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三十八章:匿名的爱

zzgy-title-pic-vwp21111

星期一    延绵不断的雨势终于得到舒缓,阵阵凉意不时吹送

 

“颢!你猜你这里还少了什么?”正翔杵在枪库的门口,兴致勃勃地对坐在办公桌后处理文件的宇颢问。

刚过first parade,宇颢和纪允也刚刚把所有的枪给锁上,才坐下来不久,正翔便现身在面前。他漂亮的心情就有如枪库里清新的空气一样,洋溢着轻快的气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枪库多添了几盏灯。

身穿制服的宇颢只是瞄了正翔一眼,说:“你有什么事就说出来,不要跟我搞神秘。”

正翔绽开了灿烂的笑容,随即溜出枪库外,不过一会儿,他便领着和他同样穿着T-恤短裤的范可,把一张折叠式的桌子给抬进来。坐在办公桌对面的凳子上,穿着一样轻便的纪允好奇地转过身,宇颢也竖起眉毛地靠在椅背望着。

“我都有一张了,干嘛又搬来一张?”他指着原本就放在吊扇下绿色台面的桌子,问。

“不只一张咧!”正翔拉着范可又往外头窜,一下子又扛了另一张桌子:“哎呀,允,出来帮忙啦!”

纪允惊讶还有更多桌子要搬,三个人来来回回,整个枪库最后堆满三张桌子,四桶润滑油,五卷清洁布和一台站立式的电风扇。

“圣诞节还有两个礼拜的时间,你这么早就送礼物给我?”

宇颢满是好奇地上前验收正翔运来的物品,细听他解说:“这两张桌子是我们CQ‘供奉’给你的,另外一张是Support的。油和fernalite是Alpha和Charlie联合送来的,还有风扇是HQ的armskoteman送的。”

正翔讲解的当儿,宇颢注意到门外有几张脸孔不时鬼鬼祟祟地探进来。宇颢心里有数,随后表示:“这些人只会送他们想要送的,我这里缺一台音响系统也没有人管。”

窝在外头的几个人立刻像打散的老鼠一样,仓忙地离开,惹得宇颢暗自嘲笑。等到外头监视的使者都跑光后,宇颢便对正翔说:

“CQ送来的桌子我们勉强可以接受,但是其他人送来的东西,你干嘛也收?到了LRI桌子还是要还回去,这么多的油我们也用不完啊!”

“人家的一片好意,我们怎么好拒绝呢?”正翔嬉皮笑脸地回答,好像比自己的干哥哥还要兴奋。他拍了拍宇颢袖子上的军阶后,继续说:“你看,3SGT就是不同,连那个死人ventilator也终于修好了。”

纪允望了望办公桌上方的通风器,接着说道:“这几个礼拜没有它在叫,我好不习惯。现在虽然又要大声说话,但是感觉就是不一样!”

宇颢环视枪库许久不见的繁华,不禁低声感叹:“有些事,还真的是有rank才容易办到。”

“不是吗?你们看,颢都兴奋得一直穿uniform,怕人家不知道他promotion了!”范可几近疾呼地笑说。

宇颢翻了一下白眼,摇着头回答:“你以为我那么喜欢穿No. 4啊?我是今天有COS duty,没有办法!”

他们一群人正混得热闹的时候,契明也提着几样东西出现在枪库内。

“我听说有人送来风扇,我想这里应该不够插头,所以带来了extension plug。还有,我只够钱买收音机。”契明放下那台迷你收音机后,正翔等人便兴奋地开始研究。宇颢看着眼前的一堆孩子,感激地对契明说:“要你破费,真不好意思。”

契明正回以客套话,范可便揶揄:“哇!3SGT契明你很了解颢的心思咧!别人送的他都不喜欢,你送的他就讲歹势。”

“哎呀,不要啰嗦!赶快来帮忙研究怎么set。”正翔不耐烦地把范可拉回去,契明也参与一份来研究一下新买的收音机。

宇颢这时却注意到有个人影徘徊在门外,仔细一看,原来是锦泉。他的眼神看起来很不宁静,而且似乎在等宇颢和他说话。于是宇颢上前在门口把锦泉叫住,询问他找他的目的。

“颢。。。我有事情要问你。”

锦泉飘忽的眼神,迟疑的态度,不停磨蹭的双手,对宇颢暗示着他内心的焦虑。宇颢把他拉到枪库的另一角,对着靠在墙壁的锦泉问道:“你遇到了什么事,来了就不要婆婆妈妈。”

锦泉小心地确认在办公桌周围的几个人都全神贯注地研究收音机后,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好的粉蓝色信纸,交到宇颢的手中,殊不知契明其实已经暗中观察二人的动静。

契明斜视地看着宇颢把信拆开,阅读那熟悉的文字。

我已经观察你很久了,

并且确定你和我拥有同样的性趣。

假如你有意和我做进一步发展的话,

就暗示一下吧!

