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五十一章:连锁反应

 

PicsArt_12-02-01.36.14.jpg

星期一    午时的太阳猛烈,夜幕降临的时候却冷嗖嗖的

 

“哟!宇颢,你那么快就把armskote传给允啦?这个时候才下来,我们都draw完arms了。”阿牛挥动手中的M203,没带好气地说。

刚刚发枪给他的纪允立刻随他的评语望向刚进门的宇颢,急忙地纠正:“只有Platoon 6和HQ draw arms,其他人先去吃早餐了。”

“辛苦你了。”宇颢回笑,然后停下脚步,叫住阿牛:“3SGT冠成也draw arms了吗?我正有事找他呢!”

就是3SGT冠成让他彻夜辗转难眠,搞到早上一时间起不来,误了开枪库的时间。昨晚才刚关枪库,就发现莛书在他的房间等他。

“你这个时候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这里都是发春的男人,对你来说不安全。”宇颢虽然已经习惯莛书不打声招呼就上门来,但仍忍不住规劝几句。

莛书从他的床上坐起来,说:“你是担心我的人身安全,还是怕别人说我们的闲话?”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哦,对了。那天听说你帮翔向CO求情,虽然说不成功,但是。。。谢了!”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莛书还真不了解宇颢有时候到底是不是真的那么白目:“你既然知道我帮翔说话,那你也知道我和阿哲分手了吧?”

“我正等你自己说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宇颢坐在莛书的身旁,开始脱掉鞋子。

“你想要知道我真正的答案,还是3SGT冠成对别人说的答案?”

“我干嘛要知道3SGT冠成说了些什么?”宇颢觉得莫名其妙,所以轻笑着回答。

莛书起身到他的身边,开始整理他脱衣时缭乱了的头发,然后又开始带着她惯性的暧昧语气说:“因为他说,阿哲是因为我和你已经发生了关系,所以才会提出分手。他还说这也是你们之前闹不合的原因。”

“谣言止于智者,你又何必那么在乎他说了什么呢?”

宇颢说得理所当然,却引来莛书毫不留情的锤打:“你是男生,当然这么说啦!这可是关系到我的名节!所以我这个智者要去斩断谣言的源头,需要你来指引方向。”

“给你消息去杀人?我可不要做。”宇颢终于举手投降,企图安抚莛书:“你放心好了,3SGT冠成那个八卦部落首长的八卦日新月异,今天说的明天就过时了。你的名节。。。没有几个人会在乎。”

宇颢把浴巾挂在肩上,然后领着其他冲凉用品离开,却在门后停下脚步对板着脸跟在后面的莛书说:“还有。。。你还没说出你为何要跟阿哲分手!”

莛书超越他一步,然后背对门口回答:“等你带我去找3SGT冠成,我就告诉你。”说完便转身离开。

-=-=-=-=-

所以,宇颢此刻就在城墙上,等待请求阿牛传话应约的3SGT冠成。地点,他没有事先想好,因此在阴冷的早晨站在这令他厌恶的地方,时不时都会莫名地打哆嗦。

“江宇颢?”3SGT冠成没到,却让宇颢碰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我没碰见你我还不相信,我认识的江宇颢,怎么会变成他们口中的3SGT?”那人影,双手插口袋,缓慢却自信地从城墙的另一端靠近。周围的灯都已经熄灭了,但是天色依然昏沉,宇颢是等到他逐渐靠近的时候才认出他。

“CPT Thomas?”

