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三十六章:黎明前的黑暗

zzgy-title-pic-vwp21111无时    晶莹的雾原来已经围绕四周,让人失去方向

 

一切行动从NFC前一晚开始。

我秘密回营,还发了一则匿名的简讯给3SGT俊纬。

0000hrs,城墙有好戏看——简讯是那么样写的。

3SGT俊纬是整个Bravo最八卦的人,又对我有偏见,待会儿让他看到的事情他一定会大做文章。事情的发展我不担心,最重要是时间的拿捏。

时间。

的确很重要。

我要翔帮我看住3SGT俊纬,等他到了城墙墙脚就通知我一声。我早就偷偷回营,在城墙上等候他大驾光临,然后演一段戏给他看。反正在兵营里每天都得戴上面具对待所有的人,我都变成一个戏精了;那天我还不是演了一场戏,逼真得能够把那个志坚从company line引开,然后嫁祸给他?

那天晚上城墙格外的宁静。月色。。。我不清楚,但是到处一片黑暗,我只能用听的,所以那应该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幸好那晚军营里没有任何night training,所以特别的宁静,足以让我打听3SGT俊纬的脚步声。

我一开始呼唤茜如的名字,眼泪就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是我入戏太深了吗?因为能够利用死去的女朋友来达到自己目的人,应该是没有感情可言。

眼泪,应该是虚假的。

对不起,茜如,我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

我早就在那里守候,所以已经适应了那里的黑暗。我一边哭着,一边偷偷瞄向3SGT俊纬的方向,确保他着着实实的观赏我精彩的演出。

我粉墨登场。我声泪俱下。

我望着那天茜如跌下的角落苦苦哀怨,哭诉我对她的想念。

那个3SGT俊纬,还真如我所料,一开始就吓得屁滚尿流,知道是我后,又八卦得死赖着不走。但是话说回来,很有可能是他之前吓得腿软,一时想逃也逃不了吧!

像他这种人,注定一事无成,只有跟在像老良这种人背后做跑腿的命运!

 

房间里只得一片死静,除了冷气持续地在发出‘嗡嗡’声以外,一切就沉浸在一片灰暗之中,任何动静都没有。冷气孔下的一张巨大红木桌子,占据了房间的绝大部分空间,环绕的椅子就这样围观着长方形的桌子,受冰冷、干燥的气流不停地攻势。红木大桌也只有安静受罚的份。

孤独地承受这刺骨的寒冷。

就像是那趴在桌子一角,穿着便衣短裤的身子一样。

那身子的头朝下,额头歇在交叉的黝黑双手上。时而微微抽蓄的身子,从桌子边缘形成一个弧度伸展到椅子上,与扎实地立在地板上延伸而上的双腿汇合。

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身子后方的门静悄悄地打开,那随后进门的身影在观察身后没有动静后,便把门关上,拍了拍那趴在桌子上的人,轻声但严厉地说:“You!你干嘛做那么笨的事?”

阿力立刻坐直了身,擦拭了红肿的眼睛,回答:“Encik。。。”

他这时也身心透支,话,也不想多说了。

紊良无视阿力憔悴的模样,继续斥道:“江宇颢明明就要被判刑了,你就偏偏自己去爆料?你自己想送死是你自己的事,你知道你这样会害死多少人吗?”

阿力听了也只是埋头崩溃,哭泣了一会儿,便抓住站在身边紊良的手,苦苦哀求道:“Encik!You must help me!”

“唉!你以为我忍心看你去死咩?”紊良沉重地说道。他稍微拉了迷彩裤管,蹲下来面对阿力,握住后者的手,关切地说:

“你最后的遭遇,就要看你接下来怎么走了。我已经跟CO求了情,只要你先认罪,他愿意听你如何解释。我会找PC 5帮你解围。你知道了,PC 5的口才那么好,他一定能说服CO不判你任何罪;他欠我人情,这次他非得帮你不可。你要坚持,小心说话,知道吗?不要再像刚才那样,说出对自己不利的话!”

