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六十五章:搜寻与拯救

ZZGY Title Pic vWP2.jpg

星期四    心跳是低频的,雷声是低频的,战鼓是低频的,希望是。。。

硝烟散尽,现场一片死静,徒留如同耳鸣的声响挥之不去。放眼后山的一片空地完全没有生命迹象,树林边缘却见颤抖的身影逐一爬起。

“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一个浓眉大眼的士兵乔了一下歪斜的头盔,迷糊地问身边人。这个胸前绣上‘T E Ho’的士兵的提问却只换来一票人同样迷惘的眼神,面面相觑,似乎10秒钟前的事物,那发生在眼前的恐怖爆炸,眨眼已经成为10年前朦胧的回忆。

他们杂乱的情绪即时被一阵惨叫声给打断,接着其中一个人便指向50米处,一个在平地凸起的人形。

那浓眉大眼的士兵立刻率领众人冲向那身影,完全没有想过,刚才引爆的地雷,在这片几尽荒芜的土地上,有可能不只是唯一的一枚。

那矮小却壮硕的身影就坐在地上,毫无头绪地哀嚎一番。原本涂上迷彩的脸庞已经染上一层暗红的鲜血,瞪大的双眼望着身上同样的血迹斑斑,双手失了魂般地挥扫,企图把刚才从嘴巴吐出来的肉块,和沾满他全身的爆炸痕迹给扫去。

“允!你不要怕!我是Teh-O!”那浓眉大眼的士兵一到纪允的身边便抓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可是纪允已经彻彻底底地失去理智,只懂得反复拍打他的身体。随后跟上来的士兵看见纪允错愕的样子,自己也不知所措,其中还有人四处瞭望,问:“3SGT契明还有3SGT俊纬呢?”

面对眼前变了样的纪允,在场多半的人对契明和3SGT俊纬的遭遇也不言而喻。Teh-O更是不顾那疑问,只是专注在纪允的身上,不只帮他扫掉身上3SGT俊纬的痕迹,最后还无奈地抱住他说:“允!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形成半圆形围绕在他们身后的士兵,是站着,是蹲着,没有一个人敢吭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各自承担着如同细雨一般纷乱的无助感。

-=-=-=-=-

“到底是什么那么大声?”OC望着声响的来源,失神地问身旁的紊良。其实他心里非常清楚,在这个荒郊野岭,没有多少理由来解释刚才传来的巨大声响;爆炸,无论是人为的还是天然的,听了都会让人不寒而栗。

同样被震吓的紊良目扫头顶上的树冠,乌黑的轮廓映射在微亮的天空仍然轻轻摇摆,口中自我安慰道:“附近不是Ang Pui Hui Quarry吗?有可能他们在炸石头。”

“那么早?”CO才刚转头质问,不远处就传来宇颢不屑的回应:“还不如说是Pontianak,在天亮之际,极阴之时,被我们这里旺盛的阳气给吸引。”

 “江宇颢,OC刚才不是警告。。。”

“我的事业怎么可以拿来和9条人命来做比较?”宇颢不等紊良多说话,便迅速把他击倒,让他只能纳闷地想:一个armskoteman还谈什么事业?

刚刚的爆炸声也把所有士兵从睡梦中摇醒,理清头绪后便看见宇颢健步往HQ的方向迈去,尽管心里有多少个疑问,一看也知道不是好事。要不然之前被OC下逐客令的宇颢,怎么可能回去‘送死’呢?

看着宇颢再次杀到,OC便心里有数,宇颢一定事在必得。于是OC站直身子摆出应战的姿势,问:“我刚刚才要你停止你的危言耸听,你现在又口口声声说为了9条人命而来,3SGT江,你是不是在试探我的耐性?”

“你刚才也应该从signal set听见我警告契明,他们现在就在地雷区里面。我话才刚说完就传来爆炸声,我们不能排除他们已经遇害的可能。时间紧迫,我也不想跟你纠缠。我现在只希望你能派几个men跟我一起去找契明他们!”

