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五十六章:决战斗室

PicsArt_12-02-01.36.14.jpg

星期三    灯在闪,人在喊,黑暗恐惧之中,攻击反手都在霎那转动

 

汗水在眼角徐徐落下,两双执着的眼睛却从不曾断视过。整个MPSH[1]内的空气,随那些围着格斗区四角的人屏住的呼吸而凝固,就连高挂在7米悬梁的灯,也恨恨地洒下嚣张的光芒,好像少了它,这对决根本不值得看。

“打倒他,3SGT俊纬!”场边的一把声音呼唤而来,却引来一阵嘘声。

“阿牛,把他踩扁!”

所有人开始起哄,格斗场内顿时升温。3SGT俊纬终于把视线转移到欢呼的士兵身上,下定决心一定要胜过这场比赛来助长自己的声誉。他握紧手中那像极巨型棉花棒的武器,再次把注意力放在阿牛的身上,等候自卫术教练的哨子响起。

热闹的人群中,却坐着两个冷静的身影,就好像被滔滔骇浪围绕的两座神山,静静地对着场内的情景观望。

志坚双脚交叉,挺直地坐着,两只拳头放在膝盖上,目光淡然地望向前方。而契明则把手肘歇在翘起来的脚上,握紧的拳头轻抚下唇,若有所思地观望。

他们俩自从早上在OC办公室里面的对决后就没有和对方说过一句话。就算当中一起带士兵到食堂吃午餐,或一起在房间换上汗衫、迷彩裤和运动鞋来上自卫术的课,两人相处甚多,想问对方的问题不计其数,却仍然维持那旁人都没有发觉的冷战。

这时哨子声响起,3SGT俊纬先发制人,挥棒而至,来不及反击的阿牛开场就挨了一棒。

“趁对方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下手,真够狠!”契明忽然列出笑容冷冷说道。

“竞争场上,只管输赢。你看所有的人,他们又有谁计较这些小节呢?”

“阿牛看起来就不怎么高兴了。”

只见阿牛退了几步后,大声呐喊助威,似乎3SGT俊纬那当头一棒开启了他的战斗按钮,借助跑的力量冲向对方。3SGT俊纬抵挡不住他的蛮力,在和他交锋的时候被逼退好几步,几乎要踏出场边,千钧一发之间,他力挽狂澜,借腰力把阿牛击退。

“阿牛这样蛮横的攻势,弱点尽露,根本不敌阿纬。”志坚对这一轮的交锋不屑地表示,契明却讽刺地回答:

“至少他是凭自己平时练出来的体力来应战,不像阿纬投机取巧。”

“投机取巧?如果钻研所得到的知识,并找出最好的办法把知识运用,再通过反复的练习来曾强运用的熟悉度就叫‘投机取巧’,那也对一个下那么大工夫来争取成功的人实在太不公平了。”

志坚话才刚说出,受到激励的3SGT俊纬做出极大反击。他首先也像阿牛之前一样利用助跑来酝酿力道,使肾上腺素充斥的阿牛立即打起精神准备应战。他却在临门一脚,阿牛挥棒抵御的时候弯下身子,把所储存的力气透过腰做平衡点,运转出离心力,把棒子伸到阿牛脚后,再用力一敲,后膝盖受到阻力的阿牛立刻失去平衡,跪地而败。

所有旁观者都为3SGT俊纬的表现大感惊叹,而他也应所有人的鼓吹,趁阿牛还没恢复姿态之前,用海绵包裹的棒头激打阿牛胸口,令其随即往后倒,不偏不倚,横跨在分界线上。

急忙闪退的士兵屏住呼吸看他应声倒地,在他背后‘叩!’一声着地时,所有人也都兴奋地欢呼起来,场面近乎疯狂。

我也可以做到!当教练举起他的手显示他是胜利者的时候,3SGT俊纬欣喜若狂地想到。

教练现时又呼吁另一对挑战者来展露他们这半年来所学到的防身术,却得到众士兵吵闹呼应,没人响应的情景。

教练目扫四方,锁定志坚和契明二人:“刚才他们在切磋的时候,你们两个在那里讲个不停,好像很懂的样子。我现在就给你们机会秀一下!”

