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六十一章:对质

ZZGY Title Pic vWP2.jpg

星期五    一整天,阴晴不断地交替

三天熟悉当地环境的训练一转眼就过去,CO因为要赞扬Bravo训练时优越的表现,故解决训练结束的事宜后,连一套新衣都没换,就特地到他们聚集在棚屋旁的训练棚里,清理配备的当儿,到场打气,要他们必定要保持优势,星期天的真正演习不能让他失望。

说完话,紊良便想上前献殷勤,却万万没有想到竟提醒CO这次训练前所言定的事:“你现在就找3SGT契明到Ops Room来;趁我去和S3他们开会之前,我要好好问问机场的事。”

说也奇怪,整个热闹的训练棚,本因CO和紊良在外头不远处而听不见他们的对话,但CO的吩咐一出,整个棚子就鸦雀无声,只留一只还未结束一夜活动的蝉,不停地在屋顶下飞舞,翅膀不间断地敲打锡质屋顶。

个个士兵,明的暗的,逐渐把目光投射到坐在中央的契明。契明清楚这突然寂静的原因,脑筋也超速运转,为此事打算。

部队从天微亮就回到军营,契明更不惜牺牲梳洗和休息的机会,到处和士兵哈拉,直到OC吩咐每个人聚集在训练棚,一边清理配备,一边听他对这次训练的事后分析。个个士兵都踩着拖鞋,以清爽的姿态现身,唯独契明还穿着迷彩服,脸上的迷彩装都未清理干净,二话不说便投身在他的班的圈子内,继续滔滔不绝地应酬。

契明看见紊良那无奈的眼神,呼吁他硬着头皮也要答应CO的要求;他也从眼角看见宇颢从军宿内出来,那亲手把他引入陷阱的宇颢,这时正迈向训练棚来!

契明灵机一动,立刻站起来对CO喊说:“有什么事,可以在这里说。我问心无愧,不怕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和——”契明故意加重‘他’的语气,在宇颢走过训练棚前的当儿,毫不畏惧地指向后者,然后继续说:“——把话说清楚!”

众人的目光随着契明所指的方向落在宇颢的身上,后者也赫然停下脚步,仿佛他们的念力真的从他们的目光阻止他继续向前。

这个契明在找死吗?在CO的面前被宇颢整死还不怕,竟然要在整个Bravo面前挑战宇颢?紊良故意回避宇颢尖锐的眼神,低声对CO说:“Sir,年轻人冲动,我们还是到Ops Room吧!”

“不用了吧,Encik!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在我的唇枪下殒命,更别说是在每个人的面前壮烈牺牲,你就成全3SGT契明的意愿吧!”只见宇颢对站在训练棚一旁的CO等人冷静地应战,然后转身笑对棚内的契明。

棚外的天空微亮,棚内的灯光昏暗,众人盯着契明漆黑的身影顽强地走到棚外。CO稍微褶起泛黄的衣袖,拉着只穿Admin,随意套上风衣的OC和紊良,无奈地朝宇颢的方向走去。宇颢则伶俐地把风衣的拉链拉上,沉着地等候其他人。

“明,你刚才是说,宇颢才是拥有那机密文件的人?那为什么那份文件会在你的手上?”紊良不等CO开口,企图先入为主,把责任推到宇颢身上。

契明瞥了宇颢一眼,带着受伤的语气说:“那天check  in后,宇颢忽然找我,说他要上厕所,要我帮他看好一份文件。他说那是Brunei armskote的资料,要我好好顾着,不可以交给别人。”

“我见他那么急,就好心答应了。谁知道宇颢一直不回来,我就打算登机后才把文件还给他!”

士兵们像看电影一样,碰到令人惊叹的剧情,便应声地‘哦!’,随后的纷纷细语,即刻被宇颢沉着的回应压下:“3SGT契明,虽然你被customs的人拦住的时候我不在场,但我也从别人的口中听说,那文件里面是Unit Estab,和所有equipment的serial number。你刚才却说我交给你的是这里的armskote的文件?”

“对啊!我们直接来take over armskote,宇颢为什么还需要准备文件?这里的armourer什么都包办了。”CO把手交叉在胸前,耐心地追问。

契明被宇颢一概否认的态度感到反感,立刻着急地驳斥:“他存心要害我,当然编了一个谎言,说那是没有杀伤力的文件骗我带过customs!”

