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三十三章:鬼话连篇

zzgy-title-pic-vwp21111

星期一    天空渐渐酝酿着团团乌云,闷热的天气却持续不散,空气中弥漫怪异气氛

“啊!Coming!I’m coming!呜~!啊~!”

“阿力,生孩子也没有像你一样惨叫,好不好?”坐在隔壁马桶上的3SGT俊纬猛力敲打隔墙说道。

“你敲错边了啦!”契明不耐烦的声音从3SGT俊纬右边的间隔传来。

接着正翔的声音也从两个间隔外传来:“有没有搞错?大一个便你们也要呱呱叫!你们难道不知道话说得越多,吸进去的毒气就越多咩?”

正翔话才刚落下,阿力那边就传来一阵撼动人心的声响,一波接一波。那高频率的声浪令人全身的毛发都被掀起,而低频率的音浪则沉重在厕所里回荡。单听那落水澎湃的声音就让人眼前浮现许多骇人景象。

厕所里所有六个间隔都被占据;除了刚刚说话的四个,离厕所门口最近的间隔是锦泉,志坚则夹在契明和正翔中间。

阿力制造出来的声响还在厕所里余波荡漾,随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蚀的恶臭。

“哇!阿力!你几天没有大便了?你谋杀啊?”离肇事地点最近的3SGT俊纬连声叫冤到。

跟着厕所里只有一片死静,因为所有人都只顾着憋住呼吸,谁也不敢开口,免得像正翔说的一样把阿力制造出来的毒气吸进去。

阿力继续发出十分出力的呻吟后,便回答说:“Must be just now the curry。”

“Fish you!我们刚才也吃同样的东西!你以为刚刚吃的supper那么快就出来了咩?”正翔随后吐出一连串的‘七言绝句’。

“翔,你刚才还在说应该少说话才不会吸太多毒气,现在你骂阿力骂得那么激动,小心你中毒!”契明呵呵笑道。

其他人也跟着大笑,正翔也安静下来。才刚过了一下子,契明便继续说道:“欸!颢被发现偷窃的事都过了一个多礼拜了,OC说要charge他,就不知道怎样了?”

“怎样?颢被charge你很高兴,是吗?”正翔尖酸地质问。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得出他对契明的敌意多过对宇颢的辩护之心。

正翔的态度显得咄咄逼人,虽然他的军阶比契明低,本该为此态度受到警告,可是现在是放工时间,众人做的虽然是‘大生意’,却又不是公事;大家经过这一段日子相处下来也熟络了,所以对正翔一句稍微不敬的话大事炒作也似乎overkill。

所以经正翔那么一句话,厕所里陷入一小段尴尬的气氛,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是好。总算志坚开了口,才打破僵局。

“依我看,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好了。”志坚息事宁人地说。3SGT俊纬立刻搭腔笑到,其他人也应势企图化解尴尬。

话说到志坚,他这一两个星期可是忙得几乎不见踪影,不知是否该为刚刚获得的赏识而高兴。

即NFC后,众人都在传契明犯了紊良之怒,才会经由志坚之手被当众羞辱。契明失宠,宇颢中落,一票见风使舵的commanders和士兵都像跑车后掀起的尘土一样死缠着得令的志坚。

军官们都开始‘信任’他来帮忙划地势图或像在射击训练时要他担任保全步兵师,步兵师同事也频频约他喝茶,士兵也一直献殷勤找他做跑腿。他无时无刻都得应酬各式各样的要求,四处奔波,每次回到房间契明都已经睡了,根本没有时间好好和他解释NFC的误会。

总算今天有机会,3SGT俊纬来找他吃夜宵,志坚见契明也在办公室里,也知道以3SGT俊纬的个性绝对不会单请死对头契明一同参与,于是便把留底办公室的一众人给拉去,以开启和契明接触的机会。

如他所料,3SGT俊纬立刻就讽刺说:“3SGT契明这最近和CPL江走得很近,都不知道他会不会嫌弃跟我们去吃饭咧!”

