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五十章:空城计

星期天    晚上,闷热,微风带来阵阵凉意

 

训练棚难得在星期天晚上热闹非常,所有的灯都点亮,阶梯上和阶梯前的空地转身都是人。虽然看起来拥挤,各个穿着休闲的士兵却有条有理地排列,每个人面前都摆放篷布席,上面整齐排出隔天野外训练需要带的个人配备。

有的士兵已经准备好,正悠闲地同其他人说话,有些则熟练地把配备组装或用塑料袋包装好,虽然进度慢,却也不慌忙。入口处的黄格子更是无比热闹,不是那些已经准备好的士兵,就是一些等待开始进行检验的步兵师,一伙人凑在一起说笑。

训练棚的另一端,空地的两旁,各设有两个单杠。一群步兵师则聚集在其中一边的单杠,偶尔拉几下练习,不然就是靠墙谈天,同样也是等自己的士兵准备好进行检验。

“你们好了就站在你的配备后面,不要浪费时间,我们早一点结束就能早一点睡觉。”志坚对他的班的士兵说到,站在他身旁的契明也凑上去对自己的士兵说:“你们都听到了?”

“你们两个的section干脆合并起来就不用那么麻烦啦!”坐靠在墙的3SGT冠成打趣地说。

“你们都太slack了,对自己的man要严厉一点。See?我早就check完咯!”3SGT俊纬从单杠上跳下来,对其他步兵师自豪地说,却立刻遭到他们嘘声炮轰。

“你只有一个GPMG Gunner和Assistant,当然快啦!”

“错,他只剩一个Gunner了。他的Assistant被叫去替代翔做。。。”志坚没有把话说完便闷闷地低下头,假装没有说到什么话。

其他人急忙互使眼色,因为他们都知道在他们的圈子里,属志坚和正翔的关系最密切,尤其后NFC的日子里,紊良故意任志坚取代契明的位置,志坚经常得和正翔调和OC的程表,交流甚近。志坚内心也知道,当天和正翔一起想法子解除枪库的危机的时候,是他没有多加过问,就让正翔冒险抵罪。若他能及时阻止他,等到宇颢的干妈素卿到来的时候,事情或许会有所转机。

经过了一小段尴尬的沉默后,3SGT俊纬便裂开嘴,眯起眼地说:“就是说嘛,我这个outfield要帮忙扛GPMG了!这么,就刚好送翔进去一个礼拜,还撞上outfield。”

坐在他身边的3SGT冠成毫不迟疑地跳上他的背,从后面拉他的耳朵,让他已经咪咪的五官在脸上只呈现三条线。志坚却伸手解救他,然后勉强地挤出笑容:“那个CPT Thomas是冲着我们的CO来的;听说他们在OCS结下了怨,CPT Thomas就是故意要在我们outfield的时候把翔送入DB,扰乱我们的秩序。”

“难怪他明明说要翔坐3年的DB,现在竟然肯缩短到7天。要更长的徒刑得交由军事法庭处理,到时候会拖上几个礼拜,就算赶上我们去Brunei,我们也早有准备找人代替。这次他实行他身为长官的权力,立刻判翔坐足他能力以内的7天DB,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翔送进去,让我们来个措手不及。”契明有和志坚私下谈起正翔的事,分析一切经过的原委,便向众人透露他们的小结论。

唛安呢!难道没有人可以阻止那个CPT Thomas公报私仇吗?”

听了契明的分析,其他人一窝蜂地表态,无不无奈感叹‘上一代’的恩怨竟然波及到他们这一代,尤其是3SGT俊纬,得‘下海’扛机关枪!众人还烦恼又要听他再一次的埋怨,志坚及时提到:“那个CPT Thomas根本是shoot blanks的!他不是也说要charge宇颢吗?最后还不是因为‘上头的指示’撤销指控?”

“你不要忘了宇颢的背景很硬的,他的干爹是BG咧!那个‘上头’你也知道是哪个头了吧?” 3SGT冠成说到八卦就活了起来,坐直身子兴奋表示。

契明立刻泼冷水,道:“哇!你要不要再说大声一点?他可是BG,小心你被‘砍头’!依我看,是另有内情,说不定宇颢就是那个‘上头’!”

契明的话引来极大反应,尤其是他特地调侃的3SGT冠成,更是瞪大双眼回望:不是说好不提这件事的吗?

