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四十二章:反击

zzgy-title-pic-vwp21111

星期四    圣诞节的前夕,佳节气氛温馨,天气格外寒冷

“你还在啊?每个人都准备book out了呢!”

“Brother,我今天sign extra,别人去等count down,我在这里等last parade。”

契明一踏进办公室的门,就在他伤口上撒盐,Eason因此心里毛躁躁。

契明瘦壮的身上这时穿着白色T-恤和黑色短裤,露出纤长的双腿。他似乎不怎么在意Eason非常不领情的语气,反而直接走到办公室的另一个角落东张西望,好像是在找什么人似的。坐在大门旁COS桌子的Eason盯着他怪异的举动,总算压抑不了好奇心,问:

“你在找谁啊?志坚不在这里。嗯。。。这里根本没有其他人。”

“哦!。。这样啊!。。”契明敷衍地回Eason的话,眼神仍在办公室内漂移,手里则不停拍打握着的信封。

Eason对契明的爱理不理感到不耐烦,于是以整理制服为掩饰走到他面前,然后‘趁其不意’把信封抢了过去,问:“里面什么来的?”他把信封来回反转端详。

契明总算为了信封把注意力转移到Eason的身上,却毫不在意Eason把信封抢过去的冒犯举动,反而还若无其事地说:“不知道。坚叫我把这封信交给PS 5。他说PS 5约他在这里,要我来找他。”

“每个人都去pack up for long weekend了,哪里还会有人待在office?” Eason实在是难掩醋意,脱口而出。

契明只是靠在COS的桌子边缘,一副无奈的样子,说:“唉呀,明明就是坚叫我来的嘛!”

Eason看契明一脸沮丧,便趁机挖苦道:“现在志坚很厉害吼?Encik还有PS 5都很疼他,这最近他不知道‘红’的多要命,还有一点ya-ya papaya了。我看啊,他八成是故意整你,酸你,因为他已经取代你变成Encik的pet咯!”

Eason说话时,顺道回去他的座位,而把他的话全都听进去的契明则是尴尬地回眸,显然对Eason的一番讽刺感到不自在。

“你别乱说,OK?我和坚是好朋友,他现在popular了我替他高兴,他也时常照顾我,帮我在OC的面前说好话。他才没有像你说的一样在整我。”契明调整一下他那挂在黝黑脸庞上的白框眼镜后,便站直身子,说:“我不说了,我也要去打包回家!”

“哇!那么小气,说几下就走掉!”Eason对契明说道,后者却已经打开办公室的门离开。关门的那刹那,契明的一边嘴角还微微地扬起。。。

-=-=-=-=-

刚过去的早晨,每个无心训练的士兵不甘不愿地被叫去做体能测验。OC说是为了奖赏用功的士兵,谁要是考到金牌,就能够提早出营,享受因为圣诞节而带来的悠长假期。

契明借故不出席,正在穿上跑步鞋的志坚关切地问:“你怎么这最近一直生病?是不是因为那天淋雨跑步?我看你还是去看看MO。”

说着,他便抓起挂在床脚的汗衫,不用三两下地就套上他瘦削的身体。反观契明默默地躺在床上,好像很久没有上‘大号’一样,一脸痛苦的样子。志坚看了一下手表,发现还有一段时间,便坐在契明的床边,用手摸了契明的额头后,说:“没有啊,你没发烧。唉!”

“我book out会去看医生的。”契明模模糊糊地回应道。志坚接着靠在契明的床头,开始和契明闲聊:“对了,你听说了吗?宇颢和少哲好像吵架了。”

“怎么昨天和翔他们搬东西到其他company的时候没有听他们说?”契明稍微调整位置,靠在床的另一边,斜躺地对着志坚:“你怎么听说的?他们为什么吵架?”

“刚才OC派我到HQ送文件的时候,我听那里的clerk说的。听说昨天宇颢到了armoury后,两个人跑了出去。回来时少哲鼻青脸肿的,其他的armourer怎么问也没有头绪。早上CO看到他这个样子,说要调查。”志坚解释的时候,一直调整位置,直到几乎平躺在床上和契明对视。虽然他打开话题,本想从契明那里得到更多宇颢的消息,怎料契明一无所知,索性就当他的八卦来源。

契明入神地听了志坚的叙述,好奇地问:“他们之间的事,CO干嘛要插手?”