3SGT俊纬如此不留颜面地针对契明,让提议邀他的志坚顿时尴尬地脸红起来。他都还没有开始化解他们之间的误会就害他当众被讥笑,志坚根本无所适从。

契明心中当然不满,但也只是对3SGT俊纬的嘴脸感到反胃。只是他还有许多计划还在进行当中,绝不能因为3SGT俊纬的冷嘲热讽而全盘败露。而当中的计划,就是要修补他当天意气用事,当下否定志坚示好的用意而出现不安裂缝的友谊。

只见契明霎时间瞪了3SGT俊纬一眼,然后绽放灿烂笑容,阔气地回答:“怎么会呢?坚是我的brother,我最近都没有时间和他好好吃顿饭,我答应都来不及!”

原本担心暴风雨侵袭的其他人,听了契明的话后都捏了一把冷汗,暗自感叹不知道接下来到Spec Mess的时间里,还会有多少突如其来的冲突。

吃夜宵的时间无惊无险,反而是城府不深的3SGT俊纬放下了心防,竟和契明又打成一片。一伙人安然度过了气氛紧张的一顿饭,怎知回到军舍里,竟然换成正翔开始针对契明。

志坚好不容易转移话题,便从裤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黑色笔记本,写上了几个字后,就好像平时一样从间隔底下传给契明看:

不要在乎正翔的话。

契明这时正好也手持自己的笔记本,正烦恼该如何下笔。眼见志坚传来的讯息,他灵机一动,便取了志坚的笔记本,回复到:

管他!他不值得我烦!

志坚读了会心一笑。能够那么豁然地撇开正翔的敌视,契明应该是没事了。志坚挥笔写下了感想后,再度传给契明看,两人开始一来一往地传话。

我知道你这最近不好受。我那天看见你到Encik的办公室,是不是去找他解释?如果是的话,就算了。他有心要害你,你一直跟着他也不安全。他最后还不是当众tekan你?

你放心,我找Encik是因为我欠他NFC的report。你以为我不知道他现在讨厌我meh?

那就好!我还是要劝你少跟CPL江在一起。你都不是Encik的pet了,还当众帮他的死对头搬sandbag,根本是在找麻烦!

哎呀!我也没有事做,OC也要我ensure放sandbag的时候range里面是安全的嘛!

是这样就好,我这些日子都好担心你,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和你好好说话。

契明感觉到志坚一步步跌入他的迷魂阵,以为他已经接受了志坚的道歉,两人回到了当初的友好。而契明这时也得引导志坚写出他要他写下的话,于是便覆盖整页大大地写到:

都是brother这么久了,你以为我会一直生你的气meh?反而是我,害你这最近那么忙,我很guilty leh!看来有我在你身边,尽是给你麻烦。。。

志坚读了契明的回应,简直是开心得不得了。原来他一直以来担心的事都是多余的!于是志坚便带着甜蜜的笑容,在新的一页写到:

哪里的话!有你在,我的生命才有意义!

这是契明的低潮期,我应该好好地鼓励他才是!志坚喜滋滋地想到。

间隔的另一边,契明取过了笔记本后,脸上也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眼眸闪着光,撕下了志坚最新的字条,然后又在笔记本上回复一句‘谢谢’,便把笔记本传回给志坚,自己把刚撕下来的字条对折收好。

两人纸上对话的当儿,其他人也继续闲聊,话题还是离不开宇颢要被OC起诉的事件。精明的契明也不忘在和志坚传纸条的当儿插上几句话。

“说真的,宇颢被charge,还不是因为那封影射Eason的告密信?”

“对咯!对咯!那天我听Eason说,Encik本来是怀疑宇颢是指使写告密信的幕后推手,所以要去找证据。哪里知道竟然发现宇颢是集体偷窃的黑手!”3SGT俊纬火上加油到。

正翔立刻大声抗议道:“那是阴谋!颢根本没有偷什么东西,那个palm是Eason栽赃的,我们心知肚明!”

