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四十五章:隐形势力

 

星期四    久违的晴天难得露脸,却迎来平地一声雷

 

部队里少了平时早晨士兵们熙熙攘攘的景象,到处都沉浸在一幕严肃的气氛。随着CO来巡视的时间慢慢逼近,大伙都忙着做最后的调适,整理制服的整理制服,拉床单的拉床单,每个人都想要尽快stand by完毕,好早点回家过新年。

“You!准备好了就呆在bunk里面不要乱跑,CO很快就要来了!”紊良的声音响彻三楼的走廊,一阵靴子践踏的声浪随后而至。紊良这时正带领所有PS做最后一分钟的巡视,PS 5并肩走在他右边, Eason和3SGT俊纬则一左一右地在他们身后,其余的PS则在后面发布最后的指令给士兵们。

“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stand by。”紊良正对自己呢喃,手机却响了起来。“又是谁啊?整个早上都在报告,难道你们还不能自己做主吗?让你们这些人做Spec来做什么?”

紊良脱口对身后的那群属下唠叨了几句后,发现电话是Alpha CSM打来的,于是脸色一变,开始祥和地把手机放到耳边。

“Hong,你有没有急到吓吓叫?”Alpha CSM浑厚的笑声从话筒里传出来。

紊良翻了一下白眼,非常不耐烦地回答:“你那里stand by完了,是吗?所以现在来酸我?”

“你只对了一半;我这里是stand by完了,但是我不是来酸你,我是来跟你告一个密!”

本来烦躁不堪的紊良顿时眼前一亮;在这个紧要关头非要说的秘密,一定很重要!紊良停下脚步,示意身后的步兵师却步,然后走到走廊的一角,面对广场低声地说:“你这个秘密最好是重要的,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电波的另一端,Alpha CSM就站在一间房里,身边同样站着几名步兵师。这个普通士兵的卧室里,没有一盏灯是亮着的,所以只靠外头昏暗的晨曦微弱地照亮。这几名背对着窗口的军人,只见得到大概的轮廓,脸上的任何表情、特征都隐藏在阴影里。Alpha CSM就站在紧闭的门前,干笑了几声后,说:

“肯定和你有关,而且是你对付CPL江的好机会!”Alpha CSM从眼角瞄了脚边的地上,然后继续说:“今天本来是整个company stand by,但是我的armskoteman却没有stand by armskote,反而stand by 自己的bunk。原来啊,是你的好CPL江出的馊主意,要所有armskoteman不stand by armskote,好让他可以逃过Bravo armskote被CO检查的命运。”

“你说的是真的?”紊良半信半疑,并追问Alpha CSM的消息来源。

“你放心好了,在我的地盘,没有人敢对我隐瞒任何事。”Alpha CSM忽然眼中闪出一道煞气,然后把手机合起来,对身后其中一名步兵师吩咐道:“你给我好好看着,不要让他通风报信,知道吗?”

他接着低下头大声地喊:“我听不到你数到哪里,给我从50重新算起!”

“Yes,Encik!”随着他迈步踏出房门,趴在地上,满身是汗的枪库管理员声带颤抖无奈地回应。

-=-=-=-=-

在楼下的走廊,CO带领他自己的一个团队,正打算到Bravo继续巡视。巡视是他的责任,也是他要求的,所以他不认为应该出动所有总部的高级长官,也因此他的阵仗没有紊良的庞大,只有负责军勤的S4和做笔记的CPL德业,其他则是Alpha的军官默默地紧跟在后。

“我不是说好stand by universe吗?德业,你不要holiday mood冲昏了头,小心我罚你这个新年sign extra。”CO提高声量对隔着S4并肩走路的CPL德业,轻松却不失严肃地暗批。

埋头记录S4自踏出军舍就不停发出的指示的CPL德业立刻竖起耳朵,和S4对眼确认CO是针对他说话后,便从笔记本下面的一份文件夹掏出一张纸,递给CO,回答:“我有send e-mail给整个company,上面清楚列出你传下来的指示。昨天的BRO我也看过了一遍,今天的stand by,不应该出错。”

