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四十八章:乘虚而入

星期二    开年工作第一天,天空出现难得的烈日,令人感到好不厌烦

 

钥匙清脆的撞击声响遍整个枪库,不一会那深锁的大门便打开。纪允一踏进去便往门边的几个电开关开启,灯、风扇和通风器顿时全都苏醒,向到临的人展开热闹的欢迎。

“进来吧!3SGT契明,你等我把枪的锁给解开。”纪允接着绕到办公桌后面的钥匙箱,对着随后而入的契明说。

身处近日来渐渐熟透的枪库,契明竟显得有点不自在。他双手插口袋,恍神地四处张望,等到身后的大门出现一个人影的时候,便对深入枪架之中的纪允说:“允,对不起!”

纪允还没来得及回应,契明身后的人便大声宣布:“纪允!我来检查armskote!”不用怀疑,那个人就是紊良!

纪允不失态度地回到枪架前,坦然地回答紊良:“Encik!你也来啦?我在帮3SGT契明拿枪;你也要领枪吗?”

这小子,虽然表面冷静,却还是那么容易被我吓傻!紊良不失和气,不厌其烦地重复他之前所说的话。而契明也是随着紊良踏入枪库而退到背景,几乎融入处在枪库外闻风而至的八卦先锋。

纪允露出勉强的微笑,看得出他极力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虽然上个礼拜book out之前,颢已经在OC面前提醒我Encik一定会来找碴,我也做好心理准备,但是面对真正状况来临,我还是很紧张!

“Encik,我有听到你说的话,但是我以为你还记得OC早上的吩咐,所以就以为你刚才是在开玩笑。”紊良对纪允彩排已久的台词给听糊涂了,于是后者便继续补充:“你忘了吗?OC在first parade宣布,颢不在的期间,armskote只能draw arms,send arms;没有得到OC的批准,谁都不能借其他东西,或对枪库进行任何调动。”

宇颢那天在征求OC的意见的时候,也对纪允再三吩咐如何应对紊良所说的话,在紊良继续咄咄逼人的时候,就立刻打电话把OC给叫来。

看热闹的众人都还在惊讶纪允一改往日见‘良’死的性格,竟然能脸不红,气不喘地应对紊良的逼问,他们之间就插进来了一个人,长驱直入,跨过门槛,超越契明,就对紊良自信地提醒:“对啊,Encik。 你今天早上不在,所以不知道。但是不用等OC来,这里所有人都能证明OC早上说的话。”

“志坚?”紊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眼前替纪允说话的竟然是志坚,脱口念道:“You,我劝你不要插手这件事。Armskote怎么说都在我的名下,我来查探3SGT江管理的状况天经地义,反倒是你,只是一个小小的Sect Comd,和我,和这个armskote,都扯不上直接关系,在这里说的话恐怕没有公信力吧?”

“说实话,什么人都可以说,更何况是Bravo的一分子,不是吗?”志坚潇洒依然地回答,客气的笑容不忘挂在脸上。

这时一直在旁观的契明终于站出来,好让紊良显得不是孤军作战,总算有台阶下:“坚,实话的确什么人都可以说,但是有些实话肯定不是你我或是站在外面的任何一个人可以脱口而出的。”

契明早在之前紊良指示他把纪允骗下来的时候向他提醒OC的吩咐,后者却不把它当作一回事,只是说有对策,而且要在其他人来枪库插手之前巡视枪库一番找寻破绽。契明认为他就是要利用OC远在总部的时候,山高皇帝远的优势,所以现在企图帮他赶快打发志坚和纪允。

“哈哈!明,我相信Encik不是猪,这种歪理不是他的style。”

志坚的指桑骂槐,字字针对契明,后者却一时无法断定他是否故意: 他妈的,就算要讨好颢,也不用说到让我下不了台吧!

“不管是不是他的style,在这个company里,我的style才重要!”志坚和契明之间的僵持气氛,幸好被及时赶到的OC缓和。他从人群之间走进枪库,身上焕发的光芒,力压双方展开的战火。

“Sir, 你终于出现了!”紊良见到OC,酸溜溜地说:“我从他们的口中听说你早上所做的宣布,还真不敢相信,前几个礼拜毫不客气地tekan宇颢的OC,今天竟然力挺他到底。别人说宇颢的势力连officer也抵挡不了,看来不是乱盖的!”

“Hong,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你说话可是要放尊重一点。我们守的是军治体制,officer当然是管所有比他小的士兵,你在这里说一个3SGT宇颢能够控制他的上司,如果没有有力的证据,后果你可要自负!”

的确!OC今天的态度,和两个礼拜前站在同一个地方对趴在地上的宇颢冷嘲热讽的人,完全是两个样!这一点,不用紊良指出,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出来!

“哈哈!Sir,我只是看刚才的气氛太过严肃,想要说笑来减轻每个人的压力,你不用那么认真吧!”紊良皮笑肉不笑,心中暗吐口水:风吹一面倒,你还不如改名叫墙头草!

