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四十一章:转哲

zzgy-title-pic-vwp21111

星期四    乌云从天际低沉地垂挂,摇摇欲坠

 

纪允拖着疲惫的脚步,非常不情愿地往Bravo枪库走去。整个连的士兵都在first parade过后到军营后山训练,走廊上人去楼空的气氛,混搭阴沉天气的弥漫,更加加重纪允的心情。

“昨天明明说好给我的,现在又忽然间反悔,我应该怎么对颢交待?”纪允焦虑得都快要哭了出来。要对着宇颢把事情的惨况说出来事小,重点在于为何他无法完成任务。“那次我差点害了颢,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让我证明给他看我能够改过。可是现在却出师不利,颢不把我赶走才怪!”

想得入神的纪允,竟然没有看见宇颢从走廊的另一端走来,恍惚地和他迎面撞上。宇颢老远就看见他带着一团忧心忡忡的氛围回来,猜想他有事情奉告,而且还是不好的消息,所以便故意挡在他的面前引起他的注意。

“天啊!”纪允一脸载进宇颢的胸膛时脱口而出,后者也长驱直入地质问:“早上交待你做的事怎么啦?”

天际忽然闪过一道雷电,吓得纪允抖了一下。怎知雷声接踵而来,让纪允防不胜防地跳了起来。宇颢虽然也轻微地颤抖,反应却没有纪允那么大。他从阴暗的阳光下端详纪允焦虑的表情,便猜出事情的原委。

“他们有跟你说不帮忙的原因吗?”

纪允都还没打算要如何回答宇颢,一把犹如之前的雷声般震耳的声音忽然咆哮道:“这种犯法的事情怎么可以叫那些men做呢?”

这把声音宇颢虽然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但他却非常熟悉声音的主人。他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纪允身后慢慢逼近的三个人影回应:“举手之劳,怎么能算是犯法呢?3SGT Terence你未免也太多心了吧?”

“伪造G56,把应该丢掉的equipment私下交给其他armskote,Hayden,你说,这难道不算犯法吗?”带头的3SGT Terence咬着字,蠕动着布满坑坑洞洞的脸颊,对着站在左边的高个儿反问。接着他便推开纪允,移驾到宇颢的面前,挑起毛虫一样的嘴角,说:“3SGT江,你的3SGT 可不能这样随便滥用的。看来,你还需要多一点时间来学习怎么当一个3SGT。”

宇颢逐一地打量面前三个其他连的枪库步兵师,看着他们沾沾自喜地开怀大笑。

三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老是来做些有的没的!

他们还穿着制服,宇颢推断他们跟他和纪允一样,刚刚结束first parade,还没换上轻便的T-恤、短裤。然而他们一个制服穿得松垮,一个又嫌太紧,最后一个高个儿制服皱得连印在上面的迷彩都嫌太整齐,没有一个像样的军人样。

宇颢挑起一边的眉毛,然后展露笑颜地回说:“说得也是,我这个‘一个礼拜的3SGT’怎么也比不上你们这些当了几个月的3SGT;我的不正当行为怎么也逃不过你们的法眼,可见你们对这门子的勾当还挺熟悉的。”

笑里藏刀的宇颢绕过3SGT Terence,走到第三个身材浮肿的3SGT Darren面前,轻佻地说:“有空我该找你们学习学习一下!”

“喂喂喂!你不要乱说话!我们才不会降到你的level做这种事!”3SGT Hayden挺起骨瘦的胸膛企图对宇颢调侃。后者不屑他若不经风的模样,反而转头质问3SGT Terence:“就不知道你们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来帮忙解决Bravo armskote的问题,还是来告诉我袖手旁观的理由呢?”

“忙,我们是不会帮的。但看在你好不容易爬上3SGT的位子,却又要在短短的一个礼拜说拜拜,我就好心地来告诉你为什么我们的armskoteman出尔反尔,临时不借你你要的BII。”

3SGT Terence回到了其他两人的身旁,然后神气地解释:“我们的CSM知道你会出这一招,所以特别吩咐:11 SIR里谁也不能帮Bravo armskote的忙,违反命令的人,打底要签10个extra。”

3SGT Terence说这话时,广场上吹来强烈的风,几乎淹没了他的声音,他也只好提高声量,费尽力气地保持神气的架势,继续说:“终于当上3SGT的你,现在遭到各个CSM的封杀,根本都不会有人敢帮你。我看你还是开始打包,做好去蹲DB的准备吧!”