契明放下紫色的原子笔,对信中的文字仔细端倪,随后还在信纸的下方画上一颗爱心。

不错,有悬疑,可以吊他的胃口,让他又惊奇又害怕!只要让他疑神疑鬼,我接下来怎么牵着他的鼻子走,他也都全盘接受!

-=-=-=-=-=-=-

“是不是你在作弄我?怎么说你是唯一知道我的秘密的人。”锦泉见宇颢读得入神,试探性地问。

“怎么每封匿名信都赖在我的头上?我像是写信捉弄人的人吗?”宇颢翻了白眼,然后不停翻查信纸地问:“嗯。。。真的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锦泉瘫靠在墙边,沮丧地回答:“就是不知道咯!”

“那你要怎么回答他?”宇颢带着不可理喻的表情问。

锦泉叹了一口气,把信折叠好收回后,说:“这封信我一个多礼拜前就收到了,这些日子发生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让我怀疑是那个人在暗示我。”

-=-=-=-=-=-=-

“坚,帮我一个忙好不好?S1 branch打电话要我过去一趟,但是我的parade state还没有做好。”值勤COS的契明匆忙地把填写资料的表格放在志坚面前,正准备往办公室的门走去。

在啃着苹果的志坚接过了资料,应声点了头便绕到COS桌子后面坐下。才刚坐下,契明忽然回头,指着附在旁边的纸条,说:“哦!有几个人我不知道他们今天的去向,你可以帮我问一下锦泉吗?他是Admin Spec,应该会知道。”

-=-=-=-=-=-=-

“那个人一直来找我;他先是找机会要我帮忙填写parade state,但是他又不是那天的COS,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莫名其妙来问我。然后他还来找我,说他的那边很痒,要我看一看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锦泉继续陈述,一边回想起那天下午的情景,志坚把他推坐在床上后,便‘哗!’一声把裤子拉下,赤裸裸地在锦泉面前展现自己的雄风。

-=-=-=-=-=-=-

“你这个问题我不真的不知道哦!欸!你可以去给泉看看,听说他那时候也是那里痒,应该有药来擦吧!”

契明十分关切地提议,志坚却迟疑地问:“吓,要给他看小坚坚,我歹势咧!”

“哎呀!你把他约到他的房间,一进门,不要想那么多,就把裤子脱下,就不歹势咯!”契明半推着犹豫不决的志坚出门,门一关上,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装着粉末的瓶子,若有所思地玩弄着。

-=-=-=-=-=-=-

“坚,你这。。。这是在干什么?”锦泉脑子里开始起了内战, 两腮通红得映照面前红肿的小坚坚。

“什么干什么?你帮我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事,我从早上就痒到现在了。”志坚猴急地上前一步,吓得锦泉一股脑往后倒。

“这。。。这我怎么知道?!”

“你不是有过经验吗? 听说你有药。”志坚把锦泉拉坐起来,不耐烦地说。

“我哪里有经验啊?唉!你试试看SAF Powder吧,它的药性应该有效。”锦泉从厨柜里挖出一罐装在青色瓶子的粉后,便十分害羞加尴尬地把志坚推出房,落得他莫名其妙地在走廊上‘放空’。

-=-=-=-=-=-=-

锦泉绕了一大圈说话,宇颢终于追问写匿名信的人的身份。锦泉再次确定枪库里其他的人都忙着后,说:“我怀疑那个人是。。。志坚。”

锦泉在说志坚的名字的时候,还特地降低声量,以免泄露风声。

虽然宇颢对志坚没有好感,但是他还是感到不可思议地问:“你有什么证据啊?”虽然志坚和契明有瑜亮情结的嫌疑,但是他所了解的志坚不像是有如此偏好的人。

面对宇颢的质疑,锦泉无奈地解释:“因为之前。。。”

他还没说完,契明便插嘴对宇颢说:“颢,office有人找你,说是急事。”

宇颢的注意力成功地被契明转移,想要跟着他到办公室的锦泉却被契明拦住,说:“泉,你会set这个收音机吗?”