依他们之前短暂的合作关系,OC当然知道紊良心里在想些什么,可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当初他要趁宇颢弱势赶尽杀绝,现在他咸鱼翻身,难道他还不赶紧靠拢靠拢?他清楚了解,宇颢再风光,也是靠他所认识的军官的人情,这次也如此;没有OC的加持,恐怕枪库早就被紊良给搞得天翻地覆了。

OC就是利用他这么一点优势,趁宇颢还没离开军营时向他献意,在他缺席期间保护枪库,以长远的眼光看来,宇颢和其他军官的关系,多多少少能够在他事业上帮一点忙。这种互利互惠的协议,当时一口答应协助的宇颢也非常清楚!

如今看着紊良在他眼前顽强抵抗宇颢的势力,OC不知道该佩服还是同情。只是当下他还是不免凑上一句:“在军队里什么都要认真,尤其是关于armskote里的controlled equipment,当然是要格外认真!”

紊良不仅没显得委屈,反而只是注意手表,好像在等待时机的到来。

与其说是时机,不如说是贵人。

OC的话还在众人的耳边回荡,枪库外便起了一阵骚动,不一会,一名身材高挑的军官昂首跨进来。他顶着一头梳得整齐细致的头发,却一脸刚强,眼神借助上头两把倚天剑的威力凶悍无比。高挺的鼻子,细薄的双唇,加上瘦长的下颚,是典型的凌牙厉嘴的人物。他身后则跟着一个同样长得彪悍的助手,下士阶级,比他矮的身材却十分壮硕,不帮他打理文件,也是做保镖的料。

“这么好,那么多人来迎接我?”这名军官插着口袋的双手虽然细长,但是肌肉的线条足以让人幻想他No 4底下那精雕细琢的景象。

“CPT Thomas?”OC从他胸前的名牌和肩膀上的军阶便摸清他的身分:“你是G4的CPT Thomas?你怎么下来了?”

原来这位稀客CPT Thomas是部队所属的第6师总部里的后勤部的官员,平时办公的地点是城墙上的第6师军营总部的行政大楼,工作体制大致和部队总部的S4相同,只是管的是第6师齐下所有部队的后勤支援。

“我才来不久,就被上头派遣了新任务。”他几乎没有挑动的嘴唇客套地回答后,便用眼神向他的助理示意。后者从手中的文件夹掏出一份文件交到OC的手里,接着又是CPT Thomas开始说:

“我刚才听见你说这个armskote要通过你的批准才能碰,我还真的是第一次听说OC会插手由CSM管辖的事务。但是这对我来说根本没关系,因为我现在是奉你们CO的命下来为所有armskote进行pre-LRI的检查。”那CPT Thomas完全没有直视OC,只是抬着头,挑着眉目扫枪库,继续宛如在用腹语说话:

“HQ也有听说你们这里的armskote前阵子因为一名armskoteman被控偷窃而乱成一团。为了确保一切完好无损,HQ也特别吩咐要我好好检验所有记录,避免到时在LRI出现让人难堪的状况。器具欠缺事小,11  SIR的名誉受损事大。”

“但是Thomas,那名armskoteman最后也被无罪释放,因为我们查出偷窃的另有其人。”OC企图继续辩解,却被CPT Thomas阻止。他总算从口袋里伸出他的玉手,毫不给面子地举在OC的面前:“HQ吩咐下来的,不管你偷窃后的故事发展,谁都要服从。除非。。。”

CPT Thomas也总算面对OC,却脸带控诉的表情:“你心里有鬼;这个armskote的确有问题!”

“没问题!怎么会有问题呢?”OC好似捏了一把冷汗地回答。就算有问题也不会让你查出来!

“好啊!那我就可以开始了吧?”

CPT Thomas不等OC的反应,立即把所有和枪库不相关的人给赶出门外,并且在枪库范围内的两米处用胶带划出禁区界限,除了纪允和CPT Thomas从总部带来的几名助手,谁都不准越过界半步。

OC从紊良得意的表情看出他一定有份参与这次的检查,却不知其中原委,所以只能远远地看着禁区内的士兵忙着调动枪库里的所有器具,对紊良轻声地问:“良,你到底做了什么?”

-=-=-=-=-

“哇!你刚才酸我的话好毒哦!你是不是压抑了很久对我的怨恨,趁机说出来针对我?”走在前头的契明,毫不喘气地爬着楼梯,尽量保持轻松的口吻试探志坚道。契明一把话说完,志坚便超越他到他们面前的楼梯平台,停在那里等契明跟上后,便带着十分认真的表情,回答:

“对啊!”

志坚简短有力的两个字,让契明吓得差点踩空最后一个台阶。难道他发现我暗中陷害他的事?