“就算是armskote的文件,我也不可能交给你。Armskote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受管制的,所有有关那些器具的资料,都归类为Confidential,我怎么可能把这种文件交给没有LoA[1]的人呢?”宇颢再次冷静地反驳,眼神中轻蔑的神情,暗暗地嘲笑契明。

梁朝伟!”契明发现自己处在下风,对着宇颢痛斥:“你把文件交给我的时候,有很多人看见!当时我们才刚解散,身边都是Bravo的人,一定有人可以证明我所说的话!”

契明急忙地望向训练棚内静静屏气聆听的士兵,等待任何一个人挺身而出为他作证。听着双方刀锋相见的CO,即期待也无奈地扫过坐满一地的士兵。

没有人挺他还好,只是一个Spec难堪,事情很快就过去。要是有人证明宇颢的话不是真的,那就很麻烦了!

训练棚内还是只有那只做OT的蝉吱吱作响,CO环顾里头满是呆滞的眼神回望,没有人敢吭声否定宇颢的说话。

宇颢气定神闲地看着契明冷笑,根本不用向士兵们使眼神也知道民心向着的是谁。

“你们宁愿任由他作威作福,也不要拆穿他的谎言?!”契明十分无助地向棚内喊话,却只换来无声的否定。

“没有谎言,拆什么穿?”这时宇颢的身后传来志坚讽刺的话语,跨步靠近的时候,他还说:“‘谎’字‘言’字旁,没有说过的谎,你再怎么坚持,还是一个‘荒’字——‘荒谬’的‘荒’。”

“你以为凭你一句话,就可以抹黑实事,帮宇颢瞒天过海?”契明挺胸面对志坚来势汹汹,而他身后无能为力的紊良也顿时感叹:一个宇颢已经招架不住了,现在还来个志坚?

志坚停在宇颢身旁,理直气壮地说:“当时我找不到11B,进不了过境厅,是宇颢留在外面陪我。我们过关后便直接到候机室,一路上都没有碰到你,更别说把什么文件交给你。明,你虽然是我的Buddy,但是我不可以假公济私,看着你扭曲实事来掩饰自己的过错也不插手。”

志坚还把手搭在契明的肩上,苦口婆心地说:“明,你认错吧!你都已经被推荐上PS Course,宇颢也没有阻挠你,你为何要对他赶尽杀绝呢?”

“被赶尽杀绝的应该是契明吧?好心帮人却被冤枉,我看这个部队里将来都不敢有人伸出援手,以免遭殃!”紊良见契明招架不住,便出手相助。

怎料一直保持沉默的CO这时却说:“Hong,你这句话对契明来说没什么帮助啊!”

坚、明、颢、良之间的战火被CO的话给暂时叫停,四个人专注地听他继续说:“所谓的‘事实’谁都会说,你们各持己见,唯一能说服我的,就是把自己所坚持的‘事实’说清楚。只要有证据,而证据和口供前后对质,谁的‘事实’就更‘事实’。”

CO转向紊良和OC,说:“我给你们那么多时间,到头来只是把矛头指向刚好经过的3SGT江,而且还无凭无据。我要是根据你们的指控怪罪宇颢,你认为在场所有的men,有谁会服?”

“如果我们只是讨论谁的‘事实’更‘事实’,那契明不是哑子吃黄连?”紊良不甘让宇颢就这样脱身,极力同契明作困兽之斗。

“如果你们认为自己被冤枉了,那就去找更确凿的证据!”OC终于按捺不住,稍微提高声量对紊良指示。

眼见OC和紊良之间出现尴尬的局面,CO不免圆说:“我本来想找契明说话,是想要尽快解决这件事,好做个了结。既然他认为自己受冤,明,我给你多一点时间,回新加坡之前,我会问你多一次,希望到时你有更充足的理由证明你的说法。”

CO说完,便示意OC和紊良随他而去。

“Woon,你带领的到底是兵团还是戏剧团?我在去outfield之前清清楚楚说过,要你对那份文件作交代,你不但没有跟我解释为何那份文件没有记载在你的LoA里面,反而还节外生枝,把矛头指向宇颢。”

“就算你坚持相信那个阴谋论,也请你好好做功课;在100个men的面前被毫无准备的armskoteman反驳到没话说,你觉得很[2]吗?”

