以为然,沉着地说:“器具虽然不齐全,但是还是能够让OC检验的。”

狡兔三窟,宇颢怎么可能没有储备呢?平时他都会定时‘丢掉’不怎么旧的器具,其实是把送来取代废弃掉的器具储藏起来,做‘私房货’,现在也正是时候拿出来应急。虽然还是无法取代全部遗失的器具,但到最后若得自掏腰包抵还,也不至于会大出血。

就算如此,宇颢还有缓和计划,拖延时间让他能够填补欠缺的器具。

他从桌子上抬出了一大叠的文件,准备交给OC进行点算。怎知OC看见那么大叠的文件后,便借故推搪,说:“宇颢,你在枪库做了那么久,难道我还不能相信你的工作能力吗?只要你在LRI的时候不要给我出错就可以了!”

前一天还故意刁难宇颢的OC,现在竟然为了省却麻烦而大赞宇颢,分别让宇颢暗自鄙视,让纪允摸不着头绪,让紊良心有不甘,Eason则。。。看了就算。

可是任紊良怎么劝解,OC还是不肯继续点算枪库里的货物。

“我还得赶回去和CO meeting呢,我们该天再继续吧!”OC重复了最后一次后,便不理会紊良动身离开。

紊良一开始的确看起来十分失落,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以往的嚣张态度,在门口目送OC后便转身对着冷笑的宇颢说:“你不要以为我看不出你的诡计;你就算能够逃过今天,接下来的日子更有你好受的!”

“受不受得了,得要等到时间过去了才知道吧!”宇颢走到办公桌后,把文件摆回桌上不以为然地回答。

紊良走到枪库中间的吊扇底下,双手插腰地说:“只可惜时间是不可能逆转的,所以现在时间只有一个答案:木已成舟,任你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逃脱吃黑豆饭的命运!”

紊良趁宇颢还没来得及回嘴,便拖着Eason离开枪库。而宇颢也只是冷笑回应,直到他们的身影从门口消失后,便骤然飘散。

紊良才离开不久,契明便现身在枪库门外。纪允一看见契明,便推着宇颢指向大门。而宇颢一看见契明就放下手上的工作,微笑以对,说:“你看起来精神不错嘛!是不是昨晚把事情给想通了?”

契明踏进枪库,对着站在离门口不远处的橱柜前的宇颢回答,说:“你也看起来不像是熬了一个通宵清理armskote的人。”

契明走到宇颢的面前,从手中的鞋袋掏出了一样东西,摆在橱柜的一个架子上。那东西在接触铁质的橱柜时还发出响亮的撞击声。

宇颢看了那东西一眼后,契明便说:“不好意思,我昨晚不小心把它带回去了。现在还你,希望没有对你添麻烦。”

宇颢把器具捡了起来,将其摆回原属的位置后,说:“没什么麻烦;好过没还,不是吗?你是不是看东西看得比较清楚,才发现把我的东西拿回去了?”

宇颢指的是契明脸上带着的白框眼镜,眼镜大得几乎遮盖了契明三分之一的脸,在契明黝黑的脸庞上显得非常耀眼突出。契明竖起眉毛往脸上的眼镜看了一眼,微笑地说:“应该是吧!我有散光,所以戴隐形眼镜时看东西会比较不清楚。但是这样也好,戴眼镜也比较方便。”

站在一旁的纪允不晓得他们前一晚相遇时的对话,所以看着两个人陪笑相对,不禁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契明以前是多么地回避宇颢,现在却主动来和他交谈。。。奇怪!

契明接着说:“我记得我还欠你一个blank attachment。我记得你还吩咐我不要再让我的blank attachment落入别人的手里。”

契明轻声地笑了几声,宇颢也沉默回应,等待契明继续说:“Blank attachment我一定会还你的;无论是谁偷走,我一定要他双倍奉还!”

“好!看起来你不只精神奕奕,还信心满满。就希望你以后不会再傻傻地不见东西也不知道。”

宇颢走到枪库中央的桌子面前,停下来又对契明说:“那个偷去你的blank attachment的人,实在害你不浅。你对他有什么打算?”

契明耸了耸肩回答:“现在也太早作出打算。但是我的目标很明确,无论如何都要讨回一个公道!”

不错!我现在忙着应付老良和被charge的事,有你帮我处理一个眼中钉我也省了麻烦!宇颢心想。但他却以说笑的口吻对契明说:“讨回公道是必然的,但是别作出什么杀人放火的事。”

契明听了陪笑道:“你放心好了,我自有打算。别说我了,你的枪都擦好了吧?”

“OC刚才来standby过,老良也不出所料地来凑热闹,数落一番——家常便饭。”宇颢几句带过回到。

“对啊,Encik的冷嘲热讽,你又不是没有领教过?但是我经过一夜的思考,领悟到一个道理:一颗坠落的球,总得跌到谷底,跌得惨痛,才有反弹的机会。我昨晚度过了一段痛苦的时刻,我相信你亲自擦枪的日子也快要结束了。”契明说着,便提着他的鞋袋往枪库门口跨去。

“每个做大事的人,不就是等个时机吗?”宇颢对着契明离去的背影微笑说到。可是他的眼神却透露了他心底的疑难:语带双关,你最好不要把我牵扯到你的计划当中!

[1] OTOT:Own Time Own Target的缩写,意指自由活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