“我刚才说的话好像过分了一点。”志坚从契明惊慌失措的反应看得出他的心虚,知道成功整吓他了后,便绽开笑容完成之前的句子。

契明对志坚随后补充的话松了一口气后,释怀地表示:“你竟敢说我是猪!”

“哎!我要是不说得狠一点,别人怎么会帮我把今天反抗Encik的事给传到宇颢的耳朵去呢?”志坚继续铺排,好让契明一步步跌入他的迷魂阵中。“不要忘了,是你叫我要主动帮宇颢来重获他的信任的。”

“哈!是吼!”契明跟着志坚回到房间,不好意思地说。

-=-=-=-=-

“Sir,台风警告!”一阵急促敲打声后,一个俏皮模样的脸便出现在办公室的门角。

CO被这小小的骚动打扰,从埋头苦干的文件堆中抬头。过了连续两个星期的佳节气氛,搁置了太多的事务要办。尤其下个月的文莱野外训练,更是在他的办公桌留下堆积如山的地图要核证。

果然,他那小助理从门后消失不久,外面就传来一阵高亢的声音说话。这一切的顺序都太熟悉:接着大门会推开,而素卿就会霸气十足地推着轮椅进来,责问他某项决定。

这次素卿好像还冒着烟进来,想必事态还比以往更‘严重’了吧!

“Sir, 你为什么要把宇颢派去文莱recce,然后又在他不在的时候做pre-LRI检查呢?”素卿像火车头从门口直冲CO的桌子。

啊!是那件事!怎么我的每个决定都要承受她的一番审问呢?CO在门打开时立刻站起来,非常绅士,非常熟练地绕到办公桌前,把顶在桌子前的椅子推开,好让素卿能够直接把轮椅推到桌子旁。

素卿的背后就站着CPL德业,但他轻声对CO的称呼却没有人意识到。他和其他两位军官一样穿着烫得笔挺的No 3制服,剪层次的头发从剃短的左边扫过头顶,几撮象冰棒的刘海垂挂在眉头。而素卿以一贯的素颜,扎得紧实的发髻,端坐在轮椅上,抬头却不失庄重地望着CO。

CO虽然身形高瘦,却给人稳重的感觉。他保持标准的slope发型,剩下浓密的短发也三七分地梳整齐。若是平时出席正式场合,他的头发一定是梳得贴头皮,不会像今天带点随性地让刘海挂在额头前,配上他滚圆的双眼,是日本漫画里典型的小学生模样。

CO从CPL德业手中接过一份文件,显然的是他批准pre-LRI的文件,然后冷静地回答:“Ma’am,3SGT江是整个unit公认最优秀的Armskote Spec,又是一个regular,去文莱打理对他来说是获取更多工作上的经验,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至于检查,反正Bravo还有armskoteman,3SGT江不在也没什么要紧的。”

“你要派宇颢去文莱我没话说,但是我们在这个节骨眼,下个礼拜要去outfield,紧接着下个月要到文莱,整个部队上上下下都忙得不可开交,你现在下令进行检查,不就耽误了训练时间了吗?每个store一边有men要draw outfield需要的物品,一边又要应付stocktaker的追问,在这种情况下,不出错也难!”

素卿的目光没有一刻离开坐回位子的CO,后者的表情也难得略显不耐烦。他随手翻看了文件,也就是他前两天批准检查的文件,然后再交还给CPL德业。

“如果每个主管平时都有打理好自己的store的话,他们任何一天都可以进行LRI。”

“是吗?你说得好像你很了解下面打理store的人一样。他们还不是要时常督促,做好充足的准备才能交出一个漂亮的成绩单。你现在在两天内批准检查,谁能够做好准备?”素卿稍微把身子移偏,故意不正面CO。

她这轻微的举动,反而更惹火已经不耐烦的CO。他咬着牙根,轻轻地用笔尖敲桌子,坚定地回说:“这样不就可以揭开他们的陋习,提醒他们办事要机灵一点?况且我们现在找出管理的闪失,接下来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调整。”

“他们的陋习,恐怕你知道了就会后悔莫及!”素卿镪水不留余地地往CO面前泼,而且还继续说:“Sir,要检查也要自己人先过目一下才能让外人进去查呀!现在如果让他们发现什么,我们也不可能在外人面前cover up,到时候有什么陋习也要承担,传了出去,你拿一百个Best Unit都没有用!”

这下子CO可是激动得不得了。他跳起身来,拍了桌子几下,质问:

“我们做事,怎么可以靠cover up呢?”

“那你以为那些每天落东落西的士兵,怎么可能每次都器具完整,怎么每个store每年都能拿A?”

CO怎么说还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说起话的语气和素卿比起来,虽然两人都坚定十足,后者的态度却温和许多。经过素卿这么回答,CO也发现自己刚才已经失去了控制,于是咬紧牙根地深呼吸,然后解开他浅绿色的No 3衬衫的第一颗扣子,坐下来便企图心平气和地论说:

“我知道,你心里其实跟其他人一样,都认为我太年轻就当上CO,什么都不懂,思想太理想化,总是要求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也许是因为你们这些老一辈的人不肯进取,所以才认为我的要求太高?