“你少来了!宇颢没有罪,那他为什么在事发当晚把志坚引开?志坚是COS,纪允他们又食物中毒,宇颢把志坚骗到HQ一定有鬼!你不信,可以问志坚!”3SGT俊纬毫不忌讳地指责到。

一直专注写字条给契明的志坚,没有抓到对话的内容,一时听到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如何作答。他的沉默似乎承认3SGT俊纬说的话,空气中又开始弥漫一股紧张气息,仿佛3SGT俊纬的指责和志坚的沉默都印证了宇颢的罪。

“坚被宇颢引开是事实,但这不代表宇颢的确是和偷窃事件有关。” 契明正好要写上最后的字条,听见之前的对话后,打铁趁热,顺势推断:“我反而认为这一切都是Encik精心策划的布局,因为所有事情的发展都只对Encik有利。”

一直都快人快语的3SGT俊纬竟然不出声,反而是阿力讽刺地回答:“All that coming from someone who was tekan by Encik!”

然而契明并不在意,只是继续说:“我听说Encik真正的目的是要杀一儆百,借惩罚宇颢来告诉那个写匿名信的人,他已经知道他的身份,随时可以动手揪出写匿名信的人!亏Encik这只老狐狸想得出这个办法!”

“Encik要警告写信的人,干嘛还大费周章地对付颢?他根本只想利用匿名信的事件解决颢,至于写信的人他根本都不在意!”锦泉带着质问的语气表示到。

“我也只是听说啊!”契明不松懈地回应:“我们应该问阿纬吧!怎么说他也是Encik的pet,Encik有什么打算他应该很清楚!”

众人这时才发现3SGT俊纬已经好一段时间没出声了,各个不约而同地对契明的推测向3SGT俊纬寻求证实。

3SGT俊纬的沉默也不是没有理由;自从契明把宇颢被charge的事件和紊良联系在一起,3SGT俊纬就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虽然他表面上是得到紊良的庇护,但紊良也只是时不时地找他当跑腿,做一些连Eason也不屑做的事。无奈他实在渴望得到紊良的赏识,只好勉为其难地去配合。

可是说到什么对付宇颢或写匿名信的人的计划,3SGT俊纬却一无所知。他虽然很清楚紊良这最近频频找PS 5和Eason到他办公室进行讨论,但他却没有一次能够参与这些秘密会议。所以办公室里进行的到底是“贬颢”计划,还是“解匿名信”疑团的商论3SGT俊纬一概不知。

到了这个时候,他都不知道契明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也无法断定他所说的是否属实,所以当契明把箭射向他时,3SGT俊纬简直是不知如何是好。

在众人的逼问之下,他总算回答,说:“对啊!明说得没错。但是这是Encik要我保守的秘密,你们不要随便传出去!”

在他隔壁的契明立刻歪着嘴笑想:不要传出去?这里有正翔和锦泉两个宇颢的人,你这个秘密怎么保守?被我小小一激,你就乱了阵脚口出狂言,俊纬,你还真是个容易操纵的傀儡!

3SGT俊纬也并不弱智,他一把话说完便咬住下唇责怪自己口不择言。但其他人都开始哗然,惊叹声此起彼落,任3SGT俊纬想要把话收回也无可奈何。他无限尴尬的氛围迅速覆盖整个厕所,让坐在其他间隔里的人也不禁对他的一时大意说溜了嘴的行为暗自取笑。

3SGT俊纬无奈,只好硬把话题转移,说:“啊!真不知道CPL江到底是什么来头,以前就在那里耀虎扬威,现在被OC charge还不当一回事,好像他confirm会逃过一劫!”

“宇颢就是这样的人,临危不乱,才不会说错话,做错事!”锦泉凑了一脚说。

“才怪咧!我想他一定是束手无策,所以才会diam diam的!”3SGT俊纬死要面子地狡辩道,却遭到其他人的一阵嘘声。

“喂!你难道忘记你那天在城墙上看到的事吗?”