CO瞄了手上的电邮印本一眼,然后点头说:“这个e-mail我有收到,的确很详细。看来你要给我好好地解释了。”

CO转向走在他左边的Alpha OC,轻轻地在他面前挥动那张纸。Alpha OC小心翼翼地接过那张电邮,迟疑着该如何解释刚才的失误。他最后还是不知所谓地说:“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发生这种事,我昨天明明吩咐每个人要stand by universe。你看,我的CQ不是stand by了吗?”

其他军官在他回头示意的时候应声赞同他的说法,他也继续说:“Sir,你放心。我会好好调查原因,到时候一定向你报告!”

“最好是这样;这么简单的一个指令都会出错,那接下来的exercise该怎么办?唔。。。不知道其他company是否也会出现这样的错?”CO面对站在走廊末端的Bravo OC的团队,反问式地说道。

-=-=-=-=-

“CO已经在Alpha的一楼了!”Eason从楼梯口上来,喘着气地对紊良一伙人说。

刚刚讲完电话的紊良眉头深锁,脑子里盘算该如何应付宇颢忽然摆出的局。他最后指向3SGT俊纬吩咐道:“你给我去bunk找CPL纪允。无论如何都要他下去开armskote,知道吗?”

“Armskote不是应该开着的吗?” 3SGT俊纬毫无头绪地问道,却被PS 5严厉地指责:“要你去就去,现在没有时间在这里啰里啰唆!”

PS 5不需要紊良多加提示,就能够猜测到事情大概的原委。他们俩对上目光后,紊良便快快发布最后的指示,解散所有PS后赶紧下楼和OC迎接CO的到来。

-=-=-=-=-

“你怎么现在才下来?CO都已经在training shed了?”OC对着刚到的紊良,用眼神示意CO的定点。

“临时出了状况,armskote不能第一个stand by了。”紊良整理好自己的制服,面对走廊另一端的CO露出灿烂的笑容。OC被紊良突如其来的消息搞得满头雾水,却见后者表现自如,只好信任他已经把事情办妥,跟着微笑迎接CO。

“哦!看来Bravo的armskote也没有stand by。德业,你这个e-mail可不可能是传给每个人,但只有HQ的人才收到?”CO老远就看到枪库的门是关着的,便尖酸地对CPL德业说。

莫名其妙又被CO放冷箭,CPL德业本来想要抗议,却见整个走廊就只有他是小小的CPL,于是打消了念头,纳闷地感叹:“不能排除这种系统性的故障的可能。。。”

紊良也听见CO的话,于是急忙地解释:“Armskote等一下会开的,因为我认为CPL江应该兼顾好他的bunk和armskote,才能做个好榜样。他现在在楼上,我已经叫人找他下来了。”

紊良脸不红、气不喘地摆出唐荒理由,看在CPL德业眼里全是疑点。他在CO困扰地问:“CPL江?”后,带着凌厉的语气,说:“宇颢。。。3SGT江宇颢。你记得吗?在雨中跑步的那个。。。”

“那个!”CO如梦初醒地说:“Hong,你要好好记住你自己的man,他升做3SGT了就不要一直叫他CPL江。他怎么说也是sign on的,为国家牺牲很大,应该得到最基本的尊重。”

紊良尴尬地指引CO到仓库里巡视,众人也假装刚刚的谈话没有发生过似的,都阿谀地跟着CO进去巡视。

CPL德业趁众军官都忙着应酬CO的时候溜到仓库外,开始拨起电话:“喂,现在是你在宇颢面前表现的大好机会。。。”

-=-=-=-=-

“纪允,看到你就好了!CO临时下令要我们stand by signal set,你现在跟我下去开armskote把所有的signal set拿出来。” 3SGT俊纬一踏进纪允的房间,便不溜嘴地把一路上预先想好的话给说了出来。