政府要我担任这个位置,就是要我清理门户,扫掉所有的陋习。以前的cover up,我们现在要那些men学会自己承担后果,而不是投机取巧为unit争取光荣。”

“对,你说得对,我的确是认为你经验不足,思想太过‘崇高’,我高攀不起!”

这些女人,怎么都爱博取同情心呢?CO无奈地强制自己的情绪,然后绕到桌子前,坐在素卿的面前,身子趋前解释:“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信,问德业。他一直在这里听,是旁观者,一定听得出我不是有意讽刺你!”

CPL德业惊奇地望着CO,后者更用眼神示意求助。但是,一个是他的直系上司,一个是部队里的总司令,CPL德业谁也得罪不了啊!

“Ma’am,CO他真的没有在针对你。”CPL德业经过一番思考后,如履薄冰地回答:“呐。。。CO现在还是一个光棍儿,又每天混在男人堆中,难免抓不稳如何在女人面前表达自己的技巧。”

好小子,要你帮我,竟然绕一大圈来酸我!CO瞪大他小狗般乌黑大的双眸,对CPL德业微微点头示意到。等一下看我不好好修理你!

素卿也不是蒙着眼睛混日子,一下子就能听出CPL德业的谄媚,以为这样能够摆平她。可是她之前发的小脾气,也是要让CO这个少年清楚自己的抉择的后果,顺便耍一点小心机,没想到真让他措手不及。

她接着叹了一口气,然后伸手帮CO把扣子扭好,苦口婆心地说:“对啊!你每次一hot就这样在女孩子面前解钮扣的吗?你这样怎么找到女朋友?”

CO被素卿的反应逗得脸颊发出害羞的红光。他拉直了制服,然后靠在椅背,对素卿继续之前的理论:“MWO Yuen,你在部队里面的经验,我的确比不上,但是我身为CO,也有CO的责任和权利。一个部队就是需要我的判断力,发出指令后靠就考你们这些老将的经验来执行。我们各个发挥自己的所长,也就是一个机关成功的关键!”

CO说完话,便站起来,说:“好啦!检查组也应该到了,就请Ma’am帮我督促一下,确保一切顺利,训练不会受到影响!”

素卿无奈地要CPL德业把她推出去,后者也在走廊上好奇地问:“你就这样放弃了吗?”

“你难道没有听出CO的明说暗示吗?他在提醒我们不要越过他CO的职权,质问他的决定。”素卿微笑回答:“CO啊,他长大了!”

-=-=-=-=-

有惊无险,又打发了一个阻碍部队发展的老臣。CO瘫在椅子里,对天花板空吹气。

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显示来电竟然让他皱起了眉头。

“Elvin,你还好吧!”电话的另一头不等CO开口,便先声夺人。

“Thomas,你怎么打电话找我?”CO明显的对CPT Thomas的忽然来电感到不安。

后者干笑了几声,然后说:“我上个礼拜刚调到Mandai Hill的CCO,刚好今天下来进行批准的pre-LRI检查,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应该找你去吃顿饭,叙叙旧?”

“是你负责pre-LRI的检查?”CO像坐到大头针一样地弹直身,然后在桌子上瞎翻一遍。

可是他的情绪,就犹如桌上翻乱的地图一样,被CPT Thomas带点嚣张的语气给缭乱:“Approval是你签的,你难道忘记了吗?我现在就在Bravo检查,待会上去找你!”

Bravo。。。CO起初是没有专心在听。BRAVO?!

“不了,我现在下去找你!”CO立刻抓起随身物品,然后冲出办公室。

CPL德业不是说Bravo上个礼拜是因为器具不齐全所以没有准备stand-by吗?天啊!我做了什么?

所幸素卿他们还在楼梯口,CO叫住他们后,便把CPL德业手中的批准书要来,急忙翻到了正确的一面。

真的是他!我怎么可以那么大意,没有注意到这点呢?CO看见页面上显示CPT Thomas就是这次检验的指挥官时,脸色即时变得比十二月的天空还黑。

CPL德业感觉情况不对,关心地问候CO,却没想到手一搭在他的手臂上,便被其一把抓住,急忙地把他一起拉走!

-=-=-=-=-

CO一路走下楼梯时,全身散发凝重的气氛,瞬间吹过的风,都是滚烫的。他一直拍打手上的文件,不时还‘啧!’了一声。总算CPL德业提起勇气,再次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approval。。。”CO举起那文件开始埋怨:“我不应该签!如果PTE Tan有过滤里面的内容,跟我指出负责检查的是Thomas,我就不会签了!现在怎么办?我总不能当着他的面把这份文件给毁掉!”