OC和紊良一前一后地面对宇颢的来势汹汹,零落坐在他们身边的军官也不禁屏住呼吸静观。每个Bravo的士兵更是随着宇颢大声的表示而把注意力投射在这个由几棵雨树框架起来的角落,紧张、对峙的情绪犹如纵横交错的纷飞细雨,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理智。

“Sir,你现在要是做出让步,这里所有的士兵都会对你失去信心!”紊良在OC耳边窃窃说道,令其飘浮不定的思绪总算找到定位,于是断然地说:“3SGT 契明他们到底安全与否,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这种事就让HQ去处理。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尽早回到基地报到。”

“难道你现在还认为这只是一个谁先回到基地的演习吗?”

平时冷静的宇颢,今天竟然提高声量驳斥OC的话,除了一贯言语中的凌厉,语气中更多了一丝气急败坏。他的一句质问更象一场爆发出来的电磁震波,解除所有人反应的能力,一双双呆滞的目光散落在空地内。

宇颢借这一段沉默所带来的驱动力,继续说:“我们比整个unit任何一个人都靠近契明他们,从我们这里出发肯定比HQ还更快找到他们。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那里的伤亡有多严重,但是只要我们能够尽早把医药资源送到他们那里,他们存活的机率就会提升!”

宇颢声声的斥问,令面对他的OC只知道傻傻愣住,还好有紊良帮他转移注意:“你知道你现在在跟谁说话吗?”紊良竖起食指,在宇颢面前严厉指责。后者却不加理会,反而更为倔强地回望。

紊良的干预,让OC有个喘口气的机会,整理思绪:“如果连一个3SGT都要挑战OC的决定,那军队哪里还有秩序可言?打仗的时候,岂能容许每个小兵都凑上一脚决定该怎么打敌人?”

军令如山,这句话在所有士兵的脑海已经是根深蒂固,就算上头的要求再苛刻,他们也学会了‘先执行,后质问’的道理。如今OC把这套规矩搬出来压宇颢,在场的人都三三两两地开始垂肩暗叹,宇颢再坚持也只是以卵击石。

只见宇颢稍顿片刻,伸手便拾起出现在眼角的大声公,再把话筒摆到喇叭一处,接着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充斥耳际,站在他身旁的OC也反应式地推开宇颢握着话筒的手。等到众人恢复过来,宇颢便说:“没有回馈功能的系统,就算有再好的效用也会适得其反;没有人能够插手的铁腕政策,只会让政策下的人掩耳痛骂,表面服从,秩序,根本都说不上。”

“所谓‘服众’,不是要‘收服大众’,而是要所有人对你的决定‘心服口服’。只要一名军人知道,当他遇到困难的时候,曾经和他一起训练受苦的section、platoon、company甚至是battalion都会以他的利益为先给予解救,那他的心自然就会向着军队,心服口服,秩序自然就会形成。”

宇颢的话字字说进众人的心坎里,随之而来的沉默,也只是他们对他的争论赞同的表示。紊良见OC被宇颢反驳得哑口无言,见机决定不说一句话,咽下了反击的冲动,留下了咬牙切齿。

不知道这一幕定格了多久,每个人的思潮起伏多少遍,终于在人群当中有所动静,随后一个身影从一片肃静中升起,捆绑在他手臂上的红十字标志格外突出。Medic在众人的目光下默默地整理身边的医药配备,原本显得凄凉,这时空地外却传来脚步声。只见另一个身影从吉普车的方向健步而来,到Medic身旁帮他把医药物品搬上吉普车,间中更有三两名士兵上前一起分担重量。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紊良终于按捺不住满腔的不满而质问。那些变动的士兵不说,其他留在原地的士兵对他投以怀疑的眼神就足以让他感到不安。

这时PC 5也上前走到司机的身边,对他指示一番后,便对其他围绕在吉普车的士兵说:“你们把轻便的医药物带在身上,我会和宇颢带领你们越过小径,尽快抵达3SGT契明他们的所在地,Land Rover将沿着马路随后到来支援。”

