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五十四章:借刀杀人第三招

PicsArt_12-02-01.36.14.jpg

星期三    连续几天挂起强烈的风,路牌都给吹歪了

“你们有没有听见最新的消息?契明竟然被推选做PS!如果没有人challenge他的话,我们去Brunei回来他就去PS Course了!”一大清早,围在沟渠旁的几个人又开始‘Care for soldiers’。

开年后的第一个礼拜,每个人都显得意兴阑珊,尤其过年前发生了枪爆意外后,训练被迫停止至过年,整个部队莫名其妙得到多过一个星期的休息,休息过久,要开工也很困难。步兵师们训练时也一直‘放风’,不到一个钟头就给一次半个钟的休息,反正过年做善事,讨个吉利。

今天特别例外,CO为了提高众人的士气,临时安排了Route March,就在军营后山,让士兵们活动一下胫骨,也为下个星期的文莱训练作暖身。

说到文莱的训练,也是他们士气低落的原因。听说文莱天气酷热,又有成群的Cicadas乱舞,比Tekong的Commando蚊子还来得凶。况且军营又在鸟不生蛋的地方(听说那里真的连一只鸟也看不到),方圆几百里恐怕就只有那六脚昆虫做伴了。

为了避免下午的烈日,这种Route March都安排在天亮前启程。如今他们已经走了过半的路途,天也逐渐转亮,众人围在一个山坡上,休息的休息,讨论公事、私事的讨论,再过半个小时,就要开始回营的路。

3SGT俊纬连同志坚、PS 5和PC 5就刚好坐在山坡下一条由雨水划成的沟渠旁,本来只是脱下军备瘫在那儿休息,忽然就听见面对他们的3SGT俊纬这么说。

这件事,其实已经不怎么新鲜了。PC 5身为契明的上司,那份申请书一定要通过他的核证;PS 5更不用说,又是直系上司,也是紊良的左右手,紊良当时就是交托他把申请书给填妥。而志坚,是契明的同居密友,这种事不可能他不知道的。

所以消息新鲜是次要,众人为此的争论才是重点。

“Encik那时不是因为明在NFC cock up而放弃他了吗?之后坚就取代明的位置,整个company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他包,每个人都觉得他做得不错,怎么Encik反而忽然推荐明咧?”

在志坚面前讨论这么敏感的事,应该也只有3SGT俊纬敢这么做。身为当事人的志坚依惯沉默以对,PS 5则不屑地继续用刀把泥土从他的手表刮出来。怎么知道PC 5竟跟着3SGT俊纬吓闹,开始表示自己的见解:

“Come on!坚的表现再怎么好,他也比不上明!明怎么说都是JC出来的,‘A’- Levels有两个‘A’。”他接着用围巾拍了志坚一下,说:“你不要怪我说得难听,坚,你是Poly的,又曾经retain,就算我要推荐你,上面的人也不会选你的。”

话不在于难不难听,而是根本不应该说出口,但PC 5却仍然觉得自己的坦率真诚,无需避讳。可怜志坚还是牵强地陪笑:“我知道我的limits,我都没有奢望以我自己的背景可以做PS。”

然而PS 5却抬头抗议:“Sir,不是每个读不好书的人都是坏仔!坚还不是读到Poly?”

“当然啦!Poly的人也很好嘛!要不然Poly的人也可以去OCS咩?”越来越识相的3SGT俊纬立刻帮PC 5圆场。谁都知道,PS 5是读完‘N’水准后就直接签约正规军人,之所以能够爬到PS的位置,除他靠紊良得势的谣言外,他也有一定的实力,否则他带领的Platoon 5也不会独占鳌头,成绩胜过Bravo其他三个排。而PC 5摆明看不起身份比他‘低微’的理工学院生,一定也间接鄙视学历更低的人。

“说到这里,我也有话要说。其实我觉得Poly的人也不应该当Officer。。。”PC 5还是很白目的畅谈己见,所幸3SGT俊纬硬是把他拉走,避免他祸从口出。

PS 5看着3SGT俊纬拖着PC 5往OC的方向走去,留下他和志坚,然后摇头说:“这一点他还跟明蛮像的。”

志坚把头靠在树干上,仰望着透过树冠照进来的点点阳光,叹:“但是他说得也没错;要做PC、PS的人,要有很好的背景,不是JC就是Poly,就连进Poly的也不能像我一样,又留学,又有案底。‘上面’的世界,我进不去。”

“这和我当初看到的志坚很不一样。”PS 5吹了吹他的手表:“记得那时你刚进来的时候,一直做小动作来引起我的注意,你还很坚定你的表现超越明。”

“我还记得你那时还当众称赞明,因为你认为他的诚意比谁都多。当然啦,他这种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待人处世当然比较崇高。”志坚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往消极的深渊陷下去。

这怎么怪得了他呢?