“你是说CPT Thomas?那个刚调来Division HQ的CPT Thomas?” CPL德业追问道。

“对!就是他!回去我一定要好好教训PTE Tan,竟然做出那么严重的闪失!”CO又焦虑转为愤怒,开始责备起他的助理。

“但是Sir,虽然你的下属有职责把事情办妥,最后的把关者还是CO你。” CPL德业一时口快,直接指出CO的不是。

CO忽然停下了脚步,低头沉默了片刻,然后回应:“德业,你是不是跟MWO Yuen太久了,所以连自己也不懂得如何划清界限?”

今天CO PMS,得罪不得!CPL德业急忙道歉消了CO的气,然后小心翼翼地试问:“Sir,依我看。。。你气的不是PTE Tan没有向你禀报内容吧?问题应该是在CPT Thomas的身上。。。”

问题何止出在CPT Thomas的身上?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巨大的问题所在!把他这个在OCS和我是死对头的人安排负责我的unit的检查就是养虎遗患;让他找出什么把柄还得了?!

CO忽然不说话,CPL德业认为应该是被他说中了心事。他随CO沉默了好一阵子,后者终于心平气和地说:“对,决定检查store没有错,没有确定文件内容就签名是小错,但是批准Thomas这个人来我们unit就是大错特错!”

CO继续手插着腰,抚平了内心的气愤后,牵着CPL德业的手,说:“算了,不签都签了,我现在要下去避免那个Thomas做乱!”

-=-=-=-=-

总部的气氛紧张,紊良的办公室里却是悠闲得很,宁静中还传来阵阵咖啡幽香。

“来,好就没见,我们要好好坐下来喝杯咖啡!”紊良把手中刚泡好的咖啡递给站在窗户对面的CPT Thomas,无比亲切地说。

CPT Thomas接过咖啡后,便指着墙上的奖状,陪笑道:“良,没想到你当兵就和当时在教会里一样出色!”

“教会还不是每个礼拜去聚个会,凑凑热闹,哪里谈得到出色?”紊良靠在墙边的一个储物柜旁,套上谦虚的姿态回答。

“要得到这些荣耀,靠的是懂得管自己的men,不带有色眼光看待下属,真诚以对;你能够从教会里学到的东西学以致用,就是出色!”

“你也不是一样,在SAF那么出色,日理万机,不愧是当时带领我们的Cell Leader。”

CPT Thomas嘴里咀嚼着苦涩的咖啡,耳里消化紊良刚奉上的虚伪,客套地说:“你的咖啡就跟你的话一样,很甜啊!”

紊良继续附和笑着,殊不知CPT Thomas内心却想着其他事:其实我可以更出色!

“但是话说回来,我要代表所有CSM谢谢你在这么短的时间下来。”紊良指引CPT Thomas到办公桌旁的沙发坐下,然后继续说:“我们都还担心就算RSM说服CO签同意书,Division HQ那里还不能派人下来。”

“那你真要庆幸我刚好转到这里,暂时没有事做,可以立刻接下你的要求!”CPT Thomas把咖啡放到沙发旁的咖啡桌上,然后翘起脚笑道。

“我就知道可以靠你帮我这个忙!”紊良继续谄媚,极力压抑心中喜滋滋的情绪:在这么短的时间,能够把你请来帮我对付江宇颢,让他措手不及,多谢了!

然而沙发的另一端,CPT Thomas也持有自己的想法:“对了!刚才我在armskote外听见你们谈到一个江宇颢,他是你的armskoteman吗?”

“我们有提起他吗?”紊良无法确定当时争执得火热时是否提到宇颢,但也不多加思索:“他曾经是我们的armskoteman,自从升到3SGT就理所当然地成为Armskote Spec了!怎么,你对他有兴趣吗?这也难怪,他在这个camp很出名的,‘Bravo armskote平天下’,你听过吗?”

“一个Armskote Spec能号召这样的头衔?我还第一次听过。但是,是的,我就是听过他的名声,所以才顺便探听一下。”CPT Thomas脑筋一转,及时克制住脑子里面的想法:这个江宇颢是个3SGT,应该不是我在训练时结交的那个江宇颢吧!

两人还没得空寒暄多几句,就有人敲办公室的门,随后3SGT俊纬便探头报告:“Encik,armskote有问题!”

是时候了!紊良接到消息后,便假装非常困扰地回说:“怎么会这样?CPT Thomas,我们要赶快去看一看!”

-=-=-=-=-

就这样,一个从通往总部的阶梯转入走廊,另一个从紊良的办公室踏出门,两人匆匆地转进走廊,谁也没料到这会是他们久别重逢的时刻!

