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三十五章:上弦月

zzgy-title-pic-vwp21111星期一    豪雨一发不可收拾,众人都纷纷回避

 

办公室里的气氛格外的僵,CO、OC还有素卿各占CO的办公桌一角面面相觑。刚刚下起的雨忽然转大,雨点强硬地打在窗口上,仿佛随时都要把玻璃敲碎,一涌而入。

CO就坐在办公桌后,面对他两名下属。他同素卿一样穿着Smart 3的素绿衬衫,胸前挂满了多年来用劳力换来的奖章。他早上去了一趟国防部会见高级军官,所以才着这一身打扮。他还未把车停好,就见素卿在不远处的遮荫下等候,Bravo的OC也辗转地被传召到他的办公室。

“ 你分明是故意阻碍CO得到消息,阻止我见CO!”素卿对一身迷彩制服的OC严厉地指责。

“我到底有没有阻碍你见CO,我看你也没有证据。但是CPL江在Bravo进行大规模偷窃是证据确凿,结果你我都心知肚明,CO知不知道也无所谓。如果CPL江真如你说的无辜,到了军事法庭上他自然有机会证明他所谓的清白。”OC有如背演讲词如数家珍道。

素卿被OC有备而来的话给气得面红耳赤,在一旁听得满头雾水的CO也开口质问:“Bravo偷窃案有了结果?为什么我没有收到通知?”

“Sir,你没接到通知,是因为有人在背后封锁消息。连你身为11 SIR的CO也都被蒙在鼓里,可见这个幕后主使有多么轻蔑你的权利!”素卿借题发挥,耸动地对CO规劝到。

“你不要含血喷人!”OC急忙撇清到:“事态严重,谁敢蒙蔽CO?再说CPL江迟早都会被交由军事法庭处置,到时候CO也一定会知道,哪来的封锁消息?”

CO听出OC不经意的说溜了嘴,却十分留面子地说:“Woon,我当时把调查的责任交给你,就是希望这件事不会有落差,就算你忙,也不应该现在才让我知道调查的结果。”

OC被CO稍微地斥责,顿时找不到话来回应。素卿乘势辩论到:“封锁消息的责任我们很难归咎谁对谁错,但依我看来,CPT温处理这件事的手法实在有所欠佳。CPL江怎么说也是regular,算是为国效劳的一分子。CPT温在没有咨询你的意见下擅自决定时间charge CPL江,外头还说CPT温只凭一个3SGT的片面之词就盖棺定论,这话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待11 SIR? ”

“当时人证、物证都在,在场也有许多man,我不认为我的决定有误!”OC坚守自己的立场说。

可是素卿不为所动,尖酸地提到:“可是最先发现所谓的证据的人,就是殴打CPL江的3SGT Eason。他都可以任意在军营里违规对下属实施体罚,栽赃嫁祸对他来说也不陌生吧!”

“你刚刚才说我们不应该蔑视自己的下属,现在就对3SGT Eason发表偏见的舆论。MWO Yuen,你实在让我大跌眼镜!”

“有些人单凭一起孤立的事件是无法对他的人格下完整的定论,反而有些人不用亲眼目睹,就可以从说不完的例子来推算他的品德。恶名昭彰的3SGT Eason怎么可以和CPL江相提并论?”素卿继续反驳,致力维护宇颢的清白。她接着说:“宇颢不止在11 SIR,他之前所属的unit都对他的办公能力称赞有佳。就他一向记录良好,偷窃之罪一定大有内情。就这样贸然把他交给法院来处理,简直对一个勤力奉献给国家的人是一大耻辱!”

“Ma’am,你言重了。”CO总算开口表示到。论素卿在军队里的经验,每天应付众多无理要求所累积的功力,OC绝对是占下风。但是军官有军官的颜面,CO不得不出手缓和紧张的情绪,为OC找台阶下。

“但是CPL江的事的确有许多详情说不过,倘若我们这样处罚他也未免显示我们行事草率。”CO这时有所决定地说:“不如这样,今天的裁判由我来当。我倒想听听CPL江有何解释!”

CO话说到这里,素卿难掩脸上的笑容,并瞥了一眼落败的OC。有CO出手,她连日来极力为宇颢突围这场劫难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我们不是还有半个钟头的时间吗?你们先在Orderly Room等我,我准备好就去找你们。”CO开始打理桌子上的文件,并对素卿二人吩咐道:“对了,Ma’am,那天我叫你的assistant帮我做一件事,他还没有回复我。我现在急着要,你可以叫他立刻送来吗?”