四面楚歌的处境毫不让宇颢胆怯,他还面不改色地与那三个步兵师僵持。他还没回复,身后就传来正翔理直气壮的怒吼:

“DB、DB!你们进去了颢都不会进去!”正翔一如往常地带着横冲的个性,有如乘风一样几乎要扑上眼前的不速之客。幸好宇颢灵敏地伸出手来阻止他,对他施了眼神后便煞有其事地说:

“要不是你指点我,我还真的没有想过其他CSM也会针对我。看来他们会更加盯紧我,我得要小心行事才对。”宇颢说着,忽然惊叹:“哎呀!那天你们的armskoteman还送来了一些东西,都不知道有没有签T-Loan Voucher。要是让你们的CSM发现,恐怕会连累到你们!”

“真有这种事?我回去要好好教训我的armskoteman,随随便便就把东西送给人,实在太不像话!”3SGT Terence心虚地反应到,还与他身旁的其他两个步兵师交换焦虑的眼神。

“对啊!我当时也因为有人送东西来,所以也分不清对错。但是你们放心,我惹出来的事,我会尽量解决。那些桌子、油啊、什么的,我一定找人帮你扛回去,绝对不会要你们操心!”

一反常态、亲切以对的宇颢让众人都疑惑不已,那前来找碴的三剑客更不用多说了。但是宇颢的表情却丝毫不带假地流露出来,让人不信他也难。

只是宇颢继续关切地说个不停,还搭着他们的肩,下意识地把他们推回他们的连的方向。好不容易他才把他们打发走,宇颢竟冷冷地看着他们的背影,低声地说:“就凭老良他们几只老狐狸就想要打败我?”

被他强制不出声的正翔总算找到机会,着急地问宇颢:“你怎么对他们那么好?他们平时怎样对你的,你难道都忘了吗?”

“我就是没有忘掉,所以才对他们好,要不然怎么能出其不意,对他们作出反击呢?”宇颢淡淡地回答,并转身启程回去枪库。

这时一直躲在一旁的纪允忽然出现报道:“我已经打电话叫其他company的armskoteman销毁他们送来我们这里的‘礼物’的T-Loan Voucher了。”

纪允自作主张,还真的是宇颢预料不到:“你知道我想做什么?”

纪允点点头,不好意思,却毫不犹豫地回答:“跟你久了,怎么能不知道呢?没有了T-Loan Voucher,那些还回去的‘礼物’就变成我们送去的‘礼物’。起疑心的CSM去找他们的armskoteman对质的时候找不到Armskote Spec所说的T-Loan Voucher,发现连‘送礼物’都送到不留痕迹,到时候他们一定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勾当,甚至是Encik出卖了他们。他们之间只要出现隔阂,对你布下的天罗地网也将会不攻自破。”

“看来我要好好把你留在我的身边,要不然哪一天你打算连同其他人来对付我,那可就糟糕了!”宇颢听了纪允透析的解释后开玩笑道。他接着对正翔指示:“翔,你帮我找一些人。圣诞节不是快到了吗?我们就做圣诞老人的精灵,在last parade的时候去送大礼!”

听得不是很懂的正翔,确切了解‘找一些人’的意思;宇颢脑子里的那些主意他有几次听得懂?但是他知道只要能够为宇颢做好吩咐他的事,为他尊敬如兄弟的宇颢当跑腿也在所不惜。

‘找一些人’的事,正翔经常做,所以便很快地在脑海里盘算如何实行,但也很快地找到瓶颈:“颢,要搬那些东西不止需要‘一些人’咧!在你被Encik欺压的时期,有很多人已经投靠Encik了,现在一时间要找那么多人实在。。。有点困难。。。”

原本走在他们前头的宇颢停下脚步,双手叉腰思考了一下后,便回头说:“找3SGT契明好了。他有属于自己一派的跟随者,最近又跟我们那么要好,找他来帮忙搬一些东西应该不会太委屈他吧!”

宇颢走到正翔和纪允的面前,把手搭在他们的肩上,说:“这件事就靠你们来打点打点。我现在去找阿哲,晚上回来我们就开始‘送礼’。”

-=-=-=-=-

“阿哲不在;他到EGE Store办点事,一下就回来。”

宇颢人都还没有到军械室敞开的大门,走廊一角的楼梯口就传来莛书强劲的声音告知。没有料到莛书会出现的宇颢模糊地寻找她的芳踪,直到她从阶梯上站起身来,一身笔挺的制服引起他的目光才霍然笑说:“那你怎么不跟着去,反而在这里等他?”

