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情故事 ::和平分离

Slide7

雪。

颂歌。

绒毛大衣。

巴黎。

平安夜。

人在香塞丽榭。

在这浪漫之都,想不碰到挽臂散步的情人在所难免,但成群结队的单身贵族也不少。三三两两的,这些人在临近半夜的林荫大道上悠闲地漫步着。倒数之前的几个小时里,大多的人都窝在延迟打烊的餐馆内,借着室内的温暖避开外头的风寒。而现在他们正渐渐回流通往巴黎铁塔的大街上,为即将到来的圣诞佳节做准备。

并排在大道上其中一间古色古香的餐厅内,两个人,一前一后,推开木框玻璃门,也像其他人一样踏入这弥漫着节气的街道上。

“如果等一下下起雪来我也不稀奇。”走在前面的Jay对着后头跟上的Kenji说。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棉织手套,随手指向堆积在墙脚的雪,然后流利地将手套套上。

“但是倒数的烟火表演应该值得我们冒着寒冷等待吧!”Kenji只是把赤裸的双手塞进裤袋内,乐观地笑着。

Jay停下脚步等待Kenji跟上来,对Kenji的见解也欣慰地回笑。他们的笑容互相映照,好像镜子里的倒影。这也难怪,很多人都说他们长得相像,常把两个人混淆。尤其是他们充满魅力的笑脸,更是朋友之间的讨论话题。

他们的身材也相近,只是Jay略壮,而Kenji高他一个额头。从背影来看,其实也很难分辨谁是谁。

两个人就这样,沿着行人道漫步,停下来的时候,只和铁塔隔着一条河流。他们站在河堤看着彼岸马路上的汽车来来往往,看着铁塔的彩灯变换交错,着了迷似的,一看就好一段时间。终于Kenji调整了一下头上戴着的信使帽,打破他们之间的沉默,问:“要不要上去?”

他竖起一边的眉毛,瞥向Jay的方向偷窥他蠢蠢欲动的样子。和包裹在连身大衣内的Jay相比,只穿深蓝色长袖毛衣和米色长裤的Kenji看起来薄弱很多。他没有Jay高挺的颧骨,反而细白的脸蛋到了这把年纪还像当时少年一样,柔和俊俏,同Jay的刚强外表恰恰相反。

“上去干嘛?”Kenji的性格Jay还不了解吗?这种明知故问的戏码这些年来他们都不知道玩了多少遍,他怎么可能跌入他的‘陷阱’呢?他以同样调侃的口吻反问Kenji,延续着这些年所累积下来的默契。

“那年我们开始工作的一周年,跑来Paris,那天刚好刮好大的风,幸好在离开之前能够上去。”Kenji又开始软性攻略,来一段煽情回忆:“你当时说过,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回来,花更多时间站在铁塔上享受风景。”

“我是这样说过。。。”Jay轻声叹道。但是那段独一无二的回忆,就算再短,也不可能被代替的,更何况今天。。。

今天,这一天,能够站在巴黎铁塔下享受彼此的存在已经是他此生莫大的幸福了。

“我是去瑞士。”那天在Terminal 3的时候,他是这么对前来饯行的死党歹仔敷衍道。跟随的阿烈却凑进来说:“Kenji前几天才去英国;你们就不能约好一起出国,我们就不用一直来送机了吗?笨!”

“说不定他们已经偷偷约好在Europe见面了。他们每次这样,没找。”歹仔差一点说中要害,偏偏Jay早已和Kenji说好保守秘密,就连他们的死党也不能透漏半句;以前都这样了,现在再隐瞒多一次又如何?