正翔所指的,就是3SGT俊纬NFC那天在广场上对众人描述前晚看见宇颢在城墙上哭诉的事, 3SGT俊纬这时回想起来竟不自觉打了一个抖擞。而正翔欲言又止的语气明显的在吊其他人的胃口。

“哇!翔,你到底知道了什么,不要自己keep住爽咧!”契明十分配合地引导正翔切入正题。

可是正翔不屑契明这样插手,暗自翻了白眼,却碍于自己有责任在身,不得不接下去,说:“颢没有跟我说些什么,只是我自己aga-aga猜的。你知道吗?3SGT俊纬在城墙看到颢的那晚,其实是茜如去世的第240天!”

众人像调了闹钟一样长长地“哦!”一声,却没有人真正了解正翔的意思,直到志坚受不了每个人不懂装懂,问了一声,才得到正翔的解释:

“哎呀!你们很山龟咧!240就是二、四、零咯!听说在一个人死去的第240天在他死去的地方招唤他的魂,他的魂就会变成一个恶势灵——非常凶猛的鬼——来帮招唤他的人完成心愿。我认为,颢应该是招茜如的240来解决OC要charge他的事,或是对付害他背黑锅的人!”

原本非常荒谬的一件迷信流言却被正翔说得煞有其事,众人难免各自都起了鸡皮疙瘩,厕所顿时弥漫着一股阴森的暗流,时不时地从门缝底下吹进来。从一个角落的锦泉、志坚、契明再到3SGT俊纬,无不都听得毛骨悚然。怎么说现在都已经夜入三更了,整栋楼也只有他们几个还没睡,独自在空荡的厕所里溜达。

而在最尾端的阿力更是心虚得蹲不直,开始四处张望。有谁了解他的苦衷?怎么说那晚偷窃的事件他也有份,最后落得宇颢背起了这个黑锅,他也难免过意不去。话说回来他当时也就是因为看见若隐若现的黑影才落荒而逃!偏偏这最近他晚上一直睡不安稳,总觉得有一副眼睛从窗口瞪着他靠窗的床位,他还以为是偷窃当晚惹上了不干净的东西缠住他。

现在经正翔这么一说,他不禁怀疑他碰到的衰事和宇颢招唤恶势灵有关!

阿力闭上眼睛轻声地祈祷,希望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多疑。就在他睁开眼睛的一霎那,竟从门底下看见外面一个人影离开!

阿力失神地叫了一声,吓得其他人纷纷对他粗口回敬。一伙人还没平静下来,整个厕所忽然陷入一片黑暗,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乱喊一团!

“哇老!翔,你干的好事,干嘛提起什么恶势灵?”有人在一片喧哗中埋怨道。

就在这一段嘈杂声中,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众人这时才发觉间隔的墙也跟着敲打声强烈地颤抖,分明是有人在猛力敲打其中一扇门。

不用说,厕所的最远端传来一阵惊慌的哭叫声。只听见阿力不停地呼唤自己的神赐予他力量,凄惨的声线挑起了众人的恐慌。

混乱之中,正翔也带着颤抖的口吻对其他人吩咐道:“最好不要出去!要不然不知道会发生。。。”

又一阵敲打声打断了正翔的说话,让他立刻嚎啕喊叫,把每个人吓得缩在马桶上不敢轻举妄动。在隔壁听着阿力惊叫连连的3SGT俊纬更是缩起了脚,抱着双膝,死盯着门,连眨也不敢眨一眼,深怕外面的灵异体会趁机溜进他的间隔里。

敲打声总算停止,众人也从尖叫平复下来。每个都在深深地呼吸着——毕竟刚才的喊叫实在是太耗体力了——却没有人敢出半点声来。

沉寂了好一段时间,厕所的灯忽然亮起,令所有人不禁又同时惨叫。

可是见到光明总好过沉溺黑暗之中,所以他们的情绪也很快恢复过来。

“刚才那个是。。。”3SGT俊纬带着微微颤抖地问说,却被其他人阻止提到任何不‘吉利’的话,众人展开另一段企图镇定情绪的谈话。

当中最镇定的正翔眼锐的看见一个身影从门外掠过,但他并没有受到恐慌,反而脑子里掀起许多疑问,因为他所看见的不只是影子,而且是一双非常熟悉的鞋子。那橘色花样的运动鞋,也只有契明在穿!

