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的时光 :: 一 :: 再见

17 De Shi Guang Title Pic WP ver 3

“喂,我下一站就到了!” Su一支手抓住扶手,另一支勾着手提袋,好不容易才将手机放到耳朵接听, 还没等对方开口就抢着说。这时恰巧地铁开始移动,背贴着背的乘客们都像跳芭蕾舞一样地往车后方摆动,可怜的Su,接电话的当儿,还得踩着高跟鞋试着站稳,抓住扶手的手臂都暴筋了!

“你别急,我也还没到呢!”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慧临危不乱的声音。同样是在人挤人的地铁上,慧正从反方向过来。她反而在用蓝牙耳机,一边讲电话,一边回电邮。她的公事包就夹在双脚之间,上班穿的高跟鞋则整齐地摆在面前。

是的!她一上车、找到位置就脱下了高跟鞋。什么形象嘛。。。等在车上跌个狗吃屎就甭管什么形象!

“我已经在停车场了。”这时电话线又传来了一把声音。原来Su开启电话会议,而身在停车场的Hayden也正透过蓝牙同其他两位女生对话。

他打开车后座的门,伸手将坐在后的娃给抱起来,转身关门时,就对绕着车头走过来的女士轻声说:“老婆,我等一下好了再call你。”

Hayden的老婆将婴儿宝宝套在Hayden的肩上,亲了孩子的脸颊,然后在Hayden的耳边交代:“我按摩完了就message你。”接着就对女儿说拜拜。那娃其实也还不懂事,只是应声挥手,然后又像无尾熊地抱住Hayden。

“哇。。。Hayden,不好意思,拆散你们一家!”Su听见Hayden对老婆的交代,不禁逗他笑道。后者不以为然,说:“她信任我,就算是和两位大美女吃晚餐也不会乱来!”

“哈!恐怕我从MRT下来后就已经变成疯婆子了!”眼看即将到站,Su便开始往车厢门口推挤而去。为了不要误站,就算得和陌生人擦身而过也没办法!

“欸。。。V呢?他没接电话吗?”Hayden在等电梯时,发现线上缺了一角。

“那个大忙人啊。。。应该去打火了吧!”慧没趣地说:“从刚才他就没有回我们的简讯。”

“他上班不能带手机啊!”Su一边爬上手扶梯,一边对话:“就像慧一样,进了production floor就不能带手机了。”

“但是慧一放工就联络我们啦!”Hayden话还没说完,电话另一端传来碰撞与尖叫声。。。

-=-=-=-=-

“她流血了!”模糊中,Su是这么从黑暗中听见这句话。

她明明是在手扶梯上。。。而且还跟慧和Hayden有说有笑的,但是。。。怎么忽然眼前一黑,什么也不记得了?

此时她完全被一片黑暗给笼罩着,黑暗之中不停传来尖叫和惊叹声,好像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

“她流血了!”随后就传来某个小孩子的哭泣声。

这漆黑中的喧哗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就沉入一片寂静。还没摸清楚状况的Su也怀疑到底这一切是不是幻觉?

“Su,醒醒啊!”沉默中,Su听见有人呼唤她的名字。那把声音低沉有力,同时也非常有亲切感,为Su忐忑不安的心带来一点平静。Su应声睁开眼,但却挣扎着睁开厚重的眼皮。。。

她眼前的世界开启了一小个缝隙,外头的光源随之涌入。那束光里有许多窜动的影子,其中一道影子的轮廓渐渐扩大,直到充斥了Su所有的视野,她才清楚那影子主人的样子。

这男生棱角分明,头发不长却烫得像个韩国明星一样。他那双囧囧有神的眸子几乎照亮了Su眼前的一切。他抿嘴观察了Su,然后问:“Su,你还好吗?”

“V。。。”从她口中传出来的话,仿佛用尽了她所剩余的力量,V的名字才刚脱口而出,她眼前立刻又被黑暗覆盖,连知觉都没有了。

-=-=-=-=-

“Su,醒醒啊!”

Su应声睁开了眼睛,在她眼前出现的,仍旧是V,只是这时的他,是记忆中那高一的V。

他那双眸子17年不变,从刘海底下认真地观察Su。年轻的V,脸上带baby fat,也长得唇红齿白、细皮嫩肉的,看起来就像是让人想要拥抱的泰迪熊!