幸好我及时插手,要不然就被你穿帮了!契明把收音机递到锦泉的面前时,窃窃笑到。

-=-=-=-=-=-=-

“喂,你还好吧?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契明第一个换好制服准备接下来的训练;到办公室偷个闲的时候,看见锦泉,穿着T-恤、短裤独个在电脑前,便灵机一动,上前表示关心。

“哦,会吗?也许是昨天OC给的工作我做到很迟,所以今天比较累吧!”锦泉漠然地回答。他这几天就是为了之前在厕所内收到的纸条,和在他私人笔记本内找到的信,搞到彻夜辗转难眠。他把Bravo的名单给过滤一遍,却也没有找到可疑的人选。

如果是Bravo以外的人,他就麻烦了。整个部队有500多个人,他怎么一一找出来对证呢?

契明瘫坐在锦泉身旁的一张椅子,漫无目的地晃了几下后,便用手中的jungle hat叫了后者,故弄玄虚地问:“欸,你知道这最近坚和谁比较近吗?”

锦泉耸了耸肩,继续对电脑打字,说:“不知道。跟他close的不只是你而已吗?”

“是我而已,我就不会那样问你啦!”契明带着苦恼的声调回答,总算引起锦泉的注意,八卦地追问他们之间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问题只出现在他身上吧!他这最近神秘兮兮的,经常不见人影,写东西又不给我看,问他又骂我多事,最后我们都没什么讲话了。我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平时我惹他生气他都会直接告诉我,现在他却不吭声。我怀疑他有心事,或者是有暗恋的对象!”

“你别说笑了,坚不是有女朋友吗?”锦泉虽然心里已经开始怀疑志坚的怪异行为和他收到的信件有关,却还是试探性地问契明一声。

契明“呵!”一声后,便说:“他们已经分手了,而且还是蛮久以前的事。我问过他,好像是有第三者的关系。”

“哇!好像很火辣的新闻咧!”锦泉假装兴奋地表示,内心却泛起惊涛骇浪。第三者该不会是我吧?

“喂!你可不要说出去,要不然坚跟我断绝来往,我就来找你算账!”契明警告了锦泉,然后起身往门口走去。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锦泉开始注意志坚的行为,并且发现所有的迹象,都指向他是信件的作者!

-=-=-=-=-=-=-

锦泉三心两意地玩弄一下收音机,见宇颢应该是不会有空再和他讨论问题了,便把球状的收音机退回给契明,借故离开。

契明见状,便再次把他叫住,掏出一个黑色笔记本,说:“我还会在这里呆一会,你可以帮我把坚的notebook交还给他吗?小心哦,他很爱整齐的,你要是弄脏还是撕破里面的纸,他会发火的。”

不可以撕破他的notebook锦泉一开始想要拒绝契明的要求,却为了契明最后的一句话欣然接受。

他接过笔记本,躲到走廊的一个偏僻角落,便把它翻开开始寻找。

平时不撕掉notebook里面的纸的话,notebook应该完好无损。锦泉发现笔记本已经写上好几页的字,应该已经用了很久,所以细心翻查着。

有你在,我的生命才有意义!

锦泉脑子里一直回想那天在厕所内收到的纸条,从军用黑色笔记本的一页撕下一角的纸条,上面写的字就是害他近日来茶不思,饭不想的缘由。

如果写信的是坚,那他整洁的notebook里面就会有那个缺角!

锦泉话才刚从脑海落下,那确切的一面就摊开在他眼前。

锦泉立刻从自己的笔记本取出夹在里面的纸条,手不听使唤地颤抖着,把纸条和志坚笔记本里的那页缺角核对。两个部分的切口完全符合,确实原本是属于一张完整的页面!

锦泉试图舒缓急促的呼吸,整理脑子里的思绪:坚就是一直传送讯息给我的人!