素卿在门口应了CO一声,便同OC往执行部去。

-=-=-=-=-

“德业,CO找你呢!”素卿对留在办公室等她的CPL德业说。后者露出自信的笑容,回答:

“知道了。”他接着走到素卿的身边,在其耳边轻声地说:“Bravo发生事情,3SGT Eason罚宇颢跑广场。待会儿你要好好借题发挥!”

素卿望出窗外下着雨的情景,会心地对CPL德业望了一眼,说:“知道了。谢谢你帮我查出CPT温封锁消息的事。”便让CPL德业离开办公室往找CO去。

-=-=-=-=-

“德业,我到底该怎么办呢?一个是officer,一个是平凡士兵的代表;我要怎么做,才不会破坏军官的名誉,又对所有11 SIR的men交待呢?”CO靠在椅背上,仰头望上天花板,若有所思地问站在他面前的CPL德业。

“Sir, 一个真正的领导者和其他拥有普通职权的人的分别,在于他懂得抛开私心,为广大的群众利益着想。”CPL德业沉思片刻沉着地回答。

“是吗?牺牲一个军官的名誉来换取每个士兵的信任,我何尝不是受私心所驱使?”CO直视CPL德业,等待一个满意的回答。

CPL德业上前一步,坐上办公桌面前的椅子,说:“一个军事体制最重要的是士兵团结一致,士气倔强,因为一个军队的任务是保卫国家,奠定国家的基础。没有了军事防卫,哪来的社会繁荣?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短暂的折损会被长期的群众利益给弥补的。”

CO听了CPL德业一席话,又会心地笑了一下,然后问:“德业啊!你离开后会去读大学吧?毕业后打算回来为国效劳吗?我正需要像你一样的人才呢!”

“如果我是人才,我在外面大可担任一个总经理的职位,何必回来做一个被人逆来顺受的小兵?”CPL德业小有讽刺地回答道。

CO点了点头,感叹道:“如果你没有伤到腰就好了!”

-=-=-=-=-

围绕广场的军舍仿佛化身成为一个罗马竞技场的观赏台,几乎所有的士兵都围在各楼的走廊上对被豪雨覆盖的广场大声疾呼。

“他到现在还在跑,肯定可以跑完100圈!我这次赢定了!”军舍四处不难听到类似的言论。

从半个钟头前的群体奔跑,现在只留宇颢一个人独自奋战。纪允和范可最先退出,连爬带跑地回到军舍休息喘口气。而3SGT冠成很快也投降回避。到了第二十圈,连契明和正翔也无法遵守承诺,狼狈离开宇颢。

豪雨带来的寒冷竟然浇不息整个部队的热情,周围饥渴的呼叫声可比风雨带来的吵闹声,连CO一群人从Bravo军舍后面的楼梯下来时都可以听得见。

“下雨了,你的men不在休息,那么吵干什么?”CO随口问了不知所谓的OC。后者望向跟随的紊良,就连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素卿虽然收到CPL德业的通风报信,却保持沉默,为的就是要CO亲眼见识到这场荒谬的情景,到时候他的惊讶度也自然提升。

果然,CO一来到走廊上,随同众人的目光望向广场,便看见雨势中有个落单的身影在广场内赤裸地奔跑。

素卿算准时机,煽风点火地惊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下这么大的雨,怎么有人在跑步?!”

素卿的质问吸引了疯狂观众的目光,这些人也一见到CO等大人物的出现便纷纷朝他们的反方向弹开来,个个速速回避。在一旁休息好一段时间的正翔立即借机行事,斥力指责到:“3SGT Eason罚宇颢跑100圈!”

Eason正沾沾自喜地观看宇颢受罚的情景,因听见自己的名字而回头望。怎知道迎面而来的是CO和OC愤怒的眼神,吓得他魂飞魄散,想要立刻开溜。

“你给我站住!”OC抢先CO一步喝止Eason,便指着正翔说:“快点叫宇颢回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在雨中跑!”

紊良也健步地把Eason逮住,便在其耳边轻声斥道:“你就不能少给我添一些麻烦吗?”