V见Su睁开眼睛却没有反应,就再次摇晃她的肩,总算将傻楞的Su拉回现实。

“这。。。发生了什么事?”

“我还要问你呢!”V把手搭在Su的后肩,然后慢慢扶她坐起来:“我经过这里的时候就看见你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你要是不醒来,我就要叫救护车了!”

“啊。。。”经V这么一说,她似乎有那一丁点印象。

这天他们早上回母校领取“O”水准的成绩,她和伙伴们吃了饭后就回去自个的高中上课。沿途她早一个站下车,到了学院附近的商场买了一份《i周刊》。岂料在走过学院后门的停车场时忽然感到一阵晕眩,接着什么也不记得了。

“我们是不是迟到了?”Su提起精神一边爬起身,一边追问。

“还好。。。”平时学生的喧闹声已经不再,想必全部已经回到课室等待开课。V帮Su把制服上的尘土拍掉,接过她的书包,然后陪她一起走向课室大楼。

回到课室之前,他们经过了班级的集合点。每栋课室大楼的底层都摆放了桌椅,每个班级都分配一张桌子作为那班的集合点。这里在早上等待升旗礼前和午餐时间最为热闹。此外,许多人都会在课堂之间的空挡在这里溜达,或者是在放学后留在这里和同学们哈拉、磕书。

此时集合点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但在Su他们班级的桌子,聚集了好几个人。他们一见到Su回来就几乎跳了起来迎接她。

“你跑到哪儿了?我们好担心你!”当中唯一的女生立刻抓住Su的双手,关切地问候。

“慧,我没事。我只是去隔壁商场买杂志。”Su搓揉慧的手背回答。

“那你干嘛和他一起走回来?”坐在凳子上的Hayden从Su和V出现的时候就感觉到事有蹊跷,尤其V的肩上还掕着Su的背包,这更让他无法将目光从他的身上转移。然而他还没得到答案,就被慧打枪:

“Hayden,你讲话的语气怎么那么差?V本来就是我们同班同学,为什么不可以和Su一起走回来?”慧虽然看起来温柔典雅,凶起来完全是个母后大人上身的样。Hayden眼神中的杀气立刻被浇灭,换来的是一脸不好意思地抿着嘴角。

Hayden是个标准的运动型男孩,肤色黝黑,头发朝天梳起,是当下流行的Armani。虽然如此,他却长得浓眉大眼的,坚挺的鼻子下是丰厚、红润的双唇,不笑的时候就自然形成了嘟嘴的模样,所以他现在就彻彻底底地和之前凶巴巴的模样恰恰相反!

V一早察觉到Hayden犀利的目光锁定在他肩上的背包;他把背包递给Hayden,然后说:“我刚才经过看见Su昏倒在地上,所以扶她回来。虽然她说没事了,但是等一下有空就去给医生看一看吧!”

“你刚才晕倒了?怎么不告诉我们?”慧当场为Su做个身体检查,就连Hayden想要上前探个究竟也布德要领。慧看到Su手肘有擦伤的痕迹,便坚持要带她到厕所清洗。临走前,Su还是转身要取回背包,慧却硬是拉着她说:“就让Hayden帮你带回课室!”

“你们放心好了!”一直不吭声的海杰终于开口说:“我们会帮你们跟老师说!”他接着拉着一直瞪着V的Hayden,说:“走啦!你再发呆下去,我们真的就要迟到了!”

-=-=-=-=-

新加坡的急诊室无论什么时间都像是个菜市场,人来人往的。虽然人们不象菜市场一样高谈阔论,但所有人的轻声交谈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总和起来就变成了轰隆震响。

Hayden一踏进急诊室的门便深锁着眉头目扫人群,寻找的目标是慧。

虽然说他们认识了17年,但是近年来他们都鲜少见面,而他本身就将注意力完全投入于建立新家庭,生活里不是老婆就是女儿,剩余的时间就交给工作,朋友嘛。。。都已经变生疏了。

Hayden从眼角见到有人挥手,放眼望去就确定了慧的身影。他三步两跨地走到她面前,问:“出来了没?”

