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四十章:团结的力量

zzgy-title-pic-vwp21111

星期三    阴霾的天气持续缠绕

 

紊良喝了一口手中的汽水,另一只手叉腰,悠闲地面对着走廊上的墙壁。

那强烈的甜味立刻充斥着味蕾,酸性的气泡不停地在舌头上翻滚。他用力吞下这口汽水,就好像他在望着的海报一样,一张以一名健硕男生喝水为中心,提醒士兵要尽量保湿以免中暑的海报。

千万不要成为烈日下的牺牲品!

紊良看着海报上以鲜红的字体写着的宣言,露出不屑的笑容。

走廊上除了紊良,也就没有其他人了。因为现在是午餐时间,连里大多的士兵都去吃午饭,要不然就是窝在房间里。毕竟这最近天气转凉了,每天早上清凉的雨一下,接下来一整天也弥漫着令人昏昏欲睡的凉意。所以士兵一有机会便窜回床上好好享受一番。

那口刺烈的汽水下喉后,紊良的手机骤然响起,心系当前召集其他CSM讨论的事宜的紊良,看了手机一眼,见是老婆打来的电话,便把电话给挂掉,还顺手将手机关掉。手机才关上,他身后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呼叫他:“Hong,午餐时间不去canteen,反而把我们叫来。你最好有很重要的事哦!”

紊良知道那把声音属于Support CSM,却从容地转身,回答:“有些事,canteen不方便说。”

他身后站着不止Support CSM一个人,其他还有Alpha和Charlie的CSM。他们都和紊良一样穿着制服,只因为待会儿还要到总部见CO。紊良示意要其他人跟着他,并把他们带到训练棚内。

训练棚里的人寥寥无几,只有几个闲着无聊的士兵在里面溜达、谈天。然而紊良却无视于他们的存在,只是要众CSM和他坐在训练棚顶端的两个梯阶,互相对视,然后开门见山地说:“我今天要你们来,是谈江宇颢的事。”

“宇颢?”其他CSM都异口同声地问。紊良一向来都避免谈及宇颢的事,只因为他们之间的心结,令‘宇颢’两个字成为‘暗箭’的代词;若真的提到,也只是被他们逼着说,他也顶多应付几句,免得说多错多。所以这次紊良直截了当地要谈宇颢,还真的是意想不到。

“就是你们一直虎视眈眈的宇颢。”坐在比较高的梯阶的紊良观察了他们的表情后回答:“你们之前到底对他打什么主意,我不是一概不知。但是你们放心,我今天不是来跟你们算旧账的,因为我们都是江宇颢手下的受害者,所以我们应该团结起来才是。”

“你在说什么?我们怎么都听不懂?”Alpha CSM很不自在地脱口说出,并对其他CSM施眼色会意。

紊良却不理会其谈话,只是继续说:“江宇颢就是看出我们有心结,所以乘虚而入,挑拨离间。什么日落西山,什么不好意思调到其他的company,这些还不是他来助长自己势利的手段,害得我们之间出现隔阂,最后获益最多的只有他!”

“Hong,你这样把我们拖下水就不对了。当初是谁要挡住CPL江的去路,所以安一个Eason当Armskote Spec?最后又是谁因为陷害他偷窃,让他趁机咸鱼翻身,不只复僻,还更加获得CO的青睐,升职、靠山两头吃?明明只是一个CPL,被你这样一闹,现在变成是3SGT,也是CO的‘endangered species’。”Charlie CSM把手搭在Alpha CSM的肩膀上,四撇眉毛眉飞色舞地跳动,半字不含糊地说。

紊良不假思索,也很不客气地应声道:“你如果真的置身事外,也不会在我和宇颢之间出现最大隔阂的时候来搅和,找他跳槽到你那里。你当时在想些什么,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他们两个之间的情绪急剧升温,原本不开灯,只靠外头午间阳光照得昏暗的训练棚霎时变得火光十射。一向来对彼此相敬如宾,表面功夫做得十足的几个人,狰狞的表情僵硬地对望。在棚里的几名小兵听见紊良提高声量,感觉情势千钧一发,无不急忙闪人,免遭池鱼之殃。