所幸3SGT俊纬毫不犹豫地反驳:“很off咧!那个江宇颢也只有在armskote里面才威风!”打断了众人的思考。 3SGT冠成也抓紧机会拿话题转移开来:

“对啊!这么离谱,连我听到HQ的少哲和Signal Store的2SGT Liew分手的内幕都显得很mild!”

契明把3SGT冠成心虚地避免谈论宇颢扑朔迷离的身份一事全都看在眼里,却沾沾自喜地想:看你这么着急,我的计划应该行得通了!

“我 ~ 好像 ~ 听到 ~‘内幕’~ 两个字!”刚跳上单杠的3SGT俊纬一边拉,一边挤眉弄眼,从齿缝间说。

志坚故意拉住3SGT俊纬的脚,指责:“你们这么谈别人的八卦,是不对的哦!”

“八卦就像气球一样,是要踢爆的嘛!”3SGT俊纬狼狈地被志坚拖下,在地上与其纠缠。3SGT冠成看了,调整自己的眼镜,笑着表示。

等到志坚举双手投降,3SGT俊纬就转移目标抱住3SGT冠成饥渴地搭腔到:“八卦也像GPMG一样,要赶快射完才够shiok!你就赶快说嘛!”

“我听说,其实2SGT Liew和宇颢早就有一腿,却被2SGT少哲发现。嗫!那时他们不是吵架闹不合?就是因为这件事!虽然2SGT少哲舍不得和2SGT Liew分手,但是他最后还是咽不下被戴绿帽的耻辱,所以他们就分手咯!”

3SGT冠成说得煞有其事的,听得3SGT俊纬啧啧称奇,连平时(表面上)不理会这种八卦消息的志坚也被他的描述给吸引。只有契明,深知3SGT冠成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而瞎掰一则‘新闻’,所以暗地里不屑地笑着。

“你每次都传宇颢不真实的绯闻,小心让他听到了,被惹火了,你就有麻烦!”契明不忘警告。

3SGT冠成又用斜眼瞪了他一眼,还没想到反驳他的话,却被Eason打断:“叫你们check他们的field pack,你们在这里聊天。要上2SGT Liew就敢敢去她啦!”

Eason从阶梯上踩着笨重的脚步下来,还非常好意思地加入他们的圈子,说:“但是那个2SGT Liew又瘦又黑,像一只黑鸡,不像我的Tracy,是火辣辣的Sambal鸡,一整个晚上不用睡觉!”

Eason说到他时常光顾的‘鸡’说得笑不拢嘴,却只换来契明不客气的回应:“去Geylang睡觉而已不是loogi?”

可是Eason没有感受到其他人的敌意,反而还津津乐道:“刚才我跟他们说了,要去Geylang就现在去!Tracy跟我说那些药材鸡一直跟她们抢生意,本来只是一间店却被她们抢走一整条Lorong 22,害她们全部挤到Lorong 24!所以你们如果要吃Sambal鸡就要赶快去,要不然她们要被淘汰咯!你看啊,虽然说那些药材鸡真的很便宜,但是她们的身材还有功夫都不如我们的本地货!”

其他人都没有用心在听,等到Eason停下来喘口气,便送上尖酸的话:

“药材鸡不是应该会功夫的咯?”

“你太挑剔了,ai pi ai chee go ai dua liap nee。”

“有时候换个口味也不错啦!去小印度吃Curry鸡啦!”

“Curry鸡要在组屋楼下吃的,你懂的吗?”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不理会Eason的存在。说完最后一句,他们便自high地大笑,然后分散到自己管辖的班,继续督察士兵们的准备工作。

-=-=-=-=-

“喂!你这样拉我,他们会以为我们在搞什么什么的!”一踏出训练棚,契明便极力甩开3SGT冠成的手,说。

“你还敢说搞什么什么?我还要问你在搞什么什么?你不是答应我不会提起‘那件事’了吗?”3SGT冠成虽然把音量降低,语气却不减凌厉,两眼瞪大得快要照亮昏暗的走廊。

针对他的质问,契明却只是装傻回答:“哦!你不是说不是真的吗?不是真的,随便说说也不要紧!反正我也没有很具体地说出来,别人不会知道的!”

“我拜托你不要再提到宇颢的身份这件事了!”3SGT冠成明显的心里有鬼,证实契明之前的猜疑,所以继续装好心,问:“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stress?你看起来好像这件事是真的一样!”

可是3SGT冠成没有被契明说服,反而更加严守他的‘秘密’,于是契明退一步劝说:“我真的不知道你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那么严重。但是我敢肯定,依我认识颢的性格,要是让他知道你在他背后说一些有的没的,破坏他的名誉,你就完蛋!你最好还是跟他报备一下,免得他从别人口中听到你所谓的‘秘密’,到时候就惨了!”