从他一开始接近契明的时候,他就想要超越他,成为PS。可是他先是靠拢宇颢碰一鼻子灰,过后取代他帮紊良作跑腿却不得要领,落得连被紊良提升作PS的机会也没有。人定胜天,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用,除了怨天,他也不知道可以做什么了。

“对啊,那时我也以为明他非常真诚。但是。。。”

“但是,没想到他其实也投靠Encik?”志坚帮PS 5填完他的句子,然后解释:“除了这样,Encik也应该不会推荐他了吧?”

“你既然会这么想,为什么还埋怨自己的背景比不上别人?”PS 5无奈地轻声笑问,而志坚仍然消极地回说:“因为我连这一点也输给明,你说我还能达成什么?”

两人之间忽然陷入一阵沉默中,身边只传来不远处那些士兵的说笑声。PS 5坐直了身子,往志坚移去,然后严肃地说:“你知道吗?每个人都说SAF是在外面混不下去的人投靠的地方,尤其是看见像Eason这样的人也sign on,没有人会相信这里不是一个垃圾堆。”

“我进来的原因也是因为觉得我读不下书,以我的学历在外面赚不吃。但是我进来后才发现这里的确是垃圾堆,这里的空气毒到要生存下去非得有过人的本事。在这里,读多少书都不重要;如果你不知道怎样察言观色,不知道怎么先发制人,就注定要吃闷亏。就连知道怎样也成为一个生存的定律。”

“所以我撑下去,因为只有在这里,我才可以证明我的实力,证明不只是读大学的人才有出息,我一样在这里也为国家奉献。”

“就算如此,我又能怎样扭转现在的局势?”听了PS 5一番理论后,志坚虽然有点振奋,却还是摆脱不了眼前大势已去的局面。

PS 5为了他的消极程度翻了白眼,然后说:“你明天交给我一篇200个字的自我介绍;这个company里不只是Encik才能推荐PS的人选。”

志坚被PS 5的忽然表态感到惊讶,顿时只懂得瞪大眼睛呆望。PS 5继续微笑,然后拍了他的肩膀,站起来说:“我帮你的也只能到这里。接下来能不能打败明,还是要靠你自己。文莱会是你们最大的考验!”

说着,PS 5便拾起他的barung barung,回到主兵力去,志坚也跟着找3SGT俊纬。

“都叫你不要在PS 5和PC 5面前提起这件事了。”志坚把他拉到一旁责怪。“你明知道PS 5不喜欢PC 5那种鄙视他的态度,你还去调侃。”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在PS 5面前挑起他们的战争,等到他们的战情升温的时候,我就可以插手解决,帮PS 5摆平PC 5,也帮Encik一个大忙。到时候,Encik就会更信任我,而不是那个死人Eason。”

3SGT俊纬绘声绘影地说着,一提到Eason语气也象漏气的气球一样,从兴奋变得满嘴憎恶。

“好啊,拿我来做你的踏脚石。”志坚尽量用这低调的愤怒来掩饰他内心的雀跃。

没想到他还那么容易操纵,随便提议给他一点意见他就全盘接受,还一一照办!

“好啦,如果我得到Encik的信任,我将来有什么油水一定不会忘了你,OK?”3SGT俊纬轻佻地对着志坚说,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暗潮汹涌。

-=-=-=-=-

“哇靠!大清早就流到满头大汗!还是赶快冲凉好了!”契明一踏进卧室便大声疾呼道。他转身找志坚一同冲凉,后者却看了一下手表,回说:“再等一下吧!现在厕所一定有很多人,去了还是要排队。”

契明同意志坚的看法,于是只是脱掉制服,拉张椅子在风扇下纳凉。志坚也同样把流得满是臭汗的制服给脱掉,便坐在契明旁边。从窗口照进来的阳光打在他们赤膊上,汗珠因此闪着透亮。

“怎么了?佩琴还没找你啊?”契明见志坚一坐下来就拨弄着手机于是就探头问。后者点了点头:“这几天好奇怪,根本没有人打电话找我。”然后继续发简讯,而契明也开始玩弄自己的手机,心想:

佩琴的电话你是不会接到的;任何人的电话你都不会接到。我早就把你所有的电话转接到我的手机,这些日子,恐怕都不会有人骚扰你!