“你在干什么?”锦泉还没平息心中的波浪,耳边却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锦泉急忙地把纸条塞进裤袋里,转身后才发现志坚就站在身旁。

“我。。。”锦泉拨弄着笔记本,支吾以对。

志坚双手插在制服衬衫下方的口袋,好奇地观察锦泉。他从笔记本的封页上,认出自己画的图案,便伸手把它取回,问:“我的笔记本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是。。。是明要我还给你的。”锦泉在志坚翻查笔记本内页的当儿回答道。他接着指着志坚的裤裆,问:“你那里还好吧?”

志坚低头愣了一会,然后想起上个星期的事,便笑说:“好了啦!我冲个凉就没事了,应该是底裤肮脏吧!”

志坚笑脸迎人的态度,顿时占据了锦泉的所有视线。在这之前,他虽然觉得志坚长得还不错,但是也因为不是他的那杯茶,所以没有对他多加注意。毕竟志坚他还略嫌太瘦,若有宇颢或契明的身形就会更好了。

他那夹着双眼皮的电眼,在他的刘海后面若隐若现地闪耀,和他的关刀眉相映成趣。还有志坚那憨厚的笑容,简直可以媲美金城武,洁白的牙齿在黝黑的肌肤的陪衬下,完全把锦泉的灵魂勾到九霄云外去。

而虽然志坚不是属于多肉型,但他的胸膛还算宽阔,和他的腰臀形成修长的倒三角,是个标准的健美身躯。当锦泉把眼神往下移,逗留在紧缠在志坚胯下的裤裆时,当天在他房间,志坚大方揭示私密之处的一幕充斥着他的脑海,可以说他的整个意识都被小坚坚大大地占据。

“难怪总是激凸。。。”锦泉竟然不自觉地说出。

“激。。。?”志坚感到无法费解地重复。当他随着锦泉的视线追溯到自己的裤腰下方,了解‘激凸’的含义时,心头顿时揪了一下,好像被玻璃刺到一样,脑子里只往坏处想。

他反应式地用拿笔记本挡在裤裆面前,吞了一口口水,说:“我已经好了,没。。。没有像那天那么。。。肿,不需要你再帮我看了。”

说着,他便立刻转身,快快闪人。而在他背后发花痴的锦泉只管想:他害羞的表情真可爱,脸红得像草莓一样!

-=-=-=-=-=-=-

志坚到了办公室的时候,浑身是发毛的感觉,对于刚才锦泉失常的态度感到无法理解。他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便进了办公室。他门一打开,就看见宇颢读着手中的文件迎面而来。

宇颢应开门的声音抬头,一见到志坚就立刻回转,假装没有看见后者,继续阅读文件。宇颢反应之强烈,志坚也同时了解一切的原委。他对着宇颢的背影无奈地说:“我身边有那么大的空间,你就不能绕过走吗?”

只见宇颢头也不回,坐在对面的桌子面前,继续‘沉迷’在文件中。

志坚闭上眼睛沉思片刻后,健步走到宇颢身边,说:“我知道你是为Eason惩罚你在雨中跑步的事而生我的气。但是你要知道,那些只是传闻,我根本没有对Eason说下毒的人是你。我。。。我根本都不知道纪允他们食物中毒是人为的!”

志坚心急火燎,一时间也开始语塞。然而宇颢继续漠视志坚的存在,又是抓头发,又是用手指拍打桌子,完全是活在另一个空间的样子。

志坚无奈,继续辩护:“不要忘了,那天你也有份把我引到总部,害得我因为BDO找不到人而怪罪下来。我都还没问你为什么要那样整我?”

志坚在耳边喋喋不休,令宇颢终于沉不住气,转头对着站在身边的志坚想要回应,却正面志坚的‘激凸’,一时想起锦泉之前对他说的话,于是便揶揄道:“到现在还那么肿啊?”

什么?连宇颢也开始注意我的。。。志坚对宇颢的答非所问感到困惑,只好稍微把身子转开,含糊地回答:“你也听说了?还真的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要不是明逼我找泉,我才不会跟其他人透漏半点事!”