CO难得大发雷霆,一踏进Ops Room便把里面所有的人支开,转身便对OC和紊良破口大骂,两人也只有默默挨骂的份。可怜OC只是当时随手帮忙,却被牵累,事后要求紊良寻找解决方法反被契明的临时动议给摆了一道。他紧绷着脸偷偷对紊良施与责备的眼神,却让CO给见着。

“我在跟你说话,你为什么看Hong?难怪我要你亲手调查的事,你从头到尾不吭声,只有Hong在那里帮契明找台阶下。”挨骂的两个人,无奈地看着CO徘徊在窗口旁;一个却已经在眼前拉下一堵墙,另一个则把注意力放在随风摇曳的风铃上。

“我们整个unit好比同在一条船上,我在尽力把船开好,让我们度过这两年的路程。但是我需要你们合作,不要每次我找人补好一个洞,你们就跟我开另一个洞。我是不会让这艘船沉下去的,而避免沉船的方法只有几个,我想你们也清楚是什么!”

CO落下最后通牒,OC却仍然保持沉默,连紊良也苦恼得找不到话接上。CO无奈自己对两尊神像说话,尽量沉住气,说:

“你们不说话是吗?我给你们多5天的时间,等Exercise结束后,你们再不给我合理的答案,不要怪我没有人情味!”

-=-=-=-=-

回到训练棚,众士兵在目送CO等人离开后,便开始对着契明指指点点,摆明在他的面前说他的是非。太阳还没升起,契明就感到体内一股闷热的气涌上脑际,随着那些轻声细语震动他的脑筋。他望着宇颢和志坚麻吉的样子,越看越气,便愤怒地转身离开。

宇颢望着契明离去的背影,然后淡然地对志坚说:“不要以为你帮我这个忙,我就会觉得对你有亏欠,转而帮你对付契明。”

“你不必对我有亏欠,因为那是我欠你的。”志坚和宇颢并肩走向PIE,并和他聊开来。宇颢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

“用一个秘密来换一个秘密,值得!”

“不只这样。我还害你被你的干爹误会,我一定会帮你解释的。”志坚轻轻地叹气,宇颢却带着认命的语气,说:

“他如果真的相信我,就会在当时听我解释;他把陪11 SIR来Brunei演习的工作看得比什么都大,短时间内,他是不会理我的。应该要担心的是你,你干嘛惹上这种麻烦?难道你不知道吸毒是犯法的吗?”

“谁叫他惹了Eason,Eason才会请他‘入会’!”两人经过厕所时,契明忽然从厕所门前的屏风式的墙后现身,嚣张地说。

他整张脸,整个头都湿漉漉的,却掩饰不了他充满敌意的眼神。

“要不是你陷害我,让Eason以为我报道[3]他,他就不会每天晚上偷进我们的房间,逼我打吗啡。”

有些事情的关联,要说出口才恍然大悟,志坚也一样:“超级白!原来是你让他进来我们的房间?”

 “那个吗啡还真的让人变得迟钝哦!你到现在才想到!我告诉你,我看着他折磨你,我感到十分爽快!” 契明看着被宇颢拉住的志坚,不禁嘲笑:“还有,我们说好要凭自己的实力争取PS的位子,你不要耍赖投靠宇颢!要不然,我一定把你染上毒瘾的事告诉CO!”

“你好样的!玩阴的却扮清高!你放心,我也会保守你hack进secret database的秘密!”志坚终于停止挣扎,坦然地面对契明的呛声。

契明回以轻蔑的眼神,秀出倒拇指的手势后,便往军宿的方向离去。

-=-=-=-=-

“我有没有听错?你不是excuse everything吗?干嘛volunteer去outfield?”