一伙7个人临时组成的拯救与搜寻班应声同意,不稍片刻便跟着PC 5往树丛的一处前去。

“你们要去哪里?没有OC的命令谁也不准离开!你们知道兵变的罪名有多大吗?”紊良在后面狠狠地吼道,无奈却不得要领。

-=-=-=-=-

时空转移到指挥处,莛书刚和军营训练部的负责人交涉,放下对讲机便转身向焦虑不安的CO报告:“CCO[1]要在确定伤亡人数后才能进行Heli-Evac[2]。我们得先派人过去检视他们的状况。”

“说得也对,我们都不能确定那爆炸声是不是契明他们引爆了地雷,更不能确定他们是否有人受伤。”站在莛书右边的S2见CO紧绷的表情,企图用乐观的言语,来舒缓囤积在指挥部的紧张气氛。

“在每个‘不可能’的背后都存在着‘有可能’。”CO低着头,转身走出帐篷,喃喃自语道。他话刚说完,便出乎意料地往面前的5屯卡车猛力挥拳,皮肉和铁皮撞击的声响,敌不过他愤怒的嘶吼:“等等等!等到我们找到失踪的men,他们才派chopper去收尸吗?”

所有在场的士兵连同S2都被CO前所未见的情绪失控给吓愣,唯有莛书一个瘦弱的身影扑上前,拉着CO不停挥动的手臂不果,索性环抱他魁梧的身躯,从背后把他从卡车抽离。

CO不停地挣扎,火红的双眼瞪着卡车如敌,却一直被死拉着他不放的莛书给绊住,两人扭曲成一团,就连CO衬衫的钮扣也被拉扯开来他也毫无松懈的意思。

眼见莛书这大卫即将败给CO这个戈莱亚斯,看不过眼的Dahlia霎时出现在他们面前,‘咻!’的一声,响亮的巴掌瞬间落在CO的脸颊上。别说旁观的士兵,就连CO自己也被火烫的疼痛给吓呆。

“你是CO,怎么可以像小孩子一样在这里发少爷脾气?你刚才和我争执的斗志跑到哪里去了?”

Dahlia的声声指控,在这片尴尬的寂静中显得特别响亮,在场的8对眼睛都停留在她的身上。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契明他们,你还可以分别指派一些人去说服CCO提早派出直升机。记得,你要以你的下属的安危作出发点。你要救契明他们吗?”

CO像被母亲责骂的孩子一样,被骂得有点迟疑,有点恍惚。

“你要尽快拯救那些失踪的men吗?”

CO终于默默地点头示意。

“你要找到他们吗?”

面对Dahlia的频频质问,CO总算有所领悟,随之用力地点头回应。

一个军队的领袖,从彷徨到愤怒,从愤怒到顿悟,陪在他身旁的士兵都一一看在眼里。当CO非常切确地表示要尽全力搜寻并拯救失踪的士兵的时候,他的下属全都刻不容缓地动身,不用他的指挥,便清楚自己应该执行的任务。

“允!”宇颢一从树丛里奔出,看见不远处的空地上的人群,便兴奋地喊。可是那些围绕着纪允的士兵那失神的目光,立刻浇熄了搜查队找到他们的兴致。

宇颢见眼前一片狼藉,散落的配备陪伴着众人毫无喜悦的表情,心想大事不妙:“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眼精的PC 5更是指出契明和3SGT俊纬离队的状况。

两人的质问立刻引来几声啜泣;从刚才事发后便发愣的士兵,等到宇颢一伙人的出现,现实赤裸裸地摆在眼前,才终于觉悟这一切不是梦境,爆炸是无法质疑的现实,两名步兵师的失踪也否认不了。