“你们就别再吵了。”Support CSM终于锁着眉头插嘴:“你们这样吵,还真的是如Hong所说的,中了CPL江的圈套;我们自己起内讧,而他却享尽渔翁之利。”

Support CSM的话一说出,训练棚僵硬的气氛顿时缓和了一下。

-=-=-=-=-=-

忙了一个早上处理繁琐的行政程序后,素卿总算找到时间透一口气,松懈身子地靠在轮椅上,望着吊在面前的山水画。她的思绪才正游移于山明水秀的气氛中,桌子上的电话便响起。

午餐时间还打电话,不用说,一定是CO了。

素卿闭上眼睛深呼吸后,便拾起话筒,电话线的另一端传来的竟是一把女性声音。。。

-=-=-=-=-=-

“宇颢怎么说也是一个精明不已的人,利用阿力咸鱼翻身他都能够想得出来,更何况是挑起我们之间的隔阂。”Support CSM长叹道。

紊良点头如捣蒜,但Alpha和Charlie CSM却只是迟疑地表示同意。Alpha CSM更是极度小心地问道:“Hong,你既然来提醒我们提防CPL江,那你应该是有备而来,对付他的计划你应该早有准备了吧?”

紊良看穿其他两人对他存有的万分不信任,却仍然连带笑容,表面十分积极地回说:“计划当然是有,但是要靠我们团结一致才能击垮江宇颢!”

“哼!你说的倒很容易!”Charlie CSM仍是难耐心中的质疑,尖酸地回答。

紊良不禁瞥了坐在他面前的Charlie CSM一下,却很快地劝说自己要沉住气,以长远的计划为重。他望向身旁的Support CSM,得以其坚定的回眸后,便开始谈到:“现在的江宇颢,虽然已经有CO和Chief Clerk来撑腰,但那也只是表面的风光而已。其他人只是因为他的靠山才给他面子,随便敷衍一下而已。”

“而一个军人的致命伤就在于他的职责所在;江宇颢虽然已经接受Bravo Armskote,但他接过来的是Eason留下的一个烂摊子。尽管江宇颢有再大的本事,他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两个星期把整个armskote整顿好。”

“你要趁火打劫?但是以CPL江的本事,要趁他病,要他命绝对不是容易的事。他不出手攻击的时候,防御的本能还是非常强的!”Charlie CSM继续泼冷水地说道。

这下还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紊良这次施以得意的眼神,暗自笑道。他接着透漏:“我把Eason安在armskote可不是摆美的!在他还是Armskote Spec的时候,我已经要Eason记录好他从armskote交到你们那里的store,并且在所有的T/loan voucher做了手脚。有了这些资料,我们只要在他还没完全把armskote整理好之前,要求来个Commercial Stocktaking,到时候还不让江宇颢吃不了兜着走!”

“办法听起来很完美,但是行得通吗?”Alpha CSM蠢蠢欲动地问道。

紊良知道要说服Alpha和Charlie这两个一直都很强烈反对他的CSM,就得靠Support CSM说上几句。于是他不回应Alpha CSM的疑问,只是静静地等待Support CSM听完他的建议后作出反应。看着他锁着眉思考了片刻,其他CSM都伸长了脖子等待;外头驶过的卡车带来的轰隆声也加剧了现场凝聚的气氛。

总算他抬起头,呼了一口气后感叹:“Hong,这可是你的armskote啊!”

Support CSM口吻中带有的一丝不可思议,沉重地在紊良耳边徘徊。这警言他何尝没有考虑过?只是赢过宇颢的好胜心现在已经大过其他的事,他也只好硬着头皮挺下去:“有些时候,要得到胜利,就要懂得如何输!”

