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四十三章:隔金煮水

zzgy-title-pic-vwp21111

星期一    雨下整夜,一直下,就一直下

走廊屋檐不停滴下连成水帘的雨水,由广场对面Charlie的军宿照射过来的聚光灯为背景,晶莹剔透,好像雨夜中洒落的星辰一样。只是水帘映照在契明眉头深锁的脸庞,形成跳跃的黑线,让他整个神韵都暗沉了下来。

“明,你听见我说话吗?”契明手上的话筒骤然响起。

虽然雨声击落地面的声音充斥着走廊的每个角落,但是熄灯时间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该睡的人都睡了,整个部队的宁静成为这雨夜的背景,通讯器的传播更是显得格外强烈。

站在枪库外的走廊那端的契明往走廊的彼端看了一眼,然后对着对讲机回答:“都听清楚了。Encik, 照规矩,我们只能使用86.075MHz的频率来test signal set的。”

通讯电波上只是传来一阵沉静,留下契明望向广场对面发呆。

Encik那么晚把我找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契明虽然眼神呆滞,但是脑筋仍然是转个不停。难道阿纬已经跟他禀报了我和他刚才所说的话?

-=-=-=-=-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catch no ball。”3SGT俊纬脸上的表情,就有如他面前滚滚而至的乌云,在夕阳的照耀下暗沉焦虑。他恍惚地转过身,不想让契明看见他心虚的样子。

此时强烈的风势吹得契明只能眯着眼从他身后望去;他嘴角的弯曲,分不清是斜阳的正面投射,还是强风的猛烈抨击,让他反应式地抽动。两人就站在天台上,预示暴风雨来临的乌云随风由东往西逼近,奄奄一息的太阳只照出3SGT俊纬虎背的轮廓,打在契明脸上却是满脸自信。

“你真的要我把话说白?你知道这话要是说得太清楚,难堪的也只有你。”

“你既然知道了,干嘛来找我?”3SGT俊纬总算转身直视契明,咬牙切齿地问;现在他面前的,不是他这几个月来所认识的契明,所以这次的对峙让他提高心防,肾上腺素也不断飙升。“难道你是想来威胁我?哼!他们说你变了另一个人,我本来还不相信,现在总算让我看清楚你的真面目了!”

“大家同事一场,我只是来关心一下,你何必杯弓蛇影呢?”契明的话悠悠地从他嘴巴说出,让3SGT俊纬听了不寒而栗。“军人生涯深似海,我们这些在这片海洋中挣扎求存的小兵,对许多事往往都身不由己。你为什么会受Eason摆布,我十分明白,也感同身受。我想要让你知道,当你需要找人来倾诉的时候,我会奉陪的。”

契明这番感人的话,听在3SGT俊纬心里却是响起十万分警报,无奈他一时间无法点出契明一番好意中的疑点。

契明上前把手搭在3SGT俊纬的肩膀上,用力地搓一下。这举动就像远方闪过的雷电一样敲醒了3SGT俊纬,让他下意识地退离契明,问:“你怎么知道这件事?那晚就只有我和Eason罢了!”

3SGT俊纬凌厉地看着契明,契明却是抿嘴半句不吭,双手插在制服的口袋,肩膀畏缩地逃避他的眼神。不用他多说,3SGT俊纬也可以猜出当中的端倪:“你一直都在监视我们?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房间是我和坚share的,我也只是刚好回来找他,没想到就让我看到你和Eason做出这样的事。”

“你不小心看到却还不阻止我们?你要不就是想要掌握我和Eason的把柄,不然就是故意要坚受这种耻辱。我左看右看,这两个企图都不像是我所认识的契明!”

3SGT俊纬狠狠地咬出指责契明的字句,后者却不为所动。他的反应契明早就预料到了,来找他的目的就是要给他来个下马威,让他知道从今天开始除了紊良外,还有一个钟契明的脸色要看。

在宇颢跟前我利用正翔掌控了他势力范围的人,从阿纬身上我也可以铺出一条利用Encik势力的管道!

“你未免也想太多了吧!”契明轻声地笑了一下,然后说:“就算要威胁,我干嘛威胁你啊?”