教练的话犹如带头的狼一样,引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对难兄难弟身上。志坚斜眼看着契明:“你敢担挑吗?”后者也毫不退缩地拍地答应。两股杀气腾腾的势力交汇在他们之间,引发整个礼堂内的滚烫情绪!

-=-=-=-=-

“你干爹最近忙得很,所以没时间见你。”

素卿午饭过后便致电宇颢,要他过去总部找她。为了避免办公室里的人听见他们的对话,两人便到了餐厅。 把BG Ong的吩咐交待完毕后,她便要求后者推她看一看这兵营,毕竟碍于她行动不便,很少涉足军营的各个角落。

“Bravo今天在楼上的MPSH练习ACCT[2],为文莱后的考试做准备。我们可以到那里看看。”宇颢随机提议。

在把素卿抱上楼梯的时候,素卿就那么为BG Ong解释道。

“你下个礼拜又即将随部队到文莱,他怕在这之间找不到时间把事情交待清楚,所以才要我brief你在文莱应该做的事。”

“这点我明白。”宇颢稍带气喘地回答。他把素卿安置在MPSH旁的庭院凳子上,再把轮椅给扛上来。素卿见他满头大汗地为她安排观看Bravo的练习,欣慰地说:“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上来呢!”

“找一天你叫干爹在这里每栋楼安装电梯,你就能够时常上来了。”宇颢回笑说。

“你想得美!”素卿被宇颢的提议逗开怀,后来却认真地感叹:“军营毕竟不是一个行动不便的人应该在的地方。”

-=-=-=-=-

“干掉他!!!”打气声中,不时可以听见鼓吹双方战斗力的疾呼。

刚才3SGT俊纬和阿牛的打斗,虽然是强者中的较劲,但也不敌这两个死党的竞争的可看性。他们俩各占一方,志坚手握红色的击棒,契明则持蓝色,两人弯腰互望,围绕他们的磁场能量逐渐加剧,场面一触即发。

“你听见那些呼唤声吗?他们是为我而呼唤的。”契明脸上咧出令人发毛的微笑,对志坚挑衅。

他们俩就像即将出发的子弹列车,遥遥互望,却同在一条轨道上,撞击的时机千钧一发。

“你算了吧!谁都知道你当初对他们的好,只是你的华丽的伪装,好让你踩着他们的肩靠拢Encik。”

“我当初是用心来照顾他们的,是他们以小人之心看待我的成就罢了。”

教练在他们之间举起手,倒数计时。

“你的世界,怎么容不下其他人啊?”

挥手,启战。

契明第一时间冲向志坚,完全不浪费时间连环使出上扣、下钩,志坚差一点就来不及应付。眼见志坚将他的攻击一一化解,契明发狠地用力往前推,却被志坚及时架住。契明的力道把志坚击退几步,好不容易才站稳阵脚,贴近的契明透过沉重的呼吸,极力地指责:

“要不是因为你,一开始和我要好就是为了利用我,我会凡事都以自己为先吗?”

志坚趁契明一时分心,用卡在契明棒子底下的棒截逆时钟旋转,使契明意一时失去棍子的控制,把他逼退,然后用棒头对准契明,上下其手。要不是契明平时练习有佳,反应够快,急忙连环护挡,恐怕早就被打落地。

“生命战场上,随时都有被利用的机会,是你太过天真,那么容易就相信我!” 志坚随着每一次攻击落下狠狠的说话,对契明施展身心攻击。

契明不甘示弱,立即转身换位置,让志坚一时扑空,还乘势从他背后袭击。志坚几乎被他的撞击震得气都没了,还失足向前迈几步,几乎就要出界。所幸他稳住前腿的步伐,把棒子往后伸来转移重心,以免继续扑向前。契明则站在原地,扎紧马步,棍子横的稳住重心。两人顿时背对着背,却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围观者见到几番激战,无不歇斯底里地欢呼,连教练怎么也控制不了,全都站起来为他们加油打气。

契明看着场边的士兵们疯狂的欢呼,喘着大气,心里暗想:谁说不会有人支持我?

刚稳住阵脚的志坚忽然被激励声给淹没,将他的脑海充斥着奋斗的精神。他看着一滴汗从他发尾滑落在地,心中认定不可输掉这次的较劲。

双方同时间转头,眼神霎时间连接上。契明转身面向志坚备战,而志坚也移动脚步蓄势待发。

契明发出一声嘶吼,猛地扑向志坚;志坚利用前脚的弹力回转应战,两人再次交锋。

“至少我光明正大地为我的目标奋斗,不像你在背后搞小动作,陷害我侵入Classified database,还害我在NFC出糗!”