正翔立刻把裤子穿上,对众人表示应该尽早回房睡觉,以免碰到更古怪的事。他前脚才刚踏出门,便看见契明也从他的间隔走出来,应声说:“也对!我们这样聚在一起很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

咦?不是契明?正翔也一时间感到困惑地自问到。

志坚和3SGT俊纬紧跟着出来,后者的脸色尤其苍白,平时气定神闲的志坚竟难得看起来神色恍惚。正翔立刻打量眼前的三个人;的确!他刚刚看到的那双球鞋就穿在契明的脚上!

志坚回眸看阿力的间隔,见门还没开启,便跨步到门前边敲门边问:“阿力!你还好吗?还不快点出来,我们赶快回去!”

“外。。。外面真的只有你们?”阿力虚弱的声音从里头传出来。

在其他人的驱使下,阿力总算缩着身子,唯唯诺诺地出来。他整张脸几乎发绿,嘴唇也发白;衣服也被汗水染成胸前一块深灰色。

他一开门,便指着天花板,有气无力地埋怨道。这时在外面的人才赫然发现,阿力间隔外面的灯在停电过后便坏了,并且还不断地闪烁,也难怪事后阿力还惊魂未定。

“没事的啦!”3SGT俊纬大气地安慰道:“也许就是因为那盏灯坏了才会停电!”

他搭着阿力的肩,陪同其他人往厕所的门口走去。

“欸!泉,你还不想出来啊?”众人在经过最后一个间隔的时候,契明对门口紧闭的间隔问道。

没错,锦泉还在间隔里面。这时的他发着呆,望着手中的一张字条,头上则满是解不开的问号。

他手上的字条是从黑色笔记本撕下来的,略微皱褶的米白色的纸张有其中一角被撕掉,只剩下大大的字横跨纸上蓝色线条写着:

有你在,我的生命才有意义!

这张字条是在停电过后,忽然从他门缝底下传进来的。锦泉当时没多想,只是捡起了字条,详细地读了一遍才了解内容的重要性。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想要开门窥探发信者的身份也已经太迟了,因为正翔他们也都纷纷开门准备离开。

而锦泉也顺势地对那张字条发呆,想要理清楚字条到底是不是写给他的,而发信的人到底会是谁。

除了刚才的‘鬼’,就是其他五个人的嫌疑最大了,因为他清楚看到那身影是从厕所内侧走到他门前,也往厕所内侧而去。

“这个人是在对我示爱吗?他怎么肯定我不会拒绝他?前几天宇颢才发现我对他的好感,这也未免太巧了吧?”

问题还在他脑子里打转,契明便催促他离开。

锦泉‘哦!’了一声回应,便准备跟着其他人回房。

看着锦泉一脸疑惑的样子,契明心底不禁偷笑了一下。他知道锦泉在烦恼的,就是他刚刚投递在其间隔门下的字条!

经过他精心推算,准确的拿捏时机,在正翔出来之前把信放下后及时回到他的间隔假装从里面出来,达到了目的,也避免形迹败露!

这个锦泉,和3SGT俊纬一样,是个非常容易控制情绪的一个人。这一点契明十分清楚,因为那天他就在宇颢的房外目睹他如何掌控锦泉的思绪,让他乖乖就范!

这世上没有隐藏得了的秘密;锦泉暗恋宇颢却让宇颢一眼看穿,一语道破。而宇颢以为牺牲一点色相就能让锦泉乖乖守口如瓶,不把他在食物里下毒的秘密说出去,没想到却也被契明全部听进去!

“上天让我发现这些秘密就是给我机会翻身!我一定要好好借这个机会来狠狠地对坚掷出致命的一击!”

契明站在他的房门口,对着眼前脱衣的志坚冷冷地盘算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