“你不知道吗?凡是有人打架,不管是谁出手的,双方都得受罚,更何况现在少哲伤成这个样。但是我看啊,CO也只是表面上说要调查,做个样,其实没有真的想要插手他们俩之间的事。”

“CO要是那么鸡婆,就会像你一样只能做一个Spec咯!”契明灵机一动,对志坚揶揄道。志坚不服气,直接回嘴:“难道你不是Spec吗?Sergeant何苦为难Sergeant?”

志坚敲了一下契明的头,跳下床后,说:“好啦,我会帮你跟OC解释的。你好好在这里休息!”

“被你这样打,我一下子就会晕过去了!”契明搓揉额头,哀痛地回答。

等到志坚离开房间后,契明便矫捷地跳下床,到窗口观察楼下广场的情况,确定每个人都离开Bravo后,便溜出房门,到走廊对面Eason的房外。

走廊上,契明再度确认周围空无一人,敲了Eason的门确定里面也同样无人后,便从他的短裤裤袋掏出一把钥匙。上个星期值勤COS的时候趁机打造的这把钥匙,总算派上用场。

钥匙像抹上一层油一样地划进钥匙孔内,经过契明不费力地扭转后,房门便悄悄开启。契明溜进去关上房门后,便用机灵的眼神扫了房间一遍。不用多说,房内的两个橱柜之间,那个贴满艳照的就属于Eason。

契明一走到橱柜面前就从裤带拿出两支细长的铁条,蹲下后把铁条插入橱柜门前的锁,开始熟练地在孔内刺戳。他聚精会神,不一会功夫,那挂在门前的锁便弹开,软软地挂在门钩上,毫无招架之力。

顺利地连过几关,锁一撬开,契明脸上就露出得意的笑容。只有傻瓜还在用这种锁头!

契明不迟疑地拉开橱柜内的抽屉,便把藏在裤带里的一个信封给埋在Eason抽屉内堆得乱糟糟的事物下。栽赃前,他还嗅了信封一下,确定之前用志坚的除臭剂喷在信封上的味道还强烈地留在上面。

一切安排妥当,契明就把橱柜锁回去,再三确定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后,就悄悄地离开Eason的房间,准备下一步的计划。

-=-=-=-=-

“嘿,Brother!你来得正好!”Eason一见进来办公室的是PS 5便立刻丢下手中的Maxim杂志,大声叫住他。

PS 5早已经换上便服准备出营,身穿简朴的黑色T-恤、牛仔裤和白色皮鞋提早到办公室,是为了处理所有士兵出营的文件,以便待会儿每个人都能尽快解放。他才一踏进办公室就被Eason叫住,走到COS桌子翻查文件的他,无法无视坐在他面前的Eason,于是露出敷衍的微笑,说:“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你不用叫得那么大声吧?”

Eason的粗俗,PS 5这只老鸟怎么可能没有头绪呢?只是他不晓得紊良为何会相中他做他的跑腿;一个做事不经过大脑的跟班,时不时都惹是生非,紊良为他平息祸端的时间多过于他运筹帷幄的精神。但是身为紊良的手下,他也不好多问。毕竟他是如何争取紊良的‘信任’,他们俩心里有数。要不是两个人之间共存的秘密,他想紊良根本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Eason只是呵呵大笑,然后从一堆杂志底下翻出一个白色信封交给PS 5:“刚才那个契明找你,说是志坚要他把这东西交给你。可是他出去的时候忘记拿走,我想你应该会进来,所以就帮他pass给你咯!”

PS 5合上士兵的出营记录本,接过信封后便在Eason殷勤的眼神下把它拆开。当他翻开信纸时,Eason还好奇地问:“怎样,志坚写情书给你哈?”

PS 5又对Eason露出敷衍的笑容,表情却在扫过信纸的内容后黯然失色。他再次阅读那内容后,便对Eason施以教训的口吻,道:“你知道你被摆道了吗?”