“兵不厌诈,是你自己想要享受锋芒毕露所得到的快感,却忘记树大招风!不要忘了,是谁搞小动作,破坏我和我的家人的关系?”

“反正你和你爸已经闹得那么僵,我只是帮你处理得一干二净!”

“你还是管管你自己吧!破绽都被看穿了还自以为是!”志坚见契明只顾着攻击,连脚步都站不稳,于是便利用他们之间贴紧的距离,稍微蹲下,用自己的膝盖碰撞契明外扩的步伐。后者一时失去支撑,腿一失重,整个人也都垮下来,跪倒在地。

“你竟然玩臭!” 契明抬头瞪了收起棒子的志坚,狠狠地咬着激动的字眼。

教练这时吹哨终止对决,契明却一心想要对付志坚,不顾其喝止,反而丢下棒子扑向志坚。

志坚一时抽不出棍子,整个人也因为契明扑在他肩膀的蛮力给推到。

“对你这种人,我还光明正大干什么?”契明在把志坚推倒后气愤地喊道。

志坚也极力回手,两人一时间纠缠得难分难解。而本来想要劝止他们打架的教练,却因为众人一窝蜂地往他们斗打的一处挤向前,形成一道厚厚的人墙,根本无法穿透进去劝架。

围观的士兵都比手划脚地怂恿他们继续打,一群集中在格斗场中央的人群,就像滚烫的水一样的沸腾。偏偏这时宇颢推着素卿到来,看见眼前一片混乱,便急忙上前探个究竟。

“把他们一个个扒开!”素卿对束手无策的教练指示到。

于是他和宇颢便象剥洋葱一样把士兵一一拉开,他们也因为见到素卿才恍然发现事态严重,加入驱散人群的行列。

这群滚烫的青年被素卿的出现给浇熄,一个个退到场边,最终只留下志坚和契明俩。宇颢连同教练分别把两人拆开,然后素卿便把轮椅推到他们中间,斥: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动不动就打架!你们是Specialist,应该树立好榜样给你的men看!怎么啦?军营是你爸开的,是吗?”

他们俩,都被怒火给冲昏了头,连气也喘不过来,更不用说回素卿的话。教练这时圆场地说:“Ma’am,他们也是因为刚才训练时打得火热,一时间忘我,所以才会那么放纵。我教过很多人,这种控制不了的情绪时常发生,更何况他们还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对啊,Ma’am,当兵得承受很大的压力,难得有像Unarmed Combat这种抒发压力的方式,他们都一时忘记分寸,才会打起来。”宇颢今天大发慈悲,竟然为他们俩说情。

素卿见他们俩到现在还显得恍惚,也同意宇颢和教练的说法,便对他们俩说:“你们有很多的压力要抒发是吗?我现在给你们这个机会。你们等一下6点到SOC ground来见我。要比就用军人的方式来比,给我跑SOC,三战两胜。”

素卿掷出的惩罚令全场哗然,却也引来她的注意:“你们这些人,看见他们打架还跑去加油打气。你们既然那么空闲,这个拜五整个Bravo take IPPT。没有Pass的隔天早上才book out。”

所有人听见素卿的指令后当场怨声载道,可是却无法改变素卿的心意,只好眼巴巴地看宇颢把她推走。离开的当儿,宇颢却在素卿的耳边说:“MWO Yuen,你以后丢炸弹,可以先看清楚周围有没有无辜的人吗?我也是Bravo的人咧!”

“这个叫‘Company Integrity’。你都好久没有take IPPT了,你这个拜五不要跟我geng!”

-=-=-=-=-

曲终人散,志坚在走向码头的时候被一把熟悉的声音给叫住:“恭喜你啦,坚!11 SIR是全国第一步兵团。”

志坚回头发现那追上来的人是他的PS:“这也许是我不能去OCS的遗憾的补偿吧!”