OC故意提高升量,引起Ops Room里面所有人的注意,尤其那些正专心在地图上画路线图的军官们,都被他突如其来的吼叫给惹恼。

为了提议这件事而跟着OC一路从军宿到这里的宇颢,暗自埋怨OC幼稚后,便解释:“我听说HQ的Medic有一个崩山[4]了,就想我应该可以帮得上忙。”

宇颢嘴里虽然是说要顶替病倒的Medic,其实是担心志坚有药在手,会失去自律地滥用,于是之前把吗啡没收,提议跟随部队出营,好帮志坚作照应。

而在Ops Room另一个角落陪同CO讨论下次演习事项的BG Ong,竖起一边的耳朵聆听,然后开口轻视地道:“你确定你能够胜任Medic的职务?不要到时还要我们的Medic来救你!”

“我当然可以;我downgrade之前,是受过Medic的训练的!”

宇颢的担保,引起了CO的注意。他不顾OC强烈的阻挠,反道:“宇颢来也好;他可以stand in Medic,也可以做我的runner!”

CO疑神疑鬼地目扫四周后,便继续说:“你口才那么好,就帮我应付Dahlia吧!省得她一直烦我讲大道理!”

众人都为CO的话笑开了,其中还有人打趣地警告‘隔墙有耳’,更让之前为了工作而紧张的气氛轻松了许多!

-=-=-=-=-

得到CO的允许出营,宇颢如释重负地往坡底的方向走去。才离开Ops Room不久,便看见不远处一个女生的背影,正一拐一拐地走着。宇颢追上去,看见她手中握住的高跟鞋,便指着揶揄:“哇!难怪扭到脚啦!在这种地及时方穿高跟鞋,你练特技啊?”

可怜的Dahlia,从山顶吃力地往军营大门旁的医疗中心蹒跚已久,却还在这个时候遭到宇颢的风凉话袭击:“你们这些男人,穿上军衣全都变成痴呆,看见一个女生受伤还说风凉话!”

“你是在暗示我背你到Medical Centre吗?”宇颢抵死挖苦,道:“还是你怪CO不跌入你的美人计,而且还丢下你自己一个人?欸,我告诉你,CO刚刚指派我一个非常特别的任务,就是不让你靠近他!”

Dahlia总算受不了宇颢在那里幸灾乐祸,停下脚步,双手叉腰地说:“江宇颢!你是男人的话就背我去看Alex!不要在这里说一些有的没的!”

“哇!这里是大庭广众,你说话小心一点好吗?”宇颢四处张望后,便说:“让别人知道我们早就认识,会引起怀疑的!”

“CO不是派你来服侍我吗?这还不算认识?”

“你不要乱说,我是来阻挡你靠近CO,不是做你的男佣!”宇颢急忙否定Dahlia的话,却被后者酸到:

“我如果无法靠近CO,又怎么进行评估?你难道要你之前的心机全都白费了吗?”

“唉!我在这个避暑山庄正享受得很呢,可以不要提醒我工作的事吗?”宇颢翻了白眼回答。他接着看Dahlia只是穿薄薄的一件红色小洋装,又露手臂又露腿的,在这寒风凛凛的山坡上单薄得很,撩起他的恻隐之心。他把身上的风衣套在她的肩上后,便弯下腰让Dahlia骑在背上。

“小姐,我只供背你到Medical Centre,没有附加特别服务噢!”走到一半,宇颢便对Dahlia伸进他衣领的咸猪手控诉到。后者不但不屈,反而还尽情地搓揉: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你还怕什么?男人练就的胸膛是拿来给女人依靠的,而每个女人都要懂得如何‘验货’,才不会选到滥胸。”

“但是我好像没有意思要让你靠我的胸耶。”宇颢不知怎么,竟然心跳加速,眼神一直往四周乱窜,仿佛预料有人会忽然从一个转角出现。

Dahlia调皮地捏了宇颢一把,说:“我拿你当benchmark,总可以吧!这样我才可以去衡量你们CO,还有那个S2的胸有多结实。”

“你不要搞到整个unit跑去Ang Pui Hui Quarry自杀好不好?奇怪了,你不是女权主义者吗?你应该非常清楚男女之间不应该把人物体化。”宇颢想要伸手把Dahlia的手给扒开,却发现要一边背着一个人,还要用一只手做事实在不易!