Eason不知所谓地拾起PS 5仍在他面前的信,看了一眼PS 5认真的表情后,便亲自阅读信纸上的内容:

PS 5

我有事情要跟你报道,但我不想被牵扯在内,希望你看了这封信后能够立刻销毁。我知道你和CSM正在寻找一封信,而且以为拥有那封信的人是契明,但是我要让你们知道你们冤枉他了。

集体偷窃那天,我是COS。我当时看见一个人偷偷摸摸地从bunk里面出来,手里拿着的是一张纸,应该是你们不见的信。而那个人不是被抓走的阿力,也不是你们认定为罪魁祸首的契明,而是把COS duty推给我,故意失踪却偷偷回来的Eason

契明是我的好兄弟,我看他因为你们冤枉了他而受尽委屈,被其他人欺负我实在于心不忍。经过我一番调查后,我发现Eason把信件收在他的cupboard里,希望你去查个水落石出,还契明一个清白。

志坚

“他妈的!PS! 你真的认为是我做的吗?”Eason愤怒地拍打桌面,站起来对PS 5大吼道。

见惯士兵失去理智的PS 5没有被他的爆发表现畏惧,反而冷静地问道:“那就要看你的cupboard里是不是真的有这封信!”

PS 5了解依Eason现在火爆的情绪,要跟他讲理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他惟有以激将法,怂恿他不假思索地把橱柜打开让他翻查,才能够取回那封那么重要,那么让他着急的信!他尤其得在紊良得到消息之前把信件取回,否则让信件落在紊良的手上,他就没有对付紊良的把柄了!

Eason果然上当,立刻从COS桌子后面走出来,激动地说:“我就开我的cupboard给你看!我是清白的,OK?”

所幸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整个连的士兵都忙着打包行囊,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俩回到Eason房间。到了里面,PS 5也把Eason的室友给支出去,惹得Eason不甘地说:“干嘛叫他走?反正也不会找到任何东西!”

Eason话才落下,便发现他的抽屉里的东西被人翻过;他虽然是个不修边幅的人,东西也爱乱放,但是他的东西乱中有他习惯的秩序,抽屉里的东西都有‘分区’置放,好让他能够在一堆杂物中找到所要的东西。

这一次,他非常笃定地说:“有人翻过我的东西!”

他立刻把抽屉里的事物翻开,里面白色的信封非常显眼地曝露出来。一个不该出现的东西的出现,令他当场乍舌,就连拾起信封时,他也只是木纳地说:“这不是我的东西。有人sabo我!”

在一旁等急的PS 5立刻上前抢走了信件,拆开信封研究里面的信纸。但是他一看见信纸的颜色,就知道不对劲,仔细翻看后,才发现他所猴急争取的只是一张空白的纸!

他把信纸捏成一团时,口里还狠狠地骂道:“他妈的!我们都被整了!”

“你。。。你和Encik到底在找什么信?”PS 5一改平时亲切的形象,整张脸狰狞得把整间房的光线给压了下来,氛围恐怖得很,让Eason都顿时忘却自己的愤怒,像只杵在米格鲁面前的兔子,心惊胆颤地和他相望。

PS 5等到一时的气焰消去后,才吸了一口气,对Eason严厉地说:“这不关你的事。你要知道的,是有人想要栽赃嫁祸给你。你不是说是契明把信交给你的吗?”

这个契明,PS 5早就对紊良提醒过要好好提防!怎知紊良总是无所谓地置之不理,好像对他的威胁毫不在意似的。现在总算让他有个让紊良清醒的证据,看看契明的真面目!

Eason先是点了点头,却又忽然说:“PS, 不对!契明是帮志坚送信的!”

说着,他把PS 5手中的信封拿过去,用力地嗅了一下上面的气味,然后断定到:“这是志坚用的deodorant,没错!他用的牌子跟其他人都不同!”

PS 5半信半疑地也嗅了一下信封;这两个星期因为和志坚的工作关系甚为密切,所以对他身上带有的独特气味颇有印象。他这次不得不承认他是错怪了契明!

夭寿!这个志坚竟然想要陷害我,让你跟Encik以为我对你们不忠心!我不给他一点颜色看,我就不叫Eason!”Eason忽然忘我地念到,却被PS 5提醒:“你不要乱来,你这最近还惹不够麻烦吗?”

Eason虽然表面上点头示意,心里却已经盘算如何进行报复。PS 5见Eason心不在焉的样子,虽然有点担心,但他得顾及的事比Eason来得更重要。

他们逐渐放下心防,甚至还慢慢推崇的志坚现在露出了真面目。对于这个低调的角色,PS 5得承认他还是对他不怎么了解,所以当务之急,他还是得找紊良商讨一下,到底该如何应付新局面!

-=-=-=-=-

办公室内空无一人,连里面的灯也都熄了,唯有大门对面的电脑荧光屏是亮着的,在漆黑的办公室内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坐在电脑前的身影正专心地打字,每个键盘发出的拍打声都和挂钟的秒针节拍相呼应。这次又在漆黑的电脑面前的志坚,不是在机密网站中畅游,而是在一个购物平台上,并且和手机另一端的契明对话:

“快点告诉我,你喜欢蓝色还是粉红色!”