Kenji接着指着铁塔中央缓缓升起的电梯,然后说:“就搭一趟电梯,我们就可以观赏整个旧城的夜景了。”

Kenji充满期待地引诱,却换来Jay坚决的摇头回笑。

-=-=-=-=-

说也没有人相信,象新加坡那么拥挤的都市里还有地方如此幽静。虽然咖啡厅面对着马路,但也没有多少车经过。两者之间隔着的花卉,在这十一月的微风中轻轻荡漾,好像在对灰暗的天空招手,呼唤着太阳的踪影。

这家咖啡厅没有大门,整个店面就是入口处,唯一隔着走道的是齐腰的书架。书架红木的质料,同咖啡厅里的其他摆设大致相同。店内唯一的吊扇孤独地在头顶上旋转,旋转于四盏灯之间。天,还未暗,灯,还没开。那拥有花样图案的别致灯罩是整间店里面最繁杂的摆设了。

就在书架旁的桌子,Jay和Kenji这对店里唯一的顾客并肩地坐着。Jay正投入阅读一本叫做《掌握心理学》的书,而Kenji则搅着热巧克力,往咖啡厅外的空荡马路发呆。

这样在放工后会面,已经是他们的习惯了。毕业后的日子,也只有这种机会聚头。也许是因为对彼此太过熟悉和了解,所以见面时都不需要嘀嘀咕咕地讲个不停。只是坐下来喝杯咖啡,享受一下能够在忙碌的生活中偷个闲会面的时光,就是他们的历程。

今天也不例外。

Kenji望着外头的宁静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就有如忽然飞过眼帘的麻雀一样,他没预警地转过头问:“在你的心里我到底算是什么?”

沉迷于书海的Jay茫然地回眸,对他突如其来的质问锁眉思考后,慢慢回答:“你这样忽然问我,我一时间也说不上来。不如你给我一点options,我从中再选!”

Kenji不屑地继续望向马路,但见Jay坚决不回答他的问题,便无奈屈服:“还有什么?我不是你的‘朋友’,就是你的‘兄弟’。。。”

“还有咧?”Jay 追问。

“还有什么?”Kenji游移的眼神背叛了他的心,也证明了Jay的怀疑。

“你不给我一个火辣的option,我是不会应酬你的。”Jay穿透式的眼神,逼得Kenji不得不低下头回避。

真是的!一向来都是Jay优柔寡断,怎么今天他反过来钉死他?Kenji开始毫无规则地搅动饮料,然后抿着嘴支支吾吾一番,不知道该不该说出脑中很想说出的选项。也许是他心里有鬼,所以一时分不清Jay到底是在调侃还是已经看出他要说的话,正以嬉闹的形式引诱他把话说出来。

对啊!嬉闹的方式有好有坏;如果对方的反应恶劣,他还能以开玩笑当借口,一笑置之。但嬉闹,嬉闹也是不认真,那他们又怎能确定彼此的话是否当真?

“还有咧?”Jay追问。

Kenji终于硬着头皮说:“情人。。。”

店内灯光虽阴暗,但也不难看见Jay嘴角不经意地扬起来。Kenji好不容易列下选项,Jay却故意不回答,反而再问:“你这样要我怎么回答?”

臭小子!Kenji赫然发现自己已经被Jay牵着鼻子走,明明他不想乖乖就范,但偏偏在今天这个时候,他犯贱的心态作祟,让他咧嘴笑答:“说的没诚意,就用行动!”游戏的筹码加大,Kenji胆敢列出条件:“如果当我是朋友的话,就来个抱抱;如果是兄弟的话就搭我的肩;如果当我是情人的话。。。”

Jay对Kenji欣然接受他的调侃已经感到惊讶,心中那股好玩的心情全然被挑起。尤其Kenji列出以行动来回答的方式,更让他的眼睛发亮,期待他接下来会说些什么:“情人的话,你要我怎么样?”他皱起脸,好像感到恶心地问。

“如果当我是情人的话,就。。。亲嘴咯!”这两个玩真心话大冒险的小孩,这次真的玩大的;当这个选项说出口的时候,两个人都嘎嘎大笑。

“你有种!”Jay透着气说。

之前气势如虹的Jay,现在开始表露迟疑的姿态。Kenji盯着Jay放下一直握住的书,带着勉强的笑容低下头思考,心里继续想:每次的冒险他都嬉哈接受;但这次他好像很认真。。。