Eason想要回嘴,却被紊良尖锐的眼神吓得不敢多说话。而同少哲站在一旁的莛书也立刻跑到素卿的身边,想要对她禀报事件的来龙去脉。只见素卿把双手搭在莛书的手上,要她一同静观其变。

正翔拔腿冲进广场通知宇颢,怎知已经在辛苦地拖着脚步的宇颢顿时失足跌倒在地。正翔挣扎地把他扶起,契明也跟着冲进雨中连同正翔把宇颢扛回Bravo。他一回到遮荫下,便有几个见风使舵的士兵迅速递上毛巾,包裹他冷得直打抖擞的赤裸身子。

素卿把轮椅推到宇颢身旁,痛心地感叹:“怎么搞的?那么大的雨还得脱掉衣服跑步?”眼明的素卿立刻抓起宇颢的手臂惊叹道:“怎么划破那么大的伤口?”

“你们是这样对待你们的men的吗?施行不合理的体罚,弄得他们伤痕累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母亲会有多心痛?”素卿对OC煽情地质问。

OC被这尴尬的场面逼得哑口无言,而站在他身旁的CO也只能闭上眼睛冥思。

CO沉静了好一段时间,然后极力地抑制内心的悲愤,双唇微微颤抖地说:“3SGT Eason我日后必会追究。CPL江,你伤得多严重?如果还可以的话,我们先进行你听审的事宜,之后你再去report sick也不迟。”

“我还好,只是现在没有太多力气而以。”宇颢对蹲在他身边的CO回答。他借看了正翔的手表,继续说:“时间不早了,还是尽快charge我吧!我不想延后审判!”

CO对着面前这个迫不及待被判刑的少年感到一些惊讶,却仍然点头示意,说:“好,既然你这么认为,那你先去换上Smart 4,等你准备好我们就立刻开始。我也很想听一听你的辩护。”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宇颢说着,还瞥了素卿一眼,沾着水珠的眼睫毛还似乎闪了一下。

素卿心酸地望着宇颢仍然颤抖的身子,心里还是感到一阵欣慰。宇颢会这么说,一定是胸有成竹能够扳回一城,就不知道他这次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

宇颢已经换好裤子和靴子,肩上披着一条红色的毛巾,在他的床边坐着。他还未擦干的头发垂直地在他眼前,发尾的水珠随着时间的韵律坠落在地上。

他瞄了一下手表,然后恢复之前的静止动作。他数着手臂上的伤口传来的阵阵痛感,一波接一波的。

这次他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要不然后果将不堪设想。他已经坚持走到这一步了,眼见尽头在即,总不能缺临门一脚,功亏一篑。

宇颢再看一下手表:4点整。

他站了起来,穿上制服后便快步离开房间。

-=-=-=-=-

OC的办公室设定为听审的地点,办公室内外都十分热闹。

里面,CO、OC和素卿正在守候。CO就坐在办公桌的后面,左右分别由OC和素卿站岗。

CO在椅子上气定神闲,面容肃穆,就有如他肩膀上绣上的由国家徽章代表的军阶。小小的一个徽章,在他肩膀上的一个徽章,是有多么沉重!他当初加入军队的时候,都没有想过责任会如此重大。每个人都以为他可以像他肩膀上的‘螃蟹’一样横行霸道,军崖生活因而会过得轻松无比,但有谁真正了解当中的辛酸滋味?

在他身旁的素卿则不时对OC张望,等到后者的眼神和她交汇的时候便露出信心十足的笑容,逼得OC尴尬地回避。

OC也不时对紊良投以指责的目光。他之前还以为审判宇颢将易如反掌,可是他绝对没有料到在紧要关头跑出Eason这个呈脚金,为宇颢在CO面前博取同情分。

站在门外的紊良则在对几名士兵交待事宜。审判的规矩是要宇颢在其他士兵的陪同下接受审判。陪审的士兵,一名得是拥有CPL以下军阶的士兵,由阿牛担任,另一名则是步兵师的军阶,由锦泉代表。在场还得有一名军官作证,现在则由OC执任。

总办公室内没有像OC办公室一样约束其他人来凑热闹,所以场面是一片沸沸扬扬的,就象是一个小市集。士兵们三三两两的集聚,话题总离不开宇颢。

“刚才他没跑完100圈!$10来!”