只听见Dahlia得意地笑,说:“你搞错了,我是女尊主义者。”

Dahlia话刚说完,宇颢之前担心的事便发生了。只见莛书从医疗中心对面的女生宿舍出来,正面碰到他们二人!宇颢一时错愕,竟松开手,让Dahlia应声跌在地上。

但是为时已晚,莛书早就看见Dahlia把手放进宇颢衣服里面的一幕,正跨步走到他们面前,酸溜溜地说:“3SGT宇颢,你在军营里面当众和女生调情,是不想干了吗?”

一时失去分寸的宇颢听见跌得四脚朝天的Dahlia唉唉叫,恍神地扶她起来,心里疯狂责问自己:江宇颢!干嘛这么紧张?莛书又不是你的谁?

站直身的Dahlia发现宇颢双颊通红,和之前相比,背她的时候却脸不红,气不喘的,即刻发现事有蹊跷。她更凭第六感感觉出莛书散发出来的浓浓醋意,便急忙解释:“我是因为扭伤脚,所以要他背我到Medical Centre。然后他说怀疑自己的乳房有硬块,要我帮他查一下。莛,我根本不会看上他的,你放心好了!”

莛书知道Dahlia一片好意,为的是不要让她误会。她却故意酸溜溜地问宇颢:“你怀疑有乳癌,是吗?要不要我帮你check看看?”她开始使劲地捏宇颢,让其缩起胸来喊投降。“对了!MO也是女的,你应该找她帮你做全身检查!”

“前天已经做过了。”Dr Alex非常‘准时’的出现,令宇颢好想立刻滚下山坡撞大门。

干嘛把前天的事说出来?!宇颢慌张地对莛书说:“你不要误会!你知道啦,他们去outfield好几天,我也闷到发慌。。。”

“你还是不要解释了,越描越黑。”Dr Alex上前目诊Dahlia脚踝的伤,然后说:“你进来,我帮你包扎,顺便跟你们说我替他做身体检查的观察!”

宇颢狼狈地跟在三个女人的后头,无奈地对Dr Alex说:“喂,那是Medical-in-Confidence!”

“我有说要跟她们说你的病情吗?”Dr Alex关上诊断室的门之前转身回答,并施以‘X光眼’扫遍他全身,然后呵呵笑地把门闭上。

-=-=-=-=-

“志坚,你是个好孩子,我知道你是想要帮颢说情。”志坚抓紧BG Ong下去吃晚餐的空档,把他拉到隐秘的一处,企图帮宇颢解释清楚。他们就站在食堂旁的小路,没几步路就是军营的垃圾槽,士兵们没什么闲情来这里溜达,更别说是听他们说话。

“Sir,我不是替他求情,我是在解释当时的情况。”志坚毫不气馁地重复把BG Ong拉来时说的话,后者却低头看着脚下的龙沟,虽然冷静,语气却还是稍带不耐烦:

“颢的个性我最清楚,他任性惯了,我行我素。他不像你一样,从小有父母在旁指点,你妈更是对你有非常大的期望,你就不要学颢的坏习惯。”BG Ong说了这番话后,便转身离开,任志坚怎么叫也叫不住。

-=-=-=-=-

“我听说你要跟我们去outfield了!”

纪允正打算离开食堂,还没离开座位,3SGT俊纬便忽然(也好不客气地)坐在他身旁的空位上。

纪允其他的lunch buddies都因为赶着回军宿为下一次的野外训练而打包行囊,所以吃完饭便速速离开。3SGT俊纬也属于他们那一卦的,却不知为什么放了碗盘后还流连食堂内。

纪允暗自感叹衰神缠身,然而因为跟宇颢久了,知道没有必要就不要撕下脸皮对待人,于是敷衍地耸了耸肩,回说:“对啊!OC说我还是得回BMT recourse,所以要我趁机熟悉一下outfield。”

“那也不需要在Brunei呀!” 3SGT俊纬直接说中纪允的无奈,让后者大声地感叹。3SGT俊纬接着说:“OC应该是因为宇颢自己volunteer当medic,所以才有感而发吧!”

纪允觉得3SGT俊纬有别的意图,于是沉默以对,后者也很快地转移话题,说:“这最近也发生很多怪事!颢跑去当medic,而坚却忽然没有去outfield。他这样一来不是输给明了吗?”