“还没。。。”慧看了看手表,接着问:“你老婆孩子都送回家了吗?”

“嗯。。。”从接到Su在地铁站晕倒的消息到现在,已经耗了一整个晚上。工作一整天的Hayden脸上明显带着憔悴的样子。慧原本要Hayden回家陪孩子,等到Su这边有了进展再通知他。然而Hayden坚持要来医院,慧也拿他没办法。

Hayden头发整齐地梳了个旁分,配上他浓密的眉毛和耿直的眼神,突显出他身为一家小公司老板该有的沉着稳重。身兼一名年轻的爸爸,他那一身Polo-T和牛仔裤的清闲配搭也非常适合他。只是他肚腩微微凸出,脚下踩着回营受训时发配的球鞋;从这些小细节难免透漏出了年龄。

反观慧,虽然眼神略带疲倦,但全身还是散发精神奕奕的气场,好像还有用不完的经精力。她早已放下马尾,脱下了外套,整个人也看起来清闲得多了。

年过30的慧,没有婴儿肥也没有憔悴的棱角,黝黑的肌肤下尽是结实的肌肉。在她的淡妆下可以看出些许岁月的痕迹,毕竟工作的需要迫使她经常被曝露在阳光底下,难免留下晒伤的痕迹。她虽然瘦,脸颊却没有那种零脂肪的凹陷,威严中不带威胁,作为轻熟女的女强人代表当之无愧。

“出来了!”眼尖的慧看见急诊室的门开了,却惊讶只见V走出来。

“Bro,Su怎样了?”Hayden抓紧机会问。

V穿着合身的白色T-shirt和深蓝色牛仔裤,脚踏一双白色的高筒鞋,配上他魁梧的身形,感觉好不时尚。就算忙了一整天的工作,之后又得忙着送Su来医院(对一个消防员来说,感觉好像是加班似的),他仍然带着稳重、不松懈的气质。然而从他微微紧皱的眉头可以看出他似乎有话耿在心头。他吸了一口气,双手插在后边口袋,说:

“Well,医生说要留院观察。他说Su的状况。。。”V还没说完,就被慧打断:

“那她现在住在哪间病房?我们赶紧去看她!”

-=-=-=-=-

当他们找来时,Su已经醒过来,坐在床头,看着护士在她的手臂上插点滴的针头。

“真是的!那么多年没见面,第一次见面就让你们看我狼狈的模样!”等到护士离开,他们围在她的床边,Su便捂着脸尴尬地说。

“这也应该算是特别的重逢吧!”V依靠在床脚的桌子,苦中作乐地笑说。

坐在Su的身边的Hayden却还是沉重地说:“你瘦了好多!”

也难怪他。眼前的Su,不要说和17年前相比,就连几年前大学毕业典礼时的样子都比Su现在的模样来得好!

作为一家跨国银行的职员,一天工作18个小时也在所难免。牺牲了和家人朋友相聚的时间,换来的金钱,Su都用在保养品和亮丽服饰上,算是补充工作对外形带来的压力。在她浓浓的妆下可以看出万般的疲倦!

“你都还没卸妆、梳洗,待会怎么休息呢?”慧瞥见床头柜子上的衣服,打量了Su全身上下,说:“你吃了没?想吃些什么?可以叫Hayden他们去买。我陪你梳洗,他们回来后,你吃点东西就马上休息,好吗?”慧经理的身份上身,为大伙安排了行程,送走了Hayden和V,便拉着Su到厕所里。

她们俩,一前一后的站在镜子面前不吭一声,好像是在和镜子里面的分身进行心灵对话。

其实慧一望进Su的倒影就完全失去了分寸;几个星期前她们短暂地约见,Su还是个蹦蹦跳跳的女生,转眼瘦了一圈、憔悴了许多。她从Su的身后端详着镜子里那虚弱的身躯,心头无奈地揪着。

“我刚才昏迷的时候,梦见我们年轻的日子。”Su看得出慧眼神中的焦虑,于是便握住慧放在她肩头的手,挤出微笑,说。

“是哦?”慧回过神来,却发现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只好脱口说出两个敷衍的字。

“嗯~~我梦见第一次见到V的时候。那时我也是忽然晕倒,是V救了我,记得吗?”

