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情故事 ::不如不见

不能说的爱情故事之不如不见封面,现代城市短篇小说。

言俊雄

手机:(+65) 9548 8459

 

E-mail: yanjunxiong@udb.com.sg

网址:www.aimtowin.com.sg

 

面簿:www.facebook.com/yanjunxiong

学历2004 – 2008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B.BA. (Marketing)

工作经验

 

 

2008 – 2010    区域银行,行销部

 

任职期间为银行开发多项营业项目,在短短两年内由副总经理荣升为副总裁

2010 – 2013    国际商业发展银行,行销部

任职期间为集团在中国、英国、法国开拓行销领域,现被委任中国分行总裁

业余活动

 

 

2005 – 现今   世界展望会成员

 

2011 2013   新加坡三项铁人协会宣传主任

2012 – 2013   亚洲摄影协会财务秘书

2009 – 2010    新加坡高尔夫球协会副主席

其他才能精通英语、华语、法语、德语
   

“我已经把等一下的presentation和你的CV对照了。你可以放心。It will be your show tonight!”Danny将手中的一张纸朗读了一遍后,便对同他齐肩迈步的俊雄说。

他们俩刚刚从会议室走出来,沿着两排办公桌间隔之间的走道往公司的大门走去。一路上准备放工的同事们不是对俊雄挥手道别,就是留下:“See you tonight!”等祝语。

一身西装笔挺的俊雄意气风发地一一对他们点头示意,却没有忘记查看手中的智能手机。他平时骚乱有型的头发今天都往后梳,从额头形成波浪式的整齐线条直到后脑勺,同修短的侧边成犀利的对比,复古中带摩登的气质。但是那头简单经典的发型却遮掩不住那充满正能量的眼眸。这对眸子,将目光快速却不轻浮地扫过身旁的同事;即使俊雄不曾咧嘴微笑过,也不让他看起来凶神恶煞。

“有你当我的助手,我什么都放心!”俊雄难得露出欣慰的微笑。

他虽然身材中等,但是走在Danny身边却显得娇小。这也难怪!身高1.85米的Danny拥有瘦削的骨架,一袭合身的桃色衬衫和灰色西装裤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修长许多。他用发胶将头发往上梳,原本将脸庞拉长,却因为那幅半框眼镜而找到平衡。接下来的晚会Danny因为只属陪衬,所以没有像俊雄打扮得那么端庄,整个人也因此看起来休闲许多。

Danny接着开始向俊雄汇报待会儿晚宴的行程,怎料却因为一名员工忽然从间隔内冲出来而骤然喊cut。

“小心!”说时迟,那时快,那名员工手中的咖啡在Danny开口叫住俊雄的当儿已经泼得他一身都是。

“总裁,对不起!对不起!”那名员工的连声道歉却被Danny的唠叨给掩盖。后者随口责骂了几句,便拉着俊雄回到办公室,说:“幸亏我准备了多一套衣服!我们赶快回去换!”

回到办公室的路上,俊雄仍然逃不过Danny的伶牙俐齿:“你干嘛这最近都那么low energy?是不是要上台所以panic?你不是见惯大场面了吗?这次的颁奖礼你不可以出错!你拼了那么久才得到这个业界杰出青年奖,是多少人怎么努力也得不到的奖项!今晚可是有很多大老板在看。你以后的路有多顺利就靠你今晚的表现! ”

“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是我现在要换衣。。。”进了办公室,Danny便熟悉地走到办公桌旁的橱柜,将一套包装好的西装交给俊雄,后者却皱了一边的眉,望向办公室的门,说。

Danny没有察觉到俊雄不想揭露他为何这最近神不守舍而转移话题;Danny反而还逗趣地拍了俊雄的胸膛,笑道:“我们都是男人,你害羞什么?”