纪允就和其他的士兵一样,在房间里等待CO驾临。由于所有床面、桌椅都已经清理好,所以他们都坐在地上,以免前功尽弃。3SGT俊纬一踏进来,他们统统猴急地站了起来,以为CO就要到了,等到看清楚眼前的是3SGT俊纬,才松了一口气。

“管signal set的不是3SGT契明吗?你怎么上来了?”正翔立刻听出破绽,没料到3SGT俊纬一早就准备好,反驳:“契明和志坚被Encik叫去整理他的办公室,所以他叫我先来找纪允。好啦,不要罗嗦了,CO就要来了!”

3SGT俊纬说得煞有其事,纪允也不疑有他,不顾正翔的劝解,跟3SGT俊纬下楼去!

-=-=-=-=-

“你不用顾你自己的section吗?怎么跑来我这里?”

契明一推开门,便被站在橱柜面前的宇颢给问住。他正在照镜子确定好自己的装扮整洁,契明就忽然出现。

契明尽量抑制宇颢的恶言相对所带来的气愤,切入正点地说:“你是不是跟其他的armskoteman串通好,今天不stand by armskote?”

宇颢从橱柜的门角瞥了契明一眼,却不回应。契明知道他仍然对他有戒心,所以继续说:“你可以不告诉我你的计划,但是我来的目的,是要通知你,Encik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很豪气地跟CO保证你会下去stand by armskote。所以你如果没有这个意思的话,那就是说Encik别有居心,可能会对你不利!”

“我既然站在这里,就代表我真的没有意思去armskote。”宇颢把橱柜的门关上,然后对契明冷淡地说:“反心理战术,我也会用。尤其是面对和我不是站在同一阵线的人,我更加警惕!”

“对,我不一定是和你站在同一阵线,但也不代表我是站在反对你的那一边。”

“那我又凭什么应该相信你呢?”

契明着急地走到宇颢面前,后者却非常不屑地回望,坚决不相信契明的意志显而易见。契明露出一脸不可置信,加重语气感叹:“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疑神疑鬼?我就是听说到这件事才来通知你的。有些时候待人处世谨慎一点是好事,有些时候太小心反而会坏事!”

契明这句话,在宇颢的脑海里忽然被放大一百倍:好熟悉的一段话,是莛书说的吗?

“不是每件事都是你想的那么坏。。。”莛书昨天似乎是这么样叮咛,要他不要每件事都看得那么反面、极端。反正也只是下去枪库看看,不是吗?

宇颢还在踌躇,他的房门又被推开,志坚气喘吁吁的样子立刻出现眼前。

“原来你在这里啊!Encik忽然说要stand by signal set,你没听说吗?”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昨天开会的时候Encik没有提到?”

“不知道。。。可是刚才阿纬已经找允下去开armskote拿signal set了。”

志坚和契明的一唱一合,让宇颢看得挺有趣的。他转身开启橱柜,冷冷地笑说:“你们两个还真是合作无间,连同起来要我下去。”

“颢!你在说什么?你难道还没看清楚吗?Encik知道阿纬是劝不动你,所以才针对允。更重要的是,armskote开了后只有允在,那他就能轻而易举地攻击你的armskote。你到底还在犹豫什么?”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完全不在状况内的志坚好奇地问。这个局面实在让他感到非常不安。他虽然知道契明和宇颢的关系还比他好,但是他也没有料到宇颢已经接受他,让他一起参与对付紊良的所有计划。

那我一开始所做的努力算什么?平时大剌剌的契明,现在在他面前和宇颢大谈阴谋论,还真的让他看得不知所措。

宇颢冲着志坚的那句话瞄了他一眼,却看见前所未见的失措感;这一路来步步为营的志坚,从来都没有体现任何茫然的状态。他这么一个反应,实在是让宇颢怀疑自己的理智判断,到底是不是像莛书所指出的一样,被情绪给蒙蔽了眼睛。