宇颢感慨这些受创的士兵应该在短时间无法提供任何有利的消息,随着PC 5指示Medic检查纪允的伤势后,便自行离群,往地雷在地表所留下来那约1米大的坑走去。

途中稀疏的草丛中在微弱的阳光下闪耀出一道光,同宇颢一路上看见的地雷碎片黯淡的表质有所出入。于是他弯下身子捡起那沾满血渍的四方铁片,赫然发现这被炸得皱褶的铁片上所刻的是3SGT俊纬的署名。握着那冰凉的狗牌,宇颢不禁闭上眼,放出一声长叹。

宇颢这时感受到肩膀上的压力,从那关切的手心传来一丝温暖。PC 5随之蹲在他的身边,观察到前者凝重的神情,下意识地从他的手中接过3SGT俊纬的狗牌,然后轻叹道:“刚才允说,在爆炸的前一刻,3SGT俊纬扑在他的身上,帮他挡了地雷的爆炸碎片。”

PC 5的言下之意,宇颢非常清楚。两人互相靠拢,沉默了好一段时间。总算宇颢站起身子,十分乐观地说:“我们还没找到明,就连他的遗物也没有找到一个。我们不可能就这样放弃寻找他的机会。”

他接着捡起随身带来的地雷探测器,不等PC 5回话就开始往外移去,并且边走边呼唤契明的名字。PC 5见状,二话不说,跟着他开始寻找契明的任何生存迹象。

-=-=-=-=-

如果黑暗是永无止尽的寂静,那耳边那轻声的呼唤,应该就是眼角渐渐扩张的光点。那光点逐渐划出一条线,并慢慢扩散。从黑幕后揭露的阴沉天空,相应之下显得十分耀眼。契明把注意力从刺眼的光芒转移到光线两旁的暗处,那凹凸不平的表面总算在眼前形成,扑鼻的泥土味也渐渐充斥感官。

契明似乎停止呼吸了好一阵子,眼睛一睁开便下意识地猛力吸了一口气,却顿时被那斑驳在脸上的尘土给呛到直咳嗽,而昏厥的前一刻也随着每次咳嗽抽蓄闪过眼前。。。

-=-=-=-=-

他懊恼地瞭望四周那片土地,同时也下意识地把手中的对讲机给关掉。他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的实力,让志坚输得心服口服;在这么一个轻松的任务中,偏偏在这个节骨眼给绊到,心里实在是说不过去。而当他想到身后那群开始焦虑的下属,直问何时能回家,他的心更是揪得让他一时间无法好好思考。

他打算再往前走几步路,说不定就能看到什么明显地标来显示自己的所在地。才刚踏出第一步,鞋底下便感觉到一个异常凸出来的硬块。随之传来的‘叩’声就象是按下摄影机快门一样,启动了慢速拍摄的功能,眼前的现实和脑子里不停闪过的念头相形甚远。

在那生死的一瞬间,契明低头看那么一眼便知道脚底下那米色碟子般大小的物体,便是他在SISPEC训练时所学到的VS-50轻型地雷。这令人心寒的领悟加剧了他肾上腺素的飙升,眼前的一景一幕分隔成了微秒速的定格,连那雨点,都象雾一般地漂浮在凝结的空气中。

在这生死的一瞬间,他忽然想起跟随他身后的纪允和3SGT俊纬,千钧一发,他回头呐喊:“Landmine!”而双脚则反应式地往前跨开。

距离他大约5米处的两人,木纳的表情真是让契明担心。可是从3SGT俊纬脸庞上逐渐划出的惊觉表情,以及即时扭转上身准备跳跑的姿势来看,他们应该能够像他一样在时间缝隙内争取最后胜利。契明欣喜看见转过身的3SGT俊纬扑拥直愣在身后的纪允,还没看完这慢速电影情节,忽然感觉后脚受到牵绊,重心不由自主地往前拉扯,整颗心在这无重力的状态下哽在喉咙,呛得他无法呼吸。

契明下意识地把手往胸前使力一挥,却惊见眼前急速逼近的不是平直的地面,而是往下倾斜的凹陷。他的手肘先是撞到战壕的边缘,一股剧烈的疼痛穿透心扉。契明还没来得及理清思绪,下巴便紧随撞到地面,脑海顿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周围的事物随之卷入漩涡一般围绕他旋转,一波又一波,直到他的意识无法承受这巨大的压力,终于臣服于这不断侵袭的海浪之下。