“But是CO叫他回来的,他算是fulfill punishment,所以应该是你赔钱!”

“那要不要赌宇颢会不会被送进DB?”

“当然啦!On!”

众人还在议论纷纷,忽然办公室门一开,在场的人立即肃静。只见宇颢制服笔挺,英姿飒爽地穿越人群中为他开辟的道路,前往OC开着门的办公室。他急速成为焦点,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他的身上。虽然他刚刚受过耗费体力的体罚,现在除了手臂上的伤痕,他就是保持了十分坚强的外表。

宇颢站在办公室外,身旁由锦泉和阿牛护守。紊良一声令下,三人立正、操向OC办公室内。紊良随后跟进去,并把门关上,众人也只好等待宇颢再次出现才能知道结果。

办公室内的气氛凝重,CO迟迟不开口审问宇颢。经验老到的素卿便接过CO面前的一份文件,慎重地宣布道:

“CPL江宇颢,NRIC 8131711A,被控在10月19日晚上在Bravo盗窃总共29个人的物件。在10月23日,SSG Hong和3SGT Eason在你的橱柜里找到一个掌上电脑,是其中一名报失的PTE Loo举报在19日当晚被偷走的私人物品。证据确凿,Bravo OC CPT 温当场宣布要对你进行审判,不排除交由军事法院处理,罪名成立的最高刑罚是入军事监狱10个月。”

素卿念报告时全场肃静,只有她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面。素卿稍作停顿,然后继续说:“CPL江,你认不认罪?”

素卿问完话后,宇颢竟完全不出声,现场陷入尴尬的气氛,办公室只听见时钟嘀嗒地迈向4点15分。

原本不愿开口的CO,好奇地瞪住宇颢,却只见他望着脚下的地板,不言不语,若有所思,灵魂似乎不在办公室内。CO无奈,重复了素卿的问题:“CPL江,你认不认罪?”

可是宇颢仍然保持沉默,低着头,双手放在背后,让办公室里的一票人都不知所措。

难道是他压力太大,发了疯吗?

还是他另有打算,准备给CO一个惊喜来摆脱罪名?

CO等了一会,说:“CPL江,你到底认不认罪?你要知道,如果你认为你是无辜的,你就应该表明,我保证你能得到公平的审判。你这样不出声,你要我怎么帮你?”

宇颢仍然不为所动,继续摆出处在第四度空间的状态。

好不容易,宇颢等到了他期待的那一刻。办公室外似乎起了一阵骚动,外头不时传出人群喧闹和桌椅移动的声音。

办公室内等得不耐烦的人不禁把注意力转移到门口,宇颢这时却抬起头来直视CO,他动作如此诡异,无不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外面的骚动持续着,令众人都无心专注在宇颢的审判上。

忽然办公室的门口传来巨大的撞击声响,接着外头有人对门不停地拉扯,却碍于紊良把门给锁住了,所以门始终打不开,门也只有在门框内不停晃动。

紊良终于伸手把门锁打开,正要开门出去探个究竟,那门竟冒然爆开,阿力则如猛虎出笼一样地闯入,身后还拖着一个企图拦住他的PS 5。门一打开,紊良便从PS 5 的眼神探知事情不妙,阿力似乎之前做出对他们不利的举动。

阿力不停吼着,往办公室中央的宇颢身上扑过去,抓着他的衣领痛斥:“你不要以为你在那里装神弄鬼的我就会怕!叫我撬开橱柜的是Eason,你少来骚扰我!江宇颢,你连自己死去的女朋友都利用,你还是不是人?”

阿力话一说出,CO和OC便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CO更是严厉命令到:“把他给制住。”并对OC投以失望的眼光。

外头冲进来多几名士兵,好不容易才把阿力从宇颢身上给扒下来。宇颢则默默地看着阿力口里不停喊着三字经,挣扎地被拖出去。挣扎中,他颈项上的一条项链被扯下来,经其中一名士兵无意把手一挥,项链腾空飞过办公室,落在宇颢脚下。宇颢仔细一看,项链上的白银坠子是一只鸟的雕塑。

阿力被拖走,CO命令OC没收Eason的身份证,办公室内外格外宁静。

宇颢拉了衣角整理仪容,回身面向办公桌后的CO,并对自己阴阴地露出胜利的笑容。

“我不认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