两人正谈得起劲,办公室的电话忽然响起,让谈得投入的志坚不禁吓了一跳:“哇!Office的电话忽然响了,吓死我!我去接电话,等下再打给你!”

志坚立刻冲到COS的桌子旁,一拔起电话筒便兴奋地喊道:“Hello,Merry Christmas!”

电话筒另一端也传来同样愉悦的祝福,接着是认真的对话:“3SGT See是吗?我是guard house打来的。这里有一个人说是你的mother来找你,你现在下来吧!”

一听见是他母亲到访,志坚只有惊喜的心情。他立即放下电话,便不顾自己是一身汗衫、短裤和拖鞋的‘穷酸样’,兴高采烈地到大门去迎接千惠的到来。

卫兵室这时是整个军营里灯火最璀璨的一个地方了。除了因为职责所在,得要通宵达旦地进行守卫任务,值日班的守卫也把整个地方布置得七彩缤纷来迎接佳节的到来。和其他部队不同的是,卫兵室在佳节的时候是唯一还会有士兵滞留的地方,不花点心思装饰一番,恐怕佳节值勤的士兵的夜晚就非常难熬了!

卫兵室通往楼上的休息室的楼梯旁也摆放了一棵亮起灯饰的圣诞树,志坚一经过卫兵室,里头聚集的士兵都热烈地对他欢呼:“3SGT See,谢谢你哦!”看着他们之间满桌的食物,再看他站在大门旁的母亲手中的袋子,志坚便猜想到千惠一定又是把她的母爱散播到其他人身上了。

千惠就站在卫兵室旁,耐心等待。身穿暗红色套装的她,也看着卫兵室里闹烘烘的情景,嘴角都不经意扬起来。志坚兴奋地接过她手上的东西,一边拉着千惠回到军舍,一边笑说:“你怎么要来都不通知我一声?”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嘛!”千惠同样笑得合不拢嘴。

“对啊,你还买东西去喂那群饿鬼咧!”志坚带着一点撒娇的语气,带领千惠坐在面对部队广场的走廊阶梯上。他把袋子放在他们中间后,便迫不及待地掠夺里头的东西,千惠则微笑地整理他所掏出来的食物。“哇!你还带了那么多吃的!”

“在我眼里你们全部都是小孩子,小孩子就应该拿来疼,每天喂得饱饱的。这些其他的食物你可以等到last parade的时候拿去给一起duty的同事。反正今天是佳节,待在这里的人,应该都想家吧!”

“我可没有想家。”志坚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却及时发现千惠脸色暗沉下来,便急忙地掰:“有你这个圣诞老婆婆来送那么多吃的,谁还会想家啊?”

“你们这些孩子,都不知道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有多为你们担心;以前每逢佳节一家人都可以开开心心地团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不知道有多开心。现在你们当兵,动不动就guard duty,COS, 一年回家都没有几天。我们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不懂什么时候接到的电话是传来你们不好的消息。唉!我要知道,早就不让你来当兵!”

千惠不自觉地唠叨起来,却听得志坚一愣一愣地笑。他边啃着鸡腿,边对千惠揶揄:“你老公不也是当兵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当兵的麻烦?”

“就是家里已经有一个当兵的,现在另外一个也去当兵,家里就是空空荡荡的!”千惠逗趣地戳了志坚的脑袋瓜儿,却被他呛声道:“原来你是因为家里没人陪你才来找我的!”

“要是你肯回家,我还需要大老远地来找你吗?”志坚一听到千惠嘴里说出这句话,便能预料到她想要说的话:“你到底几时才肯回家?”

志坚先是默默继续啃着鸡腿,然后故意撇开话题地问:“哦!还真的好吃!是你自己炸的吧?”

千惠奈何不了志坚耍赖的脾气,闷不吭声地回应。志坚没有办法,只好继续谄媚:“反正呆在这里也可以欣赏到你的厨艺,回不回家都不要紧了。”

千惠继续带着不悦的语气,对志坚严厉命令到:“你现在当兵我管不了,但是当完兵后,你就要给我回家,不可以在外面住!”

