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情故事 ::不能说的爱

不能说的爱情故事之不能说的爱封面,现代城市短篇小说。

“咳!咳!”

亚明的低沉的咳嗽声响遍整间房子。他清了一下喉咙,然后把痰吐掉。他吮了一口口水,再次清了一下喉咙,接着慢慢地扭上衬衫的纽扣。

天还没亮,他就已经醒来了。但他总是会继续躺在床上,望着眼前的天花板,不是在想那些陈年往事,就是在听邻居们展开他们一天的活动。那从厕所传来的水流声,那厨房内的陶瓷铿锵声,还有走廊上鞋子传来的踢踏声。。。这些声响隔着墙壁模模糊糊的,催人昏睡,让他不时飘入梦乡,有时候连自己也都分不清他到底是否真的已经醒过来了。然而他都会在太阳照亮房间的时候开始下床,梳洗。等到他准备好出门的时候,走廊上也已经恢复平静。

下楼吃早餐、喝咖啡已经是他这些年来养成的习惯。纵使咖啡店的摊主换了几个,其间还装修了一番。纵使他其实可以在家里简简单单地吃片面包陪咖啡。但是孤孤单单的一杯咖啡喝起来酸溜溜的,喝得好不是滋味。

毕竟单身的日子日复一日,下来咖啡店并非填饱肚子而已。

“明叔,你来啦!今天要吃经济米粉吗?”那阿嫂一见到亚明弯进来便殷勤地问道。

因为离上班时间已经有半个钟头,咖啡店里的人也就没有几个;他们像亚明一样,都是年过半百的退休人士,大多都坐在咖啡店外,那由布篷遮盖的一方,看着电视上的《早安,您好》,抽着烟,喝杯咖啡,和同桌的老友聊天。

亚明找了平常坐的桌子,那不会被风扇吹到的位子,坐下的时候,脸上不经意地轻轻皱了一下;那腰间的酸痛永远都在提醒着他生命慢慢被时间侵蚀的残酷现实。等他坐好,呼了一口气,便对经济米粉的阿嫂点头微笑。

他才一坐下来,咖啡小弟就跑来问:“阿伯!好无?Kopi-O siew dai”咖啡小弟的流利福建话遮掩不了他浓浓的马来西亚腔。

亚明继续点头示意,然后歇在椅背上。他从胸前口袋掏出一本笔记本,然后翻了又翻,好像在找什么一样。笔记本上也只有几行的号码,还有一些老朋友的地址,翻了几下就翻完了。可是他还是盯住翻开的笔记本,慢慢地翻阅,慢慢地寻找什么似的。

“明叔!那个是你的儿子吼?”卖经济米粉的阿嫂响亮的声音打岔了亚明的思绪。他随着她的目光望向挂在柱子上的电视机。电视里正播着一则采访,镜头正对着一名看来三十多岁的男子。他看起来端庄得体,脸颊微胖,笑容缅甸,眼神却炯炯有神,对着镜头时让观众感觉到他就是在对他们说话一样。

亚明回头对卖经济米粉的阿嫂再次微笑,这时将咖啡捧来的咖啡小弟放下咖啡便踮高脚将电视机的声量调高。

 

“现在的经济状况不太理想,期货交易近几个礼拜也锐减。我们的银行却还能维持水平,制造利益,全靠有效的方案和能干的员工!”

 

哇!阿伯!你的仔很英俊咧!”咖啡小弟着迷似地望着电视机感叹。

“当然啦!明叔的儿子是First Class的Scholar,现在是银行的VP,很优秀的!”卖经济米粉的阿嫂接话道。

 

“我的人生理念就是要把握现在。就算未来有多艰苦,充满未知数,我们应该还是要努力向前,不畏困难,这样才能达到成功!”

 

他讲话真杀气吼?”咖啡小弟不禁回头对其他人说。

 

“新加坡人缺少内在的修养。他们对自己没有信心,对于挑战也唯唯诺诺。这都怪我们的教育制度,养成了我们的惯性,不喜欢接受挑战,总是期望凡事都端着银盘捧上来。”

“他们也缺乏家庭观念,往往为了事业忽略了家庭。我总是劝导我的下属要饮水思源,回家吃晚饭是对他们的父母最大的孝敬。”

那你经常回家咯?”记者的声音从银幕外问道。

“当然!我这次来北京参加会议,也带了我的家人。当我忙着会见其他生意伙伴的时候,我的老婆就会带着我的父母和孩子去走走,我下班就会和他们聚在一起!”

 

看到这里,卖经济米粉的阿嫂便挥手示意要咖啡小弟把电视机关掉。小弟赶紧关掉电视机,然后转身敷衍说道:“哎哟!早上都不做好的电视,真无聊!”

咖啡小弟的憨厚笑容却换来亚明的客气回笑。后者不吭一声,继续吃着米粉,默默的,淡淡的。

阅读其他《不能说的爱情故事》

Enroute to Boston Sail Loft, view from Christopher Columbus Waterfront Park looking at the harbour. Love the cloudy sky. Not only was it raining, the wind was terribly strong, very unlike the peace that this photo is evokin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