“怎么啦?你听起来好像非常不想看到我。”CPT Thomas虽然脸带笑容,却难卸下他一贯的跩模跩样。“你可是我最喜欢,最优秀的学员。”

宇颢的惊讶是无可置疑,但他试图挤出笑容的努力却显得不自在,反而还被CPT Thomas逼问得无所适从。

“我犯了错,被关进DB,所以被降职咯!”宇颢无奈脱口说出荒唐的理由。

“你也会犯错?”所幸CPT Thomas这时忽然接到一通电话,催促他回办公室,所以只好停留在这句带点揶揄的质问上。“我就在CCO做事,有空我们去喝茶。”

宇颢笑送CPT Thomas,手中却不浪费时间地拨起电话。等CPT Thomas完全离开,宇颢便提起手机说:“干爹,我这里出现了状况。我training时候的instructor转来CCO做事,而且他也认出我了。”

“我知道了。”BG Ong的声音淡定地传来:“今天下午过后,你不会再见到他。”

-=-=-=-=-

“阿牛说你有事要找我,干什么?”宇颢一挂掉电话,身后便传来3SGT冠成熟悉的声音。

这时的军营已经渐渐苏醒,尤其是广场旁准备要出营训练的11 SIR,士兵都开始聚集在广场内,所以不停传出人潮和卡车开动的声响。

3SGT冠成就从食堂的方向走来,缓慢地,小心地,好像非常不愿意靠近宇颢一样。宇颢不浪费时间,直接说出他的要求:“我听说你在我背后散播一些对我不利的谣言,这些话对谁都没有好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停止。”

本以为开门见山就能够顺利摆平事情,却没想到3SGT冠成竟冷冷回笑,问:“如果我没有呢?你是不是也打一通电话去报告?那是一通杀人灭口的电话吗?”

天啊!他听到我和CPT Thomas的对话吗?宇颢脑子里闪过无奈的惊叹:怎么同一个时间出现两个状况?

宇颢上前几步和3SGT冠成对视:“你听到了什么?”

“重点应该不是我听到了什么,而是我知道了什么。” 3SGT冠成转身靠在城墙的围栏上,对大门开始说:“当年为校争光,夺得全国冠军的学员,红得整个学校转个弯都是他的照片,我怎么可能认不出那个人此时此刻就站在我面前呢?”

3SGT冠成的阐述证实了宇颢心中的恐慌,尤其当他回头看宇颢的那一眼,还比广场上吹来的风更加凌利:“但是让我感到非常奇怪的是,我的学长明明大我9岁,偏偏和3SGT宇颢你比我早一年入伍的年龄有大的差距!”

“原来你指的是这件事。”宇颢总算克服起初那惊讶的情绪,回过神来,故作镇定地说:“我很久以前就从德业那里知道你在打听有关我的消息。只是你接下来没有和我对质,我在unit里面也没有听见有关的消息,就知道你是一个识相的人。你拖了这么久才来找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原来CPL德业是你的人?我早该料到!那志坚也是咯?要不然我什么都没说,他怎么可能知道?”

宇颢原本以为已经扭转颓势,把商量的主控权掌握在手中,却又被3SGT冠成忽然揭露的消息给吃了一惊。

刚摆脱了CPT Thomas,却被3SGT冠成歹到,现在又牵扯到志坚。怎么问题一直接踵而来?宇颢一时不解眼前频频出现的状况,于是便抓住3SGT冠成的手臂,迫切地问:“这件事你到底告诉多少个人?”

怎知道3SGT冠成顽强地撇开他的手,激动地回应:“我什么都没说!怎样?如果我什么都没说,你就可以安安静静地杀人灭口,是吗?”他接着又指着宇颢手中握住的电话,问:“你还没回答我,那是一通杀人灭口的电话吗?”

宇颢这时惊觉3SGT冠成已经无法用正常的理智来劝阻,便转换他的口吻,温和地解释:“你误会了,我只是和我外面的朋友通话而已。”

宇颢尝试再往前一步,3SGT冠成也顺势退到墙边,略带高亢的语气回说:“你当我是白吃啊?我可是你的学弟!你知道你有多讨人厌吗?每次说话说得振振有辞,好像要每个人都听你的一样,全世界只有你才是对的!”