宇颢却没有把志坚的话当一回事,只是继续在文件上写字,然后说:“我不管你转换了什么趣,利用泉的秘密来勾引他,控制他,还是和Eason狼狈为奸,那天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在场,允的话我也听得一清二楚,到底是谁在诬蔑谁,你我心知肚明。”

“什么勾引泉?你最好说清楚一点,我什么时候勾引了他?”志坚慌张地辩驳,几乎到嘶吼的地步。他还把宇颢转过来面对他,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说:“允也到底说了什么话,从哪里听到的,你有没有查对?他的消息来源,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接受?”

志坚受冤枉的脸孔,全都呈现在他通红的双眼和几乎爆开的青筋。他大口大口的喘气,坚决地和宇颢对视,在没有从他身上得到合理的答案之前,他绝对不会放他走。

宇颢把志坚的手从肩膀上摘下来,不耐烦地开始说:“允的消息来源。。。”却卡在给予例据的当儿,发现自己长久以来第一次理亏。

他确实没有跟纪允确定他指责志坚告发他的事情!

毕竟那天之后他都忙着整理Eason在枪库留下的烂摊子,完全把这件事抛在脑后,只记得志坚告发他的表面事实。如今经志坚这么质问,宇颢还真的气煞之前没有多加追查。

他混乱的思绪中,忽然浮现志坚刚刚说过的一句话:要不是明逼我找泉。。。

该不会。。。 宇颢自掌了嘴巴,愤然想起志坚和契明之间的矛盾。他皱眉想了许久,总算下了一个决定,然后对志坚说:“允的消息来源,我这就去找他对质。”

-=-=-=-=-=-=-

入夜时分,士兵不是在房间偷闲,就是在其他地方溜达、吃夜宵。三楼的厕所也十分清静,只有后方传来流水声。

冲凉间的六个间隔,有三个被占据。契明壮壮的个子占据最靠外面的第二间冲凉室,再下去就是3SGT冠成高高的骨架,已经涂上厚厚的一层肥皂。锦泉则杵在下一间的花洒下,似乎也要冲完凉的样子。

“泉,你刚才有帮我把notebook还给坚吗?”契明打破沉默,透过流水声问。

经契明这么一问,早上他发现志坚‘身份’的情景又浮现在他面前,空气弥漫的沐浴乳芬香也忽然浓烈得充斥他的脑际。

天啊!这个时候问我,我会歹势的咧!锦泉晕眩中想到。他把头栽进水花中,让思绪得到清静后,便敷衍地回答:“早就还了。”

“哦!刚才见到他,都没有跟我提到,我还以为你忘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不跟我说事情。”契明又是引诱锦泉的遐想说到。

这种事,他怎么可以到处跟人说呢?锦泉羞答答地回想。可是他还是故作姿态地说:“唉!你一天到晚呆在armskote里面,你们都很少见到面。他也许真的忘了呢!”

“是吗?”契明也假装困扰地回答。他接着引入另一个话题,说:“欸!你们知道吗?我这最近在armskote和翔他们混得挺熟,他们跟我说了一个八卦。”

八卦?3SGT冠成脑子拉起了警报;这种事怎么能少了他呢?

“你不要胡扯了。你的八卦会有我的新鲜吗?”3SGT冠成略施伎俩,想要引诱契明自动暴露他的消息。

当然,契明的目的就是要和他‘分享’八卦,于是他戴上酒逢知己的口吻,雀跃透露:“一定很劲爆,因为他们一直都没跟其他人分享。你知道宇颢的女朋友吗?”

“你说茜如?那个半年前死掉的茜如?”3SGT冠成完全进入状态地问道。

“就是她!翔说HQ的clerk证实茜如其实已经27岁,和宇颢现在的23岁差很多!”契明危言耸听地说。

“哇!姐弟恋?”锦泉从另一端惊讶问道。

“对啊!我看你也不知道吧,成?”契明转用激将法套在后者的身上。

这方法果然有效,3SGT冠成激不得,立刻抗议道:“这个不用说,我早就知道了!宇颢张得很像我中学的学长,早我9届,当年成为NCC Best Cadet,是我们学校有史以来唯一一个,所以我们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存在。”

“早你9届?”契明意外得到不为人知的消息,惊奇地回应:“那他不就是29岁?怎么可能呢?我知道唱歌比赛可以谎报年龄,但是当兵。。。?怎么可能?”