3SGT冠成看着契明回到训练棚里,皱眉地闭上眼睛长叹:这次到底怎么搞的,为什么会搞到全世界都知道?

-=-=-=-=-

事情要真的追究,就要回溯那天他找CPL德业追问宇颢的身份的时候。3SGT冠成知道宇颢是Chief Clerk素卿的干儿子,CPL德业又是她的助手,肯定知道些什么。就算不懂,也能够软硬兼施,要他帮忙调查。

怎知道CPL德业和宇颢同样是鳗鱼转世,怎么也套不出话,反而让他说漏了怀疑宇颢谎报年龄,不是大他两岁的工艺学院毕业生,而是3SGT冠成以前就读的中学,足足大他9岁的学长。

当时3SGT冠成一加入学生军的活动时,学长们便骄傲地举出历届唯一成为全国最佳学员的学长,明说鼓励晚辈,实是炫耀。也因为他们的团体就只出那么一名‘英雄’,他的事迹,他的名字都已成为‘佳话’,每个人都挂在嘴边,频率仅次于‘他妈的’和‘Chio Bu’。每个人谈的是‘江宇颢’,骂的也是‘江宇颢’,就连校刊都用他同一个肖像用了9年。如果他到现在竟连真正的江宇颢站在他面前还认不出,那他在中学的那四年简直是白过了。

3SGT冠成从CPL德业那里空手而回,却一直没有向其他人透露半点风声,就连CPL德业也发誓不会乱说话。他想说,宇颢奇迹般咸鱼翻身,一定有隐形的势力,而若他为了谎报年龄这件事而触怒宇颢,和他的势力对抗,他一定处下风。所以他便把事情搁在脑后,绝口不提。

没想到前几天契明却忽然找上门,提醒他这件事他还有向第三个人说过。

“欸!你记得那天冲凉的时候你跟我说,颢应该是大我们9岁吗?我去问过莛书姐姐,她说她认识颢那么久,根本不觉得有那个可能。”

CPT Thomas的检查结束后,总部的军械部也下来为下个星期的野外训练检查枪支,之后吩咐所有人把自己的枪清理一遍。整个团,因为赶着周末离营,所以难得见到每个人都到军舍中央的广场,在各自的军舍面前排列整齐,席地而坐,认真地擦枪。

志坚到总部去帮紊良跑腿,而3SGT俊纬忙着值勤,所以四少就只剩契明和3SGT冠成。两人在走廊上面对其他士兵,敷衍地擦那原本就不脏的枪。才刚坐下来不久,契明便打开话匣子问。

3SGT立刻变得心神不宁,开始随便用orange cloth乱擦一通。契明把自己清理好的枪放下,然后接手3SGT冠成的枪,开始帮他pull through[1],说:“你不要装傻,就是那个你说颢是你学长的八卦。”

“当然没这个可能!因为是我误会了啦!”3SGT冠成拿起剩下的枪柄,又魂不守舍地擦着。

契明注意到他怪异的举动,便清楚3SGT冠成的确心里有鬼。他既然已经认定这件事是真的,就只待契明找机会让他们两个人对质了。

“你那时又说到非常笃定,一辆5-tonner也撞不破。现在那么快就撇得一干二净。看来你这个八卦长老名不副实咯!”

“够了啦!都说没有这回事了咯!其实是我的学长和宇颢长得相像。”3SGT冠成被契明激得一时间说错了话,立刻咬着下唇低声自责。

“哎呀,反正我都和莛书姐姐问过了,是不可能的事。”契明把枪身还给3SGT冠成。

后者接过枪后,便指着契明说:“对,是误会,所以我就不再说了,也不想说了。我不想让宇颢以为我故意在他背后捏造是非,你最好不要到处跟人家乱说,OK?”

“不说就不说咯!”

“尤其是宇颢!我知道你和他很熟,但是你不要害我!”

“知道啦!”契明不耐烦地留下一句话,便收拾东西把枪还回枪库。

-=-=-=-=-

“怎样,允?颢不在的日子你还习惯吗?”契明在柜台外对着收他枪的纪允客套地问。他接着又回眸看了仍在办公室外的3SGT冠成组装他的枪,心中不禁想起他口袋中那实实在在的收据。

“我已经帮你写了recommendation,交上去了。HQ也接受了你申请PS Course的要求。这就是收据。”契明记得紊良在转身离开之前把那收据塞进他的手心里的情景。

-=-=-=-=-

“我这最近从其他人的口中听到一些对你不利的谣言。”契明站在柜台外对表现得漠不关心的莛书说。

“他们要讲什么,不是在我掌控之中,就让他们说吧!”

