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四十六章:红绿灯

 

星期四    遍地烂泥,要经过雷电的开发,才有滋润生命的本能

 

“刚才你真不应该闯红灯;你平时都不是那么心急的人,怎么今天那么鲁莽呢?”

在西海岸的一栋公寓电梯里,素卿正对BG Ong严厉地指责。跨年除夕的下午,他们俩刚从军营回来,绕道去买晚餐所需要的食材,准备回家让女佣准备他们难得能够一起在家享受的晚餐。

“反正Woodlands Road那时又没有什么车,况且我也不是闯红灯,而是来不及停下来。”BG Ong牵强的解释,虽然语气逗趣,却还是换来素卿板着脸对着门的反应。

“是没有车,还是没有TP啊?都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还像年轻小伙子一样,看来你跟那些18岁、血气方刚的孩子混在一起,混到连自己几岁都忘了。”

“这就叫做‘心境年轻’嘛!”BG Ong没有多加理会素卿的唠叨。

两夫妻一踏进门,他们的印籍女佣就从厨房迎接他们,并把他们买的材料给提走。眼明的素卿立刻注意到门旁出现多一双鞋,便问女佣:“Sudahkah 宇颢sampai di rumah?”

“不用问了,我在这里。”宇颢手拿着几件折好的衣服,从他的房间里出来。他早已换上橘色的T-恤,蓝色的篮球短裤,头发还是微湿的,显然是回家好一段时间。

虽然早已猜测宇颢已经回家,那两口子还是表现得很惊讶。“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要回来?这样我们可以一起从Mandai Hill回来!。”素卿稍微地埋怨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个急性子,宁愿自己先走,也不要等我们啦!”BG Ong跟着宇颢回到他的房间时,关心地问:“你怎么忽然想回来啦?”

当他踏进房间时,地上已经摆放一个行李袋,以及一个背包。行李袋的袋口还开着,里面宇颢已经大概打点好行装。这让BG Ong继续追问:“你要出国了吗?”

“对啊!下个礼拜一,早上1点的飞机。”

“早上1点?不要告诉我你要去文莱?”BG Ong的话才刚落下,素卿的声音便从门口传过来:“你几时要去文莱的,怎么我不知道?”

“我也是早上才知道的。唔。。。机票和行程都计划好了,你是Chief Clerk怎么不知道?”宇颢蹲在床边,继续把剩下的衣服给塞进行李袋。

“我的确有帮其他的company处理,就是没有接触到你的行程。哼!那个德业不知道在干什么,我要好好问他。”素卿说完,便推着轮椅出房去。

BG Ong看着素卿离开的背影,然后坐到床沿上,对宇颢提点到:“这次的事件那么突然,应该是你那个Encik搞的鬼吧!否则你也不会最后一分钟才知道,你干妈也不会被蒙在鼓里。”

“我想,老良原本的计划,是让我赶不及上飞机,然后借口说我违反指示。怎么知道今天早上stand by universe的时候,CO竟然提起这件事,让他的阴谋不能得逞!”

宇颢把行李袋关上,然后站起来,靠在BG Ong对面的衣柜,对后者解剖到。BG Ong听了脸色愈加凝重:“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还是小心一点好。说不定你不在Bravo的时候他会趁虚而入。”

“你放心吧!老良虽然狡猾,但是我还是有办法对付他的。”宇颢十分自信地说。然而BG Ong还是继续地警告:“还有,我那时安排你干妈和德业在HQ,就是要一个做眼线,一个做你的救生线。现在去文莱那么大的事你干妈竟然不知道,恐怕我和你干妈担心的事不是空谈。”

“担心的事?”

“你干妈说有人找过德业,要向他探听你的背景,恐怕已经有人对你产生怀疑了。怎么说现在整个unit上上下下也有好几百个人,有人怀疑你也不奇怪。你最好还是小心一点,我也会尽量减少跟你的接触。”

“就算我不和你接触,单凭干妈老是在我有难的时候出现已经是每个人的焦点。”宇颢打趣地说:“你记得那时我跟你说过,有人开始怀疑我的身份吗?我觉得有可能是他搞的鬼。”

“你说的是志坚吗?他是我们好朋友的儿子,说不定是曾经在某个场合见过你,才会起疑心。NFC那天,你干妈已经和千惠谈过了,虽然没有说出实情,但是千惠也已经答应不对志坚说任何事。”BG Ong说完,本来要起身离开,却被宇颢制止,问:

“那千惠阿姨和你们很熟吗?怎么我都没有印象?还有,你们怎么会信任她保守这个秘密呢?”