“反正老良的招数我又不是招架不住;任你们怎么把我引入陷阱,我还不至于会被击败!”宇颢嘴硬地说出这句话后,便三步两跨地走出房间。

-=-=-=-=-

“还有那些GPS呢?” 满身大汗的3SGT俊纬好不容易把三架厚重的通讯器材搬到枪库的中央,正着急紊良什么时候才会带CO进来,所以便凭空提议要把其他的通讯器材给找出来。

“有没有搞错?我们有60多架的GPS,就算要stand by,现在也没有时间stand by了。3SGT契明是不是惹了Encik,所以他才要这么sabo他?”纪允仍然没有察觉事有蹊跷,继续被3SGT俊纬耍得团团转。

3SGT俊纬正慌张自己没有准备要撑到这个地步,枪库外就传来紊良的嚎啕笑声。这时换纪允紧张起来了,他拍了自己的大腿,说:“糟糕!CO要来了!我们不能开armskote的!”

其实到了这个关头,3SGT俊纬早已经摸清楚所有事情的原委,猜到宇颢和纪允根本就没有打算stand by枪库,而紊良就是要破坏宇颢的计划!眼见紊良已经带领CO到了枪库门前,3SGT俊纬便提高声量地质问:“奇怪了,不是说好要stand by universe的吗?怎么你说你不能开armskote?”

“Armskote的门开得那么大,不能开也开了。”当CO的声音从门口轰隆而至的时候,3SGT俊纬不经意露出胜利的微笑。纪允看到他的表情后,才发现自己中了他的圈套!

随CO进来枪库的紊良看见3SGT俊纬达到自己的要求,已经为他铺排好一切,于是便毫不犹豫地指着地上的器材,问:“不是叫你们stand by吗?怎么这些signal set乱放?”

3SGT俊纬不给纪允开口辩护的机会,应声说:“Encik,我就是怀疑他们没有准备stand by,所以才硬把纪允拉下来。没想到一开门,就看见这些重要的signal set乱摆在地上,根本没有根据SOP锁在橱柜里面!”

“刘俊纬,你怎么可以含血喷人?这些signal set明明是你要我拿出来,说是Encik要检查的!”纪允难得发火,咬牙切齿地指责到。紊良见机行事,压重语气对纪允说:“你是这样对你的上司说话的吗?”

紊良上前一步,和CO、OC和3SGT俊纬形成半圆形站在他面前,纪允这才发现他已经泥足深陷,被紊良等人逼入墙角!

“对啊,允!你这样没礼貌,别人会说我没有好好管教我的下属的。”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宇颢的声音,就好像天籁一般地从堵在枪库门口的军官后面侵袭而入。宇颢的出现,就像莫斯跨越红海一般,所有挡在纪允和他之间的人都下意识地让出一条路给他进来。

宇颢意气风发地走到纪允身边,瞥了紊良一眼后,便笑容满面地对CO客套地说道:“唉!早知道会出现这场误会,我就准备好连armskote也一起stand by了。”

“你不知道你应该stand by armskote吗?Alpha那里也是这么说。”CO对着宇颢说话,眼神却是定格在Bravo的长官身上。OC完全没有做好准备;他根本连个头绪也没有,所幸紊良出手解围:“这怎么可能呢?我昨天在meeting的时候,明明说好要stand by universe!”

紊良又把责任推到宇颢身上,后者却毫无惶恐的意思,反而继续笑脸迎人:“Encik,我知道你一向来对我的要求很高,要我管理这个armskote连个缝隙也不能错过。但是你昨晚明明下令armskote不用stand by的。你不记得吗?CRO是你批的。”

在场的人虽然都没有出声,但是却在非常低频率空间露出一声“哦。。。!”,回荡在枪库的四面墙内。宇颢见紊良不服气,于是把CO带领到走廊上的布告栏上,指着钉在上面的CRO,说:“白纸黑字,布告栏也只有你有钥匙,不可能有人作假吧?”