“要是我当不完兵呢?”志坚不假思索地说,听得千惠目瞪口呆。他把啃完的鸡腿掷入垃圾桶,拉出一张纸巾擦拭手上的油渍后,继续解释:“下个月Brunei的training过后,他们就会选人去当PS了。如果我被选上,我就sign on。”

这消息让千惠急得跳下阶梯,愤怒地斥责:“你怎么都没有跟我商量过?我不管,我不准你这样做!”

志坚只是坐在原地,并带点不耐烦的口吻回答:“你那天来FDC的时候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况且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你来告诉我该怎么做!”

“你长大了?你要是真的长大成熟了,就不会用sign on来当不回家的借口,来当怄你爸爸的理由。”

“你说到哪里去了?Sign on是我一个人的决定,不是因为老爸。无论我当时去的是OCS还是SISPEC,我sign on的决心早就已经敲定了。老爸都不会反对,你着急干什么?”志坚开始越来越不理智,激动地转过身不愿面对千惠指责的表情。

千惠听了他的辩驳,气得打口大口地喘着气,挥动手指对志坚教训道:“好啦!现在要来跟我斗嘴就拿你爸来当挡箭牌。你根本不知道你爸要你当兵的原因,你就傻傻的听他的话,而我坚决反对你来当兵你却当耳边风。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生的?”

“我。。。你干嘛把话说到那么难听?”千惠把话说得严重,让志坚不禁感到内疚惹得母亲那么激动。他再次转过身面对千惠,忏悔地对望。千惠则继续板着气愤的表情,不肯和志坚对眼。经过了好一段沉默,志坚总算试探性地问:“你说老爸要我当兵的原因,那是什么?其实我从来都不知道他一直逼我当兵的原因。”

这问题可问倒了千惠,因为答案牵涉到她不肯说,也隐藏了多年的秘密。舟臣当初是为了坚守对一个好朋友的遗愿而把期望寄托在志坚身上,而当中的原委又是牵引着千惠不堪回首的回忆。经志坚这么一问,她顿时失去了方寸,之前的不忿也烟消云散,只留她不自在地在志坚面前徘徊。

志坚深感问题触及千惠不愿透露的苦衷,矛盾着是否该继续逼问。他想要下去广场安抚千惠,这时她却像无头苍蝇一样地撞进从转角出现的宇颢怀里。宇颢穿得一身乌黑,让千惠在阴暗的广场内一时无法认出而惊吓地退了几步,甚至还失足跌坐在地上!被撞个正着的宇颢也只是错愕地闪避,根本不知道跟前的是何方神圣。

千惠一跌倒,志坚便急忙地冲过去把她扶起,当中还对宇颢痛斥:“你是怎么搞的,走路都不看好一点。我妈要是受重伤,我就要你好看。”

“喔!。。!”宇颢认出眼前的两个人后,面对志坚的指责,冤枉地把手举到面前,好像害怕志坚会忽然出手打人似的。他接着就说:“我又不是什么铁人,被我撞一下也不会重伤,OK?Auntie,你还好吧?我刚才真的没有看见你。”

宇颢想要伸手问候千惠,却被志坚不客气地推开。

这小子有了老良的撑腰就开始跩起来了!宇颢仍然对着千惠微笑,心里却是埋怨志坚道。

千惠扫去手肘上的尘埃,一见到是宇颢,便殷勤地回答:“我没事,只不过是摔了一跤没什么大碍。欸,宇颢,你怎么在兵营里?”

宇颢不顾志坚酸溜溜地说:“才见过一次面就记得他的名字。”便伸手搭在千惠的手臂上,说:“你没事就好。我啊,是个孤儿,这里就是我的家。”

宇颢可怜的身世又泛起了千惠母爱的涟漪,让她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那你当兵前是住哪里啊?”

千惠入神地慰问,让志坚看得不是滋味,宇颢更是一边偷偷对他奸笑,一边对千惠的提问认真回答:“就在一些学生宿舍里住,高中毕业后就立刻来这里,才不会过流浪街头的生活!”

“这些日子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千惠仍然目不转睛地对着宇颢心疼地说到。宇颢潇洒地耸了耸肩,以沉默征服了千惠泛滥的爱心,更是让志坚沦陷于妒海之中。

千惠失了魂似的回到走廊上,收拾了一些食物便塞进宇颢的手中,关心地说:“你应该是饿了吧,这里有些东西你可以拿去吃,不够再跟坚拿,知道吗?”

