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三十七章:以退为进

zzgy-title-pic-vwp21111

星期一    之前的狂风已经吹过,但雨势仍然重重地挂在每个转角处

 

曲终人散,经过一个下午的精彩花絮,从宇颢被令在雨中跑步,到阿力惊人的自我爆料,这天湿冷的天气绝对抵挡不住这些剧情转折带来的热烈讨论。

看完热闹的士兵,不是回去房间等待晚餐时间,就是溜到总部溜达,看看阿力是否有后续发展。而其他无所事事的士兵,很多在训棚里抽根烟来疏解压力。这些事件虽然很引人舆论,但是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取代烟草能够带来的快感。

训练棚里的灯没有开,所以在细雨连绵,乌云满天的时候格外的昏暗。不下十个士兵就在训练棚最高的梯级一角,划出黄色格子的吸烟区里面享受这短暂的快乐;那未来的健康危害太遥远,根本不值得他们烦恼。

有了香烟带来的快感,他们也更乐意讨论之前的八卦,就像红酒配红肉一样,两者并排,简直是一大享受。他们言论间不时放声大笑,响彻训练棚,直至在外不远处等候的素卿想要耳根清静也不得要领。

她就在训练棚外的楼梯口,透过屋檐落下的雨水形成的一幕晶莹的水帘,观看军舍外大马路车辆来回行走的情景。其中一辆军车可能带走的是阿力,一个原本有为的青年,现在却沦落到面对牢狱之灾。

又或者里头载着的,是她前几日申请要求的货物,填补日用的器具,若物品没有准时到,她的办公室恐怕会陷入一团遭。

这些看似遥不可及的事物,其实十分贴近自身。

如今她那么关心的宇颢,在她亲耳听见别人闲话家常之后,忽然觉得不只是从总部到Bravo那么遥远,而是隔着一条川流的距离。

宇颢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素卿无奈轻声叹道。

这时一双温暖的手搭在她的肩上,耳边也传来熟悉暖和的声音,问:“什么事让你烦啊?”

不用说,那一定是宇颢。

宇颢从她身后绕过来,把手中的一件紫色外套披在她的大腿上,说:“现在风大,盖一下不会那么冷。”

“你有心了,我还以为你上去是换衣服呢!”素卿欣慰地回答。

“我上去是拿我的项链,我已经有两个礼拜没戴,感觉很不自在。”宇颢站直身,把绒织军帽戴上,然后到素卿身后打算推她离开。

素卿点了点头,问:“你妈留下来的那条项链?但是在这里谁准你戴?”

“在这里?我在这里要做什么,谁可以管得住?前几个礼拜我只是假装听老良的话才把项链脱了。现在我看他都自身难保,不会来理我了。”宇颢轻声笑说。他把素卿推到宿舍大楼的一角,打算从旁边的有盖走廊,沿着山坡把素卿推回总部。

“看来我听说你嚣张跋扈的态度可不是浪得虚名。”素卿带点讽刺的口吻说道。

宇颢继续轻佻地回答:“那你。。。”

“你几时变得那么丑陋?”素卿不等宇颢自卫,便直接问到。

自从素卿从美国就医回来,担任Chief Clerk并且和宇颢相见以来,她总是对他温柔体贴,从没对他的态度有半句不满。今天忽然从她口中听见那么严厉的指责,还让宇颢一时不知所措。

“我在这里就是要代替你干爹近距离的看管你,没想到我们的担忧不是没有根据的。要不是有我在这里,从你身边的事物观察,我都不敢想象你会变成多么可怕的一个人。”

“干妈。。。你都说了,你是听说;这些道听途说怎么可以相信呢?”宇颢开始乱了分寸,似乎还显得有点语塞。

宇颢尴尬的情绪围绕在两人之间,心疼宇颢的素卿也不想咄咄逼人。反正他们在部队里的时间还久,她有的是时间来开导宇颢。

他们缓缓地上了斜坡,宇颢为了不让素卿被外头的雨喷到,一直紧贴走道靠大楼围墙的一边。

“行了,雨也不是很大,不用贴得那么近墙壁。你啊,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做事都那么极端。”素卿终于打破沉默,欣慰地说。她接着轻声叹道:

“之前我听说如的‘240’回来惹麻烦,我还以为只是一些闲空的人的无稽之谈。但是看见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我还真的怀疑是不是如死不瞑目,来向生前亏欠她的人讨债;她是不是不忍心看见你一直堕落下去才回来劝你悬崖勒马。”

“干妈!你说到哪里去了?这世上没有鬼神这种东西,你也不要听别人乱说,什么240天后,一个死去的人的灵魂会回来。如果如真的回来,怎么她找的是阿力,而不是我呢?”宇颢无奈地劝说。

240’只是我编造出来的故事!宇颢打从心里想。可是他要怎么跟他干妈说呢?总不能告诉她,他就是利用装神弄鬼地来骚扰阿力,逼他就范,因为这么一来,他干妈对他又有得说了!