-=-=-=-=-

“你连精心铺排的pre-LRI check都会失败,你怎么可以怪我对任何人没有信心呢?”契明望着远方的石矿山,对站在他身后的紊良表示。

紊良吸了一大口烟,然后一边吹出浓浓的烟瘴,一边解释:“所以我才需要你这种人才。那时你把江宇颢耍得团团转,利用他来对付志坚他都不知道。你这个履历对我来说很有价值。”

“你都说了,我不是一个轻易相信别人的人,怎么你还是像飞蛾投火呢?”契明有点不耐烦地问。他锁着眉从烟雾中尝试观察紊良的表情,却看不出什么端倪来。紊良却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抓住他的手,然后在他面前打开一张纸,说:

“要得到一个人的信任,不是靠我这些日子以来对付宇颢的成绩,而是要让那个人知道我和他是站在同一阵线,我可以帮助他达到目标。”

他挥动了那张纸,然后说:“这,就是我具体行动的表现。”

-=-=-=-=-

“但是他们说得很过分!你知道吗?冠成说你和少哲分手的原因,是因为你和颢给他戴绿帽。也因为这样,少哲之前才和颢决裂。”契明着急要进去通讯库,却被莛书堵在门口。

整个部队正为明天野外训练准备而忙,通讯库也不例外,偏偏在这个时候,契明却出现在这里。当然,她阻止他进去通讯库另有原因:

“你那朋友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但我想你之所以来找我的原因,是要确定我是不是已经和颢在一起了吧?”

莛书双手叉腰,直视他的眼神就像她的问题一样犀利。契明害羞地回避她的眼神,支支吾吾地回答:“是。。。我是有这个顾虑。那你说,难道你和颢没有来真的?你和他没有上过床?”

契明话才刚说完,脸颊已经传来一阵刺痛。原来莛书丝毫不留情地甩了他一巴掌,嘴里骂到:“胡说八道!你知道我可以recommend你sign extra吗?”

“我。。。我。。。”契明被吓得目瞪口呆,只能冤枉地回答:“也不是我说的。。。”

然而他所传来的谣言已经惹火了莛书,让她在冷气底下也满脸通红:“我知道,是你那个3SGT冠成说的嘛!走,你带我去找他,我亲自教训他。什么不好讲,竟敢侮辱我的清白!”

-=-=-=-=-

“我上一次的协议,你考虑得怎么样?”紊良把他叫到一楼楼梯口旁的吸烟区,对着外面的马路问道。“我巴不得江宇颢从SAF消失!”

契明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回答:“你的自信心让我不敢恭维。”

“那天我要检查armskote,你都已经公然地帮我和纪允他们辩论,你还怕别人知道我们会面吗?”阳光照在紊良眼镜上的反射让契明对不上他的眼神,但是从他翘起来的嘴角可以感受到他这次势在必得。

“我只是表面上帮志坚赢得宇颢的信任,我根本没有投靠你的意思。”契明偷偷地吞了口水,踢着脚下的石头回答。

紊良也随他的目光望着那几块零碎的石子,然后摇头试问:“你真的不能对其他人寄予多一点信任?”

契明抬头凝视紊良,嘴边的耻笑掩饰不了:我的信任早被志坚抹杀了!

-=-=-=-=-

“带你去找他?那怎么行?”契明原地不动,莛书翻白眼:“说绯闻是他传的是你,不要带我找他的也是你!”

“那。。。他告诉我八卦的条件,是我不会出卖他啊!他也是从别的地方听来的。”

“如果是他听来的,我就要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我会一路追上去,直到我找到捏造这谎言的人!”莛书坚持要见3SGT冠成,却受到契明的百般拒绝:

“你不要为难我啦!要让别人知道我出卖自己的兄弟,我很难在Bravo混!”这时的契明就像孩子一样地恳求莛书,后者却对他的话尖酸地回答:

“对啊!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3SGT Chong,你如果跛脚跛手就不能实现你PS的梦了,那你还是不要一直跑来我这里烦我!”

“莛。。。”

契明还没说完话,就被莛书下逐客令:“我要赶着让整个company draw signal sets,要不然今晚就不用睡觉了。”

莛书半推着契明到通讯库外的楼梯口,然后盯着他沮丧地爬上楼梯。

我在Bravo认识的人何止你一个?你以为我没有你就找不到3SGT冠成了吗?