这时不停啜泣的阿力也只能猛的点头示意,间中还露出欣慰的笑容。

紊良也露出安慰的微笑,然后站起来,捏了阿力的肩膀后,便转身离开会议室。在踏出门之前,他回头看了阿力驼背的身影,脸上隐约泛出阴冷的余光。

 

会议室里又只剩下阿力单独的身影,淌着泪,痴呆地望向房间远处的一个角落。他其实已经被眼泪模糊了视线,眼前只呈现会议室内昏暗的水幕,过去的种种渐渐历历在目。。。

 

阿力眼前只见漆黑一片,顿时连阿力自己也不知道身在何处。他搓揉了双眼,看见天花板上旋转的吊扇,受到床边窗外的街灯照亮,想起自己已经从之前的温柔乡回到了现实。

他还在发愣着,枕头边的手机又忽然震动。

啊!就是那手机把他吵醒,否则他就可以继续和相隔在军营外的女朋友缠绵!

阿力伸手把手机取来,看见了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脸色立即大变。

又是那通没有来历的电话号码!阿力的心里不禁凉了一半。这几晚他都接到这通电话,来电者偏偏在他接通电话就挂了,根本无法了解他的身份。

这时阿力额头开始冒冷汗,并且闭上眼睛安静祈祷着。他多希望这是一些无聊人的恶作剧,这样一来,他就不会每次接到电话的时候遇见诡异事件!

阿力惊慌地抓紧电话,呼吸在轻声祈祷中渐渐急促起来,连脚趾也揪得几乎埋在脚板里。

可是他最担心的时分还是来到,只感觉窗外的灯忽然暗了一下,似乎是有东西晃过一样。阿力更加抓紧手机,偏偏这时手机又开始震动起来,让阿力几乎吓破了胆!

不要以为闭上眼睛什么就看不见。

阿力一见到刚收到的简讯内容,便自然反应地跳了起来。他坐在床上,瞪大眼睛地扫过房间内那些瘫死的室友,脑子不停辱骂到: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在整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可是房间里任何‘生还迹象’都没有,唯一十分清醒,正大口喘气的,就只有阿力他自己而已。

时他身后的窗口又暗了霎时,让阿力弹过身,死盯着窗户外那些泛黄色的树冠,想要仔细把事情的端倪给揪出来。

映照在黑暗一片的树依然在微风中摆动着,却不曾遮盖过外头的街灯。街灯不闪,黑暗不烁,阿力望着摇曳的树叶,不禁渐渐被催眠入梦乡。

飘入梦乡的瞬间,手机又忽然震动,简直吓坏了阿力。阿力挥着颤抖、潮湿的手,打开了新的一则简讯,读到:

我虽然在房间里面,但是你是不可能看到我的。不要说你,就算所有的人起来帮你找,也找不到我的。。。

阿力咬着牙关再次搜索房间内的每个角落,任他的眼珠子如何快速来回,也无法察觉到一点动静。随着紧绷的情绪持续不下,阿力脑海中已经浮现麻木的景象,仿佛眼前的一幕已经定格,而他也只是呆呆地对望,发愣。

可是他发现斜对面的窗边似乎有了动静。灯光照在床沿,却照不进床底下的空洞。阿力就是为了空洞里的动静而被挑起探查的心理。偏偏他的双脚不听使唤,整个人也只能愣在床上,动弹不得!

阿力眼睁睁地看见空洞的一处开始慢慢伸展,像是一个黑暗的日出,渐渐从黑洞的地平线升上床沿边。阿力这时才发现,那不是一个日出,而是一个渐渐现形的黑影。这黑影。。。不就是从窗外投射进来的吗?

阿力立即转身面对窗口,冷冷地和一个人头对视。那披头散发的实体,以街灯为背景,根本看不出脸上的特征,只有那惨白、发微光的眼睛,从暗黑的脸庞瞪着阿力。

面对眼前的一幕,阿力想叫出声也没有声音发出来,只感觉呼吸下意识地停止,脑子渐渐缺氧,面前的人头的轮廓也开始模糊,逐渐和背景的黑暗融合在一起。那黑暗也渐渐蔓延,直到覆盖他整个视线。。。

 

阿力软弱的身子扭曲地瘫在床上,全身湿透到似乎刚淋了一场雨便立刻睡着一样。窗外的人头也不见踪影,窗内的动静也销声匿迹,只留十二个有如睡死般的士兵,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各自的床上。