“你不要乱说话!也许如害怕会吓着你,所以才从阿力身上下手。又或许她想要借阿力自首的结果来暗示,害死她的人迟早会得到应有的报应。”素卿仍然倍感担忧地说。

宇颢在斜坡上停下来,然后蹲在素卿面前,苦口婆心地劝道:“这些因果循环,报应之说,你就少去听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我们每个人也不是都说过,如不是你推下城墙的,你又何必那么自责呢?”

素卿望着自己瘫痪的双腿,锁紧眉头地思考一番。宇颢依然像以前一样那么了解她的心思,即使间中他出国留学、受训,甚至任职多年,他依然会致电表示关怀。她和BG Ong体会到宇颢感恩的心,故此也感到十分安慰。

此时宇颢的关心素卿固然感激,但是一直缠绕她的愧疚感,直至她远赴美国求医数个月后的今天,依旧挥之不去。一大堆她理不清的细节,在找到解答之前,是不会将她从无止尽的自责解脱。

“但是那时城墙上就只有我跟如两个人,又会是谁呢?”

“你当时跌倒昏迷了,你记得吗?”宇颢听了立刻指出,不准素卿胡思乱想。

“我晕倒之前,难道没有可能推如的吗?”素卿无奈追问。她知道,连自己都无法解答的问题,问宇颢只是多余的,目的只是要他停止一再推翻她自责的理由。

当日的情景,素卿虽然历历在目,但偏偏就是在她跌下楼前后的片刻,她脑子里是一片空白。主治医生说,受到剧烈创伤后的失忆症,不只有她患上。通常大脑对某件事件发生的顺序,都得经过之后一小段的潜意识复习,来使脑细胞加强对事件的记忆,‘回忆’才变得更加‘永久’。

素卿跌下时的撞击,使她大脑短暂停止运作,无法及时对跌下前的事件进行记忆复习,才导致现在的失忆症。医生还说,这也可能是素卿潜意识对事前的发生产生抗拒,所以不经意地把记忆封锁起来,是大脑对心灵的一种保护反射。

到底她的记忆为何模糊,而何时才会恢复,甚至会不会恢复,没有人能够预知。

而也就是因为失忆症,害得素卿每天反复思索同样几个问题:究竟是她们两人挣扎之中不小心把对方往不同的方向推,导致一个跌下楼梯,一个翻墙而堕楼?还是别有内情?恐怕真相只能等待她完全恢复记忆才能解答。

宇颢见素卿为了这个话题而导致心情那么不愉快,见机扯开话题,说:

“我看你是这最近面对我们unit太多事情的压力,才会在这里胡思乱想。总之,如的事根本和你没有关系,人不是你害死的,你就少听你那里那些无聊的clerk胡说!你有空就找干爹陪你啊!”

“小颢,我知道你关心我;明明自己也对茜如的死放不下,还这样来安慰我。。。看来我是越老越孩子气了。至于你干爹,他如果有空,就不会派我来看住你了。”素卿无奈地感叹。

“干爹这最近很忙吗?NFC的事,也不用完全投入吧!他身边有那么多想表现的接班人,哪需要他来动手?”宇颢微笑站起身,准备要把素卿推进总部大楼。

“你又是不知道,你干爹除了你再也信不过其他人了。”

宇颢对素卿的赞赏不禁脱口笑了几声:“哈!我好感动哦!对了,你提醒我,我得找一天把这个阶段的报告交给他。”

“你们不是前几天才见过面吗?他上个礼拜还很迟回来呢!”素卿仰头对宇颢表示。

宇颢先是一脸莫名其妙,但脑筋却及时转弯,敷衍地回答:“对啊!但是他不怎么满意,所以要我重做。”

素卿点了点头,完全没有意识到宇颢的不安情绪。

干爹到底去了哪里?怎么对干妈骗说来找我,自己又在外面呆到那么晚?宇颢一时失了神,没有听见素卿接下来的话。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所以不出声?”素卿碰了宇颢抓在轮椅手柄的手,质问。

宇颢回过神来,在极力消除之前的困惑时,含糊其辞地回答:“我。。。我有什么隐瞒你的?”

“你不要否认了。刚才我在training shed外面听到那几个士兵谈话,谈到前些日子搞得大家情绪紧张,指责你CSM的人的匿名信。他们说,匿名信就是你写的,你的CSM却因为没有证据,所以才把偷窃的罪名套在你头上来做报复。”

素卿伸手触碰宇颢的脚,示意要他停下来。宇颢就范,还带着被冤枉的口吻,半笑说:

“哇!MWO Yuen,你才下来company line一趟,就搜集到那么多的八卦消息?唉!别人说的你怎么可以相信呢?如果是真的,他们也就不会只敢在一个角落道长短了,不是吗?”