“对啊!去那里当一个PS,confirm比当一个普通Infantry的PS来得光荣。”PS绽开灿烂的笑容,拍着志坚的肩膀鼓励道。这时他们眼前有一个人影跑过,急急忙忙的,像是赶着搭上即将离开的渡轮。

“那不是Platoon 3的Best Trainee吗?”志坚随口问。

PS点了点头,然后恍然大悟地说:“他也是跟你一样,被派到11 SIR呢!”

“那我岂不是多了一个竞争对手?”志坚不敢相信这样的巧合,轻声感叹。

“那可不一定,11 SIR那么大,就算你们被派到同一个company,也不一定是同一个platoon嘛!”

“那你可以帮我查一下吗?如果我真的要和那么强的一个对手争夺PS的位子,我就要好好做心理准备了。”

德光岛上的阳光强烈得刺眼,志坚眯着的眼眸却闪耀出令人发寒的光。

-=-=-=-=-

军械室依旧是铁撞铁的敲击声四处,虽然有几个邻近的军械师企图维持对话,却也只是随口寒暄几句,要在这喧嚣中听清楚对方的话的确非常考功夫。

宇颢在军械室外头的楼梯口处已经守候多时,午间的阳光已经晒得他晕头转向,他却固守在此,等少哲从大门离开后,便健步溜进去。

处在靠门最近的军械师对宇颢回以带点抑制的笑容,并不持敌意地回应宇颢的询问,往军械室远处的一个角落点头示意。

一排枪架孤独地矗立在那角落中央,上面也置放几支挂着牌子的步枪。宇颢绕过枪架,便在后方一块狭小的空间找到正翔单薄的身影。正翔就蹲在那里,低着几近光秃的头用心在清理摆在周围的几把步枪。宇颢踏着小心翼翼的步伐,从他身后拍了他的肩,叫了好几次才引起正翔的注意。

正翔一言不发地回头擦拭手中的枪,似乎没有看见站在身后的宇颢。宇颢无奈,把他手中的步枪抢过手组装好后,便拉着他到军械室外的走廊末端。

“你一点都没变;只要遇到不合你心意的事,就用逼的来达到目标。”停下脚步的那瞬间,正翔甩开宇颢的手,讽刺地说。

“如果我不这样做,我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和你说话!”宇颢一时激动地表示。然而正翔保持沉默,还想转身离开,却被宇颢拉住,苦苦哀求:“你要我怎么说,你才会相信我?那些人不是我派的。我承认,这件事是因为我而间接害了你,这点我向你道歉!”

“道歉就道歉,为什么你就是不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正翔不断扭动瘦弱的手臂,还是无法摆脱宇颢的纠缠。

“那些人是我干爹派去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下这么狠的毒手!”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总算正翔放弃挣扎,只是用怨恨的眼神直视宇颢。宇颢被正翔充满仇恨的表情给吓愣,顿时松开握住正翔的手。他低着头,透过颤抖的嘴唇,苦恼地说:

“我真的很对不起,我要是知道就会阻止他!我们是兄弟,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快乐的,痛苦的——我怎么可能会害你?”

在宇颢说话的当儿,正翔愤怒地面对空洞的走廊,回头时,已经是泪眼迷蒙:“你不要说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我恨你!”

“翔,对不起!我知道我做什么都弥补不了。。。对不起。。。!我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平时冷静的宇颢这时失去了分寸,除了眼泪夺眶而出,连思绪也一片混乱,只懂得频频道歉来表达内心无尽的愧疚。

正翔听了他的话,便上前走到他的面前,然后咬牙切齿地说:“你要怎么补偿?我已经不是真正的男人了!你开心了吧?我现在只要是看到男人我都怕,看见女孩子都不敢靠近!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我觉得很脏!我觉得我是一个妖怪!”

听着正翔掏心掏肺的剖白,宇颢同时也感到一阵心酸。他的心随着正翔每一句自责的话不停揪着,连半个字都说不出口。他惟有伸出双手,紧紧抱着不停嚎啕的正翔,紧紧抱着。。。在沉重的呼吸之间,仿佛听见他含糊地道出:“对不起。。。!”

正翔没有对宇颢的拥抱多作挣扎,反而一头栽进宇颢壮阔的胸膛,继续哭泣,企图利用这熟悉的心窝掩盖所有内心的痛。

“我好害怕!我每天晚上都做噩梦!”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如果可以用他的拥抱来保护正翔,不让他再受到梦魇的纠缠的话,那宇颢愿意用一辈子来偿还对他欠下的债。

“你要我怎么原谅你?你要我怎么活下去?”