“我们约好去吃早餐,他说去去就回,我就在这里等他咯!”莛书散漫地往宇颢那儿走去,看起来似乎心情不怎么好。她还难得没有把头发束起来,违反军规不像她的作风。“我刚刚还想到你呢!”

“哦,是吗?但是我来不是找你。”宇颢一脸无所谓地回说。他面对莛书的逼近,竟然下意识地退到军械室柜台的墙边。莛书见状,转换语气问:“人家是关心你。听说所有CSM下了封杀令,要让你填补不回你armskote的货。怎样?你是来找阿哲想办法的吗?”

“是啊!那天我不是请他帮忙,留意一下哪里有多余的货来帮我填仓?我这就是来找他问看进展如何。”

怎知莛书只是‘噢’了一声,就又开始闷闷不乐的样子,让宇颢不得不表示一点关怀,问:“怎么啦?好像不愿意跟我说话一样。是不是CPL Yeo又惹你生气了?”

莛书欲言又止,却还是经不起宇颢的怂恿,总算回答:“我只是觉得很荒谬,怎么我们三个聚在一起的时间减少了。你的消息,我还得透过别人的嘴才知道。”

原因是你制造出来的,你还敢说?宇颢想了想,最后还是拐个弯说:“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嘛,难免会有减少见面的机会。呐。。。你不也有阿哲和契明陪你吗?有他们在,你还怕寂寞?”

“寂寞——是少了很想见的人所感受到的空虚,这你难道不懂吗?”莛书说得起劲之余,下意识贴近宇颢的身体,两人之间交换的温度霎时提升。宇颢不自在地把头转开,却看见少哲的身影在走廊的不远处。

站在庭院旁的少哲见到宇颢发现了他的存在后挤出殷切的笑容,边走边问:“什么风把你吹来啦?”

宇颢紧张地在杵在面前的莛书和逐渐靠近的少哲之间来回观望,两人却不动声色地直视他。只是莛书的心中无奈地感叹宇颢的柔弱,而少哲。。。少哲平时清澈的心情写照这时却让宇颢摸不着边。

“我是来。。。来。。。”宇颢以为少哲没有发现到他的停顿,是因为莛书悄悄地把身子挺进,肢体搓揉的瞬间分散了他的注意力。少哲应着宇颢的抽气瞥了一下他们俩触碰的交点,然后不为所动地转入军械室,说:“你要的东西,我找到了一些。”

宇颢轻微地推开莛书后跟随上去,后者也带着缥缈的微笑尾随而至。

“虽然不多,但总好过没有。”少哲从抽屉里掏出一袋的器具,交给宇颢。宇颢接过袋子时,无不被莛书幽幽附在少哲身边的举动给分散注意。莛书假装研究少哲的袖子,又玩弄他连身服前的拉链。两个男生都尽其所能漠视她的举动,无奈少哲还是在她企图把拉链拉到底的时候及时反应过来,抓住她的手,斥:

“我们现在在workshop!”

莛书不计形象地呵呵笑,宇颢也尽量化解尴尬的局面,说:“老良联合其他CSM来封杀我的消息你听说了吧!看来我更需要你的支持了。”

莛书继续她对少哲制服的研究,后者也心不在焉地敷衍她,似乎他脑子里不只是在应付宇颢和莛书的样子。可是他还是继续说:“是啊,刚才first parade就听说了。可是那些CSM一向来都和SSG Hong表里不一,传出他们齐心对付你的消息,还真的让人不可置信。”

“他们之前有了隔阂,颢你应该不会没有想到利用这个裂缝来乘虚而入吧?”莛书研究少哲右胸口袋上方的名牌时把手歇在那儿插嘴说。

莛书刻意的举动宇颢不是没有看见,而少哲也是不自在地想要扒开莛书的手;宇颢不经意地皱了一下眉头,接着故作姿态地回答:“我是有打算,但是我也想利用这个机会来试探一个人的动机。”

莛书应声追问宇颢的试探对象,但是宇颢只是默默地看着莛书,不发一语。然而和宇颢情同手足的少哲,却明显地看出他的暗示,反而还说:“颢,你不像四个月前一样,在11 SIR呼风唤雨。你现在好不容易有透气的机会,就好好把握,不要再玩心机了。SSG Hong这次来势汹汹,你不要掉以轻心。”

少哲的一番苦口婆心,就不知道宇颢是否听了进去?

-=-=-=-=-

“你约我来这里干什么?”