“谁都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不想引人犯罪,你最好出去吧!”俊雄不领情,半逗笑地将Danny推出办公室,后者的喋喋不休也随着被隔离在门外。俊雄才刚脱掉上衣,就听见敲门声。俊雄以为是Danny,于是叫他进来,打算继续揶揄他一番。

怎料一位娇小的女人将头探进来;当两人的视线对上的时候,彼此都惊讶地跳了一下。那女生本来要退出去,却被俊雄叫住:“没关系!”

那女生小心翼翼地走到办公室的中央,企图表现一脸自然地站在那儿看俊雄将新的一件衬衫给穿上。当俊雄把目光转移到她的身上的时候,就见她那涂上淡淡桃色的嘴唇在她的瓜子脸上划出委婉的笑容。

她和俊雄一样,一看过去就像是要去晚会的人。她一身以简单为主:齐肩的短发和不加修饰的淡妆不说,一袭看起来保守的紫色吊带晚装才是亮点。

“你跟以前一样,还喜欢紫色!”俊雄被她散发出来的韵味给愣住,只是羞涩地说出那句话。

“我今天来。。。”俊雄不等她说完,就从办公桌后面掏出一个盒子,然后对她说:“我就有一种感觉你今天会用到这个!惠文,你试试看怎样?”

俊雄要惠文坐下,然后将盒子打开,接着将一双米色的高跟鞋取出:“穿晚装怎么可以配平底鞋呢?”说着,他便蹲下帮惠文换上新鞋。

惠文本来不好意思地推着俊雄,但是却因为后者的坚持而无奈地让他把鞋子穿上。俊雄接着还得意洋洋地说:“幸亏我还记得你穿几号鞋!你看,这双鞋多适合你!”

“你不应该破费!晚会过后我把鞋子还给你!”惠文仍然非常客气地说。

“你把鞋子还给我,我可以拿来做什么?”俊雄站起来走到办公室角落,然后从衣架上把新的外套摘下,一边穿上,一边说:“再过半个钟头晚会就要开始了!我们还是赶快走吧!”

临走的当儿,俊雄终于感觉到惠文欲言又止,于是在门前停下,问:“你还好吧?”

惠文不自在地回望,想说的话却缠在嘴边。俊雄试探性地握了惠文的手,后者却反抓他的双臂,回答:“今天是你的大日子,你要好好地表现!”说着,便在他的脸上留下轻轻的一个吻。

经惠文这么一吻,俊雄整个人都乱了分寸。

打从惠文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他就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应付。他集中所有念力将脑海中的波动给平息,在细心打量惠文一身的穿着后,找到能够借故送礼的理由,努力克制慌乱心情的策略果然奏效。

他其实准备了好几样礼物,以备不时之需。除了那双高跟鞋,他的抽屉里还有两对耳环,一条项链和一条披肩,都是拜托Danny陪他去找来的。惠文和他想像中的一样,穿上了紫色的晚装,首饰和配件都点到为止,再多奢华一点就破坏她简单的装扮。于是俊雄压重本的高跟鞋成为了最佳礼物,既能借花献佛,也不喧宾夺主。

他们俩走在办公室走道上的时候,俊雄犹如回到记忆中的初院时光,那穿过食堂桌子间对话的情景。 。 。

-=-=-=-=-

他刚刚才经过篮球场,却被飞来的横球给撞个正着,手中的咖啡同样洒了一身都是。打篮球的同学敷衍地道歉后便回到球场,留下俊雄狼狈地将作业本拾起。

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多出了一个帮他捡起作业本的人。

当时的惠文头发比较长,束起了马尾,看起来简单利落。由于那时已经是下课时间,所以惠文已经换上T-恤。虽然她不是什么运动员,但是健康的形象有如阳光一样点亮了俊雄当时灰暗的心情。捡起东西后,惠文便带他到食堂边的桌子坐下,然后用纸巾为他擦拭身上的咖啡。