“他也是没有办法的。。。”纪允不小心说漏嘴,引来3SGT俊纬的追问,于是便继续透露目睹志坚毒瘾发作的情景。

这下子可让3SGT俊纬内心开始掀起惊涛骇浪,因为志坚为何陷入这等状态,他可是一清二楚,而且还是罪魁祸首!纪允见3SGT俊纬脸色改变,轮到他追问3SGT俊纬。3SGT俊纬闭上眼睛思考片刻,总算皱着眉解释:

“话说回来,坚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我也有份参与。。。”

这个3SGT俊纬是出了名的多嘴,但他接下来对纪允所说的故事简直让后者不敢置信(怎么可能3SGT俊纬会对此事守口如瓶那么长的一段时间?)!而3SGT俊纬也因为憋了那么久的秘密,所以事情的来龙去脉也说得详细,直到纪允得插嘴惊叹:

“你是说你插3SGT志坚?”

“我。。。那也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啊!那个Eason一直怂恿我,说我如果不跟他一起插志坚的话,我就不是男人!我过后也很后悔!我为什么会听那个死人Eason的鬼话?” 3SGT俊纬虽然说得激动,但是他还是压低声调,以免隔壁桌有人在听。

纪允惊讶加恶心地望着3SGT俊纬,心里不禁觉得和3SGT俊纬展开这段对话不是个明智之举。他下意识地将靠近3SGT俊纬的手拉近身体,后者却也机灵地指出:“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放心,我不是gay,我不会对你下手的!”

“嗯。。。那志坚。。。?” 3SGT俊纬的逻辑纪允当然是无法苟同,这也迎来了3SGT俊纬的抗议:

“我都说了。。。我那时不知道是撞坏了头还是什么的。我很后悔你知道吗?有一段时间我还怀疑我到底是不是变成gay了。但是我一想到坚。。。怎么说男人也会插女人的屁股,但是男人绝对不可以被插的。可怜的坚。。。”

3SGT俊纬说志坚可怜,但是被逼听他说出这些话的纪允也不相上下。他虽然心里感觉到尴尬,却也觉得这3SGT俊纬一连串幼稚的说话底下其实隐藏着不懂得表达出来的内疚感。

“我不知道我应不应该告诉坚,好让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出柜。”

当3SGT俊纬说到这里,纪允总算插话,道:“出柜不是这样子的啦!还有,我觉得那毒瘾伤害3SGT志坚多过你插他的那件事。但是3SGT俊纬,你放心,这几天宇颢都在照顾3SGT志坚,所以3SGT志坚也康复得很快。”

3SGT俊纬虽然对同性恋的概念显得非常himbo,但是他也不蠢,知道纪允是一番好意才对他规劝。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说:“哦。。。这样就好。那。。。坚几时会宣布他和颢在一起呢?”

纪允听见他的最后一句话便立刻起身走人,还不忘对3SGT俊纬翻了一下白眼!

-=-=-=-=-

志坚正要离开食堂,便感觉有手搭在肩膀,当他回头的时候,才发现是PS 5邀他去抽烟。他们到了食堂的另一侧,纵然没有多少烟客流连,PS 5却故意把志坚指引到比较偏僻的角落。他们面对陡峭的山坡,却还依稀听见上面餐厅电视机的声音。

“你上一次的outfield没去,听说你是生病了。”PS 5给志坚借火后,便问。志坚点头承认后,他便尖锐地说:“不过你看起来气色还很好。”

PS 5的语气带有质疑,耳尖的志坚也立刻听出来。他想要解释却被PS 5打断他:“谁都知道你和明已经倒戈相向,你要在甄选PS之前最重要的Exercise养精蓄锐也是理所当然。”

直到现在,志坚还是摸不透PS 5找他来说话的用意;刚过去的一个星期,他才主动推荐他当PS,现在又好像后悔他的决定似的,一直对他的行为说反话。

PS 5继续说:“人往高处爬,这是基本定律。我就是看出你有潜质,有野心,所以才推荐你上PS Course,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你的恩惠我一定会报答的。”志坚好像抓到什么头绪,不过还是不敢妄下定论。所幸PS 5对他的回答似乎很满意,眼睛象嘴里叼着的烟头闪着。

“你有这份心,我就开门见山了。我知道Encik之前怀疑你拥有一封对他非常重要的信,他找你对质,你却跟他说信在明的手上,所以Encik才安排把明拉下马的戏码,想要教训他。可是明始终没有把信交出来,最后反而得到Encik的推荐,变成了他的左右手。想必明找到方法证明信不在他的手上,Encik才肯接受他。”

PS 5言下之意,志坚非常明白。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反问:“你是认为信还在我手上?你又凭什么这样说?”