3SGT冠成破口大骂的当儿,目光中的杀气也不遑多让,直逼宇颢。身高略输他一截的宇颢只能抬头干瞪眼,一时间对他忽然的爆发力感到无助。3SGT冠成说得没错,宇颢厉害的就是一张嘴,当碰上像他现在不经言语能控制的情况下,宇颢难免显得失措。

3SGT冠成忽然伸出他那瘦长的手,一把抓住宇颢的衣领,质问:“你到底跟什么人在交涉?你对11 SIR,甚至整个军队有什么企图?”

他竟然当我是恐怖分子?宇颢面对3SGT冠成肢体上的威胁,默默地盘算是否作出反击。可是3SGT冠成也只是单纯的无法控制情绪,还不至于对他的生命造成威胁,要他真的出手,恐怕会让3SGT冠成无辜受伤。

况且,有了前车之鉴,宇颢实在不敢在这里出手反击。

所以他沉着地握住3SGT冠成的手腕,渐渐使力拔开他的手,心平气和地说:“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在这里当一个小兵罢了。”

“哼!你自己去跟CO交待吧!”宇颢在盘算如何应对的当儿,3SGT冠成也在衡量自己所能承担事实的负荷。虽然这里是军营,但现在人烟稀少,他又不了解宇颢的能耐,他无法预计和他硬碰硬的后果。

于是他退后了一步,轻笑了一声便准备离开。可是他的意图,使宇颢转而慌张了起来。他立刻抓住3SGT冠成的手臂,不让他离开,尽量表现诚恳地说:“你不要乱来!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对国家安危造成威胁。是,我是隐瞒我真实的身分在这里做事,但我的目的也是为国效劳,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要说得逼真让3SGT冠成相信,又不能太过详细反而露出太多机密,宇颢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那一番话是否有拿捏得当。

反倒是3SGT冠成,看见宇颢对于隐瞒自己的身分那么着急,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隐瞒身份来为国效劳?难道你是来这里做卧底?我还真的走运!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这个消息只要让CO知道,PS的位置非我莫属!”

3SGT冠成执意要揭穿他,宇颢只好极力敷衍:“说来说去,你还不是要勒索我。我现在是没有能力帮你成为PS,但是只要你答应不揭穿我,再过几个月,我一定能够帮你达成目标。到时候,你要CSM我都可以答应你!”

果然是捡到金!OC他们未必都会听我说话,以你那么想要保住秘密的决心,这个承诺兑现的可能非常高。反正我本来成为PS的机会都不高,何不投注在你的身上呢?

3SGT冠成沾沾自喜地想,过后贴近宇颢说:“很有趣,我就等看你怎么实现你的承诺!你最好不要耍手段,我等一下就立刻找朋友作‘保险’,只要我遇到什么不测,他就会来找你!”

-=-=-=-=-

灼热的阳光狠狠地照在这片几乎没有树木遮掩的草地,强烈的反光让人无法睁大双眼。除了偶尔吹起的微风,拨弄满地的lalang,这里就只能用死静来形容。

忽然对面的一座山头(或许说是‘坡头’)被几个人形给刺破轮廓,一个、两个、三个。。。直到一排约七个人的人影远近不齐地出现,准备绕过山头的样子。他们才刚从地平线升起,这边山头就传来阵阵的枪声。那几名入侵者立即散开,跑了几步就扑倒在地,周围的lalang也开始群魔乱舞,海浪式的震动直向这面山头逼近。

“砰!砰!砰!”

枪声毫不懈怠地从唯一一棵树下传来,树底下顿时弥漫一阵硝烟。

“砰!砰!咔。。。!”

“3SGT冠成,又IA[1]啦?”树干的另一端,一把声音传来。“你昨晚有没有擦枪啊?”