房间另一端靠门口的一个黑暗角落忽然爬出了一个身影,身影之前融入在黑暗中,根本都察觉不到他的存在。那身材中等的身影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对着房间深处露出一丝熟悉的冷淡微笑。

那身影触摸了脖子上的银色项链后,便转身离开房间。

 

聚集的人立刻像飞散的鸟一样,留下阿力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军营广场旁边。他脸色苍白得可以和广场范围搭起的看台支架相比,全身还散发出莫名的落寞感,仿佛他不属于喧闹的广场。

之前围绕在他身旁的人,正聚精会神地听3SGT俊纬阐述前一天在城墙上碰见宇颢的事情。宇颢暗自回营不说,竟在半夜出现在城墙上呼唤在那里冤死的女朋友。听到这里,阿力的颈项背后的毛发都不禁竖起,双肩也冷得打抖擞。

听了这些诡异谈话,不禁让阿力想起前几晚所碰到的灵异事件。不管是不是其他士兵的恶作剧,这几晚所受到的折磨实在让他吃不消!幕后的黑手,无论是人还是鬼,他都得查个明白!

阿力总算回过神,发现身边的聚会已经散去。他立刻认出3SGT俊纬的背影,并一把抓住他问:“SGT!我可以知道昨天SMS你的人的电话号码吗?”

“呜。。。你想要当Sherlock Holmes啊?”3SGT俊纬一边把电话掏出来,一边问阿力。

怎知道3SGT俊纬一把简讯秀出来,阿力平时黝黑的脸蛋顿时都成了一张白纸。

这号码是他每晚收到的,没错!这几晚他都被这通电话给骚扰,绝对不会认错!

骚扰他的恶作剧谜团在他眼前越来越复杂,让他平时没多动到的脑开始超重负荷,疼痛起来。他不顾3SGT俊纬如何追问他电话号码的疑团,只是恍神地离开广场。。。

 

上个礼拜的半夜惊魂随着3SGT俊纬在城墙上遇见宇颢的事,也没再发生了。怎知他偷偷倾诉的死党竟危言耸听地说:“说不定是在准备Round 2!如果是宇颢召唤的鬼魂,他们现在也许在Mob-Manning打电话把它整个unit的鬼给找来,一起来找你做exercise!”

当然,鬼部队还没来找阿力,阿力已经把他的死党给痛打一顿,教训他口不择言地吓他。

他烦恼地跑到办公室,想要找3SGT俊纬了解城墙事件的更多详情,怎知办公室里的人决定要去吃夜宵,所以连他也被拖着去。

谁料到这么一去,竟是他另一段梦魇的开始。。。

吃完宵夜后,他们结群地上厕所,让阿力感到不安的,就是正翔口口声声说的‘240’。虽然说他对华人的习俗、礼节都不太了解,但是‘240’所翻译成的‘恶势灵’的确能够让他不寒而栗。

他立刻又想起死党之前说的话,不时担心‘240’是否在聚集军队,展开对他的另一轮攻势。

没想到他正思考到这里,便看见门前出现可疑的黑影,而随着黑影的离去,竟然是一段惊心动魄的停电!

偏偏在间隔外的‘人’就是不停敲打着阿力他的门!阿力吓得魂飞魄散,根本没有力气和勇气去打开门探个究竟。他只知道窝在间隔的一角,不断地闭上眼睛祈祷,深怕一张开眼睛看见的,就是外面的身影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厕所里面的其他人也都鬼吼着,没有一个是理智的。他们个个都像他一样躲在间隔里,一步都不敢踏出去。

总算等到敲打声平息,电流恢复,阿力才松了一口气。可是他都被吓得全身发软,整个T-恤都浸在汗水里面。之前在黑暗中的经历实在让他不堪回首,整个晚上他也忽睡忽醒地度过。

 

他的死党的话,还真的灵验。

那天知道‘240’的真正意思后,又受到停电的惊吓,本以为就是事端的结束。没想到他一觉醒来,竟在他枕头边发现一张血书!