总部旁沿着军营围栏的走道上吹着不懈的风,风呼呼叫着,让提高声量质问的少哲听起来像是严厉盘问的语气一般。

背对着他,双手叉腰望出军营外的石矿山的紊良,只是轻轻地回头看了一下,便回答:“在这里说话比较方便。至少听到我们说话的,应该只有在那里工作的Bangla。”

少哲毫不领情地‘呵!’了一声,然后四处张望,原地不动地对站在马路对面的紊良不屑地指道:“你分明是要整个unit的人看见我们在一个角落说话吧!”

紊良总算转过身,同样地四处张望后伸出双手,竖起眉头,说:“整个unit都在后山training,怎么可以说他们会看到呢?”

紊良的谬论让少哲无言以对,后者更是嚣张地提到:“你要呢,可以留在那里继续和我说话。那留在unit的那几只小猫就可以听到HQ的3SGT Koh正被大耳窿追,急着需要钱的秘密。”

紊良身后这时吹来一阵强劲的风,直逼得少哲全身的肌肉紧绷,只能咬牙切齿地对着紊良干瞪眼。

-=-=-=-=-

“就凭老良?他还不配!”宇颢依旧跋扈地说。他玩弄手中的器具,然后用来指着少哲说:“这下就靠你来帮我继续从别的unit找了;我还缺很多货呢!我这一方面呢,也会去找那些风吹两边倒的armskoteman,用我的霸气,借你的名气,总能让他们乖乖听我的话,是吧?”

宇颢自信地拍了少哲的胸膛,后者却仍是愁眉深锁地回应。宇颢见状,便继续揶揄道:“不是吧,难道你对你自己的名气没有信心?难道你还不知道你‘许少哲’这三个字,是和‘义气’、‘正直’划等号,谁都不会不给你一点面子?”

少哲只是咬紧牙根,眼神后的无奈几乎化成泪水一涌而出。宇颢一见他反常地再三抑制心中的情绪,便猜想到其中必有蹊跷。他开始正经地抓住少哲的双臂,关切地游说少哲坦开胸怀说出心里的苦衷。在一旁观察得忧心的莛书也加入劝解。

无奈少哲下定决心不提半个字,所以只好推开两人的束缚夺门而去。

-=-=-=-=-

“你凭什么威胁我?”少哲总算冲过马路,差一点就抓起紊良的领口对质。

紊良不为所动,淡然地回答:“凭我可以帮你解决你的燃眉之急。”

风速急升到咆哮的程度,缠绕着他们毫不松懈。少哲知道紊良一定是有备而来,凭他的本事,绝对无法像宇颢一样对抗紊良。

“我要帮忙,还用不着你。我还有颢!”

“你要是能找江宇颢,不,你要是找江宇颢,你早就找他帮忙了,何必等到现在呢?”紊良嚣张的嘴脸,像刺眼的风一样逼得少哲睁不开眼睛直视。“你因为2SGT莛书而和他有了心结,你们表面上不在意,但是你心里的那根刺却无时无刻地提醒你,在你身边的2SGT莛书,心还是在江宇颢那里。”

“你不要以为拥有了我的一个秘密,就可以断然对我的立场下定论,否定我和宇颢的友谊!”少哲经不起激,差一点哽咽地对抗到。

“否定你们的友谊的,不是我。”紊良把身子贴近少哲,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用眼神示意。

少哲一发现他手中的是张支票,便气煞地指着紊良斥责:“你不要侮辱我的人格!你认为凭这么一点钱就能说服我出卖我的朋友吗?”

紊良毫不退缩地举起支票在他们之间挥动,看了几眼就说:“人格和孝道,哪个重要?难道你要为了这么一点钱出卖你的父亲?”

紊良一语击中少哲的要害,让他不得不退一步思考紊良的提议。他和宇颢的友谊虽然深厚,但是血浓于水,他毕竟还是把自己的父亲看得比谁还重要。就算宇颢怎么亏他父亲是个无底洞,但是他还是无怨无悔地为他奉献,只因为他心中背负了这么一个‘孝’字!

少哲仍然抽着大口大口的气,踌躇在紊良摆在眼前的利益和心头上的义气之间。紊良知道少哲绝对不会主动争取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于是便走上前,把支票塞入少哲胸前的口袋:“现在也不是要你放弃你的人格,只是要你无为而治。不再和江宇颢打交道,不再帮他出头,我保证你的困难我可以帮你解除。”

说着,他便一声不响地离开。

少哲,眼睁睁地看着紊良离开,却还是提不起勇气把支票退还,所以只好无奈地闭上眼睛,希望睁开眼的时候,可以发现这一切其实是一场荒谬的梦境!