惠文是隔壁班的学生,却和俊雄的班一起上同样的讲堂课。但是整个讲堂应该有四百多个人吧!就算他们经常进出同样一堂课,也未必有机会认识对方。对于俊雄,惠文也只不过是过眼的学生,碰见了当然觉得眼熟,但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历的,也没有多问她的背景。从惠文的对话来看,她应该也有同感。

“第一次见面就让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好惨哦!”他们过后穿过空荡的食堂,往巴士站的方向走去的时候,俊雄无奈地说。

惠文已经将她的课本交给俊雄,背包也随着她轻快的脚步在她的背后摇晃着,俊雄则不慌不忙地跟在她身后。

“谁在乎这些呀!”惠文洋洋洒洒地回答。

“这里所有的人啊!你看这里的男生,不是运动好,就是驾车上学。像我这样的书呆子,你应该是第一次看见吧!”俊雄话才刚说出,就已经后悔了。他记得惠文的父亲经常驾他的马赛地载她上学;经他这么一说,好像是在影射她似的。

“打球、驾跑车是那些爱表现的人做的事,还有很多不爱现的人,下课后不是留在课室就是回家温习功课。”所幸惠文不以为然,反而还会心地说。她侧着头回眸看了俊雄一眼,接着继续带着轻快的脚步往大门走去。

俊雄停下脚步,一边整理他的过肩包的位置,一边凝望着惠文的背影。这么一个不爱奢侈喧哗的女生让俊雄心生好奇:“那你呢?你是怎么样的人?”

“认识我久了,你就知道咯!”惠文似是而非地回笑说到,让俊雄心中翻起了许多莫名的感觉,让他有想跟着她回家的冲动,研究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到了车站,惠文从俊雄那里接过她的书本,然后对他说:“我告诉你,会打球、能驾跑车不代表将来就会成功。像你这样用功的人,以后一定比他们更出色!”

惠文转身离去的背影俊雄已经不记得了,因为他的记忆就只停留在她鼓励他的灿烂笑颜,那些擦身而过的车子,草场上大声呼叫的足球竞赛,周围的一切一切。 。 。已经不重要了。

-=-=-=-=-

俊雄带着蕙文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就见Danny已经伫在门外守候已久。眼尖的他对惠文上下打量一番后,谄媚地说:“你的鞋子好配你今天的晚装哦!”

说着,他便歪着一边的嘴角,对俊雄闪了一下调皮的眼光。俊雄加快脚步走在惠文前头,Danny也下意识地跟上去。只见俊雄带着平稳的口气说:“呆会儿的晚会你为我准备得怎样?你不要因为八卦而害我在每个人的面前丢脸。”

“我看你是不想要在她的面前丢脸吧?”Danny竖起一边的眉毛,点破俊雄的故作姿态,接着便健步地往电梯走去,留下俊雄陪惠文走到走廊的尽头。

-=-=-=-=-

“你刚才的表现实在是太棒了!”Danny一股拥向前,企图用自己高亢的嗓子掩盖如雷的掌声。俊雄一路从台上下来的时候,一直有人拍他的肩膀给予他肯定,但是俊雄只是礼貌地点头示意;那不是他平时的故作姿态,而是他脑子里确实有更让他花心思的事。

热闹非凡的晚会就在金融中心的天台,海拔300米的高空让这露天的晚宴增添许多清凉、高雅。整个场地以低调柔和的灯光照明,配合爵士絃樂作背景。轻快的和弦穿插人群之中热烈的交流,竟然打造出一股悠然的氛围。那股氛围虽然被俊雄的致谢词所引来的掌声给骚动,却也非常快地恢复平衡;掌声落下后,众人又继续他们的窃窃讨论,晚会再次弥漫在一片呢喃声中。