-=-=-=-=-=-

“唉!”素卿才刚放下话筒,口中就不自觉地叹气。这时眼前的小桥流水顿时随着她情绪的澎湃波涛万顷。她无奈地闭上眼睛,微微地甩了一下头,企图把脑中烦人的思绪给甩开。

这段期间实在是有太多的突发状况!加上准备把整个部队送去文莱受训的繁杂事务,刚刚恢复职务的素卿还真的感觉到有一点透不过气来。

她的情绪才稍微有了一点平复,桌子上的手机却忽然震动起来,荧幕上接着显示出接到一份简讯的通知。素卿随手启动手机,信箱里跳出来的简讯是这么写着:

凉人又在密谋对付好人!

看到这一段简讯,素卿又不禁气愤地喘大气。

这个SSGT Hong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

“你这样孤注一掷,我们怎么可能会袖手旁观呢?”Support CSM以极度严肃的表情对紊良说道。

“就算你想袖手旁观,我也不会让你!我就是需要你们的帮助,尽可能地阻挠江宇颢取回失去的store,拖延他整顿armskote的时间,这样我也就可以乘虚而入!”

得到Support CSM这样肯定,紊良如获珍宝,沾沾自喜地搓揉手掌,殊不知Support CSM支持的表情背后,是在打另一种如意算盘!

其实他和其他两个CSM都怀着同样的鬼胎,知道紊良和宇颢的战争的升温,就是他们渔翁得利的大好时机;这一点他们早在宇颢复职,他们企图挽他跳槽后的那个晚上在Officer Mess里面谈到了。

那时经过三杯下肚后的结论,就是希望宇颢能够被紊良逼出Bravo;到时候他们再争着把宇颢招入旗下也不迟!

-=-=-=-=-=-

Charlie CSM第一个响应Support CSM敷衍紊良的举动,立刻看风使舵似地提议到:“那我们可以立刻下封杀令,我们的armskote绝对不能出手帮CPL江!这样一来,他想要找我们的Armskote Spec或Armskoteman求助也LPPL。就算Hong你不能争取到Commercial Stocktaking,只要我们能够撑到LRI,CPL江是必死无疑!”

紊良感受到其‘变脸’的‘热忱’,极尽掩饰心中不屑地回说:“慢慢杀人的手段我已经没有兴趣了;我当时就是以为能够OTOT把江宇颢干掉,所以才让他有咸鱼翻身的机会。我这次要快刀斩乱麻,不在最快的时间把他赶出11 SIR我绝不罢休!”

平时优柔寡断的紊良忽然身边弥漫着摄人的阴沉煞气,众CSM也不禁心里暗打了个抖擞。但是紊良自己也说,众志成城,现在他们是三个人对付一个紊良,哪怕他杀气凌人!

四个人接下来寒暄了几句,眼看午餐时间即将过去,午训就要开始,他们便纷纷离开。紊良欣慰地看着他们离开,称赞自己终于说服这几只老狐狸。

他这一边才刚送走其他三个CSM,转身就看见素卿推着轮椅往他的方向前进的身影。难得见到素卿出现在军舍范围内,紊良眼尖地看见CPL德业在Bravo前面的广场双手插口袋地溜达,心中也有了谱。于是他挺起胸膛对迎面而来的素卿说:“还真是稀客!要劳驾MWO Yuen降临,应该不是HQ发生了什么大事吧?”