CO和CPT Thomas两个人,如同火星撞地球一样,眼神一对上,便是火光四溅,震波回荡。他们都不时停下脚步,仔细地打量对方,连身旁的人都感觉到空气的凝结,只好定格旁观。

“Thomas,好久不见,你怎么到这里也不上去找我叙旧呢?”CO总得尽地主之谊,主动化解他们之间的僵持。

“让你亲自下来迎接我,我还真的感到荣幸。可是工作要紧,我决定先解决手头上的工作才上去找你。要先把自己的工作做完才能放手去做其他的事,这是你教我的!”CPT Thomas见面的第一句话就影射他们当年之间的纠葛,令CO顿时感到他误签批准书的严重后果!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事迹!”CO企图掩饰内心的尴尬,并不忘硬着头皮向CPT Thomas开门见山:“我来,其实是要讨论pre-LRI检查一事。虽然我想和你尽快合作,但是我们这里下个礼拜就要去outfield,紧接着就要到文莱训练,恐怕这个时候实行这么大规模的检查会妨碍到部队训练的进展。”

“我没听错吧?你要取消检查?”CPT Thomas又摆出霸道的嘴脸,然后从裤袋伸手从助理取过批准书,翻开后摆在CO的面前反驳道:

“检查是你亲自批准的,你现在要取消,不是显现出你不守承诺的态度,就是你管理不当,没有分配好部队的行程。Elvin,你难得这样失策!”

“就是管理周详才会要求拿掉一项会阻碍训练进度的活动。我们这些做决策的,难免会临时做调动。与其说是不守信用,不如说是鞠躬尽瘁,不辞劳苦地为部队和士兵们着想。”面对CPT Thomas的钢硬,CO反倒表现温和坚定,力挽狂澜。

然而CPT Thomas不吃这一套,凶煞的气焰立刻焕发而出,并用力地咬着每个对CO做出警告的字:“军队每一次派人到部队里进行检查,要动用多少的人力物力,加上无法为其他部队审查的间接开销,总总加起来的物资流失有多么的庞大,是你说取消就可以取消的吗?”

“我身为CO就要以大局为重,就算抉择再困难也要实行。”CO极力抵抗旁观者施与他的压力,沉着地回答。

只见CPT Thomas不屑地转身往枪库走去,并落下结语:“都说了不是你说取消就可以取消了。与其花时间等HQ做出决定,还不如趁机检查,免得store因为检查而冻结,导致更庞大的训练阻碍。”

CPT Thomas还不忘回头对CO展露胜利的一笑,无不要目睹CO被他压着走的羞怒表情!

-=-=-=-=-

两名军官在对峙的当儿,走廊另一端的枪库外有三个人在遥望,瞎着急。

志坚和正翔正杵在由胶带划分出来的禁区外,招来在枪库内帮忙检查程序的纪允。志坚他们刚从训练回来,还穿着一身的Long 4,一踏进军舍就跑来找纪允。

他们俩在训练时就一直挂念着枪库的进展;正翔大赞志坚挺身帮纪允说话,必定能够改变宇颢对他的印象,而志坚也为他分析,紊良这次的调虎离山,一定不是他一个人的努力,而且还是经过一番筹划,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所以少了宇颢掌舵的枪库岌岌可危。

两人谈得都无心练习,一得到疏散的命令就跑回来探个究竟,却发现纪允的遭遇并不好过。

CPT Thomas的下属,鼻子都长在头顶上,虽然有四个人,却几乎把所有的粗活丢给纪允,自己则负责记录编号或检查文件等。经过这样的体力折磨,纪允也无法准确判断,什么东西可以给他们看,什么最好要拖延时间来找救兵。

就这样,有人惊叹发现器具遗失的时候,纪允不但无法及时想出理由,也想不出补救的方法,只好眼睁睁看着他们向3SGT俊纬汇报,再把消息传给紊良。

纪允正着急地望着3SGT俊纬的背影进入紊良的办公室,志坚和正翔就出现了。

“这下子真的糟糕了!老良一定会借题发挥,要颢负起责任!”正翔想起志坚刚才针对紊良的推论,心里开始着急起来。

“时间这么短,我们很难向其他人求救!”纪允一手抓住分界的胶带,神情沮丧不堪。一向来比他们理智的志坚也只是扫兴地分析:“只可惜少哲和宇颢闹翻了,不然他是化解这个危机的最好人选!”

“老良那时挑拨他们,一定是在等这一天!”正翔话才刚说完,就被纪允惊慌地狂抓他的手而尖叫。

“CO也下来了!他怎么会知道?看来这下子事情大条了!”

事情的转折演变之快,CO才一出现,紊良便带领CPT Thomas从办公室出来,和前者碰个正着!眼见他们正进行冗长的对质,正翔忽然蒙起一个念头,随之呢喃到:“不行,我一定要做些什么!老良被CO拖延,一定是什么征兆,我要好好把握机会!”

正翔不等其他人的追问,便匆匆离去,临走前还对志坚托付到:“这里就交给你,我去找救兵,你要尽量拖延他们查出那些不见的equipment!”

