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三十四章:借刀杀人第二招

zzgy-title-pic-vwp21111

星期一    闪着雷电的重重云雾覆盖整片天空,酝酿多日的暴风雨蓄势待发

 

“哇!要是叫我在这个时候出去跑步,我肯定complain到CoA那里!” 打赤膊的正翔望出窗口,对滚滚而来的乌云说。

房间里都是吃饱饭的士兵,许多都早已脱下制服瘫在床上呼呼大睡。但是有几名士兵就和正翔一样围绕在房间里的公用桌,不是在看报纸,就是打PSP,不然就是和正翔在打大老二。

正翔的位置侧向窗户,所以他时不时就看出窗外,不是在感叹频频而来的闪电,就是在说些没有主题的对白。

桌子旁的人也不时随口敷衍,这时坐在他身边的范可翘起他的二郎腿说:“你kena 3SGT锦泉的病是吗?雨都还没下你就在胡思乱想。放心啦!他们就是因为Cat 1,所以午餐过后的training postpone。”

“今天OC不是要charge颢吗?你怎么还有闲情在这里陪我们打牌?”同样也脱去上衣,只穿黑色短裤的3SGT冠成插嘴问说。

“反正还有一个多小时,等4点我们就到office等他。我想他现在也不想要我们去烦他吧!”正翔口吻平淡地回答,一道雷电闪过时,雷光闪在他脸上,照亮他对宇颢的无限担心。

纪允点头接话说:“对呀!颢自己在armskote里面stocktake,不让我帮忙。”

“希望一切能够进行顺利,颢不会被tekan太惨。”范可说。

“但是我就是有不祥的预感。。。”正翔锁着眉头,边说边打出一张牌。

没想到坐在他对面的纪允立刻呼叫,然后开始狂笑地亮出手上所有的牌,呵呵说道:“幸亏我们没有玩钱,要不然你的预感就是非常不祥咯!”

“很happy right?不怕得到报应啊?”正翔苦着脸跟着丢下剩下的牌,然后开始洗牌。正翔话才刚说完,眼神就转移到纪允身后的大门,接着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没想到他不祥的预感,此时就出现在纪允身后!

和正翔混久的纪允也逐渐变得机灵,见到他脸色突变,便随着其目光回眸,没想到却见到契明的脸大大地贴在他面前,神情肃穆地对纪允说:“允,我有事情想请教你,你跟我来一下,好吗?”

契明嘴上说得客气,谁都知道步兵师找士兵多半没有好事。尤其契明看起来少了平日朝气蓬勃的光环,这样没有预先通知的出现必然事有蹊跷。

契明走得急促,连纪允在后面跟着也觉得吃力,直到上了天台,才赶上停在天台围栏边的契明。契明双手插在制服的裤袋,抿嘴在原地踌躇了一下,然后心事重重地问纪允:“允,你老实跟我说,那次你食物中毒的事,你是不是同谋?”

“你在说什么,3SGT Chong?为什么问我是不是同谋?我那天也被送去医院了,你难道不记得了吗?”纪允一脸狐疑地回问。虽然说契明无理的指控犹如天外飞来的陨石一样直接往他面前砸,但是继当日他因为当下太过慌张而害得宇颢被Eason陷害而百口莫辩后,纪允不时都在提醒自己不能再犯同样的毛病,就算他心里多慌张也要先弄清状况再说。

契明也感受到纪允的心防没有以前那样弱,于是整理了一下迷彩衬衫,加重自己的语气,继续煽风点火地说:“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你就不要隐瞒了。当天下毒的就是颢,你身为他工作关系最密切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计划?!”

“但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还有,我怎么可能是帮凶?如果我是帮凶,怎么还会中毒去医院?!”

天台上就只有他们两人,周围的气氛也因为即将下雨的关系、每个人都躲在室内的关系,而显得凄凉。可是渐渐吹得猛烈的风一直在他们身边呼叫,令纪允想要冷静思考也无奈。

“就是因为你被送去医院,才更值得怀疑!把一个帮凶参杂在受害人堆中,就可以把每个人的焦点从他的身上转移开来,只有颢才会使出这招暗度陈仓——有谁不会否认? ”

“这样说很荒谬咧!”纪允明显地已经被契明耸动的话语给迷惑,开始表露焦虑的情绪:“这些话根本都没有根据,颢不可能害我食物中毒,我更不可能是他的同谋!”