-=-=-=-=-

同样是面对窗户的志坚,却是看出另外一个窗框。他的确为手机没有接到来电的问题而烦,但他的心不在乎这点。在他沉静的外表下,脑子里其实和契明一样回想着一路对对方铺排的局。

“我知道我那天打你是我不对,我现在向你道歉。”志坚好不容易把锦泉逮住,就在一个没有多少人来往的楼梯口旁。要是他不抓紧机会,锦泉就要下班离营,那他的计划又得延迟一天了。

锦泉一路闪躲仍被困住,无奈地回答:“你到底要什么?你先是写信暗示我,然后又当面让我出糗,还海扁我一顿。我告诉你,我不是你逆来顺受的玩具!”

志坚立刻安抚锦泉激动的情绪,然后掏出一封信件,说:“我是来跟你解释这当中的误会。”

他把信件摊开在锦泉面前,然后再掏出一本黑色记事本,让锦泉对照:“呐。。。这封信是明要我交给你的,notebook也是他要我拿给你看的;这的确是他的笔迹。”

“你是说。。。”锦泉看见眼前的两个字体一模一样,顿时感到困惑不已。

志坚叹了一口气,把信塞到锦泉的手里,解释:“其实一直以来,是明写信给你,只是他不敢承认罢了。他以为假借我的名义,可以打探你的反应,确定你的诚意。”

“可是。。。”

志坚不让他说话,继续说:“他也是瞒着我做这件事,那天我也狠狠地骂了他一顿。当他知道我打了你一顿后很惭愧,才决定跟你坦白。他想要向你道歉。。。就在明天;见面的详情就在里面。”

志坚指了指锦泉握在手中的那封信,然后捏了他的肩膀,悄然离去。

-=-=-=-=-

“你相信我吧!等佩琴的气消了,一定会打电话给你!”契明伸手抓了志坚的肩膀,鼓励到。

回想这一路铺排的志坚被契明突如其来的关怀从思绪中拉回来,一时间也被他的举动给动容。怎料他口中竟然说出一句:“有你这么好的兄弟,我心满意足了!”

志坚脱口出来的‘真心话’对契明起了相同的反应。他顿时感到胸口一阵酸溜溜的感觉,所有内疚都哽在喉咙。他尴尬地露出微笑,说:“兄弟嘛!有什么好计较的!”其实心里是想: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心软了吗?

志坚失了神地望着契明,其实内心也在唾弃契明的软性攻击。可是他的潜意识还是促使他问了一句意想不到的话:“如果时间能够重来的话,你还会做我的兄弟吗?”

我会吗?契明反应式地问了自己,不时也被自己的迟疑给吓了一跳。

“有你当我的兄弟,我求之不得!”

契明的反应让志坚松了一口气,好像他预料契明已经拆穿他的面具,并且要当面对质。

“我也是。。。!”

他不自觉地表露出僵硬的回答,响应契明的空洞表白,呼唤出他们之间落下来的尴尬气氛。

志坚从手机上的时钟确定了时间,然后戳了契明示意去冲凉。契明回过神来,便应允志坚,两人裹着毛巾往厕所的方向去。

厕所里的情形果然不出志坚所料,所有人都已经洗完澡回到房间了。剩下来的小猫几只不会破坏他的大事。

志坚踏进厕所不到几步,便借口说把东西留在房内,要契明先行冲凉,他很快就回来。可怜契明不疑有他,继续往冲凉间走去。

志坚离开的时候一直盯着手表看,想必锦泉即将赴约而来。

他那么花痴,就算不对明有意思,也会找他来问个明白。但是在他问清楚前,恐怕已经跌入了我的陷阱,万劫不复!

楼梯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让志坚急忙躲到房间,回头一探,果真是锦泉,唯唯诺诺地前来。

锦泉先是在厕所外踌躇,见到有人从厕所出来还尴尬地回避,但总算他下定决心,把心一横,提起勇气跨进厕所的门槛。

-=-=-=-=-

奇怪,坚不是说去拿沐浴露吗?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契明让冷水往身上冲的当儿,不禁关心到他的死党。冲凉间外的脚步和说笑声完全没有预示志坚的回来,反而厕所内显得越来越空。

契明失神地望着眼前的墙壁,却忽然觉醒,自责:我干嘛那么关心他?便按下花洒的开关,让水继续冲下。

水一涌出的那一刹那,他隐约感觉到身后有人影,而且还持续不走。契明本以为那是志坚,还暗地里埋怨:那个志坚干嘛站在外面看我冲凉?