被契明贬低了身份的3SGT俊纬,羞怒地抿嘴,等到暗箭刺进心头的痛楚过去后,他才小心翼翼地反过来讽刺:“对啊!要威胁也应该去威胁坚,因为他现在是Encik面前的大红人!也不知道他惹了Eason的这件事是不是被人陷害的,但是至少他的地位还是很稳,就连Eason也不敢公然对抗,你这个丧家犬更不用说了!现在竟然来找我的碴,我看你也太窝囊了吧!”

3SGT俊纬再次转身面对落日,掩饰不禁流露出来的笑容。难耐恶毒的话对契明来说虽刺耳,却穿不透他钢却后的心。

契明脸上闪出不屑的笑容,然后他说:“大难临头了,还耍嘴皮子。反正强奸坚的不是我,等到东窗事发的时候,就看你还能不能够像现在一样说出完整的句子!”

他的话刚落下,一阵轰耳雷声便响起,冷不防让3SGT俊纬吓了一跳。他收拾起惊慌的情绪,转身要呛回契明时,却发现他的人已经不在了。

-=-=-=-=-

~ ~ ~

话筒响起一阵电磁声,紊良的声音随后传来:“每个人都用87.075MHz来test signal set,我们又怎么知道我们的对话不会让别人听见?”

“Test signal set而已,干嘛怕人。。。”契明毫不思索地回答,却忽然被紊良的话给停住,然后便正经地说:“有什么话,干嘛要这么大费周章?”

“你不是不想让人知道我们的合作关系吗?虽然现在不早了,但是让人看见我们两个窝在office里面谈话还是会让人起疑心,毕竟现在整个unit的气氛都很紧张。既然你是Signal Spec,我找你来准备后个礼拜的outfield所需要signal set也是理所当然,在这样的前提下谈话不就更妥当。”

紊良说话的当儿,契明警觉他所在的地方不够隐秘,所以拾起行囊要移开所在的位置,却被紊良给拦住,他说:“你如果现在想要搬到Meeting Room外面的话,就不要了。那里一边是Smoking Point,一边是马路,两个地方都是blind spot;你留在走廊上,还可以提防周围的事物。”

契明听了紊良的见解,会心地笑了一下,放下通讯器后,便佩服地回答:“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这样的logic你也想得到!”

~ ~ ~

“我自有我的老练,你也有你的出格想法。”

~ ~ ~

“那你找我来是想谈些什么?”

办公室内的紊良听到契明开门见山的提问,便放下手中处理的文件,躺靠在椅背上,望向桌子对面黑暗的角落。像平时一样,他只开他桌子上头的灯点明整个办公室。薄薄的窗帘也透漏广场的聚光灯,但是偶尔闪过的雷电,仍然可以瞬间照亮这昏暗的房间。

紊良盯着屋檐雨帘映照在他对面墙壁上的影子,就好像在看印尼影子戏wayang kulit一样。他一手拿着话筒,另外一只则玩弄一张纸,那张契明上个星期透过Eason辗转落入PS 5手中的‘告密信’。

-=-=-=-=-

“Encik,这最近很忙吗?”

厕所的门才刚推开,就有人开口问道。那人健步走到紊良身旁唯一一个空着的便斗,却只是直视面前淡蓝色的墙壁。紊良抬头确定了PS 5的存在后,也对着墙壁开始回答:“没有多忙啊!现在是holiday season,每个人都holiday mood,工作哪里会多呢?”

一楼的厕所,是给导师级的军人专用,所以没有像楼上军舍旁的厕所一样宽敞,小小的一百平方英尺的空间,就只有两间厕所间隔、两个尿斗和一个洗脸盆。四面的墙壁到胸膛的高度都铺上暗红色的瓷砖,上层则涂上和间隔板一样颜色的天蓝。尿斗就装备在墙面的一个凹陷,紊良和PS 5两个大男人并排在这凹陷面前,难免显得有点拥挤。

PS 5回头察看了间隔的门把,然后开始扑朔迷离地说:“我还以为你太忙了,都没时间注意一下你的下属呢!”