“不是啊,小颢。你有事就直接来告诉我,不要闷在心里不说。你看你这么一封匿名信,搞出了这么多事,还差点害你进DB!”素卿激动地抓住轮椅的扶手,无奈地想要转身直视宇颢。

“你都说了,我有事可以来找你,况且我有什么不满,也会写在给干爹的报告里。”宇颢拍了拍手柄,轻松地安慰素卿到。他再次推动轮椅,接着转换语气,开始严肃地解释:

“老实说,我的确知道写匿名信的人的身份,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我不揭穿他的身份的原因,是因为我想要借这次事件来观察中介管理层的危机处理能力。有人会主动写告发信,就代表低下层的确有军心动摇的情况发生。这个越级报告最终的发展如何,也会反映出上层和士兵们的沟通是否就卡在中介管理层,还是另有原因。”

宇颢一路说得振振有词,素卿也听得入神,频频点头赞同。宇颢稍作停顿后,便下了结论,说:

“我的报告,就是想要凭这次事件的结果来萃取学习的精华。”

两人之间接下来又是另一段的沉默,好让宇颢所做出的理论能够沉淀下来。

素卿心中淡然地感叹,一路看着宇颢长大,能够从他口中细听他周详策划的计划,摆脱她对他刻板的幼稚形象,还真的是一种安慰。

然而孩子在长辈们的眼里始终还是孩子,总会有让他们担心的时刻。素卿握住宇颢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你有这么仔细的计划,我听了也放心。只是你还是要小心,毕竟你在Bravo里面还是独自面对所有的事情,我也不能每次及时为你解决问题。”

“知道了,干妈。为了干爹,我这次从头到尾都很小心行事,你就放心了!”宇颢又恢复嬉皮笑脸的语气,让素卿都不知该放多少颗心呢!

他们俩沿着行政楼的走廊,总算到达S1办公室的门口,这时恰巧CPL德业从里头钻出来,一见面,便对素卿沉重报道:“阿力改了口供,把所有的罪都扛起来,CO也拿他没办法,所以只判他一个人的罪。这次又让那个Eason跑了!”

CPL德业难得表露情绪的波动,素卿两人却显得格外淡然,好像对结果已有所预料。素卿也理所当然地说:“这我早就料到了。毕竟阿力的口供会影响到的人,不只他一个,紊良他不会坐以待毙。”

“对啊!”宇颢异口同声到:“虽然我对老良没有好感,但是我还是得说,能够和我持续对抗的人,绝对不是省油的灯。老良这次又成功耍了小手段来延长自己的‘life bar’。”

“算了,对付紊良一伙人,将来还不怕没机会。小颢,我们去吃饭去。我好久没有和你吃饭了。”素卿坦然地表示,并揪着宇颢的手臂,带点迫不及待的语气说。

宇颢不识相,还傻傻地邀请CPL德业一同吃晚饭,却遭CPL德业婉拒:“不了,再过一下子就是last parade,我是今天的duty clerk,走不开。Ma’am,你不去last parade吗?”

CPL德业解释完,竟然反问素卿。

“Last parade每天还不是一样,今天又没有特别的事要我留下来。”素卿勉强地回答,并不停催促宇颢离开。

等到他们远离CPL德业的时候,宇颢便俏皮地说:“没想到Chief Clerk也会pontang last parade哦!”

Pontang是给你们这些小兵用的。我们是有其他要事在身,偶尔得缺席last parade也是在所难免。唉!你们这些小孩子什么也不懂!”

宇颢听了素卿这么一坳,不时放声大笑,让整个走廊几乎都是他的笑声。素卿也装作一副气愤的样子捏了宇颢一把,两人接着继续往食堂前去。

-=-=-=-=-=-=-=-

从他办公室的角度能够看见11 SIR广场的中央,空荡的广场这时被延绵的雨势给占据,就像CO他脑子里一样,明明是充满着无数的思绪,却怎么也抓不透,眼前迷朦一片,感觉上却空空荡荡的。

虽然他当兵的资历浅,但也足够了解一个军营,甚至一个部队的生态环境。在这个人人都身不由己的地方,唯有处处以自我为中心,为的就是不让任何人有占便宜的机会。

这个道理,很快地在他上任排长的第二个月就取代他之前对当兵的憧憬。原本当兵是为国效劳,身为军官的他应该率领众士兵达到目标,为国家训练军队好为将来打算。怎知道当军官也不过是一个高级的管理员,管的是整个排、整个连,或整个部队,那些冲锋陷阵的,还有后勤支援的。

只是人有感情,人有反应,人有在不同状况下企图寻找应变措施的本能,所以管理这些人几乎占据了他大部分的军人生涯。简单的一件事,偏偏就没有人敢向他禀报,一件能够在一天做好的事,偏偏又有人喜欢推三阻四,过了一个礼拜还不见任何成果。他就像一个大耳窿一样,每天都得追着这些人讨东讨西,搞到每个人都把他当瘟神一样地躲避。

每天为这些事烦恼,很多时候CO还真觉得自己连管理上百把不会耍赖的枪的宇颢也不如。

CO长长地叹了一声,无奈地又环视广场。

这时他门口传来敲击声,不一会,门口打开,CPL德业探头进来,问:“Sir,last parade你要出席吗?”