“我们之前虽然同班,却从来不和V说上几句话!”慧当然也记得那次“相遇”。

“哦。。。对哦。。。不算是第一次见到V。”Su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轻轻耸肩,说:“但那也算是我们这班人的开始吧!”

也对!很多人都和身边的人相识,关系却从没有个真正的开始。有些时候是因为某件事、某项企划而开始一段关系,可以短暂,也有可能发展成久远的友谊。有些关系简单而且有明确的结束,有些关系却交织着错综复杂的感情和事物,虽然时过境迁,却无法确定指出那关系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了结的。

他们几个。。。就属于这种潜藏在生活潜意识的关系。

-=-=-=-=-

站在镜子面前的少女,一个绑着马尾,一个顶着娃娃头,双双望着镜子,好像在寻找什么。

绑着马尾的Su,17岁就已经学人家化妆了,但是她天生丽质,只需要上淡淡的妆,就已经能够拥有羡煞所有同龄女生的模样了。尤其是她那双豆大的眼眸子,在整齐的刘海下活泼乱跳的,不知迷倒多少个少男!

相比之下,慧就平淡许多。她剪的娃娃头也不是为了追什么时尚,纯粹是贪图方便而已。说到肤质,她应该不比Su差,因为没有妆粉的帮助,她的脸蛋仍然白里透红,光滑亮丽。只是她没有Su完美曲线的眉毛,也没有她水汪汪的大眼。她有的是那张甜美的笑容,每次一笑,身边就开满了许许多多的花朵,再疲倦的身心也能够被这股正能量给感染。

慧检视完了Su手臂上的伤,便和Su欣赏镜子里的样子。不一会,慧便推了Su一下,说:“你刚才看到Hayden吃醋的样子吗?”

“他什么吃醋的样子?”Su了解慧的意思,却故作镇静地说:“你不要乱说,我和Hayden之间什么都没有。”

“你少来!他刚才就是一副看见情敌的样子!”

“V好心救了我一把,现在就被当作敌人?!你也太没良心了吧?”Su弄湿了手,然后帮慧整理她的头发。

“把他当作敌人的是Hayden,好不好?”慧也相应地帮Su整理她发际的baby hair,接着帮她压平制服上的皱纹:“但是说真的,你难道不要给Hayden机会吗?”

“我要给他什么机会?他都没跟我讨什么机会。。。”Su假装惊讶地退了一步,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那你也得给人家知道他应该做些什么嘛!”慧追在她身后说。怎料Su停下了脚步,回头露出阴险的微笑,然后眯着眼靠近慧,然后在她耳边问:

“你那么关心他,难道是你对他有意思?!”

“なに?!”慧想要抓住Su问她到底什么意思,后者却已经一溜烟跑掉,留下一阵猥亵的笑声。

-=-=-=-=-

Hayden和海杰回到教室时,老师还没到。

“你又要坐前面?”他们的班小,整间课室有的是空位,海杰偏偏选坐课室第一排靠窗的角落。

面对Hayden的质问,海杰只是回以不解的眼神,仿佛是在回问:“你到现在还不了解我吗?”

Hayden无奈地坐在他身边,掏出了课本,V这时就开门进了教室。Hayden无奈地看着V选坐课室的最后一排,那他想坐的最后一排,然后半埋怨地对海杰说:“位子被人家抢走了。”

“你烦恼的是位子被人抢走了,还是你的心上人被人家抢走了?”海杰一针见血,Hayden立刻坐直身,目扫课室,确定Su不在,就用手肘戳了海杰的腰:

“你神经病啊?干嘛讲这么大声?”

“也不见得你刚才呛V的时候有所保留。。。”海杰摇头微笑道。他瞥了一眼坐在角落像只流浪狗的V,然后对Hayden说:“他也够倒霉的。好心帮Su,却被人鸟,真是好心没好报!”