紊良不可置信地检查CRO,的确是他所批准发放的消息;恨只恨他昨天因为有太多繁琐的事情要办,没有好好检查CRO的内容,否则这一点错漏,平时不会逃过他伶俐的双眼!

CO也上前研究了一下,确认指令没有错后说:“看来有些文字上的疏忽,还真的不能小看啊!”

他接着转身面对所有围绕在走廊上的人,打趣地说:“每个人都拿RO、e-mail来压我,看来知识型军队的概念还推广得不错!”

“Sir,这明明有诈,我在last parade的时候,在和所有spec开会的时候,都提起要stand by armskote,不可能凭一份RO来盖棺定论!”CO迈步回到枪库里面,紊良也紧追着他不放,极力辩解。

在这乾坤扭转的混乱中,紊良急着力挽狂澜,竟没有注意到宇颢对杵在人群后的锦泉打眼色!宇颢接着凌厉地指出:“Last parade的时候我在关armskote;你的meeting一直以来也只包括section leader和PS。所有关于这次的stand by的事宜,我都完全靠RO来做决定,Encik你又怎么能够这样妄下定论,断定我的不是呢?”

宇颢和紊良的唇枪舌剑,CO久有所闻,却未曾亲眼目睹。如今两个人在他面前上演智慧型战争,还真的让他叹为观止!他不等紊良开口反驳,继续跨步回到枪库,边走边说:

“SSGT Hong啊,这就是你的疏忽了。你在军队那么多年,难道还不知道当兵的每个人都会冲着每个缝隙来钻进去,能少做什么,就少做什么吗?确保弥补每个漏洞的责任就在于你们这些Key Appointment Holders身上,就算整个battalion有听见你的命令,也抵不过一个RO!”

紊良想要继续驳斥,却被CO制止,举起手的当儿,CO的眼神落在宇颢的身上,仿佛在努力参透这名士兵的所有点点滴滴。机灵的宇颢没有忽略到这穿透力十足的端详,虽然感到十分别扭,却仍然面带笑容地回应。

宇颢表现的宽阔性格,完全看在CO的眼里。他站在宇颢和紊良的面前打圆场:“发现错误的时候要弥补,弥补不了的时候就要记录,将来才不会犯同样的错误。这件事显然是无法弥补了;Alpha armskote也因为出现相同的消息传递错误没有stand by,想必每个armskote也一样。就算只有Alpha armskote没有stand by,我单单不巡视 Alpha armskote对任何一个company都不公平,更别说是Bravo了,是吗?”

“德业,你帮我记录下来,放在今天的BRO:我,11 SIR的CO,在此确定,‘stand by universe’的范围定义,就是指整个company任何活动的场所,包括公用的store、armskote和training facilities。除非我、我的接班人或职权比我高的人重新下定义,整个11 SIR都要遵从现有的定义。”

“是,我知道,stand by这种我们都习惯到像呼吸一样的事,要我亲自来设下定义是有点过分了。但是如果你们都不能证明这种芝麻绿豆的事能够自己解决,那我就只好插手。你们要知道,在这个部队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没有身为CO的我不能插手的事,只是看我要不要插手而已。”

CO一天下来刻意抑制的怒火,从这几句语气平和的话语中无声无影地充斥整个枪库,哪怕任何一个胆怯的人滴下的冷汗,混浊在这股火药力十足的空间,都会产生连锁反应!

CO见大家的情绪都开始严肃起来,明白他们都把他的话给听进去了。于是他也企图缓和气氛,拍了拍宇颢的肩膀,然后环视枪库,说:“宇颢,你把这里也打理得还不错,找一天,还真的要来这里好好看看这些是不是表面功夫。怎么说LRI不是只检查外表而已。”

“Sir,你放心好了,Bravo armskote绝对不会让你丢脸的。”宇颢保持明朗的态度,光芒几乎掩盖在一旁气得发紫的紊良。

CO转身要离开枪库,却忽然又回头对宇颢说:“对了,Bravo是派你到Brunei去recce,帮我们准备好在那里armskote所需要的事情,是吧?下个礼拜就要出发了,你准备好了吗?”