“不了,我还有事情要办。”CO沉重地回答。一群管理员、文职员等后勤部出席的last parade,到底有多重要,非要他出席不可?为什么出现在他last parade的不是各连的PC,PS还有CSM?

CPL德业点了头,正要关门离开,CO却忽然转身把他叫住:“你是Duty Clerk?先不要走。”

“但是。。。”CPL德业迟疑了一下,因为今天的Routine Order在他手上,少了他,last parade是无法进行的。

“就让他们等一下,每天都准时下班,我也太宠那些人了。”CO执意挽留CPL德业,不耐烦地推搪说。

CPL德业踏进办公室里,走到离CO身后两公尺的距离,便说:“就算真的太宠,这些表面功夫是不可厚非的。一个掌管部队大权的军官,说穿了,只是一名高级演员罢了!”

“喝!德业,你那个脑袋瓜儿里面到底藏了什么,怎么每一次都可以说穿我的心事?”CO又从窗口转过身来,对CPL德业惊叹道。

后者露出为难的笑容,勉为其难地回答:“藏了什么不重要,重点是能够帮你排忧解难,不是吗?”

“那你说,我这个高级演员到底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一个同样也是高级演员的下属?他们怎么说也是在走我走过的路。”CO上前和CPL德业贴近,语重心长地问了令后者迟疑回答的问题。

“Sir,你不要忘了,你走的路和许多军官走的路不同,而这不同之处奠定了你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演员的要素。你现在扮演的角色不是龌龊行事的普通军官,而是得衡量大局轻重的指挥官。你演,是要服众;你责,是要巩固这份服从心。其他人不懂得拿捏,不代表你也要轻视你自己的职务。”

CPL德业细心砌词,婉转称赞CO的领导能力。CO也正是想要听到一些能够确定他的实力的话,让他更有信心走下去的话!

“你说得对!就因为我和其他人走的路不同,走的是快捷的路线,所以我一直都无法真正了解那些普通人经历事情和处理事务的逻辑。就拿CPL江的事件来说吧:要是Bravo OC一开始就用心处理这件事,也就不会闹到今天的地步,到最后一分钟才发现矛头一直指向错的人!如果他一开始就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现在就不用花那么多心思来补救!”

“你有读过经济学,研究过经济效益吗?如果办一件事的固定成本和办两件、三件事的固定成本相同,一次过办理三件事总好过花三倍的固定成本分别处理个案。这就是他们的办事逻辑。这几个月少处理的事所剩下来的精力,远远超过发生事情后弥补过错的精力。而要是之前忽略的事件都没有做记录,将来出状况的时候根本无需对那些事情做交待,敷衍塞责的经济效益,有谁不贪?”

CPL德业精心解释了一番,然后停下来,把手搭在站在面前的CO的肩,继续说:

“在每一个交到你面前来处理的江宇颢背后,都有无数个邱树强消失在历史的长廊之中。”

CO同意他的说法,顺势点了点头,沉思片刻,却恍然大悟,一把抓住CPL德业搭在他的肩的手,问:“你怎么知道树强的事?”

对质的瞬间,办公室里蔓延着一股骇人的氛围。一直让CO掏心剖腹的CPL德业忽然让他心里毛骨悚然,质问自己到底凭什么那么信任这名小兵。他们紧握的手的刹时间,一股炙热的气焰从CO直击CPL德业的潜意识。CPL德业深邃地回望,仿佛正准备透露令CO招架不住的秘密。

“我知道树强什么事了?”CPL德业以另一股寒冷的电流作为回答。CO发现自己一时间说漏了嘴,渐渐感觉从CPL德业手心传来的寒流团团缠绕他的心坎。

看见CO的心防慢慢卸下,CPL德业的锐利眼神也跟着放缓,嘴角也微微地上扬。CO感觉CPL德业即将真正回答他之前的问题,憋住呼吸,认真地听取CPL德业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

“你怎么知道宇颢的事,就是我如何探听树强的事。《无间道》你看过了吧?”

两人互视,一个露出耸动的微笑,另一个则渐渐从字里行间参透眼前经历的种种事物,之前的紧张氛围也顿时消散。

-=-=-=-=-=-=-=-

逐渐被夜晚深深的一片蓝覆盖的天际一角,还留着一抹暗黄。走在城墙对面的走廊上,那悠悠的夕阳之光,就挂在城墙和走廊末端的总部大楼之间。

如今广场空无一人,广场周围只剩散落的士兵来回走动;他们不是从食堂吃完饭回返军舍,就是在餐厅里溜达到摊位打烊。之中还有零零碎碎穿着便服的人,踩着轻快的脚步往军营大门而去。

看着军营四处都随着一天的结束而逐渐收复白天的热闹,素卿和推着她回到总部的宇颢顺着城墙对面的走廊悠然走着。

“要不是你带我去canteen,我还不知道那里有那么好吃的鸡饭!”素卿用纸巾擦试着嘴,说。

宇颢不以为然,带点遗憾的语气回答:“要不是你急着回去,我还可以介绍你那里的roti prata呢!”