海杰在他们当中算是最成熟、理智的一个。他在“O”水准预考就已经名列前茅,又天生一副高大俊俏的模样,简直是所有女同学的天菜。只是他就是一个书呆子,缺乏了一点同理心,所以就算他们喜欢他富有规律性的生活步伐,却难免觉得找他出去玩反倒是个累赘。

海杰和Hayden在中学是同校的同学,已经认识了3年,所以说话总是直来直往。他高Hayden一个头,全身上下像是精心打理过一番似的,从涂满发胶整齐的头发到烫得笔直的校服和白到发亮的鞋子,他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了白马王子的气息。

Hayden论样貌也不是省油的灯。他那对水汪汪的眸子不知电死了多少女同学,加上那棱角分明的额角,杀死人不偿命。最遭人妒忌的就是他那头乌黑浓密的头发,不用打理就蓬松活力,被风吹一下只要甩一甩头头发就会重回整齐的旁分。他这帅气的脸庞,不入选学院重头戏剧演出的男主角(之一)就愧对于全校的女生!

Hayden也就有个不肯认输的心眼,被海杰这么一酸,反倒激起了他反驳的心:“欸。。。你和慧的进展怎么样了?哦!对了,你还没跟她表白呢!”

-=-=-=-=-

级任老师这天算是心情好,不只没有追究Su和慧迟到,反而还轻松地开谈:“我知道你们今天拿成绩,所以根本没有心情上课。不然我们今天就用接下来45分钟的时间来说说你们接下来的计划,好不好?”

级任老师算是教育界少有的男教师。虽然他长得憨厚老实,经常穿短袖衬衫和松垮的裤子,脸上还架着大大的眼睛,他还是有不少爱戴他的学生粉丝!

级任老师当然从海杰开始,后者更是滔滔不绝地道出人生接下来10年计划:“我要在当兵的时候考取CFA,然后到大学念商学。毕业后希望能够在一家银行里做企业策划,因为我觉得企业策划非常有挑战性,而且如果做得好,是为国家做出极大的贡献!”

他的回答赢得全班的哗然,Hayden也像是被强风吹得一脸灰似的皱眉。他更是要求让Su和慧先分享她们的志愿,因为他多么希望老师找了全班分享后就忘了他!

“拿了成绩单,我心头的一颗大石算是放下了。”Su不为Hayden的推卸而烦,反倒是侃侃道出:“我目前只想要专注于戏剧社的演出。因为我好不容易争取到女一的机会,我不能浪费!”说完,她便把“说话权利棒”交给慧。

“我没有什么远大的梦想。我只希望念完大学,然后开一间面包店,每天为客人烘培令他们忘却生活烦恼的美食!”

慧正要把棒子交给身后的同学,老师却制止她,然后说:“我们不要忘了Hayden同学。你现在已经想好要说什么了吧?”

Hayden无奈地接过棒子,然后说:“我呢。。。拿了9分,看来留在这间学校的机会是凶多吉少。。。”本来喧闹的课室忽然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为Hayden的“前途渺茫”感到唏嘘。岂料Hayden来个大逆转,说:

“但是啊。。。我是戏剧社年度表演的男一,我想戏剧社应该没有时间和资源培训我的替身。所以我相信戏剧社的负责老师会为我争取留下来的机会吧!”

“嗤!”全班顿时陷入不屑的状态。这个戏剧社,是全校大社,年度演出也是学院的年度盛事,像Hayden这样被钦点为男一的学生,就像是获得免死金牌一样,接下来在学校的两年可算是平步青云了!所以Hayden这样假掰地来个黛玉葬花的把戏,根本让全班人大翻白眼!

-=-=-=-=-

大伙下课后在集合点闲聊,聊的不就是Hayden的大言不惭!一群好友互相揶揄的当儿,Su看见V经过,便追上前,问:“V,你去哪里啊?”

“我回家。”V一向都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这也是他没有和Su他们混在一起的原因),但是Su察觉到V有更深的“隐情”,于是追问:“你赶时间吗?不赶就留下来和我们温习功课吧!”

V看似考虑Su的提议,回头却看见Hayden像是看到杀父仇人一样地盯住他们俩。V还没开口,Su就说:“你不要管Hayden!他神经病的!”说着,Su便拉着V回到班桌。

V一坐下,海杰就问:“V,你刚才还没分享你的计划就离开课室了,而且一去就到下课时间。你是不是在躲避老陈的问题?”