“Brunei?”宇颢惊讶地回答:“我没有听到任何去Brunei的事。”

“哦!所以stand by universe不是这里唯一受到阻塞的消息?”CO针对宇颢的回答,质问OC和紊良二人。OC对刚才所发生的事端还惊魂未定,现在CO又问起其他的事,实在让他承受不住。他惟有支吾以对,幸好紊良及时开口,说:“我这件事确实有传达下去了。你不信。。。”

紊良情急间,看见契明连同志坚站在门外观察枪库里面的状况,忽然兴起念头,试探契明到底接受了他合作的要求了没有,于是指着他,说:“。。。就问问他。我告诉3SGT江的时候,契明也在场啊!”

众人的目光随着紊良的指引落到契明的身上,后者一时间也只是错愕地站在原地。

夭寿!他这是什么意思?在试探我吗?契明脑海中只有粗言相对的念头。站在他身旁的志坚也同样地轻声问他:“有这么一回事吗?”

但是他观察契明的表情后便明白,紊良的说话是毫无根据的。他即时在契明耳边劝说:“如果没有这回事,就不要承认!”

志坚的这句话敲醒了契明,把他从愣呆的国度拉回来。就凭你要告诉我该怎么做?他一时急于否定志坚的关心的冲动,竟促使他说出:“对啊,那天我也在场。”

契明违背众人所望的反应,只换来紊良的胜利微笑。志坚的下颚几乎都要着地,而其他人更是惊奇当时NFC丑闻过后被紊良弃舍的契明,经过一段时间的蛰伏,竟然会重拾紊良的信任!

好小子,看来你把我叫下来的用意,就在于此。弃车保帅,我江宇颢竟然被你当一个旗子给利用了!

宇颢殷勤的笑容背后,其实隐藏着千万只射向契明的箭,从他眼神带着十足的恨意倾巢而出。

“3SGT江,我不只人证有了,我还已经准备好你的机票了。我的确是没有疏忽,看来是你贵人忙,一时忘了我对你的吩咐吧!”紊良趁大伙儿还没从惊讶中恢复过来,直逼宇颢就范,还语带讽刺地说:“就不知道stand by armskote的事,是不是也因为你忘了。。。”

“欸,Hong,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宇颢,你。。。”CO好心阻止紊良借题发挥,却被宇颢赫然插嘴,说:“Sir,我不要去Brunei。就算给我足够的准备时间,我还是没有意思放下手边的工作,到Brunei做什么recce的。”

宇颢竟然得寸进尺,公然对CO要求作出临时的更换,不只紊良,就连CO本人也带着佩服的语气,说:“难得有下属敢为自己说话,争取自己的福利,宇颢,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对啊!你当你自己是什么?HQ是要经过多少麻烦来安排你去Brunei,你现在说不去就不去,你当你是CPT还是MAJ,比CO大?”一直窝在一个角落的3SGT俊纬趁机代紊良责备宇颢,也同时可以讨好所有军官,让他们得以借他的口发泄平时无法发泄在宇颢身上的闷气。

可是听得出CO别有用意的紊良,知道CO一向来是喜欢下属勇于挺身而出,只要不越过界,就会得到他的赞赏。显然的,CO就是对宇颢的敢做敢为感到佩服,那句话是由衷而出。

“这里还轮得到你说话吗?CO都没有开口骂他,你插嘴来干什么?”紊良一边把3SGT俊纬推开,以免他继续口不择言,一边感叹这个取代Eason的得力助手还得好好调教调教!可惜3SGT俊纬还以为自己立了一个大功,紊良只是为了好下台才说那些话,所以仍是沾沾自喜地退了下去。

所幸CO没有把3SGT俊纬的话给放在心上,再次确认宇颢非得到文莱后,便宣布是时候上去军舍巡视,要众人准备,这另一场上演在枪库的闹剧才总算结束。纵然枪库里的主轴戏码算是演完了,但是故事轴心也随着众人移驾至外头延续开展!