“哎呀,你干爹说要到了,我得回去收拾准备一下。反正我们以后还有机会一起吃饭。”素卿喜滋滋地说。她忽然想起一件事,便顺道说:“下一次可以找莛书啊!我都好久没有和她好好聚一聚。”

“莛现先在和阿哲拍拖,怎么可能有时间陪你呢?”

素卿轻声笑了一声,然后掏出一张纸巾,往宇颢的嘴边擦:“哎哟!你嘴巴怎么沾到那么多的醋?”

宇颢尴尬地回说:“没有。”后,素卿便安慰地说:“有男朋友,还是得拨出时间吃饭吧?”

宇颢选择不回应,以免和他的干妈在这个话题上没完没了。怎料他们一转进总部的庭院,便被聚集在中央的一组人,包括CO等一群军官和CSM,给吸引了注意,之前的话题也抛在脑后。

本来宇颢对他们不以为然,只是想要安静地绕道离开,却被杵在一旁的CPL德业拦住。他的眼神中暗示着CO的谈话应该和素卿他们有关,于是便停下来旁听。

“你们最近还是好好管一管你们的人,整个部队越来越没有秩序,事情一波又一波地掀起。不要忘了,我们的职业是军人,训练士兵做好作战的准备是我们主要责任。”CO站在庭院中央的草坪边缘,对着他面前的指导官强烈地训导。

胸口口袋前挂着他的招牌墨镜的Support CSM这时搭着紊良的肩,讽刺地说到:“对啊!One for all,all for one——Hong,你的company的事,就是整个unit的事,我们怎么会不帮你解决呢?”

紊良在一阵笑声中敷衍地回笑,其实心里满的不是滋味。解决宇颢的目的,就像要到手的肥肉,在最后一刻被人抢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可以再有这个机会来治宇颢这个眼中钉,偏偏现在他还得遭受众人的嘲弄,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呢?

“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帮我解决问题呢!”紊良裂着僵硬的笑容,反讽地回答。

等到笑声平息,CO又继续说:“我是非常的认真在跟你们说。我刚刚听到了风声,国防部派了一个卧底进行秘密评估。至于卧底的身份我还没有查清楚,所以在这段期间,任何人都可能是被派来的卧底,我们要随时随地做好准备,凡事都得小心行事。”

听了这句话,在一旁观察的素卿对CPL德业使了一个眼色,问:“你对CO说了什么?”

CPL德业举起双手,脸带不可思议的表情喊冤到:“我什么都没说!”

“你这最近和CO走得很近,所以说话要小心一点,知道吗?”素卿严厉地警告。可是在一旁听着的宇颢却好奇地指着CPL德业问:“他知道了什么?”

“你放心好了,德业是我们的人。”素卿拍了拍宇颢的胳膊说。

好不容易脱身的CPL德业,才刚刚松了一口气,却忽然为其中一个CSM无意中说出的话捏了一把冷汗。

“Sir,我们也有《无间道》啊?”Alpha CSM在众人的喧哗中打趣地说道。他的话立刻在其他人之中起了很大的回响,个个都七嘴八舌地说一通,整个庭院都是嘈杂的对话声。

CO该不会是从我刚才说的话,举一反三,得到这个结论吧?我可不是这个意思!CPL德业暗捶着胸,独自担忧到:这次还真的让CO瞎碰到了!但是也就害惨我了!

庭院的指导官渐渐在讨论声中围成一个圈,似乎已经忘了CO还没解散他们。就在这叽叽喳喳的对话中,就有人瞄到宇颢等人的存在,便把注意力投射到他们身上。

“CPL江!你怎么也在这里啊?”Charlie CSM吊高了嗓子对站在走廊上的宇颢叫到。宇颢这时想要回避也来不及,只好无奈地摘下头饰,点头示意。

“你来得正好,我还有事情想要找你商量呢!”Charlie CSM健步地往宇颢跨去,然后一把将他拉到庭院中,说:“你还记得我上一次和你谈到的事吗?”

“喂喂喂!你在我们面前这样拉拢CPL江是什么意思?”Support CSM伸出手切入宇颢和Charlie CSM之间,拍了后者的胸,然后指着Alpha CSM说:“CPL江——我和阿杜也有兴趣邀请到我们的company,你别以为你可以蒙过我们眼睛哦!”

“我可是很久以前就跟他提议来我的armskote做了!”Charlie CSM抽动着小胡子说。三个CSM虽然陶醉在自己的对话中,却还偷偷地瞥了紊良一眼,看看他怒发冲冠的一幕。

这就是你们帮我的方法!紊良瞪着他们鼻子、耳朵都开始冒烟。

“CPL江,你不要把他们的话当真。在Hong面前这样抢他的人,我看应该是在开玩笑而已。”CO上前对着他们几个人打圆场,还捏了紊良的肩一把。

“Sir,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可是认真的,我们不就是说过要帮Hong解决他的问题吗?谁都知道他们之间有小小的误会,在同一个company,每天见面也尴尬。还不如来我们其中一个company,省得大家不好意思!”Alpha CSM笑得连眼角的鱼尾纹都和发线连接在一起。

“那这样说,来我们Charlie最好,因为Charlie离Bravo最远的,不是吗?”