不过一下子,Jay便抬起头脉脉地看着Kenji。这摄人的眼神,让后者不禁感到全身的毛都竖立起来,十分不自在。头上的吊扇都好象放慢速度旋转,连外面的车子也顿时放下脚步,屏气期待Jay接下来的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Jay终于靠近Kenji,接着把手搭在其肩膀上,间中却一直保持和Kenji的眼神交流。

就像上次那样,没胆!Kenji的念头才刚闪过,便感觉到落在他肩膀上的手放开,转而瞬间感到一股压力从他后脑勺挺进。霎时间,他不由自主地倾向Jay,正正地和他的嘴唇对上。

接吻的刹那,感情象雷电交错,让人全身肌肉僵硬,脑筋却是一片混乱。Jay的手根本没有刻意抑制,但Kenji就是没有脱离的选择,犹如他们之间产生的电磁已经将他们紧紧吸引住,无法分离。

Jay的眼神更奇怪,完全没有闭上眼睛,完全没有从Kenji的身上转移。Kenji知道,因为他愣得眼睛瞪大,就象忘了呼吸一样忘了眨眼睛。

总算Jay慢慢地退离,他们周围凝结的空气也终于开始流通。“你。。。这是什么意思?”Kenji立刻回过神来,质问。Jay是认真的吗?从他通红的脸颊看来,应该如此。

“你说咧?规则是你定的。”Jay很抵死地回答,让Kenji顿时感到急躁不已。他不假思索,一见到Jay转过头不留神的时候,大胆地伸手从桌子底下往Jay的胯下抓。Jay几乎跳了起来,惊讶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Kenji很赖皮地回笑,并望着Jay的大腿说:“你说咧?我好像摸到桌子的脚。”

Kenji的反应,Kenji的回答,对Jay来说已经很明显。Jay以非常服气的笑容,点着头,同样瞄了Kenji的裤裆,然后说:“我明白。我明白。。。”

-=-=-=-=-

“你以为我不明白吗?”Kenji终于心软,不逼Jay上巴黎铁塔:“你当每一段回忆是独特的,所以喜欢把回忆包起来收藏,就像当年在那棵树下,你把我送你的毛巾埋起来。”

他们身后蜿蜒的车道顿时开过几辆轿车,轰隆地几乎擦身而过,而他们身边的人群也一时喧闹了起来。Jay倾身倚靠在Kenji的肩膀,然后在他的耳边解释说: “你知道你那手巾对我来说的意义有多大吗?”

Jay才开始要叙述心中的感慨,Kenji就移开一步插嘴道:“那你知道我不喜欢人家把我送的东西埋起来吗?”

 “所以你才跟我冷战了几天?”他们之间沉默了片刻,Jay才问道。

“我知道你当时的用意,但是我就是不能压抑我的不满。”Kenji把手从裤袋伸出来,然后研究着掌纹说着,声线似乎在微风中颤抖。Jay接着搂着Kenji轻声笑道:

“你是妒嫉我和歹仔太要好?”

 “那是之后的事。我跟阿烈谈过,他说是我要求太高,所以变成了给自己,给我们这个click太大的压力。” Kenji对Jay的揶揄翻了白眼,然后解释: “在尼泊尔的那段期间是我第一次正视我对你的感觉,也是我第一次放弃对你的感情。我发现,因为那感觉,让我对你有过高的期待,而这期待也变成了苛求,搞得我们之间那么不愉快。”

说到这儿,Kenji停顿一下,等到身后另一波的车子驶过,留下片刻的宁静才继续:“所以我告诉我自己,要退一步和你做朋友,才不会那么辛苦。”

“有用吗,这样?”

又是一个多此一问;如果没有用的话,他们俩还会站在这里,看着巴黎铁塔肩靠着肩说话?

“你还记得我们去逛画廊的时候吗?”Kenji问。

“你是说那间Fish Tail Gallery?”