紊良随他也瞄了间隔一眼,发现里面有人,所以明白PS 5的用意,知道他话中有话。他思考了一下,然后回答:“虽然Bravo的men都归我管,但是我也只有一双眼,一对耳朵,不是每个人都看得住。所以才需要你们这些PS帮我留意一下他们的状况。怎么啦?是不是有人闹事给你添麻烦啦?”

“状况是偶尔会发生,但没有我处理不了的。只是我担心你因为有太多繁杂的事要处理,有些事情吩咐下去没有留意keep track。我这最近就好像发现有人凭借你对他的信任,做出超出他责任范围的事。”

紊良竖起一边的眉毛,看了PS 5一眼,显然地不是很了解他的意思。难道就不能找个没有人的地方才来谈要谈的事吗?我每天应负那么多人的要求已经很辛苦了!

“能够挺身超越自己范围的事,不好吗?这样可以省却我很多麻烦;我就是要找这种自发性强的人。”

紊良总算对着墙壁叹了一口气,说。PS 5听了他的回答后不发一语,只是从裤袋里掏出那封‘志坚’写给他的告密信,然后交给紊良。紊良接过了那张字条后,把它摊开压在墙上把内容吸收进去。

“你怎么没有立刻通知我?”

紊良知道PS 5不及早通知他有关告密信的事,是别有用心,不想让他捷足先登,把那封PS 5用来威胁他的信给弄到手。所以他这单纯的提问,最终难掩潜在的指责:你到底要利用建斌的事威胁我到什么时候?

PS 5料到紊良的质问,于是便提出一早就准备好的回答来应付紊良气馁的语气,答腔到:“Eason把它交给我的时候,你都已经离开了,我只好自己去证实内容的真假。”

“Eason?”

紊良想不透,为何Eason会把一封指责他背叛他的信交到PS 5的手上。PS 5又只是默默地把从Eason的抽屉里找出来的假信给紊良看:“这是从Eason那里找出来的。”

由Eason亲自把告发自己的信交给PS 5,告发的内容却是虚假的,这一切令紊良想得眉头都缩成一团。他想要回应,间隔里却传来抽水声,接着PC 6便匆忙地走出来。他尴尬地对紊良二人笑了一下后,便匆匆地离开厕所。

紊良等到PC 6离开后,扣上裤子,然后弯腰从间隔门底确定厕所没有其他的人后,便开门见山地问PS 5:“就如你说的,我很忙,你就直截了当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很简单:有人要取代Eason的位置,成为你的左右手。”

“你说俊纬?他想要藉由志坚的手陷害Eason,一箭双雕,破坏他们在我面前的形象后顺利登位?他只是一个胸大无脑的himbo,不可能做得到栽赃嫁祸的事。”紊良不以为然地说。他把手洗干净后,便站在吹风机旁,边把手吹干,边等候PS 5的回答。

PS 5却自信地回答:“你想太多了;这封信是志坚写的,也是由志坚传来的。”

PS 5从镜子里的倒影看见紊良困惑的眼神,心想这次总算能够劝紊良对志坚多加小心,怎么说志坚在他面前就是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

可是紊良困扰的,虽然也是志坚,却是无法了解他陷害Eason的用意。志坚一早就告诉他建斌的遗书不在他的手上;虽然被他指控的契明同样也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但要大胆地以自己的名义在Eason的面前陷害Eason,不要说是志坚,就连3SGT俊纬也不会傻到自掘坟墓!

PS 5见紊良沉默不语,于是继续说:“我知道你最近很器重志坚,所以很难接受他耍手段来让我们起内讧的事实。但是你想想,他之前就和江宇颢很要好,当初他时不时都到armskote去帮忙,谁都知道。说不定他其实是宇颢收买来做间谍的呢!”

“我看想太多的是你吧!我根本没有打算把志坚纳入旗下,就算他是宇颢派来的间谍也无所谓。而你都认为他是一个懂得思考的人了,那他怎么可能会在Eason面前套上一个虚有的罪名呢?他大可以先匿名陷害Eason,然后等他不在后才来靠拢我。”

“那是他没有预料到,契明会把信给落在Eason那儿!”PS 5果断地指出。

老练的紊良立刻听出他话中的端倪,立刻确认地问道:“契明?”