“哇!你怎么这么说?我的armskote是整个unit最大的,也只有让宇颢打理才配得上他的才能!”

“我可以帮你申请到2SGT的local rank,比现在的3SGT高,也可以轻松地把armskote的事情打理好!”Alpha CSM也参与这抢人大行动。他们这时又陷入了一阵口角,不停维护自己的立场,似乎现在不得到宇颢的人,绝不离开总部。

“要升local rank也要CO的批准,由我来负责,你怎么能用来做你的筹码呢?”素卿要CPL德业把她推入庭院中,介入众CSM的争执,指出:“再说宇颢都还是个CPL,你就那么急着把他捧到2SGT,也未免太刻意了吧?”

“欸!CPL江其实早就是3SGT江了,Chief Clerk不知道吗?不信,你问Hong啊!”Charlie CSM很婉转地把责任推到几乎融入背景的紊良,企图揭穿他刻意隐瞒真相,阻止宇颢升职的事实。

其他CSM像豺狼咬着紊良不放,Support CSM还落井下石:“但是为什么明明已经是3SGT江,却还在叫CPL江啊?”

刚知道真相的CO和素卿惊讶地望向紊良索取合理的解释,加上其他CSM那饥渴的眼神虎视眈眈,紊良这时狼狈得想要立刻在草坪里挖个洞,把他们全部都给埋起来。

我熊紊良今天落得成为你们抨击的对象,也怪我当初错信了你们!

紊良苦恼着如何脱身的当儿,一直默默不语的宇颢终于插话道:“Encik前几天就已经对我说了,只是因为我等着被charge,很有可能又被贬为CPL,所以要Encik先不要宣布,等听审后再做打算。”

宇颢说完,便对着一堆一脸错愕的CSM绽开招牌的笑容。尤其他还会心地望了紊良一眼,更让被护救的紊良感到不寒而栗,担心宇颢不知道这次在耍什么招数!

“至于要不要跳槽,我想我该跟各位说清楚。我知道,大家都是要我过去你们的armskote,来为LRI做准备;我在Bravo何尝也不是一开始就为了这个目标努力?如今我在Bravo下了一番苦心,也对Bravo的OC有责任,要我现在放下Bravo的armskote,就是会陷我于不仁不义。”

“大家的邀请,我心领了,只可惜我还是得拒绝你们的好意。”宇颢抓住所有人的注意力,之前的喧闹声霎时平息,整个庭院也只是听到他的声音。夜色逼近,但是宇颢豁达的笑容仍能照亮整个昏暗庭院。

宇颢说完的好一阵子,众人之间陷入奇异的宁静。有的,像CO和OC一样,是被宇颢的话感动,有的像CSM一样满是抓不着的疑问,而紊良更是感到雪上加霜,从宇颢散发出来针对他的阴冷,实在让他从心冷到脚底,害怕着宇颢善言后暗藏的凶机。

场面定格,CO总算打破沉默,对宇颢赞叹道:“CPL江,人家说你心胸宽大,我还真的是亲眼目睹后才真的是佩服地无话可说。Hong,宇颢不计前嫌,还肯留下来管理你的armskote,你以后也要好好地对待他!”

紊良不自在地应了CO一声,然后还是小心谨慎地观察宇颢的神情,看看他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CO得到紊良的允诺,便继续说:“既然现在那么多人在场,CPL江的case也告一段落。我就以喜讯收场,郑重宣布CPL江宇颢升为3SGT江宇颢,即日生效。而既然3SGT江已经够格掌管armskote,Bravo的Armskote Spec,就由3SGT江代替。Eason。。。还是继续当他的Section Commander好。”

面对忽然转变的局势,众CSM都满脑子疑问,但他们还是应酬地和其他人拍手叫好,连声恭喜宇颢升职。在一阵欢呼声中,CO还对宇颢轻声地说:“至少以后你不用在雨中跑步了!”

CO宣布解散人群后,大家各自回去自己的宿舍。紊良十分懊恼地离开,却被追上的宇颢从身后表明:“CO刚才的赞赏实在是过奖了。我其实是因为看不过自己被其他人当作抨击对方的武器,才会出手帮忙的。你如果刚才有那么一点感动的话,那太不好意思,让你空欢喜一场。你如果是感到恐惧的话,那就请你多多保重,因为我江宇颢代表的恐惧,会是你摆脱不了的梦魇。”

紊良愤怒地转身与宇颢对视,却在他的傲气面前相形见绌。宇颢从之前的被他打压至现在的傲气逼人,的确让紊良敬佩不已。然而他自有自己的如意算盘要打,所以不介意暂时占下风。

-=-=-=-=-=-=-=-

“我已经从Eason那里打听过了,他是因为志坚说的话,指宇颢在食物里下毒,害Eason被惩罚,所以才会要他在雨中跑步的。”之前在他的办公室,紊良找来PS 5来做紧急商讨对策,应付突如其来的局势转变。

宇颢成功反败为胜,摆脱证据确凿的偷窃罪名,还引出阿力自首,牺牲了紊良的一个人,紊良怎么能不着急呢?