宇颢又是对志坚投以胜利的眼光,脸上跩起来的嘴角直让后者紧握拳头、咬牙切齿,却无碍于千惠眼中对宇颢的刻板形象!宇颢感激地道谢后,便以不妨碍他们母子俩独处的时间为由,借故离开。但宇颢的出现所带来的破坏已经无法弥补,因为接下来的整个晚上,志坚都只懂得嘟起嘴生千惠的闷气,责怪她为何被宇颢迷得神魂颠倒!

-=-=-=-=-

宇颢留下吃干醋的志坚后,便转身到了正翔的房间。后者同样不想回家,也碰巧还没睡觉。宇颢一进门便举起千惠给他的食物,正翔一闻到芳香就疾呼:“Santa Claus!你怎么知道我肚子饿了?”

“是志坚的妈妈给我的。我走到Spec Mess那个auntie说已经卖完了,回来就碰见志坚和他的妈妈,我总算没有白走!”

正翔看着宇颢把食物摆在桌子上,半信半疑地说:“你会要志坚的东西?”

“这是他妈的,我干嘛要在意?”

“好。。。你说什么就什么,不需要骂粗话!”正翔打趣地推了宇颢一把,两人坐下来开动的时候,他便转换认真的口吻,说:“这种时候还能找到吃的!颢,没有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要报答我很容易。。。”宇颢转身敞开双腿示意。正翔二话不说就跳下椅子,让本来开玩笑的宇颢反应式地合脚回避。正翔立刻抗议:“我那么认真,你竟然跟我开玩笑?!”

“你这个干弟弟我是认定了,但是也不用你那么感性!”宇颢推了正翔一把,说。

“你觉得肉麻,我还是要讲!就算要我做你的踏板,我也愿意让你踩!”正翔一边说,一边用力地点头。

正翔这个小精灵,还是存有那颗赤子之心,还是带着一股傻劲。宇颢当初接近他,也只是因为他的年龄和他的弟弟相近,和他多年来幻想他失散多年的弟弟的模样有几分相似。但是很多事情不能强求,正翔非常笃定他不是被领养的,宇颢也只有望梅止渴地把正翔当自己的亲生弟弟来看待。

但是这个正翔,当小混混的日子太久了,满脑子都是所谓的‘江湖道义’,加上他那股牛一般的固执和冲动,很多时候都让宇颢放心不下:“‘两肋插刀’是两百年前的事了,你不要太着迷!”

“如果没有碰到你,我还不知道像我们这种孤儿、歹仔也可以有出头天,给那些以为自己读很多书后就很厉害的人看!”

“那如果我做得到,你也可以一样!”殊不知宇颢嘴边其实带着心虚;他的身份迟早也会被揭晓,到时候就不知道正翔会有什么反应?

宇颢急忙甩开恼人的思绪,继续对正翔开解:“时代不同了,你应该为自己多着想。你不要以为自己以前是阿明,所以就会没有出息。”

“但是我连中学都没有读完!”正翔很快就否定宇颢的说法。

“那不代表你不可以去读!如果你不喜欢读书,你可以去学一门手艺。你这样一个灵敏的人,一定有你的强项!”宇颢无视他的自惭形秽,坚定地说:“每个人的人生目标都不同,就连到达同一个目标的路也不只一条。有些人很容易找到最顺的路,但是有些人得绕一大圈才能到达,而走更多路的人不代表他们路上没有学到什么。”

“你自己不是看见,很多会读书的人不会做人?”

宇颢最后一句的劝告在正翔的耳边游荡,听起来很迷人,但也是一个很令人费解的概念。正翔应宇颢的凝视点头示意,但宇颢可以看出他其实不怎么能够消化他的说法。看来也只有时间能够证明一切!

-=-=-=-=-

平安夜,这个平安夜,应该是志坚度过最甜蜜的一次。过往虽然都和他母亲千惠一起度过平安夜,但这也是他们第一次久别相聚的一个平安夜。他把手机掏出来,认真地在日历表记录,不只记录这天和母亲相聚的时刻,也记录他们相约下个星期一起为他庆生的约定。

志坚把闹钟调好,确定办公室的电话已经转接到他的手机后,便安心地躺在他床上,凭借之前温馨的回忆来帮助他入眠。

刚才宇颢离开之后,他们俩继续单独的聚会,直到last parade的到来,志坚才依依不舍地请千惠离开。之后他留在办公室里品尝剩下的食物,并和契明通电话,企图把他骗回营分享他的快乐。这么多的食物,虽然他吃到现在还不觉得撑,但总得有人分享这片喜悦吧!