“但是我被禁止进armskote,怎么帮忙啊?”志坚在正翔离开后懊恼地问。眼见CO等人又开始往枪库前进,志坚急中生智,拍了纪允的肩膀,说:“我这就去找OC,把情况告诉他。就算他不出手帮忙,也可以批准我进去帮你说话。你就尽量敷衍那个CPT Thomas,我很快就回来!”

志坚一溜烟就不见踪影,纪允叫也叫不住,只好低声感叹:“你们说走就走,你教我要怎么应付?”

他也没有多少时间做准备,因为CO已经领着CPT Thomas到枪库的大门了!

-=-=-=-=-

CO一踏进枪库,便向纪允追问问题的原委。可是CPT Thomas的属下似乎没有承认他的存在,反而第一时间便掏出文件,向CPT Thomas禀报纪录和真实存货有所差异。CPT Thomas也毫不在乎CO质问的眼光,直接逼问纪允:“不见的equipment你怎么解释?”

纪允当下说不出一个所以然,CO于是插手说:“PTE纪允才刚来不久,对很多事情都不熟悉,不如让我从HQ调来一个资深的armskoteman和他沟通一下,也许就能找出不见的器具。”

CO示意CPL德业,CPT Thomas却伸手表示反对,接着面对CO,气焰不减地说:“调查现在由我进行,不需要你来插手。况且如果这位年轻人如果经验不足,为什么你们放心让他打理armskote,等到状况发生的时候却问也问不出一个头绪呢?”

CPT Thomas摆明不给CO面子,给他通融时间来解决问题,避免家丑被列入正式纪录当中。CPT Thomas更是在说完话之后展露轻蔑的笑容,显示自己已经占上风,有能力把CO玩弄在手掌心。

CO却不肯退让,力撼CPT Thomas嚣张的态度:“就凭我是这个部队的CO,任何发生在我管辖的分部的事,我都有权过问。CPT Thomas,你不要忘了,我邀请你来调查,只是出于‘合作’的原则。只要我认为你的处理方式不妥当,我们的‘合作方式’就此结束!”

“你就为了一个armskoteman愿意押上你的职位和HQ对抗?”

CO想要挽救的当然不是纪允,而是宇颢,可是双方摩擦的瞬间,闪都来不及,更何况是为自己的决定多加解释!

CPT Thomas坚持继续调查,CO却不肯就让,两者摆出他们经过多年训练给磨练出来的意志,谁也不肯让谁。

有趣的是,平时带兵出巡的CO,这时却是穿着文职服,帅气笔挺,看起来文绉绉的。相反的,CPT Thomas颠覆文职造型,强悍的姿态从一套皱褶不见的迷彩服得到加持,势必要用蛮力对抗CO的智慧攻略。两人的角色兑换,在这间事端不断的枪库内进行唇枪舌剑,一刻都不容错过!

就在情绪最紧张的时刻,紊良趁机介入,以达成安排这次检查的目标:“其实真正管理armskote的是3SGT江。整个unit的人都知道,他管Bravo armskote有他独特的方法,不是谁都可以介入。就像PTE纪允一样,他明明跟着3SGT江实习那么久,却还没学到任何实际的东西。我一直都搞不清楚他为何采取这种封闭式的管理方式,但是根据今天发现许多equipment不见的结果来看,我也有头绪了。”

“Encik,虽然你说得没错,但是我们在这里妄下定论也不应该。”CPT Thomas瞥了紊良一眼,接着又把注意力放在CO的身上:“我现在感到最好奇的是,我在这里进行检查,这位管理Bravo Armskote的Spec怎么不在?”

CPT Thomas明显地知道答案,却故意要从CO的嘴巴逼出一个交待。后者知道问题非答不可,便含糊带过:“我派他去文莱recce。”

“我没有听错吧?”CPT Thomas装作荒谬,其实是借此掩饰得意的笑:“你先是在outfield的前一个礼拜安排大规模的检验,然后又要反悔。现在你告诉我,你明明安排检查,却还把管理员派出国?不用说,其他的armskote的管理员也不在咯?”

“检查期间,最了解自己的store的人不在,你知道会浪费多少时间做无谓的调查?况且像现在发生这么严重的纪录落差,你要负责吗?还是把责任推给一个不在场的人?”

CPT Thomas得理不饶人,抓紧机会数落CO一番。而坚信‘行动证明一切’的CO,不擅长打长久的舌战,只能干瞪眼,希望当初没有疏忽签下批准书。

“不用担心,宇颢临走前托我代他管理armskote,有什么事情我都可以代他回答,他回来自会有个交待。”

情势焦灼的瞬间,门口竟传来了志坚的声音。紊良反应快,立刻就打压他,回说:“是谁准你进来的?你代管armskote?我还是第一次听到。3SGT志坚,强就好,不要假强,这件事的责任你可是负担不起!”