-=-=-=-=-

Support和Charlie已经准备完毕,士兵也已入寝,半个军舍沉浸在宁静之中。Bravo的检查也进入尾声,剩下的几名士兵三三两两地离开训练棚。契明一路从通讯库回去的时候,也和他们几个寒暄。

“3SGT志坚还在training shed讲电话。”契明知道后,便打算去找志坚一同回房。

的确,训练棚里的人所剩无几,大多都窝在黄格子抽烟。志坚就坐在他们刚才聚集的单杠下,眼神凝重地讲电话。他看见契明下来后只是点头示意,接着又开口说话。才说不到几句,便忽然开始显露不耐烦。

“你根本都没给我机会解释,就断定我有错!”志坚最后落下一句:“算了,你不相信我,跟你说话也只是浪费我的时间!”

志坚挂上电话后,便把头窝在膝盖之间,上下起伏的肩膀,暗示着他激动的情绪。契明坐在他的身边,拍了他的肩膀,问:“怎么啦?跟佩琴吵架?”

沉默片刻,志坚便抬头望向契明。他的脸色黯淡,虽然没有哭,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个‘累’字能形容。

“还是因为锦泉的事?”契明追问,却不等志坚的回答,便气愤地说:“那个锦泉也害人不浅!自己发疯就好了,干嘛拖你下水?找一天应该去blanket他!”

“我不想再提起他。”志坚仰头靠在墙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佩琴已经1个礼拜不理我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女人嘛,不就是发小姐脾气,给她多一点时间,她又会开始黏你了。”契明搭起志坚的肩膀,尽力安抚他说:“世界还没末日,你还有我这个好兄弟。等一下我们去冲个凉,然后我再帮你想想看有什么办法sayang佩琴。反正我们有3天的outfield,不用急!然后咧,我再帮你找几个人去好好教训那个gay!”

契明愉悦的口气,无形中感染了志坚,并在他的脸上呈现一抹淡淡的微笑。

“那我就靠你咯!”志坚站直身子,开始捡起他的配备,然后示意契明一同回房。

这么容易就被我哄得服服贴贴,我看今年的最佳男主角非我莫属!契明也整理自己的包包,外在阳光的笑容其实暗黑到骨子里。

另一边厢,等着契明的志坚,好像在望着镜子,心里也想:你会演戏,难道我不会吗?钟契明,不到最后一刻,还不知道鹿死谁手?

-=-=-=-=-

“你每次说着这些阴谋论,我都怀疑我也是不是变成被你蒙住眼睛的旗子。”佩琴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很平静,其实志坚感受得到她的无奈感。

“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你应该知道我对你是最坦白了!”志坚对着墙壁说,却不忘回头察看确定没有人在听他的和佩琴的对话。“你记得我昨天跟你说的‘空城计’吗?我现在就是要假装我已经陷入了他的陷阱,引他进入松懈状态,到时候我就能够轻易击败他。”

“我不想再听你的报复计划。。。”电话另一端又传来佩琴疲惫的声线。这是正常的反应,志坚也习惯了。但是他了解,就算佩琴表面上对他的计划不感兴趣,却仍然默默地支持他的每一个决定。

志坚转身靠墙,然后渐渐坐下来,说:“我不是想要敷衍你,而是要让你知道我真的没有骗你的意思。只要你相信我和锦泉没有你想像的那种关系就行了。”

“你只在乎我的感受,那你爸那边呢?”

“我妈看我长大,会分不清楚我到底是喜欢女孩子还是男孩子吗?我早就和她解释清楚了。”

“我是说你的爸爸。”佩琴知道志坚又耍白痴,所以硬要从他那里逼出一个答案,而志坚也清楚除非他立刻把电话挂掉,否则佩琴是不会放过他的。

“他的想法我没有兴趣知道也没有兴趣改变。我。。。”怎知道这时他似乎从眼角看见熟悉的身影,一望过去,就看见契明从外面回来:“我不能再说了,契明他回来了。就这样了。我会假装和你吵架。”

契明脚步之快,志坚几乎来不及和佩琴解释清楚,便提高声量喊进话筒里:“你根本都没给我机会解释,就断定我有错!”

[1] Pull through:清理枪管的惯用语,程序是将擦枪布套在铁条上,然后像穿针线一样,利用铁条将布从枪管的一端拉到另一端,以便清理枪管内侧。

PicsArt_12-02-01.36.14.jpg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