可惜契明志在圣诞派对的狂欢,根本没有心听志坚想说的话。独自享受宵夜也有极限,等到他觉得苦闷的时候,时间都已经过了十二点。他无奈地收拾办公室,期望明早下个COS的到来能够填补一下办公室里的空虚。

忙完应该打理的手续,冲好凉,志坚愉悦的情绪丝毫没有减退。这几天阴凉多雨的天气让整个夜里弥漫着一股清新的凉意,让这个赤道的圣诞也增添一股淡淡的冬夜气氛。虽然不见白色圣诞,但过个清凉的圣诞,也让心情无比快活些。

志坚窝在被里,回想过去几个小时的回忆,听着吊扇‘嗡嗡’的催眠声响,撩人入睡。军营因为佳节都不剩几个人,外头的马路也因为卡车司机的休假而格外清静。整个房间沉静得连志坚摆在床脚橱柜上的手表发出的‘嘀嗒’声都清晰可听。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志坚忽然发觉其中一声‘嘀嗒’不只没有跟上节奏,质感还和秒针跳动的声音有些出入。本来呈现半昏睡状态的志坚模糊地睁开眼,却在阴暗的房间内看见人影的窜动!

他惊讶地跳了起来,却发现身体被压住,让他动弹不得!这时的他意识已经飙升到极度警觉状态,双脚也反射式地不停舞动。夜里的不速之客,让他原始的求生本能启动到极限!

干你呐!把他押好!”一把熟悉的声音慌乱间在他耳边响起。

这把声音。。。声音的识别就偏偏滞留在他脑后,让志坚一时叫不出名字来。可是他知道,声音的主人,一定是Bravo的其中一个人!

志坚持续地挣扎,却不敌多过一个人押在他身上的力量,几分钟下来总算出现疲惫的状态。当他稍微松懈下来的霎那,竟感受到手肘窝的地方传来一阵刺痛。他又下意识地锚起劲来努力地挣扎,似乎在危急的状态下即将发挥出人类极限的超能力。

就在他有望挣脱蹲坐在他胸膛上的人的束缚的当儿,他竟然感到一阵晕眩,房里的轮廓顿时天旋地转,不一会他便失去意识!

-=-=-=-=-

“这个turtle还真的难搞!”志坚终于停止挣扎,坐在他胸膛上的人也滑落在床边,一直在旁指挥的Eason气喘如牛地感叹道。

“就是嘛,干嘛费那么大的心思来整他呢?”同样喘大气的3SGT俊纬擦拭额头上的汗时,难掩不耐烦的语气问说。

“你以为这样就算放过他了吗?”黑暗的房间内,竟然闪出Eason猥亵的笑容。“我这支针可是花了我不少钱,我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享受,自己就只是在这里eye power咧?”

3SGT俊纬应声回望瘫在床上的志坚,虽然他意识不在,却还没真正地晕厥过去,原因只在他只是随着药物的引导‘神游’去了,迷糊的当儿,还不时露出满足的笑容。

“他应该还在想他的妈妈。”3SGT俊纬轻佻地揶揄,却被Eason突然把志坚的裤子扒下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他立刻跳下床沿,看见Eason爬上志坚的床摊开他的双腿,并错愕地问:“你。。。你在干什么?这。。。这是不对的。。。”

“有什么不对的?有洞不插,哪里算是男人?我跟你说,我好了就到你!你要是不来爽他一下,看我不报道你!”

Eason落下狠话后,便不假思索地解开腰带,利落地把它从裤头抽掉。。。

-=-=-=-=-

“你还好吧!你从我刚才book in时脸色就那么难看。”契明一从厕所冲凉回来,便对躺在床上的志坚关心地问道。志坚就呆呆地望向前方,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当中却又流露一丝困惑的情绪,好像那正烦恼他的事情,也是让他摸不着边的事。

他一被契明的声音打扰思绪,之前呆滞的目光就跟随契明走到他橱柜前,看他把身上的水珠擦拭,脑子里迟疑是否该说出心中的疑难。等到契明穿好内裤坐在床上时,志坚才压低声量说:

“我告诉你一件很奇怪的事:我做Christmas COS的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我的床单有大便和血渍,屁股到现在还在痛。问题是除了我妈较早前找我的情景,我对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完全没有印象,就连有没有去last parade我都不记得。”

志坚口语中流露出他对自己状况的极度担忧,在一旁聆听的契明也应声示意,一时回避志坚眼神的举动却没有被后者察觉到。志坚阐述自己的遭遇越说越激动,声音还不时颤抖、哽咽:

“我不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我生了什么病,所以才忽然失禁、流血,最后晕倒了都不知道?”