-=-=-=-=-

少哲睁开眼,凝视手中握着的支票。这不是梦!他继续用头捶打依靠的墙壁,极力抵御挣扎的情绪,低头望着眼前的利益。

人格和孝道,哪个重要?

紊良的声音一直反复在他耳际回荡。

这时宇颢出现在厕所的门口,一见到萎缩在另一端的少哲,便追了上去,焦虑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不回答?”

“你走!我不值得你这样对我好!”少哲握紧了拳头,把支票捏成一团,哽咽地把宇颢赶走。宇颢这时真的感到少哲实在是不对劲,并且以他平时敏锐的观察力推算出连他都不敢接受的结论。

“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他的疑问回荡在他们之间忽然扩展的鸿沟,扰乱眼神之间频率的波动,让一边的少哲不由得转开脸庞逃避,而另一边坚定直视的宇颢心头悸动。

迎头赶上的莛书也不顾一切地跟了进来,听见宇颢的质问,便取代他强硬的盘问,轻轻地重复了宇颢的话。

“我答应了SSG Hong,以后不再和你交往。我不会再帮你解围了,你就当作没有我这个朋友。”平复了心情的少哲总算冷冷地宣布。

面对少哲突如其来的改变,宇颢根本无从应对。他扭曲的脸庞,都分不出是愤怒还是悲痛。同样惊讶的莛书抓着少哲的手,不敢置信地问:“阿哲!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一个CSM怎么可能说服你放弃你们的友谊?!”

莛书摇晃着少哲紧握支票的手臂,引起了宇颢的注意。他伸手掏开了少哲的拳头,把支票抢过来后,仔细端详,便激动地把支票挥动在少哲的面前:“你就为了这些钱?我们的友谊就值这些钱?”

宇颢不等少哲回应,便豁然挥拳,把少哲打倒在地上。莛书惊讶地想要阻止,却抑制不住发狂的宇颢。他继续弯下身子把少哲拾起,然后再狠狠地落下一拳。少哲企图闪避,却不敌宇颢强悍的臂力,两人顿时在空旷的地板上扭成一团。

总算莛书使尽所有的力量把宇颢从少哲的身上扒开,并且狠狠地刮了他一巴掌让他清醒过来。宇颢隐约从模糊的神志中看见莛书凶煞的眼神,心中的怒火顿时被吓得消了一大半。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少哲吃力地坐了起来,靠在厕所间隔的门框上,喘着大口的气,在莛书心痛地用纸巾拭去血渍的当儿,不时发出呻吟。

宇颢也瘫坐在少哲对角的墙壁,深呼吸地尽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他望着莫名的远方,显然的对少哲的行为感到彻底失望。夹在他们中间的莛书看着两个情同手足的死党变成现在的模样,不禁为他们感到不值。

“不。。。不是我们的友谊。是我的爸爸才值这些钱。”少哲洗去之前的愧疚情绪,舒缓了呼吸,然后冷漠地回答宇颢。

宇颢又愤怒地坐了起来,并且爬到少哲的面前,大声斥道:“你要钱,我可以借你,你何必这么自甘堕落?”

“你有看清楚支票上的数目吗?”少哲也坐直身体,伸手拿过支票,把它摊开在宇颢面前,指着上面的金额说道:“我需要的是这么多钱来赎回我爸爸,你能给到吗?你到上个礼拜还是一个CPL,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你能帮得到我吗?”

“你。。。!”宇颢差一点就把自己的身份给说溜嘴,却只能装做气愤地站起来,来回走动。他总算回答:“我就算不能及时筹到这么多钱,但是你还有莛书啊?我们两个总能帮你想到办法。最多找我干妈去借!你为什么要牺牲我们的友谊?”

宇颢走到少哲对面的墙壁,愤怒地等待少哲的回应。墙壁上方的通风口透出早晨的光线,越过宇颢的头,照过莛书的面前,轻轻地落在少哲疲惫的脸庞上。莛书看着少哲发呆似的遥望,而宇颢则不忍心面对少哲地转身背对他们俩。在这么一个早晨,一个空荡的厕所内,三个落寞的身影无奈僵持。

“我欠你的已经太多了。”少哲总算开口说。莛书和宇颢不约而同地看着他挣扎地站了起来,和宇颢对视后说:“这一次,就当作是我欠你的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你就这样放弃我们的友谊?你就舍得这样放弃我们的友谊?”宇颢看着少哲离去的背影,重复地追问。

少哲头也不回地离去,宇颢也气愤地把手中一直紧抓住的那包器具往他的背影扔去。只是袋子落在少哲的脚跟,不得要领。

PicsArt_12-02-01.36.14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