说话的是Platoon 6的机关枪枪手助理,等待发射一轮子弹后,便帮枪手替换枪管,免得枪管因为短时间发射太多子弹过热而引发爆炸。这名士兵个子矮小,和卧在枪边的枪手形成强烈对比;身手敏捷是胜任这职位的要素。他和枪手、3SGT冠成三人脸上都涂上迷彩图案,身上穿着标准作战配备,只是那两名小兵身上还插了一堆杂草做野地掩饰,在树旁草丛的掩饰下还真的不怎么起眼。

“哎呀!我们平时5天的exercise没有擦枪都没事,更何况今天才第3天而已。”3SGT冠成举起他的SAR 21,往弹膛里面一看,发现又是一个弹壳卡在里面,便立刻从口袋里掏出瑞士刀,把弹壳撬出来。“都是阿纬啦,说少了MG Assistant自己要下海,不能开枪,要我帮忙消耗他的子弹。”

“难怪你一直拼命地开枪。但是我们射的是blanks,虽然只是昨天才开始开枪,但是blanks出很多carbon咧!”

“Whatever啦!他们就快要走远了,我再不赶快射完就没有时间了!”

眼见机关枪还有一段时间才需要换枪管,那名士兵便帮3SGT冠成把卡主的弹壳掏出来。事不宜迟,3SGT冠成立刻卧下准备开枪,那名士兵也回到树干的另一边,说:“如果我有draw SAR 21,我一定帮你开几枪,才。。。”

他话才说到一半,耳际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

“这么晚了,CO有说为什么要见我们吗?”往CO办公室的路上,宇颢问紧跟在旁的纪允。他们忽然被CO召见,时间又紧迫,还得到枪库取枪支出入纪录,所以只是匆匆换上便服就赶上去。

纪允耸了耸肩,回答:“是COS来我的房间告诉我的。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宇颢点头示意,带领纪允到庭院旁的楼梯。说也真巧,这时有人同样也从另一端的走廊转进楼梯口,那人竟是少哲!

“你也要见CO?也应该。”少哲抑制见到宇颢的尴尬,然后落下一句:“希望这件事不是你干的?”

“什么事?你最好跟我说清楚,不要三更半夜在这里诬蔑我做了什么?”宇颢忽然停下脚步,当场和少哲对质。夜色虽暗淡,两人的目光炯炯,情势一触即发。

所幸后面传来CPL德业斡旋的言语:“你们不要在这里吵架了。CO现在火得很!”

就这样,四个人掩埋了之前几乎燃起的战火,速速往CO的办公室前进。

-=-=-=-=-

CO显然刚从野地回来,一身沾满泥土的long 4不说,就连脸上的迷彩也只是随便擦拭,还留斑驳的几道痕印。4人进到办公室时,他还激动地对手机喊着:

“我不是要你不告诉GSOC!我只是要你想办法拖延他们,这就是你身为S1的功用!这次的演习就要结束了,如果被令中断就功亏一篑,连下个月的Brunei trip也会受影响!”

4人一字排开,站在CO的桌子前,而CO挂了电话后便依靠在桌子,面对着他们。CPL德业也应他的指示把找他们来的原因说明:

“刚才4点多,Bravo的3SGT冠成的枪发生chamber explosion。伤者脸部多处灼伤,而且还被碎片击中。在场的两名GPMG Gunner因为树干阻挡,只是受到惊吓而已。肇事的枪证实是SAR 21,Butt No B047,Serial No A0025317。”

听着CPL德业叙述的宇颢立刻翻开枪支出入纪录,指着Platoon 6的纪录,说:“那支枪的确是3SGT冠成所分配的枪,这次outfield他也draw了这把枪。”

他再次翻阅纪录,补充道:“除了上个周末,过去的一个礼拜他都有把枪draw出去。”

CO把纪录给接过去后,便开始亲自翻阅。他接着从桌子上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少哲:“我从Firing Safety Officer那里取回Bravo的FFF cert,这支枪Armoury上个礼拜作了FFF check,你们也证实可以出枪。”

“既然枪一直以来都是3SGT冠成draw的,所以可以排除恶作剧的可能。看来签FFF的人要给予合理的解释了。”宇颢完全不留情面,象老虎一样地咬死少哲。后者听得气愤,把文件合起来,斥力反驳:

“检验结果都还没出来,不能一口咬定是我们这里检验错误,让有问题的枪出去。我反倒觉得这起事件另有乾坤,不是单纯的坏损那么简单。

Chamber explosion大多都是因为枪管阻塞而导致的。最常见的原因在于平时欠缺保养,导致枪管生锈,或堆积过多发射子弹后留下来的碳。”

“保养不佳,那责任得要归咎于3SGT冠成了吧!”纪允说出话来的当儿,宇颢露出赞许的笑。

可是少哲不领情,反而举起手中那份文件,说:“但是我在上个星期四已经检查过所有的枪,B047完全没有问题。演习昨天才正式开始,士兵那时才开始开枪,要在短短的两天内堆积足以导致爆炸的碳,实在是不可能。关键就在于过去的周末了。”

“因为星期五收枪的时候,armskoteman没有确保枪支涂上一层保护油,整个周末下来直到3SGT冠成开始发射空弹,足足有四天的时间让枪管因为曝露在空气中的氧而生锈。空弹所产生的大量的碳,众所周知,在发射的时候多数的碳都会随气压逼出枪管。B047里的锈却成为引导素,吸引碳堆积,而堆积的速度比平时还来得快,引发连锁反应,让枪管经过一天的发射就被碳阻塞。”

“当一颗空弹的塑胶囊因为碳阻塞而卡在枪管内,发射第二枪引爆火药时产生的庞大气体压缩张力无法正常从枪管释放出来,因而导致气压堆积在弹膛,弹膛承受不了压力,最后造成爆炸。”

“所幸枪柄附上坚硬的Keflar,不至于在枪支爆炸的时候,将把脸贴在枪柄的3SGT冠成的脑袋给炸开,保住了他一条命。”

造成枪膛爆炸的连锁反应,少哲说得详尽,众人也听得入神。CPL德业不禁拍手称快,却因为其他人异样的眼神而尴尬fade到背景里面。

而少哲的言下之意,宇颢非常明白,也惊讶他几时变得那么能言善辩,勇于表现自己的看法。照这样下去,CO恐怕就会被他说服,Bravo枪库也会因此蒙上不明之罪:“你都说了,调查结果还没出来,谁也不能妄下定论,一口咬定是我的armskote疏忽,没有提醒3SGT冠成清理他的枪。况且士兵们在outfield,每天晚上都有责任清理自己的枪,除碳防锈。”

“重点不在于armskote。。。”少哲脸上忽然闪过一丝阴险的笑容:“而是!听说3SGT冠成还没昏倒之前,精神混乱,却很笃定地一直呼喊你的名字!”

少哲杀伤力十足的一字一句,犀利地对准宇颢发射。宇颢忽然被冤枉得哑口无言,只能带着无法置信的眼神对看不可同日而语的少哲!

-=-=-=-=-

硝烟逐渐散去,草地里的孤树渐渐成形。烈日穿透树冠投射在躺在树底下的人影。人影旁的步枪已经被炸得支离破碎,一块被炸开来的铁片还徐徐地冒着烟。

3SGT冠成的血色早已消失,只留半张惨白的脸,瞪得手掌大的眼睛,还有不由自主颤抖的龟裂双唇,魂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挂在下颚的黑框眼镜,裤裆里的温热和身旁关切的呼叫都似乎梦境,回音荡漾,遥不可及。

他脑子里的空白逐渐浮现出一股怨念,怨念呼应掌心的颤抖缓缓流入,形成他唯一感受得到的暖流。他用尽所剩的力量握紧那残留的意念,借而从他的肺灌出一声嚎啕:

“江~宇~颢~!”

他使力地喊着,不顾全身的力量逐渐耗损,不顾缺氧的肺撕裂般地抗议,就只想要用他最后一口气喊出那滞留在他脑海里的三个子,直到他眼前一片黑暗。

黑暗一闪而过,3SGT冠成眼前的天空被天花板的方块图形给取代,他全身包扎的胶布也取代了他的衣衫。虽然回到现实,他还是不停地呼叫,因为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江宇颢付出惨痛代价!

[1] Immediate Action的简称,射击时遇到无法发射时的状况的代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