志坚讲解的当儿,那晚契明站在房外偷窥到一切的情景,一幕幕地在他脑海内重播。Eason猥亵的行为,是他鞭策反击计划时所未料到;有谁会想到滥交成性的Eason竟然男女不拘呢?他就是想借刀杀人给志坚一个教训,Eason恶劣的举动虽然让人发指,却让杵在门外的契明感到心坎一阵凉快。

最好的惊喜,就是超越要求的回报!当时站在他身边的另一个契明就是这么在他耳边窃窃私语。

更让契明觉得有趣的就是3SGT 俊纬如何受不了Eason的鼓吹,竟然也插上一脚。他尴尬、龌龊的‘第一次’就展露在契明的眼前。

这是双重回报!他耳边又响起魔鬼般的赞叹。

当时在黑暗中迷迷糊糊的志坚也不羁地呻吟,让契明不时怀疑他是不是也在享受被戳的感觉,还是因为疼痛所以叫出来。如今志坚懊恼地坐在他面前,想必是痛多过爽。报复行动引发意外的收获所带来的快感不在话下,契明因为必须抑制那快感而感到另一阵欣喜涌上心头,好似越被压抑的快乐越是让人倍感快乐!

“你有去找医生看过吗?”契明表面上关切地慰问,其实心里已经压抑不住对志坚的嘲笑。最可怜的人,就是被人从后面插一刀,却没有发现到!

“我怎么可能去找医生看呢?这样多尴尬啊?”志坚忽然提高声量,激动地回答。当他发现自己失去理智时,便又刻意低声说:“要在医生面前脱裤子咧!我最后一次给医生看完全部,是那时enlistment的medical checkup!”

“既然看过了你又在意什么?难道面子比你的健康更重要吗?我们每天看对方都看到不想看了,你还害羞什么?”

志坚荒谬的理论让契明滔滔反驳,却因为志坚露出灵光一闪的表情而竖起肩膀屏住呼吸地问:“你到底在想什么?”

凭他们每天的相处,志坚的意思只需会意,不需言传。契明忙着拒绝,令志坚无奈地抓住他的手臂苦苦哀求:“你就帮帮我嘛!帮我确定有问题后,我再去看医生也不迟啊,至少不会让他白看。你都说了,我们每天都看到不想看,你还在意什么?”

“你神经病啊?我每天看的是你的弟弟,又不是你的菊花,哪里可以相提并论?”

志坚却看准契明嘴硬心软的个性,所以索性把裤子脱掉,然后朝契明的方向摊开双腿,直逼契明大声感叹有没有那个必要。总算在志坚好一阵的怂恿下,契明不甘愿地下床蹲在志坚的床边,开始假装研究地说:“你要抬高一点啦!光线照不到,我很难看清楚!”

“不好意思,小坚太大妨碍你了。”志坚竟然在尴尬的情绪之中打趣地回答。契明完全不领情,直接抓起志坚的双腿把他的下体抬高,心中盘算说:如果让他去找医生,一定会穿帮,事情就会被闹大,迟早会牵扯到我。那我还不如敷衍他一下,只要Eason不再搞怪,坚一定会把这件事给淡忘。

于是契明装腔作势地‘研究’了一番,说:“我没有看出什么古怪。的确是有血块,但不是你想象中的血崩。有可能是痔疮,你去擦一点药就好了啦!”

“真的吗?”志坚尽量把头压低,想要和契明的视线对上。

怎知道他话才刚落下,房门竟然暴开!只见正翔兴冲冲地进来,却被眼前契明‘埋头’于志坚胯下的一幕给吓得目瞪口呆,下巴像是铁锤重重地落下。明坚二人更是同样地错愕加尴尬地回望,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正翔总算吞了口水,重新启动呼吸系统,接着挑起眉毛不好意思地说:“打扰了!你们继续吧!我等一下再回来。”

“喂,翔!这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喂!喂!”志坚企图对急忙溜走的正翔无可奈何地叫到。

这时契明也松开手瘫坐在他的床边,同一样绝望地望向天花板的志坚苦恼着如何在绯闻传出去的时候做解释。。。

PicsArt_12-02-01.36.14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