BG Ong被宇颢的问题问得迟疑了一会,然后上前靠近他说:“我们认识他们已经很久了,将近三十年了。虽然他老公舟臣也在军队工作,但是我们很少见面。千惠身为一个军人的老婆那么多年,也知道什么事该说,什么不该说。这一点,以我认识她那么久的经验,是无可厚非的。”

又说很久没联络,又说非常认识他们。干爹难得自相矛盾!宇颢压抑心中的疑问,露出欣慰的微笑,说:“有你这么说,我还担心什么呢?”

两人之间的谈话,被素卿打断:“那个德业到底是不是你训练的人?这最近他只顾拍CO的马屁,连我的事他都没有心去照料。”

“我也很久没有和他联络了。”BG Ong应素卿的斥责,认真地回想:“找一天我去跟他谈一谈,看他到底还知不知道是一个MAJ大,还是一个BG大。”

“现在要他当一个clerk,受其他人的气,我想他的压力也蛮大的。”

“我下个礼拜回去再好好地去说他。”素卿又准备离开,说:“你们也是的,回到家就少说一点公事。尤其是你啊,小颢,你都好久没回来了。难得今天是新年前夕,你一定要留下来吃饭!”

“好,干妈,我知道是我的错,没常回来。我也打算在这里待到出国的时候。”宇颢走向前去拥抱素卿一下,然后对两位长辈说:“你们先去忙自己的东西吧,我还没有收拾完。”

BG Ong点头示意,然后推素卿出宇颢的房间。他到厨房吩咐女佣办事后,便陪素卿在阳台上看远方的日落。两个老伴儿,一个坐在轮椅,一个坐在旁边的藤椅,面对落地窗户前的一片海洋,在窗户的一个小角落,那夕阳像闪闪发亮的钱币一样,从层层丝绸般的彩霞后面照耀着,打在他们皱皱的脸庞,顿时感觉两人都苍老了许多。

“哎!想想看,才不过半年前,我们还是一家人团聚在这里一起看日落!”素卿也不知道眼角泛着的泪光,是因为触景生情,还是阳光刺眼的关系。但是BG Ong能够感受到她语调中微微的颤抖,立刻伸手搓揉了她的手心,安慰地说:

“我们还有小颢啊!我都把他当自己的儿子一样。”

“他怎么说也不是我们的亲生骨肉;你说他的母亲会要认回他吗?”素卿显然地是依依不舍,对于这些年来看着宇颢长大,总还有一些依恋。

“当初她托我们照顾小颢的时候,已经是下定决心不再认回他了。况且她现在也有自己的家庭,认回小颢更是一件困难的事。”BG Ong确定宇颢仍留在房间后,轻声地对素卿说。他还捏了她的手,安抚地说:“我会找机会再和她聊一聊,看她到底有什么打算?”

“我都还没有放下小颢这颗大石头,现在又出现另一个状况。”素卿又不禁叹息道。

“小颢他可以照顾自己,还担心什么?我只是心疼,好不容易盼到他回来这个家,他却要打包行李出国。”

“他到现在还把自己当作是外人,你难道没有察觉到吗?当初他刚从孤儿院出来的时候,就坚持要自己住。等到他入伍的时候才把他说服,放弃自己租的房子搬来和我们一起住,他还是客客气气的。”素卿坐直身子,轻微倚靠到BG Ong的身旁,说。

BG Ong也异口同声地赞同:“对啊!我还以为,说他既然当兵,也不会时常回家,自己租个房间太浪费,他就肯愿意搬进来。到头来他的东西虽然是搬过来了,但他的人却一直留在兵营里面。”

“至少一开始他还会时常回来。你知道吗,自从阿如走了后,我感觉到他和我们的距离疏远了好多。”

“唉!他这个傻孩子,一向来都喜欢把自己的心事藏起来,有困难也自己一个人面对,像他这样独立的个性,我都不知道该不该高兴好呢?当初啊,因为阿如的死,他拒绝回来这里,现在他却因为军营的烦恼一声不响跑回来。你说,我们该怎么帮他呢?”