怎知道他一转身,竟和锦泉面对面!

那锦泉也奇怪,明明是光明正大地站在间隔外,却还是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让契明一度以为那是什么幽灵等着他。契明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一时还踏进花洒的水柱下,所以又慌忙地往前一步,这一来一回好不狼狈!

当契明确定锦泉的身份的时候,便破口大骂:“你干嘛站在那里吓人?!”

面对契明,锦泉竟然顿时失措,花了一整晚沉思的疑问都从嘴边溜走。锦泉的沉默得到花洒的呼应;水是停下来了,却更凸现他们之间凝固的气氛,也加剧了锦泉不自在的感觉。

“你够了没?我要冲凉的!”契明开始被锦泉的怪异举动给惹得恼羞成怒,即不想这样赤裸裸地和他面面相觑,却也不敢往前一步显示自己的不满,只好以凶悍的口吻来恐吓他。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到了这个节骨眼,锦泉却只能窝囊地说出这句话,听得契明更是火大。

“你他妈的是我的谁?我要怎样跟你说话就怎样跟你说话!”

这应该也是契明的失策吧!锦泉竟被契明这样的挑衅惹得更加激动,开始往间隔里面走进去。极力保持距离的契明随即退后,却于事无补,因为间隔里的空间有限,而锦泉看起来不象是要向前走两步而已!

-=-=-=-=-

从厕所的门口就能听见契明愤怒的警告,而站在门旁的志坚更是等着这一刻。契明的呼唤就像跑道鸣枪一样,向他示意计划第二段的进行。志坚吸了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后,便戴上慌张的表情,冲向最靠近的Section的房间。

志坚非常夸张地推开门,对着里面偷闲的士兵大声说:“厕所里面有奇怪的声音!”

志坚平时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对很多事情也只是微笑带过,像这样的入场也是那些士兵第一次见识到。而他现在还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根本和他以往的冷静态度相差十万八千里,怎能不引起那些士兵的好奇心呢?

那些士兵飞蛾扑火般地从床上、椅子上、地上纷纷随志坚跑向厕所,殊不知接下来的画面竟然是那么惊天动地!

-=-=-=-=-

契明就像是一个受困的野兽,被锦泉的步步逼近搞得肾上腺素急升。他伸手要阻挡锦泉的前进,后者却一把抓住他的手,激动地问:“你干嘛那么反复?是你要我找你,你怎么现在又翻脸不认人?”

“我几时要你来找我了?”契明慌张地想要摆脱锦泉,却不知不觉地和他开始纠缠起来。契明越是要挣脱锦泉,越是发现被锦泉抓住了另一只手。而激动得失去理智的锦泉,使出超乎想象的力道,让契明一时间竟敌不过他。

间隔里面的空间狭小,锦泉又忽然变Incredible Hulk,直逼契明往间隔内侧退去。当他被压在墙上时,他的背就按下了花洒的按钮,顿时一阵冷水落下,淋得两人湿透。那忽然落下的水柱更是直接洒在锦泉的脸上,就像巴掌乎在他的脸上一样,使他顿时从歇斯底里的状态回转过来。

还在挣扎的契明感觉到对方的力道锐减,乘势使力一推,想要把锦泉给逼退,却没想到竟让锦泉失去重心地往后倾。就在那一瞬间,锦泉脚一滑,眼看就要跌得四脚朝天,千钧一发,契明伸手拉住他,反被其一同拖下,两人飞扑倒地,契明更是狼狈地趴在他身上。

天意弄人,就在他们摔倒在地上纠缠成一团的当儿,志坚率领的八卦军正好涌入。他们断章取义,见到一丝不挂的契明压在表情甚为痛苦的锦泉身上,不约而同地喊了一声‘哇!’,场面不时混乱起来。

有的掏出手机捕下这火辣一幕,有的开始对他们俩吹口哨,更有的只是在原地鬼吼,好像刚刚目睹人间悲剧一样。

在这全场哗然的时刻,唯有志坚冷静地和契明对望。事情的转折的确出乎他所预料,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怎么说身为契明的‘兄弟’的他,不可能像其他人一样当场对他唾弃、调侃!

契明面对那些士兵有如饿鬼般在他周围窜动,心中的错愕更是不在话下。

“不!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他无奈地自辩,声音不知是因为惊慌得沙哑,还是被厕所里的喧闹给盖过。只知道他现在的名声不保,就算跳进新加坡河也洗不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