“刚才有很多老板问起你,等一下我带你去介绍给他们!” Danny没有察觉到俊雄的冷漠,只是在他耳边兴奋说道。

俊雄的目光这个时候已经被隐藏在人海中的惠文给吸引,人也不自觉地往她的方向走去。刚才在台上演讲时的紧张,他多么地想要说给惠文听!相信没有人会明白,他一路走来的艰辛;每每克服一道围墙后,他都想找个知心人倾诉心路历程,却无奈只有独自淡然吞下自豪与满足感,一次又一次,一个又一个。

毕竟迈向成功的目标是他个人的意愿。

终于俊雄重逢惠文,多年来抑制的百感交集从今晚就能如愿抒发。怎料当他靠近的时候,就见惠文将身旁的一位男士给拉到他们之间。那男人一脸福相,肚子也微微将西装的腰身处给鼓起。看起来应该三十出头的他,却已经略显中年的迹象。

“俊雄,这是我的老公,Nelson。”

老公? !

接下来惠文或什么Nelson所说的话,甚至他们之间应酬式的招呼俊雄已经没有放在心上了。他隐约记得他们俩有一个五岁大的儿子,那个Nelson是某家半导体工厂的工程师(年薪却没有俊雄高)。但是在这段期间,俊雄只能用尽他所有的注意力,企图避免他惊讶的情绪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而爆发出来。

所幸Danny及时来到,说要介绍老板给他认识,俊雄才得以逃离这尴尬的场面!但是他还是逃不了Danny的毒舌攻势:“你知道厉害了吧?以后看你还敢不敢乱仙查某!”

Danny挖苦他的当儿还不忘为他整理领带的结,确保俊雄无时无刻都保持完美的形象。以他们长久以来的合作关系来说,他也多多少少能够察觉到俊雄的心思已经不在他那边了。于是他将领带的结轻轻压在他的锁骨之间,拍了拍他的背,便任由他独自走到一个角落。

俊雄靠着围墙,海湾的市容尽收眼帘。习习吹来的凉风虽然在耳边呼呼叫,却也掩盖了他身后的嘈杂,仿佛将他隔离,得以找到冷静思考的机会。

“惠文。。。”俊雄开始对着一片城市星海说:“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么多年后再见到你!虽然新加坡不是很大,但是要在这茫茫人海重遇一个人,竟然需要十年的时间!”

俊雄轻声倾诉的当儿,嘴角微微杨起,眉宇之间参杂的无奈,似乎在自嘲这段荒谬​​的对空演习说话。

“十年。。。十年前,我们是多么的要好!”

可是十年前的一个晚上,就在他眼底的海湾,对着不一样的背景,是他们俩至今都无法真正面对的一段往事!

“你怎么可以轻易的把’分手’挂在嘴边?”惠文解开束缚的头发在风中飘舞,眼角的泪光也随着背后的星火闪耀着。

他们站在新加坡河畔的一个角落,身后那排餐厅人群窜动,热闹不已,却不及他们之间那僵冷的气氛。河水在他们身边潺潺流过,那沿着河畔的店屋的倒影模糊对应,就犹如惠文困惑的心情,困惑着看不清俊雄含糊的解释。

缠绕在他们俩之间的责问、解释已经来回说了好几遍,但是俊雄的支支吾吾根本没法平息惠文的愤怒。

“我们还是把精神放在会考上吧!”

这句话惠文不知道已经听了多少遍;倘若这就是她所要的答案,他们就不会站在这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僵持不下。

“你了解我说的话吗?你怎样也应该给我一个交代!我们本来好好的,你就忽然说要分手。我们可以一起准备会考啊!难道你忘了我们的梦想?难道你忘了我们答应对方要努力奋斗?”