契明见状,说:“这些我都是听坚说的。他刚才对我说,他亲眼目睹颢下毒,只是怕惹事所以一直到现在才对我说。”

契明说得振振有词,纪允也听到傻眼,不知道该如何做回应。他刚刚还替宇颢强辩,现在却听说志坚目睹宇颢下毒,顿时心里百感交集,根本无法适从。此时远处开始闪着一连串的雷电,虽然触目惊心,却打扰不了纪允的澎湃思潮。

“其实我最担心的还是颢。”契明开始抓着纪允的手臂说:“志坚说自己和Eason因为颢下毒而被害得很惨,他尤其看不惯Eason因此受到那么重的惩罚。所以他已经去找Eason说出真相了!”

契明皱着眉头,眼眶焦急得都泛起泪光来,让纪允看得不由得不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

此时此刻,在纪允心中浮现的最大焦虑就是志坚要去通知Eason下毒的事。无论宇颢是否真的这么做,无论宇颢是否利用了他,只要事情一牵涉到Eason,后果将不堪设想;那时Eason不是也因为那晚所发生的事把宇颢和契明他们打得送进医院吗?

“那个志坚到底在想什么?那时3SGT Eason因为没有做好自己COS的本分把你们打得遍体鳞伤的,他难道忘了吗?让3SGT Eason知道这一切是颢故意引发的那还得了?”

“我也劝过他了,但是他听不进去。所以我才来找你,问看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看看我们能够做什么补救。”

“补救?我看现在都来不及了吧?3SGT Eason在哪里?我们也许能够阻止3SGT志坚,或者是帮颢说话。”纪允这时已经变成热锅上的蚂蚁,迫不及待能够找到Eason来化解这次危机。

契明拿起电话,边播电边对纪允说:“我打给Eason看看。”

“Hello,Eason!你现在在哪里?我有事要找你。”契明转过身面向远处巍峨耸立的城墙开始对手机说话:“你在你房间?好,我过去找你,我们见了面再说。”

当契明回过身时,却只看见纪允的背影向天台的出口夺奔而去。这时雨点开始纷纷落下,契明张开手掌若有所思地看了落在手上的雨滴一眼,然后对纪允离去的背影微笑以对。

-=-=-=-=-

长得高头大马的阿牛在楼梯口已经徘徊了好一段时间。他依照约定在Eason的房间外守候,Eason到了哪里都得尽量跟踪。于是他午饭后便换上轻便的Admin——T-Shirt、短裤和球鞋——以便要秘密跟踪Eason的时候也方便。

可是时间拖得越久,他越感觉到不安,仿佛自己已经被放了鸽子。 他眼睛上面的两只粗大的黑色毛毛虫都已经纠在一起打得火热,下陷的脸颊也格外轮廓分明,宽大的胸口紧张得像极大的波涛上下起伏。他正等得着急,手机便忽然响起。

来电显示是契明的电话号码,于是阿牛立刻跳了起来,接通电话,说:“是我!Eason还在房间,我现在立刻行动!”

他三步两跨地来到Eason的房门前,挂掉了电话便急促地敲打Eason的门口。毕竟Eason很有可能在睡觉,而他得及时把他叫醒。所幸阿牛很快就听见房里传来一阵脚步声向门口逼近。

什么事情?”Eason一打开门便不耐烦地用福建话质问。

阿牛立即急促地说:“3SGT Eason!宇颢要你立刻到armskote去!”