-=-=-=-=-

他的每一次咳嗽都好象是拿着锤子在他的天平穴猛烈地敲打,使他几乎再次陷进之前悠游的仙境之中。他总算仰起头把后脑勺靠在地上,等眼前的晕眩过去,便企图分析现时的状况。

刚才那呼唤他名字的,是命运之神的眷顾,还是真有人在寻找他的下落?

契明竖起耳朵聆听,却也无法听见之前的呼唤;以他现在的虚弱状态,使出这样的念力实在让他无法负荷,顿时无法受控地让黑暗再次覆盖他的视线。就在那游走潜意识边缘的一霎那,耳际又传来了那熟悉的呐喊,而且这次还更加大声!

可是当他张开眼睛时,那呼喊却又平息,让他无法分清楚自己到底是否已经脱离了半昏睡的状态。这心悸的一刻又让他再次感到虚脱,黑暗顿时又企图逼近,幸好在他完全昏眩之前,那把叫着他的名字的声音又骤然响起。

“契明!”这次他能肯定这把声音的实在性:“钟 ~ 契 ~ 明!”

“这。。。!”契明不顾头壳内的震荡,使尽最后的力气回应。

-=-=-=-=-

宇颢机警地停下脚步,竖起耳朵便用心聆听那随风而至的轻语。对,那轻声的呼唤虽然在这一片风声雨声象是汪洋中的一叶扁舟,但是宇颢却十分肯定那微弱的声波是从前方不远处传来。

“契明!”宇颢开始加快脚步:“明!不要放弃!继续喊,让我知道你在哪里!”

宇颢连续跑了10米的路,却一直不见契明的踪影;眼前荒芜一片,根本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回答我!赶快回答我!宇颢心里不断呼唤,希望刚才听见的不是幻觉。

“颢!救我!”正当宇颢的心沉到谷底之际,他耳边又传来契明的求救声。这次他能确定,契明就离他不远!

天际忽然传来震耳的雷声,似乎要他不再钻牛角尖,往另一个方向思考。宇颢这时想起雷声轰至之前,那闪电充斥眼前的一幕;雷光把眼前的一片荒芜照得黑白一片,就象是旧时相机胶片的景幕。他依稀看见苍白的地面上流露出一道黑线,在这土地上画出深刻的裂痕。

宇颢反应式地回头望过那个方向,眯起眼睛仔细寻找刚才那裂缝的位置。当他的目光定格在那裂痕的周围时,才赫然发现他所看到的不是地面的不平,而是土地的凹陷!

也不知道为什么,宇颢就是有万分的把握,在那废弃的战壕内就能找到契明。

“明!你撑着点,我要来了!”宇颢的呼唤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全都专注地望着他翻越地表的不平,目睹他几近疯狂的举动。

当他抵达战壕的时候,眼前的一幕果然不负所望,契明扭曲的身躯就卧躺在狭隘的战壕内。当宇颢的面孔从战壕边缘出现,和契明感激的眼神对上时,两人之间无限的感慨尽在不言中!

宇颢松了一口气地露出欣慰的笑容,然后对身后那些充满期待的眼神挥手。众人正懊恼他挥手的意义,是不是指他找到了契明,并且确定他安然无恙,天际这时又传来了低频率的振动声,周围的草木顿时在忽然掀起的狂风下疯狂地晃动。

在这后山的空地上,这伙迷惘的士兵抬头望向那灰暗的天空,而进入眼帘的,就是那熟悉的直升机的轮廓。

“他们总算来接我们了!”PC 5安慰地说道。

[1] Camp Commandant Office的英文缩写,翻译为军营总司令办事处

[2] Helicopter-Evacuation的缩写,大意为利用直升机紧急疏散处在野地的士兵

Leave a Reply