“这封信对我和Encik来说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没有它,我和Encik的关系就会是一面倒。这么多年以来,在他面前邀功的人那么多,他却偏偏提拔我,你以为真的是因为我的实力比其他人还要好吗?”

“所以这封信。。。是你用来威胁Encik的筹码?”一直以来,志坚只凭信中的内容和它存在PS 5手中的事实来推断它在紊良和PS 5之间的关系。虽然PS 5避而不答,以微笑带过,继续他的说话,却足以让志坚确定这项推断。

 “如果Encik确实从明的手中取回这封信,你说他怎么不会在我面前炫耀?他怎么不会把我踢一边呢?”

“那你一定是认为,既然Encik没有从明的身上取回那封信,那信一定是在我的手上。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明也许故意收藏那封信,不让Encik得到,他的出发点就是和你当初一样?”

这时天空又下起小雨,吸烟区的士兵都纷纷躲进食堂,志坚却和PS 5原地不动,互相对望。PS 5开始不耐烦地说:“看你和我谈这封信的样子,好像你非常了解它的存在,可是你字里行间却是把责任推到明的身上。坚,你要扮猪吃老虎,也要做全套!”

“我知道这封信的内容会奇怪吗?你既然听说我和明已经闹翻,你也应该听说我是花了多少时间,博取他的信任,得到他身上多少秘密。他当时笨得把那封信交给我看,我都想偷笑!”志坚把兜帽戴上,吸了最后一口烟,说:“事情发展到这种局面,你还在意那封信来干什么?你已经是有权有势的PS,根本不需要Encik的提拔了!”

“我都说了,人往高处爬;我当初利用Encik这梯子来爬上这个位置,当然以后还得利用他来坐上CSM。我自认没有你和Encik一样的机制,可以找到不同梯子来爬上去,所以这封信,我一定要取回来!”

PS 5势在必得,志坚淡然推搪。两人僵持在这轻盈雨幕下,刚柔相克,一触即发!

-=-=-=-=-

“Hi,Alex!”Dr Alex一推开诊断室的门,迎面而来的是宇颢轻佻的问候。稍微受到惊吓的Dr Alex按住胸口进入诊断室后把门关上,便上前拍了宇颢的头,说:“你怎么进来的?”

“你出去送Dahlia回房,你的Medic又忙着玩PSP,我大大方方进来,也没有人阻止我!”宇颢玩弄旋转的椅子,跟着Dr Alex绕到桌子后面, 然后说:“怎样?做了亏心事,所以不敢见我?刚才还把我挡在门外!”

“我看女病人,是不会让男人跟进来的,除非是她的亲人。还有,亏心事呢,我从来没做过,你不要因为自己每次耍小动作而‘将心比心’。”Dr Alex还特地把手举到耳边,着重于那开关引号。

宇颢的嬉皮笑脸骤然散去,把手放在桌子上的时候也不忌讳地用力拍了一下:“我再三吩咐要你保守我讨吗啡的秘密,尤其是我干爹一定要绝口不提,昨天送吗啡的却是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宇颢故意耍狠,Dr Alex却不以为然,轻松的姿态有如窗外飘起的小雨:“我想你忘了,我根本没有答应你保守秘密。况且,你真的以为随便说打破几瓶吗啡就能掩盖一切吗?吗啡是受管制的,你armskote的枪也可以说不见就去签G56 吗?”

“要不是你的干爹,SAF的BG Ong,下指令分发吗啡给你,说你去stand in Medic,我看你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哪里找得到吗啡?”

“你很听他的话吼?”宇颢理亏,沉默片刻后,便酸溜溜地说。Dr Alex想要解释自己是在跟随上司的命令,宇颢却站起来,趋前说:“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最近干爹都早出晚归,连新年都不在家里庆祝,还不是去找你!”