“你是说志坚?”紊良反问了一遍,脑子里却盘旋着那天早上在楼梯间和契明的对话。

“我不只要证明信不在我手中,我还可以证明你相信的志坚已经投靠宇颢!”

PS  5从紊良的背后看着他低下头,擦拭扶在腰间的眼镜,完全投入在自己的思绪中。

“所以你要我散播消息,说告密者的身份已经查明,并且等候处分,进而引蛇出洞?”

擦完了一个镜片,紊良继续擦了另外一个,稍驼的背暗示着内心的思潮起伏。

“现在的阶段就是要打草惊蛇,让志坚慌了阵脚形迹败露。”

紊良轻轻地把镜片上剩余的灰尘吹走,然后把眼镜戴上。钢铁的质感,暗红的镜框,凝聚了眼神中的刚毅。

“契明,我当初是看错了你。。。”

-=-=-=-=-=-=-=-

紊良沉着地回望宇颢,说:“我从刚进来接管这批新兵的时候,就已经和你斗得难分难舍。就像你咸鱼翻身一样,我这次被你一时占了优势也不怕一蹶不振。”

紊良顽强抵抗,宇颢悠然自得,两极相冲,一阵风一路吹上阶梯,盘旋在顶端对视的熊江二人。

宇颢最终打破僵局,不屑地笑说:“等着瞧。。。等着瞧。。。”

紊良盯着宇颢下楼的背影,灵魂深处提炼出一颗逐渐清晰透亮的坚决。

有我安置在你身边的契明盯住你,我还怕你的嚣张跋扈?

-=-=-=-=-=-=-=-

“好啦,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跟CO说了些什么了吧?”素卿在人群散去之后,质问CPL德业。后者假装不会意,继续把当天的BRO钉在办公室外的布告栏上。素卿捏了他一把,兴师问罪:“你不要以为我看不出,你刚才露出一副心虚的样子。CO会有这种想法,你脱不了嫌疑!”

CPL德业无奈地叫屈,挣脱了素卿的铁夹手指功后,心疼地搓揉手臂,回答:“Ma’am! 我的确没有跟CO说宇颢的事。只是。。。”

“只是什么?”素卿直逼CPL德业,令后者毫无透气的机会。

CPL德业关上布告栏的透明窗后,仍然心虚地对着墙壁,透露:“我。。。我不小心透露知道树强的事,CO就问起来。我就暗示他说我得到树强的消息,就有如他透过我知道宇颢的消息而以。我想这一切只是巧合,又或者是他真的从Mindef收到风声也说不定。”

“你还真的是让我气煞!我告诉你树强的事,也只因为我信任你。这件事是11 SIR和Mindef之间的秘密,就连BG Ong都不知道。你这样多嘴,我看我还是叫BG Ong把你换掉好了。”

素卿下重话,搞得CPL德业一时慌乱起来,急忙对着她求饶:

“Ma’am! 你把我换掉,那我不是要当一辈子的CPL?我也只是一时说漏了嘴而以,况且,我以大局为重,宇颢的事我完完全全没有向谁说出半句话。”

“你啊,就是跟那些无所事事的clerk混太久了,所以也跟着松懈下来了。”素卿打开办公室的门,准备去收拾包袱下班:“好啦,我刚才只是吓唬你罢了,我也怀疑消息有可能是Mindef那里漏出来的,我今晚还是跟BG Ong说一声,要他提高警惕。”

“那宇颢呢?”CPL德业呆在门外问。

素卿抿嘴回头讽刺,道:“宇颢在这里比你还久,也不见得他有失策说漏嘴的时候。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

CPL德业值勤,得留守总部的运作室过夜。他早就从宿舍打理好自己的事物,等大伙儿下班,他吃好晚餐后,就可以搬到楼上的运作室。今天的BDO也是在总部就职,两人甚熟,早就约好在运作事里打XBox度过漫长的一夜。

他提着过肩包,上了楼梯,便往处在大楼一角的运作室走去。由于运作室是掌管部队主要运作的地方,是值勤的人员每天不间断留守、备战之处,所以运作室不只是由两条密封式的走廊相通,沿着走廊还有两层闸门在必要的时候关闭锁上。运作室本身也十分坚固,就连手机也未必能够连接到外界。于是所有值勤的人,都排斥在这个牢房一般的地方守夜。

CPL德业正要转入通往运作室的昏暗走廊,里边却有个人影现身挡住他的去路。

“要收买从Mindef派来的间谍,我想普通的利诱应该不够吧?”

契明站在瘦小的CPL德业面前,简直像个巨人一样。后者用纤细的手抓紧挂在胸前的吊包带,皱了眉,然后企图绕过契明,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契明身手敏捷地抓住CPL德业的手臂,然后惊奇的说:“哇!那么瘦,却全都是结实的肌肉。你是我碰到最fit的clerk吧!”