“他负担不起,还有我呀!”这时OC也及时赶到,从志坚的身后站出来。“宇颢信任他,所以叫托armskote给他,而且我还答应了。当初我知道会有检查,我还是应允CO的指示,放宇颢走,我也得负起责任。反正他都是我的人,我怎么也逃不掉,而如果宇颢有信赖的人愿意和他分担这个责任,我们又何必诸多猜疑呢?”

“反正都是同一个company的人,one for all, all for one,这就是company integrity。”OC刻意停在紊良面前,对他暗示地说。

当CO松了一口气地回应:“好一个company integrity,不愧是我调教出来的OC!”,紊良才发现OC冒险挺宇颢的原因不只是要靠拢宇颢!

COCPT Thomas为难的时候帮他解围,进而邀功,高招!

“这个3SGT江面子还不小,竟然得到他OC的力挺!但是啊,我们现在不见equipment,白纸黑字都有记录,总不能当作没发生过,这责任,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OC和这位年轻人真的要承担吗?”CPT Thomas的提问才刚说出,紊良便急着插嘴。怎么说他和其他CSM筹备多时的计划,不可能就这样让OC和志坚给挡掉!

紊良瞄了站在身旁的OC一眼,然后讽刺地说:“我们虽然推崇团体精神,但是我们也要培养士兵们的责任感;总不能在一个人犯错的时候,其他人都挺身而出,承担责任,这样会让犯错的人把一切当作理所当然。这责任当然要由3SGT江来承担啦!”

紊良的极力推崇宇颢受罚,是志坚、纪允,甚至是OC预料中的事。但是最为他的言论而气煞的,就是站在他对面,投以斥责的眼神的CO!

一向都机警的志坚,早就有所盘算。他观察到CO其实不愿让CPT Thomas得逞,把这次过失堆砌成部队的致命伤,尤其CO对紊良坚持推宇颢下水的决心,更是让CO发指!

这里所有11 SIR的人都应CO所愿,极力阻止CPT Thomas对部队任何一个人开刀。Encik你竟然反其道而行之,真是政治失误!

“要找人负责任,你们也未免想得太远了吧!事情其实很简单:早上HQ来跟我们借了一些equipment,是我签发T/loan Voucher,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吗?”

CO即时抓到志坚的cue,便凑上来说:“是不是你弄不见T/loan Voucher了?坚,你在army这么久,应该知道这种事不可以轻佻,不见了这么重要的文件,要受惩罚的!”

“德业!你现在就上去HQ问一下,是不是真的有借走Bravo的东西。如果志坚说得没错,就跟他们讨借equipment时签的T/loan Voucher,拿来给CPT Thomas看!”

CPT Thomas也不是迷糊的人,他当下识破CO的计谋,并阻止了CPL德业,说:“你的man这样上去,谁敢保证他拿下来的是早上签下的T/loan Voucher?搞不好3SGT志坚只是想要逃脱罪名,和HQ串通好,HQ开一张假的T/loan Voucher来帮Bravo应急,Bravo在我们到其他armskote检查的时候把equipment送上去来符合T/loan Voucher的文件记录,那岂不是破坏了检查的用意?”

“要找一张不见的T/loan Voucher,就在这里把它找出来,反正原本的T/loan Voucher不应该带出这间armskote。把那张原本交出来,为不见的equipment作交代!”

CO企图为Bravo解围的意图被CPT Thomas当场阻挠,内心无不气煞万分!他无奈地吩咐纪允和志坚找出‘T/loan Voucher’,CPT Thomas却不忘在他面前挖苦道:“明知今天有检查,作为CO的应该下令暂时停止任何器具调动,以免出现像这样器具无法交代的状况,让我这个检查组的负责人误会你管教无方!”

早就在踏进枪库前,CO已经注定打不赢这场战。他一再和CPT Thomas周旋,只为了那微妙的机率,看部队芸芸士兵中谁能够险中为他找到解救的方法。如今看来,一切无法挽救;等志坚他们证实找不出根本不存在的借据,他就得向CPT Thomas认输!

眼见枪库内的局势无法挽回,CO等着扭转局势的人,心都快要揪得让人喘不过气。就在众人的气势降到最低点的时候,枪库外又起了一阵骚动。人群外传来‘让开!让开!’的高吼,围在外头的人也顿时让出一条路。枪库内的人都放下手上的事物,好奇地等待着这宣布自己的到来的人。

那人总算出现在门口,原来是出去找救兵的正翔!

他把扛在肩上的一个塑胶袋抛在地上,里头的事物传出撞击声响。正翔满头大汗的狼狈样,想必是扛了那袋重物所造成的。但最令人乍舌的,是他接下来所说的话。他双手叉腰,喘着气目扫枪库,然后把目光定在CO身上,大声宣布:

“你们不要再吵了,不见的equipment都在这里!这些都是我趁颢不在的时候,骗允让我进来,然后我偷出去卖的东西!”

PicsArt_12-02-01.36.14.jpg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壮志羔羊|第四十八章:乘虚而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