BG Ong又躺靠在椅背,遥望远方闪耀的海面,一时间陷入思潮起伏,耳边还仿佛听到十多年前,在同一个阳台上,刚步入中年的他和素卿,正望着挥洒着青春的宇颢和茜如在客厅里嬉戏。

-=-=-=-=-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应该对我好一点!”扎起两个马尾的茜如,撒娇时马尾蹦蹦跳跳,像是一对想要腾空翅膀。

“不对啊!我的JC的惯例,寿星婆是要经历严峻的处罚哦!”坐在她身旁的宇颢,手拿着一个考焦的蛋糕,企图逼她吞下这乌黑的毒药。他接着一把抓住茜如的头,一边想要把蛋糕塞进她的嘴巴,令茜如顿时尖叫起来。

“好啦,小颢!我们先吃饭,再吃你的蛋糕!”素卿总算出手解救茜如,打了宇颢的手背后,便催促两人到饭厅。

虽然美食当前,但是一向来都坐不住的宇颢却很快地忘记美食的诱惑,继续骚扰坐在他身旁的茜如,不是声东击西,把她盘中的料给偷掉,就是和她抢菜。这小两口在素卿和Mr Ong他们面前嬉嬉闹闹的,直逗他们笑开怀。

但总算Mr Ong制止两人胡闹,要他们专心吃饭,却在饭桌上恢复平静的时候开始问候宇颢:“小颢,你搬出去孤儿院也有好一段日子了,你在外面生活还习惯吗?”

宇颢虽然点头示意,两个长辈却看出他只是想敷衍了事,根本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尤其当茜如插嘴说:“他一天到晚都在跟人补习,我都没有什么机会见到他。努力赚那么多钱去供一个只有晚上回家睡觉的房间,都不值得!”Mr Ong更是担心地说:

“你有什么困难就尽管说出来,我和你的干妈是可以帮你的。你是一个读书的料,我不想你因为要为生计烦恼而荒废学业。”

宇颢一边对茜如使眼色,责怪她乱说话,一边回答:“哪里会有困难呢?我得到的奖学金不只付清我的学费,每个月还有零用钱,吃不死!”

“那零用钱都不够还你的租金!我跟你说,你那个房东是吸血鬼,你最好搬出来好了!”茜如又故意插嘴,并且对Mr Ong哀求:“Daddy!你就劝劝他搬进来吧!这样他也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专心读书了!”

“你是为了他可以专心读书,还是为了可以天天见到他?”素卿敲了茜如的头,说:“我也想小颢搬进来。阿如都16岁了,我不想每天都担心她会跑到小颢那儿过夜!”

“妈,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可是没有那么容易被他骗上床的!”

“小姐们,你们的话题也未免太开放了吧?我这里还是要吃饭的!”BG Ong总算忍不住插嘴。他注意到宇颢在他们俩斗嘴时,脸上不见平时的笑容,反而是一脸倦怠。当宇颢发现Mr Ong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他便挤出笑容,调侃地说:

“干妈,你说得也对。我如果搬进来的话,每天都要面对这个难缠的大小姐。至少我的房间,想带谁过去就带谁!”茜如的眼睛立刻睁得火大,只见她把手往桌子底下一伸,宇颢便连声求饶。

“就算你不是带阿如去过夜,我也不准你带其他女孩子过去。你现在是要专心读书,不是去搞三搞四的。”

素卿严肃的语调,让坐在她对面的两个年轻人立刻安静下来,宇颢更是乖乖地答应素卿的要求。

饭后,当素卿拉着茜如去收洗碗盘,Mr Ong单独和宇颢在客厅,便借机从口袋里掏出一叠$50的钞票,塞进宇颢的手里,说:“我知道你不想要靠我做你的经济支柱。但是这里有一笔钱,你先收下,如果你急需用钱,就先垫着。等到你毕业再还给我也不迟。”

“但这也太多了吧!”宇颢极力推搪,Mr Ong却坚持不懈,反而还威胁他,说:“你如果不收下,我明天就找你补习的那些学生,取消你的补习!”