素卿不屑地与紊良对视,然后又看着其他CSM远去的背影,回答:“HQ有再大的事,也比不过这里需要所有CSM来讨论的重要事件。”

“Ma’am,几个同事聚一聚,吃个饭、聊一聊天,那算什么重要事件?”紊良像小伙子一般地对素卿开始耍嘴皮子来。

素卿面对紊良的嘴硬,顿时歪起了嘴角,还翻了白眼。她不顾紊良的跩脸,决定讲一个警言故事,说到:“我曾经在17 SIR担任过RQ,也有陪同unit出去outfield。当时有一个非常急于表现的Charlie OC,经常为了突显自己的实力而让他的同事蒙羞,让下属吃尽苦头。在一次训练中他带领的company迷路,结果误点抵达目的地。”

“当CO质问的时候,骄傲的OC还顶嘴,说自己的路线应该是捷径。其他OC和他自己的下属当时都不愿挺他。在那个时候,沉默竟然是他的致命一击,之后他就没有再升职了。”

“他们对质的地方是在山头一棵老树旁;‘Lone Tree Incident’我也听说。你跟我说这些,是有什么意思吗?”紊良听了素卿的一番话后,故意装懵懂地问。

“你真的听不懂,我就说白一点给你听。”素卿看穿紊良耍赖的戏码,偏偏故意要把训导的话给说清楚,企图规劝紊良:“当一名下属,我几十年前也作过;想要平步青云谁没有想过?要鹤立鸡群,要脱颖而出,不一定要踩着别人的头才能上去;凡事尽其本分,更能表现你的热忱,更能说服上司对你的提拔。”s

“像刚才我所提到的Charlie OC,急功近利,破坏了之前建立的正面形象,也破坏了他的前途。”

这时的紊良已经走到走廊的边缘,朝着远方的大门方向望去,素卿也只能面对着他的背说话。紊良皱紧着眉头,一语不发,素卿却从他双手插腰的姿势看出自己的话的确有作用,只是听话的人不原意承认其中的忠言而已。

素卿把轮椅推到紊良的身旁,也望向远方地说:“你想要进行的计划,我不是不知道。但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自己好好想想你的过错吧!”

“过错?”紊良几乎立刻应声:“就因为宇颢是你的干儿子,不代表所有和他对立的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对的!”

“你反应不用。。。”

“宇颢就像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因为父母的溺爱,所以为所欲为,目中无人。我看要不是有你的撑腰,宇颢这幅德性早就被blanket party多少次了!”紊良趋前抓住素卿轮椅的手把,气焰逼人地对素卿咬牙切齿地插嘴。

然而见过许多世面的素卿继续保持冷静的状态,似乎形成了一层隐性围墙抵挡了紊良的气焰,自己就处在暴风眼内,处之泰然。

两人僵持一段时间后,素卿便语重心长地说:“宇颢的成就,全都是靠他自己争取回来的,所以他表现得多嚣张,也是他的权力,不是我们旁人可以干涉。他得到整个unit里上上下下不少人的提拔,都因为他尽责的表现,这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就算我想帮也帮不上忙。”

说着,素卿便转身准备离开,在一旁溜达的CPL德业也看见她的指示,毫不怠慢地爬上走廊陪同素卿。而素卿在离别之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字条,交给紊良的当儿,说:“我找你的目的,是因为你有留言在我这里。你老婆说她要生了,可是打你的handphone却找不到你。与其把时间花在一个你讨厌的人的身上,还不如把心思放在一个为你付出的爱人!”

紊良接过留言纸条的当儿,脸色开始焦虑起来,并接着素卿的话,说:“她在台湾,就算我想要去陪她也来不及。”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

像旋律般悦耳起伏的连接声从话筒里传出,坐在办公桌后的紊良另一只手则握住素卿之前递给他的纸条,沉重地望着。

他和他老婆的相遇,就有如电视剧一般的奇幻。当年他还是个刚从SISPEC毕业的小伙子,经历许多Specialist都得历经的不同训练、考验。到台湾进行演习受训也是他调入第一个部队后其中一项亮点活动。他和他刚认识的几个步兵师,因为朝夕相处的缘故,所以感情甚好,如胶似漆。于是在受训完毕时,那最后两天的自由活动时间(那叫R and R),这几个死党就趁机到处游玩。