“我就是这个理由才觉得懊恼,不敢跟其他人说。我翻过我们的校刊,现在的宇颢的确和我的学长长得一样,就连名字也相同。我就是不了解为什么现在的‘宇颢’竟然小了6岁。”3SGT冠成彻彻底底地被契明牵引着,把所知都透露出来。就连契明好奇地问:“你有找其他人确定吗?”他也乐意透露:

“我跟HQ的CPL德业问过了,因为他是Chief Clerk的PA,Chief Clerk又是宇颢的干妈。可是那个CPL德业嘴巴很紧,只是说那是Staff in Confidence,所以打死也不要说更多,只是叫我不要鸡婆,免得得罪宇颢。”

“哗!足以让人判死刑的秘密,很火辣咧!”契明兴奋表示:“成,你再去打听一下吧!”

“你神经病啊?谁都知道宇颢惹不得。反正你和他最近那么要好,你自己去问他好了。”3SGT冠成把东西整理好,然后裹着一条毛巾到契明的间隔,说:“我先走了。那个泉都不知道怎么了,那么早离开也不讲一声。”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活在自己的世界,习惯就好。好啦,你先走,我还要慢慢冲。”

契明打发3SGT冠成后,便对着间隔内墙暗自想到:那个CPL德业还真的没有骗我,看来他极力掩护的秘密,是宇颢最致命的弱点。就不知道他这个秘密对我有多大利益?

他才刚转身想要把搁在间隔墙上的毛巾取下,竟看见宇颢也进来洗澡,经过他的间隔,却因为全神贯注地想东西而没有注意到契明的存在。

契明绕到宇颢的间隔外,靠在间隔的墙壁,对宇颢说:“今天那么早关armskote?我还想要下去帮你呢!”

宇颢的思绪被契明打断,稍微瞥过肩膀,确定是契明后,便冷淡地脱衣,不是很好的心情地对待契明的搭讪。

契明不以为然,亲切地问:“你今天怎么啦?平时你都不对我这么冷漠,是不是刚才去cookhouse做COS的duty被BDO欺负?”

契明说着,宇颢也启动了花洒,让冰水浇灌火热的脸庞。契明不厌其烦地来示好,让他渐渐感到厌倦,却同时撩起一股情绪的火焰,任水柱怎么灌也冷却不了他的愤怒。当花洒的水停止后,他也终于略显激动地转过身,把脸贴近,透过滴着水的刘海直视契明质问:

“你少在这里跟我扮亲密了。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在利用我来对付志坚?”

早上还跟他感动对话,现在竟倒戈相向,宇颢180度的转变让契明一时招架不来,只好尽量掩饰皮肉底下的心虚,反应式地往后倾,自卫到:

“你在说什么?我要对付志坚是我自己的事,怎么会扯到你的身上呢?”

契明表现得那么逼真,就连宇颢也承认心坎的深处有想要相信他的冲动。要不是他早上和志坚对话后,找纪允确认他当时声称志坚告发他是下毒的罪魁祸首,是从契明那里听来的,他一定会跟着心灵的那把声音走。

如今现实摆在眼前,契明并非所有人所认为的天真烂漫、心胸豁达,而是赤裸裸地站在宇颢面前的双面人。宇颢自责这些日子不经意地投入太多感情,导致现在悔不当初的局面。

“打死不承认,算你有骨气。”宇颢和契明贴紧胸膛,咬牙切齿地说道:“但是让我告诉你,你要是珍惜我们之间的情义的话,就不要打我的主意。利用我江宇颢来做棋子,到现在还没有人够资格。”

几个间隔之远的一个花洒渐进地滴着水,打在地面的水滴拨弄着凝结的气氛,如同古远时期的战鼓,鼓动两人之间的紧张。

情义?我早就不把这两个字当一回事了!契明对宇颢的天真论言暗自回答。

两人对望不对话,这样持续一刻的时间,肩膀上的水珠蒸发出各自的坚决。

终于契明站直了身,吸气挺胸,并带着一点伤感地说:“我要说的话早就说了,信不信由你。你现在重振旗鼓,应付对你献殷勤的人一整天,我想你也累了。”

宇颢看着契明收拾自己的东西转身离开,心里忽然感到不是滋味,而且还发现他的话还一直在耳边回荡。为了赶走这生疏的反应,他立即又把头栽进水帘下,让溅在脸上的冰冷麻痹不安的情绪,让水声淹没心酸的话语,许久许久都不肯抽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