血书是写在一张烧给死人的冥纸上,用看似血的红色颜料写成:

血债血还

他接下来每天都收到血书,无论他如何彻夜不眠想要把恶作剧的幕后黑手给逮着,隔天早上他的枕头边还是会出现写着同样字眼的血书。

就算我偶尔打瞌睡,那个人也不会那么巧来放血书吧?阿力越是调查,越是无法证明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是人为的。

他何尝没有怀疑肇事的,就是宇颢本人呢?怎么说‘240’也是和他有关,宇颢现在也因为他而被OC指控偷窃。

如果他所遇到的怪事是灵异事件,那肯定和宇颢有关。如果是人为的话,散播这些鬼话连篇的宇颢肯定也脱不了身!

尽管他的几个死党们都认为是‘240’所为,其他人也因为略听他的遭遇而断定是超自然现象,但是清楚自己得罪过什么人的阿力,始终还是怀疑宇颢从中搞鬼。

现在只差把他逮个正着!以我在Bravo的日子,还不知道宇颢的招数吗?阿力望着宇颢和契明几个人在雨中跑步的情景,暗自对自己说:反正他今天也被判刑,他再怎么做也于事无补。哈!坐牢的人,怎么kecau我?

宇颢被判事件重大,加上CO发现他之前遭受无理体罚,于是所有Bravo的人都收到指令,得在宇颢换好衣进去办公室前,聚集在训练棚里面,以免节外生枝。

无奈这天阿力有祈祷会,于是得在4点半之前回房准备。回房的路上他竟然碰到穿着整齐军服,要到办公室报到的宇颢。楼梯间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一股寒冷的气流竟然在碰见他的瞬间从楼下迅速升起,将阿力所有理智给冻结。

擦身而过的当儿,阿力还隐约瞥见宇颢嘴角照射出阴险的光芒,似乎预示着接下来的局势变化。

阿力一打开橱柜,便发现碰到宇颢之后的顾虑不是没有根据。出现在他眼前的,就是之前晚上骚扰他的人头面具,血淋淋的挂在他的衣架上!

阿力受惊地退了一步,发现眼前的一切是假的以后,便气愤地把人头给拉下来。把人头给拉下来的当儿,贴在头上的一张血书也从中掉落。阿力读着手中的血书,心里不时火冒三丈。

他把写着单字‘你’的血书揉成一团,不屑地扔在地上后,便拖着人头面具往办公室大步跨去。

众人因为宇颢已经到办公室报到,所以从训练棚解散。但是秉着“当兵无趣、八卦至上”的精神,还是有不少士兵在一楼的走廊外徘徊,等待第一手消息。

所以当阿力拖着人头出现的时候,现场不禁掀起一阵哗然。阿力要杀人的眼神不说,就凭他手中分辨不出真假的人头,就足以令众人下意识地退避三舍,免得人头当真,自己的脑袋瓜也无辜凑上一份!

然而镇定的PS 5立即发现事有蹊跷,一路从楼梯口追着阿力,想要阻止他到办公室。无奈阿力就像一只脱缰之马,拦也拦不住。在办公室前,两人开始挣扎,最后还只得PS 5从阿力手中拔出人头,狼狈地往后跌个四脚朝天。

众人发现人头是假的后,顿时也都忘了之前的恐惧,应PS 5的指令企图制住阿力。阿力奋力挣扎,口中不停念着:“江宇颢,你给我出来!你不要躲在里面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

场面这时一片混乱,不动手的人只顾向前挤地围观,企图抑制阿力的人,就像《骇客任务》第二集里众多Mr Smith一样地捆住阿力。阿力也像Neo一样拥有超神的力量,一股劲地把抱住他的人都甩到四处散落,然后愤然地往OC的办公室闯过去。

PS 5孤注一掷,熊抱地缠住阿力,阿力也无视于他的束缚,一路拖着PS 5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进去便扑到宇颢身上,大喊:

“你不要以为你在那里装神弄鬼的我就会怕!叫我撬开橱柜的是Eason,你少来骚扰我!江宇颢,你连自己死去的女朋友都利用,你还是不是人?”