这时吹风机的声响落下,整个厕所立即沉默地等待PS 5的回答。当PS 5毫不否认地点头后,一切的真相就有如外头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一样。

好一个利用Eason的情绪来对付志坚的计中计!没想到契明对于推断人心还那么有研究,知道PS 5对志坚有偏见,所以安排由他来揭发‘志坚’陷害Eason的局,在Eason面前再三确定志坚是幕后推手,好让志坚成为Eason报复的对象。

紊良摊开双手,来回翻查手心和手背后,便上前拍了PS 5的肩膀,然后微笑说:“我知道你担心我手头上的事,但是我想你还是多多注意一下Eason吧!帮我看紧他,别让他去惹事生非!”

从他铁框眼镜后面那双摄人的眼神可以看出紊良的坚决,正默默地要PS 5避免插手志坚和契明的事。PS 5虽然不甘,但也只好无奈地看着他的上司的背影推门离开。

-=-=-=-=-

“你不要那么紧张。以我们的合作关系,你还害怕什么?”紊良的声音又从通话器传来,却因为他没有放松播放的按钮,所以契明无法回应,只好等待紊良接下来的话:“你呀,真是难得一见的可塑之材,就像一个等待烈火提炼的金属一样,坚忍不拔,总有一天等到发光发亮的时机。我能够在这里任职的期间碰上你这样的人才,还真的是我的福气!”

紊良霸住通话频率不放,契明只好继续听候他切入主题。

“对了!我还没好好答谢你呢,要不是那天你事先通知我江宇颢的计谋,让我和其他的CSM及早沟通沟通,恐怕他们现在就和我翻脸了!你知道啦,我和江宇颢一个像火,一个像水,水火当然不容;尤其当水火正面冲突的时候,恐怕也只有我吃亏的分。”

“但是如果我们之间要是隔了一片铁,那就不同了!那水浇不熄火,反而还会慢慢被火煎熬,慢慢地蒸发,直到一滴也不剩。你说这水火相克的关系有不有趣?”

契明意识到,紊良利用这样的通讯方式,也只有他接收讯息的分,根本谈不上什么讨论。于是他立刻拾起所有器材,三步两跨地走到紊良的办公室,一股劲儿地把门推开,说:“Signal set已经确定操作正常,整个company都已经去睡觉了,Encik你如果没有什么吩咐的话,我想回去休息了。”

他在一时反应不过来的紊良面前把器具搁在一旁,并确定所有电流已经关闭后,便把门关上,走到紊良的面前,双手叉腰地说:“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好了,何必拐弯抹角呢?你要我靠拢你,那我凭什么要做你的那块铁?你要知道,我现在的目的是非常简单——我要解决志坚,坐上PS的位置——我根本没有兴趣参与你们水火交战的玩意!”

从契明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起,紊良便一直默默地观察他,猜想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的用意。等到契明摊开来把条件说明白后,他便说:“你要当PS?难道你真的认为把一个志坚给解决掉,就凭你的实力就能当PS吗?从现在到评估你们PS资格鉴定的Brunei Exercise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到最后鹿死谁手,现在还言之过早。”

“把最强的对手给打压下去,我还怕做不上PS?PS的评估还有其他PS甚至OC也会参与,我不相信就凭你一个人就能左右他们的决定!”契明也不知道为了什么,竟然开始对紊良发飚。可能是因为紊良企图改变局势,想要移动他们合作关系的轴心,一切都不在他的预料和掌控之中,所以顿时恼羞成怒了起来。

可是他的怒火,却被紊良不屑的笑容继续煽动,他说:“你连CSM都还没当上,又怎么能够了解一个CSM的能耐?有些事情,那些officer也不想过问,因为你们这些spec怎么说都直接由我管辖;有些事情那些PS也不敢多问,因为我怎么说也是他们的上司。你积极争取PS的升职机会是对的,但也要看你积极地向争取这个机会。”