“有没有搞错?他以为他是谁,叫我去就去?”Eason正要破口大骂,阿牛便插嘴,说:

“不知道啦!那个2SGT少哲也在,宇颢说他们有急事要找你商量。”

“好啦,好啦!”Eason怨气四射地回答,套上了拖鞋便如阿牛所愿地离开房间。

Eason才离开不久,一个毛躁躁的纪允便出现,身后还跟着一个气定神闲的契明。纪允似乎没有看见徘徊在Eason门外的阿牛,直接去敲Eason的门,他身后的契明经过阿牛时则和他对上了眼神,阿牛随后也追上纪允,说:

“你找3SGT Eason啊?他刚刚走开,还问我宇颢在哪里。”

阿牛这席话让纪允听了立即吓呆了,额头上的冷汗就像外头的雨势一样狂飙。他脑子里顿时闪过十万个最坏的情景,无不都是以宇颢重伤在地,血流不止的结局收尾。这时的他又陷入了平时一碰到棘手事件时就变木纳的状态。

契明一眼就看出纪允已经进入极度惊慌状态,当下差点露出胜利的微笑。他抑制了心里的狂欢,吸了一口气镇定地唤醒纪允,说:“你不要发呆了,事情现在很严重。颢现在在哪里?说不定我们能比Eason早一步,通知颢小心一点。”

纪允听了契明的建议便连声说了几个‘对!’,然后往楼梯口匆匆而去,边走边说:“颢在armskote,我们要赶快通知他!”

等到纪允的身影从楼梯口消失,契明便轻声地对阿牛说:“干得好!将来颢一定会好好奖赏你的,说不定你就可以取代翔的位置。”

说着,契明塞了一张允许出营一个晚上的票根到阿牛的手里,便快步跟上纪允得脚步去。

-=-=-=-=-

“有屁就快放,我很忙的!”Eason一推开枪库的铁门便轻狂地喊道。

在枪库后面检查枪支的宇颢好奇地望向大门口,看见是Eason,便讽刺地回问:“那么忙?有牛仔忙吗?”

宇颢毫不领情的态度,实在让Eason看不过去。不是他把他请到枪库的吗?怎么现在又那么嚣张?

Eason只是站在原地生闷气,宇颢立刻感觉事有蹊跷。他踏着轻盈的脚步往办公桌走,然后撕下一块擦枪布,准备应付Eason带来的麻烦。

宇颢已经为呆会儿面对OC的制裁换上一件Smartest 4,整套迷彩制服烫得笔挺,袖子也依惯例褶到手肘上四根手指的距离,轻微动到他CPL军阶的底部。一双擦得发亮的靴子随他的利落步伐发出清脆的‘叩叩’声,人一到达办公桌便转身微笑面向Eason。

相形之下,Eason只是穿了一件T-恤和短裤,脚底夹着一双旧得褪色的白色拖鞋。他刚睡醒没有整理的头发,都比不上set得帅气逼人的宇颢。

平时Eason把宇颢的招牌微笑当作嘲笑他的意图,现在也不例外。他立刻把被叫来的理由给联想起来,便似乎恍然大悟地说:“哦!我懂了!你故意说那个少哲来了,把我骗下来,你把我当白痴耍,是吗?”

没有吵杂的通风机挣作焦点,枪库里这时也只有Eason的吼叫声四处回荡。宇颢根本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只能随机应变,当下想破脑筋来企图平息Eason的怒火。现在面对OC下判在即,宇颢完全没有心思让Eason节外生枝!

怎知道碰得正巧,纪允从门口出现,听见Eason最后对宇颢发飙的几个字。

“你把我当白痴,是吗?”这句话一钻进纪允的耳朵里便响起了他的警钟。

糟糕!志坚把下毒的事件告诉Eason 了!我得出手帮颢!

于是纪允一把扑向前抓住Eason的手臂,紧张地喊道:“你不要冲动!也许宇颢不是陷害你的人!志坚没有证据说是宇颢在食物下毒,你不可以相信他的话!”

事件一波接一波的突如其来,不要说Eason,就连平时精明过人的宇颢也顿时失去分寸。

为什么允会知道我下毒的事?那又和志坚有什么关系?这几个问题占据了宇颢所有的思绪。

Eason没有宇颢心细,直接抓住纪允逼问:“什么陷害我?你知道了什么?志坚告诉你什么?!”

此时Bravo里上上下下神通广大的士兵都聚集在枪库外面,和往常一样地凑着看热闹,就连身在总部的一些军官也特地冒雨来看另一起争执。离宇颢受判只有一个小时,没想到竟然临时突发状况,难道是宇颢企图逆转情势不可?