“对啊!你‘O’Levels拿几分?”其实不只是海杰注意到V半路失踪,就连慧也观察到V的沮丧。她把手搭在V的肩膀,带着关切的语气,说:“我看得出你比平时沮丧,你是不是考得不理想?”

众人的焦点全部集中在V的身上,不要说平时低调的V,就连大剌剌的Su都觉得不自在。

“哎呀!他的成绩关你们什么事?他不说就让他去咯!”Hayden打破尴尬的平静,酸溜溜地说道。

V应着Hayden的说话起身,却被眼明手快的海杰压下来,说:“这世上有上亿个人,能够同窗已经是亿分之一的机会。既然有缘成为同班同学,我们就应该互相照应。”海杰开始大道理的讲解,却不忘从眼角瞪了Hayden一下。

“海杰说得对!既然是同班同学,就应该互相分担困难!”Su接着吊起嗓子,拍了Hayden的手臂,说:“Hayden,你说是不是?”

Su算是正中Hayden的要害,就算他有万般不愿意,他也得赞同海杰的道理。

V经过众人软硬兼施的怂恿,终于掏出成绩单,说:“我考9分。”Hayden正想插嘴,V就大声强调地说“但是。。。”然后继续说:“我不是什么年度大剧的男主角,也不是什么体坛菁英。所以我应该无法继续留在这里了。”

他们一伙人再次陷入沉默,只是这次他们真的发自内心地为V感到焦虑。

“你这case真的难办。。。”Hayden带着港剧阿Sir的口吻感慨地说道:“就连我,年度大剧的男一都没有十全把握能够留下来,更何况你这个小角色呢?”

Hayden的无厘头换来众人的吹嘘,众人喧哗了好一阵,慧总算提出具有建设性的方案,说:“不如V加入戏剧社好了?海杰,你的道具组不是缺人吗?”

“缺是缺。。。”海杰犹豫的回答说出了他的顾虑:“我们社团势力是强大,但也不是每个人都像Hayden一样占重要的职务,是不可取代的。你看我道具组的小成员少了一个也罢。我组里就也是有个考10分的,我都不知道要怎么保住他,更何况V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人!”

“这。。。”Su开始焦虑了。才在几个钟头前,V是她的救命恩人,但是现在她却得眼睁睁看着V朝着不可挽回的局面驶去!“这个制度怎么那么糟糕啊?难道道具组的组员不是人吗?怎么男一就无可取代,组员就说走就得走?”

“现实就是这样的。”慧抱着激动得颤抖的Su无奈地说:“要成为不可或缺的角色,才能确保你的地位呀!以后我们踏入社会,要能够保住饭碗,就得找个独一无二的工,不然就得做出独一无二的成绩,否则外头有大把的大学生等着取代我们呢!”

“呃。。。你们未免想得太远了吧。。。”在一旁听着的Hayden终于忍不住女生们的多愁善感,说。

“Hayden说的对,我们得要想办法解决眼前的问题。”海杰接着说。

这时V却忽然站起身,说:“谢谢你们为我想办法。但是我这是已经出航的船,恐怕阻止不了了。”

V正要转身离开,却被大伙给拦住,怎样也不放过他。

“你不要气馁嘛!我们一定能够想到办法的!”

“对啊!虽然说参加道具组不一定会成功,但也不一定会失败。我们不如死马当活马医,先报名道具组!”

“我们也可以找老陈谈一谈,说不定他有什么方法呢?”

他们一唱一和的,实在让V无法拒绝他们的好意。而Su一行人说到做到,立刻动身找级任老师求助。怎料老师最好的法子就是交给V一堆其他初院的宣传本子,要他好好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选他下一个落脚处。

“这间你看也不错,就在对面,你有空还可以放学后来找海杰他们!”

Su一边模仿老师说话的模样,一边把书包抛在桌子上,坐下来时就用手托着下巴发闷气。

离开了教务室,他们回到了班级的聚集点。学院的中心就是升旗礼的广场,广场两侧的两栋教室和行政楼形成U字型的模式。而经过了这么一番折腾,已经到了将近傍晚时分,聚集点都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这实在是个难题!”海杰双手插口袋,站在桌子一角,说。

“现在我们只好走一步,看一步。”Su也难掩沮丧地说:“但是我们绝对不能放弃!”