宇颢知道Mr Ong只是口头上的威胁,目的也只是要他收下那笔钱。“干爹,你和干妈一直对我的好,我都没有忘记。从你那天来找我,接受我,还有和干妈一起指点我,教导我做人的道理,我就告诉我自己一定不能让你们失望。虽然我现在的生活还比留在孤儿院里苦,但是我一直告诉我自己要继续撑下去,不能辜负你们对我的期望。”

“所以我说,你就要收下这笔钱;你要是累坏了,就真的对不起我们。人因为梦想而活着,没有梦想的人就像一堆烂泥一样,毫无意义。我们当初靠近你,是因为我们能看出你的潜力;我相信你将来一定大有作为。所以我们用心地栽培你,就是要让你继续为了梦想而活。”

Mr Ong一番感人的话,和以往相同,却仍然牵动宇颢的心。自从他母亲丢下他不管后,他几乎对人生失去了信心,多亏他们俩肯伸出援手,带他进入他们的世界!就犹如悬在垂死边缘一样,他们把他从乱葬堆拾回来,不让他沦落为飘渺的烂泥。

“我就收下了。但是我要你知道,这笔钱,我是不会用到的。”宇颢把钱收进口袋里,坚决地立誓到。

-=-=-=-=-

“吃饭了,小颢!”

宇颢的思绪被素卿的叫喊声打断。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坐在面对门口的床沿,对着床的另一边发呆。每次他回来,都会发现茜如在那边的床上留下纸条,细述刚过去的一个星期所发生的事,还有她对他的无限思念。如今人去楼空,当他的眼神停留在那空荡荡的床角,心里不禁感到不胜唏嘘。

宇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备去吃晚饭,却从眼角瞥见床脚的一个地方有光闪了一下。他过去探个究竟,竟发现BG Ong的手机落在他的床上。

真是有够粗心的!宇颢拾起电话,正要离开,脑子里忽然闪过前几天的一幕情景。

-=-=-=-=-

“到时在文莱应该做的事我会。。。”BG Ong被一通电话铃声打断,确认来电显示后,便走到一旁接通电话。

宇颢和BG Ong正在城墙脚下的停车场,是后者邀约他来商讨到文莱所要进行的调查任务。沿着广场周围的马路在城墙脚下绕道墙后,是乘车通往军营总部的人落车的地方。因为当时11点钟,总部的人多在城墙上的行政楼活动,存有几间仓库的城墙脚下的停车场空无一人,是避免让人看见的会面点。

宇颢停留在原地,时而望向外头强烈阳光下的军营,时而看BG Ong通电话表情甜蜜的样子。不用说,是素卿打来的电话!

总算BG Ong结束了对话,宇颢问他是否接到了素卿的电话。后者却笑而不言,还匆匆了结了讨论的事项,便前往食堂的方向前去。可是宇颢却好奇地叫住他,问:“回11 SIR HQ的方向不是那里!”

BG Ong似乎被宇颢问倒了,竟然愣住片刻,才说:“哦,我不是要找你干妈。我要去Medical Centre。”

“你生病了吗?”宇颢惊讶,关心地问候,却不得要领,因为BG Ong已经转身赶往医疗中心去了。

-=-=-=-=-

他那天到底接到谁的电话?宇颢盯住手中的电话,踌躇着是否该寻找他疑问的答案。我虽然已经很少和他们见面,但是干爹这最近的行为的确有点古怪!

宇颢继续望着手机发呆了一下子,终于握紧它,然后走出房间。

-=-=-=-=-

到了饭桌,宇颢把手机递到BG Ong的面前,解释是在他房间找到。BG Ong庆幸不是路上遗失的,宇颢却蹦出一句:“哦,我是因为你的电话响起才找到的。可是我一接通电话,那个女人就挂掉。唔!真没礼貌!”

宇颢心想,既然不能侵犯BG Ong的隐私,总能试探他一下吧!

可是他的试探,却换来不只BG Ong的惊讶,素卿的反应也大为惊人!两人的脸色变得很凝重,但是BG Ong的眼神却开始漂移,好像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到谁的身上似的。反而素卿却很镇定地看着BG Ong,好像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而且还是带着忧心忡忡的表情对待他。

这两人的反应实在太有趣,也让宇颢忽然摸不着头绪。

怎么干爹好像有事情要隐瞒我们,干妈却好像已经知道了什么?说不定他们俩一起联合不告诉我事情?宇颢懊恼之余,却没忘记解除当时的尴尬场面,解释:“我只是开玩笑啦!干妈,你以为干爹在外面偷情吗?”

BG Ong立刻表现出极力压抑的恼羞成怒,反观素卿坦然斥责:“你啊,就是爱开这种玩笑。你认为你干爹身边的女人我不认识吗?”

素卿瞄了BG Ong一眼,心里却惦记着刚才他和BG Ong的谈话。然而BG Ong却还是处在恍然的境界,只是敷衍地催促两人吃饭,整个晚上就没有说上几句话。

PicsArt_12-02-01.36.14.jpg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