事情东窗事发,阿力也只有被几名大汉拖到总部的会议室里才冷静下来。但是为时已晚,他被宇颢激起的愤怒给蒙蔽了眼睛,害得自己下错了一步棋。。。

 

空荡的走廊上忽然传来一阵急促,但整齐的脚步声。不一会,庭院旁的楼梯口出现了一群排列整齐的军警。他们共有四个人,个个穿着褐绿色的紧身素色制服,头顶着和腰带一样亮眼一个白亮的钢盔。他们踏着擦得黑亮的皮鞋,身前由S2带路,身后则飘着一群八卦不要命的士兵。

军警绕着垂挂着雨丝的庭院边缘,走进了Orderly Room里,看热闹的士兵也被拒于门外。过了好一阵子,办公室大门终于再次打开,这次4名军警之间夹着阿力落魄的身影,一路护送他到外头等候的格外安全的‘广告车’。

被宠坏的看官们一路目送阿力到门口,心中还奢望着期中会发生如之前阿力自己爆料一样的事件,好像越狱什么的,好让他们饭后可以有八卦可以分享。但是他们最后只有失望而归。

曲终人散,站在广场边缘看着大门的也只留正翔和纪允两个人。

他们奉命监督紊良的举动,知道他之前有偷偷地去探访阿力。本以为他会计划什么来挽回局面,怎知紊良弃车保帅,阿力在被CO盘问的时候自首,其他人也没有多为他辩护,只是让他默默地承担偷窃的罪名。

正翔他们也就顺便呆在总部,直到军警到来护送阿力到克兰芝军营的军牢。

“他也活该,谁叫他陷害颢?”正翔不屑地说。

可是纪允不以为然,反而为阿力辩说:“他也很可怜,帮Encik做事,到最后Encik连一句求情的话也没有替他说。”

“老良怎么可能帮他说话呢?这个时候,任何一个跟阿力扯上关系的人都会被牵连!但是我也佩服Encik,他怎么说服阿力把所有责任承担下来,还把刚才对Eason不利的话给收回呢?”

听了正翔的理论,纪允耸了耸肩,回答:“不知道。但是那个死人Eason这次也太lucky了,竟然能够逃过一劫。唉!真是老天不长眼!”

“你不要这么说嘛!颢能够摆脱这次的罪名,也算是公平了。”

他们俩开始从总部边缘的走道回军舍,并且在路上你一言我一语地说。

“要不是我们暗中帮颢处理阿力,我看真相都不会水落石出!”纪允毫不忌讳地说。

正翔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地跳了起来,确定四周没有其他人后,便把纪允拉到一旁,轻声地说:“小心隔墙有耳啊!但说也真是的,还是我们的颢厉害,知道怎么让阿力自投罗网!”

“对呀!什么在晚上扮鬼吓他,厕所惊魂,都亏他想得出来!”

他们这时已经在Alpha的军舍外,依靠在墙上。正翔指着对面Bravo的厕所,说:“颢聪明,看准阿力会用角头那个马桶,所以才会叫你去动马桶外面的灯的手脚。”

“你也很厉害啊!明明在厕所里面,还可以帮忙敲门,让他们以为到处都有‘人’在敲门。哈哈!我一想到他们那晚的鬼叫声我就想笑!”纪允逗趣地回答。两人开始狂笑起来,正翔在笑声中还说到:

“不只咧!颢也预算到阿力每晚都会等那个放字条的人出现,所以要我们提早在last parade的时候去放在阿力的枕头下!他也够stupid的,竟然要到早上才发现,还以为是我们神通广大,连他不睡觉也可以‘留言’给他!”

阿力智商低得不像话,连好性情的纪允也连声赞同。他常常受到阿力和他的死党们的嘲弄,所以一向对他们没有什么好感。尤其当他从宇颢口中获知偷窃的真正刽子手是阿力的时候,更迫不及待想要为宇颢讨个公道。

幸好宇颢阻止,还策划了一连串的计谋来引阿力入圈套,否则以纪允的本事,一定会把事情给搞砸!

“我觉得这就是颢的计划,让阿力每晚睡不好,精神透支,最后他亲自把人头和血书放在阿力的橱里面,才会让阿力失去理智,跑去‘自首’。”纪允充满崇拜的语气做结论到。

正翔猛是点头地同意:“这就是所谓的罪有应得,阿力会有这一天也是他造的孽。我就希望陷害颢的Eason也尽早受到惩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