“我。。。”俊雄很明显的被惠文所提到的过去给牵绊,霎时间语塞。然而他明白惠文已经在气头上,只要多说一句惹恼她的话,分手,就会是过去式。于是他硬着头皮说:

“我已经不爱你了,好吗?我已经厌倦了我们之间的打情骂俏,我厌倦每天面对你,厌倦要维持一段感情。我开始。。。”

俊雄还没说完,脸颊上传来的刺痛响遍整个河畔,为这段清涩的恋情画下了句点。

-=-=-=-=-

“分手那天你所留下的一巴掌,我到今天还能感觉到!”俊雄依然对着空气沉重地说道:“你那一巴掌也打得非常有理;我的确欠你一个交待。”

俊雄低头抿嘴,接着解释:“你大概不会了解我站在你身旁的压力。每个人都在讨论,说我是看上你家里的钱,所以才和你走在一起。虽然我问心无愧,但是我的家庭背景你也知道。。。当时连我自己都觉得我这个没有爸养的人不值得和像你这样高尚的人走在一起。我只想努力,努力证明我的实力,哪一天我成功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

俊雄投入着告白,完全与周遭的欢闹隔离。他的思绪就有如面前的一片宁静,与身后的嬉笑声遥相呼应;外头的微风吹灭不了晚会的热情,而屋顶上的歌舞升平也只是长空里的一点星光。他握着围栏,继续将心底话投入到夜空里去:

“有时回想起来也觉得荒谬,为什么我会那么自卑?就是因为我的努力,老天才会安排我遇上你呀!只可惜我当年不懂得珍惜你,因为一时的自卑放弃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但是我告诉我自己,我不会枉费分手的痛苦。我拼命的努力读书、工作,好不容易才熬到了今天这个成就,成为一个完全配得上你的男人。你说,老天爷让我们在这么多年后重逢,是不是也在暗示什么?”

俊雄好不容易将哽在喉咙十年的话说出来,心底却还是传来挥不去的悸动。漫漫长空将他的心底话吞噬,留下他沉静的心灵感受着压力抽离的轻松。

不知过了多久,Danny的声音才打破了这片宁静。

“你快过来!有个老板要见你!”Danny兴致勃勃地把俊雄从围栏旁拉走。穿越人群的途中,俊雄发现惠文的踪影,就在离几步路的距离。霎那间,他踌躇着是否应该往惠文那儿走去。眼看Danny的背影从人群中消失,俊雄总算鼓起勇气跨步走到惠文的面前。

原本和她的老公谈笑的惠文,似乎感应到俊雄的来临,适时地转过头。当他们的眼神交汇的时候,惠文更是绽开灿烂的笑容:“你刚才的演讲真的很棒!你根本没有怯场!”

紧张得说不出话的俊雄只能呆呆地笑着,让惠文拍了他的肩膀继续说:“看见你那么成功,我真的为你高兴!”

刚刚才练习过的表白的确已经被黑夜给吞没了;俊雄完全无法接惠文的话。他们俩之间忽然好像隔了一道银河,明明有许许多多零零星星的回忆和话语,却联系不了彼岸的情怀。俊雄愣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说道:“难道你不生我的气了吗?”

从惠文空白的表情就能看出她根本不明白俊雄的意思。后者一时顿悟,却还是结结巴巴地说:“十年前。。。”

惠文思考了一下子,脸上终于露会心的微笑。她撇着头,笑说:“你别傻了!那些事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

惠文的一句话宛如晴天霹雳,让俊雄顿时听傻了。

已经过去了那么久?

那简单的一句话霎时间在他的脑海里重复了好几遍。

过去了。 。 。

惠文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周围的夜空,她的模样似乎也慢慢地清晰展现在俊雄的眼前。她身旁的老公,眼神中的孩子,嘴里谈的未来。 。 。

俊雄这才领悟到,领悟到眼前的惠文并非十年前的那个和他谱出清涩恋情的少女。

这夜的晚会,那荡漾的音乐和每个谈笑嬉闹的人们,逐一填满了他周围的空间。

阅读其他《不能说的爱情故事》

US East Coast Trip - New York City. Night view of Manhattan Island, towards lower Manhattan. Empire State Building is in the centre, with its night colours are on. One World Trade Center can be seen in the distant background.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