Dr Alex显然是被宇颢点中要害,一脸错愕的表情无可适从,但她也很快地反应,说:“我们在讨论你要非法索取吗啡的事,你干嘛扯到别的话题?”

“因为我很久以前就想要找你说了!既然现在我们要把所有的芥蒂说清楚,我一定要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破坏我干爹干妈的感情?”宇颢把Dr Alex的椅子转向他,然后用手顶在椅子的把手上,弯下身质问她。

“如果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早已经有问题,怎么可以说是我破坏的呢?”Dr Alex回避宇颢指责的眼神,坚决说道。这时她雪白的脸颊似乎透出一点红光,在她高厚的颧骨上形成自然的腮红。当宇颢贴近她的时候,她顽强的眼神,在修长的睫毛下,透过那双大眼睛,完全不怕宇颢的软式威胁一样。

“感情遇到困难是可以解决的,你的存在就是阻碍他们维持感情的绊脚石!”

经过宇颢又是拍桌子,又是忘我地提高声量,这时门口传来急促的敲打声,随即在外值勤的Medic夺门而入,一见宇颢带有威胁性地跨在Dr Alex身上,便急忙冲向前。宇颢反应式地退了几步,见Medic向他直闯而来,也摆出防卫的姿势。所幸Dr Alex及时喝止,把Medic支开才化解诊断室里的小危机。

宇颢懊恼地在房间里来回晃,Dr Alex经过几次劝说后才焦躁地坐在对面的诊断床上。

看见宇颢冷静了一点,Dr Alex便说:“有些感情,是不可能修补的,尤其有些感情变质的因素,非得两个人配合才能解决。你是男人,你应该了解每个男人都有一种需要。因为你干妈无法满足这需要,他们之间的感情也留下了疤痕。”

“我不认为我的存在会让他们的感情继续转坏。相反的,因为我能够满足你干爹的需要,让他能够对他生命的空缺找到弥补,也就不再执着于他和你干妈感情的缺陷。我的存在,反而阻止他们感情恶劣的变化。”

“强词夺理!原本平衡的两个点,不可能在维持原状的情况下,承受第三者的存在!一个第三者,是不会没有侵略性的!”宇颢又起身走向Dr Alex,后者机灵地捡起桌子上的长尺,指着他要他保持距离。

“一个天平也要有一个平衡点,一个杠杆也需要一个枢轴。还有,三角形是最稳固的结构,你说,我怎么强词夺理?”Dr Alex见宇颢转而沮丧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放下了尺,继续说:“还有,茜如的死寂要到了,事情也都过了一年,你是否也该学会放下?虽然我们对于人与人之间是否应该‘成双’还是‘成三’无法达成共识,但是‘落单’的人肯定在心理和生理上不能找到平衡。”

“我觉得我的生理和心理都没有大碍。。。你不是检查过了吗?”宇颢自信的回答引来Dr Alex的白眼伺候:

“心理上,Miss Kwong对你的表现不太乐观,至于生理嘛!。。要我说实话,恐怕会加重你的心理负担。”

宇颢看见Dr Alex偷笑,烦躁地把桌上的纸巾往她身上丢,令后者连声警告:“你知道我可以revoke你所有的excuse;我如果跟Miss Kwong报告,她会介绍你去SAF Ward。还有,你这样对待女人,Dahlia不好好修理你才怪!”

“你以为我怕你们啊?女人!”

“说的也是,我说漏了一个人:待会儿我去跟莛书说你没有君子风度!”

“你少来了,我对她没有好感!”三十六计,走为上,宇颢见和Dr Alex纠缠下去只有吃闷亏的份,便打算开溜。Dr Alex见状,临时插一脚,说:

“刚才明明很着急她误会Dahlia摸你的胸,也着急她误会我对你做全身检查,现在又否认你对她的感觉,过分的自我否决,你的心理健康真的应该注意一下。”

[1] Letter of Authorization的缩写,翻译为授权书

[2] 福建话,指很有气势的样子

[3] 福建话,指打小报告

[4] 福建话,指病倒、无法继续正常运作的意思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