正翔声声的责问,回荡在悠悠的长廊中,回音,却听不见。

-=-=-=-=-

阴暗的更衣室里,就只传来一阵水落声。随着花洒停止,整个更衣室里就沉浸在一片寂静中,就连外面食堂收盘的声音也显得遥不可及。

志坚包着一块毛巾从其中一个间隔出来,然后领着洗澡器具绕过间隔面前的一堵墙,往对面的更衣处走去。他才刚转个角,就被契明坐在中央的凳子上的身影给吓到。他还以为他早就冲好凉离开了。

“MWO Yuen说,你们既然看对方那么不顺眼,就更应该在一起多做事,run down时要pace each other,跑完3圈后,就在终点附近的stadium里面的changing room冲凉,培养一下感情。我倒霉,要留下来确保你们样样照做;只要你们不出pattern,我也不会报道你们。”

志坚和契明一抵达总部后方的SOC场地,就被素卿派来的CPL德业进行了一次‘讲解’,进行了配备检查后(确保两个水壶装满了水,而且步枪内的发射器没有被拆除),他们便开始他们的‘处罚’。

第一轮原本还算顺利,但两人却斗得难分难舍,势均力敌,就连终点也同时抵达,不禁让CPL德业大伤脑筋。

“分明是我的脚先动到线,你还敢说你先把头伸出去。”CPL德业跑到终点时就听到志坚气煞的指责。 契明不甘示弱,透过声声喘气回嘴:

“现在你要搬出整个身体来是吗?要不要说你的弟弟比较长,所以先过线?”

“Gentlemen!”CPL德业不得不插嘴:“反正MWO Yuen要你们跑三次,不如你们再跑一次,三战两胜,好吗?”

CPL德业好不容易才说服两人回到起跑点,他们却一直喋喋不休,擦着汗、喘着气,互相指骂。眼前50米的矮墙在即,志坚开跑时就讽刺地说:“你那么矮,现在也已经耗尽力气,你是根本翻越不了那座墙!”

“跳墙是靠弹跳力,我一定会上去的,你最好担心自己,那双筷子脚走不过Swinging Bridge!”契明立刻回以人身攻击,志坚却一直专攻他的死穴:

“算了吧,你!SOC是给高的人做的;Low Rope我两下就动到了,你每次都要挣扎那么久!”

志坚这时加快脚步,眼神从不离开契明,嘴角不禁露出瞧不起后者的笑容。契明放出一声嘶吼,跨步跟上,不忘继续他们之间的口角:

“你Standing Broad Jump都跳不过,等一下跳Ramp的时候一定掉进去concertina wire里面!”

“不要紧,我爬出来了,你还在Balancing Log那里平衡你的大头!”

梁朝伟!我看你。。。小心!”契明伸手示意,却在警告声脱口而出的瞬间,自己也一头撞上矮墙,还比志坚更早往后摔倒在地上:“我的头!”

“我的腰!”志坚跟着契明跌个四脚朝天,两人便在地上打滚,哀怨地喊痛!

-=-=-=-=-

跑在他们后头的CPL德业急忙上前慰问,还好心地把他们拉起来。

“我想我闪到腰了,应该去看MO!”志坚才说完,契明也跟着说:“我的颈项好痛,看来是跑不下去了!”

才摔一跤就呱呱叫,你们是Spec吗?CPL德业虽然不屑他们小题大做,却还是迟疑,担心他们要是真的出事,自己承担不了后果。

契明见CPL德业迟疑的样子,便对他搭肩道:“刚才跑了一圈已经什么力气都没有了,接下来的两圈应该是跑不动了。”

“对呀!再这样跑下去,很有可能8点才跑完,要你陪我们很不好意思咧!”志坚配合道,也把手搭在CPL德业肩上,两人左右夹攻,开始利诱他。

CPL德业此时最渴望的,是他们把淌着汗的身体从他身上移开,什么也不用多说!

“我们现在就去冲凉,你在canteen等我们。我们一好就去找你,顺便请你喝水,算我们向你道歉,浪费了你的时间!”