就是那间在尼泊尔山间的画廊;它的名字取自附近一座长得象鱼尾的山峰,就象此时眼前的巴黎铁塔,四平八稳地坐在面前,却在眼帘的空间从它四面八方的地基迅速往天空的那一个焦点冲刺。

那天他们总算到达铁塔的瞭望台,环顾巴黎街景,两个人情不自禁地拥吻。能够站在铁塔上有多久,他们就亲了多久。在新加坡的街头他们绝对不敢公开亲吻;巴黎古色古香的浪漫街景,也没有成功引诱他们拥抱;到了铁塔顶端,虽然四周的人潮拥挤,他们竟不顾一切地拥抱。也只有在铁塔上,当他们能够确定没有人的视线会落在他们的身上的时候,他们才勇于表现对彼此的爱慕。。。

-=-=-=-=-

“那是一段美好的记忆。阿烈刚劝完话,你就跑来找我去逛街。我当时是想:就算不是天意,也算是一种缘分,所以我没有想太多就答应你出去。”

“原来那天还有这么一段故事。。。”Jay抚摸着胸膛,若有所思地回答:“我当时一时兴起买画,没想到你也爽快答应了。我还记得我们在画廊里面呆了很久,从那么多的山水画中找出一幅。”

“最后我们因为不肯让步,所以公司买来交换收藏。”Kenji微笑插嘴:“我本来都没有打算买画,因为你就花了好几十块钱。”

那把画卷起来栓紧的画面,Kenji还历历在目。逛了好几条街,看了多少的画,经过两人反反复复地挑选,那幅画,就静静地在他们俩的手中被拴起来,带回家后,有好大半年才找到机会把画框上、摆设。

“那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Jay不理会Kenji一贯的埋怨,轻巧地转移话题。Kenji不疑有它,点了点头说:“我们那时庆祝歹仔的生日嘛!”

“那时候觉得好巧,我们竟然住在同一栋大学宿舍里,一下子就约好每天晨跑。”

“那不是因为要到尼泊尔做义工而做的体能准备吗?”

Kenji竖起一边的眉毛,Jay也相呼应地回答:“是哦?我也没有记得那么清楚。我的记忆里面就是那些清新的早晨。我们绕着大操场的边缘慢跑,草场里面的橄榄球员喧闹着。。。”

“周末的时候,那些神经婆还会大清早起来放风筝!”

Jay应Kenji的揶揄会心地微笑,那段犹新的记忆,仿佛能够把眼前的黑夜转变成白昼,当场从脑海中的记忆播放出来。

那些奔跑的人们,大概永远都不会了解他每次想要追上Kenji的无奈。每次心跳的挤压,每一滴模糊眼眶的汗水,都无法将Kenji拉得再近一点。

那是爱情的开始,他不知道。就连几个月后不再跑步的时候,他依然感受那强烈的肾上腺素充斥着脑际,也没有察觉到。直到好一段时间,大概是Kenji忽然对他冷淡,转而同阿烈变得亲密的时候,那醋意的汹涌取代费洛蒙的影响力,他才深深地体会到,爱,就是那种感觉!

“你要加把劲!”Kenji停在山坡顶端对努力跟在他后方的Jay喊话:“我们都训练了那么久,你的体能也应该进步了!”

“如果我没有进步,我不可能跑上来了。”Jay气喘如牛地跑到Kenji的身边,然后弯下身子,扶着膝盖呢喃。

他这时感觉到Kenji的身影在他的头顶,抬头一看,就见他往Jay身后点头。他瞥过身后,同时不自禁地坐倒在地。山坡底下的人们互相追逐奔跑,抬头就见那些七彩多样的风筝荡漾。晨曦照得草地青翠;那迟迟不散去的雾,为整幅画面增添几分童话般的色彩。

“你如果没有我的话,你不可能跑得上来。”Kenji双手插腰,说。

-=-=-=-=-

美国有冬天嘛!下雪的景色我最喜欢。

和熙来攘往的离境大厅相比,沉浸在低沉对话中的咖啡厅有种低调的喧哗。坐在咖啡厅一角的Jay对着手机微笑地拨弄着。

这种不能永久的事物你也喜欢?!