他其中一个死党是从台湾移民过来的永久居民,所以对那里的地方很熟。他还特地找来几个居住在那里的堂兄表妹的,一起来凑热闹。其中一个堂妹就带来了她的同学,叫秋霞。

秋霞个性活泼、豁达,所以很受整团人的欢迎。她那头烫直的长发,披在纤细的肩膀上,形成那瓜子脸的轮廓,姿态优美得好不动人。尤其当她穿梭在人群中嬉戏的时候,那花彩的淡薄透视上衣,随着每一个动作飘逸荡漾,连同她秀色的长发,就好像轻盈的蝴蝶飘荡花丛中。

其实紊良当时也没有和她擦出什么火花,就是和他的死党一样,喜欢在上厕所的时候,或晚上睡觉前,讨论上她几句。

“你有没有看见她跟我抛媚眼咧!”

“刚才她靠过来的时候,我可以闻到她的洗发精,几香一下!”

“她很咯!怎么新加坡找不到这么power的查某?”

他们只敢私下讨论,却没有人敢直接跟她搭讪、进一步的发展。

直到一年后,部队解散,留下签长约的紊良等待被分配到另一个部队。那闲空的‘低潮期’日子,让他萌起请假出国游玩的念头。已经退伍找到工作的死党不能伴游,却提起了当时的几个‘向导’,任紊良怎么翻,就只是翻到秋霞的联络号码。

没想到电话竟然打通,人没有改变,而秋霞她也还记得他那个害羞的小伙子!她豪爽地答应紊良的请求,带他到处游玩了几天。那几天的相处成了他们感情的催化剂。

秋霞,他发现,因为像花蝴蝶一样到处飞,所以让许多男生望而却步,以为她是一个随便的人。但是她偏偏成为这个定格观念的受害者;长久以来都没有男生敢接近她,让她也经历了好长一段的空窗期。她越是想要表现亲近,男生越是疏远,这也逐渐成为恶性循环。

这时对秋霞有一点动心的紊良,竟决定不告诉秋霞问题的症结所在,反而志愿成为她的倾诉对象。从台北的面对面辅导,到回去新加坡后的越洋讨论,紊良就是借机亲近她,偶尔飞过去陪她,直到他们俩顺利结为连理。

结婚后就搬过来的秋霞,因为紊良不想让即将出生的儿子成为公民,所以建议秋霞回去台湾待产。就这样,他们又回到了远距离的联络关系。

“喂。。。”电话线的另一端传来秋霞纤细的声音。

“Dear,是我,啊良。”紊良用比平时更温和的口吻轻轻地对着手机说:“你现在。。。在医院了吗?那个陪月的和你在一起吗?”

“有,你放心。我打电话给你,就只是要通知你而已。”秋霞虽然声调轻柔,但还听得出其中的力量,显然还没有进入正式的待产状态。

“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紊良说完便稍顿片刻,令在电话另一端的秋霞直问缘由。紊良迟疑许久,才吞吞吐吐地说:“对。。。对不起。你现在需要我,但是我还是继续留在这里工作。”

话筒里传来秋霞轻声地微笑,接着她说:“我知道你现在是为了工作,你那里还有一百多个孩子等你;我也不要一个不负责任的老公。我现在很好,保姆照顾得我服服贴贴的。做完月后,我就可以带国栋回来找你!”

“我。。。”听到老婆坚定的鼓励,紊良心中感动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于是秋霞便继续说:“你那个难搞的下属怎么样了?他还有给你添麻烦吗?你要好好地管好他,这样你的company才不会没有纪律,知道吗?你不能放弃,我会在这里为你加油打气!”

“我会的。”紊良双唇颤抖地说,并轻轻拭去在眼角泛着的泪光。他接着努力压抑哽咽地回应:“你也要加油!我会为你祈祷的。我等你回来!”

紊良平时严肃、僵硬的脸孔,难得出现一丝单纯的笑容。

-=-=-=-=-=-

“啊啾!”房内传来意想不到的喷嚏声。

站在门外的莛书虽然被突如其来的声响给吓了一跳,但她也很快地收拾心情,脸上露出调皮的表情:我想你就打喷嚏!