CPL德业为了要尽早卸任,也勉强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谁知道他们一获释后,便给予热情的拥抱来答谢。

“我今天换新的uniform咧!”CPL德业无奈地对他们两个消失的身影埋怨道。

-=-=-=-=-

“不穿衣服,不怕着凉?”志坚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储物柜里,然后开始擦拭身体。

其实契明已经穿上底裤,把毛巾挂在颈上,他趋前的身子对准更衣室的入口。他转头看了志坚一眼,然后说:“我忽然想到我们刚认识的那一天。”

志坚被他忽然的表白感到百感交集:第一天?哪个第一天?

他也穿上了内裤,然后坐在契明身边,只把毛巾置在身旁的空位上。

“我那时好兴奋,第一天就有Foxtrot的人来跟我示好,就不用承受每次来到新的环境时得承受的孤独和认识新朋友的尴尬。”契明只是望着前方,感慨地说道:“你。。。那天其实是故意来找我的吧?”

“没错,我在进来前就知道你和我要来Bravo,而且还是同一个platoon的Sect Comd。我想要早一点认识你,才能知道该如何迈向PS的目标前进。”志坚看着紧握的双手,略带惭愧地承认。

契明露出无奈的笑容,经过一段异常冷漠的平静后,便对着志坚问:

“难道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你没有想过为了我们的友谊而放弃对我的伤害吗?”

“你有放弃过当PS的目标吗?”契明看见志坚踌躇了一下,然后故作潇洒地反问。契明却不做回应地继续看着他,似乎在等待更真诚的答案。

志坚感觉到他眼神中的执著,抿嘴说道:“人心肉做的,你说呢?你知道吗?NFC的那天,我徘徊了好久,不知道该不该向你透露忽然换MP3的事。当你一直过来鼓励我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在以卑劣的心态来对待你的真诚。我好内疚。。。所以我才告诉你换MP3的事。”

“我万万没有想到,那其实是Encik布下的局,无论我说还是不说,结果还是一样。”

志坚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还激动地转向契明,后者却应声回头望向那大门,淡淡地问:

“但是你那天还是迟疑了,不是吗?”

“我过后的确很内疚,我一直想要补偿,我甚至已经开始认真投入这段友情。真的。。。”

“可惜一切都太迟了。”契明最后一次和志坚对上视线,然后苦笑说:“损友要敷衍,好友要敷眼——这句话是你说的,记得吗?”

志坚听到契明引用他当时语带双关的话语,不时也露出为难的笑容。没想到过了大半年,契明还记得这句话,而且还领悟出‘对好友要有包容之心’之外的第二层意思:‘要善加利用好友的包容之心’。他望着手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无奈地点头表示;“看来我们之间的友谊也只能到此为止。”

契明在接下来的沉默中用毛巾捂住嘴巴,想要掩饰内心忽然掀起的澎湃。自动感应的灯忽然熄灭,只留下他们头顶上的那盏,温热地照在他们弯曲的背上。那灯在各自的脸上打了阴影,阴影下伤心扭曲的表情,对方都看不清楚。两人只是沉浸在这适时的宁静,哀悼着逝世的友情。

契明在抚平情绪后断然地说:“反正我是不会放弃当PS的目标。”

“我也不会。PS 5已经答应推荐我去PS Course了。我依然是你这条路上的最大阻碍。”志坚咬着牙根,略带挑衅的口吻回说。

契明听了便皱眉摇头,说:“我早就料到,你不会束手就擒。”

他们之间又陷入一段尴尬的沉默,两人别扭地望着入口,盘算着该继续这段对话,还是等对方开口。总算志坚打破僵局,指到:“还有Brunei。甄选的结果等去了Brunei后就会出炉,他们一定是想要看我们到时候的表现。”

“我绝对不会放弃的。”契明重申他的立场,同时也捶了志坚的手臂,认真地警告:“你也不要半路投降!”

“不到最后关头,我一定死咬着你不放!”志坚坚定地回答,引来他们脸上在这段说话中首次露出淡淡,却欣慰的笑容。他们同时低头看着脚下的地上,开始盘算未来的路上,该如何对待这最熟悉的陌生人。

[1] Multi-Purpose Sports Hall的缩写,翻译为‘多用途礼堂’,即能举办室内体育活动,也能成为观礼场

[2] Advanced Close Combat Training的缩写,翻译为高级防身术训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