他的手机传来这么一样回答。

我就是喜欢这种似有若无的东西。

Jay发了这则简讯后,便歇在宽厚的椅背,随意地望出落地窗。怎知道当他的眼神落在不远处的电动扶梯时,悠闲的双眸顿时亮了起来。

Jay从沙发跳了起来,不一会儿工夫就走出了咖啡厅。他一边带着轻快的脚步,一边拿起电话说话,眼神不曾离开Kenji的背影。

“你现在在哪里?”

Jay完全没有惊动Kenji的意思,一直跟在他后面。

“Airport咯!”

“做什么?”

“走走啦!没事情做嘛。。。”

“是哦。。。”

两人经过航班咨询板的底下的当儿,板上的翻牌顿时开始转动,‘咔咋!咔咋!’声引起了Kenji的注意。他机灵地停下脚步,仔细地听着话筒里面传来的回音,豁然转身,将来不及反应的Jay歹个正着。

“你在这里做什么?”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巧妙的安排,Kenji一时还分不清楚。Jay尴尬地耸了耸肩,说:“喝咖啡咯!反正没事情做嘛!”

“你经常来吗?”Kenji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问题还没有说出口,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周末早上如果醒得来的话,就来咯。。。”

看板上的翻牌这时完全更换完毕,留下了片刻的安静。两个平时都擦肩而过的人,只是互望着对方会心地笑着。

“我怕冷,夏天才会去看你。”Kenji终于打破沉默,说。

“如果我受不了寒冷,我也会回来找你。”

-=-=-=-=-

“你当时忽然说要到美国做生意,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回忆起这段记忆,Kenji眼底不自觉地泛着泪光。

“你都没有说出来,我又知道?”Jay又耍赖地笑说。

Kenji不理会,只是微微地皱眉遥望巴黎铁塔的顶端,感叹:“你还没过去的前两个礼拜,我们在机场碰面,我好惊讶。。。”

“感觉好像《向左走,向右走》?” Jay竖起了眉毛对Kenji问到。

Kenji歪起嘴巴回笑,正想要说些什么,这时低沉的钟声响透整个街头,喧哗的人群顿时都停下脚步,静心望着铁塔,期待着即将引爆的烟火表演。

-=-=-=-=-

他们拥抱之前的瞬间,就像十年后的这个晚上,飘扬着一片充满期待的宁静。就连那随着一股莫名的冲动驱使而来的热烈拥抱。。。十年不变。

“如果没有我,你在美国能呆得下去吗?”Kenji终于忍不住冲向前把Jay紧紧抱在怀中,在他的耳边窃窃私语。

-=-=-=-=-

“少了我陪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Kenji透着气苦涩地说道。

时代变迁,如今他们已经是有着各自事业的中年人,一个经营小小的餐饮集团,一个追逐着小时候的音乐梦想,谁也没有料到当年的年少气壮,那满怀大志的大学生,会转变成另一个典型的都市人。

-=-=-=-=-

“为了你,为了能够再见你,再苦我也一定会撑下去。”Jay感受着Kenji脸颊在这么近的距离传来的温热,激动地说道。

“答应我,我们以后不要这样不顾对方的心情就走掉!”Kenji口中的气也温暖了Jay的肩膀。

“但是如果有一天,我们其中一个找到了可以结婚、生孩子的人。。。”Jay憋着内心的悸动,轻轻地推开Kenji说。

-=-=-=-=-

“你的爸爸、妈妈应该为你高兴。。。”

Kenji应着Jay的这番话把他抱得更紧。他知道,Jay的心里从接到消息的那一天就已经非常难过,而他也无不感到万分的愧疚。但是。。。

那天早晨的誓言,还留连在耳边:“如果有这么一天。。。”他是那样地默默点头回应。

巴黎的夜空忽然划过第一道火花,引起静观的人群一阵哗然。烟花一朵接着一朵,渐渐点亮了天空,夜幕下拥抱的恋人,仿佛回到了记忆的那一天清晨。

OLYMPUS DIGITAL CAMERA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