他们看着纪允又失常地不吭声,火冒三丈的Eason也狰狞地死抓着他不放,就连上前想要拆开他们俩的宇颢也束手无策。

这时Eason才真正恍然大悟,想起纪允提到宇颢在食物中下毒,便继续盘问:“是不是宇颢故意在食物下毒,引BDO来调查,才发现我没有做COS?”

枪库外的人都惊叹连连,想到食物中毒的事件有可能和宇颢有关,而他又因为偷窃事件而即将面对判刑,众人无不啧啧称奇,认为这起事件将出现逆转,宇颢的情势恐怕只有直线下滑的厄运!

“Eason,你没有证据就不要胡说。”宇颢四两拨千斤地回避Eason的指责。

Eason不屑,松开纪允抓起了宇颢的衣领,另一只手的拳头则紧紧握住,手臂上的筋从手腕直暴衣袖底下,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Eason出手,局势立刻凝结在煞气逼人的瞬间。

两人互视,眼见Eason吸了一大口气,咬牙切齿,就差挥拳的一刻。众人拉紧了神经,只听见Eason说了一句:“你以为我还会中你的圈套吗?”

接下来所散发开来的宁静,源自于众人无法理解反高潮的情节,所以他们只好等待Eason继续说:“我身为Commander,就不应该打你。但是我还是有权利教训一个忤逆上司的CPL!把我欺骗到这里,以下犯上,我要你知道厉害!”

说着,他便拖着宇颢到走廊上,指着军舍前被大雨覆盖的广场,对宇颢下令到:“你现在就给我跑100圈,跑完之后我再决定如何教训你!”

“你怎么可以无缘无故惩罚颢?”一个愤怒的正翔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扑到Eason身上推了他一把。

Eason放了宇颢,正面对正翔吼道:“我还说不够清楚吗?他以下犯上,就像你刚才推我一样!你也给我跑100圈!”

“你凭什么?!”要不是他身后的纪允和范可极力拖住他,恐怕正翔已经抓狂地扑到Eason身上把他的头给摘下来了。

宇颢眼见时机若能顺势逆转,就能成为他的优势;千钧一发之际,他抽身堵在Eason和正翔之间,对Eason平和地说道:“你要惩罚的是我,翔只是一时冲昏了头。要罚,就罚我一个人。”

说着,宇颢便转身扒下上衣,豁然从走廊跳进广场,开始在广场的范围逆时针地慢跑。所有的人,就连其他连的士兵也在各自的走廊上围观。

宇颢不是甘愿屈服于Eason,但是食物下毒的秘密在这个节骨眼不可闹大,免得他这几天的准备功夫功亏一篑。面对OC对他的偷窃的指责,他实在是束手无策,也只有这几天铺排的办法能够让他孤注一掷。所以他现时只好吞下尊严,受Eason突如其来的惩罚,等突了一个围后再对此事作打算。

好不容易跑了一圈,宇颢全身上下都被豪雨淋得湿透,仅剩的裤子和靴子都渗满了水,让他跑了半圈的时候就已经被沉重地拖慢。开始第二圈,宇颢体力已经完全透支,没有好好在广场边缘跑。

只听见Eason透过狂风对脸色逐渐惨白的宇颢大喊:“你不要chao keng跑short cut!我这里可以看得到你的!”

等到宇颢拖着脚步又回到Bravo面前,他已经无法忍受靴子额外的重量,于是便把垂下来的刘海扫到后面,弯下身来把靴子的带给松绑,企图脱下靴子。可是他的手都被刺骨的雨水冻得直颤抖,几乎都抓不稳鞋带,脱下靴子时还不禁跌坐在地上。

一票人看着宇颢单薄的身子,狼狈的在雨中挣扎,都不禁看得有点心酸,更别说是他最亲近的正翔和纪允。

正翔摆脱其他人的纠缠,跟着跳下走廊到宇颢身边帮他解脱靴子。宇颢从滑落的刘海间,和正翔对视,不时露出欣慰的笑容。这些日子两人一起走过的路,宇颢对他如亲弟弟的关爱,正翔对其仰慕的情怀,任冰冷的雨也吹打不掉。

宇颢扔下了靴子继续往前跑,竟然没跑几步便因为赤脚的关系而滑到在地,跌得狗吃屎。正翔见状,立刻奔向卧倒在地的宇颢,一只手从宇颢腋下穿过去,一把将宇颢给扶起来。

宇颢跌得左手都划破一道粗大的血干,令正翔着急地劝说:“你不要跑了!这根本不是你的错!”