莛书刚忙完手头上的事,趁契明被叫回Bravo训练的时候,偷溜到宇颢的房间来,想要找他吃午餐。即昨天她在餐厅里试探了宇颢一下,让她起了疑心,整晚都辗转难眠。虽然她表面是说服了自己信任宇颢,但是显然的,她的潜意识不是这么认为。

多少次她想要和契明讨论昨天的试探结果,但是却碍于还没有得到切确的证实,也不知道宇颢隐瞒身份的缘由,所以她整个早上都极力地压抑讨论此事的冲动,以免做出对宇颢不利的事。

于是一找到空闲的时间,她便兴致勃勃地来找宇颢,想要进行进一步的试探,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和他摊牌也不迟。

没想到她这次走运,宇颢不止在他房间,也不是在睡觉,要约他去吃午餐再容易不过。于是莛书稍微撩起制服的袖子,很顺手地便推开房门,跳进去大声说:“想我吧?”

岂料站在她面前的宇颢,双手正举起披在赤膊上的鲜橘色毛巾擦拭满头湿发。那高举的双臂拉紧了胸膛的胸大肌,形成敞开的V字,把莛书的视线引入他那排整齐突出的腹肌。虽然宇颢背后窗外的阳光照得他身前的阴影沉重,腹肌下的那条龙却逃不过莛书看得措手不及的眼神。

莛书惊慌地发出一声尖叫,却找不到退回门外的出路,只好害羞地把脸贴在门上,淡蓝色的门也顿时被染成微微的粉红色。

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宇颢也因为莛书的尖叫回过神来,这时才愕然发现房间多了一个人。眼见是莛书,他便随手把毛巾围在腰间,跨步往大门挺进,说:“敲门啊,小姐,难道你不会吗?你是学不乖那天的教训,还是你想找我发泄?”

宇颢一只手跨越莛书的头顶靠在门上,另一只手则抓住毛巾的角,然后把脸贴近莛书。

“总有一天我要你在我面前也害羞不敢把衣服脱掉!”好不容易平复紧张的情绪的莛书暗自责备,之后探头看见宇颢细壮的手臂在眼前,也发现宇颢并没有像刚才那么‘袒胸露臂’,于是更加坚定地问:“什么教训?那天的什么教训?”

当她看见宇颢俏皮地打量她全身上下后,便明白其中意思,于是便气愤地回答:“那个阿哲也真是的!我不是要他不说了吗?”

“这样的话题在男孩子之间,根本没有‘隐藏’这回事!”宇颢轻声笑了一下,转身回到橱柜前,并豪爽地甩开浴巾,往柜子里掏出了制服便开始换上。

本来松懈下来的莛书大白天又见皎洁明月,不禁无奈地转头,并轻声念叨:“我是女生耶!”

“少来了!”宇颢坐在床角开始穿上军靴:“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你的小明子怎么没跟你来啊?”

“什么‘小明子’那么难听!我今天是特地来找你吃饭的,不关其他闲杂人等的事。怎样?本大小姐来邀请你吃饭,你不会拒绝吧?”莛书坐在宇颢床的另一角,拉长身子把头伸到宇颢旁边,问。

宇颢专著地绑鞋带,回问:“那阿哲呢?没有他在,我是不会和你单独吃饭的。”

“他当然在!我知道你是讲义气的朋友,不在他背后和他的女朋友约会。”莛书说了这一番话后,宇颢又对她露出淡淡微笑。莛书认得这笑容;毕竟和他相处久了,对他的一些习性也有所透析。

他这个笑容,虽然是对着她,眼神却没有和她对上。每当他这么一笑,莛书便清楚他深邃的思绪有了什么领悟,一个其他人悟透不到,所以让他觉得有趣的结论。尤其在这种场合,他一定是看穿她前来的目的。

“你知道吗?自从你和阿哲在一起后,每次你出现我都感觉到不对劲。”宇颢在莛书的逼问下回答:“因为你每次出现都别有居心!”