CPL德业难掩心中的惊讶,张望四处无人后,便和契明对质:“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这里有工作要做,被DO惩罚没有report duty,你要帮我搭吗?”

“只是5分钟的时间,DO也是officer,officer也是人。反正你都可以时不时抽空在Bravo、HQ两头跑,为Chief Clerk通风报信,5分钟,我相信你还是可以跟DO解释得来吧!”

契明明讲暗喻,仍不放开紧拷着CPL德业的手,令矫捷的精灵成为巨人手下的囚犯。

“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消息,但是你说得对,我对Chief Clerk的忠诚,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收买的。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机;Chief Clerk虽然只是一个Warrant Officer,但是她的势力绝对不容忽视。”CPL德业极力摆脱契明,却无奈契明牢牢地抓着不放,他越是挣扎,白皙手臂上越是出现鲜红的抓痕。

“我就是没有忽视Chief Clerk的实力,才来伸出友谊的双手。但是依我看,你是根本不领情了。”

CPL德业不肯回复契明的话,于是契明软硬兼施,加重恐吓的语气,说:“靠山再大,你深入虎穴还是有遭老虎噬吞的可能。宇颢有你做联系,有难的时候有你来传话救急,但是你这个使者若是受难了,会有谁来营救呢?”

来者不善,和他硬碰也不是办法。毕竟我没有宇颢老练,得要自保才好!CPL德业深思片刻,便松懈僵硬的脸,企图以笑容舒缓气氛,说:

“虽然我不是你说的什么间谍、officer的,但是识时务者,也就是我留守MWO Yuen的理由。我们这些小兵在军营里还不是自求多福,找个靠山来度过两年光阴,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

敢跟我耍嘴皮子,的确是和宇颢如出一辙!契明不动声色,只是放松了手腕的力道,让CPL德业立即摆脱,心疼地搓揉一番。

“我不奢求你对我像对Chief Clerk一样;我只是想要从你身上得到一些好处罢了。自求多福,你自己都说了。有些时候,多了一点消息,能够确保我们在军营里的生活平安无事,不是吗?”

契明寸寸逼近,把CPL德业困在墙角,阴冷的笑容绝对不输宇颢!

“江宇颢,到底是什么来头?”

CPL德业意识到自己若是不敷衍契明,恐怕很难解围。于是他灵机一动,四两拨千斤,说:“你这个问题,你的company的3SGT冠成早就问过我了。我虽然没有直接跟他说,但是他也了解其中的原委。话,我是不会再说一遍,我相信3SGT冠成也会乐意和你分享他所知道的。”

“就凭一个3SGT冠成就想把我打发走?”契明不屑地歪着嘴,更加贴近对方的脸,问。

CPL德业咬了牙根,沉着地答复:“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大费周章,夹着泄露心机的可能来向我试探,难道还要在节骨眼放弃吗?”

这时CPL德业的手机忽然响起,契明不等他反应,便伸手进去他的裤袋把手机掏出来。

“喂!你在干什么?不要乱抓哦!” CPL德业无奈挣扎抗议仍然不得要领。

契明仔细一看,原来是BDO从运作室打来找CPL德业。契明在CPL德业的面前亮着手机,说:

“看来你的5分钟期限到了。我可以立刻按掉电话,然后自首对DO说是和你在房间打麻将,又或者是得到你一个肯定,然后让你解释你消失的5分钟。”

两人对峙,之间只留手机的铃声响透走廊的寂静。CPL德业盯着契明,拿捏着凝固在他们之间的对决,契明也信心十足地裂着嘴,眼角闪着胜券在握的气势回望。CPL德业终于抢过手机,接了BDO的电话后,便对契明郑重说:

“3SGT冠成之所以会问起宇颢的事,是因为他们是同校的关系。你放心好了,关系是建立在互补互足的原理上,我相信我也有需要你的帮忙的时候。你的心机,我就当作促进关系的筹码,到时你最好不要落跑!”

契明继续盯着CPL德业,让他担心他毫无脱身的机会。过了片刻,契明总算退了一步,让屏住呼吸的CPL德业得以有喘气的空间。

“你放心好了,我只是想要更了解宇颢的来历;他要是发生了什么事,对我来说也没有好处,你这个守护天使还是可以做下去。嗯。。。我们都有共同的目的,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CPL德业望着契明持着胜利的旗帜转身离开,心里不禁感到一阵心寒。

他到底做了什么?这一步是对的吗?

等到契明的身影从楼梯口消失,CPL德业便举起电话拨通了号码:“宇颢吗?我是德业。我不能跟你说出详情,但是我得承认我做了一件对你不利的事。你最好小心3SGT冠成,在他泄露你的身份之前把他摆平。”

CPL德业挂上电话后,自责地想:闹出这样的篓子,也只有这样才能弥补我对宇颢的过错了。宇颢!你最好懂得自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