“嗯,对!V,我们会支持你的!”慧这次握住V的手,带着希望地说。

她这么一握,完全被海杰看在心里,而作为他的死党的Hayden,更是差一点忘记怎么呼吸!

“杰,刚才你的道具组组员找你,应该是有急事吧?不如你现在去看一看!”Hayden僵硬地转移话题,半推着海杰离开班凳。

-=-=-=-=-

医院的走廊上人流不多,毕竟已经过了午夜,闲杂人等都已经不在了。V和Hayden,一前一后,安静地往电梯走去。他们一路从Su的病房一句话也没说,V双手插口袋地走在前面,而Hayden一边按摩着手掌,一边抿嘴地跟在后边。

等电梯的时候,他们就陷入了一阵尴尬的宁静。忽然V的手机铃声响起,开机查看,他发现是慧传来的简讯:

不要告诉Hayden医生检查的后果。

Hayden见V的眼神沉重,总算找到机会打破沉默:“工作那边。。。有事吗?”

V迟钝了一会,终于回头望向Hayden。毕竟这些年都没有和Hayden正面对过话,面对Hayden,V感觉像是和一个陌生人相处多过一个老朋友。

“哦。。。是慧。”V总算找回说话的动力,挤出一边嘴角的笑容,烦恼着该如何接下去说:“她要我们买些清淡的。”

Hayden若有所思地点头“嗯。。。”了一声,然后说:“有粥买粥。也许也买牛奶,in case Su不想吃咸的。”

他们之间又陷入了一段尴尬,Hayden总算继续说:“我的女儿闹情绪的时候,我也是给她喝牛奶。。。”

然而他发现这句话似乎没重点也没关联,于是他们之间又一直沉默地等到进入电梯才开始对话。

“我们。。。应该有17年没见面了吧?”Hayden虽然脸上带着淡然的表情,但V从眼角看见他一直在大腿上弹手指,猜想他内心其实装着紧张的情绪。

“有那么多年了吗?我都没算呢。。。”其实V也是随口说说。他们在聊天群组内,其中一名女生已经提过他们是17年前认识的。只是。。。在这段尴尬的氛围中,有谁能够说出理智、正常的话?!

“对呀!有那么多年了。”Hayden呼出一口气,不知道是觉得是时候轻松了,还是内疚的表现。“这些年。。。你。。。都在做什么?”

“就打打火,救个猫。偶尔去捡尸体。。。”

你这是什么回答?!Hayden心里OS了一下,然后发现他原本的问题也问得多余。

“我是说。。。你离开了我们过后,那些日子。。。怎么过?”

离开后的日子?V对于17年前的记忆大多都模糊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年纪大了,脑子多多少少开始筛选掉隐藏多时的记忆,又或者是当初刻意抑制,导致最后被深藏在潜意识里的某个深处了。

无论如何,当Hayden提起“离开后的日子”,V的内心是淡然的,再也不象当初都会感觉一股激动涌上心头。

这时的他,竟然刻意回想起那年的事时,却连微微的颤抖都没有。

“就。。。”他还没开口,电梯门就开启,两人走出去后又开始那奇怪的沉默。

-=-=-=-=-

眼看凌晨将至,慧和V不得不离开医院,为新的工作天做准备。他们离开病房之前仍不放心地回头望向睡着的Su。

时间,是一个极度矛盾的资产。活在当下时,感觉拥有挥霍不完的青春;转眼间,17年的光阴已经匆匆飞逝。

曾经披上青春的战袍所向无敌,经过岁月的洗礼才骤然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赤裸裸地在这生命的战场上打滚。

“我们真的什么都不要跟Hayden说吗?”V在电梯内问。

Hayden因为赶着回家陪孩子,所以买了Su的晚餐就离开,留下慧和V陪伴Su。

慧凝视着电梯门上方的楼层显示,沉默了很久,终于说:“Su根本没有告诉你们的打算。”

“但是还是被我误打误撞地发现了。。。”V对于命运的捉弄不自禁地轻声笑说。

“Of all people,you。”Su话刚落下,电梯门便开启。

《17的时光》开篇章节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