-=-=-=-=-

众军官殷勤地招待CO,根本没发现原本走在前线的紊良忽然被一只手给拉了开来,就在一楼的楼梯间,契明像是一只准备攻击的响尾蛇,对紊良狠狠地质问:“你到底在想什么?要得到我的确认,需要我当面撕下脸皮吗?你要我以后怎么面对宇颢?”

契明一连串凌厉的质问,毫无让紊良惊动一根汗毛。他只是不屑地回答:“我要用一个人,绝对不能容许他做墙头草。你当初和宇颢要好的经验,已经足够我来对付他了。依我看,你应该想想该如何对做解释吧!”

紊良望向契明身后,志坚就站在楼梯口的门口,气呼呼地目睹他们的对质。契明发现和紊良串通的技俩被志坚看见,不自在地在两人之间徘徊。紊良也想看他们兄弟俩反目成仇的景象,却碍于得跟上去巡视,所以匆匆离开。然而他却在离开前对志坚露出阴险的笑容,好像是在嘲笑志坚当初不接受他的好意,现在竟让他的好兄弟得到甜头!

志坚则是看着契明浑身不自在地搓下巴,揉手心,等到紊良离开后,便上前质问:“你到底在想什么?Encik,他是不可靠的人啊!你看他每次派人做的事,有哪件是好事?就拿上次阿力去偷东西的事件当例子!”

Encik信不过,难道我就要信你吗?契明极力压抑心里话,只是淡然地表示:“我一直都想做PS,你不是不知道。自从NFC后,他公然地放弃我,我从Bravo的大红人沦落成管理signal set打杂的Spec,这是我的梦想破碎的事实。”

“明,我了解。。。”

“掌管Spec的生死大权的人是Encik,我只要再次得到他的信任,就能够继续朝着PS的目标前进。这一点,你就不能体谅我吗?”契明煽情的剖白,还真是让志坚心软不已。就算他多么反对契明的决定,经过他的分析后,志坚还是欣然接受。

看着最亲密的敌人心软的样子,契明心中为自己能够左右他的情绪而感到骄傲。这是我们互相利用对方感情的竞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契明一时兴起,竟然顺着现在得到的优势,说:“我知道你也想在这里出人头地,无论如何,做个能够使唤其他人的Spec总好过做一个一无是处的Spec。我一早就知道你想要靠拢颢,好让你在应付那些men的时候,有了颢的影响力就会事半功倍,只是你老是碰钉子,得不到他的信任。”

“我这些日子靠近颢,就是想要帮你铺路;我一直都在他的面前说你的好话,好让你最后能够得到他的信任。在这个company里面,就只有Encik的势力和宇颢的势力;不选边站的人肯定吃亏。尤其是我得到Encik的信任后,他是不会在同一个platoon选用另一个左右手的。所以你要尽力得到颢的信任,不要枉费我的一番苦心,知道吗?”

契明‘真情’表露自己的一切所为,都是以志坚为中心,听得志坚不时落下感动的泪。

“对不起,我一直没有顾虑到你的感受;我一直都在忙自己的事,都没有像你照顾我一样,凡是为我着想。”志坚反倒是真情流露,感慨当初为私心所趋,一直在背后中伤契明,让他感到十分愧疚。

可是这些对不起他的事,他又怎能说出口呢?他也只好透过之前那句装饰好的话语来表现出道歉。最后,他还觉得不够,激动地把契明拥入怀里,只希望透过心碰心的距离,能够得到契明的谅解。

谅解,可惜不在契明的字典中。

PicsArt_12-02-01.36.14.jpg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