“人家关心你才来找你的嘛!”莛书干脆靠在宇颢的背,企图用撒娇的攻势来带过她紧张的情绪,她还顺势地想了一个话题,说:“刚才我碰到MWO Yuen,她告诉我你的CSM又有动静,似乎对你不利,所以要我来提醒你。”

“哦,真的吗?就算这样,我也不怕他。反正他有多少能耐我早就看透。”宇颢的声音透过他的背在莛书的肩膀震动着,又加上他不停前后摆动地拉紧鞋带,让莛书感觉就好像躺在按摩椅上。

“最怕是他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偷袭你吧!”莛书继续回答。她殷切找个机会切入正题,正好宇颢在她说完后只是‘噢!’一声,接着就是一小段沉默。莛书借着时机转移话题,问:“欸!我问你!你和茜如是怎么认识的?”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那时候还在读小学四年级,我干爹和她经常到我住的那间孤儿院,所以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哇!她那么小就懂得去做义工了!”

“你以为啊?她去那里只是找其他的孩子玩!她小我两岁,比我更贪玩!”宇颢随口说道,耳朵非常灵敏的莛书却一一听了进去。

颢假如大她两岁,那明所说的,颢在隐瞒他真实年龄的事就不是胡乱编造的!莛书脑海里不经掀起一阵惊天骇浪。

宇颢注意到她的忽然沉默,便用手肘戳了她的背一下,追问她的心事。莛书敷衍地回答:“我只是想到,你和茜如的关系那么长远,难怪你那么在意她。我真是自叹不如!”

莛书借用女人感性时展现出来的脆弱,是对付宇颢这种专载入美人关的人。他立刻卸下所有心防,不对她忽然问起茜如的事多加追问,只是逞强地捏了她的鼻子,说:“就只会撒娇;我是不吃这套的!”

在床上撒娇地扭成一团的莛书,心里其实正纳闷着:颢!你这个言不由衷的个性几时才改?

-=-=-=-=-=-

“我那么迟叫你过来,你竟然还来得及!”莛书对走近的少哲说。

她和宇颢在离开Bravo的时候已经打电话给少哲,约他到餐厅会面。他们在平时的座位坐下来不久,少哲便从广场的长廊进来。然而宇颢却注意到另一件事:

“老兄,你眼睛干嘛红红的?是不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莛书反应式地捏了宇颢,少哲却只是牵强地陪笑。当莛书离开去叫东西吃的时候,他也只要了‘照旧’,什么话也没说。宇颢察觉到不对劲,便推了他一把,试图打探他的心事。少哲吸了一口气,抿嘴看了桌子四周,欲言又止。

宇颢还没有机会追问,莛书已经回来,身边还多了契明的身影。

宇颢虽然有点惊讶,因为莛书竟然让契明加入他们的聚会,但是他从眼角看见少哲反应更强烈,把靠近契明的手放在桌子上,并翘脚侧身对着他。契明显然没有注意到这点,还殷勤地向两人打招呼,然后开始帮莛书把食物端到桌子上。

“‘小明子’,有礼了!”宇颢对他讽刺道。

纵然契明依然笑脸迎人,但是莛书可以感觉到宇颢的讽刺,于是她便把宇颢的Milo端到他的面前,说:“人家好心,你就这样说他。”

莛书以身袒护契明,宇颢只好无奈接受。少哲为了缓和气氛,息事宁人地说:“明,像你这样不放弃的精神还真的少见。”

“所以我觉得他根本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助,自己可以争取心里想要的东西!”宇颢仍不放弃地凑上一脚,说着的当儿还把少哲的水从桌子的另一边端到他的面前。他放下水的时候,还不忘再激契明一下:“我说得没错吧?”

契明明白宇颢的言下之意,却只是敷衍地回笑。他阻挡了宇颢挑衅的口吻,四个人之间的尴尬却挥散不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