契明知道自己理亏,所以沉默不语,只是让紊良继续辩说:“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想成大业,就得有靠山。虽然我这个靠山没有江宇颢那个Chief Clerk来得大,但是论关系,凭我在SAF那么多年的经验也足够遮掩你到处惹事生非的屁股了。”

“你这话说得严重了。我几时到处惹是生非了?”契明总算找到透口气的机会,却只能干耍嘴皮子,博取喘气的空间。

紊良靠在椅背上,把手中的那封告密信丢到契明面前的桌面上,然后说:“我实在想不出志坚为何会自掘坟墓,去招惹Eason,诬蔑他背叛了我,除非。。。他根本没有那个意思?”

“是,那封信是我写的,但是你忘了我们当初的约定吗?我证实了坚是宇颢的人后,你就不插手我对他的任何行动。那天在range的一切你也看到了吧?坚因为我和宇颢关系变得密切,狗急跳墙,所以使出招数,最后还帮宇颢咸鱼翻身,让你蒙上纵容Eason虐待下属的罪名。我都履行了我的承诺,你也应该对这件事闭一只眼吧!”

“我如果没有闭一只眼,你认为你现在还可以安然地和我说话?Eason不会来找你算账?”紊良坐直身子,几乎倾向前对着面对窗户的契明严厉地指到:“我现在只是要跟你upgrade我们之间的协议,反正你的要求我都能给,我也有需要你发挥你的智慧的时候,我不见得我们加紧合作的可能会有多离谱。”

紊良话说得十分动听,契明却不敢恭维。下午3SGT俊纬的话还犹新在耳边回荡,他虽然表面上坦然面对,潜意识却无法释怀。

要威胁也应该去威胁坚,因为他现在是Encik面前的大红人!

至少他的地位还是很稳,就连Eason也不敢公然对抗,你这个丧家犬更不用说了!

紊良这只老狐狸的心,契明到现在还没参透,所以不知道该信紊良所说的话,摆明和志坚没有任何关系,还是相信别人认定的志坚已经成为紊良的左右手的说法。怎么说,他们也是从平日志坚备受紊良器重的情况下推断出来,而一直在志坚身边的契明自己也亲眼证实这一切的说法!

“可是外边都传你在力挺坚,几乎把他当心肝宝贝地对待,你现在又来对我伸出友谊之手,似乎很不合理。你不是不知道我有多么排斥他,你这靠山,恐怕只能容得下我们其中一个而已。”

契明企图试探紊良的一句话,却换来他轻蔑地一笑。他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并走到契明的身后,边走边说:

“怎么每个人都认为我在提拔志坚呢?你和PS 5的想法还真的是相同呢!我承认,志坚我一开始有找过,但是他这个人优柔寡断,最后还让我们识破和江宇颢蛇鼠一窝。我要的,是一个心精胆大的左右手,而且还要是我能够秘密安排在江宇颢身边的狙击手!”

说到最后一句,紊良回头到契明的耳边,轻声地列明他的要求,暗示他要的狙击手就是契明。契明虽然表面镇定,心里却是无比的慌乱!独自孤军作战,还不如有个后台撑腰,况且之前紊良只是暗中轻轻地推一把,他便能够得到心防极高的宇颢的信赖,谁知道他使出最大的能耐,能够帮他争取到什么?

紊良在契明不出声回应后,便退了一步,继续说:“在这个unit里,要成功就只有两个选择:站在我这边,或是站在江宇颢那边。其余的墙头草,不是胸无大志,就是残败的战士。志坚既然有了江宇颢做后盾,你不也找个后台怎么应战呢?”

让你以为坚是宇颢的人的可是我,那消息的可靠性,也只有我知道!契明只敢暗自讽刺紊良说。

如今那么诱人的机会摆在眼前,契明还真的很想跳过去一把抓住!可是既然紊良已经那么赏识他,还特地安排这次的会面,契明心里知道自己还有讨价还价的筹码。至少。。。至少他可以不用表现得那么饥不择食的样子!

远方一直奏起的雷声,好像震耳的掌声为他高呼喝彩!

PicsArt_12-02-01.38.46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