然而宇颢松开正翔的手,跛着脚继续向前迈进,一步一步地慢慢加速。伫立在他身后的正翔豁然扒下T-恤,踢掉拖鞋随后齐肩而行。

“啊!这死人裤子还是很重!”正翔追上时,宇颢对他气馁地感叹。

“哈哈!太重的负担就放手吧!到时候再回去找也不迟!”正翔勉强回笑道。

宇颢点头示意,边跑边连厚重的迷彩裤也脱掉,露出一只也在淌着血的膝盖。他脱得只剩一条四角裤,和正翔两人光着身子一同赤脚慢跑雨中。

两人跑得不远,便发现身边多了两个人,原来是纪允和范可,同样地陪同他们打赤膊在这袭水帘底下慢跑。接着连契明和3SGT冠成也凑进来,整个像是年少轻狂的队伍多过是一起接受惩罚的士兵。

“加油!我们陪你跑到完!”契明把遮住视线的眼镜脱下,透过雨声对宇颢鼓励道。

围观的人都笑他们发了疯,而Eason则在走廊上不屑地说:“你们要跟他一起淋雨跑步就去淋!我看你们怎么陪他跑完100圈!”然后他便对在场观望的士兵们说:“你们看好,这就是得罪我Eason的下场!”

这时闻声而至的莛书也目睹了宇颢受罚的情景,又听见Bravo走廊传来Eason傲慢的吆喝,于是便奋力钻入人群,朝Eason的身影迈去。

一到Eason的身边,莛书便非常不客气气推了Eason一把,义愤填膺地质问:“你现在干什么?你凭什么这么做?”

毫无防备的Eason被推得倒向人群,原本是非常不忿地站稳身子,回头一看竟是铿锵玫瑰莛书,气煞的表情瞬间转化成挑逗的嘴脸,对莛书说:“我惩罚江宇颢是名正言顺,是在每个人面前下的命令。你要是不高兴,也可以像他那几个哈巴狗一样,把衣服脱掉,陪他一起跑!”

Eason说毕,围观者便欢笑声四起,接着还发出‘唔!唔!’的挑衅声。

莛书气得想要扑向Eason,在那非常的时刻,幸好少哲及时出现,并把莛书拉入人群内。

“你这样用蛮力,值得吗?”少哲在不断挣扎的莛书耳边苦苦相劝:“颢即然下去了,自有他的想法。你在这里闹事,只会助长Eason的声势,说不定还会坏了颢的意思。”

经少哲这么一劝,莛书马上平复激动的心情,无奈地和少哲对视后,便望向广场内那几个在跑步的模糊身影。

这时Eason那儿又传来了他跩死人不偿命的呼叫:“是啊!都是2SGT少哲的女人了,还在面前替别的男人说话!我说,2SGT少哲,你戴绿帽咯!”

少哲锁紧了眉头往Eason身上瞪去,颈项的青筋几乎爆裂。然而他还是沉住气,凶煞的双眼锁定Eason,却小心地护着莛书离开Bravo人群。

得势的Eason歪着嘴对他们两个发出嘘声,接着便张开血盆大口咆哮。之前为了Eason嘲弄莛书而被逗得开心的士兵,顿时对Eason的态度又感到反感,令他身边出现尴尬的沉默,而Eason自己却浑然不知。

这时Eason身后则站着一个看得眼红的志坚;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契明刀下的代罪羔羊,但是他当下所感受到的是无与伦比的嫉妒!多少日子来他企图接近宇颢不果,契明却忽然和宇颢混得那么熟!他到底有什么魅力能够达到他所达不到的?

此时此刻的志坚,看着在雨幕中那几个袒胸露臂的小伙子,似乎有一丝想要屈服的意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